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犬啸时生 犬啸时生 的推荐 rootsoftheking.lofter.com
咔咔花

  外网爆料的礼盒明信片高清图😋😋😋kdl

  外网爆料的礼盒明信片高清图😋😋😋kdl

月月兔兔

始「春天…就是很困嘛」

春「好的好的(笑)」


(上班时的摸鱼 可以代这位妈咪@絮状物 的偶像始x老师春的ABO设定)

始「春天…就是很困嘛」

春「好的好的(笑)」


(上班时的摸鱼 可以代这位妈咪@絮状物 的偶像始x老师春的ABO设定)

プラネタリウム。

【ツキウタ。】——照顾感冒的搭档——[百日黑年长Day1]

·饿到恍惚,自腿粮。

·百日黑年长,始春始无差。

·偶像活动描写大多来源于日本各档综艺节目。

·日常短篇,尽量日更。

·偶尔会有其他CP客串,如果有的话,每篇之前会标注,防雷。

·本章微量新葵。




Day1

照顾生病的搭档


——春今天很不对劲。


在弥生春第三次因为走位错误撞到自己的时候,睦月始得出了这个结论。


从早上开始话就格外的少,意外的一上午都没有拿自己寻开心。排练的时候还频繁的出错。


虽然这个总是挂着令人不爽的笑容...

·饿到恍惚,自腿粮。

·百日黑年长,始春始无差。

·偶像活动描写大多来源于日本各档综艺节目。

·日常短篇,尽量日更。

·偶尔会有其他CP客串,如果有的话,每篇之前会标注,防雷。

·本章微量新葵。




Day1

照顾生病的搭档




——春今天很不对劲。

 

在弥生春第三次因为走位错误撞到自己的时候,睦月始得出了这个结论。

 

从早上开始话就格外的少,意外的一上午都没有拿自己寻开心。排练的时候还频繁的出错。

 

虽然这个总是挂着令人不爽的笑容开着一些并不有趣的玩笑的家伙平时确实看起来很不正经,但是对方并不是那种会拿工作开玩笑的人。

 

距离PV录制还有三天,频繁的出现失误并不是乐观的情况,况且下午还有个综艺节目的收录。

 

所以趁着中场休息的时候,six gravity的队长把他的相方堵在了墙角。

 

“春,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啊……可能昨天睡得太晚了。”弥生春干笑了几声,似乎在掩饰着些什么,但是敏感的队长依旧从对方句尾的颤音里察觉到了什么,在对方还没来得及躲开的时候伸出手探上了对方的额头。

 

——一片滚烫。

 

“嘛,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毕竟马上就要新曲发布了,工作量也变大了不少,大家每天排练已经很辛苦了,说出来的话只会增加麻烦吧。”弥生春耸了耸肩,既然已经被发现了索性也没有再隐瞒,“而且早上也有尝试着贴过降温片,虽然好像还没有起作用,不过姑且支撑完今天的工作没有太大的问题。”

 

“……”睦月始叹了口气,侧过身从桌上拿了一瓶没有开封的矿泉水贴在对方的额头上。

 

确实,对于他们眼下的情况来说,这样普通的感冒发烧并没有足够的理由来推迟行程,与其说出来让其他人担心,不如隐瞒起来比较合适。

 

对方已经这么说了,自己再过多的关注也显得自己太过矫情,索性也就由他去了。

 

——而且难得这个人能够安分一点,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回过头看着面前用矿泉水贴在脸上试图给自己降温的搭档,睦月始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还真是稀奇啊,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的吗?

