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冬日柿子 冬日柿子 的推荐 dongrishizi.lofter.com
叨叨_

鱼。最近才补的c123都能破防, 有点无法想象一路追过来的朋友看a4的精神状态,,,

鱼。最近才补的c123都能破防, 有点无法想象一路追过来的朋友看a4的精神状态,,,

阿妮亚
血清就没有让Steve堕落。...

血清就没有让Steve堕落。


可再也不会有第二个Steve Rogers了

血清就没有让Steve堕落。


可再也不会有第二个Steve Rogers了

叨叨_

Bgm Rumors

I think I have a big crush on you.


Bgm Rumors

I think I have a big crush on you.



黑羽霞子🤍🤍⚰️

【锤基/盾冬/EC/贾尼】反派催婚团(33)

日常乞讨免费粮票投喂|・ω・`)

简介:因为灭霸的许愿姿势不对,超级英雄们被打包扔进了一个十年前的平行宇宙,在这个反派们集体节操蹦迪,不拿枪支弹药火箭炮,反而满手春药凝胶避孕套的魔性世界里,他们必须要接受自己专属反派们一本正经又无理取闹的情感助攻…… 

CP:锤基、盾冬、EC、贾尼、猎莱

预警:主角以外全员暴风OOC,恋爱脑宇宙设定,情节失智剧情脱缰,反派沙雕全萌化,充满个人趣味,请酌情选择观看


ⅩⅩⅩⅢ. 好消息,好消息,九头蛇老板亲自返场促销,竹马变天降服务限时买一送一


    对于终于死里逃生回到了中庭的Loki...

日常乞讨免费粮票投喂|・ω・`)

简介:因为灭霸的许愿姿势不对,超级英雄们被打包扔进了一个十年前的平行宇宙,在这个反派们集体节操蹦迪,不拿枪支弹药火箭炮,反而满手春药凝胶避孕套的魔性世界里,他们必须要接受自己专属反派们一本正经又无理取闹的情感助攻…… 

CP:锤基、盾冬、EC、贾尼、猎莱

预警:主角以外全员暴风OOC,恋爱脑宇宙设定,情节失智剧情脱缰,反派沙雕全萌化,充满个人趣味,请酌情选择观看


ⅩⅩⅩⅢ. 好消息,好消息,九头蛇老板亲自返场促销,竹马变天降服务限时买一送一


    对于终于死里逃生回到了中庭的Loki来说,他感觉自己现在急需一些心理治疗,而其中最有效的招数莫过于尽情欣赏其他人的不幸,比如某些已经快要在基地里化身望夫石的美国队长。

    不过好消息是,虽然Sam的卧底计划以骰出了悲壮的大失败结束,但他整体上还是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因为虽然这群九头蛇们识破了他的身份,但他的理论依然被认定为很有指导意义,在红骷髅的首肯下,利用冬兵破防美国队长的计划被成功沿用了,具体时间就被定在了当时三天后,也就是今天。

    当Loki发现自己看戏还能看个热乎的之后,内心的愤懑之情立刻就消散了不少,连阴险狡诈的笑容都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大概这就是朋友的功能吧。

    红骷髅想得很是简单,现在的Bucky对Steve充满偏见,一旦见面势必二话不说就会上去把对方狠揍一顿。而不知内情的美国队长面对反目成仇的昔日恋人,一定会在物理和精神上都受到严重的重创,沦为九头蛇的手下败将。

    在幻想完这些画面后,Schmidt就闭关倒时差去了,毕竟猛然时空穿越了七十多年,搁谁都受不了,他还能坚持开完这个会议已经算得上是老当益壮了。

    具体的琐碎细节被全部丢给了Rumlow处理,从冬日战士的发型再到武器,每一条都要求他做到最好,争取营造出分手后的自信辣妹光鲜亮丽地去参加前男友葬礼的那种氛围感。除此之外,为了对正派一方造成双重的暴击效果,Rumlow想了想,大手一挥又把Riley也塞进了作战名单里,准备给胆敢糊弄自己的Sam一个扎心的下马威。

    感受这份前男友军团的混合双打去吧!

    

    不过Steve这边也不是毫无准备,无论怎么说他也是经历过一次这场战斗的人,在短暂的自闭之后,很快就振奋了起来,找来Sam希望能够和他合作。由于Sam的装备很适合在高空俯视监察敌情,同时进行战术辅助支援,Steve希望他能够帮自己拖延住其他的九头蛇敌人,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时间想办法和Bucky交流。

    当然,Sam立刻就同意了,任何听起来不需要让他再被Bucky撕鸡翅的计划都是好计划。

    就这样,在攻击计划发生的当天,Steve作为诱饵大摇大摆地坐进了一辆十分显眼的车里,驶上了公路,就差把神盾局的标志贴在车尾上了,简直是生怕Bucky找不到他。

    但很可惜,这种行为被正通过狙击枪瞄准镜观察着他一举一动的Bucky解读为了公然挑衅,成功激起怒气值一格。

    于是Bucky手指一勾,啪啪两枪,就爆掉了Steve的车胎,整辆车直接原地翻滚撞上了路障。Steve只能抓住机会从破碎的车窗爬了出来,表演了一个臀部盾牌刹车外加超级英雄落地结尾,全套动作技术分高达9.9,看得Sam在天上都给他鼓了鼓掌。

