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快乐球球小黄人 快乐球球小黄人 的推荐 chuanachuan302.lofter.com
小心地滑
新年贺图画不完乐先把这个傻傻的...

新年贺图画不完乐先把这个傻傻的小动图发了!()

新年快乐🎉🎉🎉

新年贺图画不完乐先把这个傻傻的小动图发了!()

新年快乐🎉🎉🎉

SEEU
当直男毫无自知地开始了反思 前...

直男毫无自知地开始了反思

前面剧情请走: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第四话

直男毫无自知地开始了反思

前面剧情请走: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第四话

花桜
翻过去的旧图居然画过反转兽拟h...

翻过去的旧图居然画过反转兽拟hhhhh


翻过去的旧图居然画过反转兽拟hhhhh


我有一颗小糖果🍬

我老婆在我睡觉时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些啥?!

又名《静静的顿河》


终战之后,一场盛大的落日掩盖了那些逝去与鲜血,红重的浓云在天际翻滚,将那蓝吞噬的一点不剩。闪亮却不刺目的光芒,在这片残破的大地上缓缓流淌。雷狮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安迷修——他正面色平静的眺望暮色的演出。


轻轻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撕裂痛感传来,雷狮用尽力气才压住了喉咙中的一声痛呼。


安迷修注意到了雷狮的动静,他一回头就看到雷狮痛得皱起了五官,脸上冷汗涔涔,肩上的伤口再次崩开,鲜血溢出染红了原本雪白的绷带。


安迷修冷着脸去摸身上的药品,发现早已用光了。他啧了一声,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自己的白色衬衫,将...

又名《静静的顿河》

 

 

终战之后,一场盛大的落日掩盖了那些逝去与鲜血,红重的浓云在天际翻滚,将那蓝吞噬的一点不剩。闪亮却不刺目的光芒,在这片残破的大地上缓缓流淌。雷狮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安迷修——他正面色平静的眺望暮色的演出。

 

轻轻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撕裂痛感传来,雷狮用尽力气才压住了喉咙中的一声痛呼。

 

安迷修注意到了雷狮的动静,他一回头就看到雷狮痛得皱起了五官,脸上冷汗涔涔,肩上的伤口再次崩开,鲜血溢出染红了原本雪白的绷带。

 

安迷修冷着脸去摸身上的药品,发现早已用光了。他啧了一声,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自己的白色衬衫,将上面尚且干净的部分撕扯成白布条,包裹在了雷狮的伤口上。

 

雷狮默默忍受着安迷修粗暴的包扎方法,撩起眼皮去看他的脸。十九岁的安迷修其实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少年了,他的眉眼中也许还带着一些青涩,但不论是凌厉的面庞线条,还是紧实健壮的身体,都彰显着他是一个强大且成熟的男人。

 

雷狮笑了一下,呛了口血在喉咙中,他清清嗓子沙哑的说道,安迷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闻言安迷修的手顿了顿,他抬起头看了眼雷狮,蓝绿色的眼睛冰冷又沉默,他没有回答。

 

而那场雨就在这一刻席卷大地。

 

 

 

雨水击打地面的声音模糊又清晰,沙沙的声响敲在耳膜上,仿佛有无数蚂蚁在爬动。雷狮有些热,他不耐烦的闭着眼睛伸手掀开了被子,凉意黏上了他的皮肤。

 

他轻轻地眯了眯眼睛,醒来了。

 

一睁眼就看到了安迷修挂在墙上的,小马和小船的荧光挂件,那两个小玩意在白天的时候吸饱了光所以夜晚的时候也散发着幽幽的绿色,在漆黑沉重的夜色里成为唯一的明灯,指引着雷狮,告诉他,不要怕,这里是家。

 

雷狮愣愣的看着那两个小玩意发了会呆,老半天才将自己的神思从那个黏着的梦里拔出来。

 

他轻轻地转了转头看到安迷修正在他的身边沉睡。他的爱人侧躺着,双手环在胸前,是一个警觉而又自我防护的姿势,雷狮知道这是他常年独行留下的后遗症。

 

没什么好惊讶的,安迷修这就是这样的,随时保持着警惕,将想要趁他睡熟而靠近的危险气息一刀斩断——哪怕是在爱人的床上。

 

雷狮转头去看窗户,看到窗帘透出的细微的光,他侧耳倾听了一阵,听到了沙沙的雨声。

 

天还没亮。

 

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那两个绿色的小玩意儿在黑暗中又抢夺着雷狮的视线,他索性盯着那团绿色看。

 

雷狮记得那只小马的挂件,那是他从小纪念品店里淘来的。

 

得意洋洋地将那个挂件挑在手指上,在安迷修的眼前晃来晃去,雷狮挑着眉笑得很恶劣,“喜欢吗安迷修,我特地给你买的。”

