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月海归尘 月海归尘 的推荐 an29505147.lofter.com
壳中蝎
“晴雪,……给你。” 快202...

“晴雪,……给你。”


快2020年了,这一对也快十年了

微博点图第二张

“晴雪,……给你。”


快2020年了,这一对也快十年了

微博点图第二张

咔咔咔

父母为什么接受不了tulpa

       严格来说,tulpa是我们心灵的共鸣,思想的伙伴,是治愈孤独的良药,但是一旦父母知道了tulpa的存在,大概率会认为是孩子魔怔了,不正常了,甚至“鬼上身”了,他们可能会选择不正常的处理方式,比如请神婆,喝符水来治愈孩子的“疾病”,这种处理方法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不仅在tulpa的问题,还有在各宗心理疾病上都会有神棍,神婆打着迷信旗号声称孩子们是中了邪需要治疗,例如最近发生的湘潭14岁小韩喝符水致死事件。小韩被校园霸......

       严格来说,tulpa是我们心灵的共鸣,思想的伙伴,是治愈孤独的良药,但是一旦父母知道了tulpa的存在,大概率会认为是孩子魔怔了,不正常了,甚至“鬼上身”了,他们可能会选择不正常的处理方式,比如请神婆,喝符水来治愈孩子的“疾病”,这种处理方法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不仅在tulpa的问题,还有在各宗心理疾病上都会有神棍,神婆打着迷信旗号声称孩子们是中了邪需要治疗,例如最近发生的湘潭14岁小韩喝符水致死事件。小韩被校园霸凌,患上抑郁症,行为有些异常,而他的爸爸韩某看在眼里,竟然想通过迷信给小韩治病,韩某通过朋友联系上了“大师”陈某,陈某强喂小韩符水导致小韩液体堵塞呼吸道造成机械性窒息而死亡。其实这样的悲剧不在少数,我们的父母或是想要推卸责任,或是认为请神婆我们就能“康复”,他们并没有想到或者不愿意去想这是他们自身教育方式的问题。

        以我为例,当时我得了社交恐惧症,一和人交流便觉得万般不适,于是几年没有和人正常交流,后来幻想出了一位朋友会和他在内心交流,父母忽视了我的情况导致我社恐日益严重,后来我厌学在家休学了一年,复学后成绩大幅度下滑,父母认为我之前上小学时好好的为什么上初中会如此“离经叛道”,他们和爷爷交流后认为应该是“鬼怪作祟”,于是请在我放学后请了位神婆希望能把鬼“请”走,他们控制住我的手和腿,神婆用艾灸在我肚子上点来点去,嘴里说着“快去投胎啊”,爷爷说这能治我的“肚子疼”,是对我好。我极力反抗但终究无果,神婆走后我跑了出去,当时正是冬天的晚上10点左右,我在外面待了两个小时后来去了姥姥家,穿着单衣的我在外面冻成了筛子。后来大舅知道了这件事情,相当维护我并让他们停止这种恶劣行径。

        还有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比如b站上有人曾分享,自己得了抑郁症父母为他找了神棍,神棍说他们祖坟地址不吉利,应该迁坟,可那人去看了医生很快便康复了;有人得了焦虑症花了三千块请神婆作法无用,去医院买了三十块钱的药不出三个月痊愈了。这一方面反映父母对心理疾病的存在是无知的,一方面反映父母的焦虑不知道如何帮助孩子的恐慌。

        言归正传,tulpa大致意思是可以在内心交流的伙伴,如果我们感觉到有人在内心和自己交流,首先这是无比正常的,不是幻听的病理性问题。我们可以温和的告知父母,和他们讲述自己的不易,尽可能让父母理解你。tulpa可能与焦虑症,ptsd等心理疾病共同存在(tulpa并不是一种病,据说tulpa是因为儿时经历了不好的事情受到刺激需要分担伤害才会幻想出一个人替自己承担,笔者并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不敢妄下推论),还可以请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我们应该用平常心看待我们的“幻想伙伴”,不要给自己过大压力,不要迷信,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神存在的,正所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有时候父母并不是绝对正确的。

纳尼啊啊啊啊啊啊啊
耳钉忘了摘了💔💔💔

耳钉忘了摘了💔💔💔

耳钉忘了摘了💔💔💔

纳尼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dv100h的活动图!画黑d...