    在看到Bucky直接扔下了枪,活动着胳膊就踩着台步找Steve去寻仇后,Sam拉伸了一下手臂,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

    顺带一提,他还没跟Steve说过现在的Bucky满脑子都把对方当成始乱终弃的渣男,相信Steve马上就能亲自体验到这份甜蜜的惊吓了。

    Sam真的只是觉得需要给队长乏味的生活增添一点意外的小惊喜,绝对不是因为他觉得不能只有自己被这点雷死,试图制造下一个受害者,绝对不是。

    从这个角度,Sam能够把九头蛇的战术队形看得一清二楚,他得意地笑了笑,释放出数台无人机,通过手腕上的面板操纵它们朝着敌后方潜入,想就这样不动声色地击晕这群家伙。

    可下一秒,几道能量炮就从他的身后发射了出去,精准地点掉了所有的无人机。Sam吃了一惊,立刻做好了防御姿势,回身防守,但是从他身后掠过的身影熟悉到让他下意识放弃了防备:“……Riley?”

    九头蛇显然是个物尽其用的黑心组织,Riley有过和Sam一起在猎鹰计划的训练经历,他们自然不会放弃这样一个送上门的优秀劳动力,仿制着Sam的装备,为他做了一套看起来更加先进一点的能量全息飞行装备,就在Sam试图偷家的时候,Riley也被派来偷他的家了。

    只是Riley对他的态度依然十分友好,他微笑着隔空对他挥了挥手:“嗨,Sam,很高兴又见到你了。”

    “喂,不许打招呼!”地面上正在朝Steve前进的Bucky耳朵很尖地听到了这句问好,立刻抬起头来喝止了他们的叙旧环节,“红骷髅说了,不可以对前男友和颜悦色。”

    “哦,对不起!我忘了。”Riley眨了眨眼睛,立刻收回了笑容,努力尝试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来,“我不能和你说话,我们现在是敌人,抱歉。”

    哦,真好,哪怕是在失忆的状态下,Bucky Barnes这个小混蛋也要继续迫害他是吧,Sam像条死鱼一样在心里翻着白眼。

    他原本还想在说点什么,但是Riley已经抬手朝他发射了一记攻击能量,威力不大,倒更像是在提示他集中注意力,自己要开始攻击了。虽然Sam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此刻也只能一边防御着,一边背离对方飞远。他在内心疯狂谴责着能够编出这样一个剧本的自己的大脑,怕不是因为平时Steve和Bucky两个人惹的祸给他造成了过度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就连他的故事也要复刻这套狗血模板。

    就在Sam和Riley在天空中展开互殴(单方面)的同时,Bucky也终于杀到了Steve的面前,他停在了距离Steve五步远的地方,冷酷地上下打量着Steve,认真思考着过去的自己究竟为何会看上这样一个渣男。

    身材……似乎不错,脸……好像也还行。

    这说明我很有品味,而这个家伙没有,Bucky理所当然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Bucky!”不管状况如何混乱,Steve做的第一件事永远都是呼唤Bucky的名字,这一次不需要动手他也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是谁,他把盾牌放在身侧,把自己身上脆弱的部位一一暴露了充满敌意的来人面前,只是用温柔又悲伤的眼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又一次被他弄丢的人,“……Bucky,你回来了。”

    这把Bucky也没有再说出那句经典的反问句,他当然知道Bucky是谁,九头蛇曾给他看了成打的以“美国队长与他的战地情人Bucky”为主题的战时同人宣传小册子,来向他证明他们曾经真的是一对,但每当Bucky提出为啥在这些作品里他总是和这个队长在同一阵营,而且恩爱非常的问题时,Schmidt就会劈手把册子抢走藏在背后,然后严肃地回答这都是敌方的意淫,是他们无法接受美国队长竟然会对敌军做出始乱终弃之事,以至于需要狂搞虚构AU来安抚自己的精神。

    Bucky虽然觉得好几把怪,但勉强还是信了。

    所以此时此刻,他盯着Steve的脸看了几分钟后,做出的第一个动作是挥拳就揍。

    “等等!Bucky!”虽然Steve现在很想直接给Bucky一个拥抱,但在估量了一下这一拳的力道后,还是十分现实地猫腰躲开了,“别听九头蛇的,他们想要控制你,别让他们得逞!你认识我,我们曾经是——”

    “是啊,我知道那部分。”Bucky不太明白面前这人为啥打算狼人自爆,“你抛弃了我,是吗?”

