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 的推荐 6868778853.lofter.com
小韩游戏解说
“你的梦想是什么?”女孩的回答瞬间破防了。
“你的梦想是什么?”女孩的回答瞬间破防了。
Joe优

【扣门老板】秦淮:赶紧坐下吃两口(一会吃不到了)

彩蛋:我们周游小朋友的内心怼小淮淮+秦淮喝酒图和壁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很真实

【扣门老板】秦淮:赶紧坐下吃两口(一会吃不到了)

彩蛋:我们周游小朋友的内心怼小淮淮+秦淮喝酒图和壁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很真实

ㅤ

  这九子,但凡分一个到后面,清朝都不会那么快灭亡

  这九子,但凡分一个到后面,清朝都不会那么快灭亡

仓宇

想在评论区见识一下小兔子的文采

想在评论区见识一下小兔子的文采

所来径

065、一语成谶

华夏历2028年1月14日中午时分,千峰山雪崩的挖掘工作终于停了下来,人和机器无休无止地连续工作一天一夜,到如今都已是强弩之末。

楚汉生和卓祁取了饭菜拿到山脚下的棚子里,短短几分钟的路程,简陋的饭菜便已经凉透了;把饭菜放在桌子上,楚汉生招呼一旁站着军姿守卫的朱宇阳过来吃饭,另一边,卓祁在君默宁身后默默地跪下。

看到这一幕,楚汉生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走到站在窗口的男子身后轻声道:“爷,休息一下吃点吧……照搜救队的意思,下午应该可以派人进山了……”

君默宁豁然转身,用眼神确认这个消息。

楚汉生点点头。

进山!他早就想进山了!

身份、职责和兄长临行前的话,搜救队的主事苦苦相劝,以及身后名为......

华夏历2028年1月14日中午时分,千峰山雪崩的挖掘工作终于停了下来,人和机器无休无止地连续工作一天一夜,到如今都已是强弩之末。

楚汉生和卓祁取了饭菜拿到山脚下的棚子里,短短几分钟的路程,简陋的饭菜便已经凉透了;把饭菜放在桌子上,楚汉生招呼一旁站着军姿守卫的朱宇阳过来吃饭,另一边,卓祁在君默宁身后默默地跪下。

看到这一幕,楚汉生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走到站在窗口的男子身后轻声道:“爷,休息一下吃点吧……照搜救队的意思,下午应该可以派人进山了……”

君默宁豁然转身,用眼神确认这个消息。

楚汉生点点头。

进山!他早就想进山了!

身份、职责和兄长临行前的话,搜救队的主事苦苦相劝,以及身后名为保护实则监视的倔驴似的朱宇阳,一层一层的防范如同层层枷锁将这个曾经无视世间一切规则纵横东海的男子勒得寸步难行!

两只脚已经站得僵硬,君默宁稍稍缓了缓,挪步坐到桌边吃饭。如果说30个小时前当他的得知君彦宸是自己非要进山而无比生气,那么经过30个小时的煎熬等待之后,君默宁心中此刻也只剩无尽无止的担忧了。

楚汉生又招呼几乎要站成雕塑的军人朱宇阳也吃饭,他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毕竟能在他家爷盛怒之下依然寸步不让的人实在太少了——至少默军上下包括楚汉生本人都做不到。

至于卓祁……昨天凌晨他晕倒之后,上午十点不到就醒了,之后便和君默宁带来的人一起交接着这次道路疏通的工作。看的出来,卓祁在其师君彦宸门下学得很好,细节、格局都有。而除了工作之外,这个自觉没有照顾好先生的少年就一直在罚跪,好似只要一日不找到君彦宸,他就要跪一日似的。

用过午饭,君默宁强迫自己休息了两个小时,下午2两点,他带着楚汉生、朱宇阳、卓祁和以朱宇阳为首的搜救队一起进入了千峰山。

大雪在这两日终于停了下来,天干冷干冷的。将近一月未见的阳光洒了下来,明晃晃地照在积雪上,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搜救工作是分开进行的,君默宁三人和朱宇阳对好了联系方式之后就迫不及待一骑绝尘往山中而去。

模糊不清的山道上依然有积雪不停落下,三人在积雪和枯枝中艰难行走,漫无目的地搜寻着相对一座山来说太过渺茫的一个人的踪迹。

时间在一步一步的行进中悄然流逝,沉寂的山中只有落雪沙沙;卓祁的体力已经快跟不上了,倔强的少年只是凭着一腔孤勇奋力跟着前面的人影。他知道先生敬师伯高于一切,只希望这一次师伯能够平安地带回先生。

至于侍师不周的错,他愿意接受最严厉的责罚!

