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罗米丶海力士 罗米丶海力士 的推荐 beibeiwangaichoufeng2.lofter.com
伊莉妮丶王

5.2吓死我了

B站小👻说是形←实→都算抬举它们了!

B站小👻说是形←实→都算抬举它们了!

小染kuho dye

不是很懂某些波兰球剧的剧情,但是酥黏复活世界回归冷战格局这是个什么好结局。

更主要的是剧中的cn还表明了这个做法是安全的……有够逆天

不是很懂某些波兰球剧的剧情,但是酥黏复活世界回归冷战格局这是个什么好结局。

更主要的是剧中的cn还表明了这个做法是安全的……有够逆天

怀瑾握棠

访谈(1-11)

欢迎琼斯先生与美利坚先生参加这次访谈,我是主持人寄云。

——CP:USK——

1)为什么戴眼镜呢?

阿尔弗雷德:“因为这样才像是成熟的大人,世界的英雄需要一点成熟的象征,不是吗?”

美利坚:“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的眼睛看,也不喜欢别人知道我看哪里。”

那请用简洁的语言概括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戴眼镜?

阿尔弗雷德:“装逼。”

美利坚:“装逼。”

……真是很有趣的理由呢。

2)作为世界第一,二位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

阿尔弗雷德:“世界的英雄没有害怕的东西!”

真的吗?

阿尔弗雷德:“呃……你这里应该没有幽灵吧。”

美利坚(压低声音):“说……不……定……呢……”

阿尔弗雷德(...

欢迎琼斯先生与美利坚先生参加这次访谈,我是主持人寄云。

——CP:USK——

1)为什么戴眼镜呢?

阿尔弗雷德:“因为这样才像是成熟的大人,世界的英雄需要一点成熟的象征,不是吗?”

美利坚:“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的眼睛看,也不喜欢别人知道我看哪里。”

那请用简洁的语言概括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戴眼镜?

阿尔弗雷德:“装逼。”

美利坚:“装逼。”

……真是很有趣的理由呢。

2)作为世界第一,二位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

阿尔弗雷德:“世界的英雄没有害怕的东西!”

真的吗?

阿尔弗雷德:“呃……你这里应该没有幽灵吧。”

美利坚(压低声音):“说……不……定……呢……”

阿尔弗雷德(吓得跳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幽灵啊啊啊啊——好可怕——”

美利坚:“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哈”

(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

原来琼斯先生害怕幽灵吗(若有所思)

阿尔弗雷德:“才不是呢!”

美利坚:“哇呜——阿尔弗雷德不怕幽灵——”(阴阳怪气)

阿尔弗雷德:“明明就是因为,就是因为幽灵拳头不能解决嘛!这么可怕的东西……”(米米委屈)

原来您害怕的理由是这个吗……那美利坚先生呢?

美利坚:“我?我可不怕幽灵。”

所以您没有害怕的东西?

美利坚:“当然。”

阿尔弗雷德:“别信他吹!”

美利坚:“喂!你怎么这样!”

阿尔弗雷德:“哼哼!我给你说吧,这家伙最怕的就是牙医!”

诶?是牙医吗?

美利坚:“也不是特别怕,就是不喜欢而已,不要听那家伙胡说。”

阿尔弗雷德:“哈?是吗?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牙齿痛了宁愿自杀重生,也不愿意诊所报道的。”

美利坚:“你——”

美利坚:“那我就有话要说了,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害怕家里有幽灵在老婆面前哭成傻逼的。”

阿尔弗雷德:“哇——那你媳妇说带你去看牙医你死赖在家里不走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美利坚:“因为幽灵吓得在军火库里睡觉的家伙就有资格说我了?”

阿尔弗雷德:“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天看到一个牙医就吓得腿抖!”

美利坚:“你!”

二位淡定,淡定,现在让我们来进入下一个问题。

3)请问二位觉得爱人的性格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嗯?现在就开始情感问题吗?”

