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皇诚人力-直聘号 皇诚人力-直聘号 的推荐 huangchengrenli-zhipinhao.lofter.com
狮院第一大冤种就是luna

二更诶哈哈哈哈啊哈哈哈疯了

这段很好嗑!

二更诶哈哈哈哈啊哈哈哈疯了

这段很好嗑!

Mrs.Cipher

【刻薄欧洲绅士x你 】长久 青桔和破晓星光

a. 成年人肮脏的思想


b. 存在年龄差


c. 原来是原创oc但是看的人真的好少,于是就改成了第二人称乙女向


d. 绅士是你的养父


         乡间的贵族总是喜欢彻夜举办宴会去庆祝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二十世纪贵族的铺张浪费是寻常人家难以想象的。在非洲生长的甘蔗被加工成白色的金子运往欧洲,变成了红色金边花纹丝绒布料上的白瓷器盛着的点满...

a. 成年人肮脏的思想


b. 存在年龄差


c. 原来是原创oc但是看的人真的好少,于是就改成了第二人称乙女向


d. 绅士是你的养父

         

         乡间的贵族总是喜欢彻夜举办宴会去庆祝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二十世纪贵族的铺张浪费是寻常人家难以想象的。在非洲生长的甘蔗被加工成白色的金子运往欧洲,变成了红色金边花纹丝绒布料上的白瓷器盛着的点满奶油的蛋糕。

  仆人在楼下的厨房中来回奔走,你觉得每次开宴会时厨房佣人端着盘子来回送去的声音像是被猎狗追逐的老鼠才能发出来的。

  只有等级足够高的仆人才被允许前往上层,厨师将装点着圣女果的餐盘递给男仆,牛奶和鸡蛋打成的布丁在柴火燃烧的空气中划出一个圆润的弧形。

  太阳才刚刚下山还不到三个小时,这场穷奢极欲的宴会才刚刚开始。大厅金色的墙纸上挂着贵族们公认的技艺高超之画作。你硬塞了几个杯子蛋糕就从侧门溜走了,大厅中挤满了遍身罗绸之人让你觉得有点头晕。

  从侧门一路溜向庄园别墅的小果园中,果园中种了几棵从亚洲跨洋过海带来的桔子树,现在恰是果实介于青黄之间的时日。

  这里的橘子是为了供给屋中贵族才种下的,等到橘子全黄的时候就要全部摘下了,会给你留下不少,如果桔子太酸的话就会被剥开,去经脉络,除籽捣成酱,如果还有几束夏天开的玫瑰的话,会再往里面加点花瓣和金色蜂蜜。

  如果漏了一两个桔子,等它从树上熟透掉下来时,就会在馥郁甜蜜的烂熟果肉中长出不少白色蠕动的长虫,再过个几日就会长出翅膀来变成飞虫。绅士曾经就因为有仆人漏了好几个桔子导致生出不少蠕虫而大发雷霆。

  你脱下脚上的红色牛皮小高跟鞋,这种鞋子虽然是定制的也足够舒适但还是比不上裸足。你踩上一块光洁的石头,伸手,五指抓住那一个青桔,手腕一转,桔子就离了枝头。

  “你跑出宴会就是为了摘个酸桔来尝尝?”背后突然冒出个声音。

  “大厅里人太多,晃的我头晕。”你不用回头就知道来的是谁。你摘下桔子,转身看向他,左手上还提着的红皮小高跟晃悠晃悠。

  绅士今天是宴会的主角,穿着一身金丝镶边的礼服。

  “你不应该这么快离开宴会,之后你还要向那些新来的贵族的小姐做一下介绍。”他个子高又削长,大掌一握就摘下个青桔。

  “比起我,更不应该离开的人不应该是你吗?”你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赤着脚踏上一旁柔韧又柔软的绿草上,尖尖的草尖挠的你脚心有点痒。

  绅士看着你在草丛上踢踢脚尖,边上有几个被乌鸦啄掉下来的青桔,它们在还未成熟之际就已被摘落枝头。

  沉默在不知何时凝固了秋天清冷的空气。

  绅士清楚地记得,桔子其实是你最喜欢吃的水果了,每次剥完皮后你的手上总会黏上些白色的植物经络。

  这个小恶魔心情好的话还会向他唇边递过来一瓣桔子,当然往往都会刻意酸得他皱起眉头,再被你嘲笑他。每一次你的恶作剧都会成功,当然了不是吗?他难道会让你失望吗?

