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寒天凄 寒天凄 的推荐 niuniu69907.lofter.com
幸运的四叶草酱

眼镜的封印

        今天本作者一早醒来发现找不到眼镜了……

  至今我还没有发现眼镜的踪迹

  于是我终于能理解李老四失去眼镜后的感受了

  所以我打算以这个为题材写一篇小短文

  主李老四,无cp向

  老四摘下眼镜后的性格可能有点ooc,但这是我的私设

  

  ·begin

  

  伴随着闹铃的一声响,李老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右手顺了顺似乎已经缠在一起的头发,伸手摸向床头柜,想要戴上自己的眼镜

  

  唉?我眼镜嘞?

  

  床头柜并不大,只是一个小柜子,但是李老四在...

        今天本作者一早醒来发现找不到眼镜了……

  至今我还没有发现眼镜的踪迹

  于是我终于能理解李老四失去眼镜后的感受了

  所以我打算以这个为题材写一篇小短文

  主李老四,无cp向

  老四摘下眼镜后的性格可能有点ooc,但这是我的私设

  

  ·begin

  

  伴随着闹铃的一声响,李老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右手顺了顺似乎已经缠在一起的头发,伸手摸向床头柜,想要戴上自己的眼镜

  

  唉?我眼镜嘞?

  

  床头柜并不大,只是一个小柜子,但是李老四在上面摸了老半天,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眼镜

  

  他一个机灵从床上弹起来

  

  床头柜上东西并不多,所以上面有没有眼镜一目了然。老四连忙打开衣柜,找了件自己常穿的衣服套上,然后便开始在屋内翻找起眼镜来

  

  翻箱倒柜,他觉得眼镜能出现的地方都翻过了,他还是找不到

  

  “不是,谁偷我眼镜了喂?!”

  

  他说这话的时候手顺过挂在床头上的帽子,扣在头上,于是帽子便粘在了他头上(不是

  

  李老四的这一声喊声把合租的李贺轩及张老三叫了起来,两人站在老四房间门口张望

  

  “老四?恁这是咋了?”张老三似乎是急切的穿好衣服过来的,头上的帽子正斜着挂在脑后

  

  而门外来的比较晚一些的李贺轩看到没戴眼镜的老四的时候甚至一下子没认出来

  

  “老四?你眼镜呢?”

  

  “靠,我眼镜被人偷了哇!我在介里找了半天找不到的诶!”没了眼镜的老四好像异常的暴躁,两人并未见过如此生气的老四

  

  “啊……有木有可能是掉地上了?俺来帮恁找找不?”张老三似乎是害怕李老四再次发火,急忙上前

  

  “哎呦!里起来哇!”李老四的一声吼让张老三刚往前走几步的脚停在了原地,“我们这个屋子里面就你我和贺轩三个人啊,是不是你俩把我眼镜拿走了诶?!”

  

  “没有,我昨天回来的可比你早,你可知道的昂”还待在门外的李贺轩急忙否认道

  

  “那不系你还能是谁嘞!你要和张老三连手坑我啊,虽说我以前给你俩坑成了飞天麻花,也不带这么报复的吧!”

  

  “唉你还好意思提嗷,之前你坑我我都不计前嫌了,你现在还来冤枉人啊?!”

  

  眼看着两位兄弟即将吵起来,被夹在中间的张老三可谓是急死了

  

  “贺轩你消消气,俺觉得老四他又不是故意说你的,也就算合理怀疑吧这个”

  

  “老四恁也不要再冤枉贺轩和俺了,俺们说这事得拿出证据来是吧?”

  

  没戴眼镜的李老四好像是一时适应不了模糊的那种感觉,也可能是觉得老三说的有道理,他转身又坐在了自己床上,闭上了眼睛

  

  【只有长时间戴眼镜的人才知道摘下眼镜之后的世界有多么模糊多么眩晕啊!】

  

  见两位兄弟即将吵架的势头被自己消下去了,张老三也是松了一口气。贺轩一旦吵起架来,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更何况李老四离了眼镜之后,吵架的气势好像也挺足的

  

  在李老四闭目养神阶段,张老三在老四的房间内仔细的寻找着所谓丢了的眼镜,找了一会儿后还是没有结果

  

  忽然靠在门边的贺轩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阎老八打来的

  

  “贺轩,昨天额们吃烧烤的时候,老四的眼镜落在烧烤摊儿了。当时挺晚的了,额想着今天早晨给你们送过去,但是额不小心忘了,你让老四现在过来拿一下吧”

  

  李贺轩简单回应了几句之后,挂掉了电话,看向门内正坐在床边安慰老四的张老三,把他叫了过来

  

  “哦,恁说阎老八打电话来说,老四的眼镜在他那里?”

