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樱白甫 樱白甫 的推荐 weifengbeilai.lofter.com
嵌空古墓失文种,我寄!
是越大夫的死亡,钱塘江神的新生...

是越大夫的死亡,钱塘江神的新生。


私设我流私设忘川文种 ,感谢青燕老师的绘制!

是越大夫的死亡,钱塘江神的新生。


私设我流私设忘川文种 ,感谢青燕老师的绘制!

独有鱼山树

太和十九年岁次乙亥二月廿二日辛酉,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领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师、驸马、长乐郡开国公冯君诞,字思正,春秋廿有九,侍征道病,薨于淮南钟离之故城。——《冯诞墓志》

今天是农历二月廿二日,距宏诞泣诀、元宏放弃饮马长江涉险赶回钟离,已经过去1529年,事去千年犹恨促,谨以此图遥为纪。

《魏书》载“高祖亲北度,恸哭极哀”,因疑“北度”为招魂之义(分析戳这里 ),故以此为梗约稿,只有元宏能够唤回冯诞的魂魄,一如生前长陪伴,清光纵死也相随。

太和十九年岁次乙亥二月廿二日辛酉,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领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师、驸马、长乐郡开国公冯君诞,字思正,春秋廿有九,侍征道病,薨于淮南钟离之故城。——《冯诞墓志》

今天是农历二月廿二日,距宏诞泣诀、元宏放弃饮马长江涉险赶回钟离,已经过去1529年,事去千年犹恨促,谨以此图遥为纪。

《魏书》载“高祖亲北度,恸哭极哀”,因疑“北度”为招魂之义(分析戳这里 ),故以此为梗约稿,只有元宏能够唤回冯诞的魂魄,一如生前长陪伴,清光纵死也相随。

三水沐

在她眼里,远处的乌云都像一只深灰的绵羊,正欢快地向她奔来

在她眼里,远处的乌云都像一只深灰的绵羊,正欢快地向她奔来

棠炅
是@Dear.狄 老师约的凤征...

@Dear.狄 老师约的凤征稿

二凤的服饰参考于《贞观之治》

创作灵感来源于老师的作品旧梦 

感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看看

@Dear.狄 老师约的凤征稿

二凤的服饰参考于《贞观之治》

创作灵感来源于老师的作品旧梦 

感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看看

知退
中有仙龛虚一室,多传此待乐天来...

中有仙龛虚一室,多传此待乐天来。



文案来自热心网友,太喜欢了,这边就用这个吧。

换了新的署名章,✌️

中有仙龛虚一室,多传此待乐天来。



文案来自热心网友,太喜欢了,这边就用这个吧。

换了新的署名章,✌️

51.233S

…大部分人了!

自己凭借对院人的印象填了一下(p2是原表格)。没有带小齐是因为我感觉他比较靠谱,不会出那么多差错(齐妈属性实锤bushi)

…大部分人了!

自己凭借对院人的印象填了一下(p2是原表格)。没有带小齐是因为我感觉他比较靠谱,不会出那么多差错(齐妈属性实锤bushi)

PHOL
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

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河渠书

劳动最光荣,小伙特别好!!

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河渠书

劳动最光荣,小伙特别好!!

UnderPink
好想看老朱被后世气的歪七扭八的...

好想看老朱被后世气的歪七扭八的样子(???dbq)

好想看老朱被后世气的歪七扭八的样子(???dbq)

PHOL

有人跑皇宫里啥事没做,翻了几卷书把太子偷出去了还带太子飙车,说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

还是那个忘川迁和小彻

有人跑皇宫里啥事没做,翻了几卷书把太子偷出去了还带太子飙车,说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

还是那个忘川迁和小彻

木槿呀~


  你俩抱这么实诚我可就要嗑了~

  在线征集一个cp名~


  你俩抱这么实诚我可就要嗑了~

  在线征集一个cp名~

木槿呀~
   对不起萧敬腾老师,我们吵...


  对不起萧敬腾老师,我们吵到你了🙏🏻🙏🏻🙏🏻

  (下次还敢!🤫小声bb)


  对不起萧敬腾老师,我们吵到你了🙏🏻🙏🏻🙏🏻

  (下次还敢!🤫小声bb)

吧唧吧唧啵
摸了一张很喜欢的妆造🤧两位太可...

