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头孢兑酒 头孢兑酒 的推荐 toubaoduijiu.lofter.com
lll谪九lll

【锤基】双总裁abo《飞来横胎》chap(1)

关键词:先孕后爱,AO强强,乌龙,NC17

本章:Thor和Loki是较量了7年的死对头,相比起Thor的独身主义,Loki却想要一个孩子。于是他去私人医院做了人工授精,却遇见了颠覆人生的乌龙事件……

⭕️合集甜本预|S中!详情定这里

—————————————————————

期待心心和评论❤️​

ps:我知道文名很沙雕,但看完就知道有多贴切了hhh

【正文】👇

“人工授精已经完成,laufeyson先生。”医生温柔关切的问候在耳边响起,Loki皱着眉睁开眼,看来连纽约最好的私人医院也无法让这过程舒服些,“您处于omega的黄金年龄,在三次以内就能怀孕,但要注意休...

关键词:先孕后爱,AO强强,乌龙,NC17

本章:Thor和Loki是较量了7年的死对头,相比起Thor的独身主义,Loki却想要一个孩子。于是他去私人医院做了人工授精,却遇见了颠覆人生的乌龙事件……

⭕️合集甜本预|S中!详情定这里

—————————————————————

期待心心和评论❤️​

ps:我知道文名很沙雕,但看完就知道有多贴切了hhh

【正文】👇

“人工授精已经完成,laufeyson先生。”医生温柔关切的问候在耳边响起,Loki皱着眉睁开眼,看来连纽约最好的私人医院也无法让这过程舒服些,“您处于omega的黄金年龄,在三次以内就能怀孕,但要注意休息……”

 

休息?等到他躺在养老院里时再休息也不迟。运作着一家上市公司的精英omega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

 

Loki是独身主义,但这不妨碍他想要后代,想要“制造”完全忠于自己的,唯一的家人。

 

“争点气吧。”走出医院时,蓝色病号服变成了修身黑西装,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laufeyson总裁摸了摸平坦的腹部,“只是一个小胚胎罢了,我能处理好的。”

 

下午是一场重要的竞标会,Loki没有给自己任何休息的时间,便和助理带着文件赶到了现场,与自己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狭路相逢。

 

“你看上去脸色很差,laufeyson。”金发alpha西装革履,被家族企业的元老董事们簇拥着,“在为即将遭遇的惨败忧心吗?”

 

“我只记得一直以来的胜利,odinson。”Loki冷笑着竖起浑身的刺,他天生就是毒蛇,没有omega能释放出如此尖锐冷硬的气息,“我的情报网说你和家里闹了矛盾,小男孩儿又惹妈妈生气了?”

 

Thor眯起深沉的蓝眼睛,在主持人的开场白中转身坐下。alpha并不在意Loki的挑衅,从7年前开始,他们便是恨不得将对方摁在谈判桌上打的死对头。

 

但frigga这一次的确逼得太紧了,她不明白作为顶级alpha的儿子为何始终单身,家族需要继承人,而Thor明白自己的使命,除非……

 

“那就顺应母亲的要求,我去做一次x功能方面的检查。”Thor并非妥协,他只想用尽快摆脱母亲的唠叨,“无论要做多少检查,甚至取检我的精Z,都必须找纽约最好的医院。”

 

“遵命,Boss。”Hogun同情地瞅了一眼雷厉风行的老板,谁能拒绝像frigga那样优雅温柔的女士呢。

 

由于片刻的走神和心烦,狡猾的毒蛇便钻了空子。Loki赢得了竞标,遥遥地冲Thor比了一个嚣张欠揍的飞吻。

 

“你知道我生平最讨厌哪两种人吗,Hogun?”相比起omega白手起家的锐气,Thor是辉煌家族的继承人,他输得起,“漂亮男人和阴谋家。”

 

而Loki两者皆是,过犹不及。

 

Thor有一段时间没见过Loki了,这很不寻常,他已经习惯了时不时地要和那条毒蛇争斗,股权、地产、名誉……只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值得惺惺相惜。

 

“是我看错了吗?”alpha去医院拿报告时,看见走廊尽头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Loki·laufeyson怎么会在这儿。”

 

“也许他生病了,”Hogun无所谓地耸肩,“正好给了我们反击的机会……”

 

“我更喜欢光明正大的交锋,”Thor将报告拍在助理手中,打算跟上去一探究竟,“至于反击,我也从不手软。”

 

“恭喜你,laufeyson先生。”医生指着B超影像,那里有一个小生命正在着床,茁壮成长,“你已经成功受孕了。”

 

“很好。”Loki撑着体检床起身,一切都在按他想要的发展。他要赚更多的钱,给自己和孩子最完美的生活。

 

omega拿着报告走出诊室,却突然有人将文件从他手中抽走。Thor翻阅过后的表情变得震惊,呆楞得看着满面怒容的Loki。

 

“你怀孕了?”

