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睡不着记得数羊羊 睡不着记得数羊羊 的推荐 naigaicc.lofter.com
过犹不及 、

月族人的胸口是不是常年淤青,小兰花笑死我了

月族人的胸口是不是常年淤青,小兰花笑死我了

kodakya

“妈,我挖煤回来了”

好喜欢脏脏甜黎

中秋快乐啊

“妈,我挖煤回来了”

好喜欢脏脏甜黎

中秋快乐啊

涂山浅浅

  成长的代价是什么呢

  成长的代价是什么呢

珑梨

欠你(萧元漪·番外)

有点ooc,小学🐔文笔


「原來我的愛早身不由己

   每日再多一些愛著你

   剩餘的愛 好好收起欠你」


嫋嫋,自诞下你后我与你阿父因要出征孤城把你留在了家中十五年


这十五年里,我每天都无一不在想念你,挂念你是否穿的暖吃得饱


但又想了一下,家中环境应该总比军营这种周围都是恶劣环境好


十五年,整整十五年阿父阿母终于能回来都城与你团聚了


但又很担忧葛氏有没有把你教好,毕竟君姑与她一直都对我有所怨言


回到程府门口,我内心很忐忑,下了马后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你的...

有点ooc,小学🐔文笔



「原來我的愛早身不由己

   每日再多一些愛著你

   剩餘的愛 好好收起欠你」



嫋嫋,自诞下你后我与你阿父因要出征孤城把你留在了家中十五年



这十五年里,我每天都无一不在想念你,挂念你是否穿的暖吃得饱



但又想了一下,家中环境应该总比军营这种周围都是恶劣环境好



十五年,整整十五年阿父阿母终于能回来都城与你团聚了



但又很担忧葛氏有没有把你教好,毕竟君姑与她一直都对我有所怨言



回到程府门口,我内心很忐忑,下了马后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你的身影



是在怨我吗?



但没过多久,看到莲房和符登闯了进来嘴里说着你高热不退被扔在了乡下的庄子等死的时候,我的心真的一揪一揪的痛



是阿母的错,从一开始选择把你留在家中就已经是错的离谱



看着你那消瘦的身体站在门口喊了句阿父阿母,我眼睛一红加快脚步走去了你面前紧紧的抱住了你



你的嘴唇白得很手也冷的像块冰一样,这么冷的天居然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阿母当真没想到葛氏居然能对一个孩子都下得了这么狠的手



你晕倒后,阿父把你抱回你房间里

我坐在床边看着医士给你诊治



“已伤根基,脾胃受损,营养不良……”



嫋嫋啊,阿母怎都不会想到你这十五年会过得如此的苦



到后来的看到你在听墙角非议长辈、书案之事、万家桥塌等…



觉得你是被葛氏带坏了丝毫没有女娘该有的样子,便对你开始严厉起来

却未曾想过,你从小就没有过父母之爱内心是很想有

被偏爱的那种感觉



我却只会一味的想把你转变回过来,

求之过急适得其反

没有考虑到你心底究竟想要的东西



等我反应过来后,想要弥补你那迟来的母爱

发现原来你早就对我不再抱有任何期望了

是阿母把你本就脆弱敏感的内心再捅上致命的那一击



这份十五年的苦,阿母知道是怎样都还不清的了…







1968(上学暂更)

假如程少商与萧元漪是夫妻(一)

  “要不是他们把阿姐推入水中,就不会打架我也就不这样。”嫋嫋小声说道,“你那知那人是谁?若程家受到影响怎么办?”萧元漪大声说着,“你可知错?”。嫋嫋红着眼说“那阿姐被欺负,我也不能管了?”,“你敢反嘴,来人啊,上家规”。萧元漪被两个儿子抱住腿,“阿母打不得啊,阿母”,“嫋嫋已经受过伤了,可不能再受了”。程家父子极力劝退,萧元漪再次回头,嫋嫋也就没了身影,嫋嫋思前想后决定离家

  “莲房外面为何怎么冷,早好先了解情况在走”,嫋嫋抱住自己的身体,“女公子,我们去哪?”莲房跟嫋嫋,“万家,定会收留我们的”嫋嫋说着

  嫋嫋到了万家,对,万家收留了她,

  “程少商”一个陌生的声音叫着,“阿母...