  冰凉的手指触上他的眉头,惊了绅士一下,他向后缩了缩,但又忍不住将自己递到你手边。

  “在想什么?”你虚虚地抚平了他皱起的眉头,又向后跳开了。你总是这样,若即若离,绅士几乎要怀疑你是故意在捉弄他了。

  绅士没有回答,他将视线移到你的小腿上,跳起时悦动的裙边显出了苍白布着纤细蓝色血管的脚踝。

  他任由沉寂蔓延,好像这样他就能沿着暧昧不明的情愫变成一条黑蛇,用舌尖悄悄捕捉着从你身上散发的信息素。

  你抬了抬冷绿色眼眸,看着绅士,他的半边身子隐在桔子树的阴影下,手上还傻傻地捏着个青涩的桔子。

  从明月至夜幕的晦涩不明笼罩在绅士的身上,连那件金色华丽的礼服都披上了朦胧沉睡的黑色,染成了一片黄昏。

  你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烟火的人,有时连刻意去找话题的兴趣都没有,比如说,现在。

  你喜欢和绅士待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在你沉默时感到坐立不安,毕竟你冷下脸时是真的会给人疏离之感。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不用刻意去附和绅士什么,这样的绅士并不需要你一个小姑娘矫揉造作的崇拜。

  你不会在不想笑的时候去笑,不会在不喜欢的时候去装得喜欢,你不愿将精力耗费在无用的人际交往上,尤其是与平庸之辈的交涉。

  这些绅士都知道,所以他们两人才会相处得舒服又得体。

  你撩了撩为了晚宴而梳起的华丽发型,发梢还点缀了几个发簪,非洲除了能出甘蔗还盛产钻石,这些都从黑奴的血肉中长出。

  绅士向你靠近,五英尺,三英尺,一英尺,好了,已经够靠近了。他能尝到你身上传来的清桔香气,像是达芬奇的画。

  “你了解这次宴会的目的是什么吧?”

  绅士从被淡绿色堆砌的深处翻出了一句话,他将舌尖轻抵在口腔肉壁上颚,仿佛那里还残留这一点你的香气。

  “当然,就是要正式一点,拒绝法纳尔家族的联姻不是嘛。”你捻下一瓣藤蔓上的花朵花瓣,指腹只感受到一片湿润,最终只留下一片淡淡的水渍痕迹。

  “噫……真恶心。”

  你赤裸的脚足不经意间踩上了一旁的熟透掉落的桔子,松软得如血肉,淡黄色汁水溅上了苍白的脚趾,染出一串晕。鲜橙的饱满果肉从细瘦的洁白趾缝中挤出。

  这个桔子几乎甜得绅士喉咙刺痛。

  你翘起沾满青草汁液和馥熏的果肉脚尖,脚趾不安分地动着,一跳一跳地向绅士蹦来。

  “我想你真的是要小心一点,至少不应再像个猴……孩子一样。”绅士习惯性地吐出刻薄的话语,突然想起面前的是一位小姐,又改了口。

  绅士顺从地单膝蹲下,从礼服胸口的口袋中抽出一条丝巾,示意你可以将脚掌放到他的手上。

  你挑了挑眉,将脚踝塞进他的手中,假装没有听到他那句被咽下的猴子。

  你的脚踝有一处微微的凹陷,绅士将拇指放在那,环扣住你的脚踝。

  “你的手好烫!”你轻轻扭了扭脚,尝试挣扎一下。

  “别动……”绅士低哑了嗓声,对他而言明明更烫的是他手中抓住的事物。

  “你应该穿上长筒袜的。”当今大部分女性都会在长裙下穿上长筒袜,否则未免过于浪.dang。

  你的纤白小腿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中,长裙被撩至你的大腿处。他只晓得要快点擦完,滑顺的丝绸从你的趾缝间探出,他怀着恶意地捏了捏你的脚尖,让你夹得丝巾更紧一点。

  绅士胸口发烫,这段时间漫长又短暂,恒古至久远,仿佛今日的晚宴只是为了让你在青涩桔子林上起舞。

  “不得不说,我真的强烈建议你要穿袜子,小姐。”他有点自暴自弃地用丝巾轻轻抽了一下你的脚踝,因为实在太轻了,甚至像是轻抚让你觉得发痒。

  “知道了,你不觉得你真的过于迂腐固执吗?这里除了你我还有谁能看到呢?”你眯了眯眼。

  或许你要防备的就是我。

  绅士坚持着“无论如何你下次一定要穿上。”他仰视,凝视着你,认真地说到。

  他需要用这些轻薄的东西来约束自己,将不可描述的情感藏在那些华丽而又奢华的服饰背后。

  你无谓地勾了勾嘴角。

  绅士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明白了吗?

  他环着你的脚腕,眼中翻腾着波涛暗涌。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明白这些肮脏的情感和故作虚行的掩饰,你或许会厌恶远离我……不……是一定会吧……

  绅士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哪怕这会让他如置地狱,他也不会尝试去延缓它的到来。

兰笙笙

【Luxiem乙女】当你要亲手杀掉他们(杀手设定)

撞梗致歉 感谢喜欢

点个关注不迷路~

看史密斯夫妇突然想到的点子然后就来激情码字了。


Vox:

Vox的粉金眸凝望着你,一刻都没挪开过。他看起来并不惊讶,似乎早有预料。


“honey,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把刀放下,乖。”


“我不会跑的,你放心,暂时放开我,就一会儿。”


他兴许看不出来你内心的煎熬,你接下这个暗杀任务接近他,但你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他。这让一切变得棘手起来。你知道Vox的为人,也知道他承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你放开来他。


“哦honey,再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的大手抚上你的面颊,你感受到那熟悉的温度,一时间竟然有了流...

