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骨灰拌饭愚人船 骨灰拌饭愚人船 的推荐 daozhangwotianxiadiyi.lofter.com
骨灰拌饭愚人船

提鄂非罗抓住一把红发,血液像火焰一样缠绕上他的手指。祂的表情被光晕开,看不真切。像是在水底,又像是镜子另一侧的投影,一种神异的莫测在祂的眉宇间恰是川流般回旋,悲悯又漠然,高高在上。这个时候,亚比顿已经吐不出血了,它像一只破布口袋那样干瘪下去。

提鄂非罗说:你真是可悲,亚比顿。你并非渴望真实的爱和真情,你只是在猎取爱——你想象自己是草原上踱步的神俊狮子。可这不是真的,你只是太孤独又太绝望,这一点已经在你的生活里初露端倪:你清醒的时候就要质疑自己的生命,于是你像啜饮火焰那样啜饮劣质酒浆,酩酊大醉的时候不是在哭就是要招摇放肆、把生命投入虚妄的狂欢。

你只是需要有人像爱自己的生命那样爱你,你迫切地......

提鄂非罗抓住一把红发,血液像火焰一样缠绕上他的手指。祂的表情被光晕开,看不真切。像是在水底,又像是镜子另一侧的投影,一种神异的莫测在祂的眉宇间恰是川流般回旋,悲悯又漠然,高高在上。这个时候,亚比顿已经吐不出血了,它像一只破布口袋那样干瘪下去。

提鄂非罗说:你真是可悲,亚比顿。你并非渴望真实的爱和真情,你只是在猎取爱——你想象自己是草原上踱步的神俊狮子。可这不是真的,你只是太孤独又太绝望,这一点已经在你的生活里初露端倪:你清醒的时候就要质疑自己的生命,于是你像啜饮火焰那样啜饮劣质酒浆,酩酊大醉的时候不是在哭就是要招摇放肆、把生命投入虚妄的狂欢。

你只是需要有人像爱自己的生命那样爱你,你迫切地渴望从他人身上榨取出生命的活力,填补你的空虚,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是必要的;一切芸芸众生不过如此。可是你还不如那千千万万的凡人!凡人敬畏神那样敬畏爱,高贵又虚无的爱,他们谁都不懂爱,就把爱束之高阁,当做某种闪亮的展品,又有谁狂妄到说:我拥有了世界上所有的爱呢?可是你,【黑的兵卒】啊,你竟然妄图想要从【白的冠者】那里猎取爱!让我来告诉你,你说的“人性”,你说的“值得讴歌和传颂的”“必然不朽的”,究竟是什么——你只是把自己的欲望混为一谈,就像把蓝色的墨水、红色的墨水一齐倒进黑色的墨水,于是你说这些都是黑色的,和黑色没什么不一样。你无止境地索取,以满足你精神上象征死亡的空虚和肉欲的躁动,却又再不断地重复里神圣化那些混沌的欲望,你说这是爱,爱必然不朽,可是,你已经是一颗中心溃烂的枯木了!

我的朋友,你总是急于去狩猎,也那么急于被狩猎,于是你心甘情愿把自己双手奉上….你是祭品,你是你唯一可以交付的。这就是你的贫瘠,你的欲望让你软弱,你的渴求引领你走向死亡。爱和死亡是硬币的两面,只不过你不在乎,或者,你需要爱那样需要死亡;这是一回事。你不止一次说过,你想狂醉高歌中死去,是的,你会这样。你终将在比死更冷的爱里死去。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怎么死去,你的血生来就是要涂抹于大地。


骨灰拌饭愚人船

你坟真有劲 一口一个创作者实际上这套shenhe机制只能搞出一个个castrated的人,思想的边界被钉死之后只有奶头乐能幸存了吧

你坟真有劲 一口一个创作者实际上这套shenhe机制只能搞出一个个castrated的人,思想的边界被钉死之后只有奶头乐能幸存了吧

睏
使用了亵渎画廊的设计~非常美丽

使用了亵渎画廊的设计~非常美丽

使用了亵渎画廊的设计~非常美丽

妖妖他快穷死了
现在格朗泰尔听清了,那绿仙子低...

