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沒錢君 沒錢君 的推荐 guyu7911.lofter.com
紫竹林雾

【双花】北京时间

*原著向

*2022九赛季现背有私设

*可以当重回的番外看,也可以单独


summary:冬季转会窗名单公布了,张佳乐也知道,自己在昆明过不下去这个年了。


——————————


      “大神,你接上张大神了吗?”


      “接上了,我们俩先回,你们玩吧。”


        北京时间22:00,孙哲平从方向盘上腾下一只手挂断了楼冠宁的电话,瞥了一眼后视镜...

*原著向

*2022九赛季现背有私设

*可以当重回的番外看,也可以单独


summary:冬季转会窗名单公布了,张佳乐也知道,自己在昆明过不下去这个年了。


——————————



      “大神,你接上张大神了吗?”


      “接上了,我们俩先回,你们玩吧。”


        北京时间22:00,孙哲平从方向盘上腾下一只手挂断了楼冠宁的电话,瞥了一眼后视镜。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正乱着一头粉毛窝在后排座上,整个人都要陷进白色的长羽绒服里去,抱着嗡嗡作响的手机不知道正在看什么。


        首都机场的夜依旧灯火通明,孙哲平的京牌USV奔驰在机场高速上,远远能看见北京欢迎你几个大字一点点被高架桥吞没。路上没什么人,路灯高高挂着,有些路段加了点喜庆的装饰,这也是大年初二的夜。机场高速上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一辆车,孤独似课本里的赶鸭人。


        诶。孙哲平叫他,张佳乐猛地从手机里抬起头,顺手关掉了手机屏幕,从后视镜里飘忽地看着孙哲平的眼睛。“就这么来了,行李也没带?”孙哲平的目光还在路面上,顺手并了个线。“没带。”张佳乐声音不大,回答地倒是快,孙哲平顺着后视镜看了一眼他,手机的嗡鸣声不绝于耳,心里气得觉得好笑:“真行,您老先生来北京到底带什么了?”张佳乐抬头看着车顶,几乎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道:“账号卡,身份证,核酸……没了。”孙哲平气得更想笑了,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就被一阵土俗土俗的云南山歌打断了,是张佳乐的手机铃。“外地号?”孙哲平顺嘴问,“昆明的。”张佳乐言简意赅答,不认识?孙哲平话音刚落,张佳乐按下了接听键。


       【张佳乐你妈死了,狗——】


        张佳乐按下了挂断。


        “粉丝。”他做了个深呼吸,回答了刚才孙哲平的问题。孙哲平从后视镜看了看他,没再说话,车里的气氛忽然沉了下来,安静的车里只听得到车载CD悠悠地唱着民歌:你知道花儿有多坚强,年年都开放岁岁吐芬芳……


        于是坚强的花儿窝在后座上,默默关掉了手机,一头扎在车门上闭上了眼睛,顺带挪了挪肩膀的位置 。


        孙哲平看了眼屏幕,实时气温-1℃,顺手给后座按开了坐暖。

 

        张佳乐发消息的时候,孙哲平正在什刹海跟楼冠宁他们搞团建,烤肉季的羊肉还没端上来,要建战队的话也才说了一半,这场入伙饭的核心也是目标人物孙大神,却被一条消息叫去了首都机场接人,而机场在麦记里杵着、不请自来北京的那位更是重量级:刚刚转会霸图、自冬季转会窗名单发布以来掀起腥风血雨的百花前队长、孙哲平的前搭档兼现对象张佳乐。做东的楼冠宁也不生气,还忙地叫大神赶快去,其他人也起哄,张大神啊嫂子啊一会就叫地乱七八糟,孙哲平懒得跟小孩们逗闷子,拿了钥匙一路直奔机场,在T3的门口看到了一只白色的企鹅。


        企鹅上车,说师傅,我没带钱;师傅骂,说张佳乐,你丫真行。


        没带钱的企鹅最后还是没有露宿街头,司机师傅不仅包接送还包了吃住。醒醒,到家了。企鹅从后座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听见前座的师傅熄了车,轻轻地这样说。


        张佳乐被孙哲平提溜上床的时候人还是蒙的,他不是第一次来孙哲平家,也不是第一次跟孙哲平睡一张床,但是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还是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冬天里一张床扒拉出两个枕头的日子足足有三年,百花的宿舍里那张小小的下铺好像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让两个人从侃天侃地的一次庆功醉酒,合情合理地睡到了耳鬓厮磨的习惯,又慢慢只剩下了张佳乐一个人,拥着两千余里的月光疲惫而眠。他怔怔地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平躺着,隔壁暖光的灯管恰似揉着月光照进来,是北京高楼间温存,他忽又想起宿舍的那扇窗开向北方,两个十七岁的少年曾趴在那里远远地眺望,孙哲平骗他说远处能看见燕山,那时他骗孙哲平说,远处能看到百花的未来。


        “想什么呢?”黑暗中,身侧有声音传来。他侧过头去看,孙哲平也以同样的姿势平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用的默契增加了。张佳乐本来想这样调侃着说,但他发现他说不出口了,什么都说不出了。他想聊的太多了,想倾诉给孙哲平的也太多了,可挑挑拣拣总是绕不开那几件事。


       我能在这待到冬奥结束吗?

       他没头没尾地这样问着,转身凑孙哲平近了一点。


       韩文清不把你开幕式前逮走就不错了。

       孙哲平也侧身和他凑近了一点。



——END?——


超短打,想写一下“今年的事”

有可能有后续

看书的时候就一直觉得他们俩肯定还是见了,不止在网游里那一次疯一把,甚至于去霸图都是两个人聊过之后的结果

至于文里的出现的一些烂梗,云南山歌,嗯,你懂的,那首《你知道花儿有多坚强》本来是唱蒙古族的,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这首,而且感觉很适合乐乐就放进来了,属于我的老年人审美吧

重回卡文了,大家想看点什么可以在下面也跟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