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啦噜 天啦噜 的推荐 tianlalu196.lofter.com
漫天过海

立秋 14

第二天醒来,尹柯的头微微胀痛,天似乎还没亮透,他却没有睡意了。他回忆了昨天自己反复下定决心后英勇就义般的去找邬童了,可最后不过还是就,又亲了一口罢了。



哎,他懊恼的甩甩头,结果把邬童吵醒了。



本来邬童就睡的极浅的,他防范心极强,睡觉恨不得还睁一只眼。只不过最近怀里有个软绵绵的东西搂着,睡的倒是更妥帖些,时间不长,质量却好,一夜无眠起来神清气爽。



“你昨夜里吃醉了。”



邬童一醒来就看见尹柯略有些发懵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怎么可能,我没吃酒。”



“所以才说你厉害呢,一瓶藿香正气水就倒了。”



尹柯...

第二天醒来,尹柯的头微微胀痛,天似乎还没亮透,他却没有睡意了。他回忆了昨天自己反复下定决心后英勇就义般的去找邬童了,可最后不过还是就,又亲了一口罢了。




哎,他懊恼的甩甩头,结果把邬童吵醒了。




本来邬童就睡的极浅的,他防范心极强,睡觉恨不得还睁一只眼。只不过最近怀里有个软绵绵的东西搂着,睡的倒是更妥帖些,时间不长,质量却好,一夜无眠起来神清气爽。




“你昨夜里吃醉了。”




邬童一醒来就看见尹柯略有些发懵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怎么可能,我没吃酒。”




“所以才说你厉害呢,一瓶藿香正气水就倒了。”




尹柯惊的瞪大了眼睛,像在丛林里迷路的一头小鹿。难怪自己症状和个酒鬼似的,原来自己的酒量才这么浅,以后可要多多防范才好。




“我醉了可说胡话了?耍酒疯?砸东西了没?”尹柯心里把自己代入市井酒鬼的作为猜想了一遍,恨自己在邬童面前丢了丑。




偏偏邬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只侧头狐疑的看了看尹柯:“真不记得?”




然后深沉的叹了一口气说罢了罢了。




小红听见说话声,进来站在屏风后头回话,说副官来提醒少帅,今天要去车站接人。




尹柯便起来了,先用清水擦了把脸,人清醒了不少。再去给邬童拿衣服,今天军装被放在一边,特意拿了一身绸缎长衫来。看来邬童要见的人身份不一般。




邬童长相是极洋派的,轮廓深眼睛大,睫毛密且长,唇红而薄。他人高挑穿长衫也有行云流水的风流味,只不过尹柯心里他穿军装更英姿飒爽些。




“唉?”盘扣系到喉结处,发现了邬童脖子上一块印记,嘴巴比脑子快,等他想起来是自己做的好事,早就发出了存疑声。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邬童把领子向上提提,还遮不住那一道暧昧痕迹,今日里要去接大师傅,这样子看着有些浪荡了。“不成体统了吧。”




尹柯脸上烧的慌,被说的没意思,心里还想侥幸的声东击西:“我昨日出去,遇见歹人,有点后怕。”




邬童只当他是心虚,转而问他:“你为什么出去,去哪儿,怎么叫司机送?”




尹柯只好交代去找展先生了,话才说了个开头邬童就头痛起来。“我本来也要和你说这个。”




“小东西,你已经嫁入少帅府,前尘往事就要斩断干净,不好再留什么非份念想。”邬童讲几句,便停一停观察尹柯的脸色,好歹他还算是平静。“你就安安分分跟着我,我自不会亏待你的。”




尹柯倒是乖巧的,伏在邬童肩头轻轻嗯了一声,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那你以后,真会再讨几房吗?”




“我同你讲,展先生是不会答应的。”




邬童倒是纳闷了:“要他答应做甚?”




“展先生高洁,自不能流为妾!”尹柯想了想,到什么时候,他总要维护展先生的,哪怕是没有了自己,还有那是非精一样的少奶奶。




“什么!”邬童一个站不稳,他心里头和吃了一只苍蝇似的,想到展云帆袅袅婷婷的依偎过来,一阵恶寒。“你去找云帆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你们一个个发什么青天大梦。噫!展云帆给我做妾?天爷,做什么都不行!”




尹柯全没料到邬童这么大的反应,他又不像是装的,就忍不住要刨根问底:“那你心里,展先生是什么,是不是超凡脱俗,是不是不可方物,是不是求而不得?”