现在格朗泰尔听清了,那绿仙子低语着:

“你当睁眼,睁眼去见证那将过早滑落的太阳,睁眼去直面历史的重复。死亡的苦酒是你早已备好的,你对此心知肚明。”

现在格朗泰尔听清了,那绿仙子低语着:

“你当睁眼,睁眼去见证那将过早滑落的太阳,睁眼去直面历史的重复。死亡的苦酒是你早已备好的,你对此心知肚明。”

minty-whistler

【待授权翻译】 coup de rouge 酒痕

(全文约5000字,食用愉快)

原文属于红白上的arriviste老师,我只是文章的搬运工,如果喜欢可以去原作下面点赞留言哦!

arriviste老师可以说是canon era的神,这篇更是神中神,背景在梅恩便门事件之后,寥寥一个短篇就把人物形象和关系刻画得入木三分,遗憾的是译者功力有限没有译出原文那种非常接近雨果原文的美(。


利什福(Richefeu)并不是安灼拉在库古尔德(Cougourde)之后的最后一站。这个晚上的工作对于他还没有结束。他相信其他人不会像格朗泰尔一样让他失望,没有刻意检查进度,不过他仍然希望听到他们的消息,并向其他线人传递进展。当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夜...

(全文约5000字,食用愉快)

原文属于红白上的arriviste老师,我只是文章的搬运工,如果喜欢可以去原作下面点赞留言哦!

arriviste老师可以说是canon era的神,这篇更是神中神,背景在梅恩便门事件之后,寥寥一个短篇就把人物形象和关系刻画得入木三分,遗憾的是译者功力有限没有译出原文那种非常接近雨果原文的美(。


利什福(Richefeu)并不是安灼拉在库古尔德(Cougourde)之后的最后一站。这个晚上的工作对于他还没有结束。他相信其他人不会像格朗泰尔一样让他失望,没有刻意检查进度,不过他仍然希望听到他们的消息,并向其他线人传递进展。当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夜色已经悄然膨胀,所有的窗叶都向他关上了,其中透出的明灭光芒消失了,蜡烛吹熄,灯盏关闭,巴黎尚在梦乡,除了那星星点点的黑暗角落,在那里生命永远痛苦煎熬。但那不是他的世界,他对那个世界也不感兴趣。

当他终于动身前往位于圣塞弗林街的居所时,几乎是心怀感激的。他打算小睡一会,恢复精力;再读些书,为了保持思考,之后就到了早上,又是新的一天。

他居所的门口卧着一个黑影。走近些看,似乎是一个佝偻着背的男人,靠着墙瘫成丑陋的一团。安灼拉的心跳惯例性地加快了——是警方的间谍,还是他们的线人?他是否该走过自家门前,假装陌生人对那人脱帽致敬?——然后他走得更近些,才发现那男人不过是个普通的醉鬼,威士忌和氨水刺鼻的味道从他身上飘来,如同一朵传染性的乌云。

安灼拉想从他身上跨过去。

“等等,”男人喃喃低语。然后他舒展身躯,慢慢悠悠、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别把我扔在阴沟里。”

“我并不打算这么做。”安灼拉说。

男人的身形逐渐变得熟悉起来。借着遥远的街灯光芒,安灼拉认出了他,还有他的外套,剪裁精良,尽管全是褶皱、污渍斑斑。

“你生气了?”

“是的。”

“还是这么冷酷,” 格朗泰尔以一种奇异的音调说。他凑得更近些,偷偷瞄了安灼拉一眼。 “我本以为愤怒会让你的面颊染上红色,会让你的眼神染上可怖的光彩;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道皱纹,在你苍白的眉心。你的血还在流吗?我是否该测一测你的脉搏?”

“你能找到我的脉搏,对那些雕刻工人却不能胜任?”

