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瓦娃xy77 瓦娃xy77 的推荐 wawaxy77.lofter.com
是熊不是猫

是杨贵妃手里的荔枝啦   原创荔枝簪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是杨贵妃手里的荔枝啦   原创荔枝簪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韵味小厨
在家就能实现奶茶自由,太好喝啦
在家就能实现奶茶自由,太好喝啦
甜品小妹儿
水果礼盒蛋糕你们最后吃里面什么水果…我:统统喜欢
水果礼盒蛋糕你们最后吃里面什么水果…我:统统喜欢
蒋飞扬

【究惑】心软

•病弱虐秦究预警

•雷的快跑

•很老土的冷战中生病梗(我太菜暂时只会写这一种,等我去学习学习给你们换花样)


    “秦究,你今天一定要跟我找不痛快吗?”游教官难得动真格地跟秦教官黑了脸。


    “游首长,我觉得你应该先搞清楚现在到底是谁在找不痛快。”


    秦究也没有像平时一样黏糊上来哄游惑,两个人都毫无保留地释放着周身的低气压,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压抑的气氛。


    良久两个人都没说话,好像沉默中隐藏...

•病弱虐秦究预警

•雷的快跑

•很老土的冷战中生病梗(我太菜暂时只会写这一种,等我去学习学习给你们换花样)


    “秦究,你今天一定要跟我找不痛快吗?”游教官难得动真格地跟秦教官黑了脸。


    “游首长,我觉得你应该先搞清楚现在到底是谁在找不痛快。”


    秦究也没有像平时一样黏糊上来哄游惑,两个人都毫无保留地释放着周身的低气压,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压抑的气氛。


    良久两个人都没说话,好像沉默中隐藏着两把利刃,一旦其中一个出鞘就必定鲜血淋漓。


    片刻过去,游惑揉了揉眉心,“砰”的一声带上了门,争吵也算是无疾而终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照常出双入对,一起出门工作,一起回家。


    他们在风雪里错过了那么多年,再滚烫的怒火灼烧也不敢再贸然松手。


    一天早晨吃过早饭秦究却叫游惑自己去军区。


    游惑挑了挑眉,这人突然又发什么神经。


    “哦。”游惑懒得多问,只以为是秦究还生气,而自己的气也还没消,不愿意碍眼,就套了外套出门了。


    游惑到了军区就集中于工作,一口气忙到中午想着去了食堂怎么着也能碰到秦究,却发现两人平时常坐的位置是空的。


    ……这人有完没完?


    游惑顿时感觉一股热流直冲天灵盖。


    三两下解决午饭,游惑回到办公室给秦究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喂?”


    “喂。”


    那边的声音不知是不是信号问题,听起来有些失真。


    “军区说不来就不来?吵架归吵架,纪律呢?”


    “游首长,咱手不带伸这么长的,我请过假了。”


    这倒是游惑意料之外的。


    “请假干什么?在家睡觉还是学小学生赌气?”


    “睡觉。”


    还是吊儿郎当的语气。


    嘿,今天就是杠上了是吧?


    游惑也懒得再找话题了,冷冷回了句“那你接着睡吧”就挂断了电话。


   心里装着事也不想回家,游惑在军区忙到很晚才想起来家里有个不省心的,慢慢悠悠往回晃。


    游惑推开家门,却发现在电话里还懒懒散散说在睡觉的人正背对着门口蜷在沙发上,身上的毯子已经一整个滑落到了沙发旁边的地上。


    电视开着,小声地放着一档关于宇宙的纪录片,是两个人平时常常一起看的。


    游惑见状心尖一颤,原地愣了一会,还是没有说话,先回房间把衣服换了。


    靠着床沿坐着,想到客厅里那位明显一点也不舒服的睡姿,游惑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卧室。


    轻手轻脚地把毯子从地上拎起来刚要盖到秦究身上,游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些不对劲。


