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领麦架 高领麦架 的推荐 chilefengmidehuahuaer.lofter.com
LOFTER次元执事
【已开奖 】〔LOFTER免费...

【已开奖 】〔LOFTER免费赠票〕日本爱情奇幻动画#电影你好世界# 6月11日全国上映——“即使世界毁灭,我也想再见你一面”


〔本期福利〕

免费电影票60张:2张/人,抽30人;

  1.  @林念念 

  2.  @懒惰的枣子 

  3.  @寧淵 

  4.  @他年. 

  5.  @鹿溟 

  6.  @祺 

  7.  @树边的小石头 

  8.  @♥Law&阿柚、 

  9.  @绯色 

  10.  @梧桐下啊 

    ———...

【已开奖 】〔LOFTER免费赠票〕日本爱情奇幻动画#电影你好世界# 6月11日全国上映——“即使世界毁灭,我也想再见你一面”


〔本期福利〕

免费电影票60张:2张/人,抽30人;

  1.  @林念念 

  2.  @懒惰的枣子 

  3.  @寧淵 

  4.  @他年. 

  5.  @鹿溟 

  6.  @祺 

  7.  @树边的小石头 

  8.  @♥Law&阿柚、 

  9.  @绯色 

  10.  @梧桐下啊 

    ——————

  11.  @Never 

  12.  @今晚要早睡 

  13.  @Cheese-crepe 

  14.  @啊鬼 

  15.  @周一 

  16.  @芝士年糕火锅 

  17.  @七 

  18.  @叶神陪您过大年 

  19.  @秋元竹川 

  20.  @此账号已被注销 

    ——————

  21.  @十三 

  22.  @问初雪 

  23.  @(   ・᷅ὢ・᷄ ) 

  24.  @盐酥菖蒲 

  25.  @阿辰. 

  26.  @长腿嘉琳永远爱TNT🍿 

  27.  @画不完作业的喵达 

  28.  @懒咩咩酱 

  29.  @最近超佛啊 

  30.  @红豆奶盖 

《你好世界》电影官方周边大礼包10套:抽10人

  1.  @式微还想吃恐龙 

  2.  @迷路的柯迷 

  3.  @快亲我一口 

  4.  @听说锻炼会长高 

  5.  @Allanbelle_syx 

  6.  @初尘 

  7.  @Wolf king's full moon 

  8.  @有光 

  9.  @雾子羊 

  10.  @马尔福的青苹果🍏 


电影《你好世界》(《HELLO WORLD》)由伊藤智彦导演,野崎惑编剧,武井克弘企划制片,堀口悠纪子担任角色设计,北村匠海、松坂桃李、滨边美波、子安武人、钉宫理惠等配音,讲述了性格内向的男高中生坚书直实偶然遇见了从10年后穿越而来的自己,在他的指引下和女同学一行瑠璃相遇后的故事。




〔活动时间〕 

参与时间:6月8日-6月11日12:00

影票公布时间:6月11日


〔参与方式〕

6月11日前,为本篇文章点上“推荐”(小蓝手),并在评论区参与话题讨论:“你最怀念的学生时代的同学”即可获得抽电影票资格。本次将抽取电影票30人,电影礼包获得者10人。


〔在哪里公布〕

中奖结果将会在本篇文章公布,请大家打开@提醒,并留意消息通知!


R
头发剪短了要么耳钉也带一下吧?...

头发剪短了要么耳钉也带一下吧🥺

头发剪短了要么耳钉也带一下吧🥺

黑炽灯先生
也许 你正不停地 在星海中遨游...

也许

你正不停地

在星海中遨游

寻找着

我命名的那颗

也许

你正不停地

在星海中遨游

寻找着

我命名的那颗

DOKI
520杨晰对戒预告 星已摘而你...

520杨晰对戒预告


星已摘而你已至

浪已起而你未离

船已开而你还在


(群号在左下角,有兴趣的姐妹可以进群了解,占tag致歉)

520杨晰对戒预告


星已摘而你已至

浪已起而你未离

船已开而你还在


(群号在左下角,有兴趣的姐妹可以进群了解,占tag致歉)

不妨

【杨晰】奔现之后

滴滴警告!

慎入!

…………………………


送给@高领麦架 的生日礼物,祝漂亮仙女可以不加班每天快快乐乐摸鱼画图,啵啵


在这里猛夸仙女!产图一流开团负责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宝贝仙女!(不妨文盲式夸人)看到群里的宝宝们都给麦架架写生贺,我斟酌许久……嗯……写文是不会写的啦,只能靠着送自行车勉强维生这样子。


之所以在下午一点二十三发,那都是和小高总学的(不是因为零点没写完,真的不是


虽然已经说了很多,但是话不多说,滴滴 


滴滴警告!

慎入!

…………………………


送给@高领麦架 的生日礼物,祝漂亮仙女可以不加班每天快快乐乐摸鱼画图,啵啵


在这里猛夸仙女!产图一流开团负责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宝贝仙女!(不妨文盲式夸人)看到群里的宝宝们都给麦架架写生贺,我斟酌许久……嗯……写文是不会写的啦,只能靠着送自行车勉强维生这样子。


之所以在下午一点二十三发,那都是和小高总学的(不是因为零点没写完,真的不是


虽然已经说了很多,但是话不多说,滴滴 


有机搬砖人

【杨晰】灵魂伴侣(全)

短篇一发完。

灵魂伴侣设定,老规矩,同人文里全部未婚设定。

禁止上升正主。

字数1w+, HE

别催了我更新了更新了。


据说每个人出生时身上的一个部位就会带有一个印记,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十八岁的时候最终成型,那个印记代表的是你未来的灵魂伴侣。虽然灵魂伴侣是全世界中最为契合的两个人,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寻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于是便与其他人相过一生。

高杨的父母就不是一对灵魂伴侣,两个人过的也是和和美美,相亲相爱,三口之家十分幸福。

高杨一直在想自己身上的这个印记是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条直线,高中的时候渐渐变得粗了些,高杨一度以为是个教鞭之...

