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叙妄 叙妄 的推荐 si39599462.lofter.com
一只冷漠的西瓜

【及岩/松花】就是这样

  ★ooc,大量对话体,含有捏造:

      1.松川家有狗。

      2.及川高三时没有交女朋友。

  ★写的相当随意,旨在速通我cp的爱情,轻松沙雕文罢了。

  ★及岩日快乐!!!

  ★cp:主及岩+副松花。

  

  

  

  

  

  

  

  

  

  “就是这样,这样走出去了!岩泉——你也管管他啊!”

  岩泉一捡起地上的球,皱着眉站起来。

  “什么?”

  “及川啊。”花卷贵大指了指体育馆的大门,“那家伙,刚刚又被女生叫出去了吧?”

  “噢,...

  ★ooc,大量对话体,含有捏造:

      1.松川家有狗。

      2.及川高三时没有交女朋友。

  ★写的相当随意,旨在速通我cp的爱情,轻松沙雕文罢了。

  ★及岩日快乐!!!

  ★cp:主及岩+副松花。

  

  

  

  

  

  

  

  

  

  “就是这样,这样走出去了!岩泉——你也管管他啊!”

  岩泉一捡起地上的球,皱着眉站起来。

  “什么?”

  “及川啊。”花卷贵大指了指体育馆的大门,“那家伙,刚刚又被女生叫出去了吧?”

  “噢,我知道,四班的学习委员。”岩泉一点点头,“管什么?”

  “哈?”花卷愣了一下,“岩泉你,难道不会觉得生气吗?”

  岩泉愣了一下,歪过头看着自家大惊小怪的同学,“气什么?”

  “及川啊,这样——”花卷的手指在空气里划来划去,试图比划什么,最后又摊开手掌啪地拍上脑门,“哎呀,就是,你不会觉得他事儿很多吗?”

  “他还会事儿不多?”岩泉一没忍住驳了一句,“他有哪一天事儿少过吗?”

  “那倒是……”

  “花卷的意思是,岩泉你完全不会吃醋呢。”松川一静抱着球走了过来,把球往花卷那儿伸了伸,花卷张开手接了过球,又抬起头瞪了一眼松川,被来人耸耸肩撇开视线的动作糊弄了过去。

  “吃醋?”岩泉一愣了愣,“我吃什么的醋……及川的?”

  “嗯——及川的。”松川笑了笑,“我以为你们有那样的进展?”

  “我和他有什么进展?最近配合还是那样,没什么进展。”岩泉奇怪地看着面前的队友,“醋……那家伙的醋有的是女人吃吧。”

  “啊啊,”花卷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松川的肩膀,“结果是根本没开窍。”

  “没那个意识吧。”松川挑着眉头回了一声,“真亏及川能憋得住呢。”

  “我赌他憋不住,今年之内。”花卷眨眨眼睛。

  “赌局不成立,因为我也赌这个。”

  “可恶,我想吃罗森的冰泡芙。”

  “说点好听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满足你一次。”

  “好哥哥,草莓泡芙。”

  “诶,好妹妹,一会儿给你买。”

  “不是——你们两个,”岩泉一看着突然耍起宝的两人,只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瞬间好像多了两个及川彻一样,“干什么?都不训练了吗?”

  “哦哦,好的,岩妈妈。”

  “花·卷·贵·大!”

  “哈哈……”

  

  

  

  “就是这样。”岩泉一试图尽可能清晰地描述当时的情况,在伸手将自己的水瓶放进柜子时又开口说到:“你下次还是别当着所有人的面跑出去了,花卷他们……”

  “所以小岩从来没觉得过吗?”及川彻被柜门遮挡着的面色有些铁青,“一点都没感觉到过……难过?”

  “难过?”岩泉一愣了一愣,把柜门合上,撇过头去看及川彻,“什么难过……”

  “那个女生在和我告白啊,是告白噢?”

  “哈?所以呢?你接受女生的表白就是为了让他们和我难过?垃圾川你不会是心理变态吧。”

  “不是……我……算了,”及川彻把柜子合上,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招牌笑容后转头收拾起自己的包,“没事,花卷他们在开我玩笑,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

  “是吗。”岩泉一似乎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皱了皱眉,“行吧,快点,一会儿赶不上车。”

  “噢。”

  

  

  

  “事情就是这样,”及川彻试图通过对细节的描写描述出自己当时的痛苦,愤懑地戳了戳盘子里的蛋糕,“小岩完全——完全没有那种心思,他是什么……外星人?不,是哥斯拉吧,完全不懂人类的情感的那种?”

  “笑死我了……”花卷贵大翻着包装袋里的东西,从一堆面包甜点里掏出一盒泡芙,“所以呢?所以你就这么说了?开玩笑?我的天,我们的情场高手及川彻其实是个恋爱白痴这种……诶,这个泡芙的开封口在哪?”