    Bucky能够讲话,看起来似乎还有自我意识,这点变化让Steve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以至于没能发现这段对话究竟有多鸡同鸭讲,驴唇不对马嘴,反而是混乱过度直接因为Bucky的话陷入了一种过度自责的情绪之中,因为在他看来,他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抛弃了他最好的朋友,他没能救下他,而是将他留在了泥泞之中,他没有立场去反驳这句话。

    但是在情报不对等的Bucky脑子里,这阵可疑的沉默就变成了默认,更加说明了那些狗血故事的真实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Steve露出这种悲伤的表情,他的心口处也会跟着微微泛疼。他思考了片刻,随后得出了结论:可能这就是所谓渣男的威力吧。

    屈服于Steve可恶的渣男精神攻击,Bucky最终还是把左手换成了右手,偷偷地放了点水。还好可能是Steve痛苦得太明显了,九头蛇这边完全沉浸在了计划生效,终于看到美国队长破防了的喜悦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冬兵已经开始明目张胆打假赛了。

    这场拖泥带水的战斗明显开始失去了它起初的意义,意识到了这一点的Bucky对着Riley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一起撤退。Steve不甘心地想要强行留下Bucky带回去给Loki他们看看,但被Bucky一个扫射逼退了,伸出去的手和他擦肩而过。

    “我得走了。”和Bucky不同,Riley还记得低声向Sam道了个别,虽说这两个人也是一样,比起战斗更像是单纯在比翼双飞,但好歹Sam也是确实被拖延住了没能去支援Steve一起抓猫回家,Riley还是成功完成了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

    “等等!”终于抓到了机会的Sam将手伸进战术口袋里抓了个什么东西出来,飞快地凑过去塞进了Riley的手里,随后望着Riley的脸庞,握紧了拳头,“我、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得到和你一起飞行的机会……无论这一切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谢谢,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的。”

    “……好的?”并不是很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的Riley只是抿起嘴唇笑了笑,“那……再见。”

    “……再见。”留下这句话,Sam就像是做好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转身飞远了,Riley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低下头展开手里的东西,才发现这是一张一看就是长期被人随身携带的旧照片,在相片上,他和Sam肩并肩地站着,对着镜头开心地微笑着。

TBC.

我脑的是动画猎鹰那种透明红翅膀,很喜欢那套所以用了

09日常捡垃圾

接上条

饲养注意事项⚠️

接上条

饲养注意事项⚠️

幼鲤鲤鲤鲤

"你还记得我吗?"


是六一的饭饭!祝宝们六一节快乐捏~可以的话,希望我们都不必急着长大💞

(爆肝了三天临时凑出来的呜呜呜,本以为可以顺带练习一下结果好像还是在舒适区蹦跶🤧


"你还记得我吗?"


是六一的饭饭!祝宝们六一节快乐捏~可以的话,希望我们都不必急着长大💞

(爆肝了三天临时凑出来的呜呜呜,本以为可以顺带练习一下结果好像还是在舒适区蹦跶🤧

Sana!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笑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笑

09日常捡垃圾

要哪个冬冬

队长:当然是全都要

要哪个冬冬

队长:当然是全都要

剥壳核桃🍉

睡前紧急再摸一张

一些婚前婚后……辣妹变人妻

(p2是真实小羊

睡前紧急再摸一张

一些婚前婚后……辣妹变人妻

(p2是真实小羊

L▽zi
『血色禁区』🩸 “刚才是你一...

『血色禁区』🩸

“刚才是你一直偷盯着他看吧?现在看着我的眼睛,看清楚了。一会儿这红色里会倒映出一幅画,那将是被血肉染红的最美的杰作。” ​​​

『血色禁区』🩸

“刚才是你一直偷盯着他看吧?现在看着我的眼睛,看清楚了。一会儿这红色里会倒映出一幅画,那将是被血肉染红的最美的杰作。” ​​​

伊洛_Eloi

一点奇怪的产物🧐

图源p2


二编

写台词的时候其实没联想到Peter哈哈哈,评论区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所以我补一张图3(破案了破案了)

一点奇怪的产物🧐

图源p2


二编

写台词的时候其实没联想到Peter哈哈哈,评论区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所以我补一张图3(破案了破案了)

咸鱼🌚狮子盾专业户

【盾冬】他最好是直男(一发完)

久违的校园AU,绘画专业高材生史蒂夫×罗马尼亚语专业巴基


01


体育馆的观众席爆发出异常热烈的欢呼,大部分男孩们欢呼的原因是他们学校最强的前锋拿了下关键的比分,大部分女孩们欢呼的原因是那个汗流浃背的高大男孩卷起球服擦了擦汗。八块腹肌是常见的,可它们在史蒂夫·罗杰斯身上异常有魅力。


比赛的结果不言而喻,球员们几乎要把史蒂夫举起来欢呼。作为队长的史蒂夫带着队友向观众致意,然后向球场的某个方向疯狂挥手。人们下意识地寻找那个值得史蒂夫如此激动的人,可惜半天也找不到。


巴基不喜欢过多的关注,所以他选择了很冷...

