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hadow123 shadow123 的推荐 shadow12377004.lofter.com
大眼影视
男人被水蛭叮咬感染,脚丫溃烂,清理过程超解压
男人被水蛭叮咬感染,脚丫溃烂,清理过程超解压
冰骏

假如海英穿越到现代(二)

海英虽然被捆在了椅子上,但祂没有一丝慌张,露出的一只如同深海的蓝色眸子甚至带着笑意,周身还有一丝疯狂的气息,祂用疯狂又带着平静的眼神看向英吉利“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和法兰西离那么近,还这么弱(海英认为的弱,实际上并不弱)”

英吉利似乎没有听到,祂走向海英面前,摘下了祂的眼罩,露出了另一只眼睛,英吉利看着海英的眼睛,不可察觉的叹了口气,祂想:果然还是这样的海英看着才顺眼些,为什么是祂最无礼的时间段给弄过来了,还带着海盗的眼罩……祂突然想起来了海英刚才的问题,但祂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回到了座位上。

海英也不着急只是用深海似的眼睛看着英吉利没有说话,祂的眼神让英吉利感到不舒服,但也没说什...

海英虽然被捆在了椅子上,但祂没有一丝慌张,露出的一只如同深海的蓝色眸子甚至带着笑意,周身还有一丝疯狂的气息,祂用疯狂又带着平静的眼神看向英吉利“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和法兰西离那么近,还这么弱(海英认为的弱,实际上并不弱)”

英吉利似乎没有听到,祂走向海英面前,摘下了祂的眼罩,露出了另一只眼睛,英吉利看着海英的眼睛,不可察觉的叹了口气,祂想:果然还是这样的海英看着才顺眼些,为什么是祂最无礼的时间段给弄过来了,还带着海盗的眼罩……祂突然想起来了海英刚才的问题,但祂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回到了座位上。

海英也不着急只是用深海似的眼睛看着英吉利没有说话,祂的眼神让英吉利感到不舒服,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没有一个人说话……

空气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中,最后还是瓷在心里想着:诶,联合国不在,只好我来当老好人了●‿●祂还是开了口“您是海英先生吧,是这样的……(讲了英吉利发展史)”

海英听完后直接石化了,祂表情僵硬,慢慢的不可思议的看向英吉利,昔日的海洋霸主点了点头,海英觉得祂有些消化不了未来自己不是世界盟主了,重要的是阿美莉卡改名叫美利坚还成了世界灯塔,自己和法兰西的关系这么复杂了?!

瓷看着海英的样子说“现在就是这样,虽然对您来说可能有些接受不了,但这是事实。”海英缓过来了,祂神色复杂……

然后海英看向了美利坚“阿美莉卡,法兰西和你睡过了?”瓷愣了愣,祂真没有想到海英的关注点这么清奇。“对啊,五常之中除了祂,别人我都睡过。”美利坚指了指俄罗斯,然后把墨镜摘下来,露出了天空的颜色的眼睛,祂眼睛是浅蓝色,只看外貌会给人一种单纯,干净的气质,可祂几乎一件人事都没做。

海英更震惊了“还和我睡过!!”“是啊,daddy~,你的滋味是真的不错~”美丽卡不怕死的说了实话。果然海英瞬间脸黑了一个度,祂挣脱不开手就直接踹向了毫无防备的美利坚,美利坚反应过来后立刻向后退了几步,堪堪躲过了这一脚,然后又开始犯贱“daddy~您在床上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尤其是您的眼睛~泪眼朦胧的样子太迷人了~”

海英还没做什么呢,一个茶杯就向美利坚头上飞去,美利坚来不及躲,急忙把手挡在额头前,结果茶杯被挡住了,茶水浇了祂一身,瓷在美利坚旁边站着,不用看就知道是英吉利。

未完待续

观前需知
挺喜欢这个场景单独截出来发吧...

