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 ' 的推荐 8214173267.lofter.com
塔下的柳树(无敌鸽子🐦)

终止于你[联动阅读体](二)

人物ooc

时间线:188追妻,其他完结

……………………………………………………

《伪装学渣》

【 “下一站黑水街,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从后门下车。”

    公交车从B市郊区出发,绕了小半个圈缓缓拐进商业街,街道四通八达,行人熙攘。

    语音播报员将这行字念得字正腔圆,这跟平常念的普通话还不一样,听上去像机器仿声,连尾音上调的幅度都显得刻意。

    谢俞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扭头望了眼窗外炽热的阳光。

    ...

人物ooc

时间线:188追妻,其他完结

……………………………………………………

《伪装学渣》

【 “下一站黑水街,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从后门下车。”

    公交车从B市郊区出发,绕了小半个圈缓缓拐进商业街,街道四通八达,行人熙攘。

    语音播报员将这行字念得字正腔圆,这跟平常念的普通话还不一样,听上去像机器仿声,连尾音上调的幅度都显得刻意。

    谢俞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扭头望了眼窗外炽热的阳光。

    觉得车内空调温度太低,又觉得热。

…………

“催个屁!连电话都不敢接了现在,跟我玩失踪。狗娘屁眼里拉出来的玩意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整个黑水街谁他妈敢惹我许艳梅。”

    眼看这脏话越骂越难听,仿佛能吼个八百字小作文还不带停顿的,谢俞这才出声提醒对方:“梅姨。”

    所有脏话瞬间消音。

[谢老板牛逼,谢老板威武]

[我就想知道什么叫开了空调觉得冷,又觉得热]

[说实话,我也不懂]

[俞哥,你好帅,我爱你]

[楼上的姐妹,你不怕朝哥半夜暗杀你吗]

万达“其实我也想知道又冷又热是什么感觉,俞哥,告诉告诉我呗”

谢俞“滚”

池小池“哈哈哈,这位梅姨真猛”

周大雷“谢老板牛逼!一句话让梅姨噤声”

梅姨有些尴尬,她没想到这也放了出来。

【   公交正好驶进隧道,遮住了外头烈到灼人的光,周遭事物暗了下去。

    谢俞本来就穿着一身黑,此时更是整个人隐在黑暗里,他将身子往后靠,伸了伸因为空间不足而勉强缩在一起的两条长腿,漫不经心地扯起一抹笑:“那你还找,我什么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让我回你什么,谢谢鼓励、争取不做倒数第一?”

…………

与此同时——

    “黑水街南站到了,准备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谢谢配合。”

    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的瞬间,一股热浪夹着燥热的风从门口扑进来。

    许艳梅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兔崽子,你在哪儿呢?我怎么听到报站报黑水街。”

    谢俞起身下车:“许艳梅同志,我还有十分钟就能到广贸门口,你好好想想怎么收拾身上这股烟味,想想怎么跟我交代,也顺便想想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保证的。提着头来见我吧。”

[倒数第一?那种能上清华的倒数第一吗]

[倒数第一?中考作弊?是谁在质疑行走的744]

[伪装学渣是虐文,倒数第三说的]

[倒三:小丑竟是我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嘉鱼“倒数第一?考上清华??”

沈一穷“罐儿,一看你就没仔细读文案。人家那是装的”

温小辉“不是当个学霸多有面,为啥装学渣”

池小池“有隐情!”

薛习生听着他们讨论,越想越气,大声喊到“你们就是在恶意拉低班级平均分!!”

刘存浩“就是,你们两个骗的我们好苦”

万达“我还以为我们都一样,结果我们竟是小丑!”

贺朝“这不挺好,侧面表现我和小朋友的演技精湛,是吧,老谢。”

谢俞“傻逼”

【 谢俞绕了点路,跑了三家杂货店终于找到一个带扩音器的喇叭。

    红白色,从一堆杂货下面好不容易翻出来的。店家为了展示它虽然积了一层灰但功能依旧强悍,立马接上电,当场放了一首“该死的温柔”。

    功能确实强大,震耳欲聋。

    谢俞被它震得耳朵疼,边掏钱边说:“行了,多少钱?”