是dv100h的活动图!画黑d一直不是很顺手但还是很头铁冲了💔卡着最后20分钟极限滑铲出来的真是一场惊险刺激酣畅淋漓的做饭啊❤

是dv100h的活动图!画黑d一直不是很顺手但还是很头铁冲了💔卡着最后20分钟极限滑铲出来的真是一场惊险刺激酣畅淋漓的做饭啊❤

纳尼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里也发一下,和@弦七 主人一起了2d和5v,感恩主人帮我拍照后期给我整这么帅❤️

2d:纳尼(原po)

5v:@弦七 

在这里也发一下,和@弦七 主人一起了2d和5v,感恩主人帮我拍照后期给我整这么帅❤️

2d:纳尼(原po)

5v:@弦七 

浮生轻换糖醋鱼

海登真是长了一张天选病弱小作精攻脸,小说里PPT把维生服比喻成首饰盒,是真的很绝,维卿就是皇帝手中最璀璨珍贵的珠宝,帝国易碎的黑宝石。

以及带回去也没钱养也很搞笑,什么帝国金丝雀啊,没关系你的老师父和好大儿会打工养你,又或者你可以努力点,干掉PPT和王老师演什么《皇帝陛下是娇夫》之类的奇怪狗血剧情,虽然狗血了点,但是谁能狗血的过吃沙剧啊不怕的,维卿你说你当年多跟老师父哭一哭,什么自行车没有啊!

怎么办好想看没毁容的海登摘面具亲王老师,海蓝色的眼睛被憋出生理性的泪水,但是依旧固执的要用自己的嘴唇亲吻爱人。

没有爱就会死掉的脆皮鸡一只呀!但是可以手撕飞船。

海登真是长了一张天选病弱小作精攻脸,小说里PPT把维生服比喻成首饰盒,是真的很绝,维卿就是皇帝手中最璀璨珍贵的珠宝,帝国易碎的黑宝石。

以及带回去也没钱养也很搞笑,什么帝国金丝雀啊,没关系你的老师父和好大儿会打工养你,又或者你可以努力点,干掉PPT和王老师演什么《皇帝陛下是娇夫》之类的奇怪狗血剧情,虽然狗血了点,但是谁能狗血的过吃沙剧啊不怕的,维卿你说你当年多跟老师父哭一哭,什么自行车没有啊!

怎么办好想看没毁容的海登摘面具亲王老师,海蓝色的眼睛被憋出生理性的泪水,但是依旧固执的要用自己的嘴唇亲吻爱人。

没有爱就会死掉的脆皮鸡一只呀!但是可以手撕飞船。

肯诺比兔兔酸黄瓜芝士汉堡🍔

乔治卢卡斯你真的是个很有品味的颜控🥹

乔治卢卡斯你真的是个很有品味的颜控🥹

大天使加布里尔
可能算剧透? 总之以防有人想知...

可能算剧透? 总之以防有人想知道星战正传三部曲讲了什么... 有内个大病

可能算剧透? 总之以防有人想知道星战正传三部曲讲了什么... 有内个大病

秋雨水彩
水彩写生旅修课 即将开始啦 今...

水彩写生旅修课

即将开始啦

今天彩排测试直播板块的内容

以画养心,静气中生滋养

保护好自己的元神

就是旺自己

水彩写生旅修课

即将开始啦

今天彩排测试直播板块的内容

以画养心,静气中生滋养

保护好自己的元神

就是旺自己

大天使加布里尔

一些战败CG

哎我是真的不懂漫画整天在搞什么啊... 还请塔金来围猎他 所有人都是你们play的一环呀!(一打的赏金猎人开始骂人)

一些战败CG

哎我是真的不懂漫画整天在搞什么啊... 还请塔金来围猎他 所有人都是你们play的一环呀!(一打的赏金猎人开始骂人)

CrOsSTaR

《致我永远也躲不开的球型刀光》

(但丁好歹有个骗术师可以润,我褪呢,我褪怎么办,我褪翻滚擦地板!)