挺喜欢这个场景单独截出来发吧

顺带口嗨一下


以德三和苏维埃的体型差。


德三大概就是会这样被串在苏维埃身上脚碰不着地,只能在半空中颤抖。

叫不出声,因为已经快昏厥了。

其实没什么快感,痛苦和对内脏的压迫感占多数。大概会真正意义上的顶到胃吧哈哈哈哈


清醒的时候弄几下就会受不了的哭,所以平时进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昏过去了。

身体会慢慢习惯,(不要质疑国家意识体的身体素质)但是精神不会,所以之后德三会清醒的用身体承受住一切,然后精神上崩溃。


ps:虽然我一直让德三痛,但是其实我还挺想让德三爽到的,不过感觉不用一些特殊手段大概是做不到的。


挺喜欢这个场景单独截出来发吧

顺带口嗨一下


以德三和苏维埃的体型差。


德三大概就是会这样被串在苏维埃身上脚碰不着地,只能在半空中颤抖。

叫不出声,因为已经快昏厥了。

其实没什么快感,痛苦和对内脏的压迫感占多数。大概会真正意义上的顶到胃吧哈哈哈哈


清醒的时候弄几下就会受不了的哭,所以平时进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昏过去了。

身体会慢慢习惯,(不要质疑国家意识体的身体素质)但是精神不会,所以之后德三会清醒的用身体承受住一切,然后精神上崩溃。



ps:虽然我一直让德三痛,但是其实我还挺想让德三爽到的,不过感觉不用一些特殊手段大概是做不到的。







观前需知

苏德短打【R】

主要一些脑洞和口嗨短篇,很短。

发泄一些个人XP啥的。

注意避雷


【苏德互殴】


身为各自国家的意识体,德三和苏维埃在战场上相遇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新仇旧怨的交织下发生一点肢体冲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一次在双方都没有热武器的情况下,他们依旧打了起来。


结果自然是很惨烈


他们谁也没赢过谁,不如说他俩都很惨,但是从外表来看,德三似乎更惨烈。

那场战斗中,德三挖掉了苏维埃的右眼,捅了他五刀,而苏维埃折断了德三的右手,打断了他三根肋骨,内脏破裂。

最后不得不停下,因为在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双方都不服气。

简单来说,论身体素...




主要一些脑洞和口嗨短篇,很短。

发泄一些个人XP啥的。

注意避雷





【苏德互殴】


身为各自国家的意识体,德三和苏维埃在战场上相遇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新仇旧怨的交织下发生一点肢体冲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一次在双方都没有热武器的情况下,他们依旧打了起来。


结果自然是很惨烈


他们谁也没赢过谁,不如说他俩都很惨,但是从外表来看,德三似乎更惨烈。

那场战斗中,德三挖掉了苏维埃的右眼,捅了他五刀,而苏维埃折断了德三的右手,打断了他三根肋骨,内脏破裂。

最后不得不停下,因为在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双方都不服气。

简单来说,论身体素质和肉搏能力苏维埃更胜一筹。但是德三打起来更不要命一点,所以也分不出来他俩谁更能打。



——————————————————



【药】



“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杂种!!!”德三怒吼着,看上去好像下一秒就会挣脱束缚然后咬断苏维埃的脖子,虽然他现在浑身上下都破破烂烂的狼狈的不行显得他的反抗有些可笑。

对此,苏维埃只是皱了皱眉。德三的声音真的很大又尖细,刺的人耳朵疼。

他不想和德三吵架也不想安抚他的愤怒,于是他随手抓起德三的头发往墙上一磕,效果非常显著,德三立刻安静下来了。这种行为在他们间非常的常见,毕竟他们两个都是不会好好听对方说话的类型。

苏维埃拿起他特意带来的东西,嗯,美国给的。叫他注意用量,但是他没有说注意多少。所以苏维埃决定全部用掉,他相信德三的对这种东西的耐性很好。

他抓起德三把药往他的嘴里灌,期间德三挣扎的很厉害,但是刚刚那一下似乎挺狠的导致他没什么力气,很轻易就被压制了。


(药全都灌下去了)


