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KA咸鱼茄子煲 AKA咸鱼茄子煲 的推荐 xianyuyou015.lofter.com
四面矗鸽
虽然他没摘过面具但我就是觉得他...

虽然他没摘过面具但我就是觉得他帅

虽然他没摘过面具但我就是觉得他帅

宵安
某些时候更是不待见抽烟的 这,...

某些时候更是不待见抽烟的


这,这应当能发吧……色调弄暗一点试图保命

某些时候更是不待见抽烟的


这,这应当能发吧……色调弄暗一点试图保命

亚洲人形巨蠊
再发了一次不好意思,因为上次发...

再发了一次不好意思,因为上次发只有一百多赞我不太甘心,到底是我画的丑还是流量问题😇

再发了一次不好意思,因为上次发只有一百多赞我不太甘心,到底是我画的丑还是流量问题😇

骂我我就跳

妯娌勾心斗角

默认乔迪乔西承花

致敬传奇同人金粉乔家

妯娌勾心斗角

默认乔迪乔西承花

致敬传奇同人金粉乔家

枕头枕头`´

噬菌体❌大肠杆菌

前排提示:

  本人学生物已经学癫了

  上完生物课真的觉得可以磕!

  呃呃呃呃这是真正的冷圈!真的没饭吃❗

  于是八百年没写过文的小女孩决定精神污染所有人并顺便掏出了LOFTER❓请看——

  

  我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肠杆菌,正龟缩在菌群里——我们的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我明白他们是冲我来的。


  T2噬菌体,这个名字注定了我们的相逢。自诞生之际,我们的命运就紧紧的交织,无论我身处何处,他们都会竭尽所能,跨越瀚海阑干,翻越千丈崟岌来找寻我,这是生存与繁衍的本能,占有与支配的欲望。


  生存的本能使我退却,但现在我却生出几分隐...

前排提示:

  本人学生物已经学癫了

  上完生物课真的觉得可以磕!

  呃呃呃呃这是真正的冷圈!真的没饭吃❗

  于是八百年没写过文的小女孩决定精神污染所有人并顺便掏出了LOFTER❓请看——

  

  我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肠杆菌,正龟缩在菌群里——我们的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我明白他们是冲我来的。


  T2噬菌体,这个名字注定了我们的相逢。自诞生之际,我们的命运就紧紧的交织,无论我身处何处,他们都会竭尽所能,跨越瀚海阑干,翻越千丈崟岌来找寻我,这是生存与繁衍的本能,占有与支配的欲望。


  生存的本能使我退却,但现在我却生出几分隐秘的激动,我偷偷观察着我的命定之人——它们确实有着相当美观的形态,六根尾丝透露出些许危险的信号,我看到欲望在叫嚣。


  被猎人锁定,我周身颤栗着。我感受到有什么拂开了我柔软的菌毛。后方被捷足登先了呢,那个偷袭的噬菌体,将它的尾部纤毛吸附在我的受体上,带来一整痒意。我尝试摇晃躯体,但并没有甩掉它,可越来越多的噬菌体吸附在身上了。它们用温柔的姿态做着最霸道的行径,6n根尾丝钳制着我的行动,在细胞壁表面留下挤压的痕迹——我们贴合得愈发紧密了。


“不…不可以这样的”,我想,这种强制的姿态让我羞耻难堪,凭什么噬菌体却可以保持体面。但很快,我无法继续思考这些了——体表传来阵阵刺痛,噬菌体用溶菌酶打开的我的细胞膜。现在,它的攻击性不再有任何隐瞒,尾管作为最锋锐的武器发起进攻号角,他生命的延续顺着尾管进入我的体内,我看到逐渐癫狂神色里满是对我的占有欲望。


  我的眼神逐渐涣散,我感受到了邀请的信号。体内属于噬菌体的部分正在不断复制、合成,强盗般烧杀掠夺,等待我的是裂解的生命终局。但比起死亡的将近,我更为心底隐秘的爽感而惊惶。现在,我们在逼仄的角落举办极乐盛宴,为结合的高潮共舞至死,为新生的将至奏响序章。你方唱罢我方休,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噬菌体,在完成生命至高使命的瞬间死亡,而我体内孕育着它们生命的延续。


  我自暴自弃地开始接受它们的全部。一个又一个瞬间,自甘地溺毙,沉沦到气咽,身体在支离破碎,连灵魂都被完全占有。我们是彼此消亡最后的目击者,这份宿命感让我滋生出不该有的爱意。我恨自己的下贱,但我已经无法脱离泥沼了。