说啊玛莲妮亚!教你水鸟的蓝衣剑士是不是维吉尔!

《致我永远也躲不开的球型刀光》

(但丁好歹有个骗术师可以润,我褪呢,我褪怎么办,我褪翻滚擦地板!)

说啊玛莲妮亚!教你水鸟的蓝衣剑士是不是维吉尔!

æ

崽崽带爹勇闯史东薇尔


(私心打个tag)

崽崽带爹勇闯史东薇尔






(私心打个tag)

穆投仁

【鬼泣dvd无差】五次维吉尔觉得但丁是蟑螂,一次他决定使用杀虫剂(1)

*含有大量对官方剧情的篡改及捏造

 

 


“我讨厌但丁。”维吉尔在晚餐桌上毫不客气地宣布。

尽管随之而来的是母亲无奈的笑容和父亲不赞同的眼神;但丁,他的幼弟,也从他手边的座椅上投来令人难以忽视的目光。

 

但,维吉尔想,管他的呢,妈妈一直对他们说,把内心的想法直接说出来也是一种勇敢的表现——他今天决定要当个勇士。

于是他顶着三道炙热的目光继续道:“但丁就像只蟑螂一样惹人心烦!”

 

“哦!”伊娃发出无意义的感叹,显然还没做好小儿子物种突变的心理准备,她完全愣住了,眨眨眼,又一次感叹道:“哇,这可真是……”这次她看起来准备好了,又露出......

*含有大量对官方剧情的篡改及捏造

 

 


“我讨厌但丁。”维吉尔在晚餐桌上毫不客气地宣布。

尽管随之而来的是母亲无奈的笑容和父亲不赞同的眼神;但丁,他的幼弟,也从他手边的座椅上投来令人难以忽视的目光。

 

但,维吉尔想,管他的呢,妈妈一直对他们说,把内心的想法直接说出来也是一种勇敢的表现——他今天决定要当个勇士。

于是他顶着三道炙热的目光继续道:“但丁就像只蟑螂一样惹人心烦!”

 

“哦!”伊娃发出无意义的感叹,显然还没做好小儿子物种突变的心理准备,她完全愣住了,眨眨眼,又一次感叹道:“哇,这可真是……”这次她看起来准备好了,又露出了两个儿子所熟悉的、包容而了然的神情——这给维吉尔注入了一些自信,毕竟在魔剑斯巴达的注视下,发表兄弟阋墙大逆不道的演说变成了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以及,虽然维吉尔本人永远不可能承认,但被称呼为“蟑螂”的弟弟脸上混杂着惊愕和沮丧的表情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在伊娃和斯巴达能够说些什么之前,但丁跳下了高脚餐椅。紧接着维吉尔听到身后传来木质楼梯被快速轻盈地踩过的声音,接着是很响的关门声。

但丁上楼了,回到了他的房间——准确来说,是他们的房间。

幼稚。维吉尔在心里冷笑一声后评价。幼稚且缺乏考虑,如果但丁真的不想见他,那就不该躲进他们共同的卧室。他打定主意,就算但丁把门反锁起来,也不能阻止他在合理的时间坐在床上看他的睡前读物。

 

年轻的母亲与她的丈夫对视一眼,端起但丁只吃了几口的派转身上楼。

现在餐桌旁只剩下维吉尔和他的父亲。

斯巴达什么都没说,这让他的长子感到一丝忐忑。魔剑士看起来欲言又止,对双胞胎来说这种神态并不陌生——鉴于他们的父亲在人类语言方面可以称得上是“匮乏”。

 

片刻过后伊娃回到餐厅,手里的盘子不见了——这是个好消息,意味着但丁在闹脾气,但远远没有生气到不肯吃完晚餐的程度——她察觉到父子间怪异的气氛,伸手拍了拍丈夫的肩头:“别那么严肃,亲爱的,你要吓着他了。”于是斯巴达挫败地叹了口气,将脸埋进掌心。

伊娃坐到了维吉尔身边那个空出来的位置上,抚摸着长子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你弟弟有点伤心,但我告诉他如果你一直惹哥哥生气,这就是必然的结果。”

母亲的语气放得很轻:“能和我说说吗?为什么会觉得你弟弟讨厌?”

