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樱白甫 樱白甫 的推荐 weifengbeilai.lofter.com
喵呜呜

第一章 宠儿有道

百分百甜文 

古代父子亲情向 

训诫向 

儿童教育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暮春三月,宫墙西北角围着校场边的柳树正是繁茂。校场中阵阵马蹄声,球杆挥动带起的风声,伴着叫好或是喝倒彩的声音,无比热闹。正是宫中的贵人在击鞠。

       这游戏原是从吐蕃传来的,流传数个朝代,早已成为一种上至贵族下至平民的大众娱乐。本朝此代的陛下虽不好击鞠,但也从未禁止。更兼之九...

百分百甜文 

古代父子亲情向 

训诫向 

儿童教育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暮春三月,宫墙西北角围着校场边的柳树正是繁茂。校场中阵阵马蹄声,球杆挥动带起的风声,伴着叫好或是喝倒彩的声音,无比热闹。正是宫中的贵人在击鞠。

       这游戏原是从吐蕃传来的,流传数个朝代,早已成为一种上至贵族下至平民的大众娱乐。本朝此代的陛下虽不好击鞠,但也从未禁止。更兼之九殿下及喜此类又刺激又热闹的竞技类运动,往往下学后约三五好友组队比赛。贵族少年,身份显赫,一般而言容颜也甚是端方俊朗,击鞠场上互相比试,你来我往,英姿勃发。身边的小厮家仆,不当值的宦臣、侍女往往围观比赛,喝彩叫好。有时,甚至官家的小姐也会坐在帷帐中观看比赛,为其倾心的公子默默鼓励——国朝民风开放,并无过多约束女子言行的风俗言论。因而宫中的击鞠场往往是这宫里最充满活力的所在。

      今日并无小姐观战——并非赛场上无俊秀男儿,只是年岁委实还有点小,况且除了十二三岁的九殿下,四十左右的宋指挥,别的都是伴着这位殿下玩耍的宦臣。

       但这并不影响比赛的精彩程度,赛况陷入胶着,比赛已然进行小半个时辰,只见场上“珠球忽掷,月杖争击”,但是并无一方领先进球。中有一位骑着黝黑高马,身着天水蓝色服饰的少年显然有些着急,他身下的畜牲也感受主人的急躁,不停的甩头呼气。然而,这少年的攻势反而降了下来,轻轻瞥了一眼身旁的队友,一旁的队友是从少年开始学击鞠时一直伴着他玩耍的,只这一眼便看出了少年想法。忽的驭使自己胯下的马冲向对方队伍中间,对方始料不及,人虽是训练有素,并未太过惊慌,但是马毕竟是畜牲,不由躲闪。这少年便趁着这一短暂骚乱迅速挥杆,球便如流矢一样冲着对方的球门去了。他其实离着球门还有很远一段距离,这一击为使快速,便使出了十成十的力道,收手瞬间,身子都被带的前后摇荡。人倒是还稳稳当当的坐在马上,那发髻倒是终于不堪进一个时辰的摇晃,冠子掉落,头发披下,脸上又都是汗,黏在脸上,什么都看不清了。此时,突然传出喝彩声,他不及拨发,忙忙问:“莲舟,我们赢了吗?”刚刚配合闯进对方阵中的那位宦臣应道:“回殿下,是宋指挥赢了。”声音里是止不住的失落。“啊?!”少年一愣。

       随即就听到了耳边宋指挥的声音:“殿下。殿下已经和下官连续玩了一月的击鞠了,并无一次胜利。今日坚持半个时辰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今日不若就玩到这里吧?臣扶你下马回宫。”“嗯。”少年声音闷闷的,带着点不甘愿,随即自己翻身下马,并不愿理会宋指挥伸出的手。然而,少年人,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下马后将头发随意甩到脑后,又是一脸斗志的说:“三月为期,时间还没到呢!”忽又展颜一笑,有些促狭:“宋大人~本殿不笨吧?”“殿下聪颖,国朝少年中属佼佼者。”宋指挥又是一鞠。“哦~,既然如此,那宋大人教我阵法,我未有不认真学,可却一直胜不过您这位老师,可见是您藏私。”说完便是歪头一笑。宋指挥虽为人老成严肃,但是教授这位古灵精怪的殿下也有一月有余,自然知道少年只是玩笑,此时听了这话,又见少年藏不足的促狭笑意,也乐得就着玩笑下去:“严师才能出高徒,可见不是殿下偷懒倒是我这师傅惫懒了。”然后又恢复严肃:“已然到了晚膳时分,殿下回内宫吧。”