短篇一发完。

灵魂伴侣设定,老规矩,同人文里全部未婚设定。

禁止上升正主。

字数1w+, HE

别催了我更新了更新了。





 

据说每个人出生时身上的一个部位就会带有一个印记,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十八岁的时候最终成型,那个印记代表的是你未来的灵魂伴侣。虽然灵魂伴侣是全世界中最为契合的两个人,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寻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于是便与其他人相过一生。

高杨的父母就不是一对灵魂伴侣,两个人过的也是和和美美,相亲相爱,三口之家十分幸福。

高杨一直在想自己身上的这个印记是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条直线,高中的时候渐渐变得粗了些,高杨一度以为是个教鞭之类的东西,每次看着学校的老师都满脸的不对劲。直到高三成年,高杨才最终看清了这个印在手腕处的印记。

是一把琴弓。

“我们高杨未来的灵魂伴侣看样子是个小提琴手?”母亲这样说道。

高杨笑笑,没多在意,很快便出国留学去了。

维也纳也是个很浪漫的城市,这里充斥着音乐之美,高杨觉得,说不定在这里,能遇上自己的灵魂伴侣呢?

于是他便去试着留意,年轻人总是带着好奇,他想看看,自己未来的灵魂伴侣长的什么样子。

最终他看见了一个女孩儿,是个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和高杨偶尔在一起合过几次演出,两个人的配合倒是还算默契,女孩儿手上的标记是个大写的字母G,知道高杨的英文名后显得十分开心,两个人慢慢走到了一起。

灵魂伴侣这种东西,谁说的清呢?

高杨和女孩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感受到一次印记的发热或者来自灵魂深处的热度,他很快意识到女孩不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女孩也同样感受到了,两个人给了彼此最后一个拥抱,双方都是洒脱的人,并没有什么争吵,带着微笑祝对方一帆风顺,然后结束了关系。

还是,很好奇啊。

高杨想。

2018年11月,一档主打美声的音乐综艺横空出世,从各个地方召集了36位优秀的歌者相聚于梅溪湖大剧院,开始一段特别的声乐之旅。

王晰本来接到的是出品人的邀约,他婉言拒绝了,他在圈子里一向以低调谦逊著称,节目组的人也多半考虑到了他会拒绝的结果,于是便转个弯询问是否愿意担任选手。

王晰握着电话思索了很久,最终同意了。

美声不好走,更何况是他们这种稀缺的中国男低音歌唱家呢。如果这个节目成了,男低音就会被更多的人熟知,王晰想去赌一把,为男低音走出一条路。

王晰回房间脱掉自己的家居服换衣服准备出门,在他左肩上,有着一个印记,是一只鳟鱼,王晰为了好看跑去纹了海浪上去,倒是别出心裁。

说实在的,王晰一开始百般不解,这条鱼…是意味着他未来的那位来自海边?可他在海政文工团飘了那么久,也没遇上,后来倒也不太在意了,灵魂伴侣什么的,还是看运气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王晰性子平淡,对于这些事情看的倒是更加通透,他换了衣服便拖着行李箱出门朝机场去了。

到了梅溪湖才发现,倒是有着不少熟人。

前一阵子还同过台的鞠红川李琦,经常在一起蹭夜宵的阿云嘎,还有王凯。

几个熟悉的家伙很快摸索到一起去,当晚便溜出去喝酒,王凯还拐了马佳过来,阿云嘎自然是带上了郑云龙。

“哎,节目组给你们剧本没有?”李琦开口问道。

阿云嘎点点头:“给了,那叫什么事儿啊,害。”

“咋滴,给你和大龙的不一样啊?”王晰看出了什么,笑道。

“相爱相杀,王不见王,你说咋整。”阿云嘎说道。

“嘿嘎子,你这东北话说的挺溜啊。”马佳挑眉,引来大家一阵嘲笑。

“就你俩还能王不见王,鬼信。”王晰又说道。

其他人一看有知道内情的,自觉跑过去八卦。

“别问我啊,自个儿看看嘎子和大龙身上的印记是啥。”王晰指着阿云嘎和郑云龙说道,两个当事人倒是很少见的脸红了。

几个人二话不说就要过去看,两个人拗不过他们,掀了衣袖。

阿云嘎的小臂处是一条秀气的烛龙,跟纹身似的,怪好看的,郑云龙的印记在锁骨上。

“哎呦,您这是哈利波特啊。”马佳看见那个闪电笑出了声,“这闪电跟嘎子有啥关系?”

“阿云嘎三个字在蒙语里是电闪雷鸣的意思。”郑云龙解释。

“嚯,好家伙,这都能行。”马佳说道,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咱这标记估计是找不着了。”

“佳儿是啥啊?”李琦好奇的凑过去。

“害,一太阳,你说说吧,上哪儿找去。”马佳摆手,“我还给他飞到天上去,我又不是后羿。哎,晰哥是啥?”

“鳟鱼。”王晰咽下一口酒,坦坦荡荡的说了,“你还别说,哥一开始以为是大龙呢,青岛那块儿水产多。”

郑云龙瞥他一眼,阿云嘎往郑云龙身边凑了凑,王晰翻了个白眼,懒得理这两个完蛋玩意儿。

“你在海团那么些年,你都没找着啊。”王凯忍不住问,“这海上飘着,估计鳟鱼都吃过好几回了,人倒是没找到?”