“—啊。你听说了。”

"我亲眼所见。"

更长时间的沉默。“你该多么高兴啊,”格朗泰尔轻柔地说。“你认为我不堪大用,而我证明了你是对的。”

“我认为你难以忍受——我明明给了你机会,你却用这机会做了你唯一能做的事。”

这个严酷的回答让格朗泰尔深深叹息,然后凑得更近了些。他身上的刺鼻气味增加了。他的脚边有个空酒瓶,整个人散发出一瓶酒见底后才浮现的张狂神气:浮夸自满,雄辩和忧悒;没有一点自我怜悯,也没有任何真正的悔过之意。

“啊,安灼拉——你是个不知感激的人,不过我宁愿叫你其他名字——αγαπατος【1】,这就是一个。卢修斯·朱诺斯·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2】, 执行严酷的审判。无情的阿喀琉斯,我该在你脚下溃不成军么,你则高坐帐营,对我冷笑?”

安灼拉想像踢走一条野狗一样,把他从自己的台阶上踢下去。

“进屋吧,如果非此不可的话,” 他说,“别打扰我的邻居。”

“你才不关心邻居怎么想,” 格朗泰尔说,但当安灼拉步履匆忙地走过他时,他很快地跟上了。

“进屋之后-我能进行我的申辩【3】吗?”

“如果非这样不可的话,”安灼拉说,一边打开房门。他走到窗边,把窗户关好,然后点燃蜡烛。

他不想听格朗泰尔为他的行为辩解。他会倾听,允许格朗泰尔作出解释——无论犯错的人是谁,他都会这么做的——但无论格朗泰尔说什么,都无法让安灼拉动摇。况且,他说的那些话不用想,必然是毫无根据、令人厌恶的。

格朗泰尔显然看出了他的想法。 他佯装严肃地直起身来,抚平马甲上的褶皱,目不转睛地盯着狭小的房间。“啊,这便是内室——你祭拜的殿堂了。”

安灼拉皱起眉头。“只是个睡觉的地方罢了。” 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好欣赏的。一个暂时的避世之地,而不是家。家具都不是他自己的,他所有的私人物品只有书和床单。

“你是共和国的祭司,”格朗泰尔故作张狂地反驳道。他彻底而贪婪地朝屋内张望了一圈,然后转身用布满血丝的蓝眼睛凝望安灼拉,眼神悲伤如猎犬。要来了;他的借口,他的道歉。“但我是你的——你的祭坛下的司仪。”

“偶像崇拜的幻想。”安灼拉并不相信上帝或神明,也没时间听他讲鬼神之说。神只是人类自身的影子,被人发明以控制人本身。九三年他们砸碎了神龛,关闭了教堂;巴黎的钟声不再鸣响。在圣母院,他们拆掉了祭坛,无套裤汉把理性的肖像放到了基督的位置上。伟大的塔尔玛死了,下葬时没有大张旗鼓。让焚香和令官重新粉墨登场的是波拿巴,迷信的烟云从此笼罩了理性的光芒。

“的确是偶像崇拜,”格朗泰尔大言不惭地同意,“甜蜜的偶像崇拜,”他补充道。在安灼拉反应过来之前,他以一种令人出乎意料的从容跪了下来。

安灼拉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短暂而强烈的冲动,想要用脚去踢格朗泰尔。他内心某个部分涌起了如此狂暴的反应,不仅由于格朗泰尔对祭拜的拙劣模仿,还因为他这个人本身。这出自我贬低的滑稽戏码引出了安灼拉内心最坏的一面。这个软弱无能、摇摆不定,衣冠不整、毫不设防的人。

当格朗泰尔倾下身去,亲吻他穿着靴子的脚时,他不知如何反应。格朗泰尔的头向前伸,露出了后颈,在他黑色的头发和褶皱的衬衫领口之间露出一抹苍白的颜色。安灼拉的嘴巴张开了,但没有吐出一句话,于是格朗泰尔抬起头,重新看向他。

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在祈求残酷。

格朗泰尔,安灼拉很快地看出来,想要被踢——以此来宽慰梅恩便门的失败。无论他多么愧疚,挨了安灼拉的骂之后他会好许多。他如此忙不迭地把安灼拉捧成一座崇高的石像,只是为了让安灼拉跌落凡尘,证明他只是血肉之躯。

当格朗泰尔看见他如此惊讶,嘴角反而上扬时,他的疑虑得到了证实。这微笑有些反常,比平日里更阴暗、更暧昧不明。“我说过我会为你擦皮鞋,不是吗?我会把它们舔得发亮,你都能从上面看见你的脸。这样你是不是就不生气了?”