  “要不是他们把阿姐推入水中,就不会打架我也就不这样。”嫋嫋小声说道,“你那知那人是谁?若程家受到影响怎么办?”萧元漪大声说着,“你可知错?”。嫋嫋红着眼说“那阿姐被欺负,我也不能管了?”,“你敢反嘴,来人啊,上家规”。萧元漪被两个儿子抱住腿,“阿母打不得啊,阿母”,“嫋嫋已经受过伤了,可不能再受了”。程家父子极力劝退,萧元漪再次回头,嫋嫋也就没了身影,嫋嫋思前想后决定离家

  “莲房外面为何怎么冷,早好先了解情况在走”,嫋嫋抱住自己的身体,“女公子,我们去哪?”莲房跟嫋嫋,“万家,定会收留我们的”嫋嫋说着

  嫋嫋到了万家,对,万家收留了她,

  “程少商”一个陌生的声音叫着,“阿母别罚我”嫋嫋小声重复着,“程少商,程少商醒醒”这时嫋嫋才缓睁开眼看看,“你谁啊?离我远点”程少商大叫着,“还会飞?”。“我叫阿悦,是帮助你的,你不是讨厌你阿母吗?我帮你”

  “这是哪?”,程少商看了看水里照印的自己,是个帅气男人,“不对呀,男人?”程少商大叫着,门外“果真少主公不想娶她,正在大闹了”,“不会吧那女子我见过,长得倾国倾城的,而且有文化和武技,擅长各种乐器,厉害着呢”,而程少商正趴在门外听着他们说的话

     “阿悦”程少商大喊着。“干嘛?”阿月正飘在程少商身边,把程少商吓了一大跳“这是哪?,“哦~你还叫程少商,但你已是男子,你刚过18,亲密点的,叫你阿言[作者自想的,若有冒犯,请告知于我],你是程家唯一的儿郎,你有三个姐姐,你虽年级尚小,但是你在朝堂做大事是文帝的左膀右臂,文帝把你当亲弟弟,你武技不好,而且你明天要大婚快些睡吧”,阿月说着消失了,“喂,告诉我娶谁啊?程少商大喊着,“对了,你有点不近女色”阿月再次消失 

  “少主公?少主公快些起”仆人叫着,“让我再睡会”有人闯进房间把程少商拉起,穿衣,冼脸,等她再次清醒,自己已经穿好坐在马上,“我们去哪?”,“少主公,今天大婚当然去接新娘啊”,“啊?放我下来,我不娶”,“少主公别白费力气了,你逃不过的,几百号人跟着呢,”。程少商最后妥协

  “到了少主公”程少商望了望,向上看“萧府?”,不禁想让自己想起自家阿母来,程少商摇了摇头“不会的”,走了进去,“哇,萧家怎么多人?”程少商一进去发现了四个兄长与一个弟弟,“对呀,只有一个女儿,所以非常重视,你放心,你只负责控制表情,其他我来”阿月说着凃进程少商身体里,“拜见岳父大人,岳母大人”,“快些起,如此好的儿郎让我们元漪遇上了”萧母笑着说,程少商心想:“元漪?萧元漪?我怎么又遇上了”,“多谢岳母让元漪嫁于我”,程少商笑着说,对身体不是她在操控,“元漪在她房内,你去接她吧”说着萧母哭了起来,“阿月你干嘛,我要娶我阿母?疯了吧,灵魂是你,但现在身体不是你的”说着来到了房内,萧元漪端坐在床边,“夫君?是你吗?”萧元漪轻喊着,“萧娘子,我们走吧”程少商走到萧元漪身边,“果真受规矩”萧元漪说着与她走出房间,萧元漪的阿兄走过来说“你不抱?果真只能文不能武,不近女色”,“不用,别听他说”萧元漪说着被程少商轻松抱起,萧元漪因这没有想到的动作吓得抱着程少商脖子,程少商小声说“抱紧,别掉下去”,萧元漪听到这嗯了一声把头埋在程少商怀里,“萧兄,我们先走了”程少商礼貌笑了笑,萧家都被程少商吓了一跳

                        在车上

  

  “我很重吧”萧元漪用手帕擦试着程少商的汗,“没有,是我常期不锻练的原因”坐的远越来越远,“再坐过去就没得坐了,我又不吃人”萧元漪笑着说,“没有,怕热”程少商虽这样说但却这想“上一世你狠不得把我吃了”,萧元漪拉住程少商的手,“你干嘛?”,程少商急忙丢开,“牵手啊,我们都要是夫妻了,难不成你是女子”萧元漪说,程少商急忙拉着手,另个手放在萧元漪肩膀上,萧元漪本能的把头靠在程少商肩上

祁露安

盼归

occ预警

书案一事,程少商发觉自己对阿母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阿母那么注重礼节的人,怎么能允许自己产生这样的情感?慌乱之余还是选择离开…

但她低估了那一抹感情,原本只是一棵小苗,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越长越高,越长越壮,好似要冲破天际一般生长。

终于在第五年里她捱不住了,迫切的想要见她,便匆忙了结战事,快马加鞭的回京去

她这五年认真练武,去边关打仗,更换了自己的姓名,甚至伪装成儿郎。她天真的想着,只要时间够长,总能淡忘的…

直到今天,她在宫中听圣上说了程家的事,她感觉心脏像是被紧紧攥住一般,呼吸困难。

她以文莫离的身份请求圣上为她赐婚


萧元漪…

等我…

occ预警

书案一事,程少商发觉自己对阿母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阿母那么注重礼节的人,怎么能允许自己产生这样的情感?慌乱之余还是选择离开…