…………

    ——妇科医院,无痛人流。

    ——男人的福音,第二根,半价。

    开杂货店还不够,身兼着发传单的重任,谢俞对黑水街人民的行动力和业务水准有了新的认识。

    老大爷没塞够,又扔进去几张,从大体颜色上来看,那些传单都不带重复的:“副业,副业。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奔赴小康,为了发财而奋斗……找您的钱,拿好了,欢迎下次光临。”

…………

  谢俞直接抽出来垃圾桶里扔,扔剩最后一张,上头写着:神秘游戏,引爆你的激情!好哥哥,啊~~来啊~~~

[哈哈哈,这老大爷这有意思]

[哈哈哈,来了来了,爱情的开始]

[这副业真不戳啊]

池小池“哈哈哈哈哈,你们黑水街真有意思!”

贺朝“哦吼,你看,小朋友,弹幕都说这是我们爱情的开始”

谢俞“傻逼,离我远点”

【    谢俞见到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黑色塑料袋递给她,然后迅速往后退了几步,避之不及:“你身上这什么味,厕所清新剂?没事喷成这样你想干什么。”

    “狗屁厕所清新剂,老娘这是女人味。”喷掉了小半瓶香水呢。

…………

“十八车。别看现在还是夏天,但是秋装也得盯着,不然到时候供应商那边工期可能来不及。”说到工作,许艳梅下意识就想摸兜,最好是摸出一根烟出来解解馋,然而只摸到打火机,没有烟。

    谢俞又问:“雇的人手够吗。”

    “够够够,用不着你。”许艳梅说,“上回你不声不响跑过来帮忙这账我还没跟你算。”

…………

    “我操,”为首的男人满脸横肉,脖子上围了条金链子,他把咬在嘴里的烟头拔出来,随手往脚边扔,骂骂咧咧往前走,“——许艳梅你个臭婊子,你他妈给老子站住!”

[一个狗哥真不要脸!]

[哈哈哈,姐妹你这记性跟俞哥有的一拼了,人家叫虎哥]

[哈哈哈,神特么厕所清新剂]

[梅姨:你懂个屁,这叫女人味]

黑水街到处都是混子,打着收保护费的名号横行霸道,面前这位虎哥据说几个月前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声称自己差点捅死了人才被关进去的,横到不行。随他怎么吹,事实到底是什么样子也没人想去理会。

    虎哥本来靠收保护费混混日子,享受着被傻逼小弟尊为大哥的滋味,直到他遇到许艳梅——所有事情的开端就源于一件事情,他看上她了。

……………

  谢俞二话不说伸手揪上虎哥的衣领,猛地朝他逼近,膝盖狠狠地顶上对方小腹,紧接着他又用手禁锢住虎哥手肘,丝毫不给人缓冲的时间,将对方拉向自己。

    那是一个相当漂亮的过肩摔,干脆利落。如果气氛不是那么僵硬,后面那群店主简直想鼓掌喝彩。

    虎哥被顶得眼前发黑,连话都说不出来。

    然而谢俞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又把人从地上扯起来,往电梯钢板门上按,“砰”一声,手指骤然收紧,直接扼住了虎哥的脖子!

    “很嚣张,把蹲过监狱当成男人的勋章是吧。”

…………

 那人举着电话也不知该不该说,犹豫几秒,弯下腰附在顾雪岚耳边,用只有他俩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警、警局。说是二少跟人打起来了,打得还挺严重,对方叫嚣着要赔医药费。您看,这事情怎么着?派人过去瞧瞧?”

    顾雪岚脸色“唰”地变了。

[我擦擦擦擦,俞哥好帅!!!]

[又是想要绿了朝哥的一天]

[+1]

[+1]

[+1]

 ……

[啊啊啊,俞哥,你喜欢什么样的麻袋,我这里有绿色,红色,蓝色,紫色,还有彩色的!!!]