美利坚:“随便吧,先问什么再问什么不都一样吗?。”

阿尔弗雷德:“我的话……呃……我觉得亚瑟的性格很别扭,他总是口是心非,明明喜欢也要装作不喜欢的样子,很别扭。”

听起来像傲娇?

阿尔弗雷德:“傲娇?唔……那确实挺像的。亚瑟确实是个大傲娇。”

美利坚:“我家那位……倒也说得上傲娇,不过……”

嗯?不过什么……

美利坚(纠结):“她应该要比亚瑟要直白一些,但不多,生气的时候就面无表情的说她生气了,让我滚远一点。”

美利坚:“但是她有时候不愿意说她生气了,更不愿意说她为什么生气了,这真的很难琢磨。”

女人心,海底针

美利坚:“英格兰那不止海底,那至少也得是个马里亚纳海沟。”

阿尔弗雷德:“听起来你很惨啊哥们。”

美利坚:“倒也不是,有时候她这样也挺可爱的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说的也是。”

4)和爱人的初见在什么地点?

美利坚:“America.”

阿尔弗雷德:“America.”

……真是毫不意外的回答呢。

阿尔弗雷德:“本来就是嘛,他想要我当他的弟弟,在美洲的大草原上。”

美利坚:“我是被她找人提溜过去的……她说她是我妈,但是又不喜欢让我喊她喊妈,很怪。准确地点应该是她在美洲建的别墅,我记忆很深刻!因为这一天我被人搓了三次澡,我的皮都被搓红了。”

哈哈哈哈,这个初见真是很有趣呢(尬笑)让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

5)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嗯……让我想想……”

阿尔弗雷德:“感觉是个很温柔的大哥哥呢”.(眼神中带着怀念)

美利坚:“实话说的话,当时我就是特别惊艳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然后……”

然后呢

美利坚:“然后就没了。她太漂亮了。”

阿尔弗雷德:“所以你只注意到了她好看?”

美利坚:“不然呢?虽然她那个时候貌似表情很嫌弃的样子,但是真的好看啊。”

6)喜欢对方哪一点

阿尔弗雷德:“帅气,性格好,气质好,温柔,体贴,幽默,风趣……简而言之就是全部。”

(开始报菜名模式)

美利坚:“全部,她的全部,我都喜欢。”

感觉自己被喂了两大袋狗粮。

美利坚:“她本身就代表着我最初的向往,不是吗?”

7)讨厌对方那一点

阿尔弗雷德:“非要说的话,我讨厌亚瑟喝酒,他的酒品真的很糟糕,每次他喝酒都糟糕透了。”

美利坚:“我家英格兰醉酒后倒是挺可爱的,不过我不太喜欢她的一个爱好。”

什么爱好?

美利坚:“……女装。”

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英格兰小姐本身就是女性吧。她穿的衣服本身就是女装啊。

美利坚:“她喜欢看我女装。”

……

阿尔弗雷德:“哥们你……允悲。”

阿尔弗雷德:“还好我家亚瑟不喜欢……”

美利坚:“啊对了,前几天我听说柯克兰好像托英格兰给你准备了几套衣服,你看这……”

阿尔弗雷德:“!!!”

(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念下一道题。)

8)请问二位一般怎么称呼自己的爱人。

美利坚(张口就来):宝贝儿,老婆,甜心,小玫瑰,小南瓜,宝石花,亲爱的,小猫咪,维姬,英格兰,布列塔尼亚,布列塔……

好,好多。

美利坚:“还有妈咪,老妈,妈妈,母亲之类的。”(意犹未尽)

呃,那琼斯先生呢?

阿尔弗雷德:“差不多吧,不过我一般喊亚蒂或者哥哥之类的。”

差不多的意思是……您也会称呼亚瑟·柯克兰先生为母亲吗?

阿尔弗雷德:“当然,这很有趣不是吗?”

美利坚:(赞同的点了点头)

两位美利坚一脸理所当然。

9)希望爱人怎么称呼自己

阿尔弗雷德:“这还用想吗,当然是老公啊!”