 

安迷修神色平静地看他没说话。

 

紧接着过了一天,安迷修就从不知道哪个移交旮旯里搞来了一只荧光小船,并将那只小船和小马一起挂在墙上。

 

安迷修用一只手指头拨弄着小船和小马,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我今天出门听说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嗯?”雷狮挑起眼尾看他。

 

安迷修轻轻地笑了笑,整张面庞都显得十分柔和,但他的眼神是冷的,“我听说你的通缉令上的照片都被人剪了下来珍藏,看来你真的很受欢迎。”

 

雷狮哈了一声,他惬意地舒展身体,将手插进头发之中懒洋洋说道,“你嫉妒了。”

 

安迷修不看他,轻轻摇了摇头。

 

“我只是觉得这么多人狂热的迷恋你很不好,他们会学你作恶。”

 

又来了又来了。雷狮在心里念叨。

 

安迷修总是这样,一言不合就开始说教。这是雷狮最讨厌也最欣赏他的一点。讨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烦。但欣赏的原因嘛,实话讲雷狮还真从没见过一个人像安迷修这样偏执又执着,一次又一次地企图驯化一头野性的狮子。

 

安迷修其实是一个很有锋芒的人,但是他习惯用成年人的稳重来掩饰自己,使自己总显得静静的。

 

静静的。

 

雷狮把目光从荧光小马小船上又移到了窗帘上,他看着未拉紧的窗帘中间的缝隙透出的天外微光,心想着天怎么还不亮?

 

在那一场大战之中雷狮受了些伤,从那后他时常在夜里醒来,然后睁着眼睛一夜到天明,这种感觉很不美妙。

 

他突然有些怀念年轻的时候,驾驶着羚角号即使在厮杀和动荡当中,只要他想就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但是现在,哪怕生活安定躺在爱人的身边,他也难以入睡。

 

这种感觉讨厌极了。

 

雷狮又回想起了以前在雷王星的生活。因为他是尊贵的三皇子,他的教导依照着雷王星最严苛的礼仪规制。几点睡觉几点起床都有着明确的规则,每天早晨侍女会准时叩开他的房门轻声唤他,“殿下,该起了。”

 

少年人总是喜欢睡懒觉的,雷狮也不例外。所以每次他被叫醒的时候,总会觉得烦躁。

 

文史官在文学课上为雷狮地朗诵着《静静的顿河》,她的声音过分抑扬顿挫显得有些聒噪。雷狮悄悄的翻了一个白眼,透过一扇精致的小窗去看雷王星永远不会亮起来的天空。

 

“殿下?您在听吗?或者说您是有什么疑问?”

 

雷狮闻声看向文史官的脸,许久后又垂下头轻轻眨了眨眼睛,他低声问道,“老师,河流是什么样的?”

 

雷王星没有河流,更没有静静的河流。

 

雷王星的外壳碎裂臣民流离失所,重建的多边行国土被严密的规划丈量,使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位置。

 

在这种人工锻造的城市只有错综复杂的沟渠和管道。

 

 

 

 

 

后来雷狮带着卡米尔脱离雷王星之后去了很多个星球。他看到了飞腾的瀑布,看到了喷涌的江水,看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他也见到了所谓的河流,但那是奔腾咆哮的,它不平静,一点也不。

 

静静的顿河是假的。雷狮在疯狂的追杀和陷阱中奋力厮杀追求自由,偶尔有修养的闲暇时,他就会眺望无垠的宇宙,在心默默想着,静静的顿河是假的。

 

这世界乱了套,哪容得下一条恣意形成的河道,哪容得下静静流淌的河水。

 

 

雷狮听着身侧的安迷修平稳的呼吸,他不由得有一丝丝嫉妒。这家伙为什么睡得这么香?

 

他翻了个身去看安迷修。

 

细微的光从窗帘的缝隙溜进室内,轻柔地覆盖在安迷修的脸上。光芒很微弱,但并不妨碍雷狮用目光舔舐他的爱人的眉目。

 

雷狮喜欢安迷修。但他说不出来原因。

 

不过他记得安迷修曾经对自己说过,“雷狮,你真的很讨人厌。”

 

那时候他年轻不以为意,勾了勾嘴角只当安迷修死鸭子嘴硬。但是现在想一想,安迷修说的不无道理,他这样随心所欲的人在安迷修那种恪守规则的人眼中就是很讨厌的,但是这有什么问题呢?他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

 

对,他们在一起了。

 

雷狮端详着安迷修的眉眼。

 

他想起了安迷修白日里在阳光下的样子,他总是笑着的,将嘴唇抿成一个柔和的弧度,眼角微弯,一双绿色的眼睛就像森林中幽静的湖泊倒映着和煦的阳光,看起来那么温和柔顺。

 