    那人平时没有在沙发上睡觉的习惯,而且也绝对不会听不到开门声。


    游惑微微倾身看了看,才发现秦究状态不太好,明明是仲秋,额头上还出了层冷汗。


    视线再往下,游惑皱紧了眉。


    秦究在睡梦中把手腕怼在了上腹,一看就是胃痛的毛病又犯了。


    要说秦究这胃病也算是由来已久。在系统里那段时间的艰苦程度暂且不说,这人平时天天催着游惑吃饭休息,对自己倒是铁血无情,工作忙了就从一早开始灌咖啡,天长日久就熬了出来。


    很奇怪,明明进门的时候还是满腔的怒意,这会儿发现秦究请假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还是心疼的要命。


    游惑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倔,非要把自己弄病了,惹谁心疼呢。


    感觉到身上重新被盖上的毯子,秦究不自觉地往里缩了缩,平时凛冽修长的身材蜷成一团流露出从不示人的脆弱。


    游惑的心一下就化成了一滩水,还怎么置气。


    “秦究,秦究,醒醒。”


    游惑这几天来第一次耐着性子放轻了声音。


    “……大考官。”


    许是实在难受,秦究的话音里染上了委屈。


    “起来吃点东西把药吃了,是不是一整天都没吃饭?”


    “嗯。”


    秦究撑着沙发有些费力地坐起来,自觉地把自己裹在毯子里。


    游惑往他手里塞了杯热水,回头去煮粥。


    粥开好火以后游惑就回到了某位蔫了吧唧的秦教官身边,安慰性地摸了摸秦究的头。


    “吵个架怎么还生病?病恹恹的看着像我欺负你了。”


    说的话不中听,语气却温柔的要滴水。


    秦究闻言往人肩上靠。“大考官不就是欺负我?出任务危险也不肯告诉我,还想着自己偷偷消失。”


    这几天一直无缘由地生着气,这会儿秦究一病,冷静下来游惑这才恍然明白前几天秦究强硬的态度来自哪里。


    秦究从来不会指责或者怪他。秦究那么生气只会是因为不安,他经历过那么长的令人后怕的岁月,受不了游惑这种形式的为他着想。


    “对不起。”游惑为数不多主动亲了亲秦究的额头。


    秦究睫毛颤了颤,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亲爱的,”称呼也换回来了,“我有点难受。”


    这是在撒娇了。


    游惑却还是无法抑制地心疼起来,伸手揉揉秦究的痛处。


    “这儿?比以前疼的时候厉害吗?”


    秦究有些脱力,整个人靠在游惑身上。


    “嗯,今天早上痛的有点不对劲……”


   所以是又严重了……游惑眉头皱的更紧。


    “回头我陪你再去医院看看吧。”


    “好。”


    游惑起身去端粥,秦究的目光一直跟着那人走到厨房又走回来。


    “你喂我。”


    “好。”


    “……我们这算和好了吗?”


    游惑看着眼前这个迟钝的病号,笑了。


    “怎么,没吵够啊?”


    “怎么会,我这么爱你。”


    秦究偏过头看着端着粥碗的游惑,身旁热气氤氲,人也温柔。


    是了,他家大考官心最软了。


疯批九十七
“你生气啦?” “不,我没有”...

“你生气啦?”

“不,我没有”

“没生气呀”

“我生气了!”

“你生气啦?”

“不,我没有”

“没生气呀”

“我生气了!”

是熊不是猫

小橘子发簪  真的不是真的橘子只是像真的橘子hhhh

小橘子发簪  真的不是真的橘子只是像真的橘子hhhh

综治观察
十六岁男孩的葬礼上,队友们让他“踢”进最后一球
十六岁男孩的葬礼上,队友们让他“踢”进最后一球
是湫依不是秋裤呀

画一幅简单的郁金香送妈妈🌷

女神节到啦!有手就会的油画棒教程来啦!