久违的校园AU,绘画专业高材生史蒂夫×罗马尼亚语专业巴基

 

01

 

体育馆的观众席爆发出异常热烈的欢呼,大部分男孩们欢呼的原因是他们学校最强的前锋拿了下关键的比分,大部分女孩们欢呼的原因是那个汗流浃背的高大男孩卷起球服擦了擦汗。八块腹肌是常见的,可它们在史蒂夫·罗杰斯身上异常有魅力。

 

比赛的结果不言而喻,球员们几乎要把史蒂夫举起来欢呼。作为队长的史蒂夫带着队友向观众致意,然后向球场的某个方向疯狂挥手。人们下意识地寻找那个值得史蒂夫如此激动的人,可惜半天也找不到。

 

巴基不喜欢过多的关注,所以他选择了很冷门的小语种专业,此刻他假装史蒂夫并不是在跟他互动。他看见了史蒂夫的口型,在叫他的名字,在那双闪闪发亮的蓝眼睛因为他的漠然而变得黯淡之前,巴基悄悄挥了挥手机,示意他们可以晚点聊。

 

史蒂夫像只忠诚的金毛犬,抛下队友奔向观众席,那一刻巴基是真的后悔自己放弃了坐在替补席看比赛。

 

“晚上球队有派对,你要去吗?”

 

在巴基犹豫不决的时候,坐在巴基身边的金发美女撩了撩头发,“你是在邀请我吗,甜心?”

 

“抱歉,”史蒂夫很坦诚也很直白,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拉起巴基的手,“我邀请的是他。”

 

接着史蒂夫好像忘了跟邀请有关的社交礼仪,直接把邀请对象带到球队的更衣室。“我得洗个澡,你等等我。”

 

“我晚上有空。”

 

史蒂夫笑得更甜蜜了,“我只需要十分钟!”

 

已经换好常服的山姆走了出来,熟练地翻了个白眼,“你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待在一起,史蒂夫,你可以放开他的手了。”史蒂夫经过的时候捶了山姆一拳,他们都发出爽朗的大笑。这是巴基很难理解的,为什么他和史蒂夫不能这样简单地相处?

 

休息室空间不大,一时间有些尴尬,山姆和巴基向来没有话说,但山姆的嘴是很难停下来的。

 

“……你们真的很甜蜜。”

 

巴基先是花了两秒钟时间意识到山姆在跟他说话,显然是没话找话,鉴于山姆是史蒂夫在球队里最好的朋友,他不能让山姆冷场太久,于是他把说过无数次的话又重复一遍。

 

“史蒂夫不是我的男朋友。他是直的。”

 

山姆耸耸肩,“他最好是。找我搭讪的女孩儿都在打听你们的关系,我替你们声-明了无数次,我听起来就像一个坏掉的录音机,可没人信。”

 

巴基没有立即反驳。其实不怪山姆这样吐槽,任何一个接触或者观察史蒂夫超过半天的人都会怀疑他们是情-侣关系,史蒂夫从不撒谎,所以被问到的时候史蒂夫会很诚实地说他们只是从小一起长大,并非对方的男朋友。如果有男孩想要约史蒂夫出去,史蒂夫也会很坦白很真诚地说自己不喜欢男人。可就算他们澄清了无数次,这样的场景还是会反复上演,就连史蒂夫身边最亲近的朋友都坚信他们早就睡一张chuang上了。

 

上大学以来史蒂夫的人气涨得很快,长相和身材都是明星级别的,擅长篮球、网球、橄榄球、游泳还有冲浪,简直是校园电影的男主角标配,更别提史蒂夫的专业是绘画,简直是文艺美与野-性-美并存的理想型。这样一个人人追捧的“大明星”,却固执地“追捧”着沉默寡言的他,巴基也很无奈。

 

他已经数不清多少人过来挑衅他,扬言要把史蒂夫抢到手。史蒂夫到底是不是直男成了个谜,巴基·巴恩斯到底有多大魅力也成了个谜。巴基有时候也希望史蒂夫赶紧找个女朋友,这样打扰他的人起码能少几十个,可每当看到史蒂夫的蓝眼睛满满装着他,他又觉得维持现状也没有那么糟糕。

 

02

 

派对很热闹,百分之九十的来客是冲着史蒂夫的,这点大家都心照不宣。巴基不擅长应对复杂的社交,而旋涡的中心一直在他身边,他们手臂贴着手臂,他还能感觉到史蒂夫跳动的脉搏。

 

山姆他们嚷嚷着要玩啤酒游戏,史蒂夫不太擅长飞镖,一直被灌=酒。巴基看不下去,轻易抢过史蒂夫手里的飞镖扔出去,正中靶心。第二次投掷之前,他闻到了浓烈的香水味,女孩的卷发蹭到了他的手臂,不用看也知道她正贴着史蒂夫。他难免分心,毕竟女孩的发梢让他有些痒,勉强戳中靶心,巴基退出热闹的人群,没等他拿到一杯冰啤酒,他的手腕先被史蒂夫抓住了。

 

山姆吹了声口哨。球队的人都是一副看八卦的表情。巴基知道自己和史蒂夫的朋友关系没有那么好,他们不能像史蒂夫那样分辨他的情绪,他没有生气,更没有嫉妒,他只是单纯想要喝点冰啤酒。史蒂夫自然看得出他没有生气,但史蒂夫还是抓住了他。

 

“我和你一起去。”

 

“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那个女孩性格很好,和史蒂夫很相配,这些不是他们平时会聊的话题,所以巴基只用这句话点醒史蒂夫。

 

史蒂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人群躁动起来,山姆着急地冲过来,“我和他们打赌你的钱包里装着的照片是巴基的,赌注是一星期的汉堡,你可别让我失望啊兄弟!”

