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ustin❤️ ❤️Justin❤️ 的推荐 justin37363.lofter.com
我有一颗无敌大头

星辰/别不理我

私设ooc 

灵感:BM预录娜抱乐,非现背


“来来来继续啊,好不容易公司搞个活动不用加班,别扫兴啊”

李楷灿醉鬼一样的拿着酒瓶要跟每个人碰酒


“李楷灿,你少喝点吧!”


“刚刚玩到哪了,该谁转了?”李帝努看这场面上各干各的几人,再次把还没结束的游戏拉了回来


“该辰乐了”


钟辰乐起身,转了下桌子上的酒瓶,晃了几秒,瓶口对准了自己

“不是,怎么这么背”

“李马克快问!”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瞧不起谁呢,真男人绝对大冒险”


李马克得意地笑了笑“那选在场一个男性拥抱一分钟”

钟辰乐笑“这什么大冒险,简单死了,我当然选叽嗓啊”......

私设ooc 

灵感:BM预录娜抱乐,非现背





“来来来继续啊,好不容易公司搞个活动不用加班,别扫兴啊”

李楷灿醉鬼一样的拿着酒瓶要跟每个人碰酒


“李楷灿,你少喝点吧!”


“刚刚玩到哪了,该谁转了?”李帝努看这场面上各干各的几人,再次把还没结束的游戏拉了回来


“该辰乐了”


钟辰乐起身,转了下桌子上的酒瓶,晃了几秒,瓶口对准了自己

“不是,怎么这么背”

“李马克快问!”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瞧不起谁呢,真男人绝对大冒险”


李马克得意地笑了笑“那选在场一个男性拥抱一分钟”

钟辰乐笑“这什么大冒险,简单死了,我当然选叽嗓啊”


“那可不行!朴志晟这会可不在场啊”

李楷灿这会可是清醒了,开始使坏


“那等他回来不就好了”

“不行不行,我们着急玩游戏呢”


“喂!刚刚也没见你这么着急!”

“快点吧快点吧!这样李马克再转一下就酒瓶,转到谁钟辰乐抱谁”


钟辰乐急眼

“喂!!有没有人在听我说话啊,有没有人考虑一下我的死活”

“谁管你啊!快转吧!待会朴志晟回来了”


李马克这辈子没有这么着急过“转了转了转了……是谁是谁?”

“罗渽民!!”


“抱吧”不知道谁说了一声

钟辰乐生无可恋,看向原本坐在朴志晟旁边,朴志晟去洗手间后变成坐在自己旁边的罗渽民

“速战速决吧渽民哥”


罗渽民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然后搂过了钟辰乐


钟辰乐有点心跳加速,虽然这只是游戏,但总有一种下一秒朴志晟推开门捉奸的感觉


说什么来什么

下一秒门真的被推开了


朴志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看到的这一幕,挑了挑眉

钟辰乐几乎是看到他的下一秒就推开了罗渽民


这样看来……更像出轨了



“还没到一分钟呢,钟辰乐失败!喝酒喝酒!!!”


没来得及喝酒,朴志晟就转身离开了


钟辰乐原本要立马追出去,又被李楷灿拉住“把酒喝了再去”


他仓促的喝完一大杯烧酒,还把自己喝呛了,放下酒杯留下一句

“分手了你们负全责啊!”就马上跑出去追




本来这两天跟罗渽民因为玩游戏联系的多了朴志晟就在吃醋生气,这还没哄好,直接引爆了


一杯烧酒下肚,这会竟然有一点晕,钟辰乐找了很久才在露台上找到靠在栏杆上吹风的朴志晟


他慢慢的走到旁边,确定朴志晟看到他了,然后靠在他身旁的栏杆上


两个人就这么呆着一句话也不说



刚刚那杯酒喝得太猛,这会有些上头,风吹过衣领的时候钟辰乐打了个冷颤


朴志晟发现了,但人在气头上,一眼也没看他,起身离开露台进房间

虽然生气,但还是担心他一直呆在露台上会被吹感冒

反正他也会跟着自己,就跟着自己进屋好了


但是,并没有成功

钟辰乐站在原地没动,他也没有开口



朴志晟回屋以后,其他五个人还在兴致勃勃的玩着

李楷灿拉着黄仁俊要亲,李马克坐在一旁笑得停不下来拍着李帝努的大腿,罪魁祸首罗渽民正拍照呢


屋子里的人显然都注意到了朴志晟,引发这场战争的李马克此时有些心虚


“辰乐呢?”