但她低估了那一抹感情,原本只是一棵小苗,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越长越高,越长越壮,好似要冲破天际一般生长。

终于在第五年里她捱不住了,迫切的想要见她,便匆忙了结战事,快马加鞭的回京去

她这五年认真练武,去边关打仗,更换了自己的姓名,甚至伪装成儿郎。她天真的想着,只要时间够长,总能淡忘的…

直到今天,她在宫中听圣上说了程家的事,她感觉心脏像是被紧紧攥住一般,呼吸困难。

她以文莫离的身份请求圣上为她赐婚


萧元漪…

等我…

pl森林北

别看曾黎长得A,结果在赵露思面前受的要死,好容易被推倒的样子

别看曾黎长得A,结果在赵露思面前受的要死,好容易被推倒的样子

Chancy

我穿越成我阿母第一任丈夫(43)

程少商可不是那么听话的人。

萧元漪对她来说永远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萧元漪哪看不出她不怀好意的双眼。

“不行是不行。” 萧元漪说道。她想挣脱她的束缚,又怕弄不好会伤到她的手。

程少商充分利用她的这份顾虑。

萧元漪在她的攻势下无处躲藏,只能任由她亲吻自己。

就在她被吻得头脑有些空白时,外面有人敲门。

“少主公,老夫人在主屋等着你。”

老夫人本来就有好多话想说,跟过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萧元漪听着就说:

“那我先去看君姑。让君姑一个人在那儿等着多不好。”

然后也不管程少商同不同意撒腿就想跑。

“夫人,你等等。” 程少商说,把她拉回来。

“你衣冠不整。我......

程少商可不是那么听话的人。

萧元漪对她来说永远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萧元漪哪看不出她不怀好意的双眼。

“不行是不行。” 萧元漪说道。她想挣脱她的束缚,又怕弄不好会伤到她的手。

程少商充分利用她的这份顾虑。

萧元漪在她的攻势下无处躲藏,只能任由她亲吻自己。

就在她被吻得头脑有些空白时,外面有人敲门。

“少主公,老夫人在主屋等着你。”

老夫人本来就有好多话想说,跟过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萧元漪听着就说:

“那我先去看君姑。让君姑一个人在那儿等着多不好。”

然后也不管程少商同不同意撒腿就想跑。

“夫人,你等等。” 程少商说,把她拉回来。

“你衣冠不整。我帮你整理一下。”

萧元漪瞧她没有再打算干什么,才不挣扎要离开。

程少商也还算老实,没珍这个机会搞点别的。

“好了。” 程少商说。

萧元漪说道:

“我先走了,你也快点出来。”

然后她就离开了。

程少商感受手掌的余温,叹了一声。

她也不洗太久,把灰尘都洗干净了就出来了。

老夫人看到她就问东问西的。她耐心地一一回答。

怎么说,她现在也算是老夫人的儿子。而老夫人性格还算不错。

大概说了半个时辰,老夫人才离开。

“太累了。” 程少商叹气道。

萧元漪替她按摩头部,柔声说:

“去休息吧。你这几天应该都没好好休息过了。”

程少商嗯了一声,伸手握她的手,说道:

“你陪我吧。”

程少商躺在床上,她的怀中是萧元漪。她深深地闻她身上的香气。

“果然在夫人身边才是最好的。” 她喃喃道,然后很快就睡过去。

萧元漪看她消瘦的脸庞,叹了一声。

她离开的这些日子,她何尝不想念她,睡觉也没那么踏实。

她已经习惯了有她在身边,心里也有了依赖。

这样的习惯真的不好。

但事已至此,她没有任何办法改变。

而她的内心深处,其实也不想改变。

她闭上双眼,也睡了。

两个人都睡的很香。等她们醒来,天也已经黑了,外面也热闹了很多。

程少商瘪嘴,有些不太情愿起来。

“好了,你今天是主角,缺席不了哈。”

萧元漪的话,还是有点作用的。

收拾完后,她们携手进入设家宴的地方。

这里除了风府内的人,还有另外一些亲戚。看起来都非常陌生。

这些亲戚给程少商的感觉不怎么好,所以她干脆专注吃饭,秉持不会说话就少说的原则。

坐在她的旁边就是萧元漪,她除了忙着自己吃,也关系萧元漪的饮食。

她们两个人自己形成一个小空间。别人干别人的,她们干她们的。

“阿程和新妇感情还真是好啊。” 有一个男人说话。

对方态度很热情。她也不知道他在图什么。

男人还说很多话,但人家不找事,她也不好说什么。

没有任何确凿的原因,她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吃完饭,萧元漪被老夫人带走。

“做什么呀?” 程少商莫不行头脑。

“你先回去吧。” 萧元漪说。

程少商回去,她跟自己女儿玩。

“阿父,阿母呢?” 亮晶晶的双眼,看着她问。

“你大母叫她过去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程少商说。

两个人一边玩一边等,只是孩子玩累了,萧元漪还没有回来。

“说什么话,这么久。” 程少商正想去找人时,萧元漪从外面进入房间里。

“夫人终于回来了。” 她高兴道。

萧元漪看她还在等自己,说:

“怎么还没睡?不累吗?”