摸了一张很喜欢的妆造🤧两位太可爱了

摸了一张很喜欢的妆造🤧两位太可爱了

大茄激推啵特
感觉太史喵可以用马倩头发荡秋千

感觉太史喵可以用马倩头发荡秋千

感觉太史喵可以用马倩头发荡秋千

氧气瓶瓶

期末周大学生发疯日常


月亮组是好舍友!

微桃元


“呜呜呜,谁能告诉我三个小时内怎么把三百页的思政材料印在脑子里啊!”黄子弘凡在满页的墨水里面努力地背下了两大段文字,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没有任何一门课能和广阔的法学海洋相提并论。”


黄子弘凡扭头看对床的何运晨,严格的法律人,严格来说是未来的法律人,右手在狂记笔记,左手肘撑在高达两只咖啡杯的专业课本上,手指在反复薅着自己的刘海。


“这边建议您也抓一下左右两侧的头发,能有机会回到莫西干造型的时代哦。” 


何运晨熟练地抄起草稿纸,往身后一扔,而黄子弘凡已经迅速地撑起外套在身后——“嘿嘿,反弹!”


反弹的结果当然不会很......


月亮组是好舍友!

微桃元


“呜呜呜,谁能告诉我三个小时内怎么把三百页的思政材料印在脑子里啊!”黄子弘凡在满页的墨水里面努力地背下了两大段文字,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没有任何一门课能和广阔的法学海洋相提并论。”


黄子弘凡扭头看对床的何运晨,严格的法律人,严格来说是未来的法律人,右手在狂记笔记,左手肘撑在高达两只咖啡杯的专业课本上,手指在反复薅着自己的刘海。


“这边建议您也抓一下左右两侧的头发,能有机会回到莫西干造型的时代哦。” 


何运晨熟练地抄起草稿纸,往身后一扔,而黄子弘凡已经迅速地撑起外套在身后——“嘿嘿,反弹!”


反弹的结果当然不会很好,直接弹回到地上。半小时以内又会被慌张地找不到草稿纸的何运晨捡回到他的书桌上。


但是草稿纸的作用力还是波及到了别的地方——


“哎呀,你们两个能不能学学你们齐哥,稳重一点。”郭文韬写下压轴题的最后一行,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


“勿扰模式,勿q。”齐思钧嘴里反反复复的一句“桂林山水甲天下,玉碧罗青意可参”被郭文韬打断,在看最新一期的爽剧连载视频和背下一句之前,选择了去上个厕所。


郭文韬左看看,黄子弘凡背着背着就变成了即兴演讲,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被他生编出两百字的内容,其中可能只有首句是和课本相关的;再左看看,何运晨抓来抓去的那部分头发在台灯下显现出明显的光泽,而它的主人的发际线,如果郭文韬的记忆力还过得去的话,它至少比开学时往后移了两毫米。


郭文韬决心拯救这个被期末考恶魔统治的宿舍。“我饿了!谁要去吃夜宵?”


话音刚落,黄子弘凡马上放下资料,扭头对郭文韬发射亮晶晶的狗狗眼技能:“呜呜呜,文韬,还是你懂我,我背了一个晚上的心需要一顿烧烤来治愈。”


何运晨转过身瞪着这两个一心只想着吃的舍友,哼铁不成钢地重重叹了口气。“你们两个,知道明天就是期末考了吗?吃吃吃,吃能有学习重要吗?”


两对亮闪闪的大眼睛技能发射。


“好吧。但我觉得烧烤和校门口新开的那家小龙虾比,还是差了点意思。”


于是刚出厕所的齐思钧,被他的好舍友们一人一边,还有一个锁宿舍门,强行拉出了宿舍。


他们最后去的是糖水铺。因为文韬不吃辣。


“我也不吃辣!”何运晨举手说明他们来糖水铺的理由不是充要条件。


“哎呀,兄弟这还能不知道吗,都记在心里啦!”黄子弘凡一边回复何运晨,一边把面前的两份糖水都试了一口,然后把红豆沙推给郭文韬,“你喝这个!这个不是很甜。”


要不是他们两个在用塑料碗装着的红豆沙前深情对望,何运晨真的想给黄子弘凡两个大白眼。


齐思钧安慰地拍了拍他肩膀,无言的眼神传递出他们都懂的“你就让让他吧”的讯息。


何运晨于是开始想他的soulmate——明天要考的民事诉讼法。


“跟你们讲个鬼故事,还有十个小时零三分钟零九秒就是第一场考试了。”


黄子弘凡仰天哈哈两声:“我明天没考试,音乐制作不考笔试。”


郭文韬低头抿嘴:“我感觉前几年的高数卷做起来也没什么难度,应该差不多了。”


齐思钧扬起一侧的嘴角:“其实我刚才在背的是拓展内容,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考到了。”


何运晨视线扫过三个人,邪魅一笑:“今晚是我背的第三遍民事诉讼法了。”


邻座的人汗流浃背,这才是真正的鬼故事吧!