工具清单:⬇️

📄纸:32k牛皮纸

🖍️油画棒:鲁本斯

色号:

基础-110混合绿

马卡龙色系-砥粉、桃色、青钝

☁另需若干棉签和✏️高光笔

-

🕊英文文案:

𝑴𝒐𝒕𝒉𝒆𝒓𝒍𝒚 𝒍𝒐𝒗𝒆 𝒊𝒔 𝒉𝒐𝒘 𝒔𝒕𝒓𝒐𝒏𝒈,

𝒔𝒆𝒍𝒇𝒊𝒔𝒉 𝒂𝒏𝒅 𝒇𝒆𝒗𝒆𝒓𝒊𝒔𝒉𝒍𝒚 𝒐𝒄𝒄𝒖𝒑𝒊𝒆𝒅

𝒎𝒊𝒏𝒅 𝒕𝒉𝒆 ...

画一幅简单的郁金香送妈妈🌷

女神节到啦!有手就会的油画棒教程来啦!

工具清单:⬇️

📄纸:32k牛皮纸

🖍️油画棒:鲁本斯

色号:

基础-110混合绿

马卡龙色系-砥粉、桃色、青钝

☁另需若干棉签和✏️高光笔

-

🕊英文文案:

𝑴𝒐𝒕𝒉𝒆𝒓𝒍𝒚 𝒍𝒐𝒗𝒆 𝒊𝒔 𝒉𝒐𝒘 𝒔𝒕𝒓𝒐𝒏𝒈,

𝒔𝒆𝒍𝒇𝒊𝒔𝒉 𝒂𝒏𝒅 𝒇𝒆𝒗𝒆𝒓𝒊𝒔𝒉𝒍𝒚 𝒐𝒄𝒄𝒖𝒑𝒊𝒆𝒅

𝒎𝒊𝒏𝒅 𝒕𝒉𝒆 𝒇𝒆𝒆𝒍𝒊𝒏𝒈𝒔 𝒐𝒇 𝒕𝒉𝒆 𝒘𝒉𝒐𝒍𝒆.

柠萌

安歌同人––冬奥会吉祥物

亲妈是@米酒蛋泥 

 挨了一顿狠打的安寄远见今日哥哥心情似乎还不错,便与季杭撒着娇,“哥,我都被罚成这样了,你不该有所表示吗?”

季杭脸色平静,声线很淡,“你是觉得你不该罚还是做了什么好事要求奖赏了?”

安寄远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哼,小气鬼!”心中想着我找师兄或者庭安哥去!

在床上趴的无聊,安寄远算着时间师兄应该下班了,与人在微信上唠起了嗑。

“师兄,最近冰墩墩和雪容融可火了,帮我抢一对呗!”

乔硕也知道这是一票难求的冬奥会吉祥物,打了个哭丧脸,“我也抢了无数次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儿!”

安寄远调侃道,“师兄,你要不去寺庙烧个香,运气会越来越好哦!”...

亲妈是@米酒蛋泥 

 挨了一顿狠打的安寄远见今日哥哥心情似乎还不错,便与季杭撒着娇,“哥,我都被罚成这样了,你不该有所表示吗?”

季杭脸色平静,声线很淡,“你是觉得你不该罚还是做了什么好事要求奖赏了?”

安寄远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哼,小气鬼!”心中想着我找师兄或者庭安哥去!

在床上趴的无聊,安寄远算着时间师兄应该下班了,与人在微信上唠起了嗑。

“师兄,最近冰墩墩和雪容融可火了,帮我抢一对呗!”

乔硕也知道这是一票难求的冬奥会吉祥物,打了个哭丧脸,“我也抢了无数次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儿!”

安寄远调侃道,“师兄,你要不去寺庙烧个香,运气会越来越好哦!”

乔硕打了个无语的表情便再无下文了!

第二日,颜庭安又带着季杭特制的药膏来给安寄远上药,安寄远疼的哼哼唧唧的,还是不忘对颜庭安说道,“庭安哥,只有冰墩墩和雪容融能缓解我的疼痛!”