“屁!老子求他不得!想得美,老子要的人,哪个求不得!啊呸,求他做甚。”邬童急的揉了身上一丝不乱的绸缎:“云帆是我发小,是我兄弟,是我军师,是心腹亲近,我自然是敬重他,高看他,可这不是那个,我的天爷,什么鬼。我瞧瞧,我瞧瞧你脑子里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就还没醒,一杯黄汤你都能上天了啊,小东西。”




一大清早,右厢房里少帅暴跳如雷,叫嚷声都传遍院子了,虽说听不完整,但那音量和房里乒乓作响的怒气,叫所有人都憋住了呼吸。主室里少奶奶梳好了头,老嫫嫫就来报喜了。




“您要不去瞧瞧,小姐,当家女主人去劝和劝和也没什么毛病。”




“是呀,尹柯还小,不懂事,惹少帅不高兴了。”




少奶奶站起身来,又对镜看了看自己脸上粉黛,按好了头上的金篦子,再慢悠悠的挪出去。小红见了少奶奶来如临大敌,她鼓起勇气想拦着却被主室的嫫嫫拉住了。




门帘被掀开,少奶奶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大清早的,少帅可别和小柯置气,他还是个…”




屏风撤了一半,尹柯和少帅亲在一起,他的睡衣揉搓的起皱了,把少帅干净挺括的绸子也蹭皱了,可他真是不知廉耻,就那样四肢并用的趴在少帅身上。即使听见来了人,也丝毫没有分开的意思。


那叫人羞耻的唇齿胶着发出的响声在屋里回响。




少奶奶一时间不知进退,直到少帅转头微微撇了她一眼,然后抽出一只手来,单手拖着尹柯,朝她摆了摆。






繁华街道上一座高级旅店的上房外,有两个肃穆的便装男子把守,而里面不时传来一些外乡口音,这间房被包了半个月,进进出出的人颇为神秘。而在同一层隔壁的另一间上房里,也有几个人一直驻守着。




“乖乖隆地咚,你说一个大活人从你眼皮子底下不见了?我养你们一群废物干什么用!啊!”




“大帅,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大掌柜这种人物,还有谁能在这里把他接走?动动你的狗脑子想想。还不派人去邬帅那里递名帖,和他说我彭某来了,约他一见!”




人是被少帅接走了,虽说是大掌柜,和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身份再高也斗不过拿枪杆子的军阀。他一下火车就几乎被半驾着走了。




车一路开去了郊外一处僻静的园子,这地界相当的清雅,竹林子里一座静谧的仿古建筑,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颇为精致。湖心亭里,有拉京胡的艺人演奏。隔着一汪碧水,琴声悠扬似隐似无。




大师傅从容的跟在领事的后头来到湖边的凉棚下。茶几上瓜果点心和茶水,少帅已经在此恭候多时。




“在下来的匆忙,本想过几天安顿妥当了再正式拜会少帅。”大师傅言下之意有些不满,只是脸上还冷冷清清。




“唉,是邬某唐突了。大师傅这样的人物能光临本地,我怎么也要尽一尽地主之宜的。实在是因为太仰慕您大名了,才迫不及待要在第一时间见到您,多有冒犯了。”




大师傅心里并不怵邬童。他家里的生意是一桩,比起来,和邬童岳丈崔家不差丝毫。但大师傅身兼着药行行业理事的职责,在如今军阀混战的乱世里,救命的药比黄金白银值钱多了。




所以他身负重任而来,并不打算和邬童这个晚辈多绕圈子。




“我此次来,为贩一味珍稀的药材。行程安排匆忙,能办妥了这笔买卖,就要赶回北平去,少帅把我约来这等山灵水秀的好地方,吃盏茶叙叙旧就好,多的时间我耽搁不起。”




“哦?大师傅果然高人,您怎知我打算留您在此地修养几日?”




邬童这才如愿看到大师傅的白胡须气的有些翘起来。他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偌大中原,也没几个晚辈敢这么一本正经的蛮不讲理。




“我要是没猜错,您这次来要见的人是南边的彭帅吧,您看您办货就办货,偏偏一南一北两个重要人物在我的地界上约上了,我总是要掺合一脚的。但请您放心,我不冲您,您名声在外,救死扶伤悬壶济世妙手仁心,我犯不上和您为难,退一万步说,来日方长,我还想搭上您这条大船呢。”




邬童就是开门见山,他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坦诚,丝毫不掩饰眼睛里的野心。“早点晚点,总是还要打仗的,对吧,大师傅。”




“你有崔家做靠山不够吗?”




“不够,崔家也不配。他们偷偷经过北边边境卖药去关外,您也有耳闻吧?”