沉沉的夜幕随着人体力的极度流失而渐渐笼罩,温度极低,喉咙却干得像要冒火。在晚上七点左右,君默宁三人来到了千峰山的山顶。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子美曾经许下如此睥睨天下的大志,到底还是太年轻,未曾识得高处不胜寒的冷彻肺腑。

“爷……”楚汉生搀扶着卓祁担忧呼唤,他看着站在山巅的男子的背影,在五六年之后再一次感受到了曾经的那些年他站在船头遥望远方的绝望!

“汉生,你说他……到底在哪里?是生……还是死?”山风中吹过男子冰凉的声音,寒意刺入心间。

楚汉生无言以对,这本来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山顶的寒风里,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突然,楚汉生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说道:“爷,夏先生电话。”

君默宁转过身来疑惑接听,兄长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会有什么事?

电话里,夏凡的声音显得朦胧而不真实,如同他说出来的话。

“默宁,我听到卫通传来的消息,你们没有找到彦宸是不是?”夏凡问,不等君默宁回答,他继续说道,“我有个想法……很离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次彦宸的事太过蹊跷……”

其实不用夏凡说,君默宁也早就感觉到了。这些年来君彦宸侍兄在侧几乎从不离开,这一次为什么请命南下治雪,交通部不是没有这方面人才?再者,依照君默宁对君彦宸的了解,他不是会给大家添麻烦的人,有什么必要非得此刻上山?最后……便是如今,君彦宸行踪成谜……

“默宁,我已经得到了天文台的准确信息。”电话那边,夏凡说着天方夜谭似的可能,他自己曾经经历过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奇异经历,但是他不确定君默宁是不是会相信。

“九星连珠的准确时间是15日早上5点55分,持续时间只有28分钟;按照地球自转的时间节点来看,那段时间九星正对的方位在东海!”

“兄长为什么说这件事?”君默宁隐隐觉得好像所有的事都被一根线串在一起,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切的源头。

“默宁,我不管你信不信,但是君彦宸真的跟我说过他其实不是‘君彦宸’,他来华夏是来找你报恩的……”夏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君默宁耳中,在这天地苍茫山风浩荡的夜里,好似在沉沉天幕上打开了一扇门,一条解释所有一切的真相之门!

“所以,兄长的意思是……如今彦宸……他……是要回去了……”君默宁的声音缥缈得好似不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荒诞的理由,在寻找了两天无果之后他竟然第一时间选择相信!是啊,若不是有些刻入骨髓的执念,谁能像他一样生生死死无怨无悔?

下山的路上,君默宁想了很多很多:虽说他和君彦宸身上流着君氏的血,君彦宸又害死了陈默,可是他们兄弟二人的真正相处其实是从东海开始的……

而那时,他和汉生都发现了那个少年和他们所搜集的信息上简直判若两人;谁能料想,竟不是‘若’两人,而是……真正的两个人吗?

他君默宁何德何能,要让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把自己打落到尘埃里来报答他的恩德!

一通而百通,也似乎只有这样的荒诞到可笑的理由,才能解释这一切的因果吧……

下山的路走得很快,君默宁完全顾不上自身的安危,也顾不上后面的楚汉生和卓祁能不能跟上,他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此刻他真的恨不得能够生出双翼飞到东海去!

终于下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接晚上十点,路上他已经接到京华传来的消息,专列已经安排好了,只是卫通到东海没有直达的列车,需要到点之后再转车。而且若是到海军基地出海难免手续繁杂;而若是从默军基地出去,路程上则要远一些——这里本来说就是君默宁设定的秘密基地,自然以隐蔽为第一条件。

而隐蔽则意味着交通不便。

君默宁果断选择从默军基地出海,大陆之上有国主令的限制;而到了东海,他君默宁说了算!