 

 

 

 

 

“今天的排演就到这里了,下午是综艺节目收录,从这里到摄影棚的话车程是一个小时左右,而且今天收录的是直前sp,有增加的特殊环节,所以要提前赶过去。”月城拍了拍手,打断了正在训练的成员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众人应下之后便各自回休息室整理了自己的物品,背着包来到保姆车前。

 

睦月始在习惯性的拉开副驾驶车门的一瞬间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一边正在大声的和新争吵着什么的恋。

 

“恋,我今天有些累,想坐后排休息一下。你坐到副驾那儿吧。”

 

队长的命令没有人会拒绝,而且对于始来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可信的理由,况且恋早就想尝试一下坐在保姆车副驾驶位置的感觉,很快就兴奋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睦月始见对方答应了下来,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打开后排的门十分自然的坐在了自家搭档的身边,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弥生春的腿上,看了一眼前面吵吵闹闹的队员们。

 

“我稍微睡一会儿,一会儿你们都安静一点。”

 

其实昨天很早就休息了的他并不是很困,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说的话前排的那些家伙们大概是不会安静下来的。

 

而弥生春似乎也很快理解了对方这么做的含义,有些揶揄的低下头看了腿上的人一眼,虽然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一上午的剧烈运动身体还是有些支持不住,从车开动的一刻起眼皮就开始打架,很快便脑袋一歪靠在车窗上打起了盹。

 

睦月始看着很快就陷入沉眠的搭档,叹了口气,为了防止醒来的时候对方的脸上印上几道红印,他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摘掉对方被戏称作“本体”的黑框眼镜。

 

对方似乎睡的很熟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没有了眼镜的遮挡倒是能够更清楚的看见这张每天都围在自己身边的脸。

 

虽然在时光的流逝中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但整体来说和记忆中的对方并没有什么差别。

 

 不知是不是摇摇晃晃的后座确实很容易激起人的睡意,很快睦月始也感到自己被困意包围,就这么枕在搭档的腿上睡了过去。

 

而他也因此错过了对方不知是不是因为做了个美梦而露出的笑容。

 

 

 

 

“所以这个提案是怎么回事?再怎么说这样也有些过分了吧?”卯月新难得的露出了有些愠怒的表情,指着企划书的一部分有些不满的说道,“再怎么说让春さん和葵做这种事也太过分了吧?”

 

而一边的师走驱和如月恋也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皋月葵有些无奈的拦在他们中间,试图阻止新和staff发生争执。

 

睦月始也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台本。

 

其实要说也不是太过分的企划,只不过是游戏输掉的惩罚是“掉进冰水里”,被安排这一对抗环节的是年长的弥生春和年中的皋月葵,美其名曰“以下克上”。

 

由平时性格最为温吞的葵向前辈发起挑战,确实足以制造轰动的话题。

 

而且企划也算是综艺节目里面常见的type,如果强硬的拒绝的话大概会对组合在业界的名声产生不利的影响。

 

——不过如果要制造话题的话,那么掉进水里的……肯定是那家伙吧。

 

睦月始皱了皱眉头,看着一边还撑在沙发扶手上休息的相方,对方似乎还没有从之前的倦意之中恢复过来,一只手按着太阳穴。

 

“新,这个企划本身没有很大的问题,掉进去的话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没有关系的。”睦月始看了看还有些不满的新,制止了对方想要继续和staff理论的行为,又继续补充道,“不过我认为这个环节,如果让葵来向作为leader的我来挑战是不是更具有话题性?”

 

此话一出,不仅是在场的工作人员们,就连其他的队员们都惊讶了起来。

 

睦月始居然会愿意参与到这样的企划之中?

 

就连导演也愣在了原地,确实一开始是想要安排葵去挑战始的,但是考虑了一下对方的性格和行事作风,最终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对方竟然自己愿意参与?