于是我开始转移注意,我揣摩着噬菌体的意思。我们无法交流,一切行为屈从于本能,我此刻无比希望,除开DNA的指令,噬菌体的疯狂中能夹杂几分真正的爱。但为数不多的理智告诉我不可能,最低级的生命形态怎么会懂得爱呢,所谓生存的最高要义,不过是DNA的不断复制罢了……


“对……低级……DNA!!!哈哈哈哈!”我崩溃地意识到,我自己也是个低级的原核生物,又怎么会萌生爱意呢。尽管意识在消散,我感受到体内的这群强盗,占我的脱氧核苷酸为己用,用我的氨基酸铸成新的躯壳。


所谓卑微爱意的萌生,一定是,外来DNA对我的同化,对吧?!不……我已经不是我了,象征我存在的部分已经被取代了!!


在意识消弭的最后瞬间,连带着体内的属于仇人的“遗泽”,我看到被转移到了奇怪的地方——离心力将我的一层层分离。


我有些释然了。潜滋暗长的仇恨,与生俱来的欲望与不可见人的爱意,此刻都不重要了。哪怕我看到了³²P标记的DNA,明白了相逢不过是高层次生命的开的玩笑。当奢靡的盛宴落幕,一辈子的疯狂也不过黄粱一梦,从此化为一抔尘土。


但从今往后,我和噬菌体的成分紧密融合,层层分明。


“我们真正的亲密无间了,不是吗?”


——————————

给同学看完后有人给我发了个b站视频

指路👉🏻b站林林rest的猫meme

🥺🥺🥺🥵🥵居然有同好

那我们圈子至少有4个人了(狂喜)

析榆晔

不知君思(安饺)

修仙设定     小刀    双向暗恋   欢迎@AKA咸鱼茄子煲 老师来看   全文为长安视角     彩蛋是饺子视角

那是个柳绿花红的春日,鸟儿在空中飞舞。温暖的阳光洒在我脸上暖洋洋的。我坐在院中的桃花树下,翻看着本书。侍女小莲说那东院杏花开的正盛,硬要带我去看,我便也随了她愿。

出时途径了一片桃林,却在深处看见几个小厮在围殴一个少年,那少年是我庶出的七弟,记得他的母亲似是青楼里...

修仙设定     小刀    双向暗恋   欢迎@AKA咸鱼茄子煲 老师来看   全文为长安视角     彩蛋是饺子视角

那是个柳绿花红的春日,鸟儿在空中飞舞。温暖的阳光洒在我脸上暖洋洋的。我坐在院中的桃花树下,翻看着本书。侍女小莲说那东院杏花开的正盛,硬要带我去看,我便也随了她愿。

出时途径了一片桃林,却在深处看见几个小厮在围殴一个少年,那少年是我庶出的七弟,记得他的母亲似是青楼里的一只花妖,我父亲与其春宵一度后就将人给赶走了,而他是在十岁那年他母亲去逝后父亲寻回来,因为是人妖混血他在府中一像不受待见。我虽不愿管这闲事,但身为府中的长子,不管的话,被人看见后告到父亲那,又要落一个兄弟不合的罪名。

我带着小莲过去,将人赶走后,本想转身离去,可转身之既,却被人拉住衣袍。我回头,对上一张委屈巴巴的小脸,那小孩眼眶微红,声音带着哭腔“大哥,他们都欺负我,我好疼 o(╥﹏╥)o ”说着一滴泪便从泛红的眼角划落,整个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我蹲下身,直视着他的眼晴,虽说他掩盖的极好,可我还是在他眼中看见了一丝算机,很聪明啊,我最喜欢聪明人了。我笑着抬头,擦去人眼角的泪花,将人拉了起来,可下秒人却直直倒在了我怀中,晕了过去。我慌忙将人抱起,却发觉他轻的可怜,整个瘦的可谓是皮包骨头,都摁着我手疼。

我让小莲去请了大夫,独自将人抱回了院中。那小孩是饿晕的,整个人瘦骨如柴,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大夫在看时都直呼造孽。

他再醒来,便时三日后了。我将人留了下来,他来时父亲并未为他取名,我便做主为他取名长生。

我教他读书识字,又请人教他骑马射箭。他整个人乖巧董事又天资聪颖,教过的东西一遍就会。就算一开始带人回去只是想给自己陪养一个可用之人,可在这么多日的相处下,也未免动了真心。