 

巴基以及习惯了他们拿他和史蒂夫的关系开玩笑,有的时候他真的很讨厌史蒂夫的坦诚,就好像现在,史蒂夫拗不过山姆,点了点头,“的确是巴基的。”

 

“队长你不能偏向山姆!我们要看!”

 

那群喝得半醉不醉的队友嚷嚷道,光嚷嚷还不够,直接上手去抓。史蒂夫当然不会和自己的队员较真,被抢了钱包也不生气,无奈地摇摇头。山姆抢过史蒂夫的钱包,干脆利落地掏出里面装着的照片。“嘿!还是短发的巴基,你们那时候多大,十六岁?”

 

巴基的表情僵住了。他看到得到那张照片,照片里的他留着帅气的短发,笑得十分灿烂,反而是被他揽着的史蒂夫看起来很腼腆。

 

大约是空间太密闭,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史蒂夫几乎是立刻发现了他的异常,顾不得闹哄哄的人群,也顾不上自己的钱包,直接把他带了出去。他们穿过拥挤喧闹的人群,打开门,迎面吹来的夜风让巴基清醒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那些不好的回忆涌了上来,一股窒息的感觉像是长了无数个钩子勾住他的心神,史蒂夫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居然没听到。

 

“我们去画室,那里没人。”

 

巴基胡乱点头,对史蒂夫天然的信任使然。

 

史蒂夫执意背起他,他也分不出神去拒绝,就由着史蒂夫这么做。

 

画室很安静,满是史蒂夫的气息,在巴基眼里就是“安全”的代名词。史蒂夫把他放下,起身去走廊打杯水,巴基看到画架上未完成的画作,他看得出来,那也是短发的他。

 

一开始是他缠着史蒂夫。大学里的人都不知道,小时候的史蒂夫并没有那么受欢迎,身材也没有那么好。而他并不沉默寡言,恰恰相反,他话很多,自信大方而且热衷社交,每个周末都要带着史蒂夫进行一场四人约会。直到那次他意外从高空坠落,身体上的伤养了很久,史蒂夫自责得快要疯掉,每天守在他的病chuang前,花很多时间陪他复健。性格外向的他忽略了心理上的创伤,等到他发现自己噩梦缠身,越来越不喜欢出门,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史蒂夫当然是直男,即使被再多的人误会,也不愿说出这段往事。这个傻瓜总是以一种笨拙的方式保护他。

 

“你喜欢吗?还没画完,本来打算下周送给你的。”

 

巴基向来讨厌史蒂夫在他面前变得小心翼翼,他想要逗逗史蒂夫。“既然我看到了,让我画完吧。”

 

史蒂夫从来不会拒绝他,立刻找来绘画工具,调好颜料,把画笔递给他。虽然巴基并不介意在史蒂夫面前出丑,但他不忍心毁掉史蒂夫的心血,他看得出来这是史蒂夫下了很大功夫的画作。

 

“你带着我画,让我体验一下当画家的感觉。”


……


余下有点画室小尾气,让我们看看史蒂夫到底有多直~

搜weibo ID: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搜“直男”即可~



Fin

煜文🌞
#色彩挑战赛 day15 @色...

#色彩挑战赛  day15 @色彩班长 

和roe87太太的mermaid month图文联动💙💙💙

#色彩挑战赛  day15 @色彩班长 

和roe87太太的mermaid month图文联动💙💙💙

鸮
ao3盾冬文整理,共22类

ao3盾冬文整理,共22类

ao3盾冬文整理,共22类

米花

【盾冬】Daylight

队詹,永远热恋,还是傻白甜

 

巴恩斯中士只是想抽支烟,一支完完整整的烟


1

巴基听着帐篷外呼啸的风声,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想着打仗——仿佛现在还可以感觉到炮弹爆炸时如同雨点般纷飞掉落的土块,想着史蒂夫——想来想去好像全是史蒂夫。他从行军床上坐起来,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摸索到蓝袄制服,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烟。


他吸了一口,食指轻巧地弹了一下烟灰,帘布忽然掀起,冷风呼呼地灌进来,他打了个寒噤,手一哆嗦香烟也掉在了地上。


“瞧你干的好事。”巴基虽然这么说,但是看到史蒂夫的那一瞬间,他那些没边际的胡思乱想全部消散...