颜庭安笑道,“让你哥用藤条帮你敲胖些,然后再敲黑些,再敲两个黑眼圈,你就像它们了!”

安寄远哭唧唧,“庭安哥,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

颜庭安依旧带着三分笑容,“小远,庭安哥怎么会不了解你呢?呐,看,这是什么?”说着手上赫然多了一对吉祥物。

“哇!是冰墩墩和雪容融手办啊!庭安哥,你太好了!”说着忍不住想要去拥抱颜庭安。

颜庭安怕安寄远从床上摔下来,叮嘱道,“小心!”

顿了顿,颜庭安接着说道,“小远,得了这个礼物,你答应庭安哥,少惹你哥生气,过完年你就24岁了,得学会照顾自己了,你哥也拥有了他的幸福,不可能一辈子照顾你,你也是有女友的人,明白庭安哥的意思吧!”

安寄远趴在床上,点了点头,“庭安哥,小远明白的!”



文末有彩蛋

张斗金

简哥好迷人,简哥好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简哥好迷人,简哥好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长鸦水彩

水彩|“玫瑰情书”系列作品分享~

水彩|“玫瑰情书”系列作品分享~

Nel1ebear

🌸Procreate  xArtset 🌸手绘头像带步骤图

今日份头像绘画

设备:iPad pro 2020

笔:iPad pencil2代

软件:procreate X art set

笔刷:起形用的是 procreate 小松木

厚涂铺色➕深入用的是art set 里的Palette Knife 刮刀笔刷

奉上步骤图~

约稿的话想问一下这样的风格有人喜欢吗?

最近好像很流行油画质感的背景头像✨

话说大家都开心开学新学期...

🌸Procreate  xArtset 🌸手绘头像带步骤图

今日份头像绘画

设备:iPad pro 2020

笔:iPad pencil2代

软件:procreate X art set

笔刷:起形用的是 procreate 小松木

厚涂铺色➕深入用的是art set 里的Palette Knife 刮刀笔刷

奉上步骤图~

约稿的话想问一下这样的风格有人喜欢吗?

最近好像很流行油画质感的背景头像✨

话说大家都开心开学新学期…而我还是只能在家画画!

喝着快乐肥仔水玩着肚子上的肉.真愁啊……


青山花欲燃

李简吵架,俞白遭殃


小白送礼,大家帮忙


听个墙角,出不来了。。

李简吵架,俞白遭殃




小白送礼,大家帮忙



听个墙角,出不来了。。

老阮美食艺术
将唐朝的糕点糍糕和白豆沙融合制作成半透明状,
将唐朝的糕点糍糕和白豆沙融合制作成半透明状,
大蕾蕾
家里炸过东西剩下的油别再倒扔了,只需要简单一步,就可以变清澈
家里炸过东西剩下的油别再倒扔了,只需要简单一步,就可以变清澈
檀栾

简李 不情愿的玉玉公主(车)

ooc警告

“豪门怨夫”初现端倪

私设 

简隋英追了李玉有一段时间了,李玉动心了却不敢答应,然后李玉在文艺晚会上反串话剧里的公主,和演出搭档的同学喝了一杯酒,却被简隋英误会,然后强制上床。


为写车而写,可能有不合理处


谢绝不经同意转载,如有转载意向可私聊本人


正文


在舞台上的李玉穿了一身月白色的欧式晚礼服,一字肩的晚礼服露出了少年冷白皮和精致的锁骨,因为对于演出的投入,李玉忘记了台下的观众,忘记了穿女装的羞耻,向来高冷的冰山外表融化了,吐露的每一句台词都带着恰到好处的情感。


灯光照下来,浓密的黑色假发打下阴影,遮住了李玉的表情,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及...