咳。那美利坚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吗?

美利坚:“我确实很喜欢这个称呼。”

美利坚:“不过我最喜欢的不是这个。”

诶?不是这个吗?

阿尔弗雷德:“不会吧,你不是经常炫耀说英格兰喊你老公了吗?你最喜欢的不是这个?”

美利坚:(犹豫)“真不是这个……”阿尔弗雷德:(感到奇怪)“那还能是什么……”

美利坚(不好意思):“其实我希望英格兰喊我一声daddy。”

???

等等!美利坚先生,我没听错吧。是我想的那个daddy吗?

美利坚(有点脸红):“嗯”

阿尔弗雷德:“诶——是这个称呼吗?”

(米米思索)

阿尔弗雷德:“那我最喜欢的也是这个。”

可是你们不是称呼对方为母亲吗?

阿尔弗雷德/美利坚:“嗯……这不冲突的……”

于是两位美国向主持人科普了一下英语世界里“daddy”的特殊使用方法。

主持人表示自己学到了很多……

10)二位长得如此相似,如何区分你们呢?

美利坚:“也没有很像吧。”

阿尔弗雷德:“是啊,也没有很像吧。”

你两现在连表情都一模一样了。

美利坚:“非要说的话,我没有那根愚蠢的呆毛。”

阿尔弗雷德:“什么愚蠢?这明明是我的南塔基尔岛!”

美利坚:“哇,那真是好厉害呢。”

阿尔弗雷德:“你!”

阿尔弗雷德:“我也不像你那样娘们兮兮的留一撮长头发。”

美利坚先生有长发吗?看起来就是短发呢。

美利坚:“啊,有的。”

(把那一撮长发弄出来。)

美利坚:“一共五十根。”

是代表北美五十州吗?

美利坚:“啊,算是吧。”

美利坚:“其实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只有这个了吗?

阿尔弗雷德(思索):“还有眼睛。”

美利坚:“啊对,眼睛不一样。”

你们的眼睛难道不一样吗?眼型颜色都一样啊。

美利坚(摇头):“不一样的。”

阿尔弗雷德:“我的瞳色比他更浅一些。”

美利坚:“我是海蓝色,他更接近天蓝。”

仔细一看,还真的有点不一样。

11)二位会把自己的恋人比作什么动物呢?

美利坚/阿尔弗雷德:“Cat.”

又是一样的回答啊。为什么呢?

阿尔弗雷德:“像猫一样傲娇。”

美利坚:“像猫一样性情古怪。”

理由也是一样的……

阿尔弗雷德:“还像猫一样可爱。”

美利坚:“还像猫一样惹人喜欢。”

明明就是一个意思嘛。

1-11题结束。

OK,各位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呢?

点赞➕评论你想问的问题

下一波访谈将为您解答。

问米英/美英的四位都可以哦。

要是能播的问题






伊莉妮丶王

一个问题

占tag致歉,我只问一个问题。

请问,备备老师有小号吗?在别的平台有号吗?

哪怕知乎还是晋江都可以。谢谢大家了!

如果有异议,求轻喷~

占tag致歉,我只问一个问题。

请问,备备老师有小号吗?在别的平台有号吗?

哪怕知乎还是晋江都可以。谢谢大家了!

如果有异议,求轻喷~

新晋居民_8417245

老天

我关注了一个太太,叫备备。我什么也没干,她就给我无权访问了,这该怎没办

我关注了一个太太,叫备备。我什么也没干,她就给我无权访问了,这该怎没办

拉罐P

  用来吐槽一些人自大或者说玩梗的“上三常下两常”的说说被人团建了不行了乐死,什么叫现身说法啊(乐)

  这群人是不是不看语气不审题啊,怎么我觉得现在互联网一些人太自大、太自视甚高,在“一超多强”里挑出三个组成三上常这个说法很low,说白了中心是觉得一些人什么都爱搞三六九等,还不看综合(如国际影响力,经济,军事结合等)综合看就是“一超多强”而不是什么“上三常美英法”这另一种说法啊这有什么难看出来的的,那条是反讽啊喂。

  然后被理解成“我觉得英/国/法/国依旧超强,中//国还//不够//格//”了(悲)而且这和我喜欢英国人文有什么关系,不要太荒谬,建议重修语文阅读理解。

  跑题的太好笑...

