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身上带点绿的都是小天使 身上带点绿的都是小天使 的推荐 penny656.lofter.com
五岁

-横池leader求爱大作战-

第二十三棒 18:00

上一棒 17:00 @Y.wei 

下一棒 19:00 @草莓虎 

-横池leader求爱大作战-

第二十三棒 18:00

上一棒 17:00 @Y.wei 

下一棒 19:00 @草莓虎 

阿尼玛彩虹蛇皮几把九
《关于我两年田国玉生贺都没让他...

《关于我两年田国玉生贺都没让他本人出镜这件事》


2021 

《关于我两年田国玉生贺都没让他本人出镜这件事》


2021 

艾玛仕多德.沃世夏便德Dr.mf

*捏造剧情*

*真赞搭档三年前提*

*一点我流聪明人*

*接前篇漫画*


紫堂真:没什么想问的吗,趁着他现在休眠状态,醒后对未知不安的试探看他吃瘪会很解气。


安迷修:?!(那种眼神)


紫堂真:团队中存在的隔阂应该尽早处理才好。

安迷修:不了,没必要让他感到焦虑

紫堂真:有点明白他无法无天的性格怎么来的了(八成是惯的)

安迷修:我会当面问清所有的一切。

紫堂真:他如果蒙混过……

安迷修:前辈应该有和他一直共事吧。

紫堂真:……

安迷修:请前辈帮我挑出捏造出来的部分

紫堂真:……

安迷修:为了团结?

紫堂真:……(将视线移开面无表情

内心os:说不定...

*捏造剧情*

*真赞搭档三年前提*

*一点我流聪明人*

*接前篇漫画*



紫堂真:没什么想问的吗,趁着他现在休眠状态,醒后对未知不安的试探看他吃瘪会很解气。


安迷修:?!(那种眼神)


紫堂真:团队中存在的隔阂应该尽早处理才好。

安迷修:不了,没必要让他感到焦虑

紫堂真:有点明白他无法无天的性格怎么来的了(八成是惯的)

安迷修:我会当面问清所有的一切。

紫堂真:他如果蒙混过……

安迷修:前辈应该有和他一直共事吧。

紫堂真:……

安迷修:请前辈帮我挑出捏造出来的部分

紫堂真:……

安迷修:为了团结?

紫堂真:……(将视线移开面无表情

内心os:说不定是另一种行刑啊。搭档



距离赞德师兄公开庭审倒计时ing

黔疆碧雪
饿了,整点() 背景乱糊的(。...

饿了,整点()

背景乱糊的(。)


饿了,整点()

背景乱糊的(。)


虾盐龙二
一年多前画的,居然没发过

一年多前画的,居然没发过

一年多前画的,居然没发过

芝士咸蛋黄

左马三/左馬刻様が三郎くんにエプロン買ってあげる話

左马刻大人给三郎买围裙的故事

简介:* 基本上什么都是捏造 *

作者:白崎

P站地址:id=9757711

无授权翻译,请勿转出LOFTER,不妥删。

我又翻出这篇超可爱的纯爱马三酱看了,一时兴起做了翻译,本人几乎没有日语基础,通篇翻译器+个人理解和意译,有兴趣可以去蓝P看看原文。


我的厨艺,照銃兔的说法好像是“可也好不可也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不难吃,但也不至于到吃了说好吃的程度。非常平坦,某种程度上令人佩服。”

如果只听这话,明明只是被说成是“普通”但我还是这么生气,是那张脸的错还是措辞的错。

不管怎样,最起码可以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好吃的一类。

而...