不管君默宁和楚汉生二人怀着怎样的心情再一次踏上行程,且说他们所追踪的君彦宸,此刻他正和阿威两个人乘着一艘无名小艇,在大海上晃荡着。

阿威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了,自从听自家少爷说了那个“故事”,他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故事,是的,绝对是故事!

什么九星连珠,什么穿越,什么皇帝……这些事情能是发生在现实中的吗?他阿威读书少,不可以骗人!

可是……少爷……明明一点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外号“海龙王”的阿威好想哭一哭!

海风很大也很冷,总算是吧阿威的脑袋吹清醒了一些,他怀着敬畏的心情看向对面正襟危坐的——皇帝陛下,小心翼翼道:“所以……少爷……不,陛下您是要回……中州了吗?”

“是啊,该回去了……”君彦宸——或者更准确的,应该称呼他——齐晗稳稳地说道。

“那……爷怎么办呢?”阿威发出灵魂拷问,“这些年他早就认定您了,您这么一走了之,爷……肯定会生气的!”

齐晗看着大海之上澄澈的天幕,隐隐的好似有几颗星星的影子,他掩藏了所有的情绪淡淡一笑道:“先生……当然会生气,气得怕是要抽死我!可是先生教我的第一课是担当,我离开中州已久,不知那里是什么情形。九星连珠百年难遇,我等不了下一次……”

阿威很忧伤地问:“少爷,那……您回去了,爷没回去,是不是……中州就没有爷了?”

齐晗突然别过脸,眼中的情绪再也掩藏不住!

阿威一直知道自己很粗神经,可是这一刻,他那么清晰地感知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浓烈到让他都感到心碎的悲伤。

“少爷,咱不哭……爷不能回去,阿威陪您回去!”

齐晗也看着被自己连累吃了几次苦的大老憨,泪中带笑道:“穿越之说虚无缥缈,此一去生死难料……阿威,你不用陪我……”

阿威晃了晃他的大脑袋,说道:“不行啊少爷,要是您走了我回去了,爷肯定会抽死我的!而且……”他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最后才期期艾艾地别扭道,“而且,少爷您一个人走……阿威不放心啊……就让俺陪着您吧……”

——————————————————————

彩蛋……写了很多……很多年了,是当初君三穿越时的情景,里头也有提到阿威。

所来径

055、志愿风波

写完了忘了发,一觉醒来想想还是发了吧。

彩蛋是彦小宸的二模成绩,骗粮票用的,慎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小刺猬君彦宸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就收敛了所有的锋芒,他朝着门口半转过身,站姿挺拔而恭敬,微微泛白的脸色和半握的双拳都显出他的紧张……和畏惧。

君少殷本就正对着门口,看到儿子的突然转变,心里不禁有些奇怪。

“默宁?你回来了!”陈瑾韬听到声音,不免惊喜道。

来人正是从海军司令部赶回学校的君默宁,他推门走进办公室,眼神掠过君氏父子,向陈瑾韬点头致意,问道:“老师,怎么回事?”

陈瑾韬看了......

写完了忘了发,一觉醒来想想还是发了吧。

彩蛋是彦小宸的二模成绩,骗粮票用的,慎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小刺猬君彦宸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就收敛了所有的锋芒,他朝着门口半转过身,站姿挺拔而恭敬,微微泛白的脸色和半握的双拳都显出他的紧张……和畏惧。

君少殷本就正对着门口,看到儿子的突然转变,心里不禁有些奇怪。

“默宁?你回来了!”陈瑾韬听到声音,不免惊喜道。

来人正是从海军司令部赶回学校的君默宁,他推门走进办公室,眼神掠过君氏父子,向陈瑾韬点头致意,问道:“老师,怎么回事?”

陈瑾韬看了看君氏父子,解释道:“五一在家填志愿,这是大事,需要家长签名核实……君彦宸的志愿表上没有签名,我自然要找君先生……也是巧,君先生刚好在临市谈生意,就直接过来了……”

“老师,这段时间辛苦您了!”君默宁歉声道,“后面的事交给我吧。”

“你……忙完了?”陈瑾韬突然想到什么,厚厚的镜片后面尽显出惊喜道,“那件事……落定了?”

