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萌酱啦啦啦

【佐鸣】

只要你说出口,你就能拥有我.

我喜欢你,全世界都知道.

我喜欢你,全世界都明了.

【佐鸣】

只要你说出口,你就能拥有我.

我喜欢你,全世界都知道.

我喜欢你,全世界都明了.

凤梨丙干

注意避雷啊注意避雷…

跟之前那张图是一个系列,虽然哥没露脸但确实是cp向的…厚颜打下cp tag

注意避雷啊注意避雷…

跟之前那张图是一个系列,虽然哥没露脸但确实是cp向的…厚颜打下cp tag

Sternstunde🐾

【SBHP/亲世代逆行】Time Traveler(双更份) 52

52.


“瞧瞧,这是谁啊。”


西里斯从树下站起身。仍然在他怀里的哈利被他带了一个趔趄,他赶紧爬起来站稳,一边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和草叶一边看着明显只是路过这些人面前的斯内普。那个斯莱特林一定也看到了他们。因为哈利注意到在他那头油腻腻的半长黑发的遮掩下,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轻蔑的冷笑。


“鼻涕精斯内普。”西里斯平静地说。斯内普在听到他们‘不怀好意’地对他打招呼的一瞬间将自己刚刚拿在手里的另一张试卷塞进了书包里。他将手伸进长袍的口袋,谨慎而警惕地盯着朝他走过来的几个男孩,黑色的目光闪烁不定。


詹姆懒洋洋地跟在西里斯...

52.

 

“瞧瞧,这是谁啊。”

 

西里斯从树下站起身。仍然在他怀里的哈利被他带了一个趔趄,他赶紧爬起来站稳,一边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和草叶一边看着明显只是路过这些人面前的斯内普。那个斯莱特林一定也看到了他们。因为哈利注意到在他那头油腻腻的半长黑发的遮掩下,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轻蔑的冷笑。

 

“鼻涕精斯内普。”西里斯平静地说。斯内普在听到他们‘不怀好意’地对他打招呼的一瞬间将自己刚刚拿在手里的另一张试卷塞进了书包里。他将手伸进长袍的口袋,谨慎而警惕地盯着朝他走过来的几个男孩,黑色的目光闪烁不定。

 

詹姆懒洋洋地跟在西里斯的身后。哈利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未来的父亲脸上是一副几乎懒散到无所谓的表情。他的嘴角微勾着,看着逐渐走近的西里斯和斯内普。当他察觉到哈利在看着他的时候,詹姆竖起一根食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他轻轻地对哈利摇了摇头。

 

“不管之前你和西里斯说过什么,哈利。”詹姆低声说,“这会儿别触他霉头。你要是坚持一对一的公平决战,那我就不出手。可你要知道,西里斯是为了谁出头的。”

 

哈利一时间的反应有一点儿迟钝。他的脚步慢了下来,站在原地,看着詹姆眨了眨眼睛。当一个念头忽然划过他心头的时候,哈利差一点小声地尖叫出来。

 

“难道你,你说,他是为了天文台上的那件事?”哈利有点结结巴巴地说。

 

“不然他还能是为了谁呢?”詹姆用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道。哈利的眼角余光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彼得。他正在用贪婪又渴望的目光看着正在接近的西里斯和斯内普,显而易见地,他带着一种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的表情。而莱姆斯只是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他又低下头去,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最近过的怎么样,鼻涕精?”

 

不远处西里斯冰冷的声音将哈利的思绪从短暂的恍惚中拉了回来。他立刻转过身,看到西里斯已经抽出了魔杖。哈利心中警铃大作,只是没等他向前扑到西里斯的脚旁,就已经看到有一道红色的咒光从西里斯的魔杖尖端疾射出去。斯内普的反应则比他预想中还要迅速,他已经伸进了长袍口袋的那只手明显抓住了自己的魔杖,但是他却对西里斯使用的咒语产生了错误的判断。

 

“统统石化。”西里斯冷静地念出咒语。咒光击中了斯内普的半个身体,彼时他刚将魔杖掏出来,整个人就被击飞,腾空而起。哈利看到斯内普起码向后飞了有十几英尺高,然后他狠狠地跌落在地,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