左马刻大人给三郎买围裙的故事

简介:* 基本上什么都是捏造 *

作者:白崎

P站地址:id=9757711

无授权翻译,请勿转出LOFTER,不妥删。

我又翻出这篇超可爱的纯爱马三酱看了,一时兴起做了翻译,本人几乎没有日语基础,通篇翻译器+个人理解和意译,有兴趣可以去蓝P看看原文。



我的厨艺,照銃兔的说法好像是“可也好不可也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不难吃,但也不至于到吃了说好吃的程度。非常平坦,某种程度上令人佩服。”

如果只听这话,明明只是被说成是“普通”但我还是这么生气,是那张脸的错还是措辞的错。

不管怎样,最起码可以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好吃的一类。

而妹妹对我做的菜毫无怨言地吃着。是因为从小就养成了和哥哥不一样的温柔性格、担心我吗,还是因为像銃兔说的那样“并不难吃”吗。

不过嘛,虽然没抱怨过但也不记得说过好吃。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饭有时是妹妹做的,但基本上都是我负责。

这是我的建议,因为妹妹还是学生,不能把太多的时间花在做家务上。

但是,妹妹说我的扫除能力是毁灭性的(我有因为麻烦而马上扔掉东西的习惯,这个好像不行),扫除和洗衣服是妹妹的工作。

洗衣服这件事,既不用品位也不辛苦,应该是我也能做的工作,但不知为何妹妹就是不肯让步。

我问过銃兔,他说“在这个年纪,有些东西不想让哥哥看到”,想着不想被人看到的衣服是什么样的衣服。

嘛,不管什么事如果深究肯定会受伤的。只要当事人心情不错那就算了。

那么,关于烹饪,我想说的是。

最近,妹妹说我拿出的饭好吃,吃得更多了。

当然,那只是我拿出来的,不是我做的。

那么是谁做的呢,是出入我另一住处的三郎。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和一郎的弟弟,而且还是初中生的小鬼交往了几个月。

我不能出入他家,但让三郎来我家也有很多问题。要是和妹妹撞个正着就麻烦了。如果让她知道我和中学生在交往的话很可能会和我断绝关系。

那么在外面……这个选项很快就消失了。我的长相还是有些名气,再加上我的职业关系,和中学生在一起,包括銃兔在内、被警察叫住的可能性很高。

没办法,我只好另找住处。

在这个阶段,我意识到自己相当认真。如果是以前的我,要这么麻烦早就分手了。

这样,为了增加和三郎那家伙见面的机会,我一直在寻找从池袋出发交通最便利的地方,真是难办。

就这样在买下的别居里,三郎经常下厨。

听说一郎那混蛋和次男虽然也做饭,但晚饭大多由回家最早的三郎负责。

他们总是吃这家伙亲手做的料理吗,这个念头掠过的瞬间我摇了摇头。

我不习惯嫉妒,自己都对这份情感感到困惑。

三郎完全不知道我在想这么愚蠢的事情,今天他用我给他的零用钱买了食材,心情愉悦地做着饭。

我坐在沙发上默默看着,听着不时传来的歌声。三郎即兴创作的词没什么内容,习惯了这个空间、自然地哼起歌来的样子也不错,我这么想着。

听了一会儿关于次男的歌(几乎都是坏话),突然“哇”的一声短促的尖叫让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我没有表现出焦躁的走向厨房,问他是不是受伤了,三郎一脸空白的说:“事到如今不会因为做菜而受伤的”,给了我这样可恶又自大的回复。我担心你呢,你这态度。

“不要发出混乱的声音啊。”

“……咦、难道你担心了?”

“啊?这样不好吗?”

为了报复老实地回答了,三郎坦率地脱口而出“感觉不太好”。

“……我要揍你,臭小子。”

“二十五岁要对初中生动手是怎么回事。”

“烦死了,二十五岁和初中生交往、出入别居,现在连饭都让人做了,已经来不及了。”

“你有自觉啊。”

“啊?你这家伙、说到底是你的错吧。”

坦白的是三郎。

然后答应了的我也是,起因是……不,当我答应的时候我就没有资格再说什么了。

我看着没有回答我的话、一言不发地瞪着我的三郎的嘴角。

边上那颗小小的痣让这个小鬼看起来很性感,糟糕。

我把唇短暂的贴在那里,想稳妥地解决这件事开了口。

“刚才的事、忘了吧。决定和你交往是我自己的意思,不是你的错。”

听了这句话,三郎露出一丝笑容。

然后说了句“知道就好了”,像是那个谁说的一样这次他大笑起来。

和那个谁不一样的天真、很适合他的笑容,我忍不住摸了摸他黑色的脑袋。

就在我像对狗一样抚摸他的时候,一只小拳头立刻飞了过来叫我马上住手。

强势自大的部分很像吗。

我很清楚,如果被銃兔知道我在和中学生交往肯定会被训诫,更别说他是其他地区的代表,肯定会被挖苦、讽刺、闹得乱七八糟,所以这件事我还没说出口。

不过,如果是相似的人,说不定会中意这家伙。

或许、吧。“希望有谁能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和、“銃兔那家伙也许会承认我们”这样,我也许是期待着这种无聊的事情。

“……那么,刚才的声音是什么?”