“没呢,咱也不急,找不着算了呗,还能咋滴?”王晰举了举杯,阿云嘎给自己倒酒的时候顺道给他也满上了。

夜色如水,几个人都是有故事的,趁着酒和月亮,倒是聊了许多有的没的。

王晰和鞠红川进去结账,剩下几个人站在门口站着抬头看月亮。

“前辈…”迎面走来几个小孩儿,一看也都是搭伙子出去玩儿的。

几个人纷纷摆手,哎呦喂,前辈不敢当不敢当,以后都是一起比赛的人,都是战友。

这晚风够冷的,大家伙也不好意思在这儿认人,打个招呼也就算了,反正很快就要录制了也不差这一回。

“哎,哥这印记刚刚烫了一下。”马佳摸了摸脖子,“那几个小孩儿里头不会有那鬼灵魂伴侣吧。”

“保不准噢。”李琦笑,“哎,刚刚那站后头那个孩子,长的白白净净的,挺讨人喜欢。”

“还真是。”王凯回想了一下。

“嘛呢?”王晰和鞠红川走出来,“不回去啊,不嫌外头冷?”

“刚马佳好像遇到自己灵魂伴侣了。”阿云嘎打趣,“这梅溪湖有点意思哈。”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回了酒店,各自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过去了,他们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三个月会发生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那三个月都会成为所有人无法磨灭的美好回忆。

王晰是倒数第二个入场的,刚一看见他们,王晰就感受到左肩的灼烧感,烧的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走过了舞台,被黄子弘凡调笑了几句退了回去,差点没绷住节目组给他的人设。

他站在那里鞠了一躬做自我介绍,然后在环视了一圈下来,觉得昨晚阿云嘎可真是个预言家,这梅溪湖真的有趣的很。

高杨介绍完自己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坐着,他的印记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有点隐隐有些发热的症状,下午都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办法找到是谁,更何况,这里都是学音乐的,谁还不会个小提琴了?高天鹤还会拉二胡呢。

他是和女孩分手后收到的邀请,也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找到他的,但怀着对音乐的热情和学习的渴望,答应了邀约,向学校请了假回到了中国来到梅溪湖,遇见了这么多的人。

王晰名字被叫出来的一瞬间,场子里浮现此起彼伏的惊叹声,高杨并不熟知王晰,但从他的履历来看,这人大约是十分厉害的角色,高杨甚至在脑子里勾勒出了一个形象出来,不待他多想,那人已经迈着步子进场,还走过了舞台被黄子调笑了。

那人也不尴尬,无视黄子的调笑和阿云嘎的调侃,语速有些慢,却沉稳,慢慢自我介绍完,环视一周,一瞬间与高杨对上了眼神。

高杨一愣,确确实实被惊艳到了。

面相清冷,不苟言笑的时候看起来很严肃,但是高杨想起来昨天晚上,透过门口大排档昏黄的灯光,看见里面有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在笑,眯起的眼睛和狐狸似的。

原来是王晰。

高杨忍不住握住了手腕,上面的印记还在发热。

看样子,梅溪湖里,有着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啊。

当王晰落座,周深进来,所有人集结完毕,开始试唱。

每次的录制都会花费很长的时间,36个人每个人都要进行演唱,一个上午多半是结束不了,节目组在演唱到一半的时候就喊了停让他们去休息休息,36个人都是闲不住的,很快场子里热闹起来,你问问我的履历,我问问你的家乡。

“晰哥!”眼见着阿云嘎朝自己跑过来,王晰都下意识的想跑,这家伙总没好事儿。

“找大龙玩去。”王晰摆摆手,一副不想从椅子上起来的样子。

“哎呀,不是拿了王不见王嘛,总归要避嫌。”阿云嘎笑嘻嘻。

“得了吧,进来你一句老班长他一句老同学的。还王不见王呢,这是他日快乐重逢吧。”马佳毫不客气的吐槽,“哥几个,我好像知道我那灵魂伴侣是谁了…”

“谁啊谁啊?”八卦这种事儿谁不爱听?

“那孩子,叫蔡程昱的。”马佳小声说道,“嚯,傻乎乎的,印记都不知道遮,是匹白马。”

“啧啧啧,可以啊佳儿。”王晰抱着手臂,小声嘀咕,“我在想我那灵魂伴侣该不会是周深吧。”

俩人瞪大了眼,迷惑。

“他不是唱那什么大鱼嘛…”王晰压低声音说道,男低音本来就听不清楚,这回几个人更是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

“你说啥?你大点儿声。”阿云嘎拍他。

“王晰老师说他的灵魂伴侣可能是周深老师。”一个清脆的声音插进来,声音不大,刚好能让围在王晰旁边问长问短的几个人听见。

王晰有一瞬间的尴尬,抬头看向来人,收敛了笑意,小孩缩了缩肩膀,对他们笑笑飞快的跑了。

“你瞅瞅,你给人孩子吓得。”马佳指着跑走的人说道。

“那孩子…叫高杨是吧。”王晰眯了眯眼,不知道在寻思什么,“行了,散了散了,我出去透透气。”

“别抽烟啊晰哥!”阿云嘎不嫌事儿多的在他身后叫。

王晰暗自翻了个白眼,出了演播厅,抬手摸了摸左肩的位置。

刚刚那里,疼得厉害。

高杨绝对不是有意偷听的,他从那里下去就经过了王晰身边,然后那句话就飞进了他耳朵里。

看样子这位哥哥也是对自己的灵魂伴侣很好奇的人。

高杨靠在外面的墙上摆弄手机,给父母回了几条消息,翻了翻同学的朋友圈,顺便问了问维也纳那边的学习情况,想着大概会耽误多少进程。

高杨听见脚步声,慢慢抬头,看见王晰正朝着这边走,一时间有些尴尬。

“王晰老师…”高杨乖顺的喊了一声。

“啊…你是高杨对吧。”王晰愣了愣,说道。

“是我。不好意思啊刚才。”高杨不好意思的笑笑。

王晰摆摆手说没事,然后往自动贩卖机走,买了杯咖啡,就靠在那喝了。

高杨看着他,王晰比自己稍微矮一点,但身材比例却是极好,腰细腿长,眉眼算不上精致却是耐看的类型,现在架着胳膊微微曲腿靠在墙上喝咖啡,脸上没带什么表情,气场真的很强,周围的工作人员都不太敢靠近。