 

维吉尔想,如果要说讨厌但丁的理由,那简直多得数不清:试图抢夺他的所有物品,尽管但丁自己也有一样的;总是在他想自己安静地看一会书的时候打扰他;会发出巨大的噪音;永远像条从没吃过东西的饿狗。

而这些他都可以忍受。

维吉尔无不自满地想,他是双胞胎中的哥哥,比另一个家伙更成熟、更可靠、更受父母信赖。

只能怪但丁今天太过分了。

 

维吉尔举起手臂,把手腕塞到伊娃眼皮底下:“但丁他居然咬人!明明是他先要打架,但是又耍赖!”

伊娃看向她长子露出的那截手腕:和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一样细瘦,上面清晰地印着一圈齿痕,维吉尔还在继续控诉:“动物和虫子才咬人!但丁简直比虫子还讨厌……”

伊娃端详着那个伤口,她了解自己孩子们恐怖的愈合速度,按照现在的样子推测,但丁当时恐怕咬掉了他哥哥手上鸟蛋大小的一块肉。

 

作为人类,伊娃时常对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们玩闹的力度感到心惊肉跳,她用指尖拂过那圈印记——在他们说话的这一会时间,那痕迹又变淡了一些——伊娃人类天性中回避争斗和伤痛的那部分令她感到隐隐的担忧。

伊娃叹了口气:“很疼吗?”

而维吉尔尚且对母亲的顾虑一无所知,比起那点疼痛,他更在乎和但丁之间的胜负。

“我马上要赢了……然后但丁突然咬了我——这是作弊,那块派本来应该是我的。”

 

事实上,但丁在他们打架的时候会用一些恶劣的小招数这件事,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有时候是扯头发,有时候是咬手臂,偶尔还会用指甲划破自己兄弟的皮肤。维吉尔本不在乎这些,他一边忍受这些小花招,一边自豪地想,这是他作为力量更强的一方对但丁做出的让步——前提是但丁在此前从未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赢得致胜关键。

维吉尔自认已经占尽优势胜券在握,直到手腕上传来皮肉撕裂的痛楚,他一瞬间失去了对幼弟的压制,之后再也没能夺回胜利。

 

“咬人不算!”维吉尔被但丁骑在身上钳着喉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年幼的那个斯巴达嘴边还留着胞兄的血肉,满不在乎地用衣袖擦了脸上的汗和嘴角的血。

“这有什么?你不承认吗?我赢了,维吉。”

 

维吉尔挣扎了几下,只让他的幼弟愈发收紧了钳制。在把自己的兄弟掐死之前,但丁及时放松了手指:“老爸说过,要愿赌服输。”

维吉尔重获氧气,脸涨红得像要渗血,说不出话来。他无意质疑父亲的教诲,但这并非他所向往的和但丁的战斗。

他们是那么特别,不同于其他任何人或恶魔,理应更正式、更优雅地战斗——而不是像街头混混一样扯掉对方的头发——但丁毁了这一切,把他们兄弟同所有彼此厮打的其他什么东西混为一谈,就为了赢一个妈妈烤的巧克力派!

 

失败的恼怒和一种毫无理由的恐惧混杂在一起冲上维吉尔的头脑,他瞪着但丁,后者一如往常地没能明白他愤怒的理由。

无可救药。维吉尔在心里说。

他弟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若有所思:“你不会想假装自己是个绅士吧?别开玩笑了维吉,我们又不是人类?”

效果立竿见影——但丁彻底激怒了他哥哥,维吉尔一把将但丁从身上掀下去,独自离开了,直到晚饭时他们才重新坐在一张餐桌上。

 

总之,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虽然维吉尔不可能向母亲陈述他感到恼火和恐慌的真正原因——他依偎在母亲怀中,斯巴达在餐桌的另一侧注视着他的妻儿,为儿子们无伤大雅的打闹微笑着,温和而不失严肃地下达了裁决:“不管怎么说,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讨厌自己的兄弟,去看看你弟弟吧,维吉尔。”

于是半魔儿童不情不愿地敲响了他们卧室的门——如果但丁不开门,那么他就去告诉父亲,自己的弟弟是一个可悲的小气鬼。出乎意料的是,门很快被打开了一条小缝隙,露出他弟弟的几根手指和一块衣角,瓮声瓮气地问他来做什么。

 

“你哭了?”