“在等你嘛。” 程少商说。

“你们到底说什么话,这么久?”

萧元漪脱下外衣,上床。

程少商就挪过身,抱了她。

她侧卧看着她。

“你记得家宴上,那个穿金色衣服的男人嘛。”

“记得。态度特别热情的那个。” 程少商说。

“他是老夫人的亲弟弟。你应该叫她一声舅父。” 

“我总觉得他的态度那里奇怪,他干什么了?”

萧元漪的眼神有点奇怪。

“他有所求,愿意把他的第四个女儿留下来,做你的妾。老夫人本就喜欢这个姑娘,也没有反对。还说多个人照顾你,也是好事。”

程少商听后面露惊色:

“这是有什么大毛病啊!”

  

【🤣 朋友们,别天天想着转wb】

迟迟

若萧元漪不再是萧元漪,这和解不要也罢。

我看着她在宫门哭喊,看着她跳下马车,看着她哭到站不住,看着她生出的白发,看着她一次次说“阿母错了”,她委曲求全,她强颜欢笑 ,她将骄傲碾碎进尘土里,这不是萧元漪啊。

她这么多年多么艰苦都扛过来了,为什么要栽在这里。


“嫋嫋乖,乖嫋嫋”

“阿母错了”

“嫋嫋开心就好”

……

这些卑微的话,好似一把把尖刀,刺入我的心脏。


她笑了,我哭了。


那个意气风发,骄傲如烈阳的萧元漪,再也没有了。

她老了,她没有从前反应那般的迅速,五年后,她大概已经53岁了,五年来,她重病难愈,心中郁结,再加上常年征战留下的旧疾,我想,她大概没...

若萧元漪不再是萧元漪,这和解不要也罢。

我看着她在宫门哭喊,看着她跳下马车,看着她哭到站不住,看着她生出的白发,看着她一次次说“阿母错了”,她委曲求全,她强颜欢笑 ,她将骄傲碾碎进尘土里,这不是萧元漪啊。

她这么多年多么艰苦都扛过来了,为什么要栽在这里。


“嫋嫋乖,乖嫋嫋”

“阿母错了”

“嫋嫋开心就好”

……

这些卑微的话,好似一把把尖刀,刺入我的心脏。


她笑了,我哭了。


那个意气风发,骄傲如烈阳的萧元漪,再也没有了。

她老了,她没有从前反应那般的迅速,五年后,她大概已经53岁了,五年来,她重病难愈,心中郁结,再加上常年征战留下的旧疾,我想,她大概没有太长时间了。

可是,在这剩下余生不知几何的日子里,她还要继续装下去,她还要卑微进尘土,她不能、不敢做自己,想到这,我便心如刀割。


她本该夫妻恩爱,儿孙满堂,亦有军功傍身,她的余生,本该在欢乐中度过 ,慢慢老去。

可我的元漪,你为何成了今日这般,为何如此的苦,为何独有你承受这苦痛?


你可否释怀?我明知答案,还想一问。


我心疼她,她辛劳一生 ,不该有今日之下场。


昨夜,我正看的悲伤难抑,忽然就停电了,也没有一格信号,夜深人静,酷暑难耐,我想着萧元漪,便哭的更加难受,我发不出一条信息,更不敢哭出声,就好像与世隔绝了般,无人倾诉,黑夜中痛哭的滋味,属实难受。

这一夜我尚且受不了。萧元漪,你那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呀,你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日她与凌不疑说话,说了那么多,我只记得一个“我病重难愈”,病重难愈……这日日夜夜,病痛加深,你该有多么疼。


今夜的星空,可真美。


可是元漪,你怎么黯淡了。




这大团圆,谁爱要谁要,我忍不了了,我要开be,我要让我的萧元漪解脱,毁灭吧。




小爽CP向

【星汉灿烂头像】

闺蜜组

【星汉灿烂头像】

闺蜜组

在混沌深海要饭
同步一下之前的涂鸦,我滴元卿老...

同步一下之前的涂鸦,我滴元卿老婆♡(*´∀`*)人(*´∀`*)♡

同步一下之前的涂鸦,我滴元卿老婆♡(*´∀`*)人(*´∀`*)♡

不吃葡萄干

假如她真的没熬过那个夜晚(下)

全程ooc 

假如嫋嫋真的留在了那个晚上

程母追女火葬场

凌不疑追妻火葬场

有原小说的部分内容

———————————

“为什么我当初抛下她?”

“为什么我不相信她?”

“为什么我要退婚?”

“为什么我要放弃她?”

“为什么我不带她走?”

“为什么我要丢下她?”