安灼拉没有回答,格朗泰尔也没有等待他开口,而是垂下双眼,再一次把双唇印在安灼拉的靴子上。从那里,他一路向下,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小而坚定的吻,直到吻到脚趾才停止。

每一次嘴唇触碰到皮革的声音让安灼拉想到孩子给父母的那种肃穆的吻,或者牧师在被赐福的人眉间留下的那种吻。或者是一个人得到许可后握着爱人的手,把他的亲吻印在她掌心。每一个想法都比上一个更坏;每一个吻都比上一个更糟。安灼拉既不能动,也没法说话,他的眼睛定在那颗缓慢移动的黑色脑袋上。他的肩胛骨被冷汗刺痛——有个人在亲吻他的脚,这简直是亵渎,真荒唐。即使格朗泰尔为他的双脚涂上油膏,然后用头发把它们擦干【4】,也不会让他有更大的震动了。

“快停下!”他喊道,终于想到了要说话。这简直令人痛苦。“你会生病的。”

“怎么,就因为街上的灰尘吗?一点儿泥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的身体可经受过更糟哪。” 格朗泰尔抬起头,伸出舌头给安灼拉看。那是一个下//流的东西,被唾液打湿,在烛光下闪烁。一块弯曲的肌肉,力量太大,却太不经约束。然后他歪了歪头。“难道你不该欣然接受?难道你就不会亲吻一个劳作了二十年的老工人的手,对他以兄弟相称?”

“如果真是如此,那人可以抵得上十个你。”

“你还是生气,尽管我已经申辩了?”

“你该庆幸我没有一脚把你踢倒,或者扇你的耳光。”

格朗泰尔没有退缩,恰恰相反,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为了弥补我的过错,任何惩罚我都愿意领受。你给予的任何训斥——如果你想打的话,就打我吧。只是别把你的脸转开不看我。”

安灼拉几乎被说服了。经历了一整天的漫长工作,他像一根压紧的弹簧,而他对格朗泰尔漫长的失望终于蜕变成了真正的愤怒。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成为了一种尖锐的重负,寻找着出口。眼见格朗泰尔自我羞辱让安灼拉几乎感到了一种怪异的满足,这种远非友善的感情让他惴惴不安。让他同样不安的是,他认真地考虑了把格朗泰尔踢走的可能性,虽然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而是决定把他扶起来。

真正的革命者公正而非严酷;是法官,而非刽子手。他再一次按捺住打人的冲动。“我不实施无谓的暴力。”

"是这样没错——但你想这么做," 格朗泰尔说道,既惊又喜,仿佛他对这个发现渴望已久,仿佛这个发现让安灼拉变得更加真实。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而谄媚,仿佛在对一个他想要引诱的女人说话。“你的血管里还是有血在流的——你生气到了要打人的程度。你是如何放任愤怒在胸膛里燃烧!难道你甘心日复一日地吞下火焰吗?你不会消化不良吗?稍微发泄一下吧——反正也是我应得的。”

如果安灼拉的副手们是一架完整的机器中必要的零部件,无声且和谐地运转着,格朗泰尔就是使得机器散架的异物,铁轨上的沙砾。他对这个集体的全部贡献仅限于一点善意,偶尔的辩论或讨论;而他的缺点现在远远超出了他带来的好处。他们驮着他走了这么久的路,现在他成为了他们的负累。

安灼拉对他一向不抱期待,但却不是没有希望他改过自新;格朗泰尔从他那里争取了机会,却任由机会付诸东流,这让他更加失望。格朗泰尔似乎想通过本人证明他对于普遍人类的看法: 人的天性怠惰自私,安于现状,无法做出牺牲,甚至无法做出一点儿小改变。人宁愿在自己悲惨的肮脏的泥潭里打滚,也不愿从麻木不仁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安灼拉并不相信这是人类普遍的特质,但现在他坚定地认为格朗泰尔就是如此,没有任何甜蜜、无礼、卑微的吻能改变这一点。没有合适的惩罚能够拨乱反正,改变既定的事实。