 

导演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内心一阵暗喜。在场的工作人员也都不由得的感慨起平时看似不近人情的黑国王对待工作确实比传言中的更加认真。

 

“始,你……”倒是弥生春有些担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这样的话也没有……”

 

“病人就自觉的闭嘴,如果明天变得更严重的话就麻烦了。”

 

看着说完立马转过头和staff们商量起台本的搭档,弥生春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而是默默的和一边的后勤组人员吩咐一会儿记得煮一杯生姜可乐送到后台。

 

“直接送到后台就可以了,记得要再加一勺左右的白糖哦。”

 

 

 

第二天。

 

“早上好,始——已经九点了,下午还有工作,快起来……啊,还是这个样子啊,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哦。”

 

终于被对方被骚扰到忍无可忍的黑国王不耐烦的坐起身,面前的人似乎已经完全痊愈又精神满满了,想到这里,他有些烦躁的伸出手狠狠抓住他的脑袋。

 

“等等!痛!啊……今天下手比平时还狠啊。”

 

看着面前捂着脑袋笑的一脸欠揍的搭档,睦月始咂咂嘴,慢悠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果然还是一直病着比较好啊,春。


网骗少女禾禾子

【刀剑乱舞/江户三作/文】箱庭内緒話

友情向。请善用文前预警。

“于是、时值大庆直胤作为刀剑付丧神初来乍到第52小时,他满心计量着的锻刀炉选址计划就这样再次被扼杀在摇篮。”

【刀剑乱舞/江户三作/文】箱庭内緒話

友情向。请善用文前预警。

“于是、时值大庆直胤作为刀剑付丧神初来乍到第52小时,他满心计量着的锻刀炉选址计划就这样再次被扼杀在摇篮。”

一般路过前野厨_羊驼骑士限定版

【始春向】一个混乱的帝国趴

♢是帝国设定,是去年亲友 @顾祁青。(允许我艾特一下x) 的梗x心血来潮发出来了x

♢老年人的诈尸

♢设定非常bug且我流

♢私设如山

♢幼儿园文笔

♢ooc属于我

♢设定是始才来没多久的时候,关于春的眼睛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请继续x

♢非常感谢

  今天弥生春是在公共食堂看看睦月始的。

  不止是他,舰队里的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的。至少平时在集体吃饭的时间是看不到睦月始的。

  睦月始也没有说话,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现场的气氛突然紧绷了起来。所有人对这个突然来到这里并且轻易夺走了第一位置的人有着本能的恐惧。或者是说被他身上的王者之气折服。

  不过当然也有例...

♢是帝国设定,是去年亲友 @顾祁青。(允许我艾特一下x) 的梗x心血来潮发出来了x

♢老年人的诈尸

♢设定非常bug且我流

♢私设如山

♢幼儿园文笔

♢ooc属于我

♢设定是始才来没多久的时候,关于春的眼睛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请继续x

♢非常感谢

  今天弥生春是在公共食堂看看睦月始的。

  不止是他,舰队里的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的。至少平时在集体吃饭的时间是看不到睦月始的。

  睦月始也没有说话,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现场的气氛突然紧绷了起来。所有人对这个突然来到这里并且轻易夺走了第一位置的人有着本能的恐惧。或者是说被他身上的王者之气折服。

  不过当然也有例外。

  “睦月君今天也来了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不过随后而来的是更加肉眼可见的两人对峙的氛围。

  睦月始到这个地方来,受到的影响最大的就莫过于弥生春了。

  原本是位于顶尖的宝座的精英,在那一天突然被从王座上强硬地扯了下来,仅仅一瞬间一直以来的矜持便被睦月始踩得粉碎。

  在外人看来弥生春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得对此有过多的在意,但睦月始能够感受到这个人对自己的敌意根本无法忽视。

  弥生春只是满脸微笑着坐在了睦月始的对面。见怪不怪似的,睦月始只是瞥了他一眼。

  “真是冷淡啊,睦·月·君。”弥生春倒也是习惯了似的,修长的双腿叠在了一起,然后向前倾身在桌子上单手撑起了头饶有趣味地盯着睦月始。

  睦月始眼神冰冷地和弥生春对视着,弥生春也只是满脸笑容一言不发。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仿佛随时都要炸开似的,周围的气压都开始降了下来。

  旁边的人都屏着呼吸看着火花四溅的两个人。

  “弥生在吗——”