这坦荡反而叫大师傅侧目起来。相比之下,同在北平的段帅,高傲自大不可一世,他是用枪杆子打天下的,一副强取豪夺的土匪做派。而南方的彭帅,拿着手里的筹码鬼鬼祟祟的邀约,疑神疑鬼的更换了好几处街头的地方。




大师傅更喜欢邬童一些。像个直来直往的愣头青。




副官凑到少帅一侧耳语了几句,这段谈话就不拖沓的快快结束了。邬童只叫大师傅安心等待,东西和时间都不会差的。









* 明天周末休息哦,周一新领导来了,我也暂时收敛下哦。









九公子

厌 3

3


秦放代表学校参加省内十强选拔的篮球比赛,但开场不久时身体就出现异样,不得中途退出比赛。终而影响整个队伍输赢的局面,彻头彻尾输得很冤。


秦放为这次比赛而备付出了很多汗水,比赛前跟队友们每天放学都留校训练,甚至跟王俊凯见面的时间都少了。


第二天比赛落选的情况在学校公布出来了,秦放当天没来学校。


易烊千玺发了信息给他,附上几句慰问。


【为什么没来学校?身体好了没有?】


但没有回复的迹象。


总该是猜到了,那个人在间接地回避疏离他。


易烊千玺放学刚走出教室时...

3

 

秦放代表学校参加省内十强选拔的篮球比赛,但开场不久时身体就出现异样,不得中途退出比赛。终而影响整个队伍输赢的局面,彻头彻尾输得很冤。

 

秦放为这次比赛而备付出了很多汗水,比赛前跟队友们每天放学都留校训练,甚至跟王俊凯见面的时间都少了。

 

第二天比赛落选的情况在学校公布出来了,秦放当天没来学校。

 

易烊千玺发了信息给他,附上几句慰问。

 

【为什么没来学校?身体好了没有?】

 

但没有回复的迹象。

 

总该是猜到了,那个人在间接地回避疏离他。

 

易烊千玺放学刚走出教室时,碰见了从走廊处过来的王俊凯。

 

「秦放他今天请假了,不在。」

 

「我知道,不过这次是来找你的。」

 

直径经过他身边时,微微一惊。

 

「抱歉,我没什么话要说。」

 

易烊千玺偏过头没看对方,直接离开。

 

拐弯下楼梯时却察觉后面的人还跟着他,稳健修长的脚步疾快自如,那冷淡嘲讽的声音随之在后头逼近。

 

「不觉得惭愧,是因为那种肮脏低级的的手段干多了么?」

 

易烊千玺的脚步迟缓了,他闭垂了会眼睛,并没哼声。继而迈步要离开,却被后面渐近的手扣住了肩膀,硬扳回去,没有特意收软的力道。

 

易烊千玺被他堵在楼梯角侧旁的墙上,那身躯高挑硬挺的优势,光是探近就压迫感顿生。

 

「怎么,连承认的胆量都没有么?」

 

王俊凯冷冷勾着嘴角,轻嘲尖利的目光直射过来。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易烊千玺并没有面对那轻视的目光而退缩,毕竟被那样看待不是第一次了。他心里也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需要我重述你低劣的罪行么?给秦放的饮料里蓄意下药,看到他比赛挂彩是不是觉得很过瘾?」

 

「是他对你说的吗?」

 

「你以为他会单纯得对你没防备?」

 

「对,是我做的。你们可以怀疑我,但有证据吗?」易烊千玺笑了,他第一次在对方面前笑得没心没肺,甚至在他自己想来都觉得恶心。

 

「当天除了喝我送上的饮料,他肚子里也填了不少自己吃的东西吧?不过输了场比赛就想把错的责任推脱在别人头上。」

 

王俊凯冷笑捏起他下巴,食指刮摩着他下颌骨,力道近乎生狠。

 

「心性这么险恶丑陋,难怪身边没人愿意靠近你。」

 

易烊千玺面对他,无声咬紧了牙关,猛然拍开他的手,推开了他。

 

既然从一开始就否定我,我为何要费尽心思讨好你们。

 

这次就让你们讨厌得彻底。

 

反正在你们眼里,我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丑角。

 

所以这一次,我心无惭愧。


哒哒

套羊王系列第一百零二章:穿越经纪人(五)又一个故事完结辽
crlogo

套羊王系列第一百零二章:穿越经纪人(五)又一个故事完结辽
crlogo

星宿四方

我搞定了我教练



↪教练凯×明星千


↪勿上升


↪沙雕小甜饼


王俊凯今年二十有五,帅死人不偿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是个驾校教练。你没有看错,就是教练,专教高级VIP的那种。


易烊千玺今年二十有四,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三百六十一度无死角。是个一线顶流。没错,就是一出机场,一大群小姑娘接机挤都挤不动的那种。


要说按照易烊千玺的野劲儿,应该刚过十八就该驾照到手。可是,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他到现在没考驾照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作为一线顶流,他天天忙着辗转于各个机场,还要抽空拍迷死人的照片给一群小姑娘粉丝看,这确实没有时间啊。第二,嗯,他有点怂。虽说咱没开过车,但咱看过车跑啊。微...