我发觉自己对他的感情有所变化是在他十四岁那年。我好像喜欢上他了,他是那么好,会在我与父亲争吵被罚时不顾自身安危为我救情;会在我生病晕迷时不眠不休苦等到我醒来;会每日寅时起床跑到城南排两个时辰的队,去买我随口夸过一句喜欢的桂花糕。他很好,但不会与我相爱,我的情谊也永远无法诉说,同性相恋本就世俗不容,更何况我们还是兄弟呢?哪个正常人会喜欢上自己的弟弟啊?

我开始有意的疏离他,恰好在这时他在家族测试被查出有灵根存在,我便去求了父亲将他送进了一上好的修仙宗门。

在他在宗门修练的日子里,我在暗招兵买马,拉笼权贵,终于在父亲一病不起打贩了所有对手,当上了家主。在我成为家主的那天夜里,我去见了我那名义上的父亲。他虚弱的躺在床上整个人气息微弱,不复往日威严。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他老了,真的已经老了。他在得知我成为家主后,只叹气一声,伸手想碰我,可却在也没抬开。

这些日子里,我与长生也有着书信联系。他在宗内交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四处历练,除恶扬善,行侠仗义。成了新一代弟子中精英存在。他过很好,未来之会更好。和我这种手染鲜血之人早已不是一丘之貉。

在一切都要好下去时,意外发生了。长生和他的朋友们在一次抵抗魔族进攻的任务中死伤残重。长生身受重伤后回到宗门,却被怀疑与魔族勾结押下山去,不见踪迹。

我与他再见是在一个大雨倾盆所夜晚。他一身青袍早己被血染成深褐色,他跌跌撞撞的扑进我怀里,哭着问

“大哥,他们都不要我了,你还要我吗?”

长生乖,大哥永远要你。

——————————————————————完

全文1500十   先别走,还有彩蛋\(`Δ’)/


性感母苍蝇

兄弟我爱你 兄弟我恨你

好搞笑哦

感觉伊里布有点好嬷 某种嘴贱骚0有没有人懂一下

兄弟我爱你 兄弟我恨你

好搞笑哦

感觉伊里布有点好嬷 某种嘴贱骚0有没有人懂一下

Dallas_W

"In this world, someone always pays."

"I understood that. Make my peace with it."

"Until that one night at the Raccoon City changed 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someone always pays."

"I understood that. Make my peace with it."

"Until that one night at the Raccoon City changed everything."

析榆晔

是安饺文了,短篇小刀。除设定外还有和咸鱼老师的聊天记录。希望朋友们帮我想想叫什么名字好,谢@AKA咸鱼茄子煲 

是安饺文了,短篇小刀。除设定外还有和咸鱼老师的聊天记录。希望朋友们帮我想想叫什么名字好,谢@AKA咸鱼茄子煲 

咩北
听说公司来了个新的高管

听说公司来了个新的高管

听说公司来了个新的高管

金刚狼性感齿部
戈林其实挺神秘的…      ...

戈林其实挺神秘的…

  

  

(嗯其实一切都是我的意淫😛

戈林其实挺神秘的…

  

  

(嗯其实一切都是我的意淫😛

终成译难平

新剧情阮梅的性格特点真是太点我xp了,所以画一个被欺负的穹吧,说不上来,她的外貌,我并不相中,但是她的性格却莫名的戳我

新剧情阮梅的性格特点真是太点我xp了,所以画一个被欺负的穹吧,说不上来,她的外貌,我并不相中,但是她的性格却莫名的戳我

SMILINGMOON

没想到被列表镇人坑回来又摸了点(

就是说咱很喜欢图苏还是胖胖的时候!

最后一p是魔晶的林戈()正好摸了戈林干脆一起发了(?

没想到被列表镇人坑回来又摸了点(

就是说咱很喜欢图苏还是胖胖的时候!

最后一p是魔晶的林戈()正好摸了戈林干脆一起发了(?

RUuu☆
  被饲主揉脸很开心的大狗狗一...