  突然门口传来传讯员的声音打破了僵硬的气氛,刚才紧绷的空气荡然无存。

  弥生春应了一声,恢复了一如既往柔和的表情站起了身走向门口。

  “过于冷酷的国王大人可不会受欢迎哦。”

  头也没回,弥生春冲着身后的睦月始摆了摆手。甚至能够想象到睦月始的脸又黑了几分,弥生春突然心情大好,步伐轻快地跟着传讯员走了。

  睦月始黑着脸转向门口,没人看见他拧着眉扯了扯嘴角。

  “弥生春……啊……”

——————————

  “失礼了。”弥生春拿着一叠资料敲了敲眼前的门。

  “进来。”

  传来了一听到就令自己烦躁不已的声音,弥生春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没想到中午那个时候传讯员把自己叫过去居然是讲上面安排自己和睦月始搭档行动的事,甚至还给了自己那么多资料和睦月始商量,弥生春只觉得头疼。

  迈开脚步走进去,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房间。

  没错,这个房间原本是属于弥生春的。拥有最好最新的设备的办公室。当然后面因为睦月始的到来理所当然就变成了他的东西。

  “国王大人现在还在忙吗?”进门看到睦月始并没有从手上拿着的资料移开视线。弥生春便靠在门上又敲了敲门板,忍不住露出了有点戏谑的笑容。

  他当然知道这几个字是睦月始的雷点,虽然平时睦月始并没有对此有多大反应,不过凭借弥生春敏锐的直觉这是不会错的。

  果不其然,睦月始的眉毛跳了跳,将眼前的资料拿开,看到门口的弥生春脸上带着挑衅的表情,平淡地开口:“我应该说过不要用那个称呼叫我。”

  啊,或许是有过吧。弥生春耸耸肩,走到睦月始的办公桌旁边,把手上的资料放在本就堆放了很多文件的桌上。

  “这是国王大人今天份的哦~”表情有些恶劣的俯视着坐在办公椅上的睦月始。

  睦月始抬头盯着他。

  弥生春平日是一个在众人眼中处事八面玲珑的人,给人的印象全都是温和如春风。但能与海莴苣这样的心兽产生适应,当然不可能那么简单。这是睦月始看见他第一眼就觉得的事。

  也正是这样,对于心高气傲的孤鹰或许让他永远地折服比较好。

  一瞬间睦月始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个想法。

  终端里的海莴苣突然躁动了起来,弥生春的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睦月始强压着怒意的眼神一瞬间便给了弥生春警告。

  刹那间一声尖锐的叫声和低沉咆哮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眨眼间琉璃色的羽翼划过睦月始的眼角。

  而在海莴苣尖锐的爪尖即将碰到睦月始喉咙的一瞬间,弥生春突然只觉得眼前突然天旋地转,伴随而来的是轰隆一声巨响。大脑当机的一下只有脑后那一股强烈压迫使他猛地撞上冰冷的桌面的痛感是最清晰的。

  “什?!”

  弥生春一愣。

  挣扎着扭头,双手也仅仅一瞬便被睦月始强力地扭住无法动弹了。

  在被海莴苣疯狂挥动双翅时飞得满天的纸张缝隙中,睦月始透着寒意的双眸俯视着弥生春,不容人反抗的王者之气散发出来,一瞬间弥生春晃了神。

  也是在刚刚即将划破睦月始喉咙的一瞬间体型庞大的黑色玄武轻而易举地用利牙贯穿了海莴苣的翅膀眨眼间便将它摔到了房间最远的角落,海莴苣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又被强硬地踩住了双翅。

  来自上位心兽的压迫感。

  形势突然逆转,弥生春脸上也出现了愠怒。

  实力的差距在最开始的那一天他便清楚地感受到了,但他并不愿意就这么接受。

  眼前这个宛如天神一般的男人钳制却丝毫让他没有反抗的余地。

  “诶……国王大人原来这么粗暴的吗?很痛的啊……”弥生春皱着眉却依旧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吐出了这句话。其实睦月始用的力也没多大,顶多让弥生春没法动,而且好歹也是个适应者,这点痛压根就没什么事。