ooc警告

“豪门怨夫”初现端倪

私设 

简隋英追了李玉有一段时间了,李玉动心了却不敢答应,然后李玉在文艺晚会上反串话剧里的公主,和演出搭档的同学喝了一杯酒,却被简隋英误会,然后强制上床。


为写车而写,可能有不合理处


谢绝不经同意转载,如有转载意向可私聊本人


正文


在舞台上的李玉穿了一身月白色的欧式晚礼服,一字肩的晚礼服露出了少年冷白皮和精致的锁骨,因为对于演出的投入,李玉忘记了台下的观众,忘记了穿女装的羞耻,向来高冷的冰山外表融化了,吐露的每一句台词都带着恰到好处的情感。


灯光照下来,浓密的黑色假发打下阴影,遮住了李玉的表情,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及形状优美且饱满的红唇。女装的李玉有并没有违和感,反而将少年的青涩与坚韧融入了公主角色中对浪子爱人忠诚的不安,那种杂糅进去的少年感,使公主这个角色更让人充满保护欲。


“你不用许下誓言,我不愿那誓言的恶果应验在你的身上,这是我对你的追求最好的回应,何况,我明天就要嫁给邻国的王子了,请你回去吧。”李玉看向那个不怎么认识的男生,却把简隋英带入,不得不说,这个角色就是为李玉量身打造的,完美地贴合了李玉如今对简隋英的感情,“亲爱的先生,你要想清楚,你到底爱的是我的皮囊,还是我的灵魂,现在,请你走吧!”


那个男生如何吐露爱意,李玉无动于衷,只是尽力背对观众,逃避那来自简隋英灼热的视线,戴着丝绸手套修长的手搭在裙摆上微微收拢,脊背绷紧的曲线被修身的露背礼服显露无疑,刚好是符合了公主此时该有情绪的表现。


单纯的李玉并不知道这视线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感到危险,就像是森林中刚刚离开鹿群觅食的懵懂小鹿,被矫健的捕食者盯住了,本能感到危险,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危险。


最前排的简隋英看着台上的李玉,舔了舔后牙槽,心底的兴致中夹杂着不悦,视线缓缓地扫过李玉每一寸外露的肌肤,光滑细嫩的香肩,微微颤抖的蝴蝶骨,凹陷的锁骨,小巧的耳垂,像把小刷子一样的睫毛,眼眸、鼻梁、唇瓣。


简隋英感到周围人的视线焦点都在李玉身上,心底的不爽可以说是溢了出来,低低地骂了声“艹”,想着,这他 妈 的是老子的人,他们都往哪看呢?!


台上的李玉可不知道简隋英的想法,只想赶快完成这令人窒息的演出,并在心底埋怨简隋林事多,竟然告诉了简隋英自己演话剧的事,还逃之夭夭,美名其曰公司实习,信他就怪了。


事实上,这还真不能赖在简隋林身上,简隋英是被学校领导邀请的,为了不让简隋林坏事,还特地安排了一系列事务给他。


李玉演到了最后一幕,公主下定决心和浪子爱人私奔,却惨遭抛弃,身败名裂,最后自杀。


半躺在舞台上的李玉,突觉恍惚,把自己和简隋英再次带入,这结局就是他们最有可能得到的,不免带出了真情实感,泪眼迷蒙,清俊的脸上有着哀怨,举着装着“毒酒”的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李玉一下子出了戏,好家伙,酒杯里是快乐肥宅水,李玉庆幸自己已经倒下了,不然那双白眼一定很明显。殊不知他庆幸得太早了,这一幕刚好被简隋英看的一干二净,惹得那人低低地笑了,散发着十足的雄性荷尔蒙。


李玉谢幕之后还没来得及换下晚礼服,便被话剧中的搭档拦住了,递给他一罐啤酒,男生长得不错,笑起来阳光帅气,任谁看了都是不由地心生好感:“李大校草,台上那可乐是不是让人贼无语,喏,补给你的酒。”


不得不说,李玉挺吃这一套的,何况他现在是真的想喝点酒的,他借过啤酒,撩起假发,噗呲一声开了罐子,一饮而尽,冷白皮的肤色泛上了红意,易拉罐又扔回了那人怀中,示意那人给他处理垃圾。