但明显王晰不是那么严肃的人,昨天晚上他和阿云嘎他们笑的很开心。

高杨想,如果能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更加了解一下他就好了。

高杨不知道这种迫切的想法是从何而来,他看着王晰不苟言笑的入场,身上的气场震慑了场上所有小辈,他也在黑夜的灯光下看着王晰和身边人高谈阔论笑的不见眉眼。

他想成为后者。

导演组的人很快喊他们回去继续录制了,王晰扔了饮料瓶,慢慢悠悠的晃回去,高杨就跟在身后。

刚坐下来,就宣布了下一位演唱者是高杨。

所有人站起来目送这位男高音进去试唱,期待着他的嗓音能带来怎样的惊喜。

男高音清澈的嗓音传过来,是一首德语歌。

每个人眼里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丝赞美,这个声音太过干净美好。

王晰坐在那里拿着自己的记事本一言不发,笔尖落在本子上许久都没有写出一个字,张超见他似乎有些发愣,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你不舒服吗?”

王晰回神:“没有没有,在想一些事情。”

张超点点头,转身跟其他人聊天去了。

王晰抿了抿唇,提笔在本子上落下两个字。

鳟鱼。

这是高杨唱的歌。

也是王晰肩上的印记。

节目组有意把王晰放在了最后一个演唱,从高杨回来后王晰就有些不自在的样子,眉宇间更加淡漠,生人勿近的气场更加强烈,王晰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听到自己名字后起身鞠躬朝着另一个演播厅走去。

他演唱的是《一生守候》,他说,希望以后求婚的时候可以为爱人演唱这首歌,然后与那个人相伴一生。

三位老师都笑了,问他有没有找到那个人。

王晰浅笑着摇摇头,说缘分未到,估计还要有一阵子才能找到呢。

老师们给了资格建议放他回去,首席是意料之中,方书剑慌慌张张的与王晰换了座位,松了口气。

至此,声入人心节目正式开始公演舞台。

“你咋回事儿?”和出品人吃完饭回去的路上,阿云嘎揽着王晰的肩问道,“你下半程跟人欠了你百八十万一样的,你中途出去干什么了?”

“没事儿,就是喝了杯咖啡,头有点疼。”王晰解释,“可能买的是冷的吧。”

阿云嘎听着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竟然也没感觉到不对,自顾自的点点头,跟着王晰往回走:“过几天就要唱二重了,你想和谁一起?”

“我?周深吧。”王晰想了想说道,“我挺喜欢他的声音的,也是我声音最舒服的音区。”

“哥你可别想了,他明天就要去参加蒙面唱将的彩排,下期录制赶不上了。”李琦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上来,身后跟着一群从酒店出来的小孩子们,“走啊哥,再去吃点儿夜宵?”

“不了不了。困了,回去歇会儿。”王晰摇摇头,“你们玩。”

高杨混在人群里看着王晰和阿云嘎往酒店走,身边的代玮喊了他好几声,高杨对他笑笑说有点累了,时差可能没倒过来想回去睡觉。代玮点点头,准备自己陪他回去。

高杨摆摆手,说仝卓等你呢,快去吧,玩得开心。

代玮一愣,转头看见仝卓站在门口对自己招手,推了推眼镜,和高杨告了别。

高杨今天在听王晰唱歌的时候,心里那股念头就越发的强烈。

他想了解这个人,不仅仅是靠百度百科上冰冷的文字,他想了解这个鲜活的人。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高杨想起这句话,他曾经也是不信的,但是在见到王晰的那一瞬间他知道了一见钟情有多么美好,那是一瞬间的心动,是春日里偶然遇见一朵花的美妙,是冬日里雪后暖阳般的惊喜。

如果找不到灵魂伴侣大概也没有关系了,只要是王晰,就好…

高杨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一个少年人许下的第一个心愿。

阿云嘎和王晰回酒店,郑云龙出去喝酒了,草原奶盖委委屈屈的被抛弃了,只好赖在王晰这刷存在感。

“我说嘎子你能不能有点已婚的自觉?别老往我这蹭。”王晰扶额,“刚刚琦琦给我发微信,笑了将近四十个哈,他说黄子他们问我俩是不是灵魂伴侣。”

“什么东西?我和大龙才是灵魂伴侣!”阿云嘎从床上蹦起来,“我们俩那么不配吗?”

“你俩演的多真啊,老同学十年未见争夺首席,啧啧啧,精彩。”王晰笑他,“哥还单着呢,少往我这蹭挡我桃花。”

“我说,你那灵魂伴侣是高杨吧。”阿云嘎突然说道。

王晰一下子有些愣神,不知所措起来:“你…你说啥呢。”

“鳟鱼啊晰哥,你本儿上都写了。”阿云嘎说道,“真是神奇哈,这梅溪湖,你跟马佳都找着了。”

“你咋知道高杨的灵魂伴侣就是我呢?”王晰笑眯眯,“再多说一句给我出去。”

阿云嘎讨饶,又瘫在王晰床上装死,直到郑云龙过来把他领走。

愁人啊…

王晰随手扔开手机去洗漱,手机页面上显示出您已成功添加对方为好友的信息,然后一条新信息跳出来。

“王晰老师您好,我是高杨。”