撞梗致歉 感谢喜欢

点个关注不迷路~

看史密斯夫妇突然想到的点子然后就来激情码字了。


Vox:

Vox的粉金眸凝望着你,一刻都没挪开过。他看起来并不惊讶,似乎早有预料。


“honey,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把刀放下,乖。”


“我不会跑的,你放心,暂时放开我,就一会儿。”


他兴许看不出来你内心的煎熬,你接下这个暗杀任务接近他,但你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他。这让一切变得棘手起来。你知道Vox的为人,也知道他承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你放开来他。


“哦honey,再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的大手抚上你的面颊,你感受到那熟悉的温度,一时间竟然有了流泪的冲动。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一个专业的杀手是不能具有这种情感的。


Vox的眼神越发的温柔连带着他的动作也变得轻柔来许多,他的手从你的面容滑到你的头发,他摸的很仔细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地方。你从他的温情中体会到了万般的不舍,你又何尝不是呢。


他的唇贴上来你的额头,你感受到一丝湿意,再一抬头发现他已泪流满面。他将你紧紧抱在怀里,埋在你的发间留恋的吸取你的气味。


“honey,我说过,如果你想的话我的命都可以给你,现在,让我来兑现承诺吧。”


刀起刀落,他决绝的用刀自刎,没有丝毫的犹豫,你发了疯般的扑上去,抱着他逐渐变冷的身体。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一丝笑容,看着你:


“怎么还这么爱哭,我走了,谁帮你擦眼泪啊…”


Shu:

你接到暗杀任务而今天就是任务的最后期限,你一直一拖再拖但今天这一刻还是来了。你和Shu各自端坐在桌子的两端,他面色平静的盯着面前的酒杯,从容自得。


“这杯酒不简单对吗?”


你不自觉的别过头去不愿回答他,因为你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shu。这对你对他来说都太残忍了。


“honey listen。”


Shu变回了之前冷静严肃的模样。眼睛直直的盯着你:


“哪怕我死了,组织也不一定会放过你,你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尽量避开组织。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生病了要好好吃药,不要怕苦。药我分类放好了,你按照标签拿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听到Shu的声音只觉得分外的刺耳和难过,你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但他却毫不理会。


“夏天再热也不要贪凉,饭要好好吃,不要总点外卖。我走了你不要自责,不要难过,这是必然的结果,你我早都已经料想到了不是吗?”


Shu温柔的笑了笑,他很少像现在一样一口气说这么多,但他却总觉得叮嘱多还不够,他实在是不放心留下你一个人。


你听着他的话已经哭的泣不成声,这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有谁能平静的看着自己的爱人死在自己的眼前,而凶手就是自己呢。


Shu平静的端起酒杯,一饮而下,随后无力的瘫倒下来,一滴泪珠自他的眼眶中滑落:


“怎么办honey,我还是放心不下你…..”


Ike:

你的刀抵住了Ike的后腰,他的反应却意外的平淡,这让你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感觉一点都不意外也一点都不害怕。


“sweetheart,这一天终于到了吗?”


你身形一顿,握着刀的手微微发抖。原来,他早就知晓了这一切,却还是心甘情愿的陪你演戏。


“为什么不揭穿你?”


“可能是因为…自己写了太多小说了,看过太多别人的故事了,偶尔当一回主人公好像也不错。”


“开玩笑?我可没有开玩笑哦honey,能死在你手里,我没有遗憾了。”


你听着他如此平静的说着这些话,好像事不关己一般。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你早就想脱离组织,所以当组织和你说只要再替他们做一件事就放你自由时你欣然接受,只是没想到这次的任务会是如此的艰难。


你从来不会对任何暗杀对象产生感情,但Ike不一样,他从一而终对你温柔,无限的对你付出,你生来第一次感受到这般温暖,也是第一次享受到被人爱护的滋味,你不想失去这一切,但是你又何尝不无奈呢。


“我知道这样说不太现实,but honey 我真的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我….我爱你。”


刀应声掉落在地上,你实在下不去手,谁能真正决绝的杀掉自己最爱的人呢。你萌生了想背叛组织带着Ike远走高飞的想法。


Ike好像读懂了你内心所想,他俯身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刀。


“不!不要!Ike!!!NO!”


你看着离你渐行渐远的Ike,心底的难受与酸涩之感便越发的清晰。Ike第一次没有听你的话,刀贯穿了他的胸口,他无力的倒在地上,鲜血源源不断的从他的体内流出。你发了疯一般的冲上去,将他抱在怀里,一直以来处事不惊的你在这一刻第一次感受到了手足无措。


Ike沾满鲜血的手触碰到了你的面颊,他看上去很安详,很平静。


“不要自责,不要难过,哪怕我走了你也要勇敢的活下去,好吗。”


他说完,手就无力的垂在了地上。无论你怎么呼唤他的名字,都无人再回应你,这一次,他是真的离开了。而你,又变回了孤独的一个人……


Luca:

要想杀一个黑手党boss并不容易,当你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你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今天,是暗杀任务的最后期限,你必须要动手了。但没想到一切都出奇的顺利,你甚至没怎么废力就进入到了Boss的领地。


“15分钟?honey,我以为你会更快一些的。”


Luca端着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一脸玩味的看着你。


“你早知是我?外面的人是你故意支开的?”