一栀知了


  不是我说你们俩也太像了吧😂

  蒲棱蛾子×扑棱文子

  (天,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吵了)

  (嘶~怎么有种想要一巴掌拍死他俩的冲动……)(bushi)


  不是我说你们俩也太像了吧😂

  蒲棱蛾子×扑棱文子

  (天,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吵了)

  (嘶~怎么有种想要一巴掌拍死他俩的冲动……)(bushi)

弱弱小小

画好啦,双强杀手😙😙 

画好啦,双强杀手😙😙 

齐祁乖乖(开学摆烂版)

【桃元】论我的兄弟们赛季加强了怎么办

xql谈恋爱和半群像五五开

纪实文学但ooc乱编

xql在谈勿问未公开

主打一个不带脑子乱写

 

 

不对劲。

 

黄子弘凡觉得身边这群人很不对劲。

 

他觉得这个赛季他的兄弟们强的可怕。

 

包括但不限于精神状态和开柜门。

 

其中提名帅王king和法律人。

 

前面是帅王king,后面是法律人,黄子弘凡强调注意顺序,但是他要先点法律人。

 

简单举例,就那次录节目,黄子弘凡破天荒的比郭文韬早到餐桌,他拿了一份饭放在餐桌上占位,搂了个三明治先走,对面何运晨安安静静干饭。

 ...

xql谈恋爱和半群像五五开

纪实文学但ooc乱编

xql在谈勿问未公开

主打一个不带脑子乱写

 

 

不对劲。

 

黄子弘凡觉得身边这群人很不对劲。

 

他觉得这个赛季他的兄弟们强的可怕。

 

包括但不限于精神状态和开柜门。

 

其中提名帅王king和法律人。

 

前面是帅王king,后面是法律人,黄子弘凡强调注意顺序,但是他要先点法律人。

 

简单举例,就那次录节目,黄子弘凡破天荒的比郭文韬早到餐桌,他拿了一份饭放在餐桌上占位,搂了个三明治先走,对面何运晨安安静静干饭。

 

郭文韬到的时候恰好站在黄子弘凡位边,何运晨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不怀好意地看看刚到达餐桌前的郭文韬,又指指黄子弘凡暂且留下的饭说道,“喏,专门给你拿的。”

 

郭文韬看着好像已经不太完整的饭陷入沉思,迷惘,陷入爱情的迷津,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他相信小何不会骗他……的吧。

 

因此当黄子弘凡站在他身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和饭时郭文韬仍没有搞清楚情况。

 

起初郭文韬并未在意,又想将小三明治往嘴里送,送到一半感觉黄子弘凡的目光太过火热,于是他迟疑一下,下意识手拐了个弯差点递到黄子弘凡嘴边,又感受到pd小何小齐三个人难以忽视的眼神示意想起来在录节目默默收回手。

 

要不再给黄子拿一个呢?郭文韬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还没碰到突然福至心灵。

 

“你的?”

 

黄子弘凡默不作声,就站在后面看完一整集年度拉扯大戏之韬饭的诱惑(bushi)

 

对面何运晨猛往嘴里扒饭。

 

小何:和我没有关系~【韬韬招手版】

 

一边的pd看到这一幕发出尖锐爆鸣声在心里怒刷我的妈我的姥我的脑子变大枣官配粉丝要开闹我的工作将不保。

 

谢邀,马上改行去当rapper。

 

后来工作人员这也拜拜那也拜拜,往东求求小何嘴下留情,往西求求黄子弘凡收敛再收敛。

 

黄子弘凡表面应好,工作人员一走就变脸,他蹭到郭文韬身边揪着人家的腰带转啊转,一脸不服气,“为什么他让我收敛不让你收敛?是你吃了我的饭哎!”