高杨发出去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王晰没有回复,高杨也没有继续发。

两个人都关了手机静静的睡去,仿佛都在躲避着什么。

高杨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得到上台演出的机会,怀着感恩和激动的心思上了电梯,也不知道会遇到谁,他私心的第一绝对是王晰,如果不是,圣权好像也不错。

电梯门打开,高杨抬起眼望去,眼里的惊讶和爱慕快要掩饰不住的奔涌而出,表情管理差点崩坏。

王晰也很惊讶,没想到就给自己分配到了高杨,也不知道是节目组故意的还是高杨正好和他选到了一起。

总之,他俩就是临时的搭档了。

看着小孩有些无措的望着自己,王晰赶紧笑着走上前去,高杨迅速握住他伸出去的手鞠躬,喊了好几声老师,惹得王晰都怪不好意思的。

“别叫老师了,叫哥就行,我也没教过你们,太客气了。”王晰笑着说道,拉着人给了个拥抱,然后前往练习室。

高杨被王晰揽着肩膀,他比王晰略高,稍稍曲着背让王晰搂的更舒服些。

俩人就这样走着,迎面撞上了阿云嘎和方书剑。

“哟嘎子,没和大龙一起呢。”王晰笑开了花。

“闭嘴吧你。少说几句。”阿云嘎不想理他,“走方方,记着以后千万别跟你晰哥走的太近。”

“嘎子哥,你和晰哥不是灵魂伴侣啊。”方书剑一脸震惊。

王晰和阿云嘎两个尴尬的站在那里。

“不是,你觉得哥会看上他这么个快要领养老保险的人吗?”王晰指了指阿云嘎,“哥就算要找也得找小高杨这样的你说是不是?”

话题外的高杨没想到会被点名,懵懵的看过去然后对着王晰笑了一下。

“你俩还挺配哈。她真漂亮选的真好。”阿云嘎摇摇头,没救了。

王晰瞪他,领着高杨走了。

“小高杨,哥刚刚开玩笑呢,别生气哈。”王晰对着高杨开口。

“没有没有。”高杨连忙说道。

“紧张啥?我又不会吃了你。”王晰挑眉,“以后就要一起练歌了,会弹琴吗?先把音找着吧。”

高杨点头,坐在钢琴旁,王晰就靠在琴身上,跟着他弹的哼唱。

高杨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受低音炮的攻击,他也听说了上次王晰一句你问我爱你有多深问的蔡程昱脸红的好几天不敢直视王晰的眼神,这回倒是轮到他了。

王晰向来撩人而不自知,感受到高杨好像顿了一下疑惑的看过去:“不舒服?”

要命…男低音真的要命。

高杨第一次这么庆幸自己优秀的表情管理:“没,看错音了,视奏,不太熟。”

王晰点点头表示理解,继续看他的谱子去了,拿了笔删改。

高杨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跟随王晰震撼人心的低音再一次跳动。

高杨不由自主的想起来维也纳大厅里演奏的大提琴,强烈的共鸣让人震撼。

大提琴吗…

那把琴弓指的是大提琴吗…

高杨突然找到了答案,欣喜又激动,那王晰的印记…会是他吗…

《她真漂亮》这首歌他们排练了一次又一次,从在练习室,到鞠红川的房间听他讲和声,再到王晰自己的房间练习,高杨一步一步的在进入王晰的生活。

王晰睡眠不好,早上不太容易起得来,高杨会自己吃完早餐给王晰带一份上去,盘算好王晰起来的时间,悄悄的挂在王晰的门把手上,然后默默的离开,有几回离开的时候被阿云嘎和郑云龙抓了个正着,两个完蛋玩意儿打量了高杨半天,阿云嘎笑眯眯:“找晰哥啊?干嘛不进去?”

“晰哥应该还没起,我就不去打扰了。”高杨还是一副礼貌的样子,跟他俩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以阿云嘎的性子势必会告诉王晰,高杨也想赌一把王晰的态度,如果王晰开口,他以后就不会再继续。

郑云龙回头看了一眼高杨的背影,又看了看阿云嘎:“晰哥的灵魂伴侣吗?”

“不好说,但估计是的。”阿云嘎神神秘秘,“晰哥的小本本上都写着呢。”

郑云龙看他一眼:“晰哥的小本本你都看过啊。”

阿云嘎感受到一丝不对劲:“不是,大龙……大龙我没有,你听我解释,哎呀不是和出品人吃饭嘛,我就抢过来看了眼。”

王晰忍无可忍的打开门,吓了他们两个一跳,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

“你俩能不能别大清早的在我门口叭叭叭,不知道自己嗓门多大是不是。”王晰睡眼朦胧,打了个哈欠,顺手拎走了门把上挂着的早餐袋子,无比自然的带进了房间。

阿云嘎和郑云龙对视一眼,跟了进去。

“你们进来干什么?滚蛋滚蛋。”王晰嫌弃的摆摆手,正拆了杯特仑苏准备喝。

“不是,你知道这早餐谁给你带的吗?”阿云嘎问。

王晰叼着根吸管,抬眼看他:“小高杨呗。”

阿云嘎震惊了,这人这么不要脸的吗?

“你喊人家后辈给你带早餐?”郑云龙看谁谁渣的眼神这回落在了王晰身上,王晰忍不住咳了一声。

“我准备和他说的,但是你知道那孩子吧,就每次我刚喊完他名儿他就转头看着你笑,你一看那个笑你就啥也说不出口了,我也没多大办法,就在音乐上能多帮就帮帮他。”王晰说道,右手又下意识的摸了摸左肩,还揉了揉。

阿云嘎眼尖,看见他这个小动作:“你印记是不是疼了?你说实话。”

“是是是。”王晰无奈,“那又能怎样,这儿这么多人呢,你咋知道就是他,鳟鱼罢了,你咋知道不是周深?”