李大少爷支使人根本不带虚的,那男生也好脾气地给人收拾残局,和李玉招呼了一声就离开了。


李玉一转身,就撞入了简隋英的怀中,刚刚好和简隋英交颈,他想要后退,但简隋英的手扣住了他劲瘦的腰肢,近在咫尺的侵略性气息让李玉不由得软了软腿:“简隋英,你放开我……”


简隋英细细打量着李玉,压抑住心中满满的不爽,凑在他耳边扑散热气:“李玉,酒喝得挺开心啊?”


李玉有些心虚,躲闪着简隋英的视线,推了推简隋英的肩,不知如何作答,只能沉默不语。


李玉低着头推简隋英,看上去就是不情愿的高冷公主,简隋英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伸手摩挲了一下李玉露在外面的脊背,把西装脱了下来,披在他的肩上,不容置疑地拦着他的肩,走向自己的车:“走,我送你回家。”


李玉因为不知名的心虚没拒绝,甚至忘了换下晚礼服,乖乖地和简隋英进了车。


“简哥,今天……算了,没事,你好好开车。”李玉本欲开口解释,又觉得自己没必要向简隋英解释,纠结了半天还是没说出口。


简隋英没回头,也不作声,让李玉感到隐隐的不安,直到车停了下来。


“简哥,这是哪?”李玉发现车停在了一处不知名的别墅中,不安到了顶点,攥紧了西服外套汲取安全感,觉得此时默不作声的简隋英是如此的陌生,声音渐渐放轻,“简隋英,你要干什么?”


简隋英打开后车门,抓起李玉的手腕就把人往外拖,与平时不同的沉默令李玉不由得心颤,那眼中的欲望深沉地让李玉整个人不敢正视他。



ホシノ ルリ

白菜第一次叫大哥全名竟然是因为朱一龙来看他了

白菜第一次叫大哥全名竟然是因为朱一龙来看他了

给颗苹果球球了

李简同人《那个落魄又残废的人渣》5男大学生玉x双腿残废阴郁简

李玉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过简隋英了,期间他去过几次简家,但都没有见到过简隋英。

     但是他知道,从上次简隋英在公园被简家人接回去后,简家开始动荡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李玉了解的实情并不多,他只发现简隋林这段时间非常的忙,连毕业论文都往后推了又推。

     他很想简隋英,但是又不知道以什么立场去看他,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在喧哗的表面,窥见了简家内部的深水,而简隋英就坐在深水底,他握着那柄手杖,神色冷漠,似乎下一秒就会破水而出,...


李玉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过简隋英了,期间他去过几次简家,但都没有见到过简隋英。

     但是他知道,从上次简隋英在公园被简家人接回去后,简家开始动荡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李玉了解的实情并不多,他只发现简隋林这段时间非常的忙,连毕业论文都往后推了又推。

     他很想简隋英,但是又不知道以什么立场去看他,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在喧哗的表面,窥见了简家内部的深水,而简隋英就坐在深水底,他握着那柄手杖,神色冷漠,似乎下一秒就会破水而出,也似乎马上就要被漆黑吞灭。

 

但是无论如何,李玉都无法触碰到他。

     简隋林的毕业论文推了好久, 二批次答辩都要结束了,导师依旧没有联系到人。

  于是导师找到了李玉,李玉带着导师最后的通令来到了那座曾经属于简隋英的大厦。

 

一直到中午,李玉才看到简隋林跟在简东远身后,急匆匆地从会议室走出来,李玉正要上前的时候,简东远带着简隋林拦下了一个中年男人。

 

那男人也是从会议室里出来的,西装革履,看着简东远的动作顿了顿脚步。

 

“隋林,你刚进公司还不熟悉,这是你成叔,”简东远拉着简隋林道。

 