“嗯。”君默宁点头,“上午刚刚任命。”

“好好好!”陈瑾韬与有荣焉地连连说好,看着长身玉立气势卓然的年轻人欣慰点头。随后他看着君少殷道,“君先生,默宁是彦宸的班主任,这志愿的事让他和彦宸好好说说吧……我后面还有课,就先走了。”

君少殷点头答应,礼貌送人。

君默宁亲自送陈瑾韬出门并再次道谢。这段时间他忙着和海军部那些人演习扯皮,学校的各项事宜都是陈瑾韬在代着,连填志愿这件事都是他全权负责——也亏得陈瑾韬资历深厚,否则学生和家长那边还真是不好交代。

送走陈瑾韬,君默宁转身回到办公室。没有关门,教室里老师们上课的声音隐隐传来。

气氛有一时半会儿的沉默,似乎在场三人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们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面对彼此。

君少殷还是在去年君氏受审的法庭上见到君默宁的,当时的情境,生死恩怨了结,君氏被从云端推入泥沼。虽说审判的结果出人意料,但是到底是彻底结束了君氏在京华、乃至华夏的荣光。

君默宁注定是华夏君氏的叛臣逆子!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草草算来有过了将近一年。

此刻在此情此情之下再次见到这个君默宁,君少殷自问无法否认他的出挑,尤其是身上那股卓然气势,如一把利刃藏于鞘中,即便是一层一层地封藏着,似乎都能感觉到凌厉和寒意。

“为什么你说……这件事不能改变?”君默宁旧事重提,依靠在办公桌的边沿,双手抱胸意态散漫,只是眼神中总存着一些令人不敢轻视和造次的威严。

有些事情瞒得过家里瞒不过先生,君彦宸不傻,更是已经过了死犟的年纪,微一思索之后,他如实道:“老师,是夏先生让我报考京华大学零专业的。”

“兄长?”君默宁看过君彦宸的考场作文和写给华凊的信,知道在有些事情上,眼前的少年有着同龄人难以企及的谋略、胆略和魄力。所以对于君彦宸的回答也仅仅在第一时间稍稍有些吃惊,下一刻也就豁然开朗了:

为国选才,这件事中一定有华老爷子的意见。

如果事实如此,那么所谓的审查的确不是问题了。

“我记得你跟宋遐迩说过,你想做个旅行家。”君默宁又问道,“我相信兄长对这件事多半也只是提议……陈老师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若是不想可以拒绝。”

毕竟是关乎一生的事情,欲戴其冠必承其重,零专业是功名的摇篮,却也因此要倾其所有付出一生。

对于先生知道他与宋遐迩说的话,君彦宸一点都不吃惊,宋遐迩就是个大喇叭,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说的。

而先生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君彦宸更不吃惊。两世相处,他一直都知道,其实先生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宽容,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可以选,只是一旦选定之后便不容后悔,而且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先生说的没错,夏凡对这件事的确是一个提议,他也拒绝了;奈何……如今却已是骑虎难下。君彦宸两世受教,学的第一课便是担当。

宁语病愈,君彦宸也该履行承诺。

“不,老师。”君彦宸眼神澄澈态度坚定,“从政……彦宸也是愿意的……”不为与夏凡之间的交易,先生如今成了海军统领,他若从政,可以协助先生也好。

这本是中规中矩的回答,君默宁却皱起了眉,他刚要说话,就被旁边的一声利喝截断了话头。

“不行!”一旁的君少殷到底听出了端倪,原来竟是姓夏的从中捣鬼!合着他是前脚收拾了君氏一门,后脚就拐带了君彦宸!这简直就是对君氏、对父亲君天恒妥妥的羞辱!

“爸!”君彦宸对着君少殷,说话声音也响了,中气都足了。

君少殷怒气冲冲道:“君彦宸,我不管夏凡许诺了你什么,我不许,君氏家规不许!你若还认我这个爸爸,还认自己是君氏子孙,今天你必须改了这志愿!”

“爸!我……”

“你们慢慢聊,有了结果之后把表填了。”君默宁截断君彦宸的话,转身从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空白志愿表交给君彦宸,抬脚就要离开。

“你就这样走?”君少殷看着年轻班主任颀长的背影道,“你就看着夏凡用彦宸来羞辱君氏!”