 

郭文韬有点无辜,“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看起来比较收敛。”

 

黄子弘凡撇着嘴撒娇,快把郭文韬的腰带玩出花,“啊啊啊啊啊我不管,你哪里收敛了?小齐天天说你爱我爱到ooc,这锅哥哥要和我一起背。”

 

郭文韬带着点纵容的笑,“怎么又扯到小齐了,守护全世界最好的齐齐子~”

 

“郭文韬你…”黄子弘凡眼睛瞪的溜圆,“你都没说守护我,你还那样叫小齐,我懂,我不是哥哥的偏爱和唯一惹…”【小狗哭哭】

 

郭文韬听他的非主流发言听笑了,他半靠在沙发上,黄子弘凡还扯着他的腰带没松,顺着他的动作整个人搭在郭文韬半边身子上。

 

黄子弘凡把腰带打个结后松开手,郭文韬把它解开,黄子弘凡又系上,郭文韬又松开,就这么来来回回好几次,两个人还是乐此不疲。

 

郭文韬一边解绳结一边哄他,“我也守护你呀,我也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崽崽。”

 

黄子弘凡每次听到郭文韬花样百出的称呼就不免耳朵红,就比如现在,他顶着红彤彤的耳尖继续跟郭文韬争论,气势上已经弱了七分,“可是,可是你刚刚说守护我的时候的说辞跟说小齐的时候完全没差啊。”

 

“我也没说错啊。”郭文韬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齐思钧,也只有一个黄子弘凡,所以对我来说,你们两个都是世界上最好的,每次和你们在一起总是很开心。难道你和小齐还有我待在一起的时候不开心吗?”

 

黄子弘凡:别说了,再说我都有点磕我们仨了。

 

“而且,”郭文韬慢悠悠地补充,“我对你和小齐的喜欢又不一样,你急什么。”

 

黄子弘凡翻了个身像八爪鱼一样搂住郭文韬凑近逼问,“哪种喜欢?对我是哪种喜欢?”

 

郭文韬爱逗他,不说话只抬眼用上目线看他,直到黄子弘凡被看得受不了了差点伸手捂他的眼才准备开口。

 

这时候大门被推开,曹恩齐的声音传来,郭文韬一僵啪地一下就给黄子弘凡掀回沙发上。

 

曹恩齐一进门就看见黄子弘凡直挺挺的躺在沙发上,他眨了眨眼有些单纯的问,“黄子你没睡好吗?”

 

黄子弘凡双眼无神,还没从突如其来的大力中回过神,因此没有回答曹恩齐的问题,还是被郭文韬捅了捅他才抬头,“啊?哦!对对对,我昨天闹钟定错时间了大半夜响了。”

 

郭文韬也懒得再cue闹钟根本叫不醒他这件事,但曹恩齐在各种场合听郭文韬说了太多次麻木地记忆犹新,所以他又问,“你不是听不见闹钟嘛?”

 

黄子弘凡说那你要这么说我无话可说。

 

曹恩齐不懂,何运晨钻进来手搭在曹恩齐肩上,放个耳朵听了事情原委,也眨了眨眼就摸到真相。他凑到郭文韬耳边笑嘻嘻的问,“好兄弟靠一下怎么了嘛~”

 

黄子弘凡赶紧上前,“哎哎哎,干什么呢,摄像机还在这录着呢!注意影响!”

 

何运晨大鸟依人靠着郭文韬肩上,手还得寸进尺地放在郭文韬腿上,把对郭文韬说的悄悄话又公放一遍,“哎呀都是好兄弟,靠一下怎么了嘛~”

 

黄子弘凡答应了工作人员在摄像机前收敛再收敛,没法在郭文韬身上撒泼打滚说哥哥你看他,齐思钧说这个时候他比较像狐狸精。

 

他张嘴闭嘴又张嘴,听到镜头外悄悄的咳嗽声快咳出哮喘了,于是闭上嘴盯着曹恩齐。

 

曹恩齐迷惑,看我干嘛?

 

黄子弘凡一步一挪,挪到曹恩齐边上让他把小何带走,曹恩齐不解,“跟我有什么关系?”