↪教练凯×明星千


↪勿上升


↪沙雕小甜饼









王俊凯今年二十有五,帅死人不偿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是个驾校教练。你没有看错,就是教练,专教高级VIP的那种。



易烊千玺今年二十有四,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三百六十一度无死角。是个一线顶流。没错,就是一出机场,一大群小姑娘接机挤都挤不动的那种。



要说按照易烊千玺的野劲儿,应该刚过十八就该驾照到手。可是,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他到现在没考驾照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作为一线顶流,他天天忙着辗转于各个机场,还要抽空拍迷死人的照片给一群小姑娘粉丝看,这确实没有时间啊。第二,嗯,他有点怂。虽说咱没开过车,但咱看过车跑啊。微博热搜“考驾照到底有多难”天天挂着,就算我们这顶流有多忙,刷微博可是每天必要消遣之一,看见这些热搜并不困难。而且还看见网友评论,自己教练多凶多凶,学驾照是花钱去当狗,打骂不还手。你看这多糟心。所以,堂堂一线顶流,去联合国都不带眨眼的易大佬怂了。



不难看出,第二个原因是主要的。




作为顶流,助理是肯定要有的。使唤助理开开车也没啥大不了。但是,你天天太半夜打夺命电话让人家小助理离开温暖的被窝去给你当司机买夜宵就不太厚道了。小助理开始的时候敢怒不敢言,但是扛不住一个星期折腾人家七次,小区门口的狗一到半夜都有条件反射了。



车可忍小助理不能忍。




这不,小助理这次不管年终奖保不保,拖着哭爹喊娘的某一线顶流来到了驾校。大手一挥报了个VIP一对一辅导,还要最高级的,毕竟咱不差钱啊,可不能苦了孩子。



小助理那操心程度,感觉跟送自家孩子上大学似得,唉,造孽啊。不过想想马上就要结束半夜起来当司机的生活,小助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丝毫不知道他老板在心里已经在他的年终奖上画了个大大的❌。


要说这超高级VIP就是好,当易烊千玺见到教练的时候更是觉得这句话没错。



看到教练他还以为他走错了片场,这他妈也太帅了吧,确定这是教练,不是当红流量小生?妈的,高级VIP就是好,教练都这么帅。看来微博上你们那些教练一定是你们钱花的不够,易烊千玺心里暗爽。



还没开始练车,死颜狗易烊千玺就醉倒在了教练的迷死人的桃花眼里。



啧啧啧,真丢人。小助理默默吐槽。



最后忍不住了,戳戳自家老板:“收收你那哈喇子,丢死人了。”


易烊千玺:“......”这么明显吗?


还不明显,您那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完了完了,他向我走来了。


“你好,我是王俊凯,你的私人教练。”哎呦这话说的真让人多想。


“你好,我是易烊千玺。”


搞得跟商务会谈似的,可能长得好看的人都喜欢搞个情趣。


这哪有情趣了,小助理不懂。肯定是情人眼里出火花。


嗯,一定是这样。


怂包易烊千玺的考驾照生活就此开始。


要说这VIP就是好,好就好在真他妈好。


其实在易烊千玺眼里主要是好在教练帅。


易烊千玺一人拥有一个超大练车场,而且遮阴效果良好,说白了就是开了中央空调,啧啧啧太奢侈。果然有钱就是好,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啊。别人学个车都晒掉一层皮 ,人家倒好吹着空调没事还使唤小助理去买杯饮料。当然后来又加了一条调戏驾校教练,美其名曰增加感情。


啧啧啧,真是没眼看。


第一天练车,易烊千玺是极不配合的。也不奇怪,就他那作天作地的生物属性,没把驾校整的鸡飞狗跳就不错了,哦忘了,高级练车场没有鸡更没有狗,所以以上假设不成立。


倒是把教练整得鸡飞狗跳很有可能。


王俊凯:“易烊千玺,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得罪你了?”


易烊千玺:“.......”


王俊凯:“你到底怎么样才能上车?”