  被饲主揉脸很开心的大狗狗一枚

  今年也是没赶上生日当天发生贺的一年。。。无所谓我会当做赶上了

  

  被饲主揉脸很开心的大狗狗一枚

  今年也是没赶上生日当天发生贺的一年。。。无所谓我会当做赶上了

  

大树施它活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家驴肉火烧店

异变发生的瞬间,我正蹲在马路牙子上,请我二舅吃驴肉火烧。

当时,我刚从罗浮人气最旺的驴肉火烧店出来,慧眼相中了一条干净又卫生的马路牙子,动作潇洒地圪蹴上去。并热情地邀请二舅在旁边落座。

但二舅没有坐下。可能是身为星核猎手的偶像包袱太重。也可能是年纪大了,关节不太灵活,无法像年轻外甥这般优雅自如地圪蹴在一条马路牙子上。

他冷冷地抱着手臂: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蹲在马路牙子上,望着远方,两指夹烟,惆怅成熟地吐出一口明媚的忧伤——因为身份证上未满一岁,没有任何商店愿意出售香烟给我,所以,我抽的其实是一根美味快餐棒。

都说每隔三岁,代沟加深一层。那么...

异变发生的瞬间,我正蹲在马路牙子上,请我二舅吃驴肉火烧。

当时,我刚从罗浮人气最旺的驴肉火烧店出来,慧眼相中了一条干净又卫生的马路牙子,动作潇洒地圪蹴上去。并热情地邀请二舅在旁边落座。

但二舅没有坐下。可能是身为星核猎手的偶像包袱太重。也可能是年纪大了,关节不太灵活,无法像年轻外甥这般优雅自如地圪蹴在一条马路牙子上。

他冷冷地抱着手臂: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蹲在马路牙子上,望着远方,两指夹烟,惆怅成熟地吐出一口明媚的忧伤——因为身份证上未满一岁,没有任何商店愿意出售香烟给我,所以,我抽的其实是一根美味快餐棒。

都说每隔三岁,代沟加深一层。那么,未满周岁的我,与千年女鬼二舅之间的代沟,恐怕早已深过了马里亚纳大海沟。隔着巨大的代沟,我和二舅的这番交流能否成功,其实我心里很没底。

但是,为了兄弟,我豁出去了。

 

此前,我锲而不舍,往二舅的玉兆上投放了持续半月的定向消息轰炸,终于轰得这部星核猎手公共机的其他使用者不堪骚扰,让二舅本人上号,答应了我的见面请求。

耗费如此精力,约二舅在罗浮这家驴肉火烧店门口见面,我是已经下了无比沉痛的决心:这次见面,定要跟二舅掰扯清楚,把话说开,让他别再来烦我兄弟了。

 

我的兄弟,丹恒,现任星穹列车护卫,是一款“罗浮在逃转世龙尊”。关于“罗浮龙尊”这份看似光鲜的金领工作,我只能给出一个评价:喜欢上班的人有福了!可以去罗浮当龙尊,能连上几千年的班,死多少次也不影响接着上哦。

而丹恒的前世——饮月君丹枫,破釜沉舟,粉身碎骨,以极大的代价,将【自由】赠给了自己的下一世。与这份自由同时捆绑销售的,还有前世遗留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与情债。

我的二舅,刃,现任星核猎手,便是“麻烦与情债”的具现化身。平时,他沉默寡言,阴郁安静,仿佛一颗厌世颓废的胡萝卜,除了“想死”也没啥太出格的萝生追求。然而,只要一瞅见丹恒,他就会立马兴奋起来,整颗萝卜的文件格式瞬间从JPG变成GIF,当场提刀追出八百里地,他追,他逃,他们都插翅难飞。



最烦人的是,即使丹恒不去他面前晃悠,他还要自己跑来丹恒面前晃悠。

比如上回,我们列车组好好地在肯德基打工,丹恒老师在柜台负责点单,谁知刃突然闪现,二话不说就开始烧血放技能,猩红的彼岸花刹那开满了整间肯德基餐厅,把吃着儿童餐的孩子们吓得哇哇大哭。为了维持秩序,保护食客,丹恒老师不得不把他拖进肯德基后厨激烈缠斗,打得薯条与炸鸡齐飞,果汁共可乐一色。

末了,两人喘着气从后厨出来,谁也没能弄死谁。刃把断掉的左胳膊接回去,临走之前,还面不改色地帮银狼打包了一份星穹列车联名套餐。门店经理都看傻了,还以为这厮是对面那家麦当劳专程请来砸场子的。

哪怕是为了我们的肯德基工资能够顺利结清,作为便宜外甥,我都不得不出手,大义灭亲,把二舅播撒的危险种子掐死在萌芽之中!再浇上一万罐苏打豆汁儿,永世不得发苗!