队詹,永远热恋,还是傻白甜

 

巴恩斯中士只是想抽支烟,一支完完整整的烟

 

 

1

巴基听着帐篷外呼啸的风声,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想着打仗——仿佛现在还可以感觉到炮弹爆炸时如同雨点般纷飞掉落的土块,想着史蒂夫——想来想去好像全是史蒂夫。他从行军床上坐起来,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摸索到蓝袄制服,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烟。

 

他吸了一口,食指轻巧地弹了一下烟灰,帘布忽然掀起,冷风呼呼地灌进来,他打了个寒噤,手一哆嗦香烟也掉在了地上。

 

“瞧你干的好事。”巴基虽然这么说,但是看到史蒂夫的那一瞬间,他那些没边际的胡思乱想全部消散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的错。”

史蒂夫大步走到床边坐下,笑眯眯地把巴基拉进怀里,亲了亲他的头发。

 

史蒂夫的身体像是暖烘烘的火炉,融化了巴基仿佛结了冰的身体,巴基舒服地在他散发着热量的宽阔胸膛上蹭来蹭去,把烟味儿全都蹭到了他身上,头发也乱七八糟了。

 

暖和过来后,巴基懒洋洋地抬起头,刚想说什么就被史蒂夫咬住了嘴唇,巴基笑着张开了嘴让他的舌头探进来。

 

史蒂夫热切地亲吻着巴基把他推倒在床上,飞快脱掉衣服和靴子,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紧紧抱住他,脑袋埋在他的怀里猛吸了一口。史蒂夫好几天没见到巴基了,很想他,特别想他。

 

巴基忍不住嗤笑,手指缠绕着那头灿烂的金发,“你勒得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史蒂夫这才稍微松了点力道,无辜而又贪恋地说道:“我就想抱着你,每时每刻都想抱着你,我想你,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

 

“老天,你不过是出去开了两天会,怎么学了这么多弯弯绕绕?”

 

“真心实意。”史蒂夫攥着巴基还有些发凉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口捂热,又凑过去吻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队长,你的取暖任务完成了,可以回你床上睡了。”

 

“我得保护你。”

 

巴基挑眉,“你在我床上我只会觉得危险。”

 

“中士不信任我?”

 

“你的‘枪’顶着我让我怎么信任你?”

 

“那就帮帮我。”史蒂夫理直气壮地说。

 

“滚一边去,”巴基笑骂,“关我什么事?”

 

“巴基…”史蒂夫低头咬开他的衬衫纽扣,“巴基…你就帮帮我……”

 

这一帮就帮到了快要天亮,巴基倒是不冷了,但他还是想抽烟,他好久没抽烟了。要么没时间,要么想不起来,今天好不容易想起来了又被史蒂夫打断了。现在嘛…可以算得上事后烟?巴基想到这儿噗嗤一声笑出来。史蒂夫摸着他汗湿的头发,问他笑什么,巴基摇头没说话。

 

“我昨晚做了个梦。”史蒂夫黏黏糊糊地一下一下地亲他。

 

“春梦?”巴基坏笑,眼睛亮亮的。

 

史蒂夫伸手刮了刮小混蛋的鼻子,“还记得我们在科尼利亚大街看美术展览那次吗?”

 

巴基当然记得,那会儿他十七岁,史蒂夫十六岁,他们逃课去看美术展,出来后下起了大雨。巴基拦了辆出租车,却被另一伙人捷足先登,巴基跟那伙人打了起来,史蒂夫当然也参与其中。结果出租车司机吓跑了,那伙人也被他们打跑了,剩下他们两个傻小子站在大雨中望着对方傻笑,然后他们接吻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我梦到我们在科尼利亚大街租了个房子。”

 

“了不起,那里的房租可贵了,然后呢?”

巴基知道史蒂夫有多么喜欢科尼利亚大街,那儿总是有办不完的美术展。

 

“房子很大,很空,我们花了一整个夏天的时间把家填满。天气很热,我在给你画画,”他轻轻抚摸着巴基的脸,“你不老实,脱光衣服坐到我身上诱惑我,然后我就醒了。”史蒂夫说到最后语气中莫名透露着一丝遗憾。

 

“我诱惑你?罗杰斯,你扪心自问一下,哪次不是你先‘兴致盎然’?”

 

“你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是诱惑我,”史蒂夫撩开巴基额前的头发,“我的意思是,我爱你。”

 

巴基耳朵都要麻了,这小子说起情话不嫌害臊吗?怪心动的。

 

“等我们以后回纽约,就搬去那条街住,你什么也不用做,我养你,给你做饭洗衣服擦鞋子,你觉得怎么样?”史蒂夫吻他的额头,脸颊,鼻子,然后是嘴唇。

 

巴基笑着回吻他,“当然…如你所愿……”他伸出手去够地上的衣服想要拿烟,却被史蒂夫抓住手按在床上。

 

“还有一小时,我要好好利用这个时间。”

 

“固执又任性的小子…”巴基忍不住咕哝道。

 

还能怎么办?依着他呗。

 

 

 

2

零散的火星从篝火堆上炸开,一弯纤细的新月悬挂高空,冬日的夜晚总是无比清亮,与黎明时分的灰暗阴郁完全不同。

 

巴基熟练地擦着了火柴(打火机早就找不到了),把香烟点燃,还没来得及衔上,就被坐在旁边的史蒂夫给抽走了。

 

“干嘛?”