“你说的连你自己都不信。”郑云龙插了一嘴,托阿云嘎的福,他跟王晰的关系也迅速好了起来,“晰哥,你在怕什么?”

王晰一愣,有些不明白似的看向郑云龙,手指不受控制的点着桌子。

怕啥,他能怕啥,灵魂伴侣罢了,遇上了就瞅瞅,看对眼了就过呗,看不对眼也不能强求,他王晰一向对这个没多大的兴趣,只要是合适的,不是灵魂伴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什么是合适的?谁是合适的?

漂亮的青年穿着白衬衫唱鳟鱼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那一天的鳟鱼好像伴着歌声,游进了他的心里。

王晰机械的咬了一口手上的包子,转移了视线,有一些心虚了。

“你俩该干啥干啥去,你找方方去,你找琳琳去,别在我跟前转悠,我嫌烦。”王晰挥手赶人,“嘎子,方方是不是喜欢你?”

阿云嘎都准备走了,被这句话吓得瞪大了眼睛,旁边郑云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不是晰哥,你说话要负责任啊,方方有灵魂伴侣了。”阿云嘎急急忙忙的说道,“他胳膊上有个小小的棋盘,还挺好看的,知道是谁了不?他俩不让我说。”

得,还能是谁,龚子棋呗。

“你瞅瞅人小孩都比你行。”郑云龙又开口。

王晰抄起一边的特仑苏作势要扔他,两个人赶紧出了门,留王晰一人无奈的在房间里叹息。

真是心烦啊,他以后要怎么见高杨啊。

高杨回到房间就看见小朋友们基本上都到齐了,互相扒着看各自的印记玩,方书剑死死捂着不让看,蔡程昱声音大的在外面都能听见。

“哎呦不就龚子棋嘛!”

高杨进去后就看见方书剑把蔡程昱摁在床上打,场面一片混乱。

“你回来啦?”代玮看见小室友回来,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了个地方。

“干什么呢?”高杨开口。

“他们过来玩,非要看身上印记。”代玮说,“蔡蔡是匹马,我们都猜是佳哥。”

高杨想了想那天无意间听到的谈话,好像还真的是马佳。

“高杨!你的印记是什么?”蔡程昱看见高杨回来了,挣扎着从方书剑手下逃脱,来到高杨身边。

高杨大大方方的撩起衣袖,他们就看见了那一把秀气的琴弓。

几个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你这是……高天鹤吗?”方书剑率先发出疑问,“鹤哥会拉二胡。”

“不可能,鹤哥我看见了,是个字,红。”蔡程昱说,“跟高杨可没关系。”

几个小孩猜来猜去,高杨好脾气的笑笑,最后他们被各自的搭档叫走练歌才结束,代玮看他们走了,凑到高杨身边询问:“是晰哥吗?”

高杨愣了一下,惊讶于小室友的反应力。

“为什么会这样想?”高杨问道。

代玮犹豫了一下:“觉得你和晰哥之间的气场和搭,你知道你们俩每次在练习室练习或者在休息室待着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可以插的进去,你们之间的气氛太好了,每个人都不忍心去破坏。”

高杨还真不知道这个事儿,他和王晰练歌会到忘我的地步,经常唱起来就会无视周围所有的人,这是他们两个对于音乐的态度和追求,放松下来的时候,王晰喜欢捧着保温杯,笑眯眯的和高杨聊他自己曾经的故事,聊金钟奖,聊青歌赛,聊在北漂的种种,高杨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他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王晰,带着微笑,安静的听。

他能听的出来王晰带着笑意所诉说的故事背后,是有着多少的泪水和汗水,但是王晰用平淡的语气和笑容,一笔划过。

他还是不能成为了解王晰的人。

有的时候,阿云嘎会走过来插上几句话,两个人莫名其妙就会怼起来,通常会以郑云龙把阿云嘎领走而告终。

阿云嘎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他是不是知道王晰的过往。

高杨在一些瞬间十分的嫉妒阿云嘎,嫉妒他可以过早的在王晰的生活里留下一丝痕迹,但是他只能在这个节目才与王晰有了交集,如果他没有参加节目……

高杨不敢再想,他和王晰就真的如同两条平行线,他是学歌剧的,可能再也不会见到王晰。

“晰哥的灵魂伴侣是你吗?”代玮又问。

“我怎么知道。”高杨哭笑不得,“我难道去问,晰哥你的印记是什么吗?”

“你喜欢晰哥对吧。”代玮肯定的说道,“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高杨真的被震撼到了,他的小室友是装了什么雷达吗?这件事儿还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看出来了。

代玮不知道自己撞破了什么,总之在开门看见是王晰的时候,对着高杨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目送着高杨出去又贴心的给高杨发了一条微信。

“晚上还回来吗?”

“滚。”

高杨觉得今天的王晰有点不太一样,唱歌的时候说什么都不和他对视,反而还在躲避自己的眼神。

“晰哥,明天就是正式录制了。”高杨开口。

“啊…嗯,紧张吗小高杨?”王晰问。

高杨摇摇头:“练了这么久了,其实是不紧张的,但是一想到和您一起上台,就又开始紧张了。”

王晰失笑:“有的时候紧张是好事。小高杨,我希望带给你的是自信是希望,不是担心和紧张,你要记住这一点,上了舞台,我们是搭档,而不是竞争对手,我们的目的是完成一首歌,我们不在乎最后的结果。”

高杨点头,继续去琢磨手里的乐谱。

“小高杨?”王晰叫他,高杨抬头看向王晰,窗外的阳光就这样落在眼前的哥哥身上,显得这位哥哥十分不真实,“你这几天的感情真的很好,你是在暗恋谁吗?”