朴志晟没吱声,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屋子里安静了一瞬,气氛有些不对劲


“那个志晟啊,是游戏嘛,别生辰乐的气”

李楷灿先一步给朴志晟解释,紧接着罗渽民就放下手机说道

“叽嗓啊,哥跟辰乐真的是铁兄弟!我绝对别无二心!”


朴志晟点了点头,看表过去了五分钟钟辰乐还没跟过来

“你们玩吧,我先带他回家了”


临出门还听到李马克说

“辰乐他就是嘴硬!你别来硬的啊!”



人再次回到露台时,夜风明显大了起来,刚刚位置上靠着的钟辰乐还在那靠着

风吹偏了他的头发

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偶尔缩一下脖子然后继续发呆站着


“钟辰乐”


不平不淡的一句,是朴志晟给的台阶

“过来,回家”


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原本委屈的内心已经得到了安抚,再听到回家时,显然更开心了


但是朴志晟只是把外套给他穿上走在他的身边,跟他一起往家里的方向走,依旧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委屈感再次涌上头


好不容易快到家了,他拉住朴志晟的衣角,不走了


沉默了好久,时间长到朴志晟都自我攻略成功了,准备原谅他

钟辰乐终于开口


“你别不理我”

“你可以生气但是……别不理我”

“我拒绝他们了,但是我想着是游戏……”

“下次也不和渽民哥玩游戏了”

“别不理我,好不好……”


还想着要说些什么,甚至想要不然想个办法流个眼泪说不定朴志晟就心软了

但是下一秒就被搂进了怀里


他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呼吸节奏还有他在自己耳边说

“原谅你了”




最后回家还是发烧了

朴志晟任劳任怨的给钟辰乐换了衣服,用热水擦了擦身体

终于要睡的时候,身旁烧迷糊的人还黏黏糊糊的说些什么


“朴志晟……我……”

“什么”



“我很爱你”

“我也是”






hamsercl

李马克|偏爱我,哥哥

*伪骨科 年上

*李马克x你


只因为上课分神,你抬头看了眼时钟,不凑巧的对上了老师的视线,没回答出问题又罚站了半节课。


"我该说你什么好?高中生了,丝毫不把学习放在心上是怎么回事?下课后来我办公室给你妈打电话。"班主任皱着眉不耐烦的说,全班人低着头写着习题,偶尔传出几声悉悉索索的议论,你垂着头,努力去忽略,可还是都尽收耳底。


"亏他同桌坐的还是班长,李学霸倒了什么霉了,有这种同桌拖后腿。"

"我要有这机会和李马克坐一起,我上课不想听也得听。"


你垂了垂眸,手指摩挲着铅笔,在纸上不轻...

*伪骨科 年上

*李马克x你



只因为上课分神,你抬头看了眼时钟,不凑巧的对上了老师的视线,没回答出问题又罚站了半节课。



"我该说你什么好?高中生了,丝毫不把学习放在心上是怎么回事?下课后来我办公室给你妈打电话。"班主任皱着眉不耐烦的说,全班人低着头写着习题,偶尔传出几声悉悉索索的议论,你垂着头,努力去忽略,可还是都尽收耳底。



"亏他同桌坐的还是班长,李学霸倒了什么霉了,有这种同桌拖后腿。"

"我要有这机会和李马克坐一起,我上课不想听也得听。"



你垂了垂眸,手指摩挲着铅笔,在纸上不轻不重的划了几道,对着那空白处竟然一点答案也写不出,你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你也承认自己今天上课什么没听,只是全想心事了。



你察觉到班主任的脚步声离得越来越近,可试题上什么答案也写不出来,心里一颤,皱着眉头还是做出了让自己最不情愿的事情——偷看李马克的答案。



你小心翼翼的斜过视线,李马克已经全部作答完,骨节分明的手自然的放在一边,你自然不费气力的就瞟到了答案,装作思考的样子过了几秒写在了自己的试卷上。



可是事实上,班主任经过自己身边,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多看多说什么,说了声坐下吧,酸软的腿终于在听到指令的一瞬间松弛下去,手肘下垂的瞬间磕到了李马克的手腕一边,对方没说什么只是默默收了回去,你突然很紧张似的,惺惺地迅速收回手臂,感觉到身边的人没有多余的动作,便悄悄偏头,自己心里借着看窗外的缘头去看李马克的反应,谁知李马克竟不是在思考题目,而是正好抬起头和你对视。