想到这里雷狮在心里悄悄嗤笑了一声,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雷狮知道,那些都是假的。

 

安迷修时常说雷狮性格乖戾,连面目都是凌厉的中性美。但是睡着时却大不一样,整个人乖巧的像一只猫。

 

对此雷狮嗤之以鼻不以为意,反正他睡着了是什么样子他自己又看不到,只有安迷修看得到,但安迷修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我雷狮就是不信又能怎样。

 

倒是安迷修。

 

闭上眼睛的安迷修收敛了他的温和,很有形状的眼角和薄薄的嘴唇显得他有些微冷漠,粗眉衬着小麦般的健康肤色,又为他平添了一丝英气。

 

嗯,一点都不中性美,挺帅。

 

就像安迷修的元力武器一冰一火,他的性格是有反差的,冰与火的反差。这使得雷狮总是在想,是不是安迷修把所有的暖意都送给了那些女士,留给他的就只剩冷冰冰了。

 

不,应该是他所谓的骑士准则在作祟。

 

那他为什么要和自己在一起?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方便监管?

 

雷狮又想起了终战那天,安迷修冷着脸脱下了自己的衬衫,将干净的布料扯成条用力地裹在他的伤口上。雷狮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开口,“安迷修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安迷修像是被吓了一跳,手上一抖没控制住力度,扯的雷狮疼得嘶了一下。

 

他连连道歉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你没事吧!弄疼你了?”说完后又发现自己话里有歧义,颇为不好意思地躲闪着目光。

 

 

就在那一刻厚重的云层中坠下了大颗大颗的雨滴,雨水洗去了硝烟和鲜血,在低洼处汇聚成河流,静静地流淌向远方。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爱情是软刃,哪怕是再骄傲的人,都会怀疑,会惧怕。

 

 

 

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了,但在一起了又怎样。他们总是争论,总是打架,从来都没有停过。今天在为吃面包还是吃烤串起争执,明天为早睡还是熬夜上大打出手,他们总是有无数的冲突点,两个年轻人就像火药桶,一碰到一起一点就炸,从不平静。

 

但那又如何,他们在一起了。雷狮心想,安迷修是他的了,他宇宙海盗到手的东西,绝不会溜走。

 

 

 

 

 

 

 

 

屋外的雨还在下,并且似乎有越下越猛的趋势。雷狮不再看安迷修,他转身仰躺并且轻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太吵了,实在是太吵了。

 

雷狮心里实在烦躁。在浓重的黑夜里,他突然伸手掀开了身上的厚重的被子,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准备下床。

 

 

一双手却突然从身后揽住了他的腰腹并将他拖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雷狮大惊,正准备出声,却只听到了安迷修平稳的呼吸。

 

他一时不敢动了。夜色静默无人耳语,雷狮心下疑惑,他轻轻地动了动脑袋,看到安迷修依然闭着的眼睛。

 

他线条冷峻面目平和——显然还在睡梦之中。

 

那他突然伸手抓着自己干什么?难不成还怕我半夜去做恶,连做梦都不忘把我捆在身边?

 

雷狮在心里狠狠地哼了一声,准备挣脱安迷修的怀抱。可他轻轻一动,却被安迷修的手臂勒得更紧。

 

安迷修的眉头似乎轻轻皱了皱,喉咙里发出黏黏糊糊的声音。接着他伸手,轻轻地安抚着雷狮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

 

“别怕,”他说,“雷狮,别怕。”

 

 

那一瞬雷狮突然屏住了呼吸,仿佛有汹涌的浪潮从内而外席卷了他整个身体与神经。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喧闹的下雨声也好,钟表的走秒声也好,甚至是安迷修绵长的呼吸声,他通通听不到了。

 

他在安迷修的怀抱里睁圆了眼睛,仿佛看到一条静静的河流,就从安迷修炙热的跳动的胸口缓缓淌出,一直流淌到了他看不到的无穷的远方。


end



我终于!抽到安哥了!别人都在忙,只有我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对着手机傻笑,太开心了开心到摸了一条近四千字的鱼。




哦对,夜唤大概要断更几天,我在置顶上悄咪咪打了个请假条


雏咲南

爽了一次想二次x


旧设真的情侣装

爽了一次想二次x


旧设真的情侣装

小心地滑
柠檬!!!!太会哄人了吧!!!...

柠檬!!!!太会哄人了吧!!!!女孩子!!!好甜!!!!!

柠檬!!!!太会哄人了吧!!!!女孩子!!!好甜!!!!!

ALeo维
首先,你得学会使用来复枪。

"首先,你得学会使用来复枪。"

"首先,你得学会使用来复枪。"

schi
不是,为什么屏蔽我??????...

不是,为什么屏蔽我????????

不是,为什么屏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