[这狗哥也不看看,什么人都是他能沾染的起的吗]

[哈哈哈,姐妹又是你,都说了人家不叫狗哥]

贺朝一把抱住谢俞“小朋友,是我的”

谢俞十分无奈“是你的,是你的,松松手,太紧了。”







洛不寒

邪瓶·十年倒带 23

      胖子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往那玉台上面跑。可不!他辛辛苦苦研究了几个月,进了斗来就是诸事不顺,怎么说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几件宝贝,好给自个儿一个交代嘛!吴三省怕胖子莽莽撞撞地坏事,急忙招呼着人跟上去。


      等到跑到了玉石台子边上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那石台上,并不是只躺着一具尸体。男尸脸上带着一只狐狸脸的青铜面具,浑身上下披着紧身的盔甲,双手放在胸前,手中拿着一只紫金的盒子。而那具尸体的边上,还躺着一具年轻女尸,那尸体身上披着白纱,双眼紧闭,面容安详,看上去竟...

      胖子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往那玉台上面跑。可不!他辛辛苦苦研究了几个月,进了斗来就是诸事不顺,怎么说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几件宝贝,好给自个儿一个交代嘛!吴三省怕胖子莽莽撞撞地坏事,急忙招呼着人跟上去。


      等到跑到了玉石台子边上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那石台上,并不是只躺着一具尸体。男尸脸上带着一只狐狸脸的青铜面具,浑身上下披着紧身的盔甲,双手放在胸前,手中拿着一只紫金的盒子。而那具尸体的边上,还躺着一具年轻女尸,那尸体身上披着白纱,双眼紧闭,面容安详,看上去竟然有几分的俊俏,而且身上一点也没有腐败的迹象,如果不仔细看,还觉得她是在睡觉一样。


      “原来是个合葬墓?”胖子嘿嘿笑起来,“看来这老兄艳福不浅啊。”


      他一边上手去摸那青眼狐尸,又觉得潘子在自己身后挠自己头发,头也不回地赶人:“走走走,大潘别打扰胖爷我办事。”潘子从石台另一边走过来骂他:“办什么事?别他么求财送命!”


      胖子才发觉不对,抬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家伙,只见只要是目力能及的地方,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尸体,根本看不到头。那绝对不是说几十具几百具尸体可以形成的情景,估计总有上万的数目,这些尸体随风摇曳,看上去像很多骨头做成的风铃,这种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而就在他头顶上摇摇晃晃的,倒挂着一个看样子刚死不久的人,被鬼手藤卷住脖子勒得面色灰紫,舌头伸得老长,口鼻都糊满了深褐色的血,但是眼睛却还诡异地睁着,两只眼珠子正冷冷地直勾勾地死盯着他。那手臂垂下来,刚刚好触到胖子的头顶。“卧槽!刚刚就是你在胖爷的头顶上作怪!”胖子怪叫一声,却听见旁边的潘子喊了一声:“大奎!”


      原来那死不瞑目的人,正是早在之前就离奇失踪的大奎!“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死在了这里。”吴三省感叹一声。到底是他的伙计,吴三省让潘子把人给放下来,等到时候摸了东西离开时,把尸体给背出去。


      “这儿怎么没棺材……”胖子念念叨叨地围着玉台转,正纳闷着呢,突然就见盔甲尸腰部有一把小佩刀,一时间大喜。诸侯王墓里的陪葬品,就算这不是张小哥身上龙脊背那样的好货色,估摸着也能卖个好价钱。这么想着,他伸出手抓住了刀柄,用力一抽,没想到那刀这么紧,他不单没抽出来,反而把那盔甲尸的腰带整个扯了下来。


      “我的奶奶哟,这裤腰带它碰瓷儿!”胖子嘴贫了一句,握住刀鞘,用力一拔,把刀拔了出来。这刀刀口寒光一闪,胖子就知道是把好刀。“嘿嘿,胖爷我的手气可不是盖的!”胖子美滋滋地把那把刀放进自己的背包里。


      潘子和吴三省已经走过石廊去研究那边的祭祀台了,胖子正转到那女尸边上去,试图看看她的头发上、腰间也没有挂什么好东西。他刚把那女尸的头抬起一点,女尸的嘴张了开来,露出了她含在嘴里的一个东西。胖子一看,以他的经验,一看便知这是一把镶嵌着珠子的铜制钥匙。那颗珠子墨绿墨绿的,肯定不一般。