 

黄子弘凡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你不知道,导播找我让我收敛一点,我现在不能出面,但你就不一样了,你现在不止是man哥,你还是帅王king(赛季加强版),今时不同往日知道吧,以你的实力那不是小小小何可笑可笑嘛,而且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靠着我老婆哎!我老婆!又不是他老婆我还没贴他凭什么贴,你快去,哥们看好你。”

 

曹恩齐没说话表演用脸震惊,黄子弘凡说完才想起来不对。

 

糟糕,还没公开呢。

 

一时嘴快把惊天秘密爆出来了,黄子弘凡目光游移飘忽,他看看曹恩齐,看看目光藏着挑衅和狡黠的何运晨,又看看郭文韬,掏出手机给曹恩齐发了个红包,“man哥,你就当作啥也没看见,求求了。”

 

完蛋惹,黄子弘凡心虚地看了一眼郭文韬,但是哥哥肯定不会和全世界最可爱的狗狗酱计较的对吧🥺

 

曹恩齐这人收了钱是真办事,兢兢业业装不知道,还附赠堵柜门服务,黄子弘凡说挺好的就是有点不好,阻碍我和哥哥贴贴了。

 

黄子弘凡义正辞严地对曹恩齐说你越界了我们只是兄弟,曹恩齐一脸惊恐地抱住自己发动连招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说。

 

黄子弘凡说那你为什么老在我和韬韬贴贴的时候站在中间,搞那小型演唱会你还和他深情对视。

 

曹恩齐挠挠头,“那不是防止其他人发现端倪嘛。”

 

黄子弘凡啪一拍手,想别人是发现不了我俩的端倪了,开始磕你俩了,他叉腰质问,好兄弟贴一下怎么了嘛。

 

所以后来抽签两两组队,黄子弘凡开始捞空气,左边捞一把圈到身前,右边捞一把圈到身前,嘴里念念有词。

 

齐思钧凑到旁边听见“韬韬来,韬韬来,韬韬四面八方来”循环播放。

 

齐思钧感叹你超爱然后去抽签,拿到签纸和郭文韬的一对一声哦豁,又回到黄子弘凡身边说兄弟你没戏了。

 

黄子弘凡大惊失色,“啊?”

 

齐思钧晃晃签纸,拉过郭文韬,“韬韬?哎,我的了。”

 

黄子弘凡老老实实蜜蜂小狗笑遵循游戏规则过去拿最后那个签纸,全场乱窜大喊谁是我的队友,然后发现大家都已经自觉两两站好剩下曹恩齐落单。

 

黄子弘凡问how old are you?

 

曹恩齐这个时候看起来像要变身,一把捞住黄子弘凡肩膀,“嘿bro欢迎来到恩齐陪你过大年!这里是主持人曹恩齐!接下来你将看到特邀嘉宾曹恩齐带来的魔术《下个 路口 见》!”

 

黄子弘凡在其他朋友的欢呼起哄声中问兄弟你杂糅是吧。

 

何运晨举手,“曹老师我想看你一边跳手势舞一边唱。”

 

曹恩齐像被触发了被动硬要和黄子弘凡一起跳,黄子弘凡问:“怎么着?我要一边唱《伤心的人别听man哥》一边在边上表演沉浸式互动小品给你伴舞吗?”

 

来就来,黄子弘凡e人属性大爆发,拉着郭文韬的手说来,咱俩一起来,昨天晚上咱俩一起看的。

 

郭文韬的脸皱成表情包,反握住黄子弘凡的手腕婉拒,说你们现在强的令我害怕。黄子弘凡说那我有e无i哪行,郭文韬扯过何运晨甩锅,“别蒙我,恩齐也是i人,再让小何跟你一起,榜一大老板,肯定对恩齐的节目记忆犹新。”

 

石凯在旁边和唐九洲双手捂着侧脸看起来莫名像艾莉,在曹恩齐脱口秀的时候让他记得第一句往上扬,第二句往下down,第三句加skr,最后hold on。

 

最后郭文韬被黄子弘凡闹的无力招架拿着写着不是的纸说来!我郭文韬压轴魔术师!

 

齐思钧差点变成狐狸本体扯着郭文韬的袖子说哥你ooc了,最后秉持着打不过就加入的原则敲锣打鼓说停一停静一静!我是古希腊掌管春晚的神!现在我宣布!南波万版春晚正式开始!

 

唐九洲出去一趟胆子大了不少,一脸嫌弃,被齐思钧眼神威慑后伸手比心。

 

“哈哈,惹到我,你算是,踢到棉花啦~”

 

 

end.



希望评论摩多摩多呀,每次看到评论都会超级开心,谢谢各位宝宝~

 

木槿呀~


  今天这是桃元恋综吧~~~

  你家简直不要太甜啊~~~


  今天这是桃元恋综吧~~~

  你家简直不要太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