 

“二舅,我知道你对丹恒老师有执念。但是,就算你有深仇大恨,必须要把持明龙尊食肉寝皮,壮志饥餐龙尊肉,笑谈渴饮持明血……”

我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热腾腾的驴肉火烧高高举起,郑重其事地捧到刃的面前:

“罗浮人都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二舅,小甥孝敬您老人家一个驴肉火烧,您吃完代餐,就放过我们丹恒老师吧。”

二舅默默望着我,表情有些呆滞,可能是受到了一些来自外甥的小小震撼。

我继续努力举高那块驴肉火烧,真诚万分地向二舅引荐:

“虽然,代餐可能吃着是不够得劲儿,但这是我能找到最接近龙肉的平替版了。【○众点评】网上,这家驴肉火烧在罗浮排行第一呢。你看这块驴肉火烧,面皮酥脆,肉质鲜嫩,酱香浓郁,层次丰富……”

在我的絮絮叨叨之中,二舅呆滞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他死死盯着我,如遇剧痛,开始瞳孔放大、肌肉颤抖、心跳过速、面容红热……咋回事啊?驴肉火烧,确实属于高嘌呤食物,但我二舅还一口没吃呢,怎么就痛风发作了?

我后知后觉,这才发现不对。刃的目光落点,并不在我身上,而是在我身后。我跟着转头看去。

 

只见,前文提及的那块驴肉,啊不,龙肉,啊不,丹恒老师,正在朝我们这边缓缓走来。

丹恒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看手上的玉兆,神色放松而悠闲,似乎还没发现前面的马路牙子上,蹲着他的小伙伴和老宿敌。他的怀里抱着许多卷轴,估计是刚刚从三余书肆采购了一批新出的仙舟读物,准备带回列车。

糟了!我偷偷把二舅约出来见面,没有告诉丹恒。丹恒少年老成,沉稳持重,我怕他出于关心,阻止热爱找死的小伙伴以身犯险。万万没想到,他不来犯险,险就来犯他,好巧不巧路过此处,正撞在我二舅的刀口上。

 

我惊慌失措,回头观察。刃胸口起伏,呼吸急促,沉重的支离剑在掌中浮现。显然是魔阴身即将发作。他唇角抽搐,扯起一个狂乱的弧度,就要发出其角色pv中那标志性的洗脑狂笑,然后开始砍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我该怎么办?吹起唢呐给二舅伴奏吗?

为了一块驴肉火烧,眼见着我二舅和我兄弟就要喋血街头。

欲哭无泪之际,我突兀想起卡芙卡的言灵能压制魔阴身,而我的配料表里正好有我妈的一点成分,虽然含量不高。都这个情势了,只能死驴当作活驴医。

我两眼一闭,将手上的驴肉火烧一扔,死死抱住我二舅的腰,模仿着我妈的声音,口不择言,大喊道:

“听我说,阿刃,饮月君只是一块驴肉火烧!”

 

刃居然真的停下了。

但只有一瞬间的僵滞。

下一瞬间,他已经狂笑着拔剑在手,寒光闪过,直接洞穿了面前的……

驴肉火烧。

啊?

 

我们闹出的动静太大,对面的丹恒终于注意到了我们这一舅一甥一驴火的古怪组合。见我还挂在刃的腰上,他显然认为我正在与星核猎手英勇缠斗,不顾我杀鸡抹脖地递眼色,大义凛然,拔出击云,径直冲了过来,想要拯救他的小伙伴。

我差点哭出声。好不容易转移了刃的注意力,可丹恒本人又自己跑了过来,这下更乱了。

然而,离奇的是,即使丹恒已经冲到了面前,刃也没有对他动手。

刃只是站在原地,手持支离剑,目光低垂,冷笑道:

“饮月,起来,别装死。我知道你不可能如此轻易死掉。”

他一抖手腕,将支离剑锋锐的寒芒,紧紧地抵住了地上的……

驴肉火烧。

 

他的剑尖,缓缓划过想象中饮月君修长白皙的脖颈,动作轻柔而优雅,宛如执笔作画一般美丽。

可是,驴肉火烧没有脖子。

所以,这个美丽的场景,在我、丹恒和许多路人震惊的眼中,其实就是:

一位高大阴沉的双马尾怪叔叔,正在罗浮街头狂野发癫,当众殴打、怒斥、威胁……一块驴肉火烧。

我从未如此想否认我与二舅的亲戚关系。二舅,能不能别这样,你外甥的脚趾头也是会累的,都尴尬到抠出整座鳞渊境了。

 

然而,我二舅还在持续激情输出。

久久没有得到饮月君(驴肉火烧)的回应,刃明显焦躁起来。

他收起了支离剑,自己屈膝半跪,低下头去,几乎是在与地上的饮月君(驴肉火烧)贴面私语:

“饮月,说话!这回怎么不作声,不辩解,不反击了?你还要逃避自己的罪孽到何时!”

过度的震撼之下,我已经麻木不仁。我沉默地旁观,看着二舅跟一块驴肉火烧倾情合演狗血戏码,心中暗想:如果能够在贝诺伯格的剧院过审上映,这部耽美剧的名字应该叫作《刃密欧与驴丽叶》,估计票房会很不错,或许是个大赚信用点的门道?

我这不孝外甥心中在转着什么大逆不道的念头,正直高洁的丹恒老师显然并不知道。他困惑地扯了扯我的袖口,悄声道:

“怎么回事?他们星核猎手这次的剧本走憨豆喜剧风?”

对,星核猎手!

我精神一振。虽然不知道二舅为何发疯,无论如何,他的社保还挂在这个工作单位呢,不管疯成什么样,星核猎手总会为他负责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联系上刃的同事,让他们前来收拾烂摊子。

我连忙摸出玉兆,拨通了星核猎手基地的视讯电话。不出意料,第一个接起来的,果然是二十五小时住在网上的网瘾少女,银狼小姐。

 

虽然我的这个小姨很不靠谱,但至少聊胜于无。我连寒暄问候的家常功夫都没有,简明扼要地向她描述了二舅发癫的前后经过,并高清转播了二舅大战驴肉火烧的现场视频。

银狼看了,那个乐啊,笑得泡泡糖糊在脸上都不知道,只管一个劲儿地让我多录点视频作为备份,她会上传到星核猎手的云端数据库,作为年会压轴节目播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艾利欧说今天有好戏看,原来如此!”

她的屑度,连我也自叹不如: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星核猎手没有一点头绪吗?你可以不在乎同事的形象,但我们围观群众的眼睛是无辜的啊!”

她还在笑,她就没停过:

“你前面不是说了吗?你抱住了刃叔,胡乱喊出了一句言灵,哈哈哈哈哈哈哈……”

言灵?

我茫然地看向旁边与驴肉火烧纠缠不休的二舅。

电光石火之间,我想起了那句话。为了阻止二舅在街头暴起伤人,砍向丹恒,我抱住他的腰,慌乱之中,口不择言地喊了一句——听我说,阿刃,饮月君只是一块驴肉火烧!

银狼勉强停下狂笑,在电话那头解释道:

“其实,这种胡言乱语应该不可能生效的。但是,当时刃叔正处于魔阴身发作边缘的最脆弱状态,在心理暗示上非常容易被趁虚而入。而且,你身上又确实存在卡芙卡的血脉基因,在瞬间爆发的强烈意愿之下,出于你口的言灵,对于一直习惯卡芙卡言灵操纵的刃叔来说,刚好正中靶心。所以,他真的把一块驴肉火烧看作了饮月君。”

我两眼一黑。二舅疯成这个逼样,原来全是由于我这张破嘴太能叭叭了。我妈知道了,非亲手把我煮成煲仔饭不可。

 

跟着,我想起,在这次舅甥会面之前,我也有跟我妈商量过。我妈没表示赞同,也没表示反对,只是叹了口气:

“……唉,你二舅毕竟年纪大了,你见面时,不要太为难他。”

我听了,差点落泪,简直不可置信:

我,为难,他?

妈,这种鬼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二舅的年纪确实也不算小了,已经是好几百岁的老人家了。可如此高龄,他依然老当益壮,精神矍铄,上下楼有劲儿,连砍七八头罗浮猩猩不带喘的,一巴掌能扇死十个大外甥。

与其担心你同事的精神安全,不如担心一下你家崽的人身安全!

 

如今看来,你老母还是你老母。

我妈当时没说,但肯定已经在艾利欧的剧本支持之下,高瞻远瞩,预见到了现在的狗血局面,啊不,驴血局面。

我深深吸气,诚惶诚恐:

“……那么,请问,卡芙卡有无解除言灵的办法呢?”