  用来吐槽一些人自大或者说玩梗的“上三常下两常”的说说被人团建了不行了乐死,什么叫现身说法啊(乐)

  这群人是不是不看语气不审题啊,怎么我觉得现在互联网一些人太自大、太自视甚高,在“一超多强”里挑出三个组成三上常这个说法很low,说白了中心是觉得一些人什么都爱搞三六九等,还不看综合(如国际影响力,经济,军事结合等)综合看就是“一超多强”而不是什么“上三常美英法”这另一种说法啊这有什么难看出来的的,那条是反讽啊喂。

  然后被理解成“我觉得英/国/法/国依旧超强,中//国还//不够//格//”了(悲)而且这和我喜欢英国人文有什么关系,不要太荒谬,建议重修语文阅读理解。

  跑题的太好笑了。另外比起“英国已经衰弱已经完蛋了!它算什么上三常”这种东西让我破防(说到底中/国/人为什么要为这个破防),还不如喂我点黑塔利亚雷文更让我破防。我喜欢的是APH亚瑟这个角色以及现实里UK的人文(顺便吐槽一下一些人,喜欢yzf和为英国侵略史洗白多少有点自找憋屈)

  现实里搞果泥的真是够了哇,二次就算了现实里怎么还有真情实感给国家拟人化的,怎么做到不精神分裂的喂。

  ————————————

  三编:有人指出可能都是代刷,IP点进去都是“翼”。不管是不是真的,总之无意中看到这里的大家欣赏一下代刷扣“恨/国/党”帽/子/的/常用语录吧🐶

红茶配带英✔

故人(美英)

美英 私设ooc


———————Begin———————


我是一名来自美国的意识体,自诩为World 的霸主。我的确曾经在这个World 上独步天下,创造无数辉煌.


我的爱人是一位金发的英国意识体,他也曾经是我的殖民主,也是我如今的爱人,盟友.


他是一个身经千年的意识体,而我只是一个两百余年的新生意识体,没有什么过长的历史和渊源可言,但我们是惺惺相惜的存在.


可是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虚弱,以前能够护在我身前的高大人影怎么突然变得消瘦了许多.


他的身体好像在一天一天的变差,为什么,我们不是意识体吗.


不知......

美英 私设ooc


———————Begin———————





我是一名来自美国的意识体,自诩为World 的霸主。我的确曾经在这个World 上独步天下,创造无数辉煌.


我的爱人是一位金发的英国意识体,他也曾经是我的殖民主,也是我如今的爱人,盟友.


他是一个身经千年的意识体,而我只是一个两百余年的新生意识体,没有什么过长的历史和渊源可言,但我们是惺惺相惜的存在.


可是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虚弱,以前能够护在我身前的高大人影怎么突然变得消瘦了许多.


他的身体好像在一天一天的变差,为什么,我们不是意识体吗.



不知为什么,看着渐渐衰弱的他我感到心虑堵塞,我不想他变成这样..,哈..,灯塔的我竟然也会抱有这种情感吗...


他毫无征兆的离开了,去了那名为天国的地方.他消失了,彻底在这个World 上消失了..


那本该是一个快乐灯塔平凡的一天,如果除去清晨的一阵不明的绞痛外.我如往常舨按时到达会议室准备接下来的会议.


那神秘的东方人和那令人讨厌的斯拉夫人先后来到会议室就座,其后则是他的死对头法兰西.但他在哪里,为什么不见他,他不是最准时的吗,我不禁皱下了眉头.


会议时间已经超过将近十分多钟了,很反常,守时的英国人没来.