Luca笑了笑,品尝了一下杯中的酒,道:


“我的未婚妻想要杀我,这种事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难不成,你喜欢热闹的场面?”


他放下了酒杯,掏出手枪,拿在手中细细把玩着:


“只是不知道…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呢?”


你握紧了手中的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这段时间,你一直卧底在他身边,事实上你们两个相处的很愉快,如果没有接到任务,你甚至真的会爱上他,但连小孩子都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如果。


“honey,我给你30秒的时间,你可以来杀我,我不会反击,如何?”


他一步步向你走来,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畏惧,有的只有玩世不恭。你一时间猜不透他的想法。


你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他只是温柔的盯着你


“我的枪给你用,我怕疼,刀,太疼了。”


他将自己的手枪放在你的手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事不关己一样。你突然觉得手中的枪变得极有分量。


你下不去手,老实说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有股阻力在阻止你扣动扳机。


“30秒到了哦 honey,现在是我的时间了。”


他迅速的将你手中的枪夺过来,朝自己开了一枪,你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hon…honey,作为一个杀手,关键…时刻连开枪的魄…力都没有可不行。”


你无力的滑倒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你心里难受的紧。


“honey…我好疼啊…..”



Mysta:

作为一个优秀的侦探,他早就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摸清了你的身份以及你的目的,但是你并不知道。


你将毒药放在了他最喜欢的巧克力里(虽然狐狸对巧克力过敏但他好像丝毫不care反而很喜欢吃?)将巧克力放在了他的面前。


“巧克力?!honey,你….你同意我吃巧克力了!!”


狐狸狗震惊,抱着巧克力乖巧的缩在沙发上,像一个拿到糖果的孩童一般。你的心被刺痛了。


“对,今天破个例,你可以吃。”


Mysta三下五除二撕开了包装,拿起两颗直接丢到嘴里,细细品尝着。没有丝毫的犹豫。


“honey,这个巧克力配上毒素可不怎么好吃。”


他一边说一边继续往嘴里塞巧克力好像一点都不介意一样。而你却怔在了原地。


“你…你都知道了….”


他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个不停。


“h…honey,我可是侦探诶,我要连身边人的想法都读不懂还怎么当侦探。”


你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现在这个局面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Mysta吃完了手中的巧克力,挪到你身边将你抱在怀里。


“honey listen。我不会怪你,我知道你身不由己,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负担。人这一生本来就生死不定,我能死在你手里已经很满足了,所以,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要一直介意我,好吗。”


平时看上去幼稚的小狐狸现在都濒死了还抱着你说这这些大道理和暖心话,实在是让你无法释怀。你回抱住他,不肯撒手。


“你能不能换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穿的那件裙子,你穿那件真的很美,我想…在死之前我还想再看一看。”


你强忍着泪水,回房间换了衣服,再回到客厅的时候,Mysta已经非常虚弱了,他强撑着坐起身,眼睛死死的盯着你,不舍得移开目光。


“真美啊…..”


sums喵

脑补力!

真的觉得crown好酷酷嘿嘿

p1是会议期间!(觉得通行证画上去不好看所以就没加

算是玩家设定oc的三分之二(


我只会吃吃

p2、3表情包可存(

脑补力!

真的觉得crown好酷酷嘿嘿

p1是会议期间!(觉得通行证画上去不好看所以就没加

算是玩家设定oc的三分之二(


我只会吃吃

p2、3表情包可存(

风过楠竹

luxiem乙女 当他们必须要kill你

#乙女,不适退出,不要上升到主播

#撞梗sorry啦

#ooc我的,男人你的

#应该会刀吧

#没粮了,自己造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ke

你满心欢喜的回家,看到的是满脸笑容迎接你的男朋友,心情更是好了不少。


你当然知道ike要在今天沙了你,这点不难看出,因为他最近老是和你聊生/死,他的草稿上也总是会有那种关乎到主人公生/死离别的桥段。你也不傻,早就猜到了这种事情。


但你还是开心地回了家,那个温馨的家。ike笑得还是那么的温柔,但夹杂了一些其他的情感,回来时,你撤着他的领口亲了一口就去吃晚餐。...