      古人有时候把珠子放到人嘴里防腐,若是把这钥匙拿出来,说不定眼前这具千年美尸,就会瞬间变成一个木乃伊。但胖子对这种事情可见怪不怪,他搓了搓手,就要将两只手指伸进女尸的舌头底下拿钥匙。


      “胖子慢点!”吴邪担心胖子莽撞发现不了机关而中招,忙出声制止。他这一路上很少说话,但是胖子多精明的一个人,单单从吴邪能够跟着张小哥跑这么多路还能全头全尾地回来这一点,就能看出吴家小三爷绝对不是个拖油瓶。


      “怎么了小三爷?”胖子停住手上的动作,“谈情说爱说完了?”


      吴邪狠狠剜他一眼,目光却又逛荡到树下面的闷油瓶身上去。装模作样咳了一声,才假装正经地和胖子说:“你看看这钥匙柄上有没有连着一根丝线,一直通到这女尸体的喉咙里去?商朝的时候,中国的工匠已经可以巧妙地把一些弩机装到人的尸体里面,用金丝击发,只要盗墓贼一取出尸体嘴巴或者肛门里的玉塞或者宝珠,机关马上启动,弩箭破体而出,如果人和尸体的距离往往很近,根本无法避闪。”


      胖子按了按女尸体的肚子,果然摸到了几块坚硬的东西。想到这一切的安排,好像就是专门为了盗墓贼设计的,胖子不禁一身鸡皮疙瘩。


      那钥匙后面的丝线是金丝,能拉不能折,胖子用指甲一掐就断了。胖子拿出钥匙,冲着吴邪挥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那具女尸突然间变得狰狞起来,胖子带着点惋惜地啧啧两声。只见她的脸像变质的橘子一样,瞬间瘪了下去,嗓子里发出没办法形容的声音,几秒的工夫,就从活生生的一个美人迅速变成一具干尸。只一抖,她那枯朽的手臂就断了,干枯的身体摔到玉台上,还在不停地收缩。


      “看来这要是真有防腐的功能,好好一个天仙似的人物就这么毁了。”吴邪说。他看到胖子正朝着他挤眉弄眼,一回头,看到闷油瓶慢慢走了过来。吴邪一时急中生智,表明衷心:“但是在我心里,还是张小哥最天仙。”


作者叨逼叨:吴邪:张小哥最天仙!张小哥最美丽!张小哥我的爱!



漓尘

救赎 (苦苦追寻瓶x复活失忆邪)章二十二

  第二天,吴邪早早的就起了身。

  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侧的温度已经消失了。

  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吴邪已经习惯了睡在他身侧的张起灵。有他在的时候,吴邪睡得很安心。

  每当想起这点,吴邪都会在心里吐槽:小哥是安眠药吗,这么催眠……

  吴邪收拾好自己推开房门,正好看见胖子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走向客厅。

  “天真你醒了?你醒的可真是时候,面刚熟,过来吃。”胖子笑着看他一眼,把面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视。

  胖子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电视,就而就是...

  第二天,吴邪早早的就起了身。

  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侧的温度已经消失了。

  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吴邪已经习惯了睡在他身侧的张起灵。有他在的时候,吴邪睡得很安心。

  每当想起这点,吴邪都会在心里吐槽:小哥是安眠药吗,这么催眠……

  吴邪收拾好自己推开房门,正好看见胖子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走向客厅。

  “天真你醒了?你醒的可真是时候,面刚熟,过来吃。”胖子笑着看他一眼,把面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视。

  胖子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电视,就而就是吴邪和张起灵都染上了这个习惯,将阵地从饭厅转移到客厅。

  “诶。”吴邪应了一声,又和拿着三杯温水走过来的小哥打了招呼。“小哥早啊。”

  张起灵点点头,坐在沙发上。

  “手艺有见长啊胖子。”吴邪拿起筷子嗦了一口面,餍足的眯了眯眼睛。

  “那是,我还能怠慢了哥儿三个的五脏腑?”胖子半点不害臊的应下了赞赏。

  吴邪、张起灵和胖子就在肥皂剧的bgm里吃完了面。

  “哟,吃什么这么香?”解雨臣的声音传来,转头一看,他和黑瞎子穿着一身便装,款款走进来。

  “大花来啦?”胖子把筷子哐的敲在碗上,“你来晚了,没你的份。”