内宫

        大殿内,侍女正在帮少年将刚刚散落的头发编起来,少年一边把玩发绳,一边对侍女道:“菱姐姐,绑紧些。今日若不是这头发散了,便胜了呢。”侍女早就听闻了比赛过程,心知即使没有这一小插曲自家殿下也胜不了,但是也乐得哄他,手上不停,道:“是是是,都怪殿下头发长得又顺又多,不好编紧。”“正是呢,下次就应该用洗衣的皂荚洗头发,变糙点,多好。”少年信口乱说。

       “胡闹!技艺不精,找借口倒是一流。”声音听着颇有威仪,细细品来倒有一丝宠溺。

        侍女已为少年编好发,还未戴冠。听此言语,少年便从镜子前扭过身去:“爹爹。”然后示意侍女:“不带冠了,沉甸甸的,怪难受的。”

        侍女见来人走进殿中,忙跪地请安:“陛下万福。”

        此人正是国朝天子,启帝苏靖宁。

        少年见父亲走进,并未大礼参拜,只起身一鞠:“爹爹安康。”他是启帝与元后的独子,从小千尊万宠。且国朝皇室与民间相似,并不欲天家富贵隔断人伦亲情,皇子公主若无官职,皆按民间称谓,称“爹爹”,“娘亲”的。兼之启帝为人温和,对自己的独子更甚,晨昏定省往往随性。

       因着启帝对独子的宠溺,很多大臣都深表担忧:未来的一国之君,肩上挑的是社稷民生的担子。启帝如此纵宠,如何成大器?然而,启帝并不以为然,对劝戒自己严厉教子的折子往往一笑置之:孩子还小,并未涉足朝堂,纵宠些也无妨,况且启帝总觉得儿子天资聪颖,品行端方,这样聪颖的孩子实在无需自己耳提面命。

        可事实是,九殿下苏兼悯虽然确实聪颖过人,甚至堪称天纵之才,但是淘气也是天赋异禀,更不要说脾气乖张执拗。启帝虽经常被儿子闯祸气到,但往往气消了仍是带着厚厚的亲情滤镜看自己的儿子,该宠还是宠。

        就拿击鞠一事说,启帝自身并不喜击鞠,危险不说,更不欲上行下效。然而,九殿下喜欢,国朝延续的击鞠比赛便一直进行下去了。甚至,此次九殿下意从行兵打仗中借鉴阵法用到击鞠中,此想法一出,与陛下一说,陛下便命最通阵法与击鞠的宋指挥亲授殿下阵法并陪他每日击鞠演练。宋指挥总管皇城戍卫,如此要职,便真的陪小殿下每日校场上击鞠玩乐。大臣只觉荒唐,陛下却还觉得自己儿子有想法,寓教于乐难道不比纸上谈兵得来的知识好?只可惜自己育儿想法超前无人理解罢了。便也愈发思念自己的发妻,也即是这套超前育儿想法的缔造人,小殿下的母亲,仁惠皇后柳依依。




是有理有君的灰灰

高潮,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


就是!什么叫老当益壮啊?!你才老呢!

我们家陈警官那是纯壮知道吗?!纯壮!


枸杞喝多了那种壮(可以说么🫣😘🤤

不会被陈警官扛回家#$&^%¥^&$叭🥵

高潮,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


就是!什么叫老当益壮啊?!你才老呢!

我们家陈警官那是纯壮知道吗?!纯壮!




枸杞喝多了那种壮(可以说么🫣😘🤤

不会被陈警官扛回家#$&^%¥^&$叭🥵

一曲骇死枝头鹊

 若后世史官留情,你我也合该配得上一段才子佳人 

 若后世史官留情,你我也合该配得上一段才子佳人 

匆匆心

怎么办怎么办,嗑不嗑嗑不嗑,疯狂心动,我管不住自己这双手啊

推荐图1老师微博,水印ID

还是我们二刺螈香啊

怎么办怎么办,嗑不嗑嗑不嗑,疯狂心动,我管不住自己这双手啊

推荐图1老师微博,水印ID

还是我们二刺螈香啊

雪映冬蔷(授权看置顶
整活而已,我也会(果咩啊马老师...