“我祈求上苍看在我多年为国效力血战沙场的份上能眷顾我一次。”


  “程四娘子没了,程家已经在办后事了。”

  “程家四娘子?程…程少商!”梁邱飞头脑有些转不过来,“这这这这怎么回事啊?”

  “据说是高烧不退,没能撑到立春,巳时人便...

全程ooc 

假如嫋嫋真的留在了那个晚上

程母追女火葬场

凌不疑追妻火葬场

有原小说的部分内容

———————————

“为什么我当初抛下她?”

“为什么我不相信她?”

“为什么我要退婚?”

“为什么我要放弃她?”

“为什么我不带她走?”

“为什么我要丢下她?”

“我祈求上苍看在我多年为国效力血战沙场的份上能眷顾我一次。”


  “程四娘子没了,程家已经在办后事了。”

  “程家四娘子?程…程少商!”梁邱飞头脑有些转不过来,“这这这这怎么回事啊?”

  “据说是高烧不退,没能撑到立春,巳时人便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那位右手握拳,像是要把东西捏碎才甘心。

  “ 少主公,咋们启程的那天晚上。”他们出城的那天,正是立春前一天。

  “来人,备马!”霍不疑快步往外,脸色阴沉。他急跨上马,便往回赶。程少商,等我。我不信你真走了,上次出城我没等到你,这次我来见你。缘分尚浅这种话,我也从来不信,手腕间的少商弦若隐若现。

  霍不疑知道他现在回不得京城,皇帝罚他镇守边疆五年,他这才刚开头。但他受不了,受不了心爱的女子受苦受难,受不了她的离世。不知不觉中,加快了手里的马鞭。阿飞累的吐舌头,丝毫不敢有怨言,对他的哥哥说:“现下咋们三只能偷偷回去,快点的话估计还能见到程四娘子的棺。”霍不疑的一记眼刀,使他不敢再说任何话,只得一个劲儿的赶路。后来的阿飞自己提起,他除了少夫人于骅县遇难那次,少主公骑的飞快,让他们险些跟不上。再有,便是这次。少…不程四娘子离世。

  少商的棺木停在程府也有小半月,下葬的日子订在了雨水的后日。这几天的萧元漪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一会在说我的儿女我一并带走,不留在府内让葛氏她们抚养;一会又板着脸问程父嫋嫋去哪了,她把王氏女打了她知错没;过一会便又哭喊着说要是当时她能给嫋嫋撑腰就好,她的嫋嫋她从来未给她撑过一次腰。十年间她为何要那么冷静理智,为何要坚定的维持自己的好名声!她应该像凶悍的母狮子一样,狠狠撕咬开那些抢走她孩子之人的咽喉;或者应该像村口的泼妇一般,拖着葛氏的头发绕府走一圈,谁敢说个不字她就打的那人不剩一颗牙齿!她悔的肠子都青了,程父看着他的新妇这般,只能哄着骗着,怕她有什么状况。其实萧元漪给少商撑过一次,少有的一次:少商与楼垚订立婚约,她带着少商去给楼家回礼,面对着前些日子与王氏女一起辱骂她的嫋嫋的楼家庶女与大房,她是豁出去把那泼妇打了一顿。不过萧元漪估计自己也不记得了,毕竟她为她的嫋嫋撑过腰的次数,太少太少。

  下葬的日子很快到来,萧元漪靠着少商的棺木,望着屋外,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她嘴里嘀咕着:“下雨了,嫋嫋不喜欢下雨,嫋嫋别怕,阿母不会让你去地下的。地下那么潮,那么湿,有毒虫来咬怎么办,我们嫋嫋这么好看,一定不行,一定不行。”她回头看着注视她的儿子丈夫,轻声中带着点期待道:“你们看,下雨了,要不再择日子吧,下雨了,嫋嫋不喜欢。”程少宫望着他的这位阿母,他知道,其实小妹的棺木早就可以下葬了,是他的阿母一直在拖延,不是天气不好,就是太热或太冷。他的阿母终究是舍不得小妹的离开。

  程少宫的眼眶红了,他也舍不得小妹,小妹的离去他们家里谁也不好受。便是那大母,这几日也有点没精打采,或许是想着以后没有好处从嫋嫋身上捞了,但程少宫前几日看着嫋嫋的棺木旁多了一支钗子,可能是他那大母吧,亦可能不是。程少宫与程颂合力把他们的阿母扶了起来,劝道:“阿母,时辰到了,真的不能再拖了。

  少商的棺木被人抬起,萧元漪却像发了疯似的朝前扑去,拔了剑死命的护住那棺,歇斯底里地叫着,没有朝廷命妇的半点端庄:“不许,你们谁也不许碰!嫋嫋在里面躺着,我不允许你们欺负她,不许欺负我的女儿!把她丢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说着说着,萧元漪开始低声啜泣,扬言再到后来谁碰一下就对谁不客气,程父上前也被萧元漪冷眼相待。