 

“显而易见。”Loki翻了个白眼,他在该料到的,这混蛋总是无所不在,“怎么,难道你想当教父?”

 

“谁的孩子?是哪个alpha……”Thor不依不饶地追问,如果Loki结了婚,他的情报网绝对会知道,“难道那家伙抛弃了你?这倒可以理解。”

 

“我好得很,不劳你费心!”Loki的胜负欲又被激发了,只要能让Thor吃瘪,他不介意再多一个谎言。

 

“事实上,我遇见了一生所爱。”omega勾起唇,俨然一副沉浸在恋爱中的甜蜜模样,“我会有温馨的家庭和丈夫,恐怕没空再和你作对了。”

 

“回家找妈妈去吧,”Loki挥挥手,丢下满脸难以置信的alpha,“我忙着开启幸福的新生活呢。”

 

他不能这样。Thor茫然地看着omega走进电梯,走向见鬼的家庭和婚姻,alpha是单身主义,他曾以为Loki也是,这个和他作对了7年的阴谋家。

 

“怎么可能会找不到?”Thor烦躁地翻阅着毫无意义的报告,“一个能让laufeyson怀孕的alpha必定在他身边,就在纽约城里!”

 

“我们甚至去询问了所有婚庆公司,”Hogun也摸不着头脑,他是Thor最优秀的助理,还从未如此失败过,“以laufeyson的高调行事,如果有婚礼一定会被注意到。”

 

“看来我只能自己去找答案了。”Thor拿过桌上的请柬,这种规格的鸡尾酒会Loki也同样会出席,“能入他眼的alpha只有两种,旗鼓相当的强者……或者听话的小白脸。”

 

很快,Thor就在宴会上找到了那个神秘的“小白脸”。

 

Loki穿着暗银的修身西装,腰线依旧挺拔流畅,看不出任何孕态。Thor可以肯定omega杯中装的只是气泡水,小骗子的惯用把戏。

 

Stuart家的小公子正亲昵地贴在omega耳边说着什么,Loki难得没有表现出厌烦,垂着眼帘偶尔回应几句。

 

难道Tommy就是那个alpha父亲?

 

“在审视alpha为人的方面,同性总是更有把握。”Loki因为孕吐躲进洗手间时,从洗手台的镜子中看见了身后的Thor,“Tommy的名声不太好,在……你不了解的圈子里。”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Loki眯起绿眼睛,饶有兴致地拖长了语调,“难道你以为他是我的伴侣?”

 

“Stuart家债台高筑,而你是个富得流油的单身omega……”Thor挑起眉,“让你怀孕是掠夺财产的好办法之一,我真该早点想到这办法。”

 

“可惜,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Loki拍拍平坦的小腹,走过Thor面前时像逗狗一般挠了挠他的下巴,“你得再加把劲,才能挖出我心爱的alpha是谁。”

 

一个精Z库中的匿名提供者,一个从来都不存在的假想敌。

 

Loki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直到来自医院的一个电话,毁了他的所有生活。

 

 

“院方愿意为此承担全部责任,Sir,我们十分、十分抱歉……”头发花白的院长满头大汗,弓着背不断道歉,“我们同时联系了另一位患者,现在就能安排见面!”

 

“你现在才发现用错了精Z?”Loki脸色铁青,气得连声音都在发抖,他已经怀孕2个月了,“这是严重的医疗事故!如果有什么遗传病——”

 

“您大可放心,对方的精Z十分健康,甚至比精Z库中的绝大部分都优秀。”院长信誓旦旦地保证,而Loki也确信他没胆子扯谎,“对方是一位顶级alpha,只是来做常规检查。”

 

“看来我的运气还没有坏到极点。”omega清了清嗓子,这样的噩耗还不能打倒他,“我要见另一位受害者,顶级alpha也可能是歪瓜裂枣。”

 

威胁、贿赂、恐吓……无论要做到什么程度,Loki都必须掩盖这件荒唐可笑的乌龙事件!

 

omega穿过苍白狭长的走廊,打开了另一扇接待室的门。那里的确坐着一位顶级alpha,却绝不是什么歪瓜裂枣。

 

alpha十分英俊、高大魁梧,毕业于顶尖名校……Loki对此了如指掌,因为这就是他斗争了7年的死对头!