“卡芙卡正在某个偏远星球执行任务,连星际网络都连不上,电话也不可能打通哦。你们只能等这个言灵自动失效了,少则几个小时,多则整整一天。”

我握着玉兆的手都发抖了,卑微地向银狼祈求:

“既然这样,那你们星核猎手能不能派个人过来?赶紧把二舅抓回去,别在罗浮到处霍霍驴肉火烧。小甥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银狼摇了摇头,螺旋马尾在空中晃出一个铁石心肠的冷酷弧度:

“不可能的。崽,小姨教你一句人生箴言: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的屁股自己擦。我们把刃叔全须全尾地交给你,你也得全须全尾地还给我们。何况,星核猎手也有自己的工作业务,大家都很忙,哪里抽得出人手。”

“你不是就坐在这儿吗?!”

“我也很忙啊。”

“忙什么?!”

她无耻得非常坦然,朝着屏幕晃了晃手机上的游戏界面:

“忙着凸深渊呢。这期深境螺旋马上就要结算了——好了好了,不聊了,这把要赢了。”

嘟。她挂了。

……玩○神玩的。


我放下玉兆,双手抱头,颓然蹲在马路牙子上。

丹恒站在旁边,听完了整个过程,沉默而敬畏地望着我——或许是终于发现,他的沙雕小伙伴,原来具有如此震天撼地的权能,可以随时一句言灵,让人狂奔着去跟驴肉火烧谈恋爱。

 

再看二舅。此刻,他已经放弃唤醒饮月君(驴肉火烧),而是坐在旁边,怔怔地凝望着饮月君(驴肉火烧)沉睡的面孔。他的眼神,太过复杂,交织着炽烈的恨意与爱意,如同一把赤色的火焰喷枪,差点把这块朴实清纯的驴肉火烧,给活活烤成焦糖色泽的火炙寿司。

我琢磨了一下刃的眼神,突然心生寒意,抓住丹恒老师,语无伦次,急切问道:

“丹恒老师,你快想想你们以前的关系!二舅他、他、他不会趁机对沉睡的饮月君(驴肉火烧),行苟且之事吧?”

我真的很害怕。即使是罗翔老师法王亲临,也无法分析“当街强奸一块驴肉火烧”该判几年。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丹恒老师迟缓地回想许久,才反应过来,耳根都红透了:

“我们,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我更害怕了。这更加证明了,他们真的是那种关系。

 

折腾半天,已是夕阳西下,看着二舅和饮月君(驴肉火烧)充满悲情的一双剪影,我也不禁满怀哀伤,想为我的老舅赋诗一首: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家驴肉火烧店,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卤汁的消逝。

 

不等我吟诗完毕,二舅突然动了!

我紧张得手心冒汗。幸好,我二舅还是守住了人类的底线,没有开始强奸那块驴肉火烧。

他只是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将那块驴肉火烧轻轻捧起……而后,珍而重之地抱在了怀里。

他咬牙切齿地宣布:

“我不信。我要把你带回去,直到你再也装不了死。”

可怜那小小一块火烧,被他来来回回折腾这么久,已经接近散架,肉末、酱汁和青椒碎,沾满了黑色风衣的布料。但他只是将之视为饮月君的鲜血,连掸都不掸,披挂着一身的肉末、酱汁和青椒碎,抱着那块驴肉火烧,就要举步离去。

周围群众目瞪口呆,看了这一出《人驴情未了》话剧,都纷纷双挑大指,夸奖道:

“小伙汁,演得太像了,比西衍先生的说书还感人!”

 

我别过脸,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我二舅的背影。生怕被认出我跟这人有亲戚关系,老子银河球棒侠的一世英名,不毁于垃圾桶,而毁于驴肉火烧。

可是,说那时迟那时快,丹恒猛然抓住了我的手。

丹恒老师,整个星穹列车组的外置良心,坚定地对我说:

“我们追上去。”

 

TBC

 

彩蛋——如果,为了搞清当年应星与饮月的关系,开拓者选择悄悄向景元将军电话求证……

 

其实,作者也没吃过正宗的当地驴肉火烧。

一块正宗的,完美的,让人想跟它谈恋爱的驴肉火烧,究竟该是什么样子?

请各位品尝过的父老乡亲多多指教!!!

∠( ᐛ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