君默宁重新转身面对君少殷,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君先生,君彦宸是我的学生,他的想法我尊重。至于你们家族内部的事情……我以为,君默宁与君氏,老死不相往来已是最好的结局。”

说罢,君默宁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安静的回廊里传来清晰的脚步声,沉稳而坚定。

君默宁去了校长办公室,交代了这半个月离职的因由和最终的结果。这是国事、要事,校长自然表示理解和祝贺。君默宁到百川任教本就是华凊他们安排的,其中因由也向他交代过。校长甚至做好了君默宁如果无法胜任这一工作,替补的人选他都已经预定好,随时接盘“烂摊子”。

谁知道君默宁不但专业知识过硬,带班手段更是一绝,整个历史1班不但班风清正成绩斐然。

校长已经开始动脑筋看能不能再把人留一年,理由他都想好了,看病啥的都需要观察恢复,这心理问题不是更加需要调节嘛!

至于有人投诉君老师打人啥的,哦,校长表示,君老师后台很硬的,他搞不定!

而且你看,被打的最重的那个的闪瞎全年级、全京华甚至全华夏的成绩,你不想要?!

大半个小时之后,君默宁回到了办公室。

君少殷已经走了,只剩下君彦宸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对着书架罚站。其实自从这学期开学之后,君默宁基本已经不罚他了——从开学第一次摸底考试开始,君彦宸的四科成绩已经罚无可罚。

办公桌上放着志愿表,清清楚楚在第一栏写着“京华大学  零”,第一栏,也是唯一一栏。

君默宁并不想问君彦宸是怎么搞定君少殷的,桩桩件件的事情已经很好地证明了他对眼前这个看似“老实本分”的少年人的认知: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

搞定个把君少殷,不在话下。

“二模考得不错。”君老师在暌违了两周的办公椅上坐下,十指相握双手压住志愿表,夸奖道,“的确有这个资本考零专业。”

君彦宸并没有因为先生的夸奖而高兴,他清晰地感觉到先生在生气,从今天进门起,先生就是带着怒气的。

“转过来,有件事跟你说。”君默宁对少年说道。

君彦宸连忙转身站定。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要从政我尊重。”君默宁的态度很清楚,“我与君氏此生无缘,但你君彦宸是我承认的弟弟。所以,你既要走这条路,往后我对你的要求会越来越高,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是,先生。”要求高什么的君彦宸怎么会怕?听到这些话,他心里不知道多高兴,连语气都有些雀跃。

“最后一件事。”君默宁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距离他今天的历史课还剩下10分钟,下课铃声响起,教学楼里渐渐传来嘈杂之声。

“地位越高,对个人的品德修养的要求也越高,否则,私德不修会成为他人攻讦你的理由。”君默宁把君彦宸的志愿表放在历史1班所有同学的志愿表上,随手收拾了上课用的教具,站起身道,

“今日你对你父亲的态度……很不好,这节课不用上,罚你抄一遍《孝经》。算是提醒,下不为例。”

“是,先生!”君彦宸心中颤颤,也终于知道了先生的怒气从何而来。私德,向来是先生很看中的东西——先生可以与父亲横眉冷对,那是今生二人已无缘成为父子;但是他君彦宸——不行!

“跪着抄。”

君默宁手里拿着书本教具,离开办公室时,在带上门的同时说道。


所来径

047、冲突

此章送给以为在国际期刊上发论文的小伙伴ade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短暂的课间十分钟,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人来人往脚步声声,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却十分安静。

年轻的先生君默宁放下手中的戒尺压在一叠默写纸上,走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桌前端端肃立的学生君彦宸。

“委屈吗?”过了十数息,君默宁突然问道。

君彦宸微微动了动疼得钻心的双手,答道:“说不委屈……是骗您,但是事情没做好,也该罚。”

对于这个答案,君默宁是满意的——其实一直以来,最打动他的,一直是君彦宸的真诚。

只可惜……他背叛得也异......