 

这边发生的冲突立刻吸引了一些站在湖旁边的女孩们的目光。哈利忍不住朝那里看去,他发现了人群中那个极为引人注目的,拥有一头红发长发的女孩也站在人群当中。莉莉·伊万斯明显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着的闹剧。哈利看到她撇下自己的女伴,朝他们几个人的方向快步走了过来。

 

得制止西里斯。哈利立刻想到。他紧走了几步上前,伸出手臂拉住西里斯没有握着魔杖的那只手。男孩被忽然从背后传来的拉力吓了一跳,他像一只警惕的猎犬似的跳着转过身,当他发现站在他身后拉着他的人是哈利的时候,西里斯歪着嘴露出一个微笑。

 

“哈利。”他柔声地说。声音不像刚刚对斯内普念咒的时候那么冰冷,虽然也没带着多少特别柔情的意味,哈利却能听得出来他的语气软化了不少。“够了,西里斯。”哈利说,他轻轻地扯了扯男孩的袖子,想要将他往回拉一步:“已经足够了。”

 

“詹姆可是让我忍到现在才动手。”西里斯的嘴巴里冒出来一句令他觉得意味不明的话。

 

就在他们低声交谈的时候,哈利听到摔倒的斯内普正在对他们破口大骂。除了辱骂和哈利个人,还有一些激烈的抨击‘恶心的同性恋’之类的词。哈利不打算理睬他,可旁边考完试三三两两结伴在草地上散步的其他学生却也同样听到了斯内普的咒骂声。他们本来并不对劫道者和斯内普之间发生的冲突感到新鲜,可听到斯内普在骂得是谁,就有些人停下了脚步,好奇地站在旁边打量着站在一起拉着手的西里斯和哈利。

 

“安静点,斯内普。”感觉到从头到脚都在被好奇的目光注视着的哈利忍无可忍地转过身,对躺在地上的斯内普说道。他的声音有一点发冷:“我还没和你算上次你耍我的帐。更别说那天晚上我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送到了医疗翼去的,”哈利看着他有些闪烁的黑色双眼,认真地补充道:“如果我真想和你追究这件事,我就让一位教授来查一查你魔杖里曾经发出过什么咒语——还差一点儿杀了同学,你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好好地待在这里骂我和西里斯?”

 

斯内普的嘴巴没有立刻闭上。但是他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哈利,就好像看着什么令人难以忍受的邪恶东西似的。哈利懒得搭理他,他转过头去继续按住西里斯拿着魔杖的那只手,却发现男孩本来平静冷漠的灰眼睛里有怒火正在熊熊燃烧。

 

“如果哈利不跟你计较上次的事,我就和你最后算一笔账。”西里斯声音冰冷地说,他甩开哈利的手,将魔杖抬到半空:“让我帮你好好地洗干净你的嘴——”

 

“别惹他!”

 

一个女声忽然从不远处响了起来。哈利立刻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他转过头,看到莉莉怒气冲冲的脸映入他的视线。

 

已经走过来的莉莉明显将冲突的整个过程都听了进去。她先是看了哈利一眼,目光让男孩觉得有些复杂,但是仍然是友善而理解的。然而当她看向西里斯的时候,莉莉的眼神就没有那么多善意了。

 

“离他远点,西里斯·布莱克。”莉莉说,同时,她还扫了一眼站在后面,正在用手撩拨着自己头发的詹姆。詹姆的动作僵硬了,他在莉莉的视线下怪不自在地放下了手。

 

“要是你知道我们和鼻涕精之间的恩怨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伊万斯。”西里斯不无讥讽地回应莉莉的强势插入。他垂下眼睛,看着正在地上爬行,试图靠近自己刚刚被击飞的魔杖的斯内普。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仍然有一段安全距离,西里斯没有继续出手,他像是欣赏似的看了一会斯内普的挣扎,随即语气淡然地继续说道:“你不是和哈利是好朋友吗?来,让你的朋友告诉你,斯内普都对他做了什么好事?”