 

“感冒没好,不准抽。”史蒂夫说着把香烟扔地上,靴子踩上去碾灭了。

 

“我感冒还不是因为你?”

 

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面不改色地向他伸出手。

 

巴基警惕地看着他:“又干嘛?”

 

“剩下的。”

 

“这你也要管?”

 

正在吃沙丁鱼罐头的森田和杜根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决定不去掺和他们的家务事。

 

“交出来。”

 

“我就不。”

 

“那我搜身了。”史蒂夫微笑着,眼神却好像要把他的衣服扒光。

 

巴基知道史蒂夫总是说到做到,他不满地撇了撇嘴,老老实实把剩下的半包烟放到史蒂夫手心里。没关系,反正他有别的办法。他喝光了热乎乎的咖啡,背起枪准备去巡夜,打算遇到放哨的士兵时跟他们要一支,想到这里他已经开始暗爽,史蒂夫却在这时站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靠,为什么要跟着我?”

 

“你说呢?”

 

巴基心虚没底气,不作声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颓败的乡村小道,踩过路面上一个又一个结冰的小水坑。冬日的晚风总是冷意十足,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沿着冷硬的地面飞翔,等他们经过时,它又展翅高飞落在了树梢上。巴基吸了吸鼻子,闻到了好闻的枯草香,从这里他们可以看到向北延伸的大片田野。

 

史蒂夫递给他一个有点儿干瘪的苹果,巴基摇头,“你先吃,我可不想把感冒传染给你。”

 

史蒂夫凑上来,结结实实亲了他一口,“我不怕。”

 

他笑着推开史蒂夫,“就知道逞能。”他当然知道注射血清后的史蒂夫不会生病了,只是习惯性地想要照顾这个小子。以前在布鲁克林的时候,他们总是分享同一份食物,倔犟的小史蒂夫每次都让巴基先尝一口,还跟他说模范男友都这么干。

 

巡逻快结束时,巴基越走越慢,史蒂夫转过身,看着巴基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十分坚决地说:“不行。”

 

“队长,你就让我抽根烟吧…我烟瘾犯了,难受。”

 

“不行就是不行。”

 

“那你想怎样?”

 

“等你病好了。”

 

巴基一手勾住史蒂夫的腰带扣,把他拉进黑暗的树影中一把抱住,凑上去胡乱亲他的脸,撒娇似的拖长了音调,“就一支烟,我给你操还不行吗……”

 

美国队长十动然拒。

 

巴基气得想打他,又不舍得,干脆不理会了。等凌晨他们回到临时驻扎的地方,巴基找着机会偷偷溜了出去。

 

“小子,跟我斗?还嫩了点儿。”巴基得意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他在抱住史蒂夫的时候把香烟顺回来了)。

 

“是吗?”

美国队长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巴基一个激灵,尴尬地转身笑了笑,“这么巧,你也出来尿尿啊。”

 

然后他就被史蒂夫逮了回去,巴基委屈极了,没抽上烟,还挨了顿操,真他妈亏大了。

 

 

 

3

巴基仰卧在挖好的战壕里翘着腿查看地图,快要冻僵的手指头划过推进的路线,今天下午他们清除了一个德军火力点。月冷风清的夜幕下,空气中依然弥漫着火药和焦土的味道,巴基渐渐感到了疲倦,眼皮开始打架。

 

听到盖博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时,巴基立刻清醒地跳了起来喊住他,向他索要香烟。

 

盖博结结巴巴半天说道:“我,我没有。”他每次说谎都是这副表情。

 

“快给我。”

 

盖博一脸为难地看着他,“恐怕不行……”

 

“怎么回事?”

 

“队长吩咐过,不让我们给你。”

 

巴基简直气笑了,“他不让就不让了?这么听他话?”

 

“我可不想受罚。”

 

“怕什么?天塌下来我撑着。”

 

盖博哈哈干笑两声,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

 

巴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决定去医疗队碰碰运气,跟姑娘们说几句好话,总能讨到一支烟吧。

 

没想到那几个小护士远远看到他就开始笑个不停,“我们答应队长了,不可以给你行方便。”

 

巴基一时语塞,这小子到底嘱咐了多少人?他不拘地笑起来,拿出哄女孩子的那种惯用腔调说话,“哎呀,队长不会知道的,行行好,给我一支烟,就一支。”

 

她们忽然冲巴基使眼色,可巴基根本没察觉出来,商量着说道:“要不这样,明天我请你们喝酒。”

 

这些女孩儿的酒量可大了,巴基闲下时就会喊她们一起去找乐子,跟兄弟一样,只不过史蒂夫似乎对此颇有意见(虽然他没说过),渐渐地巴基就很少跟她们厮混了。

 

就在这时,一双手沉稳有力地搭上了巴基的肩膀,“不请我?”