我感到胸口受到了轻微的冲击,三郎用自己的双手扯开我压在他的头上的手,叹了口气。

然后扯着平时穿的黄色连帽衫噘起了嘴。

“我只是被油溅吓到了。”

看了看三郎纤细的手指拉着的部分,确实只有那里的颜色变深了。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不会太在意,但对这个做事一丝不苟的家伙来说,一定是非常讨厌的事吧。噘起的嘴并没有缩回去,很明显不喜欢衣服上的污渍。

“…………要穿我的衣服回去吗?”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绝对会被发现的而且、我、对花衬衫没有兴趣。”

别说得好像我只穿花衬衫一样。



对了、世界上还有有围裙这种东西啊。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和妹妹一起购物的时候在一个商场里看到了它。

结果那天,三郎用湿抹布拍了好几次脏掉的地方,颜色稍微变淡后他才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情绪低落地做完了料理。

我问他有什么可在意的,她回答说因为那是一哥给买的重要衣服所以生气,我忍不住用食指弹了弹他的额头。

这又让三郎不高兴了吧。

如果是平时的话,会一起吃完做好的饭再回去,但那天,他只做了饭就生气似的匆匆回去了。

我本以为对方会无视我的联络,但还是给他发了一条“下次什么时候来”的短信,没想到对方竟然立刻回复了一句“下周”。

想着下周的什么时候,但是再多问的话他可能会闹别扭,就作罢了。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那个小鬼的性格出乎意料地麻烦。

下次准备好换洗的衣服吧,那家伙再把衣服弄脏也没关系。

我目送只留下两个小时后集合一句话就匆匆赶往了要去的店的妹妹,环顾四周思考最初的想法。

我从来没想过要找孩子穿的,而且还是男人穿的衣服,所以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四处晃荡,途中碰到了一家卖厨房用品的店。

在那里发现了人体模特身上的围裙。

确认除了女顾客还有男顾客后,我走了进去。

在摆满围裙的角落里,有些明显是女式的色调和款式,有些则是男式的朴素款式。

大约逛了一半,我发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颜色。

那件黄里透着橘色的围裙应该是女式的。拿起来看看,猜测变成确信。

腰间的系带有点宽,女人衣服上的,像是什么... ... 对了,就是后带之类的设计。我想起了乱数曾经告诉过我的信息。

眼前的缎带相当引人注目,但穿上之后就看不见了。围裙本身的下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稍微宽了一些,可以预料到穿起来会看起来像裙子。

稍微考虑了一下,我把它拿到收银台。

一开始想买一件朴素的男款,但在想象中给三郎穿上之后,我觉得这是唯一的选择。

颜色勉强能说成是中性的,但不知道他会不会注意到这个缎带和下摆……我也设想过他会怒斥我是不是在嘲笑他,但这并没有动摇我的决心。

我粗略地拒绝了店员“要帮你包起来当做礼物吗”的多余照顾,接过印有商店标志的袋子。

剩下一个多小时多点的时间,我也要在那些死气沉沉的等着女人的人聚集的区域等妹妹。

我不顾周围的目光躺在长椅上睡觉,正好在约定时间回来的妹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太尴尬了别这样。”



在回家的路上,我设法躲过了顽固地问我买了什么的妹妹并避开了她好几天。

从联系三郎那天开始算起,今天说最后一天能说是“下周”的日子。

三郎一直很守信用,今天应该会过来吧。我看了一眼放在客厅的围裙。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几次差点发出“快点来”的信息,但还是勉强克制住了自己,不让自己丢脸。