整活而已,我也会(果咩啊马老师


二编:家人们真的有戏啊!笑死了,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整活而已,我也会(果咩啊马老师


二编:家人们真的有戏啊!笑死了,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带木条的小火星
  再搞一个万张👻👻

  再搞一个万张👻👻

  再搞一个万张👻👻

KleinA

如果马兆被mob

  马兆 中年社畜beta 看起来应该没有家人了 情感淡漠 也许会养只和他一样不太理人的猫

  冷静脑性男 智性恋天堂 活也不是很想活 死也不是很想死 最讨厌被做成电子宠物 一心科研 二心小图 除此之外 再无牵挂

  适合在某个加班到凌晨回家的夜晚被拖进巷子里mob

  路人也好图恒宇也罢 他都可以不在乎

  戴tao了就行

  ———————

  如果没有戴呢

  先去拿阻断药然后lets 分支

  1️⃣图恒宇 第二天还是准时...

  马兆 中年社畜beta 看起来应该没有家人了 情感淡漠 也许会养只和他一样不太理人的猫

  冷静脑性男 智性恋天堂 活也不是很想活 死也不是很想死 最讨厌被做成电子宠物 一心科研 二心小图 除此之外 再无牵挂

  适合在某个加班到凌晨回家的夜晚被拖进巷子里mob

  路人也好图恒宇也罢 他都可以不在乎

  戴tao了就行

  ———————

  如果没有戴呢

  先去拿阻断药然后lets 分支

  1️⃣图恒宇 第二天还是准时上班 图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继续喊马老师 马兆一社畜beta每天本来就一副不想干的苦相 谁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 只有图某天翻到了马的阻断药发大疯 马兆拒绝年轻alpha 但是告诫他以后记得戴

  2️⃣路人 马兆装作若无其事 但会在包里备两个tao

  2.1他会继续被mob 留下不同alpha的气味 研究所里对他议论纷纷碍于情面没有人敢当着他说难听的话 做不做对他来说都没影响 只要不妨碍工作 回去了还得喂猫

  2.2没有继续被mob 图发现了 质问他是不是自甘堕落 与其这样不如给他一个人⬆️ 马兆无所谓啊 图会动真感情 他又不会

  ——————————

  鉴于🍋🍐老师有tattoo耳钉 马兆这个角色更涩上一层楼

  

明烛天南

【马图】候鸟停留(上)

 本篇3k5,私设属于我。欢迎评论/点梗。

  

  

  

   再见图恒宇时他戴上眼镜了。听说近视六百度。

  成年后度数还能这么不要命的涨,看来没注意过用眼卫生。马兆想起自己最得意的小学生刚入职的时候,每天跟在学长屁股后面问问题,一个数据算出三个答案,两人争执整个下午,就是不来找他。原因无他,是学长说马老师知道他们讨论这么简单的问题会发火,图恒宇这小子傻,信了。

  他的学生们怎么总互相把对方往沟里拐。

  那时马兆近视七百度,摘了眼镜除去光源位置什么都看不见;图恒宇还没戴眼镜,他眼睛很亮,笑起来有点学生气,是数字生命计划中唯一没戴眼镜的研究员,很受前辈们喜欢。

  项目......

 本篇3k5,私设属于我。欢迎评论/点梗。

  

  

  

   再见图恒宇时他戴上眼镜了。听说近视六百度。

  成年后度数还能这么不要命的涨,看来没注意过用眼卫生。马兆想起自己最得意的小学生刚入职的时候,每天跟在学长屁股后面问问题,一个数据算出三个答案,两人争执整个下午,就是不来找他。原因无他,是学长说马老师知道他们讨论这么简单的问题会发火,图恒宇这小子傻,信了。