  花卷眯着眼睛拿着泡芙盒子找着撕胶带的合适角度,而对面的及川彻翻了个白眼,把最后几口蛋糕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反驳:“你当谁都是你和松川,一拍即合,三秒开窍——就差恭喜新婚了。”

  “没那个打算,”花卷嗯嗯了两声,“而且我俩都觉得开放关系挺好……不过——”

  “不过?”

  “我俩都没有出轨的打算。”

  “啧……”

  “所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岩泉啊?”

  “随便吧,熬着,万一熬开了呢。”

  “噢,祝我和松川决定收养孩子的时候你们能牵上小手。”

  “你们还会决定收养孩子?”

  “实际上是仓鼠,我一直想养一只仓鼠。”

  “叫什么?我是说仓鼠。”

  “嗯,不知道。”

  “松川会准你养这些?”

  “他养了一只杜宾。”

  “诶?”

  

  

  

  “我觉得我讲的很清楚了。”花卷点了点头,奖励了自己一块和果子,“刚刚就是这样。”

  “所以你就这样把他带过来了?”松川抱着手靠在门上,看着后院里逗着杜宾的及川彻。

  花卷抹了抹嘴,嘬了一口手指上的粉末。

  “嗯。”

  “目前什么情况?”

  “白痴对木头。”

  “完蛋了。”

  “完蛋了。”

  “我没聋!你们两个!”

  “啊哈哈……是吗。”松川动了动脖子,吸了口气,“你们不会只是来看狗的吧。”

  “我是来看你的,”花卷戳了戳松川一静的后腰,“及川是来看狗的。”

  “谁说的找松川想办法,花卷你还有没有义气。”及川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扶住扑上来的杜宾犬的前身,“但是这狗确实……养的不错。”

  “来找他不就是看他吗。”花卷耸耸肩膀,推了推松川的肩膀,“快给他想办法。”

  “我建议直说。”松川一静拍了拍花卷的手,“岩泉估计根本没想到你对他有意思。”

  “木头是这样的。”

  “小岩他不是木头,”及川彻牵着杜宾的前爪,“是石头。”

  “同意。”

  “无法反驳。”

  “所以谁去说?”

  “哈?”花卷怪叫一声,“及川彻你是不是不行!”

  “是,我不行。”及川彻干脆翻了个白眼,“动动脑子,花卷,你想想我去说的结果——被打和被揍二选一,选完还会被骂不要开玩笑,接着就是被催着训练——”

  “有道理。”松川点点头,扶住开始狂笑的花卷贵大,“那怎么办?”

  “你们是我兄弟吧。”

  “必要的时候我希望不是。”

  “好,可以了,再说伤人心了。现在你们两石头剪刀布吧。”

  “诶?感觉好丢人,我不去。”

  “那么松川——”

  “哈……结果你们是这个打算吗。”

  “好兄弟!”

  “为了兄弟的幸福!”

  “花卷你在起什么哄。”

  “今天及川结的账。”

  “嗯……所以你就这么卖了我吗?”

  “你不会生气嘛。”

  “狗君,你家主人已经被花卷拿捏的死死的了。”

  “说出来可真难听……”

  

  

  

  

  “所以就是这样。”松川一静咬了一口手里的牛奶面包,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你怎么想?”

  “哈?”岩泉一端着便当盒傻在原地,“什么?”

  “我说,你怎么想?”松川一静嚼着自家队长请的所谓的“决胜面包”,看在面包味道不错的份上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句。

  “好问题。”岩泉似乎冷静下来了一些,“他这是什么意思?呃,我是说及川。”

  “借我的嘴巴告白,大概是这样。”

  “所以我为什么是石头?”

  “我觉得——”松川把面包吞下去,“在这个情况下你还在思考这个问题,你可能真的需要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石头。”

  “我不是……算了。”岩泉一挠了挠脑袋,看着便当里的花菜,“所以他是……嗯……”

  “喜欢你。”松川一静接了一句。

  “真的不是开玩笑?”岩泉一露出一副想不明白的表情,“感觉你们在联合起来……”

  “今天不是4月1日。”松川把面包的包装袋捏的咔啦作响,然后把包装袋折起来,塞到裤子口袋里,“是1月4日,以及花卷要我托一句「即使及川会开这种玩笑但是我和松川不是这样的人」增加可信度。”

  “这样啊。”岩泉一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思考了些什么,“我知道了。”

  “噢,决定了啊。”

  “嗯。”

  松川看着身边的人埋头吃起了午餐便当,又转过头眯着眼看天。

  “没有回应吗?”