双胞胎中年长的那个立刻察觉到对方与平时不同的声音,但丁用沉默回答,维吉尔意识到下一句话决定了自己会不会被再次关在门外。

他想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爸爸让我来道歉。”

门缝犹豫了一会——维吉尔几乎能听见另一侧传来但丁大脑转动的声音——然后但丁打开门,把哥哥让进屋里。

 

屋子里没开灯,显得有些暗。维吉尔借着窗外黄昏的光亮看到胞弟脸颊上有闪烁的痕迹。

这个胆小鬼,因为这点小事躲在房间里哭鼻子,维吉尔第无数次在心里抨击道。

 

“你真生我的气了吗?”

但丁蜷回床脚,在地板上缩成一团。

维吉尔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但丁每天都在惹他生气,他们都知道维吉尔今天的爆发不是因为这个——他只好走过去,贴着弟弟并排坐下,年幼的半魔心情依旧低落,不时发出努力压低的啜泣声。

 

维吉尔仔细斟酌着词句,而但丁难得地放任沉默将二人包裹——虽然也并没有多久,他朝哥哥伸出手臂。

“?”

“你咬回来吧。”

“……只有你这样的蠢货才会计较这种事。”

他时常觉得自己完全搞不懂弟弟天马行空的想法,比如现在被叫做“蠢货”却看起来松了口气这部分,维吉尔也完全无法理解。

 

“那你是生气我抢了你的巧克力派吗?”但丁又问。

维吉尔还没来得及回答些什么,他弟弟就从身后(也就是床底下)拿出了什么东西:是伊娃之前拿来的巧克力派,除了但丁之前在餐桌上吃掉的一小块之外完全没动过。

年长的半魔在“你不吃为什么要抢我的”和“别把食物放在床底下”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好奇心战胜了告诫,他质问但丁,为什么明知道自己喜欢吃这个。又要跑来抢,抢了又不吃。

 

“妈妈和我说你每次赢了一整个派以后都吃不完……上上个月你逞强一口气吃了一整个,结果肚子涨得睡不着。”

“……那又怎样?”

“——我们其实可以平分的!或者,维吉你也可以稍微多吃一点。”

“没有那个必要。”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丁小小地撇嘴,“所以如果我赢了,我就可以决定怎么分配它,——这半边给你,妈妈拿了两个叉子上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人类和恶魔的混血双胞胎坐在墙角分享了甜点,房间里只剩下叉子刮擦盘底和咀嚼的声音。

十五分钟后,维吉尔咽下最后一口食物,但丁还在忙着咀嚼一块派皮,后者无视了父母关于”嘴里有东西不要说话“的教导,含混不清地朝自己的哥哥说话。

“维吉……你真的讨厌我吗?”

维吉尔摇头——他还能怎么做呢,在这种时刻,凝视着他双胞胎兄弟湛蓝明亮的眼睛。他向自己承认,他无法想象和但丁分开的未来。

他弟弟小小地欢呼一声,扑上来,用沾满食物残渣的手抱住了他。维吉尔感到自己额头上的血管跳了两下,但他暂时不想把但丁推开——他一直觉得这或许是但丁的超能力,他弟弟虽然不清楚他生气的原因,却总能明白什么时候可以再进一步,什么时候应该收敛。

 

维吉尔感受到那颗毛茸茸的白色脑袋埋在他腰腹间,幼年半魔的呼吸暖烘烘的,有些痒。但丁贴得很紧,几乎整个人搭在兄长身上,像许多个他们一同入睡的夜晚那样。

“那我还能咬你吗?”

维吉尔听到腰腹处传来闷闷的提问声。

“闭嘴但丁,只有虫子才咬人。”他这样回答——但没有说不行。

 


老鬼泣了(同人本通贩中)

【DV/NV讨论】我流斯巴达家乱炖小论文

*暴雷暴雷暴雷,纯属是我梳理文章(因为我在尝试校对印本)的产物,非常雷!谨慎阅读!