易烊千玺:“要你做我男朋友。”


王俊凯“......滚吧,别学了。”


易烊千玺:“别别别,我马上就上。”


本这把人搞到手才是硬道理,不不不,把驾照搞到手才是硬道理的原则。易烊千玺在王俊凯要杀人不目光中上了车。


果然教练都凶,网友说的不错。


“上车系安全带调座椅拉手刹踩离合挂档”


“哎哎哎,你温柔一点,别说那么快嘛。”


王俊凯鸡皮疙瘩掉一地。虽说易烊千玺作妖本领无人能及,但是学的挺快,不怎么让人操心。


就是每次挂档都会摸到教练大腿,而且越来越顺手。


王俊凯:“手不要乱放,再摸爪子给你剁了”


易烊千玺:“......” 真暴力,不符合你的帅脸。


易烊千玺一练车就差遣小助理买奶茶,整个驾照考下来,王俊凯胖了一圈,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易烊千玺认真开车的时候老帅了,王俊凯在副驾驶偷偷瞄他。


卧槽这睫毛也太长了,鼻子也太挺了,嘴上还有颗小唇珠,看起来软软的,很好亲的样子。就是可惜是个流氓。


王俊凯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太可怕了,居然想亲易烊千玺,要不得要不得。


拿到驾照的那一天,易烊千玺把王俊凯堵在了练车场。


易烊千玺:“王俊凯,你喜不喜欢我,我要给你告白。”


王俊凯:“......”


易烊千玺:“你不回答我我就要单方面包养你了”


王俊凯:“......”


易烊千玺:“到底喜不喜欢嘛”


王俊凯:“易烊千玺,你是不是一块木头。不喜欢我能让你天天摸我大腿?”


易烊千玺:“......”


王俊凯:“VIP可不包含这项服务。”


易烊千玺:“......”


王俊凯:“所以,小朋友,愿不愿意当我男朋友?”


易烊千玺:“王俊凯,你丫就是故意的,你早就看上我了!”


王俊凯:“那是那是。谁让我对小流氓没有抵抗力呢。”


易烊千玺:“你才是臭流氓,唔~”


王俊凯:“那臭流氓要亲亲我的小朋友。”


要问王俊凯还当私人教练吗,当然不了,现在当易烊千玺的私人助理,有多私人呢,就是可以睡到床上的那种。从此,小助理半夜再也没起床当过司机,倒是天天收到老板的秀恩爱照片。


小助理:我心里苦,我找谁说去?



END.


小剧场:


易烊千玺:“你混蛋,你说过我在上面的!”


王俊凯:“宝宝这可是要凭实力说话的。”


易烊千玺没有说话,他没有力气了。


奶茶君笙

2019.07.21

点到为止,看了带弹幕的台风蜕变之战先导片忍不住了。自愿转入影视部?进了影视部就是进了冷宫,你当我们傻嘛?都退出了重组了还要骂景元,到底想怎样?出道要是还叫台风少年团,lf你就真的死了。不搞二团了,姚景元粉丝现在独自美丽,之前唯四的粉也别太开心,你家蒸煮出不出的了道还不一定呢。顶峰相见什么的也不必了,不想见了。


最后一句,sdfj死🐴了,lf死🐴了,需要重组的是狗公司不是tyt。

点到为止,看了带弹幕的台风蜕变之战先导片忍不住了。自愿转入影视部?进了影视部就是进了冷宫,你当我们傻嘛?都退出了重组了还要骂景元,到底想怎样?出道要是还叫台风少年团,lf你就真的死了。不搞二团了,姚景元粉丝现在独自美丽,之前唯四的粉也别太开心,你家蒸煮出不出的了道还不一定呢。顶峰相见什么的也不必了,不想见了。


最后一句,sdfj死🐴了,lf死🐴了,需要重组的是狗公司不是tyt。


奶茶君笙
那得吧! 占tag抱歉 要留下...

那得吧!

占tag抱歉

要留下你想看的CP名哦!

那得吧!

占tag抱歉

要留下你想看的CP名哦!

哒哒

套羊王系列第九十四章:大侦探(三)
crlogo

套羊王系列第九十四章:大侦探(三)
crlogo

哒哒

套羊王系列第九十三章:大侦探(二)
crlogo

套羊王系列第九十三章:大侦探(二)
crlogo

踩了小狐狸一jio的小龙王
可能我已经疯魔了,什么都能联想...

可能我已经疯魔了,什么都能联想到狼崽和卷儿😂

可能我已经疯魔了,什么都能联想到狼崽和卷儿😂

希子。

唉…

别难过

我还在呢


跟我一批的那群人,还有谁在呢?