  “嗯?”岩泉一抬起头,咽下饭菜,“不,那家伙需要借助别人来说,我不需要,所以你不用带话给他。”

  “诶——诶?就这么直接直面了吗……不愧是我们的王牌攻手。”松川没什么感情波动的赞扬了一句,“可以剧透结果吗?”

  “不行,主要是我不知道结果。不过你什么时候和花卷在一起了?” 岩泉一嚼着米饭,“好突然。”

  “是吗,”松川歪了歪脑袋,回忆了一会儿,“我倒是觉得挺自然的——大概半年前吧,我先问的交往的事情,本来只是想问问他怎么看待交往的……结果他直接答应了。”

  “花卷挺好的。”岩泉一扒拉了一下盒子里的青菜,筷子抬了抬,“只是你也注意不要买太多甜食给他,上次体检医生说他的牙齿蛀了……别太惯着他了。”

  “好的妈妈。”

  “你怎么和及川……”

  “刚刚是帮及川说的。”

  “哈?”

  

  

  

  

  “那现在就是这样?”及川看了一眼结束描述的松川,“小岩要直接找我?”

  “我觉得咱们的王牌大概是想直接攻击本人吧。”花卷摸了摸下巴。

  “哪种攻击?”松川把手揣在短裤里,“物理还是精神?”

  “不好说。”花卷露出一副纠结的表情,“他们的爱情好深奥。”

  “我们的很简单?”

  “还算是easy模式?”

  “小岩还没来。”及川彻有些紧张地抓了抓头发,“他今天值日,我先来体育馆了。”

  “安心,岩泉也不会在这儿和你谈吧。”花卷耸了耸肩,“人这么多。”

  “不一定。”和岩泉进行了天台午餐的松川提出了反对意见,“那可是岩泉。”

  “哈……”

  “前辈们在说什么?”路过的金田一随口接了一句,“岩泉前辈吗?他马上过来了,我在路上遇见他了。”

  “啊。”及川彻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僵硬了一瞬间,“来了啊。”

  “来了来了。”花卷呲了呲牙,露出一个看好戏的坏笑,“来了——”

  “好了,我们去训练。”松川扯了扯花卷的衣摆,看了一眼及川,又看了一眼被推开的大门,“你们,嗯……好好聊。”

  “哈……”及川彻舔舔嘴角,“哦。”

  “哈哈他在紧张诶……”

  “你小声点笑……”

  

  

   

  

  “你就是这样告白的?”岩泉一抓着毛巾抹了抹脸上的汗,刚刚队里打了一场模拟赛,现在教练正在指教一二年级的,于是让三年级在一边等候休息,“托别人说?”

  “小岩——”及川彻扯了扯嘴角,“你是,什么想法?”

  “接受不了。”岩泉一把毛巾搭在脖子上,抓了抓脑袋,“感觉太怪了。”

  “是,是吗……”

  “感觉像是松川给我表白一样,”岩泉一皱着眉露出一副不理解的表情,“有点恶。”

  “嗯……等等,所以重点是在松川?”

  “大概。”

  “那我现在表白的话,”坐在休息椅上的及川彻不自觉地用手指扣紧水瓶,“小岩会接受吗?”

  “嗯……”岩泉一构思了一会儿画面,然后转过头铿锵有力地回答到:“还行。”

  “还行?”

  “还行。”

  “喂喂……那是什么啊?”及川彻叹了口气,“小岩在这种事上好像完全没有责任感啊。”

  “比你好得多。”

  “所以呢?我喜欢你,小岩。”及川彻不负责任的跳过了责任感这个话题。

  岩泉一低着头看着望向自己的发小。

  “你想好了再说。”

  “我觉得我想的够久了?我意识到这件事后可是果断分手一直空窗了诶。”

  “你不是才分手吗?”

  “哈?我分手半年多了吧!”

  “嗯?”岩泉一愣了愣,“是吗。”

  “小岩!!”

  “我的问题。”岩泉一有些尴尬地回过头。

  “及川先生要哭了,就现在。”

  “你让我想想……”

  “小岩难道要直接拒绝及川先生吗?不要吧,至少不要在这里——花卷距离我们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他还在往这边看!”

  “你管他做什么……烦死了垃圾川!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啊。”

  “我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呢!”

  “哦。”岩泉一似乎是被及川磨没了脾气,“我考虑一下,可以了吧?”

  “诶!小岩要逃避回答了吗,明明是ACE——”

  “混账川你今天是不是要讨打?”

  “我不管啦!小岩根本没准备回答我吧!看着我啊?”

  “谁说的!”

  “那你说啊!”

  “我!”岩泉一哽了一下,“我,呃……”

  及川彻捏着水瓶几乎要彻底死心了。

  “你只需要拒绝我或者答应我就行,小一。”

  岩泉一似乎被这个称呼的变化惊了一瞬间,接着他抿了抿嘴唇,叹了口气。

  “你认真的?”