 

她们跟队长打招呼,笑嘻嘻地跑开了。

 

巴基被史蒂夫扳过身去。

 

史蒂夫穿着笔挺的军服,胸前整齐地别着各种荣誉勋章,上尉军衔的肩章更是增添了斗志昂扬的气势。

 

巴基立正姿势,抬起右手向史蒂夫行军礼,活泼地笑起来,“罗杰斯上尉。”

 

史蒂夫无言地笑了笑。

 

巴基恢复了往日的玩世不恭,他歪了歪脑袋,灰绿色的眼睛看起来真诚极了,“你看我这不是没得逞吗?”显然讨好卖乖没什么效果,只好又补充道:“我那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不要当真啊。”

 

史蒂夫转身就走,示意他跟上。

 

糟糕了,巴基在心里叫苦不迭,他试图与史蒂夫和解,“我,我错了还不行吗?”他就这样跟在史蒂夫身后走回了营帐,途中遇到森田几个人,他们对巴基露出了“哥们,自求多福”的表情,巴基更绝望了。

 

“吃药了吗?”

 

“我早就好了,吃什么药啊。”

 

史蒂夫定定看着他。

 

他拗不过这个固执的倔小子,在史蒂夫的注视下,吞下药片,苦得直皱眉头,史蒂夫剥开糖纸,“张嘴。”

 

巴基乖乖照做,三两下嚼碎了,甜味蔓延在整个口腔,他搂住史蒂夫的脖子,抬起明亮的眼睛,“想尝尝吗?”

 

他的队长年轻气盛,哪里经得起恋人的撩拨,毫不客气地带着某些醋意吻了下去,顺势把他抱了起来。

 

巴基很快就被吻得呼吸困难,他试图在换气时和史蒂夫商量,可每次话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

 

“史蒂夫——”

“停下——”

“混——”

 

史蒂夫闹脾气似的,一个劲儿地吻他,巴基缠住史蒂夫后腰的双腿都要软了,他头晕眼花地趴在史蒂夫怀里调整呼吸。

 

“这就累了?”

 

“不许嘲笑我。”巴基气喘着说。

 

史蒂夫有些骄傲地笑了笑。

 

“我以后不找她们了…只跟你喝酒,”巴基讨好地去蹭史蒂夫的脸,“好吗?”

 

“我无权干涉中士的自由。”

 

“行了啊,还内涵我?”巴基舔了舔嘴唇,他笑着从史蒂夫身上滑下去,跪在史蒂夫面前,双手灵巧地解开了队长的军服腰带,“不如干点儿有意思的,大好时光不能浪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结束,反正他被史蒂夫捞起来的时候膝盖都没什么知觉了,史蒂夫又吻他,怎么也吻不够。

 

他们腻歪到了床上,巴基慵懒地伸展着四肢,直到史蒂夫把他揽在怀里,用力抱住。

 

“满意了吗?罗杰斯上尉。”巴基饶有兴趣地把玩着他军服上的那些荣誉勋章。

 

“还行。”倔小子依然耿耿于怀。

 

巴基攥起拳头捶他,“就这么评价我?”

 

史蒂夫有些吃痛地笑了,他的中士可是很有力气的,他抓起巴基的左手吻了一下,“说好了。”

 

“什么?”

 

“我们以后就搬去科尼利亚大街的房子里住,到时候你只管享受,史蒂夫·罗杰斯永远为你效劳。”

 

巴基枕着他的手臂,笑眼弯弯,“当然,早就说好了啊。”

 

得到了心上人的肯定,史蒂夫这才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外面依然冷风袭袭,但是巴基暖和极了,毕竟有史蒂夫这个滚滚热源,他们漫无目的地聊天,不知不觉地又吻到一起,亲吻的间隙巴基问道:“你把我的烟放哪儿了?”

 

史蒂夫好笑地看他,“所以还是为了这个?”

 

“我想抽烟,我想和你睡觉,这是两码事,”巴基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开心极了,“不过我都想。”

 

史蒂夫翻身将他压在身下,“那就先和我睡觉。”

 

“真不讲理啊。”

 

“一向如此。”

 

“那还愣着干什么?”巴基笑着把他拉近。

 

算了,抽烟不如滚床单。

 

 

Fin. 

Buckyyy
Bye bye Baby Bl...

Bye bye Baby Blue💙


【侵删】在推上看到的,不知道作者是谁,这张图原版应该是队二结尾美队坠入海中的那一幕,我给这个图旋转了90度

真的真的很美!!!!好想看看作者的其他盾冬图🥺🧊

Bye bye Baby Blue💙



【侵删】在推上看到的,不知道作者是谁,这张图原版应该是队二结尾美队坠入海中的那一幕,我给这个图旋转了90度

真的真的很美!!!!好想看看作者的其他盾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