  他的学生们怎么总互相把对方往沟里拐。

  那时马兆近视七百度,摘了眼镜除去光源位置什么都看不见;图恒宇还没戴眼镜,他眼睛很亮,笑起来有点学生气,是数字生命计划中唯一没戴眼镜的研究员,很受前辈们喜欢。

  项目很有前景,人生大有可为,人人如此坚信,终有一天,每个人的灵魂都会在硅基宇宙触及永恒。

  但好景不长,后来项目搁置了。政策落得严

  关停研究所并封存档案只一晚上的事儿。

  那之后他就没见过图恒宇。

  他们这群人在项目终止后风流云散,散伙饭都没吃上。马兆作为项目负责人应该牵头,但他被调去参与550系列的研发,时间紧任务重,学数学的人哪有功夫谈分离,聚会不了了之。数字生命研究所彻底停用的晚上,北京下了大雨,图恒宇打着黑伞,站在门口,看老师走出来——丫丫走之后,他那把红伞再没打过。

  马兆没多看一眼,撑开伞就走了。混着风声雨声,男人好像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在喊“马老师”,但天气太冷,他呼出的热气在围巾和眼镜之间结成雾,回过头顺着声音可疑的来源看过去,也只有一片白,并不清楚。

  所以马兆没有停留。


  再见面是在月亮上。传说里缱绻又美好的月宫被踩在脚下,也就一堆土。马兆此前知道图恒宇已经被启用到月球计算机技术组,但没有多问。直到自己带着550C也上了月亮,才又见他。

  图恒宇不像印象里年轻了。他老了一点,面颊凹陷了一点,黑了、瘦了一大圈,过分宽松的休眠服罩在身上,像上了锈。他不说话,不像其他人一样扇风,也不坐椅子,只是窝在角落,用骨节突出的手抓着肩,一动不动。马兆注意到他低着头,看人都是抬起眼睛往上看的,不透过眼镜,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

  他有瞬间的错愕,这三年对图恒宇有点太久。但马兆很快平静下来:戴眼镜对于研究院的人而言该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况且镜片厚点儿还能防止太阳风灾害时设备短路溅出的火星子打到眼睛,不全是坏处。

  图恒宇跟我一组。

  他回过头,看向昔日的学生。


  运输车上只剩两人的时候,话匣子开了一个缝。马兆把刻着图恒宇名字的电子生命卡递到对方手上,语调没有波澜:“留的话签字,不留我就当着你的面销毁。”图恒宇听到声音有了点反应,但握着笔,迟迟不签,只是抬头看他,踟蹰着开口:“马老师,你留了吗。”连问问题时,尾音都是向下的。

  马老师。

  图恒宇还是这么喊他,但变得很怯懦。其实研究所所有人都叫马兆马老师,出于尊重。但这称呼对图恒宇来说不一样,他无父无母,进研究所之后就一直被马兆带着,从十九岁到三十一岁。整整十二年。

  这两字对他而言太沉重。

  “没有。”马兆坐在驾驶位,背对着他,“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真正地死去,不要被人拿去当电子宠物养。”

  电子宠物的说法刺痛了图恒宇。马兆回头,这次眼镜没有起雾。他看到自己三十出头的学生低下头,弓起身子,深深呼吸,最后下定决心似的,在电子屏上一笔一划地写。

  突然间,马兆对图恒宇感到陌生。他难以将面前这个虚弱、瘦削、灰败的研究员和当年那个学生气的、相信“马老师会发火”传言的、打着红伞穿过雨中的研究员联系起来。

  时间和他们开了个大玩笑 。

  才三年而已。他难得有些不快。

  才三年而已。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警告般开口,“之后三个月,都得夜以继日地干活。试点燃不成功,都得死。”

  实际上,马兆不确定图恒宇还有没有生的意志。但他并没有夸大其词——最坏的可能是直接死在月亮上。

  图恒宇恹恹地低下头,没有回答。


  马兆很快适应了月球上的工作。无非是吃饭睡觉麻烦一点、身体轻了一点,无伤大雅。他四十七岁,经历了太阳还年轻的二十几年,身体素质不差,又吃得了苦。况且此人向来不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很开,吃饭睡觉也无非是一种为了身体机能照常运转的工作。按照这种理解,图恒宇对自己健康的保护工作可谓做得十足差劲。

  不及格。

  马兆打开防震罩,开始检查550C的外部零件。


  图恒宇带他去了那个窗帘都不拉开的设备间。550A还摆在桌面上,马兆开始检查其他硬件和环境损耗,他习惯这样,到新环境里先认真查看一圈,把情况印在脑子里。

  记忆让数字工程师们有掌控感。

  图恒宇倾着身体,半趴在桌子上,对面摆着550A,里面放着马兆也听过几次的图丫丫的声音。“爸爸,这道题怎么解呀。”和以往没有一点区别。图恒宇语气难得软下来,有了点人样,倒是睁眼说瞎话:“这道题很难,爸爸不会。”