#乙女,不适退出,不要上升到主播

#撞梗sorry啦

#ooc我的,男人你的

#应该会刀吧

#没粮了,自己造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ke

你满心欢喜的回家,看到的是满脸笑容迎接你的男朋友,心情更是好了不少。


你当然知道ike要在今天沙了你,这点不难看出,因为他最近老是和你聊生/死,他的草稿上也总是会有那种关乎到主人公生/死离别的桥段。你也不傻,早就猜到了这种事情。


但你还是开心地回了家,那个温馨的家。ike笑得还是那么的温柔,但夹杂了一些其他的情感,回来时,你撤着他的领口亲了一口就去吃晚餐。


ike的眼角红红的。


ike走了过来,他拿着一杯水,你闻了闻,味道很香,水还很烫,吃完饭你就没有选择喝水,而是去洗澡,你可不想在死的时候身上还带着疲惫,你想要干干净净的/死/去而不留遗憾。


你活着本就没有遗憾,能有ike这个男朋友就已经很开心了,但现在,你开始担心你的男朋友。你好像还有千言万语没有跟ike说一样。你突然有点舍不得了,但你没办法。


你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了ike眼睛旁边的泪,那是还没擦净的。你拿着茶走到房间,拿起了纸和笔,放到了桌子上,之后又从自己的包里找出一个蓝色长方形的盒子,放到了自己的左手中。


你拿起杯子。


ike看见,想立刻去制止你,但他还是没有那样做。你的内心没有太大的波澜,一口气就把那茶给闷了,然后快速地写下了自己的/遗/书,ike的眼里满是绝/望,你从椅子上落下,ike赶忙接住了你,他很后悔,他想着不该这样做,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你看着满是心疼,弱弱地把自己的手抬起,对他说:“sorry,这是我给你定制的笔,本来想等到你生日那天给你的,但你的生日是明天,我估计撑不住了”说完你的手就落了下去。ike一直把你抱着,直到他生日那天,盆友们都来跟他庆生,但他们看到的是那凄凉的场景。


朋友们安慰过后就被ike叫走了。


之后他经常在你的/坟/前哭,他也经常会对着你送他的蓝色钢笔发呆。


他几度想/轻/生,但看到你的遗书后,总会打消自己的想法他知道你不想看到他这样,你想看到的,是ike依旧开心、快乐的笑。


他写了一本书,里面是记录着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写的时候,他总会突然流泪,安抚好自己的情绪后继续写,直到他睡着。他才会放松一会儿,但手上你送他的钢笔,他却握的紧紧的,生怕它掉了。


新书写好后,他第一时间把自己的草稿/烧给了你,那上面还有这自己独特的签名,那是你无聊时在ike的一个空白草纸上签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剩下的改天再写吧,评论和点赞都摩多摩多!

彩蛋写的是你回来后|ω・)و ̑̑༉

西海岸West_Coast
彩蛋是纯图无字画完版 色调很红

彩蛋是纯图无字画完版 色调很红

彩蛋是纯图无字画完版 色调很红

巫茨壬樱花🌸

地狱客栈金属徽章数调中
进群排相册
Q群
208 017 522

地狱客栈金属徽章数调中
进群排相册
Q群
208 017 522

蓝小魔Aqua
整点AL~~ 草莓小鹿哭唧唧...

整点AL~~

草莓小鹿哭唧唧

好的现在AL要来刀我了

整点AL~~

草莓小鹿哭唧唧

好的现在AL要来刀我了

鱿鱼イカびき
摸的地狱客栈同人 看完地狱客栈...

摸的地狱客栈同人

看完地狱客栈我已经彻底爱上这个男人了❤️❤️

摸的地狱客栈同人

看完地狱客栈我已经彻底爱上这个男人了❤️❤️

纳贝流士

初遇 (完)

相遇的部分在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就是日常的内容了,各位宝子不要着急,我会努力写稿的!

好了,宝子们安心看正文吧。(* ̄3 ̄)╭♡ 

﹉﹉﹉﹉﹉﹉﹉﹉分割线﹉﹉﹉﹉﹉﹉﹉﹉

浓重的血腥味充盈在四周,黑色的土壤贪婪地吞食着猩红的液体,不久,除去成片的尸骨,便就了无痕迹了。

在放到最后一只拦堵他的恶魔后,Evil极为熟练地将尸骨堆成一堆,随后就将其献祭给了深渊。说句实话,Evil并不知道这些恶魔拦堵他的理由,但这是在地狱,地狱需要什么理由呢?

待一切都被收拾得干净如初,他缓步迈进不远的屠宰场,他需要买些新鲜且多汁的鹿肉。这是为那位红色的领主大人准备的。

大概是五天前,在他凭租好住...

相遇的部分在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就是日常的内容了,各位宝子不要着急,我会努力写稿的!

好了,宝子们安心看正文吧。(* ̄3 ̄)╭♡ 

﹉﹉﹉﹉﹉﹉﹉﹉分割线﹉﹉﹉﹉﹉﹉﹉﹉

浓重的血腥味充盈在四周,黑色的土壤贪婪地吞食着猩红的液体,不久,除去成片的尸骨,便就了无痕迹了。

在放到最后一只拦堵他的恶魔后,Evil极为熟练地将尸骨堆成一堆,随后就将其献祭给了深渊。说句实话,Evil并不知道这些恶魔拦堵他的理由,但这是在地狱,地狱需要什么理由呢?