 

哈利感觉到西里斯放在他后背上的手猛地将他向前推了一把。他差一点儿摔倒,幸亏西里斯又及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腰带。

 

“我没什么好说的。”哈利带着怒火说道。他避开了莉莉惊愕的目光,将头转过去,一点儿都不打算拿这件事来为难他未来的母亲。西里斯咧开嘴笑了笑,他抬起头看着那双和哈利相似的绿眼睛,手轻轻地搭在了哈利的后颈上,低声说道:“哈利不愿意说,可他没有否认。就连你也看得出问题吧,伊万斯?如果你足够了解他的话——你一个肮脏龌蹉的朋友伤害了另一个无辜的朋友,他对哈利做的事比我过分几十倍都不止。现在你会怎么选呢?”他顿了顿,追问道:“到底站在哪边,对你来说,才是你心里头一直坚持的‘正义’的想法呢?”

 

“西里斯!”哈利尖声打断了他。他看到莉莉的脸上惊愕愤怒的神情已经开始动摇。她紧紧抿起来的嘴唇在哆嗦着,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哈利几乎能看到她在轻微地发抖。

 

“这不关你的事,莉莉。”哈利好声说道。他转头瞪了他一眼,随即继续对莉莉说:“我们和斯内普之间的事情我们会自己解决。我向你保证,绝对不是以西里斯这样的方式,好么?你先回去——”

 

他的话音未落,站在那里的三个人都听到在他们身后的詹姆发出了一声尖叫。西里斯立刻抬起魔杖对准正在地上的斯内普。他们刚刚谁都没注意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一个咒语把本来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魔杖抓在了手里。斯内普抬起头,他的魔杖射出一道闪光,西里斯的脸上立刻多了一道很深的血痕。

 

“斯内普!”这一次连哈利也感觉到愤怒正在吞噬他的理智。没等西里斯回击,他已经对斯内普施了咒:“除你武器!”哈利大叫道,连魔杖都没拿在手里。在看到西里斯受伤的一瞬间,他作出的一切就好像是下意识的反应。

 

“做得不错,哈利!”西里斯捂着自己的脸,愤怒地咆哮道。下一秒,哈利看到他的魔杖尖端也闪过咒光:“倒挂金钟!”斯内普的魔杖刚刚脱了手,他还没来得及躲避,整个人立刻大头朝下地被悬在了半空当中。哈利感觉到他的心跳跳的更快了,刚刚因为西里斯受伤而涌起来的愤怒一瞬间从他的脑海中褪去。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随即伸出手抓住了西里斯的手腕。

 

“别阻止我,哈利!”西里斯带着暴怒的声音喝斥道。“统统石化!”他又在倒挂着的斯内普身上加了一道咒语。斯内普本来蜷缩着的身体立刻僵硬的变成了一块铁板。他的长袍倒垂向下遮住了他的大半个头。周围正在看热闹的其他学生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利看到莉莉立刻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放开他!”女巫同样对西里斯咆哮道。哈利注意到莉莉虽然对着西里斯怒吼,但是她的语气还是不如她刚刚站出来为他出头时那样坚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到莉莉似乎飞快地,用充满歉意的眼神扫了一眼他的脸。

 

“知道了真相却还是打算站在斯内普那边,伊万斯?”西里斯声音冰冷地说。他的手不顾哈利的阻拦,又抬了抬。哈利看到他那双灰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就像窥伺着即将入口的猎物的野兽一样盯着倒悬在空中的斯内普。站在后面的詹姆沉默不语,莱姆斯又抬起头朝他们的方向看了几眼。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着,然后又低下头去。

 

“我——我知道,他可能伤害了哈利,这很可能,”莉莉结结巴巴地哑声说。哈利看到她低下头去,几乎不敢看着他的脸。“我不是说他做的事对的,可是你们不能当着全校人的面这么羞辱他——不能,布莱克,我不知道你们私底下到底有什么恩怨。可是哈利——哈利也不会想看到你这么做的,他刚刚开始就一直在阻止你,布莱克。”

 

哈利眨了眨眼睛。说真的,从一开始他就没觉得莉莉选择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但是他未来的母亲明显不那么认为。她红着脸低下头去,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就好像伤害了哈利的人不是斯内普,而是她自己一样。

 

哈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难过地揪成了一团。他忍不住松开一直抓在西里斯袖子上的手,眨了眨眼,看着莉莉垂下来的头,打算开口说点儿什么。


“我才不需要你打着那个肮脏的小杂种的旗号为我求情,你这泥巴种!”