  4*4的数独而已,马兆沉默。有时他觉得图恒宇对过去的过分执着像吸了电子鸦片,连对身体的破坏上,二者都如出一辙。十几年过去也没学聪明……按他们那时的技术手段,能留下来的数字生命得不到完整演替。说难听话,不过是一段录像而已。

  “马伯伯?爸爸,你和马伯伯在一起呀?”

  马兆睁大眼睛。

  “自主意识是从第几代产生的?”


  怪不得图恒宇想要把丫丫导入550C。如果说此前的数字生命导入550C不过是延长一段可重复的交互式录像,自主意识的产生才是数字生命的真正希望。但这是行不通的,项目已经被彻底终止了,550A此后也要回收。他无法给予图恒宇不存在的希冀。况且把图丫丫留给他,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图恒宇已经彻底衰败了,凋零不是缓慢增长的,它发生在车祸的一瞬间。活在记忆里出不来,只会害了他。

  “别得寸进尺。”马兆记得自己这样说。

  晚上他们在一间屋子里睡觉,隔着几米。他们的睡觉房间挨着设备室,以防突然的太阳风暴和电路故障。马兆坚持睡在门口——以防图恒宇半夜不睡觉又跑出去看图丫丫。

  至少他应该好好睡一觉。

  马兆没见过图恒宇睡觉,研究所的日子几乎不会考虑工作以外的事。睡觉时间在下班以后。不过马兆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最开始几次,图恒宇为赶进度几天没睡,还被批评教育一番。虽说身为老师的人也经常熬夜,但科研工作者总不能在废寝忘食上给学生打坏榜样。

  他是这次才知道的:图恒宇睡觉时喜欢侧躺,蜷着身体,护住心口的位置。他睡觉爱说梦话。几天内一直如此。梦话内容简单而重复,无非是游乐园、图丫丫、妈妈、你们救救她。马兆睡得浅,听到就醒转了,但他不介意,上了年纪后也不太需要很长时间的睡眠。于是听图恒宇的梦话内容成为他最近消磨时间的方法。虽然如果可以,他希望图恒宇一夜无梦,什么话也不要有。

  直到最近一次,他听到图恒宇喊自己。

  马老师,求求你。

  马兆在夜里睁开眼睛,窗帘缝隙里投下很淡的白光。求我什么?他坐起来,戴上眼镜,往自己学生的方向看。对方还在喃喃。

  求求你。

  记性太好,有时是件坏事。马兆想起四一年图丫丫出车祸的下午,实验室操作台上,图恒宇握着女儿的手,额头还带血。他伤的也重,然而全没有休息。那时图恒宇穿过窄门上玻璃看着他的眼睛,像要枯萎一样。他没有开口,可分明在说。马老师,求求你。

  图恒宇,你梦见以前了吗?

  马兆借着昏暗的光,慢慢靠近他。图恒宇侧身卧着,脸侧正好叠上莹莹的光,做老师的看到自己学生在睡梦中也露出悲哀神色的面庞,右眼上还有一块车祸留下的、没化开的疤。

  图恒宇眼角有点闪烁,马兆不确定那是不是泪。

  明天早起,睡这么不安稳,有些人要起不来床。

  马兆叹了口气,抓着被子往里挪挪,在图恒宇身边躺下来。他伸出手,把手盖在对方嶙峋的手上,热度一点点散开。马兆终于不确定那眼角的闪烁是不是泪,也没有给他擦。


  第二天早饭,图恒宇忽然问他。马老师,我昨天说梦话了吗?