唉…

别难过

我还在呢


跟我一批的那群人,还有谁在呢?

左边脸的梨窝
对于不喜欢这个圈子的人请你自动...

对于不喜欢这个圈子的人请你自动绕道!

对于不喜欢这个圈子的人请你自动绕道!

西奈

惊羽×小七 意外替嫁

*羽七

*不要上升

*短篇,一发完 

*名字有点狗血,内容还好吧


    “成亲?!”刚从门派学成归来的林惊羽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便被叫到了大堂听着他的父亲一脸严肃说着成亲的事宜。

      “嗯,这是你母亲生前为你订下的姻缘,我算了算日子,白家公子已经到了可以嫁娶的年龄了,五天后是个结亲的好日子,所以最近家里会很忙,你自己也多准备一些,等人家嫁过来好好对人家。”

      “老爷,你看这里这样布置可以吗?”外面奴仆高声请示道。于是林老爷果断的抛下了林惊...

*羽七

*不要上升

*短篇,一发完 

*名字有点狗血,内容还好吧


    “成亲?!”刚从门派学成归来的林惊羽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便被叫到了大堂听着他的父亲一脸严肃说着成亲的事宜。

      “嗯,这是你母亲生前为你订下的姻缘,我算了算日子,白家公子已经到了可以嫁娶的年龄了,五天后是个结亲的好日子,所以最近家里会很忙,你自己也多准备一些,等人家嫁过来好好对人家。”

      “老爷,你看这里这样布置可以吗?”外面奴仆高声请示道。于是林老爷果断的抛下了林惊羽,去外面打点,留下了还在呆愣中的林惊羽。

      其实,林惊羽从小就被告诉自己定了娃娃亲,但是因为这些年来,他跟白家公子没有任何来往,而两家这么多年来消息来往也越来越少,他以为这桩亲事也就搁置不作数了,谁能想到一回来就直接进入成亲这步了。惊羽有些头疼,这算什么事啊,要不还是偷偷溜回山里?惊羽考虑着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林家与白家早年交好,所以两家夫人一拍即合直接给自家的孩子订下了娃娃亲。到后来随着林家夫人的去世,两家也越走越远,按理来说这个亲事也就可以作废了,但偏偏两家都是守信的主,家主还都认死理,没问两个小辈的想法,直接拍案订下了。

       被通知成亲的惊羽一脸颓废的趴在桌子上,“呦,道爷,咋,修个仙情根都被磨没了?”林惊羽的嫡亲弟弟林惊风悠闲的晃悠到他旁边坐下,举着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还不忘揶揄他哥两句。

       “惊风,喝水都堵不住你的嘴?”林惊羽没好气的回道。“诶诶,你跟我置气可没用,给你订亲的又不是我,再说了,你别要死要活的,我都帮你打听了,那白家小子细皮嫩肉,唇红齿白,样貌不差的。”

       林惊风摇头晃脑,一副你信我的表情。林惊羽白了他一眼,“这不是样貌的问题,我更在乎的是心意相通。”

        “切,我说哥,你要是真不满意的话,等人娶回家来,过两年你纳几个心仪的小妾不就行了吗?”林惊风是个浪荡公子,不修仙也懒得继承家业,整天游手好闲,提的也是馊主意。

        林惊羽听到他这样说,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表情也变得异常严肃,“惊风,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林惊羽虽然修仙,不注重那些凡尘俗礼,却比任何人都坚持自己的操守,因为受到自己爹娘的影响,还有自己的内心想法,他一直都坚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纳妾这个想法从来就没出现在脑海中。

        被怼的林惊风讪讪的闭上了嘴,却在心里感叹真是迂腐。

        经过林惊风这一打岔,惊羽反倒舒心看开了,虽然这桩亲事不是自己选的,没得挑,但是既然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人,就算做不到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确是可以做到的。

       在成亲的头一天,林家张灯结彩,好不热闹,林惊风也被这气氛感染,露出了笑容,不似前几天那么绷着脸。

       而此刻的白家却是乌云密布,“你说什么?少爷跑了?!你们都是一群饭桶吗?!”白家家主简直要气炸了,谁能想到一向听话的儿子为了不成亲居然在前一天离家出走了。下人们都战战兢兢,没人敢应话。白家家主头有点晕,这桩亲事早就宣扬出去了,自己儿子现在跑路那不是打林家的脸吗?