————————————


{好难受……}

德三艰难的动了动手指,事实上他想动其他的地方也根本做不到。苏维埃单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摁在地上,迷迷糊糊间他似乎听到他在说什么,但是听不清。耳边一直回荡着嗡鸣声,他觉得自己就是被放在烤炉里的肉,浑身上下都发烫。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或许是叫骂,但是最后发出来的只有喘息。


他感觉肠道被拉扯着,很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些反胃。

苏维埃掐着他的脖子想要亲吻他……挣脱不开。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就像是一台运行太久的机器在报废后被强行启动了起来,混乱的运作着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

“唔……”德三感觉脸上凉凉的。

肚子很痛,很痛……很难受,呼吸不过来,很想吐,很讨厌,讨厌,讨厌做这种事情。


苏维埃低头看向德三,把他翻过来。很轻易。

和他对比起来德三真的太小了,他可以轻易地捏断他的脖子。他稚嫩的身体颤抖着,双眼失焦眼泪糊的满脸都是。苏维埃压下身体,他颤抖的更厉害了,薄薄的腹部可以看到明显的凸起,这还不是全部。

以往这个时候德三大概已经一边哀嚎一边痛哭着向他求饶了……不得不说药很有效。

他抱住德三,很顺从。他的体温比以往更高甚至有些烫了,他很满意。


{下次多问美国要一些吧}




——————————————————


【链子】

这篇的苏哥很抖s,慎一下



别的东西不说,光是在性经验这方面苏维埃意外的丰富,或许是从沙皇时期学到的也说不定。因此在之后折磨德三时他用了不少那时候学到的手段。

在身体隐秘的地方穿上环,然后系上链子。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给予羞辱的方法之一。

德三有一张厉害的嘴。会鼓动人心,也会下达残酷的命令,会吐露甜言蜜语,也会恶毒的咒骂。所以苏维埃决定先对这个地方动手,因为德三真的很吵。

过程很简单

他轻松的抓住德三两只手随意的捆起来,捏着他的下巴强行将嘴巴分开,无视德三越发慌乱的眼神和挣扎的动作。

将嘴巴里那个被保护的很好的 小小的薄软的肉揪出来

……

…………

………………………

苏维埃不知道德三为什么要哭的这么惨,他发誓这绝对不痛,毕竟对德三来说被枪击的痛苦也经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这一点疼痛对他来说也就只是毛毛雨。对吧?


他笑了笑,轻轻扯扯手里的链子。

“你看,你现在像小狗一样。”



————————————————


【……】


德三讨厌性,讨厌同性行为。他认为任何有违背于常理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

{当然这个常理究竟是什么样的常理是由他自己来决定的。

因此当苏维埃对他做出了这种行为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和不可思议,为此他甚至愣了三秒。

随后涌上来的便是暴怒和反胃……

被同性带有性意味的触摸令德三感到恶心,给他来两枪都比这样的感觉好。他怒吼着说要把苏维埃切碎,自然是做不到的,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阶下囚。


并不会感到舒服……

德三不是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事情。虽然他只有幼童的外表,但没有任何人会把他当成真正的孩子。他看到过,那些战俘被强迫的模样。非常的凄惨,只有哀嚎,痛苦和鲜血。他观摩了一会儿之后就失去了任何兴趣,因此也只给他留下了这种印象。


现在给他的感觉也确实是这样。



——————————————

画歌姬

  没画完,也别催。因为最近在搞oc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苏解快乐哦🎉

  没画完,也别催。因为最近在搞oc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苏解快乐哦🎉

阿氦不接稿

《高质量男性求生者醉酒实况》

(何塞:你怕不是个黑粉。:))


因为手机剪视频没有电脑方便,色差和画质直接给我整emo了orz。

《高质量男性求生者醉酒实况》

(何塞:你怕不是个黑粉。:))


因为手机剪视频没有电脑方便,色差和画质直接给我整emo了orz。

授权看简介

基本就是邪骨团的骨子们

p1—3   kk恶作剧适得其反

p4   吃货horror

p5   他们在玩儿躲避球

p6   伪装的murder

p7   终于只有他们两个一起看电视剧了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基本就是邪骨团的骨子们

p1—3   kk恶作剧适得其反

p4   吃货horror

p5   他们在玩儿躲避球

p6   伪装的murder

p7   终于只有他们两个一起看电视剧了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授权看简介

暖骨horror()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暖骨horror()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末尾