  马兆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没有。”

  那就好……图恒宇缩缩肩膀,把混着胡萝卜丁的饭往嘴里送。

  如今月球条件能无土栽培,上来的科考人员就发挥种花家传统美德,种些容易储存的菜,工作条件也跟着大幅改善。图恒宇十几岁时本不吃胡萝卜,是马兆告诉他胡萝卜又叫小人参,那之后他才开始吃。

  当天晚上,硬件工程师以自己觉得冷为由,把睡觉的位置向学生的方向挪了两米。两人隔着的距离正好足够翻身,足够图恒宇噩梦时马兆把手递过去。

  总之,马兆的所为宗旨,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

  接下来几个月,二人当真如马兆所言夜以继日地工作。谁也不提试点燃后。550A被回收仿佛被忘了。连轴转的让年轻人暂时忘记痛苦,他竟稍微胖了点——也可能是因为马兆说过吃不完饭谁也不许碰键盘。总之,无论如何,这是好事情。

  图恒宇还是会在休息时间间或地去看看丫丫,每次父女俩的对话都差不多。他装傻装得很没水平,说“这道题很难”的样子恐怕连自己都骗不过。马兆没有戳穿他,只是在图丫丫问他“那马伯伯会不会呀”的时候摇摇头,说,确实有点难。然后在图恒宇讶异的目光中走到摄像头视线范围外,开始计算工作所需的剩余时间。

  4*4的数独而已。

虫

图恒鸥:谢谢马老师给我上了最后一课,我记住了😭😭😭——(刻进DNA)

二编:再加一个版本

     以及好令人误会的老福特提醒

    

被洗脑后看什么鸟都是马主任,在赶稿间隙摸个

彩蛋是老福鸽马兆 

图恒鸥:谢谢马老师给我上了最后一课,我记住了😭😭😭——(刻进DNA)

二编:再加一个版本

     以及好令人误会的老福特提醒

    

被洗脑后看什么鸟都是马主任,在赶稿间隙摸个

彩蛋是老福鸽马兆 

咖啡充气奶糖

刘德华你每天都在嗑什么啊!

到底用的哪家运营商的网络啊!怎么这么快啊!

刘德华你每天都在嗑什么啊!

到底用的哪家运营商的网络啊!怎么这么快啊!

饼子掉渣
  属于啥呢,画别的角色的时候...

  属于啥呢,画别的角色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哎呀怎么衬衣胳膊上还有条皮带啊这个老头穿的好会啊猫猫嘴海鸥眼镜儿小老头啊什么斯文老狐狸,画一下

并且担心了一下发量和发际线,感觉像蒲公英,风一吹头发就散了

到李丰田的时候:社/会/主义/he心/价/值观

然后就梦见和李丰田去剪头了(真的)

  不喜欢宁理老师的人都有难了

  属于啥呢,画别的角色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哎呀怎么衬衣胳膊上还有条皮带啊这个老头穿的好会啊猫猫嘴海鸥眼镜儿小老头啊什么斯文老狐狸,画一下

并且担心了一下发量和发际线,感觉像蒲公英,风一吹头发就散了

到李丰田的时候:社/会/主义/he心/价/值观

然后就梦见和李丰田去剪头了(真的)

  不喜欢宁理老师的人都有难了

不知春
我要看马主任呜呜呜呜呜呜

我要看马主任呜呜呜呜呜呜

我要看马主任呜呜呜呜呜呜

萌萌龘的学霸
  微博上刷到的   咋恁缺德...

  微博上刷到的

  咋恁缺德啊哈哈哈哈哈哈

  (弥补了我二刷破球再次看马老师牺牲片段的悲伤

  微博上刷到的

  咋恁缺德啊哈哈哈哈哈哈

  (弥补了我二刷破球再次看马老师牺牲片段的悲伤

終正遗迹

《李系不系七了图恒宇》

《李系不系七了图恒宇》

鹿桥
“欢迎进入三体世界,系统已根据...

“欢迎进入三体世界,系统已根据您的属性自动为您匹配了适合的游戏形象。”

“自动给我匹配了个……什么?”

“欢迎进入三体世界,系统已根据您的属性自动为您匹配了适合的游戏形象。”

“自动给我匹配了个……什么?”

唐域梁🧸(互动前请看置顶)
“五、四、三、二、一。” 画了...

“五、四、三、二、一。”


画了moss面试刘这里,哎呀小苔藓说话真气人好喜欢💅🏼

“五、四、三、二、一。”


画了moss面试刘这里,哎呀小苔藓说话真气人好喜欢💅🏼

杜九日
京哥这个梗我好喜欢!狠狠地画了...

京哥这个梗我好喜欢!狠狠地画了🥵🥵🥵🥵

京哥这个梗我好喜欢!狠狠地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