此章送给以为在国际期刊上发论文的小伙伴ade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短暂的课间十分钟,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人来人往脚步声声,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却十分安静。

年轻的先生君默宁放下手中的戒尺压在一叠默写纸上,走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桌前端端肃立的学生君彦宸。

“委屈吗?”过了十数息,君默宁突然问道。

君彦宸微微动了动疼得钻心的双手,答道:“说不委屈……是骗您,但是事情没做好,也该罚。”

对于这个答案,君默宁是满意的——其实一直以来,最打动他的,一直是君彦宸的真诚。

只可惜……他背叛得也异常真诚!

“叫你来是告诉你,早间你们梁老师找了我,说你的签名作业没有完成……”君默宁拿出君彦宸的英语例考卷放在桌上,抬眼看着长身玉立的少年道。

君彦宸一愣抬头,这才想起上学期后来几次签名都是先生亲笔,谁知梁老师竟会……

“我不知道梁老师会来找您……给您添麻烦了!”君彦宸低头道歉道,“下课我就去跟梁老师说清楚,我……”

“不必。”君默宁突然打断道,“梁老师很负责任,对你也期望颇高。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让她多加揣测横生枝节……”

君彦宸听着对面先生悠缓的语意,并不太敢相信他理解的意思是不是先生的本意。直到君默宁继续说道:

“所以从此刻起,你的英语成绩再次归我管……”君默宁拿起笔在高三第一周的英语例考卷上签了名,递给跟前的少年道,“梁老师说了,下次把卷子填满。”

在教室里挨手板到掌心青紫都十分平静的少年此刻却红了眼眶,他伸出中得有些夸张的双手接过卷子,垂着眼睑好似在躲避什么地问道:“谢谢……老师……那,老师,我……彦宸需要定一个目标吗?”

“随你。”君默宁打开电脑准备备课。

君彦宸等了一会儿只等到了两个字,心里暗自苦笑自己贪心不足,嘴上说道:“我知道了……那老师,我先去上课了?”

“嗯。”君默宁十指翻飞地在键盘上输着什么,随口吩咐道,“把默写纸拿教室去,今天中午的午修发下去订正……照你的答案就可以。”

“是,老师。”君彦宸上前两步,轻轻地挪开刚刚把他两手打成猪蹄的诫具,把默写纸拿在手中;之后微微弯腰行礼,退出办公室。

门啪嗒一声响,君默宁突然停下了手里的事,转眼看着桌上的戒尺,久久不语……

高三上午四节课,十二点多吃好午饭,十二点半,君彦宸按照吩咐把默写纸发了下去,随后又把自己的默写纸的答案投影在黑板上让同学订正。在一片哀嚎声中,君彦宸坐回座位,拿起笔继续抄写黄帝年号——说是抄其实是默,上午他陆陆续续写了几遍,但是手上疼得厉害,进度不快,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

刚坐下,就听到不远处不知哪个同学说了句“卧艹!都高三了还罚抄!”

君彦宸刚想重新站起来,感觉到旁边有人用胳膊肘推自己,“嗨!把手伸出来!” 吃过午饭把君彦宸一个人扔回教室的宋遐迩突然神神秘秘地掏出一罐白药喷雾,悄声道,“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快上点药吧,你看都成什么样了!疼不死你!”

君彦宸瞥了一眼宋遐迩手上的白色小罐,伸手接过放在自己桌肚里,继续埋头写字道:“抄完再上药,谢了!”

“你这……”宋遐迩简直怀疑通知脑子进了水,转而却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不会又是……那位的规矩吧?”

君彦宸甩了他一眼,不予回答。

这边厢刚刚搞定了宋遐迩,隔了一条走廊的右前方的沐雯菲又突然递了几张纸过来。君彦宸一看,是五遍的年号,各种字体都有,除了沐雯菲的一张看着还端正些,其余都是龙飞凤舞……不堪入目。

“君彦宸,这是我们几个同学的罚抄……你拿去夹在里面交给君老师吧……他这么忙,应该不会仔细看的。”沐雯菲一头长发扎成马尾,气质温婉,向来以文科见长。

君彦宸看了看又还了回去,在少女疑惑的眼神中说道:“老师罚我的我自己抄,而且……弄虚作假岂不是错上加错?”