 

“我不用见他了。”Loki第一个反应便是落荒而逃,Thor不是他能掌控的alpha,这简直全都乱套了,“替我保密,我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可这……”还没等院长想出新的托词,接待室的门便从里被打开了,Loki迎面撞上了那双惊讶的蓝眼睛。

 

“我刚刚看见一个omega从这儿跑出去了,”Loki慌张地开始扯谎,“大着肚子、哭哭啼啼,大概是觉得你丑得难以忍受……”

 

“Loki,这是真的吗?”Thor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无处可逃,“你怀了我的孩子?”

 

tbc.


RRRadial
降临于黑暗之中的天才少女——赤...

降临于黑暗之中的天才少女——赤木茂

降临于黑暗之中的天才少女——赤木茂

Uraku龍梨_

【锤基】金色幻想3(逆向ABO,生子,叔侄年下,契约婚姻,复古庄园风)

踩着七夕的尾巴为大家奉上更新=3=~~~~~~~~~~~

今天是老实侄子与俏叔叔的初接触!归纳起来就是叔叔表示你不按常理出牌肯定是假单纯,侄儿表示我冤枉,明明是你想太多QAQ

设定简介:

逆向ABO(和通常ABO的尊卑秩序相反,文中设定O尊A卑)

叔侄年下(这里引用了神话中锤基彼此差一辈的设定,北欧神话里loki是阿萨神族主神Odin的义兄弟,虽然他比奥丁要年轻许多)

复古庄园风(时代背景差不多在迷情风华的1920年代)

先婚后爱,契约婚姻,前期虽然因为两人的身份差会虐点多多,但后面都会甜回来的请放心,保证HE!

大致归纳就是一个贫苦十八岁小锤卖x救弟VS他的风华正茂三十岁远房叔...

踩着七夕的尾巴为大家奉上更新=3=~~~~~~~~~~~

今天是老实侄子与俏叔叔的初接触!归纳起来就是叔叔表示你不按常理出牌肯定是假单纯,侄儿表示我冤枉,明明是你想太多QAQ

设定简介:

逆向ABO(和通常ABO的尊卑秩序相反,文中设定O尊A卑)

叔侄年下(这里引用了神话中锤基彼此差一辈的设定,北欧神话里loki是阿萨神族主神Odin的义兄弟,虽然他比奥丁要年轻许多)

复古庄园风(时代背景差不多在迷情风华的1920年代)

先婚后爱,契约婚姻,前期虽然因为两人的身份差会虐点多多,但后面都会甜回来的请放心,保证HE!

大致归纳就是一个贫苦十八岁小锤卖x救弟VS他的风华正茂三十岁远房叔叔庄园主基借x生子引发的狗血故事哈哈哈(并不!其实是虐向正剧)

好像最近的发文环境愈发严苛了,这篇可能闵敢词会很多,也不知道具体会怎么样,如果到时候lof不行了,还请大家直接上凹三去搜我哦,ID是urakugou

------------------------------------------------

chapter1.园丁的困境

Chapter2.准伯爵的交易

Chapter3.陈年旧事与现今纠葛

小Crane被Loki丝毫不给面子的嘲笑气得拢紧了睡袍便直接冲出门去,Daisy抱着他的衣物忍着笑跟了出去,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Loki和Thor两个人。

Thor很是紧张,他不知道Daisy是否有把自己想要“面试”的事情向Loki说清楚,正思索着该如何开口阐明来意,却见Loki走到书桌后坐了下来,摊开桌上一个像账簿似的册子翻阅着,看也不看他道:“行了,你也下去吧。”

“啊?”正绞尽脑汁想着说辞的Thor没想到Loki会直接撵人,一时没忍住发出了疑问的声音,音量还不小。

“啊”过之后,Thor立马就后悔了。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在Loki看来想必是极蠢的,因为对方闻声抬起头来,看向他的目光如同瞧着一个傻子。

“我是说了某种你听不懂的语言吗?”Loki好笑道,他看着少年人那副微张着嘴满眼愕然显然不太聪明的样子觉得十分滑稽,又想到Daisy向他汇报的事,顿觉无语至极,下意识皱紧眉头还摇了摇头。

他觉得那丫头大概是疯了,竟然会把这么一个可能连毛都没长齐的男孩子领到他面前来,还煞有介事地让他好好考虑。

——考虑什么?