率先开口的是法兰西“还不开始吗”


我瞥了一眼法兰西又将视线移向那未再开启的会议室门“英吉利还没来”


但这句话并未得到任何回应,而且如死寂舨的寂静.我不禁望向在座的另三常..,怎么好像都心思沉重舨,英吉利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他们,试图从他们的神情中看出一点破绽,但接下来的声音让我久久不敢相信.


那斯拉夫人开口了,甚至还带了一丝讽刺的意味“现在你装什么蒜,英吉利今天没到场你不是更清楚吗?”


“什么意思?英吉利他到底怎么了?”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英吉利没来我怎么会清楚.


“美利坚先生,我很遗憾值得长久友好往来的茶友的离去,但也很鄙夷您的做法”瓷轻轻将手中展开的折扇放至鼻尖,只露出了布满寒光金色的眼眸.“虽然你们只是利益上的关系,但让一个盟国彻底成为你暴露在外的枪杆子的,成为你控制欧洲干预亚洲和平主权随时可牺牲的棋子的,还真是非你莫属不可.”


“离去?”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英吉利的离去?去哪?


“他走了,将会有新的意识体代替他”瓷看着还是一脸茫然的美利坚,或许真的不知道吧“我想这场会议也无需在进行了吧”


瓷,俄,法相继离开回去处理自家的事情,或许也应该去看看那新生的孩子.


怎么可能,怎么会?英吉利怎么会消失,明明是意识体的..,明明前几日还在与我口舌之争


我不知不觉来到了伦敦..,看着游行的队伍,英国的人民都拿着白玫瑰向着白金汉宫的方向走去,你真的已经离去了吗,为什么..


我买了一支红玫瑰,跟随在队伍的后面.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步子好沉重,像被扣上了千斤重的物件,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一点点牵动着我剧烈运动的心脏,更堵塞了,感觉要窒息了一般.


我来到了白金汉宫门前,步入眼帘的则是放满白色的花海,他真的离开了.


我呆滞的站在原地,随后是一位金发男人走到了我的身前,他看见了我手中的红玫瑰不禁闪过了一丝恶寒但又很快回归了平静.


“不知您登门拜访,可惜我家先生不能来迎接您了”伦敦的脸上是展露无遗的悲伤“先生近年太过劳累,为了英国没日没夜的处理公务,但到底是抵不过打压和给英国带来巨大经济损失的...”伦敦有所暗指的瞥了一眼面前的美国人“只希望先生在天国和已世的女王们团聚,那请随意美利坚先生,我还有很多要忙”


我木楞的走向花坛放下了手中的玫瑰,即使很突兀,但我想红玫瑰很适合英吉利,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


我鬼使神差的来到白金汉宫英吉利的后花园,好美,是他亲手栽育的玫瑰,但怎么都黯然失色,不如以往舨艳丽,我轻轻抚摸着玫瑰的花蕊“你们也在为他感到难过吗.”


也?为什么我会说也.嗯?什么滴到我的手上了,水滴?水滴也一滴一滴的落在玫瑰和托起玫瑰的手上,一滴接着一滴...


下雨了吗,可是明明很晴朗.


我抚上我的脸颊,湿润浸湿了我的手,原来是我在下雨啊.



我不禁回想,在他离去之前,竟然坚强的拖着疲乏溃烂的身体承受着我的冷眼相对和接连不断的打压制裁吗,原来是我一步步把他逼向绝境的吗


这让我开始质疑,什么才是真正的  /权和意识体的价值所在?难道仅仅是拥有力量和优越地位吗?我开始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爱,什么是真正的执念。或许,在取得了权势、地位和财富之后,那种东西早已被利益所侵蚀所埋葬,或者说我本不具有所谓的人类的情感.


真的不具备吗?


此时,我看到了一位绿眸的意识体,他看起来与他有些相似,但却并不是他。我好像明白了,在这个瞬息万变的World 里,我们都只是转瞬即逝的存在,我们可以长久的活着,也会从此消失于这个World ,不留任何痕迹的消失.