此处@蛰头 老师,感谢她不留余力支持我的斯巴达家乱炖事业……


   对我来讲,斯巴达家的故事一直都“不燃”,更多时候,鬼泣这部作品充斥着抑郁,痛苦,哀伤,愤怒的攻击性,胆怯,惧怕,破坏。在鬼泣中被阐述的斯巴达一家同样也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阴云,而我正是受到这样的启发才写了一系列斯巴达乱炖故事,再和朋友多次讨论之后,我重新审视了我的文章情节并得出了如下结论:

(注意,以下的讨论基于我流斯巴达乱炖体系)

    斯巴达家乱炖本质...

*暴雷暴雷暴雷,纯属是我梳理文章(因为我在尝试校对印本)的产物,非常雷!谨慎阅读!

此处@蛰头 老师,感谢她不留余力支持我的斯巴达家乱炖事业……


   对我来讲,斯巴达家的故事一直都“不燃”,更多时候,鬼泣这部作品充斥着抑郁,痛苦,哀伤,愤怒的攻击性,胆怯,惧怕,破坏。在鬼泣中被阐述的斯巴达一家同样也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阴云,而我正是受到这样的启发才写了一系列斯巴达乱炖故事,再和朋友多次讨论之后,我重新审视了我的文章情节并得出了如下结论:

(注意,以下的讨论基于我流斯巴达乱炖体系)

    斯巴达家乱炖本质上是“资源”的争斗。年幼的孩子尚未完全发展成熟的精神世界,还没有能力建立真正意义的相互尊敬的爱意,那个时候爱也没能分化出不同的区域,也就是说,各种感情最后会通向某种相同的悸动(乱炖的基础)。对于年幼的孩子,最需要竞争的就是强大的人的“照顾”,对于维吉尔和但丁都是如此,被照顾者重视也是孩子安全感的来源。但丁竞争到了EVA的偏爱,所以你能看到他在儿童时期似乎更加肆无忌惮,而维吉尔则显得克制,抑郁,转而寻求父亲的庇护。父亲的庇护讲究条件,而且又令人生畏,维吉尔获得照顾的条件比但丁更苛刻,所以你总能看到维吉尔痴迷于力量和知识,因为获得爱意的不确定造成的不安需要更多的“可知”来抗衡。另外作为哥哥承担的家庭责任也会比但丁更多,有些时候,维吉尔也要照顾但丁,从那个时候开始,维吉尔早已没有机会让自己感受成长中被照顾的安全感,他因此成为了心怀不安,有时候过度付出,被需要才意味着安全感,且渴求力量用以照顾他人和自己的孩子。而看似无忧无虑的但丁面对的则是来自于父亲斯巴达的挑战,斯巴达拥有妈妈,在一定程度上也拥有维吉尔,但丁有和父亲斗争的意向,但丁在照顾自己这方面成长的很艰难,大抵也和他过去被周全甚至过量的照顾有关系,虽然后来他强行脱离了家庭,但是仍然处在一个自我放逐的状态,但丁这种渴望照顾但是又刻意和他人保持距离的态度总是会吸引来一些照顾者,以及各种性格比较强势的女强人(哥哥何尝不是一款女强人呢?就算是EVA,我不认为她是像大和抚子一样的女性角色,EVA身为人类并不害怕斯巴达,哪怕但丁都害怕斯巴达,但是EVA不害怕,她绝对不是简单的姑娘,在斯巴达消失之后独自养育两个半魔人小孩儿,她绝对有着很强的内核)。这就和他哥哥维吉尔的状态严丝合缝的拼接起来了,维吉尔扮演的角色从一开始就多出了一块儿,一方面维吉尔是他哥哥一方面维吉尔也像妈妈一样照顾他,这就是为啥我写兄弟两个乱炖……但是,怎么说呢,因为我不认为这件事对于但丁和维吉尔中任何一个人公平,乱炖虽然香,可是本质上仍然是哀伤的。