  

  老三这一声声音不大,但是很明确的被老四听到了

  

  “哎呦,是老八这小子拿了我的眼睛喔!”李老四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急忙冲出了房门,再过了几秒钟之后又退了回来

  

  他是高度近视,离了眼镜他完全看不清道路

  

  于是只好张老三去老八家拉拿了一下眼镜,顺便跟阎老八讲述了一下老四离了眼镜之后那生气的模样,跟平时见到的那个完全不是一个人

  

  在老四重新戴上眼镜的那一刻,之前在他周围弥漫的那种随时要杀人的气息终于消失。他没有歉意的【?】向贺轩道了个歉

  

  这件事就这样草草结束了,不过在这之后,应该没有人愿意去偷李老四眼镜了,虽然之前就没有人打算偷过

  

  哦感谢你,亲爱的眼镜,封印了老四那暴躁的性格(哈哈)

  

  ·end

  

  哦天呐!码完这篇文的时候,我的眼镜找到了!

  太好了,没有眼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设定应该是我原创吧?

无能为力伊布

——我说的。你们两个都不许逃离。

自我意识比较强如果受不了请退出啊啊。。。

大概在重开消息出现之前就画了这个草稿,然后你还真给我重开了,没关系,雷帕该在一起的谁都分不开。

——我说的。你们两个都不许逃离。

自我意识比较强如果受不了请退出啊啊。。。

大概在重开消息出现之前就画了这个草稿,然后你还真给我重开了,没关系,雷帕该在一起的谁都分不开。

元元

找到时间画了,重新发一下

  想要评论🤔

找到时间画了,重新发一下

  想要评论🤔

??WhoAmI??

是《男孩、鼹鼠、狐狸和马》中的一句话

是《男孩、鼹鼠、狐狸和马》中的一句话

依依吖吖
  刻板印象刻板印象当个乐子就...

  刻板印象刻板印象当个乐子就好别骂我……

  画的应该看得懂吧?

  感觉蓝人不适合玩游戏被骂(什

  刻板印象刻板印象当个乐子就好别骂我……

  画的应该看得懂吧?

  感觉蓝人不适合玩游戏被骂(什

锂猫鼐
第一次用平板画画       ...

第一次用平板画画

  

  

  

第一次用平板画画

  

  

  

绮律
也是修上电脑了……

也是修上电脑了……

也是修上电脑了……

沧舟
溶于艺术”    画的江子老师...

溶于艺术”

  

画的江子老师家的🇫🇷

溶于艺术”

  

画的江子老师家的🇫🇷

祁歌

我之前也差点以为头发本体是白色的,但实际上正常状态下头发是处于淡粉色的状态,白色的头发只是一种表达发光的一种手法

我之前也差点以为头发本体是白色的,但实际上正常状态下头发是处于淡粉色的状态,白色的头发只是一种表达发光的一种手法

与公子呀
7.14Bonne fête ...

7.14Bonne fête nationale française! Que Dieu bénisse la France

机译:法庆快乐 天佑法兰西

感觉好久没画画了 扣了我十个小时()

7.14Bonne fête nationale française! Que Dieu bénisse la France

机译:法庆快乐 天佑法兰西

感觉好久没画画了 扣了我十个小时()

与公子呀

纯属娱乐 一点无脑五常的日常

全拟注意 有英法要素注意

总之就是打赌输了要吃下去x

我知道英法的手画歪了我真的懒得改。。 。

纯属娱乐 一点无脑五常的日常

全拟注意 有英法要素注意

总之就是打赌输了要吃下去x

我知道英法的手画歪了我真的懒得改。。 。

与公子呀

任何一个人没看过这部mbti新番我都会很难过的ok!!!

每个人格都好符合好可爱 日常剧情我真的超爱 截了自己最喜欢的三个人格🥺【开始胡言乱语

二编:当然是假的。。。这不一眼低脂

任何一个人没看过这部mbti新番我都会很难过的ok!!!

每个人格都好符合好可爱 日常剧情我真的超爱 截了自己最喜欢的三个人格🥺【开始胡言乱语

二编:当然是假的。。。这不一眼低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