 

忽然,一个尖锐沙哑的声音打破了三个人之间的僵局。被倒悬在半空中的斯内普对着莉莉破口大骂。哈利看到红发的女孩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起了头,她眨了眨眼,像是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斯内普是在对她说话似的,

 

“喂!你这狗杂种!”

 

站在后面的詹姆最先看不下去了。他立刻跳了出来,一道咒光过后,斯内普的裤子掉在了地上,露出里面黑糊糊的短裤。周围正在看热闹的学生们笑声更大了。哈利笑不出来,他看着詹姆和一旁气的发抖的莉莉,感觉到心里一片冰冷,

 

詹姆抬起了魔杖,用它威胁性地指着斯内普的脸:“在这儿的其他人是不是想看看鼻涕精的内裤被扒下来的样子?”他转了一圈,魔杖点在斯内普的身上:“对她道歉,对莉莉·伊万斯道歉。鼻涕精。现在。”

 

还没等斯内普说什么,哈利看到莉莉又站了出来:“我不需要他向我道歉,别出来装模作样地主持正义了,波特。”她的声音冷冰冰的,和她看起来像是正在发抖的身体一点儿都不相称。哈利注意到她看了詹姆一眼,又扫过他和西里斯。最后目光停留在斯内普的身上:“但是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好好洗洗自己的短裤。斯内普。”

 

当她说完这句话以后,哈利忍不住看向了斯内普。明显地,那个被倒挂起来的斯莱特林男孩哆嗦了一下。他的脸上一点儿血色都看不见,比起平时来说显得更苍白。斯内普的嘴巴动了好几次,他像是想要开口说话,但是莉莉没给他,也没给后面想要表现的詹姆机会。她在说完话以后就直接转过身去,朝和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开了。哈利注意到她离去的背影双肩还在不停的发抖,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伤心。

 

“哈,”一直站在那里保持着抽出魔杖的警戒姿势的西里斯忽然笑出了声来。他笑的过于没遮没掩,让其他人的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如果叫我概括这一幕的话,”西里斯戏谑地笑着说,“我会说——简直就像是童话的戏剧情节。不过可真令人高兴。”看得出来,他的确是被刚刚发生在面前的莉莉与斯内普决裂的那一幕娱乐到了。詹姆的表情则有些复杂,他将一直盯在莉莉后背上的眼睛收了回来,垂着头看着自己的面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莉莉已经走了,不要再说风凉话了,西里斯。”哈利低声地说。他又拉了拉西里斯的袖子,回头对詹姆说:“把他放下来吧。”他的手摸上西里斯的脸,一边小心地察看他的伤口,一边补充道:“今天你要解气已经够了。我先帮你处理一下这个伤口,然后陪你去医疗翼。你也不想脸上留下疤吧?”

 

“还没够呢,哈利。”西里斯又说了一句让他听不懂的话,但是他这次倒是没甩开哈利的手。高大的格兰芬多低下头看着哈利,他柔声地对他说:“不过这一次没有了伊万斯找麻烦,以后倒的确是方便了不少。”

 

哈利眨了眨眼。不知道为什么,西里斯说的这段话给了他一些很不好的联想。正当他打算开口再问的时候,他们俩都听到身后‘扑通’的一声响。哈利立刻推断出詹姆是让斯内普自己掉了下来。为了防止再节外生枝,哈利赶紧推着西里斯往相反的方向走,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朝湖边走去。谁也没搭理身后其他人是不是在叫他们的名字。或者是詹姆,或者是斯内普。

 


tbc

珍是拿你沒辦法

佐鳴+川鳴(川單箭頭鳴)右到左看

如果川木太Ooc的話我也很抱歉我沒看BRT只是想畫修羅場🥲

‪是沒結婚的If 佐鳴應該屬於剛剛開始談戀愛吧 沒同居‬

佐鳴+川鳴(川單箭頭鳴)右到左看

如果川木太Ooc的話我也很抱歉我沒看BRT只是想畫修羅場🥲

‪是沒結婚的If 佐鳴應該屬於剛剛開始談戀愛吧 沒同居‬

氿山重(初三狗)

也许水门早就知道了...只是怕自己后悔而已...