  明白这只是对方单纯挑衅,睦月始拧了拧眉,随后一言不发一个顶膝用力地踢向了弥生春的腹部,同时松开了对弥生春的制约。

  过于强力的冲击与从小腹开始蔓延向全身的疼痛感让弥生春一下甚至没有感受到自己已经飞出去摔到了地上。

  地上的海莴苣疯狂地发出尖锐的叫声却依旧无法动弹。

  “唔!……咳!咳……”

  伴随而来强烈的呕吐感使弥生春捂住嘴干咳了起来。顺便感叹了一下幸好中午没吃饭就被叫走了。

  这一波感受还没散去,弥生春胸前的衣服便被人揪住将他一把扯了起来。睦月始捏住了弥生春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宛如水晶一般的紫色眼眸突然闯入弥生春的视线,令他动弹不得。

  “国王大人这是又闹哪出?”

  或许是因为踢了刚刚那一脚睦月始的怒气消了不少,他没有理会这四个字直接开口:“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哈?”大脑嗡嗡作响的弥生春一下没有理解到睦月始这句话的意思。

  “比起这种小孩子的闹剧你更适合留在我的身边辅佐我。”依旧是毫不犹豫的语气。

  “这是什么?强者的怜悯吗?”弥生春脸上的怒色更加明显,对于睦月始这种不允许反抗的语气,内心偏不要顺着他的想法更盛。

  “而且这样说国王大人就不怕我在背后捅你一刀?”掩盖住怒气,弥生春换上了带着讽刺意味的笑容。

  “……”睦月始沉默了一下,墙角的玄武缩小了身形飞到了睦月始的旁边,但海莴苣身上依旧留有威压压迫着。

  然后睦月始伸出手覆盖住了弥生春的双眼,开口:“你不会的。”

  “?!你要干什么?!”睦月始的手上传来了热度,弥生春感觉到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在不断涌入自己的右眼。

  “鹰的双眼,本就该看见更广阔的地方。”

  睦月始身旁的玄武右眼散发着光芒,缠绕向睦月始。

  弥生春内心叹了口气,明白了自己是拗不过这个男人的。

  “所以春,把你的眼睛借给我吧。”

  强大力量的注入使弥生春眼前发白,随后涌上来强烈的刺痛,弥生春闷哼了一声。睦月始继续调动着玄武的力量梳理着庞大能量在弥生春体内的流动。

  一会后睦月始松开手,弥生春被眼前突然的灯光晃花了眼,但还是暗自庆幸自己没瞎。

  突然注意到地上的玄武原本应该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双眼有一侧变成了柔和的绿光。

  弥生春不可置信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右眼,然后震惊地看向睦月始:“你?!”

  随后只有带着凉意的唇封住了他的话。

  睦月始松开他,擦了擦嘴角的血,然后扯出了一抹笑意。

  猛地将弥生春压在了地板上,望着睦月始的笑容,弥生春觉得这比他任何一个表情都危险。

  力量无法抵抗,睦月始有些粗暴地扯开弥生春的皮质军服。

  “从今以后,也只向我献上你的忠诚。”


狸狸原上草_

v和他愉快的小伙伴们!!今天是画猫!打算开始继续画5代兽拟

v和他愉快的小伙伴们!!今天是画猫!打算开始继续画5代兽拟

狸狸原上草_

😎😎“It's only the rain .”😢😢

😎😎“It's only the rain .”😢😢

狸狸原上草_

【哥哥变成奇美拉怎么办1.0】隐约dv成分注意

爱美拉德反应,爱用魔物做饭,我就是扇西(不是

  

  

【哥哥变成奇美拉怎么办1.0】隐约dv成分注意

爱美拉德反应,爱用魔物做饭,我就是扇西(不是

  

  

辣条想吃蛋挞
二编:怎么突然火了💦💦作品保护...