Loki一点也不觉得Thor有任何值得他考虑的地方,虽然理智告诉他,Daisy说的其实很有道理——奥丁森一家虽然已经穷得叮当响,但贵族的头衔却并未被剥夺,选择Thor既能让家里那些始终没有放弃用门第身份为借口干涉他决定的老东西们闭嘴,又完全符合他想要挑选一个与任何一股势力都毫无关联、无权无势没有背景、事后只需用钱就能彻底打发走的对象的初衷。

 

在家族内部斗争相当激烈的劳菲森,作为现任当家人的Loki Laufeyson其实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烦恼。外人都认为他身为正支嫡系这一代里唯一的Omega是天选的幸运儿,凭借这一身份获得现在拥有的一切是理所当然,却不知真正取得现在的地位和权力,他付出了多少努力,经历了何等艰难。

就如同Loki本身是一个相当强势精明甚至可以说阴险狡诈的人那样,他的两个Beta兄长同样不是善茬。仿佛他们劳菲森的基因里就携带着争权夺利的野心,血液中流淌着六亲不认的狠戾,早从他们尚未成年只堪堪懂得弱肉强食这个道理的时候起,对于家产和地位的争夺就已经开始了。即便Loki在争夺当家人之位这场旷日持久的艰险战斗中取得胜利,大权在握,将他的两位兄长及其身后各自联合的旁支势力打压到再无法与他抗衡,可来自他们的威胁却并未完全消除。他们在遭受重创后蛰身暗处,虎视眈眈,修整蓄力的同时等待时机对他进行反扑和瓦解。

在Loki三十岁这一年,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们的父亲约顿伯爵以及族中长辈在长时间不满Loki屡次拒绝家族联姻、年近三旬依旧没有子嗣的问题后,终于采取行动,先是强制收回了Loki手下的部分产业,后又将原本应当授予Loki这个唯一Omega属性的儿子的“富廷门子爵”爵位,授予了他的Beta长兄Helblindi(赫尔布林迪)。

这一连串的动作也让Loki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明白这是一个来自他的父亲甚至是整个家族的严重警告——如果他不尽快完婚拥有子嗣,一旦他已经婚育的两个兄长生出了Omega属性的孩子,他步步为营取得的一切就会随之失去。

对于家族财产和手中权势,Loki二者都不想分予旁人,这就意味着他势必要拥有一个完全属于他Loki Laufeyson的孩子,而这个孩子的父亲,不能是拥有家族背景日后难以摆脱牵扯的上等人,也不能是他身边那些心怀叵测之人为他介绍的已然受到控制的所谓普通人。

Loki并非如他费心搞来的那份医疗证明所证般“既不能令Beta受孕,也无法通过与Beta结合受孕”。他的身体情况很正常,他给自己打上不正常的标签,不惜通过与Alpha结合亲身孕子,是因为他想要的仅仅只是一个稳固他地位的继承人,而非婚姻和配偶。

然而在Omega实现统治之初,统治阶层的Omega为了拉拢和稳定占人口最大比例的Beta族群,订立了“Omega与Beta的婚姻终身有效”的法律。也就是说,如果他与一个Beta结婚,那他就没有办法离婚,永远都和对方绑在了一起;只有毫无人权的Alpha,才能供他在达到目的后随意抛弃。

出于某个原因,Loki是一辈子都不打算结婚的。为此,他放弃了通过联姻所能获取到更大权势的机会,也长时间承受着来自家族的巨大压力。就算现在迫于情势危机不得不走到这一步,他也没打算真的和谁一直在一起。

 

“我听懂了,”Thor郁闷地低声嘟囔,心想严谨如Daisy,既然已经把他领到了Loki面前就不可能不向Loki禀明他的来意。但他却不懂Loki皱眉又摇头是什么意思,眼见他已经将手搁上了摇铃的开关,担心他下一秒就会呼唤仆从上来撵自己,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再做铺垫,一句话就脱口而出,“您觉得我可以应征您的Alpha吗?”

“……”Loki正准备按铃的手指一僵,Thor的直接显然是他没想到的,他诧异于这个平日里老实本分、规矩干活的侄子此刻突然的胆大包天,但随即,他便被Thor的大胆直言激怒,厉声呵叱道,“我说你是不是穷疯了?穷得连脸都不要了是吗!”

“是!”