即便如此,如果他今天不来的话,我会联系他。毁约这种事,在我们的世界里也是不被允许的。责备那个不能说不成体统吧。

就在我正在找借口的时候,我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我给了三郎备用钥匙。一开始的几次三郎还特意按了门铃,但现在已经可以毫无顾忌地进来了。而且不知不觉间,“打扰了”变成了“我回来了”。

他像往常一样走到我身边,短暂地把嘴贴到我的脸颊上。虽然我不觉得他是个幼稚的孩子,但也不想拒绝。

然后把今天带来的食材放进冰箱,马上开始准备料理。

看来他心情不错。这样的话,就算把围裙给他,他也不会露出厌恶的表情。

也不是说好事要快,我只是拿起围裙走向厨房。

三郎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说了一句“别打扰我”这样不可爱的话,我回答说穿上这个。

“... ... 咦? 什么?”

“看了就知道了吧?”

“... ... 围裙?”

“除此之外还能看到什么?”

三郎接过我塞给他的黄色布料,眨了眨眼。我默默地看着那双颜色不同的大眼睛在眼帘下时隐时现、像是终于明白了状况,三郎的表情变了。

那是一种微妙的表情,既像是高兴,又像是害羞,又像是在强忍着不想把这些表现出来。

“左、左马刻给我买的?”

“是的,行了赶紧穿吧。”

“嗯、嗯……”

把折好的布料摊开,三郎没有仔细看看就把系带挂上脖子。

然后熟练而灵巧地在腰间系上蝴蝶结。结很大不能说是为了固定,是没有注意到吗,还是无视了这一点。也许他并不在意。

不出所料,裙摆有点宽,看起来像裙子。

嘿嘿、三郎一边轻声笑着,一边看着身上的围裙,随意地转了个身,腰上的缎带大幅度地晃动起来。

虽然和他这个年纪相对较高的个子有些不相称,但与他回头看时甜美稚嫩的面容很相配。

他又坦率地说了句“这不是很好吗”,这次没有说感觉不太好之类的话,而是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最后,三郎轻声道了谢,为了掩饰害羞开始做饭。

虽然很想在旁边再多看一会儿,但很容易就能想到,再这样待下去三郎肯定会不高兴,所以默默地回到客厅。

视线投向摇晃的大蝴蝶结和纤细的腰身,突然打了个哈欠,躺在沙发上。

我把心情愉快的哼歌和菜刀敲打砧板的声音当作摇篮曲,闭上眼睛。意想不到饭平静啊、睡魔夺走了我的意识。



听到有东西放在玻璃桌上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看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三郎简短地说了声早安,还系着围裙。

望着黄色招了招手。拉过乖乖地坐在身边的三郎的腰,亲吻了他眼角和嘴角的痣。

刚睡醒时思考能力会下降。所以,平时因为害羞而不去做的事情,也能毫不抵抗的做了。真是没有借口就做不出这种事的男人、我啊。

“这个、你喜欢吗”

我直接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嘴唇贴在他的头发上问道,他发出痒痒的笑声,坦率地回答了“嗯”。

“那就好。”

到此为止吧,我放开他。如果做得太过分,就会失去自制力。

要是被銃兔发现就麻烦了,这样找了合适的借口,到今天为止都没有出手。我擅自决定在十八岁之前只是接吻。希望不要让一直以来的忍耐白费。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摆得整整齐齐的饭菜,想趁着还没凉之前吃完,从沙发上下来,三郎也跟着下来坐在我的边上。

和上次不同,他打算好好吃完饭再回去。他今天心情不错,吃完之后应该还会留下来和我调情。

三郎拿起筷子还不肯脱下围裙。我可以开玩笑说“你那么喜欢吗”,但要是那样做的结果是让他脱了围裙就太没意思了。

我低头看到了一条大大的黄色丝带。如果本人被电视吸引了注意力,我就能观察一会儿。

出乎意料的是,我的品味很好,我在心里一边自夸一边动着筷子。



不出所料,那之后三郎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他的心情就像我陪他玩桌游时一样好,跟我调情的时候也一直系着围裙。

他坐在躺在沙发上的我身上,说起学校里的事,这时电视里传来播报七点的声音。不让他回去就糟了。这家伙的哥哥虽然是个不良,但对教育很严格。宵禁是八点还是九点……看三郎慌张的样子应该是八点。

今天最好开车送他到车站,正准备出门时,三郎很自然地解开围裙的腰带。

即使穿着衣服,脱下来的动作也是有颜色的。

我装作没注意到一下子上涌的血握紧了车钥匙。手掌又冷又痛。三郎利落地叠好围裙,正准备塞进包里。

“喂。”

“什么?”