高杨愣住了,王晰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询问了些什么,连忙咳嗽一声掩饰尴尬:“没事,别在意,就随口问问开个玩笑。”

“对啊。”

这回轮到王晰愣住了,他没想到高杨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啊?”王晰发出一个音节。

“我有了一个暗恋的人。”高杨说道。

“你的灵魂伴侣吗?”王晰问。

高杨犹豫了一下:“我不知道,可能不是吧,但我就是喜欢上他了,哪怕他不是我的灵魂伴侣,我也想和他共度一生。”

少年人的感情总是真挚又热情,王晰不知道怎么了,听着这话竟有些吃味起来。

“能让小高杨看中的人,一定很优秀吧。”王晰笑笑。

高杨跟着他笑:“他很优秀,非常优秀,万里挑一的优秀。”

连用三个优秀,他一定很重要。

王晰想着,于是接下来的歌声中,充满了忧郁的气息。

他们练了一会儿就回去了,王晰说让高杨好好休息,用最好的姿态去迎接明天的录制,高杨应下了,让王晰先走,他再弹一会儿钢琴。

王晰不疑有他,离开排练室,高杨顺着练习室里的玻璃看着王晰离开的背影,阳光下的哥哥显得那么漂亮且潇洒,王晰走着,迎面撞上了蔡程昱,蔡程昱就那样一个飞扑进了王晰怀里,他身后还跟着马佳和几个小的,王晰抱着蔡程昱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拍拍蔡程昱的背让他赶紧下来,一群人围着王晰说说笑笑,早就没有了之前的生疏和距离。

高杨就站在那里看着王晰拍拍那个弟弟的肩,打打那个弟弟的背,被一群人围着笑的格外开心。

你看,他那么优秀,每个人都愿意围着他转。

王晰,太优秀了。

高杨按下一个琴键,所以自己也要变得更加优秀,才能追上王晰光芒笼罩的地方,可他不知道的是,在其他弟弟的眼里,王晰的光,一直只照着高杨一个人的前路。

阿云嘎发现王晰回来之后就有些不对劲,拽上郑云龙跑他跟前刷存在感:“咋了晰哥,不舒服啊?失恋了?被甩了?别难受啊,喝酒去啊。”

说到喝酒郑云龙可就不困了,睁大眼睛望着王晰。

“边儿去,喝酒找马佳去。”王晰嫌弃的拿脚踹了踹阿云嘎。

郑云龙:“可算了,马佳那酒量,就一瓶的。”

“你哥我也就一瓶的,快滚。”王晰赶人。

“我看你真的像失恋的。”阿云嘎坐在王晰对面,“高杨怎么了?”

王晰疑惑的抬头:“你怎么这种时候懂得最快呢?”

“那可不。”阿云嘎兴奋地凑过去,吃瓜谁不会啊。

“小高杨有暗恋的人了。”王晰说。

“然后呢?”吃瓜群众阿云龙二人不满意。

“没了。”

没了?这瓜凉的好快啊,一点都不新鲜,高杨有暗恋的人谁都看得出来好吧,只有你王老师到现在才知道。

“你不是不喜欢人家吗。”阿云嘎继续说道,“人家有暗恋的人咋了,不同意啊,你是他爹还是他妈啊。”

王晰老师更加委屈,是啊,他又不是高杨爹妈,他管那么多干什么,愁人。

郑云龙算是看明白了,玩味的看向王晰,这梅溪湖可真有意思,早上蔡程昱就蹦蹦跳跳的和马佳表白成功了下午王晰又在这长叹短叹的,还真是个当局者迷的主,于是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拽走了阿云嘎,这事儿他俩不掺和,让王晰自个儿悟去吧。

公演很快就到了,《她真漂亮》又是第一首歌曲,这首歌是梅溪湖第一首二重情歌了,压力可想而知,王晰穿着一身天蓝色西装,看着面前穿着白衬衫的弟弟,突然就笑了,高杨疑惑的看了看王晰,王晰摇摇头,在心里说了句他真漂亮。

他们没想到演出会这么成功,少年人的眼神像是一把火,看着王晰的眼睛,烧进了王晰的心里,太犯规了,真的太犯规了,王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整场差点处于被动的状态。

后台的采访环节是在全部录完之后分开录的,王晰在高杨之后,高杨看王晰进去,站在外面等他。

那句话就那样一字不差的落入高杨耳里。

“小高杨,我不祝你一帆风顺,但我愿你,乘风破浪。”

乘风破浪。

高杨把这四个字在嘴里过了一遍,慢慢的低下头笑了,如果可以,我愿意破开一切风浪奔向你。

王晰离开采访间,看见高杨站在那里,外面的阳光已经开始成为余晖,高杨在白衬衫外套了一件羽绒服,靠在墙上喝咖啡,见他出来了,直起身子把咖啡扔进垃圾桶。

王晰觉得高杨可能要对自己说些什么。

事实上高杨也这么做了。

王晰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他总能感受到高杨可能要做的事,要说的话,甚至对高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感情有那么大的感受。

他看见高杨卷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一个琴弓的印记,他听见高杨说,这把琴弓需要大提琴来与之相配,他看见高杨摸上自己的左肩,他感受到那里的印记开始发热。

我看见晰哥的攻略本了。高杨说道。

王晰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想,该死的阿云嘎,又在拿着他的东西招摇过市。

晰哥,我是那条小鳟鱼吗。

高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晰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是。

你是我的鳟鱼,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大提琴找到了琴弓,鳟鱼找到了海洋。

王晰的背抵在练习室的门上,面前的人在侵略他的唇齿。

夕阳的余晖落在他们身上,像一团火焰包围了他们。

他们的爱情,炽热真挚,至死不渝。

 

 

我的爱人,他很优秀,非常优秀,万里挑一的优秀,我很幸运,遇见了他,遇见了那首歌,在歌中,向他讲述了我的感情。——高杨

END


打个广告给合集里的最后一篇,第一次写那种设定,想知道读者的感受,谢谢各位了,鞠躬。

我闭嘴了

怎么让写手退圈?(可转载)

一、关于催更

【1】写手说“你们催催我吧”,翻译过来就是“我最近有些不自信了,请大家用评论告诉我,还有很多人喜欢我的文字。”然而催更只有俩字,多一个也吝啬给,甚至特关提示看到是“废话”,直接略过,等自己想看文的时候,跑过来逼问“你为什么不更xxx?”