更让Loki没想到的是,面对自己轻蔑侮辱性的叱问,这个小混蛋不仅承认得非常干脆,还莫名一脸壮士赴死般的刚正坦然,气得他竟一时组织不起更恶毒的语言去训斥他。

“我是很穷,但我不是因为贪财才想来应征的,”赌气般应了一声后,Thor立马解释道,“只是我的弟弟车祸伤了眼睛,不做手术会失明,他才五岁,我必须在短时间内为他筹到治疗费。”

他解释得很真诚,因为他不想Loki误会他是一个对钱财有着贪婪欲望的人。Thor并不贪财,即便他出身穷苦,小小年纪就饱尝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苦难或许会改变人的天性,使人变得悲观、凶狠、无恶不作,但在一些人身上却并非如此。Thor很庆幸自己生长在一个有爱的家庭里,母亲在孩子们身上将知节明理热爱生活的教育做得很好,使他向来都懂得知足常乐,也不会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产生阴暗的非分之想。

“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吗?说到底还不是因为钱。”

然而,Thor真诚的解释却只换来Loki一声不屑的嗤笑。这让Thor的自尊心很是受挫,但他无法反驳,因为Loki说的没错,他来应征的的目终归是为了钱。

想到这里,少年人不再说话,紧抿了嘴唇努力压抑心中的羞愤,眼睛也因为情绪激动有些充血泛红。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显得十分委屈,看得Loki突然觉得羞辱、为难这么一个孩子非常没有意思,遂自觉没趣地摇头笑笑,挥手让他离开。

“你走吧,今天这些话我就当没听过,至于你弟弟的治疗费,你可以让你父亲来求我。”

有很多事情的决断,理智是一回事,但大多数情况下,人在做决定时很难不受自己主观情绪的左右。

就比如现在的Loki,他清楚面前这个年轻单纯、急需用钱、有贵族血统又不属于他极力想要规避的两类人的Thor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可偏偏Thor是老Odin的儿子——那个绝对能排进他Loki Laufeyson最厌恶之人排行榜前五的老Odin!仅因为这一点,Loki的抵触情绪便让他再难理智思考下去,不想同Thor有丝毫纠葛。

Loki讨厌Odin这件事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的,甚至连Odin自己也不清楚原因。他们整整相差了三十岁,岁数的差距,以及奥丁森早在Loki童年时代便没落穷困从此退出上流社会视野的原因,让两人虽是同辈亲戚却基本可以说是没有交集,且两人乃至两家之间也并未听说发生过什么交恶事件。

这一切还要从Loki三岁的时候说起。

 

Loki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三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年轻的女仆接替原本照料他的年老姆仆的职务,这个女仆是当地一个士绅的庶女,名叫Frigga。

Frigga是一个非常温柔美丽且细心善良的女子,她来到幼小的Loki身边,给予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发自内心的疼爱,像一个天使,陪伴呵护他的成长。这让从未接触过自己生母、从没感受过母爱的小Loki对“母亲”一词有了实质的理解,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亦愈发渴望这个女子能真正成为他的母亲。

Loki是一个相当聪慧、早熟的孩子,他比同龄人更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且围绕着想要的东西,思考、行事具有很强的目的性。他渴望Frigga成为他的母亲,在他七岁那年,他有了把这个渴望变为现实的想法,并针对这个想法开始制定周密的计划。

他私下里设计了许多种撮合Frigga与他父亲在一起的方法,然后一一推演,比较其中的可行性,从而找出最具实施价值的那一个。这花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完成的计划也十分周详,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因素,甚至包括如何解决两人身份上的巨大差距。这种心思缜密的盘算对于他那个年龄的孩子来说相当可怕,更为可怕的是,他还非常有耐心,就算计划完善也并不急着实施,而是不动声色地观察以等待最佳时机。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Loki没有等来他认为最适合实施计划的时机,反而等来了Frigga的辞呈和婚讯——这个他一心想让对方成为他母亲的女子将要嫁给他一个死了老婆的远房兄长。

看着Frigga收拾行装同他告别,Loki慌乱了,崩溃了,他一点儿也不认为Odin配得上Frigga,更无法想象没有了Frigga在身边的生活将是多么孤单可怕。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绝望之下他抱着Frigga嚎啕大哭,乞求她做他的妈妈,求她不要离开他。

Frigga也哭得很伤心,但她最终还是走了,Loki在她走后大哭了一整晚,谁哄都没用,最后晕了过去,这事当时很多人都知道。

Odin也知道,那时候,他还活跃在上层人的圈子。像所有自以为是的大人一样,Odin觉得这是一件孩童趣事,在之后一些聚会场合,每当谈起自己娶了一个好妻子,他就会顺带把同劳菲森家这个小儿子有关的这件事拿出来讲一讲,然后大家一起笑笑小孩子的童言无忌天真无邪。而有一次,Loki刚好也跟随自己的父亲出席。