  “我缺你这一口面吗?”解雨臣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吃完就赶紧出发,别耽误时间。” 

  “这么急?小花你好行动派哦。”吴邪笑了笑。话说如此,也动作很快的收起碗筷,到厨房洗手。

  他也挺着急来着。

  吴邪走进卧室里拿起自己和张起灵的背包,里面装了一些给君珩的礼品,还有他的笛子。张起灵的背包有点沉,吴邪刚拿起来就被张起灵接了过去。

  黑金古刀原本压在背包上,也被张起灵拿起来抱住。

  昨晚吴邪尝试把黑金古刀塞进背包里,结果毁坏了两个背包。薄薄的布料实在承受不了黑金古刀的重量。

  “喵~”无念站在门口,叫了一声,提醒吴邪带上他。

  自从无数次想要进卧室然后被吴邪赶出来以后,无念已经懂得在门前等待了。

  “知道了,把你带上。”吴邪走到门前,把无念抱起来。

 “天真,小哥,好了没?”他听见胖子在外面喊道。

  “来了!”吴邪回了他一声,转身对张起灵一笑,“走了小哥。” 

 张起灵神色沉静,“嗯”了一声。

  铁三角坐上了解雨臣的豪车,司机是黑瞎子。

  “啧啧啧,小花就是有钱。”吴邪看着车身擦得蹭亮的的SUV,留下了穷人的泪水。

  “那可不,你欠了人家三百多亿呢。”胖子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说得好像你没欠似的。”吴邪白他一眼。

  “走不走?”解雨臣已经坐上了副驾驶,打开车窗催他们。

  “这不就来了嘛,花儿爷你要多点耐心……”胖子打开后车座的门,一骨碌的钻了进去。

  张起灵也紧随其后,吴邪最后一个上去,拉上车门。

  “出发。”

  解雨臣的这辆车性能挺好,声不大,安静的驶过巷子。

  “怎么样,紧张吗天真?”胖子脸上堆着笑,说。

  “还行,我又不是一个人。”吴邪斜他一眼。“你们比我紧张多了。”

  “你可是我们的团宠小天真,当然紧张你了。”胖子挤眉弄眼的说,“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干嘛?我没钱!”吴邪警惕起来。

  “谈钱多伤感情啊,不如天真你把家务包了吧。” 

  “想得美,说好一人一天不许反悔。” 

  吴邪和胖子笑骂着,中间夹着张起灵,不是盯着吴邪就是闭目养神,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黑瞎子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过了一会儿,吴邪发现他那个不着调的师傅从今天早上开始一句话没说。

  “话太多,罚他一天不许说话。”解雨臣耳朵一红,恶声恶气的说。

  黑瞎子投来委屈幽怨的一眼。

  花儿爷我错了,我昨晚不该骚话太多的……(下次还敢)

  “嚯,居然还有人治得了你。”吴邪幸灾乐祸:“活该。”

  他天真的以为解雨臣只是纯粹忍受不了黑瞎子太话唠。

  倒是胖子露出秒懂的表情,笑得一脸猥琐。

  上午十一点,车子停在一道门前。

  这里就是君珩的住处了。

  吴邪走下车打量。  君珩的住所很隐蔽,在郊区,门前的凭栏上挂满了爬藤,可以看见院子里的菜地、花园,还有几分人间桃园的意思。

  吴邪走上前,在一片葱绿的叶子底下找到了门铃。

  “叮——”吴邪可以听见门园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

  吴邪抿着唇,有些紧张。

  张起灵似乎察觉到了,伸手按了按他的肩膀。

  吴邪感受到肩上温暖的重量,突然没那么紧张了。

  “咿呀——”

  院子里传来一阵木门打开的声音,吴邪微微屏住呼吸。

                                                                                                                    

最近两章好像有点水hhh

我错了,下一张就有剧情。

说起来也差不多快完结了吧,剩下的剧情不多了

话说你们看云顶天宫了吗,我看了一集差点心肌梗塞原地去世,吓得我赶紧关掉了电脑。

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