“把它留下。”

“为什么? 我想在家里用。”

你有多喜欢啊。

我惊讶地从三郎手里拿过围裙,三郎气得眉毛一扬,伸手对我说。

“我会好好带回来的!”

“别这样,这是这个家用的。”

我举到三郎够不着的地方。“左马刻笨蛋”三郎蹦蹦跳跳地骂我。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还给他。这应该是女式的吧、要是在家里被指出来就麻烦了。

而且,什么……穿着这身衣服的三郎,可以说是很可爱,给一郎那混蛋看也太可惜了。

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些都是说不出口的理由,我只能说不行,高高举起围裙。

三郎的心情越来越差,我想着该怎么办,于是先抱住了他挣扎的身体。

三郎在臂弯里更加挣扎着,我用尽全力让他安分下来,然后咬住了他的嘴。

突然安静下来,我觉得很好笑,舌都没伸进去就重复着感觉很好的吻。

最后故意发出声音移开嘴唇。

这种程度的吻就露出融化一样的表情的小鬼让我担心,但我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慢慢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和脖颈。

“好了、把这个放着,家里的另外买吧。”

“……不要,这个就好。”

“你这么喜欢吗”

“可是…………”

三郎欲言又止,把脸贴在我胸前。

然后就那样,咕嘟咕嘟地小声说了些什么。说什么呢,我直接问他,然后大声的“笨蛋”飞了过来。

“啊? !”

“烦死了笨蛋!我说这是左马刻第一次给我买的东西我想带回去!笨蛋!”

糟糕、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脸已经很热了,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是红的。

不过幸运的是,扔下炸弹的三郎也满脸通红,一边呜呜的呻吟着一边抓着我的衣服,似乎在说他根本没有时间在意我这里。

这也刺激了我的某些东西。为了掩饰涌上心头的种种情绪,我拉开三郎的身体,然后告诉他。

“我也给你买你家用的。”

听到这句话,三郎终于停止了呻吟,看着这边。一脸茫然的表情与他的年龄相符,我分不清我是想好好照顾他,还是想把他弄得乱七八糟。

“……你要和我一起去买吗?”

“哦、哦……”

虽然我没想那么多,但如果你希望我这么做,我不会吝啬。

也许是对肯定的回答感到满意,三郎大笑着离开我,把包背在肩上。他拉紧没有围裙的包,逃也似的跑向玄关。

“那下周六见!”

“哦、哦……”

三郎没有对只有相同回答的我说什么,只是把手放在门把上。我慌忙说要送他回去,他却说今天不好意思不要,留下一个让我难以判断他是可爱还是不可爱的回答,然后就走出了门。

连门关上都没看到,轻轻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

玄关的门关上的同时,我拿出了手机。

启动系统的日程应用程序。从几乎空无一物的日历中,选了下周六的日期。

然后在上面打上“购物”两个字、稍微思考一下。

我像女人一样犹豫了几分钟,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

“和三郎一起买东西”打着字的我的手指、确实很兴奋,真是太可怜了。



一个产粮人.
被迫害的俩个执事. 腿打上马赛...

被迫害的俩个执事.

腿打上马赛克也太奇怪了吧。

被迫害的俩个执事.

腿打上马赛克也太奇怪了吧。

艾玛仕多德.沃世夏便德Dr.mf
又名 我的一些蛊王老婆,在我的...

又名

我的一些蛊王老婆,在我的心巴上跳舞

又名

我的一些蛊王老婆,在我的心巴上跳舞

塩素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to HITOYA⚖️💜

2022.6.29

Happy birthday to HITOYA⚖️💜

2022.6.29

次丸
hitoya桑お誕生日おめでと...

hitoya桑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hitoya桑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