“不,”他简短地说,"这只会让你感觉更好,我不打算让你的良心更好过些。倘若你是为了寻求原谅,不必白费心力了。”

有那么一瞬间,格朗泰尔显得垂头丧气,几乎是悲痛欲绝,仿佛他的失败迎面给了他一下重击——安灼拉拒绝给予他的重击。然后——安灼拉凑得很近,因此观察到了变化——格朗泰尔拒绝承认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失败的事实,试图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好像这样他就能在这场对话中获得某种惨胜。

“我说了要寻求原谅吗?不,责罚我吧,哦米迦勒!” 格朗泰尔挑衅地抬起头。他的领口敞开着,领带不见了,灯光下他的喉咙赤裸着,不修边幅。安灼拉能看见他耳后跳动的脉搏,半张的眼帘下闪烁着绝望的目光。“在我的脸上留下你手掌的痕迹,你的触碰会像天使的触碰那样燃烧。我是可鄙的;我让你失望了。我从你那里骗取了一项任务,只为了满足我可悲的自尊,好像我也像其他人一样在为你做事了——但我从来没认真想过履行义务。我只是想让自己也显得重要罢了!不过我根本伤害不了你的计划,因为你愿景中的革命本就不会成功的,你们会被轻易地击倒,就像用指甲一按跳蚤就碎成齑粉一样——"

格朗泰尔突然间彻底不说话了,他的嘴还因未完成的句子而微张着。他的眼皮在发颤。安灼拉手掌的星形红痕在他的脸颊上清晰可见。安灼拉无法相信这真的发生了,但他的掌心发痛,神经嗡嗡震响,仿佛他才是被打的那一个。在静默中,他能听见他自己的呼吸在加快。

格朗泰尔再次眨了眨眼。

然后他缓缓转过头,露出完好的那一面脸颊,这边脸上的红晕只是因为过量饮酒导致的。“再来,”他说,声音变得粗糙而怪异。“中学里就是这样做的;学生必须为自己的惩罚计数。”

安灼拉迟疑地开口,比起疑问更像是陈述,“你还没有被惩罚够吗?”

“不,再来。”

这一次他计划好了出手,格朗泰尔也准备好了接受。安灼拉的手碰到他的脸时,他们一起呼出空气,一同发泄,此时安灼拉突然意识到过多的肾上腺素在他的血管里奔腾。

他甩了甩手,好像这样就能甩掉身体中梭巡的悚然之感。“再来?"

"好,"格朗泰尔说,然后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几乎是陶醉的。

安灼拉冷冷地看着他,然后又扇了他一巴掌。第三个掌印层叠地落在之前第一个掌印的位置上。效果并不对称,但他不会再打第四次,因为他不再确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又是出于何种原因。

“够了。”

格朗泰尔的眼皮缓缓抬起,好像一个大梦初醒的人。他的嘴仍然是张开的,舔嘴唇时舌尖短暂地出现在安灼拉视野里。“什么?”

“站起来,”安灼拉说。

“我被原谅了吗?”

问出这个奇怪的问题时,眼前的男人跪在他脚边,脸颊不正常地红润,眼神闪烁,呼吸急促。那双蓝眼睛仍然因为酒精而烟雾而泛红,安灼拉现在才看出来,也许他是在哭泣。这个问题太可悲,安灼拉不可能回答。

他沉默地伸出那只发疼的手,格朗泰尔握住了它。他没有像安灼拉原本设想的那样,借那只手的力量站起身来,而是用双唇拂过安灼拉苍白的指关节,好像虔信者亲吻教宗镀金的权戒那样。

“谢谢,”他小声说道,仿佛说出一句祷词。他的动作出奇地严肃,因此安灼拉默许了他,即使格朗泰尔又一次在本该平起平坐的时候增加彼此之间的鸿沟。

“我不是什么伪神,你也不必假装我是。我不会因此感谢你的。”