或许在我不断探索人类的精神世界和内在的追求时,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步入了盲目追求外在的权势和地位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但这不是您教我的吗,利益至上,我做到了,你怎么先离开了呢


我光鲜亮丽的站在了World 的舞台上,但背后却是腐烂不堪的我,这不是我的初心,不是我最初始的想法,是你成就了那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啊,也是你将我一步步推向现在,我也同样..将你拉下了无底的深渊.


那个新生意识体走到我的面前“先生你怎么了?”


稚嫩的声音传来,我注视着他的双眸,很像..


英格兰看我双眼无神没在听的模样也不恼“我是新生意识体,英国的现任意识体,英格兰”


“....,我是美利坚,美国的意识体”


“美利坚先生为何如此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伸手揉了揉他精致的小脸“只觉得,你像我的一个故人”


“故人?”


“对,一位故人,他被一个大坏蛋逼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不禁苦笑,心中一阵心绞和苦涩.


“很抱歉听到这样的消息,您应该振作起来,好好替他活着”


“谢谢,祝你接下来好运,英国新生意识体,英格兰”







——————End——————

鱼干

结果

小学生文笔,谢谢        吸血鬼美X人类英 

  

  英吉利坐在马车里,整个人端庄优雅,他看着书消遣着这无聊的时间,就在这时,马车突然紧急刹停,外面传来马夫的低声咒骂,英吉利挑了挑眉,把书签夹在书页,随后走下了马车

  “怎么回事。”

  车夫连忙解释道“抱歉先生,刚才突然从丛林里冲出一个小孩挡在路中间。”

  英吉利越过车夫,望向那个挡在路中间的小孩。全身脏兮兮的,衣服穿的很是破烂,身上还带着伤痕,但他那海洋一般的双眼,很是美丽,让英吉利产生的收藏起来的想法。

  但他是理智的,那双...

小学生文笔,谢谢        吸血鬼美X人类英 

  

  英吉利坐在马车里,整个人端庄优雅,他看着书消遣着这无聊的时间,就在这时,马车突然紧急刹停,外面传来马夫的低声咒骂,英吉利挑了挑眉,把书签夹在书页,随后走下了马车

  “怎么回事。”

  车夫连忙解释道“抱歉先生,刚才突然从丛林里冲出一个小孩挡在路中间。”

  英吉利越过车夫,望向那个挡在路中间的小孩。全身脏兮兮的,衣服穿的很是破烂,身上还带着伤痕,但他那海洋一般的双眼,很是美丽,让英吉利产生的收藏起来的想法。

  但他是理智的,那双眼睛确实很好看,可是不代表着就因为一双眼睛,他就要带走这小孩。肯定会有人问为什么不杀了他,这小孩死了那双眼睛将失去光泽,他可没有这种心思。

  他冷漠的撇了一眼美利坚随后转身离去,对着车夫吩咐道:“我们走。”

  “好的,先生。”车夫鞠躬说道。

  

  美利坚感到全身疲惫,从那该死的地方逃亡出来,这一路上他没吃没喝,一路跑到现在。如果现在不抓住机会,那么恐怕他很快就会被抓住,带回到那个孤儿院,也将会受到惩罚。他咬了咬牙把自己撑起,集中全部力气跑向英吉利。

  

  英吉利感受到自己的大腿被抱住,低头诧异的看着美利坚。当他看到自己的裤子沾上美利坚身上上的污渍,有些不爽的皱了眉头。

  “……这位先生,请你收留我!”美利坚咬了咬牙,他并不是很想说出这句话,可现如今只有这么一条路。

  

  路上,英吉利淡漠的继续看着书,就像他旁边没有人一样。

  美利坚也心不在焉,他现在很饿,想吸血,可是身旁的这个人肯定不准,他要是贸然去,旁边这人肯定会把他脑袋捅穿。

  