       “这个孽子!”就在这时,又有几个下人过来了,“老爷,我们抓到一个小贼!”只见一群下人压着一个白色身影走了上来。白家家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还是抓贼的时候吗?!你们……”

       白家家主看到这个被押着的少年的时候口中的话一下顿住了。

       被抓到的白衣少年正是小七。真是流年不利,被抓的小七欲哭无泪,自己偷偷溜下山来,结果半路上饿的不行,随便翻了一家,想找点米吃,结果就被抓了。

       白家家主脸色不明的盯了会儿小七,他看了看天,还有一会就要上路了,这个少年的样貌完全不次于自己的儿子,他似是做了个艰难的决定,“来人,给他套上喜服,打晕扔进喜轿里。”“老爷?那,那被露馅了怎么办?”

       “搬家!”白家家主一拍板,这个荒唐事就定下了,可怜小七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稀里糊涂的打晕扔进轿子里了,晕倒之前小七还在想,我不就偷个米吗,至于吗?

        修仙之人没那么多礼节,林惊羽更是讨厌那些繁杂的仪式,直接让人引着小七到了喜房里,而自己则在外面应付着喝酒的人。

        醒过来的小七还是懵懂的状态,什么情况,他从床上坐起,摸了摸后脖颈,啧,好疼,那些人下手真重,都肿了。小七有些委屈的想到,还没等他唾骂那些人,饭桌上的糕点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小七咽了咽口水,自己吃一点,应该没事吧。小七浑然忘了自己处于什么境地,一口接着一口的吃起桌子上的糕点。

        所以,当惊羽终于摆脱那些劝酒的人进入屋后,就看到一个少年在扫荡桌子上的糕点。

        林惊羽抽了抽嘴角,他走上前去,看向小七。小七察觉到来人后,鼓着嘴抬起头,嘴巴塞得满满的,像个小仓鼠,眼睛还眨呀眨,似乎在问你是谁。

        林惊羽被他这个样子逗笑了,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这个白家少爷怎么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他看着努力往下咽糕点的小七,生怕他噎住,赶忙给他倒了杯水。

        小七接过水,终于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林惊羽撑着头看他,想知道他第一句会说什么。

        “还有饭吗?”小七眨眨眼睛,一脸无辜。

        林惊羽手一滑,哭笑不得,“你还没吃饱?”他看着桌子上几盘糕点被一扫而空。

         “不是不是,糕点虽然很好吃,但是小七想吃米。”小七抿抿嘴,这个人长的真好看啊,比山里的兄长们还好看。小七盯了他一会儿,脸有些发热,好奇怪的感觉。

          作为林家少爷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媳妇饿着,大手一挥,让下人送了不少米饭进来。林惊羽总感觉小七看到这些米的时候眼睛好像亮了不少。

          “你叫小七?这是你的乳名吗?”林惊羽觉得这个名字不像大名,小七又把嘴巴塞的满满的,没法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所以,你叫白小七?”才不是,什么白小七,我就叫小七!小七狠狠的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林惊羽没明白,他还想再问,却眼尖的看见了小七脖子上肿的大包,脸色一沉,语气不善的问,“谁打的?”小七急忙咽掉半口饭,“那些坏人打的!他们不让小七吃米。”像是找到了可以告状的人,小七眼睛一下子红了,这叫什么事,偷溜出家,饿了半天不说,米没吃到还被人打了。

           林惊羽见不得小七这幅样子,心疼的很,“别哭别哭,我给你上药。”林惊羽手忙脚乱的翻出了药箱,小心翼翼给他上药。小七怕添麻烦,没有喊痛。

           这个人给自己米吃,还给自己上药,小七转过头,很郑重的跟林惊羽说:“你真是个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林惊羽却是弯起桃花眼看着小七,“我不仅是个好人,我还是你的相公。”

          小七不明白,怎么吃个米还多出了个相公。

           林惊羽却明白眼前的这个白家少爷怕不是真正的白家少爷,但是,感觉好像也不差。他看着小七清澈的瞳眸,这么单纯一小孩,幸亏碰到自己了。

           酒足饭饱的小七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所以,自己的洞房花烛夜……林惊羽扶额,罢了,还是先查清小七的来历再说,林惊羽也和衣躺了过去,把小七拉进自己的怀里,看着他熟睡的眉眼,林惊羽露出了虎牙,软软的一小只,抱在怀里好舒服,好像把自己的心房也填的满满的。