【2】不顾写手更新频率,有的写手一天几更,还是有人一来就“咄咄逼人”,太太求更新。

【3】从来不看写手提示,说了没空更,还是留下他们的“命令”。

【4】真正的“催更”,是你对文章的一句喜欢或者相互讨论,而不是那两个字。更多的交流会有想不到的惊喜,有大家的喜欢,写手怕是从床上跳起来更文了。

二、关于写手的“废话”

【1】很多人从来不愿分...

一、关于催更

【1】写手说“你们催催我吧”,翻译过来就是“我最近有些不自信了,请大家用评论告诉我,还有很多人喜欢我的文字。”然而催更只有俩字,多一个也吝啬给,甚至特关提示看到是“废话”,直接略过,等自己想看文的时候,跑过来逼问“你为什么不更xxx?”

【2】不顾写手更新频率,有的写手一天几更,还是有人一来就“咄咄逼人”,太太求更新。

【3】从来不看写手提示,说了没空更,还是留下他们的“命令”。

【4】真正的“催更”,是你对文章的一句喜欢或者相互讨论,而不是那两个字。更多的交流会有想不到的惊喜,有大家的喜欢,写手怕是从床上跳起来更文了。

二、关于写手的“废话”

【1】很多人从来不愿分一眼给写手的这些“废话”,为何说是“废话”,因为在这些人眼里不是他们想看的文章部分,看了只是浪费感情。

【2】写手写在文外的“废话”从来不看,发出前斟酌许久的一字一句没人鸟。这些“废话”,翻译过来就是“这一篇我写了好久,大家夸夸我吧,跟我聊一下我的文字吧。”没人不喜欢别人把自己的文字留在心上。

【3】为了让读者顺利看文,方法试了又试,链/接补了又补,还是一堆人过来就只是点击链//接,看完走人,顺带不留一片云彩。写手的提醒从来不看,说了不要给小/号热/度,还是一堆人“手滑”,愣是把一个温柔写手惹得跳脚。

三、关于红心蓝手评论

【1】关注了,从来不留痕迹,真实地白/嫖。任何事情从来都是对等的,写手不要你钱,他们要的不过是你花个一两秒点个心和手,再留下一句证明你看过的评论。

【2】写手暗示着这是花费心力出来的作品,却没人管,没有一句“辛苦了”“我好喜欢你的这一篇”,但是红心就是给你。

【3】红心说白了就只不过是收藏而已,多点一个推荐不会怎样的。

四、关于写手离开

【1】写手喊破嗓子,卑微地求着给热度,没人管。心寒了想要退圈,全部陌生的id出来了,“大大不要走,我一直都在,只是没有出现而已,默默地给你支持的”你逗我?没有任何的表现,你告诉我你支持我?都是有思维的人了,自己能说服自己吗?写手可以为你要伺机谋//杀呢!

【2】“热情”的挽留后,写手留下了,再一次平静如死水,像没有经历“闹小脾气”的离开。

【3】下次的离开将是彻底,然后有些人便成为正义之士,谴责你的不负责任。

五、关于抄袭

【1】抄/梗融/梗,甚至直接拿过去改个名字,还是别的cp。抓包后道歉没有,还死不认账,甚至反过来骂原作者。

【2】“我的字数比你多,怎么是抄你的?”“我写得比你精彩,哪里有抄?”“你就仗着粉丝多欺负我小透明,逼我承认,根本不是这样!”……一系列的强词夺理,诡辩人才。

【3】写手去讨公道,说你小气,粉丝去讨公道,说你欺负人。好的,game over ,写手退圈!

六、关于奇葩言论/行径

【1】“链//接呢”“挂/了”“怎么都没链//接”……甚至是私信,过来直接一句“挂了,补链//接吗?”“我懒得翻,你把文都发给我吧”“出文包吧,我不想等”……老师没教你跟人说话要礼貌吗?

【2】“我不喜欢这对,你别写这对”“我不接受be,be了我就不看”所有剧情走向作者都有自己的大纲,可以讨论和建议,但不代表你可以主张或拿这种无理的言论去左右作者行文。

【3】“你初心呢?真正爱他们为何在意热度这些虚假的东西?”你是我爹吗?那凭什么你可以白看我的东西?你给我打钱我就不在意,你让老福特把红心蓝手评论关了我就不看,做得到吗?做不到请你不要把你强/盗的思想压我身上。

【4】“你写的我不喜欢,为什么要给你红蓝评?”你不喜欢我的作品,你关注我干吗?要谋//杀啊?

【5】“为什么文里没xxx?你不是团粉吗?”可以疑惑为啥缺人,心情好我会回答你。但不代表可以质问我为什么没他?全员我就雷他不行么?

【6】“考虑xxCP(逆/拆)吗?这对也好甜喔!!”如果是我给你造成我也喜欢这对cp的错觉,是我的错,如果是你主观喜欢这对,请你看清楚tag。

七、为何圈子文章质量不行?

【1】框架结构随你便,前后逻辑不在乎,细节处理不重要,伏笔呼应从不看,有che有糖就是太太。

别来骂我,骂我就代表我说中你的痛处!

墦索
前段时间圣诞给倩女幽魂画的图。...

前段时间圣诞给倩女幽魂画的图。blingbling~

前段时间圣诞给倩女幽魂画的图。blingb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