  美利坚18岁生日那天,英吉利为他举办了一场成人礼。短短的12年里,两人的感情正极度上升,就连英吉利都没发现自己对美利坚太纵容了。

  “亲爱的,你想许个什么样的愿望。”英吉利的声音还如当初一样冷淡,但面对美利坚时声音隐隐约约有一丝温柔。

  

  

  一座庄园种植了很多美丽的红玫瑰,多美丽呀。可是生活在这周围的人都清楚,这座庄园的主人从来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因此他们只能站在外面望着这座美丽的庄园。

  此时这座庄园的主人,正在房间里和他亲爱的前养父争论着。

  “美利坚,你到底想做什么。”英吉利的声音可以用冷漠来形容,他的目光注视着在门口的人。

  “daddy,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美利坚面带笑容,瞬间来到英吉利的面前,细细抚摸着他的脸庞,(现在daddy永远是我的。)在当初那辛苦的暗恋,他的爱发生了扭曲,他想独占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碰他,现在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他的声音变得委屈难受,“daddy我饿……”英吉利轻声叹息,准许了他那无理的行为,就如当初无数次一样。

  

  美利坚为他所修建的这座庄园很美,有他喜欢的红玫瑰,茶点食物都符合他的胃口,建筑上的美观也在他的审美上。

  完美,非常完美……所以这就是美利坚为他所修建的囚笼

  

  英吉利曾无数次想过离开,都很快就被抓了回来。一次又一次,他也累了,选择了妥协。他们的日子过得和平常人家一样,但又多了一丝诡异的氛围。

  

  但在某一年,爆发了严重的疾病,英吉利不幸感染上,他躺在床上虚弱不堪,最终因病去世。

  在英吉利去世的1783天,美利坚也随之逝去。而那座庄园最终也伴随着两位主人的离去而枯萎。

  

  结束

  我写的好烂……算了,为了头像框,嘤!(我对不起英吉利先生他们!)

中二的羊驼大大
真正的地狱笑话be like↑...

真正的地狱笑话be like↑:

😋

真正的地狱笑话be like↑:

😋

伊莉妮丶王

5.16感叹

好热啊!我都热晕了! 

好热啊!我都热晕了! 

烬月夜​

关于俄国的惯用手段

1,挑动边民与中央的矛盾 


2,鼓动边民独立 


3,以此为由进入该地区(政治介入)


4,公投独立


5,俄国出兵


6,公投进俄


俄国人是创造既定事实的高手


尼古拉一世和亚历山大二世任期内的几次俄土战争不说完全一样也能说是有相同。


对于这个招有个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一开始就制止,不然后期哪怕赢了也没用,俄国佬的阴险程度比我们想象的高。


因为当地肯定会有运动的,而且原本的矛盾也肯定会加大,只能继续在当地打,费时费力。而且据我所知,他这个方法还真没输过几次,老惯犯了。


1,挑动边民与中央的矛盾 


2,鼓动边民独立 


3,以此为由进入该地区(政治介入)


4,公投独立


5,俄国出兵


6,公投进俄


俄国人是创造既定事实的高手



尼古拉一世和亚历山大二世任期内的几次俄土战争不说完全一样也能说是有相同。


对于这个招有个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一开始就制止,不然后期哪怕赢了也没用,俄国佬的阴险程度比我们想象的高。


因为当地肯定会有运动的,而且原本的矛盾也肯定会加大,只能继续在当地打,费时费力。而且据我所知,他这个方法还真没输过几次,老惯犯了。









冰山里的营火
那个黄①球是谁懂得都懂 (抽象...

那个黄①球是谁懂得都懂

(抽象的东西看多了感觉画什么都好抽象)

那个黄①球是谁懂得都懂

(抽象的东西看多了感觉画什么都好抽象)

沨暮的小(大)号

我和我的infj朋友😭😭😭😭😭

p1p2我的,p3p4她的 

@一元钱买大龙虾x 

我和我的infj朋友😭😭😭😭😭

p1p2我的,p3p4她的 

@一元钱买大龙虾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