待一切都被收拾得干净如初,他缓步迈进不远的屠宰场,他需要买些新鲜且多汁的鹿肉。这是为那位红色的领主大人准备的。

大概是五天前,在他凭租好住处后,那位尊贵的大人就三番五次地莅临那间不大的房屋,每次来后都会要杯黑咖啡。当然,是不加糖和奶的那种,然后,就在他那儿消磨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开始,Evil只是认为这位大人仅仅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但就在昨天,那位大人却提出一个令魔震惊的想法。那就是,聘用他成为自己的私魔管家。

众魔周知,有着极为强烈领地意识的领主一般只会让低等的原生小恶魔来充当奴仆和管家。但这位领主,也就是Alastor,著名的“广播恶魔”,竟然会去聘用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罪人恶魔来当自己的管家,且还是贴身的私人管家。

“Haha,我亲爱的咖啡师先生,可先别急着拒绝,这是一场绝佳的交易”那位大人转动着他的老式长柄话筒,脸上仍旧是那副夸张的笑,“这于你,于我,都很不错。”

他当时并未答复,只是沉默地思考着其中的利益,而他对面的领主只是笑着,然后优雅地喝着刚冲泡好不久的咖啡。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红色的恶魔笑着,只是那流行于20世纪初的特殊广播腔却带着“滋滋”的电流声:“毕竟...谁都有拒绝的权利,亲爱的...狐狸先生。”

“天色不早了,尽管地狱里没有时间。晚安,狐狸先生。Haha,还有,明天见。”

优雅的绅士笑着消失在原地,只在茶几上留下一只空着的咖啡杯,默默地向主人提示着曾经有一位尊贵的客人在这儿与他闲谈。

“先生,共计532魔币。”

收银员略带生涩的英语将Evil飞远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他付了钱,歉意地向这位年轻的小姐笑笑。

走出屠宰场,Evil照例在门口的小商店里买了些被灌有少量魔力的红玫瑰。顺带提一句,这家不起眼的小商店是Innocent在经营着,也就是Evil初来地狱时遇见的那位淡蓝色的阁下。

“下午好,Innocent阁下。”

“...下午好,先生。”

﹉﹉﹉﹉﹉﹉﹉﹉分割线﹉﹉﹉﹉﹉﹉﹉﹉

走进玄关,率先映入视野的浅灰色沙发上的那抹深红。

红色的恶魔领主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是今晚夜间广播的稿件。

“Haha,下午好,我亲爱的咖啡师先生,”Alastor放下手里的稿件,脸上是他惯用的标志性的笑,“今天过得好吗?显而易见,这是个乏味至极的开场白,可有谁在乎呢?没有人!”

Evil将玫瑰插进餐桌上的花瓶中,然后洗手为那位大人冲泡咖啡。咖啡浓郁的醇香充盈在不大的空间,令这下午的时光瞬间变得悠闲愉快。

猩红色的鹿肉被处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白色脉络残留在上面,然后被切成合口的大小,最后被摆放在洁白的瓷碟上,再放上几片地狱特有的植物叶片做装饰,完美无瑕。

鲜肉和咖啡被送上餐桌,Alastor微笑着注视这件房屋的住客的一举一动。

“谢谢您的关心,今天过得不错。还有,关于您昨日提出的交易,我思考了许久...”

Alastor并不急于得知这只黑色狐狸的答复,他甚至都有闲情打量自己的指甲,观察是否修剪得完美。

“正如您所说,这是场完美的交易。”

有些意外的答复,但并不出乎意料。

“Ha,不错的答复。”Alastor笑着端起餐桌上的咖啡,轻抿一口,等待着他的下一句答复。

“撒旦在上,我,Evil,将永远忠于您,Alastor大人。”

纳贝流士

初遇(三)

选豆,磨粉,闷蒸,冲泡,拉花。

所有的步骤都格外干净利落,却又不失优雅。

Alastor注视着这位新来的咖啡师的技艺表演。是的,他称之为表演。一场令他感到愉悦的表演。

“您的咖啡,阁下,或者大人?”

米白色的咖啡杯被红色的恶魔端起,黑色的咖啡上,白的鹿形拉花随着动作微微倾斜,荡漾。

浅尝一口。

入口的先是一阵苦味,不过没关系,Alastor就喜欢这种刺激舌尖的味道。接着,是令魔沉醉的醇香。

“很出乎意料的美味。你的手艺很不错,这位先生。”

“谢谢您的夸奖,尊敬的领主大人。”

“Haha,真是个有趣的灵魂。请问你的名字是?”

“Evil,大人,我的名字是Evil。”

“不错...

选豆,磨粉,闷蒸,冲泡,拉花。

所有的步骤都格外干净利落,却又不失优雅。

Alastor注视着这位新来的咖啡师的技艺表演。是的,他称之为表演。一场令他感到愉悦的表演。

“您的咖啡,阁下,或者大人?”

米白色的咖啡杯被红色的恶魔端起,黑色的咖啡上,白的鹿形拉花随着动作微微倾斜,荡漾。

浅尝一口。

入口的先是一阵苦味,不过没关系,Alastor就喜欢这种刺激舌尖的味道。接着,是令魔沉醉的醇香。

“很出乎意料的美味。你的手艺很不错,这位先生。”

“谢谢您的夸奖,尊敬的领主大人。”

“Haha,真是个有趣的灵魂。请问你的名字是?”