Loki便是从那时候起恨上了Odin。

Odin嘴里活跃气氛无关痛痒的谈资是他伤心欲绝的求而不得,他只是想让Frigga当他的妈妈,他不觉得那有什么好说的,好笑的……大人们的谈笑深深伤害了还是孩子的Loki幼小的自尊心,让他感觉备受羞辱,甚至连带着让他感觉想要妈妈这件事都变得可耻起来。

他永远记得那次宴会上每一张面目可憎的笑脸,特别是该千刀万剐的老Odin!就算不久之后Odin便遭了报应成了穷光蛋,可他在感觉解恨之余还是意难平,这份耻辱,他会永远记仇下去。

至于后来收留Thor在庄园里干活儿,强迫自己无视他的存在不去刁难报复,则完全是看在Frigga的面子上。Loki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想就算老Odin不来求他,他最后还是会出钱救助Thor那个小弟弟的,因为那孩子和Thor一样幸运,他们都是Frigga的孩子。

 

听Loki说要让Odin来求他,Thor愤怒得身体都发起了抖来。

虽然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过节,但Loki用到了“求”,想必是要借机好好羞辱他的父亲一番。Thor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很想冲Loki大吼,让他有什么冲自己来,但这个想法仅仅只在出现的刹那就被他否决了——他现在有求于人哪有资格大吼大叫?况且Loki摆明了懒得同他废话,就算他想替父亲受辱,Loki也未必愿意辱他。

短暂的思索后,Thor还是就应征这件事不死心地争取道:“我可以不要你那么多钱,你把报酬去掉两个0都可以。”

因为心中有气,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对Loki使用敬称,心里暗自责怪自己沉不住气,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Loki的脸色,希望对方没有发现这一点。

Loki确实没发现,眼下他没工夫计较什么敬称不敬称的问题,Thor完全搞错重点的一句话差点没把他给气笑。

“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看起来像舍不得花钱的那种人?”忍了又忍,原本打算不再同Thor多言的Loki还是没能忍住自己骂人的冲动。

“不像,”Thor撇了撇嘴如实答道,见Loki的眼睛瞪得更大,似乎马上又要劈头盖脸给他一顿骂,他快速解释道,“我没有觉得你会吝啬钱财的意思,我只是给自己增加一点竞争优势,就是、就是说如果你选我可以……可以……对!可以节省很多!”

Thor的想法很单纯,他知道来应征的Alpha非常多,如果自己把价格压得比别人低很多,好歹显得有优势一些。而报酬就按传言中最小以5开头的五位数来算,去掉两个0也有500英镑之多,给hoder治完眼睛还能剩下一半。他满足了,剩下的一半足够他供两个弟弟上学和给父母养老,至于他自己的生活,他有手有脚又年纪尚轻,不在该考虑的范畴。

“哦!那可真是把你机灵坏了!”Loki这次直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已然放弃了对自己面部表情的管理。

他想他或许和这小子命里犯冲,越是和他对话,就越是保持不住自己在仆人面前高冷严厉的家主形象。

想着快点打发走这个莫名其妙越挫越勇的小子,Loki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搬出了自己身为长辈的那套说辞:“我为什么让你滚你不知道吗?你们奥丁森没落之后连家教也没有了是吧?老Odin没教过你什么是伦理道德?没告诉过你我是你的叔叔?”

“……”

这一连串的问题果然如Loki所料般难倒了Thor,少年人咬着嘴唇不说话了,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成了一片,想来是终于意识到了两人在辈分上的差别,为自己竟敢把算盘打到叔叔头上而暗自羞愧。

“知道,教过,可我们……我们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可以缔结有效的婚姻,你也不用担心自己会生出有病的小孩。”

但是,Loki的得意在下一秒就被Thor迟到了那么一点点的回答给终结了。

Thor依旧是用他那双清澈无比的眼睛真诚地看着他,老老实实就他的问题回答得童叟无欺。

——敢情这家伙脸红是因为想到了要和他生……生小孩?!