他本来想说这些纸交上去是在羞辱先生的智商,终于还是忍住了。

“你什么意思?”写了其中一张的凌卓航突然说道,虽然声音不是很响,但是在自修的教室里已经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凌卓航历史功底不错,也颇为恃才傲物,之前还对君彦宸担任历史课代表心中不服。上午的课上看他为了他承担过错,本就心里不舒服。但是不由得他不承认,君默宁当时的气势和结结实实打的那顿手板,对从小没有受过一丁点儿责难的凌卓航以及其他同学来说,震慑力是前所未有的。

所以纵然对抄抄写写的作业极度不喜和抗拒,他憋着心中那股气也趁着课间把年号抄了,如今竟被君彦宸弃如敝履还不算,倒是又做错了是吧!

面对几张怒视耽耽同仇敌忾的脸,宋遐迩连忙打圆场道:“老师罚的是君彦宸,你们替他抄了,君老师没发现自然没事;若是发现了……岂不是还得挨揍!”

末一句话,宋班长成功收到同桌白眼一枚。

说到这件事,沐雯菲、凌卓航自然无法忘记早上的课上的一幕,又看看自己手里三道全错的默写纸,零零散散加起来三四千字的罚抄!从浩如烟海的历史长河中无范围出题本来就太考验人!更何况,这三道题还不是最耳熟能详的那些历史事件!

其实,对凌卓航刺激最深的,还在于他打心里不服气的君彦宸,竟然完美地全对了!

不服、不忿、不甘、不愿面对……这些类似的感情充斥着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的心。

“艹!”异常烦躁的凌卓航又爆了句粗口。

君彦宸皱眉抬头道:“凌卓航,注意你的言辞。”

“我的言辞?哈哈哈……”凌卓航一脸盛气凌人,他坐在沐雯菲后面,跟君彦宸在同一排隔了条走廊,听了他的话语气充满了鄙视道,“没见过你这么没骨气的人,大庭广众挨打不算,把老师的话当圣旨吗?罚抄!老子这辈子没干过这种事!”

宋遐迩想说什么,被君彦宸阻止了。

看到他们的互动,凌卓航心中那种被蔑视的感觉更加深重,本来以他总分班级第三的成绩,大小总能担任点儿什么;历史更是他引以为傲的科目!结果却因为他各科成绩比较均衡却没有突出,历史又被君彦宸的满分碾压得死死的,结果毛都没捞到!

尤其是这个君彦宸,别以为没人知道以前他是个什么货色!

“我说君四少,想当年你也是我百川响当当的人物,怎么现在这副怂样儿?”凌卓航的眼神中充满里鄙视,“是不是因为你爷爷倒台了,你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君氏离京的脏水终于还是兜头兜脸地泼到了君彦宸身上,对于这一点他早有心理准备,所以这话虽然难听刺耳,倒也不至于真正入了心。

而班里其他同学,有的皱眉觉得他此言过分,自然也有一些等着看好戏。

面对凌卓航的攻击,君彦宸只是淡淡道:“现在是午修时间,别再说话了。老师一会儿会过来……”

“老师?”凌卓航笑得更加嚣张,“他算什么老师?开学到现在上过几节课?我们是百川高三!除了你君四少,哪个老师敢动我们一根毫毛?!还罚抄10遍!信不信我告到他开学第二周就滚蛋!”

百川有一个主管德育的副校长姓凌,是凌卓航的亲叔叔——这就是他的底气。

“凌卓航!”整节课都在息事宁人的君彦宸突然站起来说道,“请你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

“刚才哪句话?滚蛋那句?”凌卓航拿起那张三道全部没有完全答对的默写纸,当着君彦宸的面揉成一团飞入了垃圾桶。

凌卓航脸上的得意还没有展现,突然脸上遭到猛烈一击!

“砰”!

——————————————————————

前面的情节上一章提了一些,我觉得应该仔细写一写,就在这里重新写了。

这一章写得很快,但是其实自己不太满意。因为前面的铺垫不够长,凌同学的爆发有些底气不足。不过,阿所没有耐心细细写了,就当凌同学脾气比较暴躁,腰比较粗吧!

阿所又要倒旗了,什么周三周末的,不算数了啊,反正每一更都有优秀小伙伴认领。

就酱!

没有彩蛋!但是票票、心心、手指!全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