二编:怎么突然火了💦💦作品保护已关存图随意

二编:怎么突然火了💦💦作品保护已关存图随意

流云香雪

2022原宿Tsukino Sød (ツキノスゥ)存档

2022原宿Tsukino Sød (ツキノスゥ)存档

伊黑

【月歌】占有欲

●月野帝国梗,主始春
●是的,我又不好好填坑了(๑❛ᴗ❛๑)
●依旧是不会起名字
●文笔有限,请多包涵
—————————————————————————

XX年01月23日
        第一舰队所属成员弥生春在日常任务执行过程中被不明势力袭击,下落不明。
         六小时后,搜寻人员出动。

XX年01月24日
    搜寻小队无进展

XX年01月25日
    搜寻小队无进展

XX...

●月野帝国梗,主始春
●是的,我又不好好填坑了(๑❛ᴗ❛๑)
●依旧是不会起名字
●文笔有限,请多包涵
—————————————————————————

XX年01月23日
        第一舰队所属成员弥生春在日常任务执行过程中被不明势力袭击,下落不明。
         六小时后,搜寻人员出动。

XX年01月24日
    搜寻小队无进展

XX年01月25日
    搜寻小队无进展

XX年01月26日
    上午11:46
        第四舰队收到同类型心兽的求救信号,初步判断信号来源为海莴苣。
    下午1:10
        下达救援指令,任务转交第一舰队。
     晚上7:45
         任务成功,弥生春生命特征无大碍。

XX年01月28日
      弥生春归队。

        ————————————————

        在走廊站定,叩响面前的那道门,听着熟悉的声线从门的另一边传来。

           “请进。”

        推开房门,进入,再轻轻将其关上,随后对着屋内的人行军礼。
           “弥生春,前来报道。”

        始双臂环胸,身体倚在办公桌前,盯着来者打量了片刻,在确认了什么后,开口道:“身体已经没什么事的样子。”
           “是的,已无碍。”
           “后续的报告工作。”
           “已经打理好了。”

        在沉默几秒后,始向自己伸出一只手。
            “过来”

        是命令的语气,心中暗叫不好。

        春顶着强大的气场,认命似的向对方走去,速度能有多慢就有多慢。始也不急,耐心看着春磨蹭过来。 未等春在自己面前站定,伸出的那只手一把抓住春,将其摔在身后的桌子上。
        双手被极大的力道钳制在头顶,后背也是隐隐作痛。咬紧下唇,不让声音漏出,放松身体,使自己尽量好受些。
        始的手抚上春的脸颊,轻轻摩挲那白皙的皮肤。春合上绿色的眸子,把头微微偏向那只手,感受着对方掌心的温度。
        看着身下人顺从的样子,始挑了挑形状姣好的眉,束缚的力道也随之轻了几分。扯下春右眼上的眼罩,隔着薄薄的皮肤,用手尖描绘出眼眶的轮廓。手指上力道越来越重,不适感让春皱起眉头。

             “唔…”

         右眼一阵尖锐的痛感,让春抑制不住声音,刺激带来的生理性泪水使左边半睁的翠色眸子更加可人。
           
              “就因为这种东西”
        像是没有注意到身下人因突然疼痛所渗出的泪珠一样,始的注意力依旧在那只眼睛上,掌控着它。
        疼痛不断加重,春担心这样下去自己可是要戴一辈子眼罩,同时心里也知道始是真的生气了。

              “当初接受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它现在属于是我的,谁都不能夺走它,即使是始,也不可能还给你。”

        始叹了口气,停止指尖上的摧残,转而轻柔的将掌心覆住春紧闭的右眼。

            “是不是把你锁起来比较好”
            “早就被你束缚住了”
   
        陈述事实般的回答,让始无可奈何。放开钳制的手,俯身在对方额头上落下一吻。

        春支起身子,右手捂着还在钝痛的眼睛,就那么坐在已经凌乱的办公桌上,看着对方整理略皱的衣服。

             “那个……不还给我吗”
       