记一次联合,我是那个菜鸡爱哭鬼,仅代表玩家

P1不管走到哪里都没有耳鸣的疑惑现象

P2找不到人的问题解决了.jpg

谢谢你,1v9的大佬,你的小提琴家真的好酷一个无穷动打中一片真的好心动

记一次联合,我是那个菜鸡爱哭鬼,仅代表玩家

P1不管走到哪里都没有耳鸣的疑惑现象

P2找不到人的问题解决了.jpg

谢谢你,1v9的大佬,你的小提琴家真的好酷一个无穷动打中一片真的好心动

咸鱼明九

*深渊系列


《所 谓 帮 助》


@许愿瓶里的流赫 赫哥点图🌹

*深渊系列


《所 谓 帮 助》


@许愿瓶里的流赫 赫哥点图🌹

Tin罐子
好久没给外敷交👖了 【试试彩...

好久没给外敷交👖了

【试试彩蛋能不能发全图】

好久没给外敷交👖了

【试试彩蛋能不能发全图】

59
  马德里时间00:00  ...

  马德里时间00:00 

  西班牙国庆节快乐


   

来源是为了庆祝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成就,同时也被称作“哥伦布日”和“西班牙日”


  马德里时间00:00 

  西班牙国庆节快乐


   

来源是为了庆祝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成就,同时也被称作“哥伦布日”和“西班牙日”

阿氦不接稿

干啥啥不行,整活第一名X

P2是关于裁缝的摸鱼(他真的太香了orz


干啥啥不行,整活第一名X

P2是关于裁缝的摸鱼(他真的太香了orz


大右大左
替身女导演的鬼屋试睡打工
替身女导演的鬼屋试睡打工
圆鼓🥁
只好安慰自己路人牛仔都是直的

只好安慰自己路人牛仔都是直的

只好安慰自己路人牛仔都是直的

阿氦不接稿

灵 魂 画 手

ooc慎入


部分分镜构图有参考https://b23.tv/egDiey

灵 魂 画 手

ooc慎入


部分分镜构图有参考https://b23.tv/egDiey

时萧.

【双副】船长室

⚠️代发⚠️

@xxx ⬅️本人

⚠️双副⚠️水仙⚠️

刺歌雀×铁钩船长

左右有意义

⬇️

我与我所爱之人,皆亡于深海浩劫 

⚠️代发⚠️

@xxx ⬅️本人

⚠️双副⚠️水仙⚠️

刺歌雀×铁钩船长

左右有意义

⬇️

我与我所爱之人,皆亡于深海浩劫 

绿豆糕

标本②

“父亲?父亲!”德三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他的面前躺着一位被他称为父亲的成年男性,尽管父亲并不搭理他,德三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父亲的手,幻想着父亲能像往常一样回握住自己。但很显然,渐渐冰冷的体温说明了一切,德三只觉喉头发紧,胸口闷的喘不上气来。他看到了父亲那本该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睛的眼眶,此时是空荡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了。

—————————————————

   “呯,呯”即使是雨夜也盖不住那突兀的枪声,紧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响声,还有那微弱得好似呢喃的细语,他没能抵抗拄因失血导致意识的模糊,但视线紧紧停留在桌子腿旁的蜡笔上,他恍惚间想起那个带点内敛的笑容……...