简隋林连忙鞠躬,男人抬手制止了,道:“东远,我们俩之间没必要来这套,刚刚在会议上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么多年的合作伙伴,你也明白我的性子。”

 

“是啊林总,我们都这么多年的合作伙伴了,你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撤资呢?”简东远道。

 

“简东远,你现在年纪大了,早就没之前那么全身心地扑在公司上,我们都能理解,”男人说道,随即笑了笑,“当年隋英可是顶着压力把公司扛起来的,现在你非要拉下大儿子,让个乳臭未干的小孩上位,你们简家同意,我们这些简家的外人,可不敢跟着你走。”

 

“隋英他是真的身体问题,”简东远道,“隋林现在也是临危受命,你们为什么不能像当年给隋英一次机会一样,给隋林一次机会呢?”

 

“别给我来这套简总,我们都知道,简大少坏的是腿,也不是脑子,”男人说道,“前不久我们还一起吃饭了,小简总是身残志坚,你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就这么想把他拉下来呢?”

 

言罢男人拍了拍简东远的肩膀,俯身道:“隋英他妈当年待你不薄啊,简东远,你这么大做大家都看在眼里,真不地道!”

 

男人收手后,径直离开了。

 

简隋林站在简东远身后,清秀的面容上尽是羞辱之色。

 

李玉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道:“简叔叔!隋林!”

 

简东远看到李玉后面色稍微松弛了些,李玉说道:“隋林,导师找你很久了,你的论文.....”

 

“李玉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回学校,”简隋林露出为难之色,“下午还有个酒席要和爸爸去,你能不能和导师说说,让他再宽限一段时间?”

 

“好了!”简东远突然喝道,“下午你就给我滚回学校!”

 

简隋林神色一滞,面容煞时变得惨白:“爸爸,我还可以——”

 

“现在读书才是正事!”简东远道,眉宇间有些疲惫,“你先回学校,公司的事爸爸先撑着,你把论文完成了再说。”

 

李玉隐约感知到简东远这番话对简隋林来说代表着什么,他上前拍了拍简隋林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大四最后的时光过得飞快,大半个月眨眼逝去,简隋林总算过了论文,这天晚上,李玉收到了简隋林的邀约,请他去一个从没有去过的酒吧喝酒。

 

自从上次与简隋英一别,李玉没再像之前那般和简隋林形影不离,因为他开始隐约察觉,简隋林身上还有着许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许久没联系,李玉也不好意思拒绝简隋林这次邀请,便在夜色来临之际来到了那所酒吧门口。

 

那是间招牌看起来就很暧昧的酒吧,李玉找到简隋林的时候,他被一群人围着,正在往一个白衬衫服务生的头上倒酒。

 

那个服务生看起来很瘦,支撑在地上的手臂纤细洁白,头发一缕一缕塌在脸上,看不清容颜。

 

“隋林!”李玉上前制止,夺过简隋林手中的酒杯。

 

“李玉?”简隋林喝得醉醺醺的,看着来者道,“你终于肯和我见面了。”

 

李玉看着他这幅模样几乎要认不出来:“你这是在干什么,快回学校!”

 

“我今天怎么能回学校呢,”简隋林挥开李玉的手,继续往那个服务生头上浇酒,“今天可是他第一天出台的日子,我可要来捧捧场。”

 

李玉一愣,立刻拉起了那个服务生。

 

鹿宁宜苍白的脸出现在李玉面前。

 

“你怎么在这?!”李玉惊道,随即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慌忙问道,“简隋英现在怎么样了!?”

 

“快去……快去……”鹿宁宜在李玉耳边小声道,“快去看看简少……”

 

李玉连忙起身,拉着鹿宁宜往外走去。

 

“李玉!”简隋林在后面喊到,他醉醺醺地上前一把拉住李玉的手,“怎么?你也看上这个小东西了?”