你整个人一顿,看着李马克看向自己的眼神,平静深沉的如湖水一般,他最后皱了皱眉,终于意识到自己盯着他看了太久,半张着嘴欲说不说的,李马克却先动唇用只有你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


"还没下课。"


你这才反应过来,慌张的将身体侧回去低下头,恨不得把脸埋在桌子上,攥着笔在草稿纸上猛的写着。



下课铃响了,大家都各自活动了,有的人下位置出教室玩乐,有的则因为太困趴在桌子上抢着时间睡觉,你就是那种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的人。并不是特别困,而是你没什么要好的朋友,在转学过来之后就是这个样,甚至和你从开学到现在的同桌李马克也是,彼此之间没什么交流。



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个沉默寡言,脑子还不太聪明的转校生,似乎总是在课上走神,经常被班主任冷嘲热讽,没什么朋友,性格孤僻的一个人。



更没人知道,你的同桌李马克,班里的学霸和班长,竟是你亲人重组家庭后的新哥哥。



你转校是李马克父亲安排的,现在的你和李马克还有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你总是心里这么想,与其每次放学回到那个关系奇怪气氛灰暗的"家",自己更加愿意在学校度过孤独的时光。


你最依赖的就是哥哥了,当时李父刚把自己带到那个家里时,因为出去出差在家里借住几天,你永远忘不了那时候李马克对你的悉心照顾,小小的你在心里无比崇拜这位哥哥,当你在半夜哭着想妈妈的时候,这位哥哥居然裹着被子跑来客房,拉着你一起往自己暖呼呼的大床上睡觉,并且搂着自己,那时候李马克也是个小孩子,但还是会稳着声哄自己,说别怕,哥哥陪你,哥哥保护你。



你含着未干的泪痕,往李马克温暖的小小身躯里蹭了蹭,一夜好眠,可第二天就被自己母亲在客厅大喊大叫砸东西的声音吵醒,李马克比你先醒,摸了摸你的头叫你别怕,自己下床穿鞋开了房门出去了,你在房间里等待的心急,只是听到门外李马克细微的颤抖的声音,喊着爸爸阿姨别吵架了,终于忍不住打开门出了房间。李父看到一头雾水的你清了清嗓子,母亲砸了房门进去了,只剩李马克默默的坐在桌子边,碗里的饭菜一动不动。



你小心翼翼的坐到李马克旁边,看到李马克泛红的眼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妈妈和叔叔吵了架,重组家庭纷争或许不可避免。


夹了点李马克最爱吃的菜到他的碗里,低声说着:"哥哥...别哭,吃菜..."李马克只是慢慢抬起眼睛,你对视上他的一瞬间,心中一惊,你从未看到李马克对自己有过这么冰冷的眼神,一心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道歉,李马克就推开碗,对着你开口,一字一顿:


"我讨厌你。"


你筷子掉在了地上,只听见李父连忙怒到"快吃,马克,别对妹妹这么说话,平时学校怎么教你的?你还懂不懂事了?"你怔怔地看着李马克对自己陌生的眼神,李马克只是平淡的说


"我错了,我本就不是你哥哥的。"



你从噩梦中惊醒,午休时间,抬起头放慢了自己的动作,扫了下教室里,无人被你刚刚移动桌椅的声音吵醒,悬起来的心暗自又落了下去,随后又趴了下去,偏头看向身旁的李马克。


你想到那内容总是极其相似的梦,睫毛眨了眨,看到李马克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肩膀,忍不住想伸出手去碰他因挤压而翘在一边的发丝,就像小时候一样,此时的李马克显得竟莫名的可爱。就连你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伸出去的手,仅用半个指尖触碰到那柔软的发尾,你就像触电般缩了回去,双颊红透的情况下庆幸现在是午睡时间。


你告诉自己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如果李马克发现了你偷偷碰他,是一个情况,但你最害怕的还是被李马克发现自己心中暗藏的无人知晓的情愫