“Evil,大人,我的名字是Evil。”

“不错的名字,Evil先生。”Alastor喝了口咖啡,眼里带着些愉悦,“希望我下次来这里时,仍然是你在这儿。毕竟这年头,能找到令自己满意的饮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您谬赞了。”

“Ok,时间不早了,看来我得去开始我那无聊至极的工作了。再见,Evil先生,和你聊天是个不错的乐子。”

“还有,Absolution先生,祝你的生意越来越好。Haha,也许吧。”

红色的恶魔仍旧用老式的长柄话筒推开店门,但这次他哼着30年代的小曲儿,大概是《electro swing》的片段,这似乎透露出他快乐的心情。

Evil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扬起一个格外夸张的笑:“这位大人就是‘广播恶魔’。是吧,Absolution阁下。”

“是的,但Evil,你要小心了,看来你成功地引起了那位大人的兴趣。但愿他不会对你有杀意,毕竟就我再也找不到一个能让Alastor领主大人满意的咖啡师了。”

“阁下请放心,我会注意的。”

时间在忙碌中流逝,很快就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如果地狱有太阳的话。

Evil在老板的提醒下离开了工作岗位,地狱下班的时间,是初到地狱不久的Evil不清楚的。

“好了,Evil,我可爱的咖啡师先生,现在是下班时间。祝你有个愉快的私魔时间,我也该回去看看我那该死的宠物究竟把家里弄成什么样了。”

“再见,Absolution阁下。”Evil接过老板手上的钱袋,这是他今天的工钱,不多,但完全够一只魔在旅店好好地睡一夜,甚至还可以去餐馆大吃一顿。

“再见,希望你明天能准时来上班。”

“我会的,阁下。”

老旧的木门被新制的锁链锁紧,发出沉闷的响动。Evil转身走进黑暗的小巷,思考着今晚去哪里过夜。

Evil缓步前行着,他一点都不着急,甚至还有心思停下脚步去浏览贴在墙上的发廊广告。

“Hey,哥们,借点钱花花。”就当他对着某个广告沉思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罩住了本就模糊的光线。

“很抱歉,这位阁下,我并没有钱。”Evil抬起头,朝面前的恶魔笑笑,“还有,即便我有钱,为什么要借给阁下你呢?”

纳贝流士

初遇(一)

别看,没写到Evil和Alastor的相遇。

﹉﹉﹉﹉﹉﹉﹉﹉分割线﹉﹉﹉﹉﹉﹉﹉﹉

地狱仍和往常那般风和日丽。

血红色的天幕上,几朵橙红色的浮云缓缓聚成一个圈,形成所有魔都异常熟悉的特殊通道。

“看来地狱又来了些杂鱼,”Vox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不过,只要能给那个该死的老古董带去些麻烦,也算有些用处。”

深灰色的通道将Alastor所辖区域的天空占了个大半,而身为当事人的广播恶魔却还在咖啡厅中不慌不忙地享受着早餐。

如果对面没有一个白色的地狱之主的话,这将是个完美无瑕的早餐时光。Alastor喝了口手边的咖啡,如是想道。

“Hey,my deer,你应该注意到你的辖...

别看,没写到Evil和Alastor的相遇。

﹉﹉﹉﹉﹉﹉﹉﹉分割线﹉﹉﹉﹉﹉﹉﹉﹉

地狱仍和往常那般风和日丽。

血红色的天幕上,几朵橙红色的浮云缓缓聚成一个圈,形成所有魔都异常熟悉的特殊通道。

“看来地狱又来了些杂鱼,”Vox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不过,只要能给那个该死的老古董带去些麻烦,也算有些用处。”

深灰色的通道将Alastor所辖区域的天空占了个大半,而身为当事人的广播恶魔却还在咖啡厅中不慌不忙地享受着早餐。

如果对面没有一个白色的地狱之主的话,这将是个完美无瑕的早餐时光。Alastor喝了口手边的咖啡,如是想道。

“Hey,my deer,你应该注意到你的辖区上空的异常了吧?”Lucifer微微一笑,“我们又迎来了一大批民众,这对于魔口众多的地狱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所以,Alastor,my deer,你知道该怎么做。”

“Haha,那当然,我亲爱的殿下,我也在思考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案,毕竟这是属于我那无聊至极的工作中的一部分。”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my deer。”

“Haha,当然,殿下。”


Evil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久到他忘记了时间。当他再次醒来时,他所处的环境已然大变。

头还有些胀痛,估计是睡久了的缘故。Evil强打起精神,模糊的视野终于清晰了。

红色的天幕上,是漂浮的橙红色的云,那些云彩聚集成圆,在他头顶的那片天空上形成一个深灰色的通道。

“所以,那是什么?”

Evil有些懵,他还没有弄明白如今的处境。

“地狱之门。”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Evil转头去看,那是个淡蓝色的恶魔,浑身透露着一股腐朽枯败的气息。

“你好,先生。”Evil扬起标志性的微笑,“这里是地狱吗?”