 

李玉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他甩开了简隋林的手道:“他就当我赎下了,你们可以直接去李家要钱。”

 

随便找了个诊所把被灌了不少酒的鹿宁宜塞了进去,李玉便在鹿宁宜地催促下,急匆匆去了简家。

 

简隋林还没回家,他依旧打着给简隋林送东西的名义顺利进入了大门。

 

夜色更深,院子里弥漫起一股淡淡的雾气,夹杂着外面透进来的红光。

 

李玉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简隋英房间的位置,然后徒手翻上了二楼——因为他一早就在简隋英的门口,看见了两个黑衣男人把守着。

 

简隋英还没睡,他坐在床头,正在翻看一本时尚杂志,看起来非常惬意。

 

见到李玉从窗口进来后,简隋英惊讶地合上了杂志——但也仅仅是合上了杂志。

 

“他们把鹿宁宜带走了……你、”李玉看着简隋英的样子,微微喘着气,“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好歹是他们的大少爷,”简隋英放下杂志,上下打量着李玉,“你这是从哪里钻进来的?”

 

“花园里,翻了几座墙……”

 

李玉走近了简隋英,大半个月未见,简隋英没有任何改变,还是那个对待什么情况都游刃有余的简大少。

 

“是鹿宁宜告诉我的,他让我赶紧来见你,”李玉道。

 

“你见着鹿宁宜了?”简隋英道。

 

“对,他现在情况不太好,”李玉轻声道,连忙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把他带出来了,他现在没事。”

 

“你还挺怜香惜玉,”简隋英不咸不淡评价道。

 

“我是担心,他们都把鹿宁宜从你身边带走了……”

 

“鹿宁宜班本来就不是我的人,”简隋英淡淡笑道,“人家是通信工程的高材生,被我爸安排到我旁边监视我的。”

 

“他怎么——”

 

“他爸赌博欠了不少钱,本来要卖他妹妹的,被他拦下了,”简隋英道,“正好简东远和那债主有些交情,觉得他这高材生不盖被浪费,就安排在我身边了……我那段时间手机电脑耳机……乃至我身上的一枚扣子,里面都安装着监听器。”

 

“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李玉惊道,“他可是你亲生父亲。”

 

简隋英看着李玉这副模样笑了起来,满眼都是对他这个家庭美满小少爷的戏谑。

 

“算了算了,简隋英随意挥挥手,“我在简家待得挺好的,你可以离开了。”

 

李玉看着简隋英依旧这幅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低头,脚步往窗边挪了挪。

 

但是随即,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离开蹿到简隋英身边:“你上次说你的腿是被……赵姨弄断的,是真的吗?”

 

李玉抬眸直视简隋英,神色坚定。

 

简隋英抬眼看了一眼李玉,缓缓道:“我看见了……”

 

李玉声音都有些颤抖:“简哥……”

 

这一声简哥把简隋英拉回了那个火光漫天的夜晚。

 

他从归京国道上回来,刚刚下了国道,在郊区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一辆大货车直冲过来。

 

下一秒天翻地覆,车辆被掀了过来,简隋英被压在下面,双腿毫无知觉。

 

灰尘和泥土混合在他脸上,手臂上血迹斑斑,简隋英浑身发冷,只感觉生命正在从他体内流失。

 

朦胧之间,他看见那辆大货车上下来了几个男人,男人们人手一支钢棍,正朝奄奄一息的简隋英走来。

 

血滴模糊了睫毛,但是简隋英依旧用最后的视线牢牢记住了一个人的脸——他曾见过那个人。

 

温度消散的飞快,记忆却逐渐清晰,赵妍有个弟弟,靠着简家在北京开了家安保公司,简隋英曾经在酒店门口遇见过赵妍那个弟弟,而这个手提钢棍的领头男人,当时就坐在赵妍她弟的车里……

 

妈,你儿子不争气,简隋英想道,你当年被这个女人气死,你儿子如今也要被她阴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简隋英听到后方传来了许多脚步声,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双臂抱住,一把拖出了车外。

 

下一秒,一个清亮的声音焦急地炸响在简隋英耳际——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