Loki的脑子一下就炸了,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是太天真了——这家伙的脑回路有问题,自己对他的解读也有问题,老实单纯什么的根本就是伪装,实则满肚子坏水,不然怎么会满脑子都是想和他生小孩的流氓想法……“生孩子”在极为要强的Loki心中一直是个禁忌词,哪怕他臻选Alpha的目的就是为了生孩子,而他也在做出决定之初就做足了亲身孕子的心理建树。

但……有心理准备是一回事,听别人直白地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真的没有哪个Alpha敢像Thor这样在他面前直接说出带有“你生小孩”这种意思的话,他们都太懂得该如何讨好一个身份尊贵心高气傲的Omega了,根本不会说这种触他逆鳞的话。

头脑发热之下,Loki抛了一路端到现在的长辈架子,变得口不择言起来:“我说过要选你了吗?你就想到要和我生小孩了!如果你真的想展现所谓的竞争优势,还不如脱了裤子让我验验货,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和我生孩子。”

“你!”Loki突如其来的发难让Thor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难以置信地盯着Loki,一瞬间感觉屈辱到了极点。

事实证明,其实真的是Loki想多了。

Thor会脸红是因为他被嘲讽没有家教,而之后的解释也只是单纯针对血缘这一点,因为他知道近亲结婚生出病儿的几率非常高,担心Loki会因为两人的叔侄关系有这方面的顾虑。

“我什么我?”Loki原本只是恼羞成怒随口一说,可见着Thor这副吃瘪又受辱的悲愤表情,顿时大感快意解气非常,没来由的,便笃定了要让他脱裤子的想法。

“让你脱你就脱,不脱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妨碍我做事。”

他冷笑道,突然就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TBC————

下一章刺激咯。。。嘿嘿嘿

想尽快刺激还需大家多多点赞和评论支持哦=3=!



青青青青

【藕饼】《失忆后老婆要改嫁》12

吒男从火葬场出来~要对饼饼为所欲为了

生zi√追妻火葬场√先虐后甜√二胎√剧情√感情√

《失忆后老婆要改嫁》12
作者:青水无忧

  敖丙身体微颤,不敢看,可又不得不看,怕现在不看,以后再也看不到他。

等。说得容易,可谁能等得了?

  “你出来……出来……”他声音颤抖低弱,只要哪吒出来,只要出来,只要出来就好。

  天火本就熯天炽地,哪吒刚一进入,火舌沿着他的身体聚集,白炎狰狞,几欲将他吞噬。天火灼烧的不只是身体,更是三魂七魄,炼化元神。
  
  这种痛是嵌入骨髓,是渗入魂魄,任是大罗金仙,也要伏地求饶。哪吒却生生扯出一个笑,“我无事。”
  
  怎么可能没有事。
  
  天火灼烧他皮肤,一点点、一寸寸,...

吒男从火葬场出来~要对饼饼为所欲为了

生zi√追妻火葬场√先虐后甜√二胎√剧情√感情√

《失忆后老婆要改嫁》12
作者:青水无忧

  敖丙身体微颤,不敢看,可又不得不看,怕现在不看,以后再也看不到他。

等。说得容易,可谁能等得了?

  “你出来……出来……”他声音颤抖低弱,只要哪吒出来,只要出来,只要出来就好。

  天火本就熯天炽地,哪吒刚一进入,火舌沿着他的身体聚集,白炎狰狞,几欲将他吞噬。天火灼烧的不只是身体,更是三魂七魄,炼化元神。
  
  这种痛是嵌入骨髓,是渗入魂魄,任是大罗金仙,也要伏地求饶。哪吒却生生扯出一个笑,“我无事。”
  
  怎么可能没有事。
  
  天火灼烧他皮肤,一点点、一寸寸,烧成黑色,只是看着就已让人胆颤,而他却还维持着原来模样。不是不痛,只是不想让敖丙看到他痛。

  “现在虽还未记起,但我隐约可知,你我百年前的记忆不是说丢便能丢。”虽无声,他一字一句皆印在敖丙眼中。

  自从见过敖丙,他便知敖丙对他而言不是一般人可比,敖丙一举一动,皆可牵动他情丝。
  
  “虽然从他人口中得知一些,但还不够,只有我二人的记忆,我也想知道。”
  
  敖丙睫毛雪白,银色眼中映着哪吒身影,咬牙颤抖喊道,“你出来!出来!只要出来,我都告诉你!什么都告诉你!”他已经顾不得其他,只想哪吒出来,只要出来,他做什么都行。

  他脸色苍白,全无血色,哪吒看得心疼,可是他不能心软。
  
  “你所知的,是你我二人共同记忆,你可知道我心中所想?
  