  这下程家上下没人再敢上前,打算今晚往萧元漪的饭菜里加些助眠安神药,明天再瞒着她行动。

  辰时,霍不疑到达程府门口,见府内外挂着长又阔的白布, 不顾小厮的阻拦便闯了进来。程少宫见状,连忙挡住霍不疑的步伐,“霍将军还来这干什么”程少宫的态度有些强硬,“当日在下认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霍不疑哑着声,目光凝在他脸上,似乎带有一丝恳求道:“就让我进去看一眼。”程少宫看着眼前的这位小妹心上人,知道他俩情深意重,不忍心只好放行。

  一路上的奔波劳碌,霍不疑的下巴上已有明显的胡青,双眼很久没闭合,一幅疲惫不堪的模样。就算心是石头做的人,一想到他从几百公里外的边疆赶过来,心都会软下来。

  霍不疑看着灵堂内撒在地上的白纸钱,堂内棺木上大大的一个奠字被白花包围。内心剧烈波动,胸腔也随着起起伏伏,他再也忍不了,红着眼抚摸着牌位上的名字。他接受不了,一定是嫋嫋,她在骗我。对她一定是在骗我,怨我在大婚前不告诉她真相独自去杀尽凶手,怨我明明不该招惹她,她打开内心让我住进,我却把她连同那颗跳动的心一同砸碎。

  “这不是真的,对吗?少商是骗我们的对吗?她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我对吧?你说啊,说少商在骗我!”多日来积压的情绪在看到爱人的牌位时瞬间崩塌。他剧烈喘息,气血翻涌,觉得喉头一甜,血腥味顿时反胃涌上。霍不疑是被程家人劝走的,他早已与她退了婚约,现在连一个称的上的称呼,可以正大光明留在这的称呼也没了。

  他的那抹月光,照耀他前行,给予他温暖的月光,再也不会亮起,久久地沉入地底。有名句说:他的错误就像是写了半辈子的墨,但他错把醋当成墨。等到发现了换了墨写过了下辈子,却忘了把上辈子描摹。半辈子的甜蜜轻描淡写随着时间晕的越发看不出,半辈子的悲苦随着时间越来越浓重纸张泛黄也没能掩盖,错了的是把醋当成墨写过了半辈子的心酸。他比这惨些,没有半辈子的甜蜜,等有人带着温暖向他奔来时他拒绝了,从此寒冷伴随他一生。

  寥寥钟情 只付于少商一人。霍不疑站在程府对面的一条小巷中,阴影笼罩在他身上,霍不疑对着阿飞道:“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当初她说的玩笑话竟成真了。”他自嘲道。

  “要是我们成亲礼数不全,又或者是成亲前有什么变故,倘若我那一天不在了,我阿母是会执意带我走的。”

  最终我霍不疑死了都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霍不疑心口像被什么狠狠捅了一刀,嘴唇张了张又合上,终究没说一个字。

  霍不疑就这样站在程府外,一句话也不说,久久没动。后来程颂看不过去了,想着霍不疑现在不宜久留在京城,为着这前妹夫,他递上了一封信并劝他赶紧回去。

  霍不疑看见熟悉的字迹,眼睛亮了亮,赶紧接过抚摸着信封。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束风干花,茉莉。

  “这封信本是少商在霍将军你行动前托我给你的,几经耽搁,现在嫋嫋不在了,我想了想还是得给你。霍将军你也赶紧回去吧,时间长了难免让人发现,到时候嫋嫋也会被牵连。”

  送君茉莉,愿君莫离。

  霍不疑有些哽噎,她原来是那么期待着他们的婚姻。是他,一个人把这一切打破,他后悔了,早在那个夜晚就后悔了。当时她单枪匹马来找他,他就该明白,她从不在意,只因他是霍不疑。但他的嫋嫋到死都在恨他,都没原谅他。但霍不疑当时要是在少商的床前,一定会听到那句:“我本想原谅你,但你不肯带我一起走,我不想原谅你了。你会来接我吧,霍不疑。”

  霍不疑读完打开那封信后,缠在他手上的少商弦便断了,他不甘心,缠在手上断了,那他就戴在脖子上。

  霍不疑一生未娶,镇守边疆,到死都保留着他与少商的部分婚书,还有部分他烧给了少商:

  山有扶苏 隰有荷华

  瓜瓞绵绵 尔昌尔炽

  珺璟如晔 雯华若锦 

  

  霍不疑,下辈子别再丢下我了。

  

  



  

  

叫小杏叭

  今晚我为萧元漪哭断气 她是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女将军啊 最后她竟去低声下气的讨好自己的女儿 所谓的和好所谓的释然 蛮好笑的 只会让我更加心疼萧主任 我真的看不下去那一段 这比城墙外萧元漪边哭边喊自己错了还让我心疼 别跟我杠 你杠就是你对 我继续为萧主任哭

  

  只能说曾黎老师演出来的破碎感和爱而不得 从一开始就给我带进去了 她每一次的情绪改动和隐忍的感觉 直冲我天灵盖 这么大的共情只有曾黎老师能带给我(浅夸一下老婆的脸和演技)