——喜欢自己的这位哥哥,并且豁出所有勇气的喜欢。


可是这份勇气终究做不到让你亲口告诉李马克,你想赌,但你不敢,你怕永远失去李马克,永远失去这位好像很讨厌自己的哥哥,你宁愿一辈子沉浸在那段分裂前的童年时光,仿佛自己只有在那个时候真正开心的活过。


你正在计划着什么,桌肚里的小日历被每天一张张撕着,临近李马克的生日还有几天了,李父会定时给自己打生活费,起初你怎么都别扭着不肯收,直到对方打来电话说着,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父亲这种话,你倒是放弃般的接受转账。



不过生活费已经包括了平时自己的伙食费以及身上穿的衣物大大小小的东西,一个月下来剩余的也不多了,你找了送外卖的兼职赚点零花钱,平时周末就会去时不时接一些单子,看着忙出忙进穿着外卖制服的你,李父也不会多问,他对你从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安分。


但李马克并不是和李父一样的性格。



有一次你半夜接完最后一单回去的时候,刻意放轻动作打开门,却发现李马克房间的灯还开着,你没多想,只是准备去厨房拿杯子倒水喝了就回自己房间睡觉,没成想客厅的灯却亮了,李马克顶着头略微杂乱的头发,身上穿着白色短t,明显是刚睡醒。



人走进厨房到了你身旁,你感受到李马克的气息,倒水的动作一顿,一瞬间对上了李马克的眸子,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竟用一种无奈温热的眼神看向自己脸颊上的伤口。


"现在才回来?"李马克开口缓慢低声的说,低哑的嗓音含着一种刚睡醒的磁性。


"嗯...送外卖去了。"似乎是被你这个回答惊到了,李马克眼神也顿了一下,随后也偏身打算拿水杯倒水喝。



"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你本想喝完水就转头进房间,和李马克待在一起你总是很紧张,仅仅是和你这个哥哥对视一会,听一会儿李马克声音,你的耳朵就红透了。


可你没想到李马克还会发问。


"今天车子被人追尾了...没骑稳摔了。"你小心翼翼抬眸去看李马克的表情,只见对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皱眉。"我,我没事,下次会小心的。"你连忙又开口找补,生怕李马克觉得自己是在他面前装可怜卖惨,明明刚喝完水,一开口自己的声音却早已干哑的不像样子。



见李马克迟迟倒了水不喝,你便又开口说水不烫的,结果李马克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你,你怀疑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发现李马克用手指了指自己手里的杯子——你拿错了李马克的杯子来喝水,自己的却还在桌面上。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对不起哥..."你下意识道歉,你害怕李马克又不理自己,自小时候那次吵架开始,从此后你和李马克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尴尬,可李马克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斥责你,而是打断了你想喊哥哥的念头,哥哥还没说出口,李马克便说没事。


你心头一紧,李马克虽没表现出讨厌自己,但你心里清楚,李马克排斥自己叫他哥哥。你鼻头一酸,不知想到了什么,放下杯子不抬头看李马克,说了句晚安便自己回房间了。



那夜客厅的灯是李马克关的。


你看着房间缝隙透进的光一点点变暗,蜷缩在被子里,摸了摸自己的嘴角,闭上眼内心酸涩。


再想一遍,就再想一遍。


哥哥,偏爱我吧。




彩蛋接上文~可选择性观看



骂我的都是小日本

    跟着宋雨琦手机都有了综艺感~果然有雨琦的地方就有笑料哈哈哈哈哈

    跟着宋雨琦手机都有了综艺感~果然有雨琦的地方就有笑料哈哈哈哈哈

新元.娱乐

我: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流泪]

妈妈:干什么[绝望的凝视]

我:没什么[坏笑]

我: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流泪]

妈妈:干什么[绝望的凝视]

我:没什么[坏笑]

新元.娱乐

也许真的这世界真的有穿越者吧#教师 

也许真的这世界真的有穿越者吧#教师 

Whdjoa

“他们谈过,分分合合”


这俩的熟悉程度应该不用上尬关了,可是我想看🥺 能不能为了我去啊🙏🏻

“他们谈过,分分合合”


这俩的熟悉程度应该不用上尬关了,可是我想看🥺 能不能为了我去啊🙏🏻

高冷本人

怎么回事儿~哎…再怎么这俩也是次人

怎么回事儿~哎…再怎么这俩也是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