  “那时发生过的事情,你我是如何相处的,你可以都告诉我。
  
  “然而,我那时的心、那时的感觉,不是从别人口中就能得知的,这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

  敖丙愣住,他以为哪吒对他只是愧疚,他从不知道哪吒竟是这么想的。

  天火愈发灼热,烧至哪吒元神,铺天盖地的压迫,每一瞬间都要将他烧灼殆尽。他快忍不住了,五官扭曲。

  “回去,你回去。”他不愿敖丙看到自己痛苦的模样。

  泪花坠地,融化一片雪。敖丙双手贴在无形屏障,苍白、无力。

  他已然知道哪吒的决心,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做,若是再阻止他,可——

  他看不下去。

  默然无声,百般思索,他闭眼,终于下定决心。

  松开手掌,血落在地,他断然道,“你若能安然度过,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怎样便怎样。”

  只能这般许给他,敖丙眼映不周山峰,不掺半点假。

  哪吒若要和好,那就和好;若要离开,那就离开。一切由他决定。

  “你若度过,”怕哪吒没有听清,他又一字一字说给他听,“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哪吒扯出一个诡异的笑,“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不反悔。”

  刹那,天火好似烧的更烈,哪吒却生出更强战意。

  “你若这样说,即便毁天灭地,我也要度过这七日!”他声若雷鸣,震破天地。

  “好,那我等你。”敖丙道。

  不忍再看,他转身化为银色巨龙,一声长啸响彻不周山。远远望一眼,溘然而去。
  
  他在金光洞等哪吒,等他归来。



  敖丙回到石屋,崽崽见他归来,扑到跟前,“爹爹你不高兴吗?”

  他眼上仍有泪痕,被崽崽发现,为他擦拭,嘟嘴亲吻他脸颊,“爹爹莫哭,谁惹你哭了,告诉崽崽,崽崽去打他。”他挥舞小手,比划打人姿势,做得有模有样。

  敖丙被逗笑,将他抱起放到腿上,轻吻他额头,嗅到他身上淡淡乳香。

  “崽崽,你摸摸爹爹的肚子。”将崽崽的手放在自己肚上,让他感知生命存在。

  “现在爹爹肚子里有个宝宝,给你生个弟弟,或是妹妹,好不好?”

  崽崽眼睛一亮,他要有弟弟和妹妹了吗?

  “弟弟妹妹可以跟崽崽一起玩吗?”他很是兴奋,总是一个人,从没有人跟他玩,有了弟弟妹妹就可以一起玩了。

  “可以。”

  “好!”小孩子总是贪玩的,说可以和他一起玩便里面同意了,“那崽崽要弟弟妹妹,要好多弟弟妹妹。”

  “不过啊……”敖丙轻抚他头顶,“弟弟妹妹那么多,爹爹一个人照顾不了,崽崽再多一个爹爹好不好?”

  “那新爹爹厉害吗?”

  “厉害。”

  “打得过红头发的哥哥吗?”

  沉默片刻,“差不多吧。”

  “好,那崽崽要新爹爹!要新爹爹!”

  “新爹爹什么时候来?”

  “等七天,七天后新爹爹就来了。”

  敖丙望向不周山方向。

  他相信,七天后哪吒一定会安然归来。

  

  天火灼灼,犹如利刃,削骨伐髓。哪吒的元神被撕扯、砍伐、锤炼,每一瞬都不得停歇,越往后越难耐。

  他痛苦嘶吼,奋力挣扎,每一刻都感觉要灰飞烟灭。透入灵魂的疼痛,只靠着那句‘若能度过,什么都听你的’一一挨过。

  只要他熬过七个日夜,一切都会重回正轨。

  逐渐地,记忆开始恢复。

  先是东海边的初遇——他对敖丙说“你是我惟一的朋友”,敖丙给他海螺,说‘必千里来相会’。

  再是陈塘关的生日宴——他与敖丙决裂,可最后面对天劫,敖丙仍展开万龙甲与他一起度过。

  海螺、毽子,都想起了。

  还有,两人一同遨游天际。

  还有,东海畔一次又一次的相见。

  还有,……

  还有,……

  ……
  
  数不胜数的每一次。

  最后,是他离开陈塘关的那晚。
  
  敖丙发情,他亦有情动,就那般翻云覆雨,东海倾覆。也是那晚,敖丙怀上崽崽。
  
  随着记忆升起的,不只有这些,还有弥漫胸腔的感情。不知是何时,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二人之间渐渐变了,抑或是从一开始就不单单只是朋友。会想念,会嫉妒,会有难以说给他人的心思。
  
  詹台明镜,恍然清明。天火中哪吒蓦然睁眼,他没有丝毫犹疑,踏出天火。

  经此锻炼琢磨,他的身体、元神皆不同往日,脑中清晰记得那句‘若能度过,什么都听你的’。

  这是敖丙对他的承诺。

  御起风火轮,他朝着金光洞而去。

  要敖丙兑现承诺。
  
TBC
  ——————————————————————————————-
哪吒(坏笑):什么都听我的?你可别后悔。
嘻嘻嘻,这句话包含的可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