·对于尼禄与维吉尔

    我流NV是:尼禄对于维吉尔本身是先有母亲这层身份后有的爱意,所以在我的文章《侵占》中尼禄也是先知道维吉尔是他妈咪后开始抽风的。其实他也渴求照顾,尤其是在早年就失去母亲的情况下。相对的另外一种极端情况是在艰苦的条件下只能和母亲独处,这也同样会导致对母亲的亲情变质,正如我写的《伊俄卡斯忒夫人悼文》那般,尼禄一直以为自己要代替父亲那般爱维吉尔。

    但是尼禄和但丁比还是不够,但丁的优势在于他参与了维吉尔的成长,而这是尼禄作为维吉尔的孩子永远没办法拥有的部分,正是这一部分和他的血缘抗衡,使得但丁会作为维吉尔的丈夫而尼禄即便得到维吉尔还是会拥有某种奇怪的遗憾,那种遗憾源自于不对等的信息差,爱情需要的平等的理解在这里尚不存在,而但丁到了DMC5则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关于三人的关系

    维吉尔一直是被争夺的中心,维吉尔在家庭里其实又做父亲又做母亲,他一个人承担两种责任,而孩子也因此对于占有母亲有很高的欲望,正如《妈妈,爸爸和孩子》还有《爱你的方式》中所描述的,其实但丁在家里承担的责任非常少,而且因为半魔人没有人类伦理的约束,在我这里半魔人可以在获得更大的力量之后杀死父亲获得母亲,所以尼禄和但丁才没有那么强烈的父子关系反而很像哥们儿,而尼禄也因为自己父母的血缘关系认为自己需要像父亲一样通过婚姻来占有自己的妈妈。

    无论如何,虽然我写了很多温馨的故事,但是斯巴达家内部仍然是抑郁的,混乱的,失衡的,斯巴达带给孩子们的是很大的不安,类似于非常强大的孩子一般,引起其他的孩子与他争夺。这个模式也一直被复制,维吉尔成为全能的照顾者,然后继续照顾无法独立的但丁,又因为维吉尔的过度重要和但丁带来的争夺,尼禄卷入新的争夺……这之间要么但丁和尼禄你死我活,要么维吉尔死在争斗里。悲剧本身的答案在于他们仍然很虚弱,需要相互依赖,以至于产生其他过度的情绪。在很早之前我和我的朋友讨论如何才能让斯巴达家离开这种怪圈,现在看来,或许是他们本身成长为情感强大的人才能带来转机……

·额外的讨论:黑D与红V

    我流黑D喜欢的正是红V这种东西,肤浅又热烈的事物让他觉得很安全,因为这样他既可以被爱也可以不被洞察的太深导致巨大的不安。而红V是那种在不断表演的人,并且用性来获取平衡。他用巨大的浪荡冲散自己的不安,但是却一直回避内在的冲突,或者就是不断重复着这种糟糕的冲突。敏锐的洞察力又让他可以和黑D这种冷冰冰的人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仍然充满了应激与防御。红V仍然会激怒黑D,而黑D会因此攻击他,但是他们二人的攻击与防御控制在了一个比较稳重的平衡点,所以他们相处的还算不错。在这里我没觉得任何人可以“更好”或是被“拯救”,原因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发生的事情不会被忘记,也不是所有人都想忘记,有时候我们依赖过去我们经历的环境生活,哪怕那是坏的,所以才有了当代无数的病态关系,正如黑D红V这小两口一样。

END.




Lynnn-令
每次都喜欢冷门角色的是谁啊原来...

每次都喜欢冷门角色的是谁啊原来是我。刀立绘看不清于是随便配了个。看到他立绘上刀有特效我就怀疑他是不是总有一天要入卡池…小小期待一下。

老卫官方立绘面部其实比较柔和,笔者已经很努力让他看起来人畜无害一点了(?但dbq我就是不太会画柔和的东西

总之很喜欢!现在过剧情的动力就是老人家和导师组…希望以后能有更多戏份啊啊啊

每次都喜欢冷门角色的是谁啊原来是我。刀立绘看不清于是随便配了个。看到他立绘上刀有特效我就怀疑他是不是总有一天要入卡池…小小期待一下。

老卫官方立绘面部其实比较柔和,笔者已经很努力让他看起来人畜无害一点了(?但dbq我就是不太会画柔和的东西

总之很喜欢!现在过剧情的动力就是老人家和导师组…希望以后能有更多戏份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