  今晚我为萧元漪哭断气 她是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女将军啊 最后她竟去低声下气的讨好自己的女儿 所谓的和好所谓的释然 蛮好笑的 只会让我更加心疼萧主任 我真的看不下去那一段 这比城墙外萧元漪边哭边喊自己错了还让我心疼 别跟我杠 你杠就是你对 我继续为萧主任哭

  

  只能说曾黎老师演出来的破碎感和爱而不得 从一开始就给我带进去了 她每一次的情绪改动和隐忍的感觉 直冲我天灵盖 这么大的共情只有曾黎老师能带给我(浅夸一下老婆的脸和演技)

🌲名🌰

阿母错了

结局啦~

阿母也和嫋嫋重归于好


(っω-`)[感动]

[图片]


象征着友谊的小手牵起


[图片]


当然,少不了搞笑阿父

[图片]


可爱嫋嫋ⅹ慈母元漪

[图片]


完结撒花~


(๑•̀ㅂ•́)و✧




结局啦~

阿母也和嫋嫋重归于好


(っω-`)[感动]



象征着友谊的小手牵起








当然,少不了搞笑阿父






可爱嫋嫋ⅹ慈母元漪



完结撒花~


(๑•̀ㅂ•́)و✧



🌲名🌰

咱就是说,一整个被阿母可爱住了~


( ˃᷄˶˶̫˶˂᷅ )( ˃᷄˶˶̫˶˂᷅ )( ˃᷄˶˶̫˶˂᷅ )



咱就是说,一整个被阿母可爱住了~


( ˃᷄˶˶̫˶˂᷅ )( ˃᷄˶˶̫˶˂᷅ )( ˃᷄˶˶̫˶˂᷅ )

会火
杜海涛沈梦辰官宣结婚女生真的很喜欢这种细节浪漫!谁懂!
杜海涛沈梦辰官宣结婚女生真的很喜欢这种细节浪漫!谁懂!
柳亭

后来我才明白

她握在手里的并不是海洋球

而是这世界本可以没有的恶意

后来我才明白

她握在手里的并不是海洋球

而是这世界本可以没有的恶意

会火
金鹰女神裙子两届一换这个冷知识还有人不知道么?我预言,这一届的裙子长宋茜身上这样!
金鹰女神裙子两届一换这个冷知识还有人不知道么?我预言,这一届的裙子长宋茜身上这样!
静离心殇

【帝后】恩爱两不疑【柒】

逆历史向,帝妃勿入。

《清平乐》帝后×《两不疑》联动同人文。


第七章:诬陷


且说二人合衣躺下后,总觉得怪怪的。赵祯第一个忍不住侧身看了眼曹丹姝,岂知曹丹姝竟是与他一同侧过身来,二人四目相对,互相望着自己的脸,当真是鸡皮疙瘩起了两身,赵祯最先忍不住别过头去。

“官家如此……是觉得自己的脸不好看吗?”曹丹姝想着改变一下气氛,努力扯出一个笑问道。

“丹姝你又打趣朕。”

“可比不上官家,臣妾可是听禾儿她们说了,臣妾未入宫前,官家可是整日整日的发愁,只因韩司谏一句‘貌丑不至惑君’,官家就和魔怔了一样,吓得大婚之夜也不敢来,生怕被臣妾这个丑名在外的妻子吓得也和李植一样需要跳......

逆历史向,帝妃勿入。

《清平乐》帝后×《两不疑》联动同人文。


第七章:诬陷


且说二人合衣躺下后,总觉得怪怪的。赵祯第一个忍不住侧身看了眼曹丹姝,岂知曹丹姝竟是与他一同侧过身来,二人四目相对,互相望着自己的脸,当真是鸡皮疙瘩起了两身,赵祯最先忍不住别过头去。

“官家如此……是觉得自己的脸不好看吗?”曹丹姝想着改变一下气氛,努力扯出一个笑问道。

“丹姝你又打趣朕。”

“可比不上官家,臣妾可是听禾儿她们说了,臣妾未入宫前,官家可是整日整日的发愁,只因韩司谏一句‘貌丑不至惑君’,官家就和魔怔了一样,吓得大婚之夜也不敢来,生怕被臣妾这个丑名在外的妻子吓得也和李植一样需要跳窗逃出去。”

“这……禾儿也真是,怎么什么都同你讲……”赵祯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一想起自己大婚第二天看见曹丹姝时那个惊艳的样子,赵祯就恨不得立刻将韩琦充军。

“官家这是敢做不敢认了?”

“不是……朕当时……我……”

“好了,臣妾知道,臣妾早就不怪官家了。”

“……真的?”

赵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再次侧过身来,想去亲吻曹丹姝的额头,可一看到自己那张脸,终究……有点下不去嘴。

“……嗯……睡吧,明日还要早朝呢!”