也许水门早就知道了...只是怕自己后悔而已...

西罗

我太喜欢川鸣了!

我太喜欢川鸣了!

GGG君
家人们我大半夜的看到这个😭?...

家人们我大半夜的看到这个😭😭


这箭头直接把我戳瞎,我不行了得缓缓

家人们我大半夜的看到这个😭😭


这箭头直接把我戳瞎,我不行了得缓缓

AD盖

鸣人是有一些收服酷哥的能力在身上的

鸣人是有一些收服酷哥的能力在身上的

hanamizuki

All鸣 All鸣 All鸣

无授权自翻→由吉-ゆきち-【id=95088935】P3笑飞了哈哈哈哈哈哈救命

All鸣 All鸣 All鸣

无授权自翻→由吉-ゆきち-【id=95088935】P3笑飞了哈哈哈哈哈哈救命

脆皮鸽

【鸣佐】请所有人来听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说过的情话

【鸣佐】请所有人来听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说过的情话

hanamizuki

川鸣

前5张截自博人传漫画,川木对七代目的箭头简直了。

p6~p8无授权自翻→まさ【id=83772798】

川鸣

前5张截自博人传漫画,川木对七代目的箭头简直了。

p6~p8无授权自翻→まさ【id=83772798】

延至一生

为了鸣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甚至连威胁到鸣人生命的博人都可以杀死(当然这个是因为川木重新获得一式的力量受到一式意识的影响才会杀死博人,假如没有一式的影响我觉得他不会杀博人,即使两人之前有过约定。但因为他对鸣人强烈的守护之心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拔除博人的楔川木也有可能真的还是会杀博人……)

川木对鸣人的爱太炽热了,炽热到让人有点害怕…

为了鸣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甚至连威胁到鸣人生命的博人都可以杀死(当然这个是因为川木重新获得一式的力量受到一式意识的影响才会杀死博人,假如没有一式的影响我觉得他不会杀博人,即使两人之前有过约定。但因为他对鸣人强烈的守护之心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拔除博人的楔川木也有可能真的还是会杀博人……)

川木对鸣人的爱太炽热了,炽热到让人有点害怕…

画画很难
彻彻底底被幼儿园里的锦辛萌到了...

彻彻底底被幼儿园里的锦辛萌到了乌乌乌! ! 

也在这边发发。

重新编辑:这张算黑历史,看看就好了🌹有时间重画张

新年快乐! ! ! ! ! ! !

彻彻底底被幼儿园里的锦辛萌到了乌乌乌! ! 

也在这边发发。

重新编辑:这张算黑历史,看看就好了🌹有时间重画张

新年快乐! ! ! ! ! ! !

木口幸
那些久远的回忆。 给江离的曲绘...

那些久远的回忆。

给江离的曲绘。

觉得暗的话请自行高亮。


想不到吧我在今天突然诈尸,七月真滴太忙了,日常磕头orz

那些久远的回忆。

给江离的曲绘。

觉得暗的话请自行高亮。


想不到吧我在今天突然诈尸,七月真滴太忙了,日常磕头orz

我是邵群的狗
大鹅勇敢飞,程秀我来陪!

大鹅勇敢飞,程秀我来陪!

大鹅勇敢飞,程秀我来陪!

鸭子先生

一组异域风情题材

我是个不会素描的色弱(果咩内

一组异域风情题材

我是个不会素描的色弱(果咩内

鸭子先生

生辰快乐!!恰莲藕排骨汤长寿面!🍜

生辰快乐!!恰莲藕排骨汤长寿面!🍜

鸭子先生

羡羡手里本来是啃过的瓜皮的,后来忍不住画了个包子[( ;´Д`)],画的比较仓促[( ;´Д`)],先这样吧,滚去画作业了

羡羡手里本来是啃过的瓜皮的,后来忍不住画了个包子[( ;´Д`)],画的比较仓促[( ;´Д`)],先这样吧,滚去画作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