“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淡蓝色的恶魔笑了,“但你要小心,这位新来的先生,这儿不是什么像天堂的美妙地方。”

“所以,您的意思是这里是地狱?”

“如果你要这么理解的话,这里的确是地狱,”那只恶魔仍只是笑着,“和你谈话很开心,有缘再见。”

“Uh...再见,先生。”Evil目送着这只奇怪的恶魔离开。他对这儿有了些大概的理解,从一个奇怪的恶魔口中得知的

“现在,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住宿。”Evil习惯性地摸向耳廓,他并没有如之前那般揉到耳垂,那里空无一物,只有黑色的发丝。

“What?(什么?)”Evil有些不可置信,他居然没有揉到自己的耳朵,那他的眼镜是怎么固定在眼前的?

梅见过i-硬撑中

梗源怪奇物语S3幕后花絮 

梗源怪奇物语S3幕后花絮 

惡荇.醜さを愛する
成就1:Label Manag...

成就1:Label Manager

(肉眼可见地变虚…

成就1:Label Manager

(肉眼可见地变虚…

惡荇.醜さを愛する

我喜欢更新一些换汤不换药的东西

over

我喜欢更新一些换汤不换药的东西

over

惡荇.醜さを愛する
练习 但是我承认我c**过(啊...

练习 但是我承认我c**过(啊?)

练习 但是我承认我c**过(啊?)

惡荇.醜さを愛する

漫画图透 不能说有一部分只能说完全没有依据

总之漫画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漫画图透 不能说有一部分只能说完全没有依据

总之漫画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惡荇.醜さを愛する

(二编)

Xan(强效轻微镇定剂)大家都叫他药仔

   阴阳头+内部挑染 右侧颌骨处有耳扩 外衣内部的纹路是一条条的肋骨 里衫很多,但他的偏好是那些写着“愛”的卫衣,高领毛衣或者其他什么的。

是个烟瘾很重的躁狂症 发作时会更加亢奋,说话滔滔不绝。精通废话文学。

   大部分时间是昼伏夜出 属于似乎不用睡觉但一睡不醒

宁可啃树皮也不愿意恰自己做的饭 不过他承认自己白开水烧得不错 总之这方面的天赋和Grime“不遑相让”。

  “厨房已经...

(二编)

Xan(强效轻微镇定剂)大家都叫他药仔

   阴阳头+内部挑染 右侧颌骨处有耳扩 外衣内部的纹路是一条条的肋骨 里衫很多,但他的偏好是那些写着“愛”的卫衣,高领毛衣或者其他什么的。

是个烟瘾很重的躁狂症 发作时会更加亢奋,说话滔滔不绝。精通废话文学。

   大部分时间是昼伏夜出 属于似乎不用睡觉但一睡不醒

宁可啃树皮也不愿意恰自己做的饭 不过他承认自己白开水烧得不错 总之这方面的天赋和Grime“不遑相让”。

  “厨房已经长草了,Xan.”

  “那就等到它开花。”

   他会嘶吼…或许还收藏着十年之前的情绪核唱片?是某种特殊的感情吧。

永远不愁经济来源 依他自己说是自己心态过好了。

注:1.和Grime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2.粤语美音,和生硬的日语。

3.长期在地下城活动。据他所说地下城有一个需要他照顾的大家伙。

惡荇.醜さを愛する

Grime,污垢和脏物!(其实更合理的解释是一种说唱乐的分支

他和Xan一样打着黑色耳扩器

黑色的棒球帽是Xan给的上 面写着KYOTO(京都)

眼睛其实是灰蓝色的 鼻子那里的通气贴摘掉后会露出一道横向裂缝 (系数年前打架斗殴所伤

习惯说“Nah” “Nope”

旧工薪阶级或餐厅打工仔,写beat赚外快,努力成为“Edenuga”厂牌签约制作人。

Grime其实什么都会一点,包括说唱。

热衷于花生酱或者其他甜点(?

ps:1.其实除Grime(格里姆)外 叫脏脏也是可以的

2.口音偏好可以模糊地定义为的伦敦南部口音,由于在地下...

Grime,污垢和脏物!(其实更合理的解释是一种说唱乐的分支

他和Xan一样打着黑色耳扩器

黑色的棒球帽是Xan给的上 面写着KYOTO(京都)

眼睛其实是灰蓝色的 鼻子那里的通气贴摘掉后会露出一道横向裂缝 (系数年前打架斗殴所伤

习惯说“Nah” “Nope”

旧工薪阶级或餐厅打工仔,写beat赚外快,努力成为“Edenuga”厂牌签约制作人。

Grime其实什么都会一点,包括说唱。

热衷于花生酱或者其他甜点(?

ps:1.其实除Grime(格里姆)外 叫脏脏也是可以的

2.口音偏好可以模糊地定义为的伦敦南部口音,由于在地下娱乐城工作过,所以被迫地学会了一些坎棟语(粤)。

3.虽然没有皮肉,但总是让人觉得他的部分外貌类似黑人。他有时候会陷入自己拥有西非约鲁巴人血统的愚蠢幻想。但这真的仅仅是他的幻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