虽然如此说,但这一次,赵祯是彻底失眠了。

自此以后,赵祯和曹丹姝为了防止被别人看出端倪,所以只好每晚双双宿在坤宁殿,而这些落在别人眼中,自然是皇后正值盛宠,那些曾经想着扶张娘子以及她腹中孩子上位的大臣也只好暂时收起了自己的野心。

几日后的早晨,依旧如往常那般,“赵祯”为“曹丹姝”更衣。至于为何一定要曹丹姝亲自动手为赵祯更衣,主要还是因为赵祯始终琢磨不明白女子的装束该如何穿,曹丹姝怕他穿错了出去惹人笑话,所以只好每次都帮他更衣,而这些落在嬛儿镣子眼里,自然是帝后恩恩爱爱,情比金坚,于是二人早晨基本上都不进来伺候了,而是都趴在门外透过门缝看帝后如何恩爱。

赵祯和曹丹姝出了寝殿殿,各奔东西,走之前还不忘互相打招呼。

“你请安。”

“你上朝。”

日复一日,曹丹姝在朝堂上安慰众臣不要吵架,赵祯在后宫应对琐事还有嫔妃们的调笑。二人便是这般一直装下去,竟是从未有任何人察觉不妥。

只是今日与往常不同,范仲淹今日调回京城。范仲淹曾经是曹丹姝的老师,所以曹丹姝很想带着他逛逛京城,赵祯也正有此意,于是答应的很是爽快。

只是才半日未见到曹丹姝,赵祯便有些坐不住了,连连唤秀娘等人进来问话。

“官家怎么还没回来?”

“官家今日带范大人出去闲逛,此时才值正午,应该傍晚才会回来。娘娘要不先用午膳吧。”

“撤下去吧,我不饿。”

“娘娘可是没有胃口,要不要叫太医前来瞧瞧?”

赵祯心下嘀咕自己这哪里是没有胃口,他总不能告诉她们自己这是没有丹姝在旁陪着一起用膳不习惯吧!

岂知嬛儿见赵祯长久不言,忽地就一拍脑门,脸都要笑开了花。

“娘娘您是不是想吐?是不是食不下咽?娘娘这个月小日子还没来呢!秀娘你快去请太医,说不定,娘娘这是有了!”

“啊?!”

于是赵祯在嬛儿和秀娘的强迫下被太医把了脉,结果太医的诊断结果是因为暑热,中了点暑气所以才没胃口。

“……娘娘别伤心,官家现在整日与娘娘形影不离,甚至这一连几日都没踏入其他娘子宫殿,娘娘肯定迟早会怀上龙嗣的。”比起赵祯的暗自扶额,嬛儿心里可是失落极了,不过她还是选择收起自己的情绪,先安慰曹丹姝。

“嬛儿说的对,娘娘既然是暑热,不如奴婢去让小厨房做一碗冰镇酸梅汤端过来。”

“好,去吧!”赵祯也是馋了,连忙示意秀娘去吩咐。

且说曹丹姝带着范仲淹在酒楼吃饭,因为此次出来二人是微服,所以并未有人发现异常,范仲淹还一时兴起叫了人来弹曲。

“二位公子,想听哪首曲子?”

“来一首《清平乐》吧!”范仲淹示意曹丹姝选,曹丹姝也不客气,大手一挥,便点了自己最喜欢的《清平乐》。

“原来公子也喜欢《清平乐》,从前曹公子带着一些官员朋友来的时候,也喜欢听《清平乐》呢!”乐姬听罢,咯咯笑了两声道。

“曹公子?哪个曹公子?”一听到“曹公子”三个字,曹丹姝心中警铃大作,范仲淹的脸色也瞬间变了。

“就是那位曹郎曹国舅,他可是我们这的常客呢!”

“这样啊……我忽然没了兴致,你且退下吧!”曹丹姝心中一紧,只怕这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曹家,倘若今日坐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是赵祯,只怕又会疑心四起。

范仲淹见曹丹姝神色凝重,还以为是在怀疑曹家,连忙压低声音进言:

“官家,此事有蹊跷,后族一向忠心耿耿,还请官家明察。”

“朕知道,朕定会好好查清此事,不会轻易让曹国舅受诬陷。”

见赵祯并未生气,范仲淹这才松了口气,心想着外间传闻帝后这几日恩爱有加,他还有些不相信,如今看来是真的,自己这学生,当真是苦尽甘来了。

且说曹丹姝怀揣着心事,也没心情在外闲逛,恰巧范仲淹说要去拜会晏殊,便顺势应下,急匆匆地赶回宫中,直奔坤宁殿。

“官家,官家!臣妾有话要对你说,臣妾今日……”曹丹姝见殿内没人伺候着,便风风火火地跑进殿内,想着要赶紧将此事与赵祯讲明白,只是她才一进去,就看见躺在床上缩成一团,冷汗直流的赵祯,再看看一旁染了血的衣裙,瞬间便傻了眼。

“惨了,忘了告诉官家,这几日要来葵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