        目光扫向春,停顿几秒,随后将手中春平时戴的黑色眼罩塞进自己的军装口袋。
            “这段时间你就待在这儿。”
            “遵命,我的国王大人~”
        春缓缓放下手,右眼瞳孔中的玄武印记泛着属于始的紫色。
       
        转身离开的始没有注意到自己勾起的嘴角,只觉得心情好转了不少。
        
        咔嗒一声,房门落锁。

   ——————————————————
XX年02月03日
        军处某副参谋由于政治原因停职查看,其手下亲近人员一律调离原职。
   ———————————————————

          “……和预想的差不多,他也就知道这么多了,接下来……”隼停下话语,等待通讯器对面的声音。
          “他已经没用了。”
          “……知道了,这就去解决。”
          “嗯,拜托了。”

      切断通信,隼上半身整个瘫在被海整理过的桌子上,半个脸颊紧贴桌面。

           “唔~又要跑一趟了,好不想动……海,呐,海~”
            “好了好了,等回来给你准备香草茶和冰淇凌。”
            “要哈○达斯”
            “知道啦”

        自家的大将总是这样,明明是同龄人却像个孩子一样,相比之下还是始更适合领导职位。唉,什么时候才能不用哄着就工作呢……好像不太可能。

            “这次是真的把始惹到了,平时的他做事也不会这么绝。”
             “伤了自己的子民,国王大人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隼单手托腮,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看着自己的辅佐官在大堆文件后不停地忙碌,“更何况他们动的是春。”
             “有一件事我很在意……那个秘密到底怎么是泄露出去的。”海手上的速度放缓,眼角余光无意识的瞟向隼。
             “嘛~某人故意的……也不是没有可能。”隼伸个懒腰,换上一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态度,继续道, “工作工作,国王大人吩咐的事要好好完成才行~”

   ——————————————————
XX年02月04日
       该副参谋撤职入狱,睦月始暂代其职。
   ——————————————————
        那个参谋的结果并不出乎海的意料,但没想到的是始会接手他的工作,一直以来军处对始的态度称不上和蔼。
        现在隼被叫去开会,室内仅剩自己一人。
        设备的提示音突然响起,是春发来的通讯请求。

        屏幕中的人身着简单的纯白衬衫,平时的黑眼罩也换成了更为柔软的纱布,松松垮垮的系在脑后。

             “……现在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海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这次的事……没这么简单吧,春。”

             “为什么呢。”

        无视对方避开话题的态度,海继续说下去。
             “那派势力盯上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没有把握是不会轻易动手,他们这么突然的行动,目标又明显是你,只能说明他们知道了那个秘密,具体到哪种程度,你真的会不清楚?”

        拨弄着额前几缕淡色发丝,面对海的追问,春没有马上回答,沉默片刻后缓缓道:“始不在意这种事,不代表我也是同样态度。他们对始来说终是不小的威胁,我只是给了一个动手的机会而已。”

              “唔啊~你还真是……怎么说,尽心尽力?”
              “同是辅佐官,你不也是这样吗”

              “嘛……虽然担心的地方不同,我多少也能理解。”海的语气由刚才的犀利转为放松,话题也变成往常一样的闲谈,“最近隼要举办个小聚会,说是为了庆祝始升职,那家伙也不注意一下现在的形势。”

              “哈哈,隼还是和平时一样的自由主义。”

             “唉,就当是内部放松了,你来吗?”

             “遗憾了,现在我可是在禁闭中。啊,始好像回来了,那么下次再聊。”

        略显急促的结束,看来是不想让始知道。海看着已经暗下去的屏幕,脑中不自主回想刚刚的画面,视线停留在春白皙脖颈的一侧。
        是不是该提醒他一下,那个位置太明显了……吻痕。

—————————————————————————
(我来了~趁人不备发个文,赶紧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