  “不然呢。”

  “我真不确定,”岩泉一把毛巾从脖子上取下来,捏在手里,“我只能说我不讨厌你。”

  “即便是交往?我是说爱情的那种。”

  “即便是交往。”岩泉一往后一倒,坐到及川彻的身边,“我们太熟悉对方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小岩是觉得我是在找感情寄托吗?”

  “我不好说,”岩泉一摇了摇头,望向排球场,看着在场馆里跑动的队友们,“但是你身上确实有我的一些寄托,排球这条路,你能走的更远……至少在我这儿,你是我见过最棒的二传。”

  及川彻深吸了口气,抑制住自己想要跳起来大声吼叫一声然后挑战这个场馆里所有队友的冲动。

  “小岩,你再这么说下去,你就必须和我在一起了。”

  “哈?”岩泉一皱起眉,“你果然是脑子不太对劲吧?”

  “才没有!”

  “那我为什么不能说?”

  “我没说你不能……哎呀!”及川彻彻底急了,扭过头不自觉地往岩泉那边凑了凑,“所以小岩究竟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可以啊,”岩泉一被忽然凑近的及川彻吓得一愣,缩了缩脖子,“我又没说不行。”

  “那就在一起吧!”

  “噢,哦。”

  “好!”及川彻站起来,看了一眼看着招呼自己和岩泉的教练,又回过头看了一眼被匆忙赶上“恋人”的地位的岩泉一,“该上场了。”

  “噢。”

  岩泉一把毛巾叠好放在椅子上,也站起来。

  “走吧。”

  

  

  

  

  

  “哼哼,总之就是这样。”及川彻搂着自己发小的肩膀,“我和小岩在一起了!”

  “嗯,暂时是这样。”岩泉一看着菜单,“我要这个薯角。”

  “草莓蛋糕。”花卷连忙跟着举手示意。

  “恭喜。”唯一捧场的松川点了点头,接着朝拿着记录单的服务员说到:“芝士汉堡,多加芝士。”

  “你们,喂喂,高兴一点啊?及川先生的爱情长跑,岩泉君的潘然醒悟什么的——”

  “在一起就可以了吧。”花卷拨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比起你最开始的目标——让岩泉知道什么叫爱情那个,结局来说,你们目前情况比预料的好多了。”

  “果然还是觉得好怪……”

  “小岩!!不许说好怪!”

  “其实还挺好的。”

  “松川你居然是我们之中最有眼光的那个——”

  “至少及川肯大大方方的请客了。”

  “噢,有道理!”

  “同意。”

  “小岩你怎么总是帮着外人啊!”

  “我们可是娘家人——岩泉酱的娘家人什么的。”

  “诶,是这个设定?”

  “什么东西……”

  “可恶,花卷!把我给你买的泡芙吐出来!”

  “你还给花卷买了泡芙?他的蛀牙……”

  “诶,已经消化掉了——还有,岩泉妈妈,我的蛀牙已经补好了……不要一直盯着我的蛀牙说事啊!妈妈桑!”

  “哈哈……”

  

  

闲人
这套不出意外会画私设🥺但是现在...

这套不出意外会画私设🥺但是现在还在一点点完善,估计后面会大改好几遍🥀

这套不出意外会画私设🥺但是现在还在一点点完善,估计后面会大改好几遍🥀

瓜分十亿嬷欲爽
我来悄悄与世界为敌了,谁懂s但...

我来悄悄与世界为敌了,谁懂s但右位的好嗑😎

我来悄悄与世界为敌了,谁懂s但右位的好嗑😎

闲人

感觉不上色好看....

感觉不上色好看....

饿死鬼禽兽
  王国不实装牛奶的小护士皮肤...

  王国不实装牛奶的小护士皮肤我会死不瞑目。

  造谣情侣装。

  王国不实装牛奶的小护士皮肤我会死不瞑目。

  造谣情侣装。

威风凛凛蛋糕犬
“如果叹息可以杀饼,你已经死了...

“如果叹息可以杀饼,你已经死了100次了”

——300fo感谢!!

以及谢谢老婆帮我调色,彩稿真的画不来一点(落泪)

“如果叹息可以杀饼,你已经死了100次了”

——300fo感谢!!

以及谢谢老婆帮我调色,彩稿真的画不来一点(落泪)

⭐️

推文:狐狸灵,狼酒窝..犬科酒窝灵好嗑

画师:시옷 (@flamingojump) 

授权见合集

推文:狐狸灵,狼酒窝..犬科酒窝灵好嗑

画师:시옷 (@flamingojump) 

授权见合集

Von
猫猫见到魂牵梦绕的人会怎样

猫猫见到魂牵梦绕的人会怎样

猫猫见到魂牵梦绕的人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