“哦,大可不必担心,”格朗泰尔说,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一点笑意,“你决意要摧毁偶像。以共和国的名义,我的祭坛将被摧毁,我的神殿将成为废墟。”他嘴角的弧度消失了;有那么一会儿,他看起来几乎是肃穆的,眼神遥远,仍然抓着安灼拉的手,贴在自己的嘴唇上。“你会流血的,我知道。像圣髑那样,流着珍贵的没药眼泪,或者奇迹般地淌着乳香。他们后来说,圣骨箱是空的,奇迹不过是一种骗术;这就是小人做的事,这就是信仰对他们的意义。但是,当你流血时,你的血决不会是假的——”

“你醉了,” 安灼拉说,想要把让他把手松开。“我不想听这些不祥的鸮叫。”

“你不能放弃众神和神性,却认为你能未卜先知。”

安灼拉对此没有回答,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啊,”格朗泰尔说,终于放开了手。他独自踉跄地起身,站起来时安灼拉重新惊讶于他们身高的差异。格朗泰尔的后脑勺和他的下巴平齐——或者他的嘴。格朗泰尔吻他的脚时,他短暂地想过行祝圣礼般亲吻他的额头。想到这儿他皱起眉头。

“今晚你可以睡在我的扶手椅上。并不太舒适,但比起在门外肯定好多了。”

“我睡地板,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注意到你屋里没有地毯;你肯定没有时间好好清洁它们。这是故意的吗——为了扫除诱惑?我会在你的床脚下蜷起身来,并为此心存感激。”

“你还没有受到足够的惩罚吗? 如果你言出必行,如果你不要求如此严苛的惩罚,”安灼拉疲倦地说,“事情会容易得多。”

“我被原谅了吗?”

“我难道没有回答吗?”

“没有,”格朗泰尔说,抬起了头,直到他的下巴扬起,努力让他们的目光平齐。他的脸颊仍然残存着安灼拉手掌的痕迹,嘴角显得忧郁。“不过不必回答了。我知道答案。”

“睡椅子吧,”安灼拉说,后退了一步,远离格朗泰尔散发着热度的身体和充满羞愧的蓝眼睛。没有答案;没有原谅,因为这不是他有权给予的。格朗泰尔辜负的不是安灼拉,尽管他自认为如此。认为他的行为辜负的是具体的人,这种观念才是他真正的缺陷所在。对于共和国犯下的错误,只能以共和国的名义拨乱反正,而格朗泰尔永远不会追随抽象的理想。然而——“睡椅子吧。”



【1】αγαπατος, 希腊语,词根为agape, 神圣的挚爱。

【2】罗马开国将领。

【3】原文为拉丁语,指”辩护文章“。

【4】此处用的是抹大拉的玛丽亚侍奉耶酥的典故。

骨灰拌饭愚人船

,,,,,,设定是抄画像妹妹头。。我好喜欢那个层层叠叠的妹妹头。。。。我画的不叛逆但是漂亮妹妹(诶(你让让我

,,,,,,设定是抄画像妹妹头。。我好喜欢那个层层叠叠的妹妹头。。。。我画的不叛逆但是漂亮妹妹(诶(你让让我

喵老板

Ce que nous avons dit ne sera jamais perdu sur la terre. On peut arracher à la vie les hommes qui, comme nous, ont tout osé pour la vérité...

Ce que nous avons dit ne sera jamais perdu sur la terre. On peut arracher à la vie les hommes qui, comme nous, ont tout osé pour la vérité, on ne peut point leur arracher les cœurs, ni le tombeau hospitalier sous lequel ils se dérobent à l’esclavage et à la honte d’avoir laissé triompher les méchants.


骨灰拌饭愚人船

p2画的网图,,我随机害人

p2画的网图,,我随机害人

骨灰拌饭愚人船
我没画完但是我想发下,,

我没画完但是我想发下,,

我没画完但是我想发下,,

喵老板

稿别拿👁👁

  ,,兄弟你画画怎么颠成这样

稿别拿👁👁

  ,,兄弟你画画怎么颠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