“父亲?父亲!”德三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他的面前躺着一位被他称为父亲的成年男性,尽管父亲并不搭理他,德三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父亲的手,幻想着父亲能像往常一样回握住自己。但很显然,渐渐冰冷的体温说明了一切,德三只觉喉头发紧,胸口闷的喘不上气来。他看到了父亲那本该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睛的眼眶,此时是空荡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了。

—————————————————

   “呯,呯”即使是雨夜也盖不住那突兀的枪声,紧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响声,还有那微弱得好似呢喃的细语,他没能抵抗拄因失血导致意识的模糊,但视线紧紧停留在桌子腿旁的蜡笔上,他恍惚间想起那个带点内敛的笑容……

   德三从刺耳的枪响中惊醒,一身冷汗蒙在皮肤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枪声,因为他从没见过父亲使用枪支,反而经常教育他,枪支是危险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擅自使用。显然这不是父亲开的枪,德三裹着一条毛绒被下了床,把耳朵贴在门板上,隐隐约约间听到了什么,是一句大声地质问,和一串模糊的名字。楼下的脚步声并没有停止,哐当一声,德三觉着那是放切菜用的刀的架子被摔在了地上。

   德三莫名的心慌,他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一直记着父亲的教导:遇到突发事件,不能轻举妄动,要静观其变,冷静思考对策。父亲的话一直都被德三记在心中。

   父亲是知名大学的医学系教授,说的话对于德三来说有时候是囫囵吞枣的,但德三一直都有把父亲的话记录在自己的日记本里,父亲偶尔会陷入沉思,说出一些毫无思维逻辑的话来。他经常给德三讲解关于人体结构的知识,小孩子可不喜欢这些复杂的东西,但是德三却意外的感兴趣。

   德三是聪明的孩子,但是性格孤僻。

   德三攥紧了怀里的毯子,一双红得发黑的眸子紧盯着床头柜上的时钟,只有秒钟转动的声音,哒哒哒,德三听着混着风声和雨声的催眠曲,上下眼皮顶不住困倦,德三只好掐着自己的手臂来保持清醒。德三一直数着转动的秒针,当他数到152圈时,楼下的动静消失了,德三眨了眨干涩的眼晴,伸手胡乱在书桌上拿了一只刻有一珠金色玫瑰花纹的钢笔,那是父亲第一次见面时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德三并不算一个冒冒失失的孩子,但是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促催德三下楼,尽管德三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一类的说法。

   但是现在他必须下去,强烈的不安感占据了他的心头。

   德三缓缓拉下门把手,从门缝中向外看去,没有人。德三松了口气,拉门房门,“轰隆”一声,响雷炸裂开来,白森森的光一下子照亮了德三脚下的楼梯,尽管不过三秒便恢复到原来的黑暗。德三猫着身子,手中是拔开笔盖的钢笔,脚底下冰凉的触感让德三心中发毛。

   “叮当”是一声清脆的掉落声,钢笔滚落在地面上,停在一具男性的身体旁。或者说,一具尸体。

   “父亲?父亲!”德三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他的面前躺着一位被他称为父亲的成年男性,尽管父亲并不搭理他,德三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父亲的手,幻想着父亲能像往常一样回握住自己。但很显然,渐渐冰冷的体温说明了一切,德三只觉喉头发紧,胸口闷的喘不上气来。他看到了父亲那本该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睛的眼眶,此时是空荡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了。

   眼泪是廉价的,也是无用的。

   德三狠狠地抹了一把眼角,匆匆返回了房间,因为不确定杀手是否会返回作案现场,既然凶手能从正门进入,那就说明了他是父亲的熟人。凶手不可能不知道这位大学教授的名义下有个孩子,客厅的墙壁上就挂着他和孩子的画像。

   德三躲在了衣柜里,直到天亮以后,德三才推开柜门,眼睛的红肿表明了一切。德三下了楼,拨通了报警电话。起初,电话那头的人认为这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而已,德三一点一点的描述出父亲的现状,眼球被挖出,眉心和小腿部位各中一枪,手中握着一个玫瑰金的怀表,德三在电话的末尾再一次报出了确切的地址。悲痛害怕愤怒,充满戾气的情感轮番涌上德三的心头。

   警察的懒散态度,法医的草草了事,都被德三看在眼中,这起案件没有受到重视。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作案工具、指纹或者人体皮肤碎屑,这些通通都没有被留下,这案子只是在新闻报道中犹如昙花一现随及消逝殆尽。

   凶手仍在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