          第二天小七还没有醒的时候,林惊羽便背着所有人派自己的手下去了解情况。

         小七是被饭菜的味道勾醒的,“好香。”小七坐起来,伸个懒腰,眼睛还眯着,没睡醒的样子,林惊羽看着小七没睡醒的憨态,心里软成了一滩水,他不管了,这个小七他要定了。

         中午,派出去的人很快给了他答复,白家少爷临时逃婚了,白家举家连夜迁移了……

          ……林惊羽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

         还没等林惊羽消化完这个消息,师门又传来了消息,出了事情,需要林惊羽回去帮忙。林惊羽呼了口气,他神情复杂的说,“师门有难,我必须回去帮忙。你…”林惊羽有些说不下去了,“我知道你不是白家的少爷,你,想走就走吧。”林惊羽别过脸去,他知道如果自己留在小七身边,他还有把握把他留住,可是自己一走,小七怕是要离开了。

         小七傻眼了,这个人怎么说走就走啊,原来自己不是那个他要娶的白家少爷,就不要小七了?小七心里一下子堵得慌,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股莫名的怨气,他狠狠的把门关上,拒绝交流,连米饭都没有吃。

          林惊羽苦笑着,离开了家门。

          小七听着他离开的声音,眼眶一下子红了,这个大混蛋,小七今天就走!

          小七本来已经走到半道了,可是又想到,万一林惊羽这次去有危险怎么办,可是有危险关他什么事。小七蹲在地上,揪花瓣,去,不去。

         算了,就当报他一饭之恩,报恩完就两散了。

         吃饱后的小七恢复了不少法力,偷偷跟了上去。

         妖物入侵师门,林惊羽和师门其他兄弟联手抵御,“惊羽,你去后山门查看一下。”“是!”

         领命的林惊羽却因为心神一时不宁,竟孤身深入了外山,当他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后,已经晚了。他看着眼前的妖物,咬了咬牙,拼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小七突然出现,林惊羽一惊,大喊“,快走!”

          小七化身白狐,吸引了妖物的注意,林惊羽把握住机会,一招毙命。

           小七刚化为人形就被林惊羽抱住了,“小七,太好了,你没事。”林惊羽颤抖着,即使面对刚才那种危险的境地,他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就你这身法还除魔,笨死了。”小七嘟囔道。

           “所以,小七你是狐妖?”“我是狐仙,是天狐族的!”小七强调道。林惊羽却不管这些,他把小七圈进怀里,“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小狐狸。”小七埋进他的怀里,耳尖红红的。

          回到家后,林惊羽终于塌下心来,虽然小七是误打误撞上错了花轿,但是现在他却想感谢白家家主,把自己的媳妇送到了身边。

          他看着躺在床上懒洋洋的小七,心神一动。

          “小七?”

          “嗯~”

          “我们来完成洞房花烛吧。”

          “不要!”

          “你会喜欢的。”

          “唔,…不…”

        

         一夜灯火摇曳



搞个羽七搞了半天,好像又有点虎头蛇尾了😩,

大家还是坚持不上升的选择哈



          

       

           

           

          

        


呀吼!

我爱的两个男人 怎么就这么优秀 

我爱的两个男人 怎么就这么优秀 

阿酱儿

我要哭了😭😭😭
努力一步步靠近崽崽们💜

我要哭了😭😭😭
努力一步步靠近崽崽们💜

糯个米团子

小朋友犯规喽,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小朋友犯规喽,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前辈和小朋友呀
王不露这裤子怕不是小朋友剪的(...

王不露这裤子怕不是小朋友剪的(๑•̀ㅂ•́)و✧还有这丝带啧啧啧

王不露这裤子怕不是小朋友剪的(๑•̀ㅂ•́)و✧还有这丝带啧啧啧

怡崽

是小奶柯回来了吗?
暴风哭泣(´;︵;`)
没想到烊烊还可以再奶一次,感觉仿佛回到了他刚刚出道那会,那种清风温柔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啦。

是小奶柯回来了吗?
暴风哭泣(´;︵;`)
没想到烊烊还可以再奶一次,感觉仿佛回到了他刚刚出道那会,那种清风温柔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啦。

到此即可

邬童,生日快乐🎂
继续和尹柯创造奇迹吧⚾️

cr:logo

邬童,生日快乐🎂
继续和尹柯创造奇迹吧⚾️

cr:logo

哒哒

套羊王系列第八十五章:小祖宗(四)
美梦一场
下章梦醒开虐
crlogo

套羊王系列第八十五章:小祖宗(四)
美梦一场
下章梦醒开虐
crlogo

洛希极限

不说啥了,全是商量好的

图源:,,,我忘了,应该都是wb,小朋友的那张动图,纪梵希美妆公众号有视频

不说啥了,全是商量好的

图源:,,,我忘了,应该都是wb,小朋友的那张动图,纪梵希美妆公众号有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