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巧克力吐司切邊 巧克力吐司切邊 的推荐 xiaozhouzhou0127.lofter.com
🐠魚🌸
湾湾地震义演,大概是921地震...

湾湾地震义演,大概是921地震,孙姐演的史艳文


孙翠凤,一款布袋戏真人的代餐

湾湾地震义演,大概是921地震,孙姐演的史艳文


孙翠凤,一款布袋戏真人的代餐

树枝

搞点3d打印玩玩~☺️✌🏻

搞点3d打印玩玩~☺️✌🏻

树枝
画了就是做了(真做了(。

画了就是做了(真做了(。

画了就是做了(真做了(。

树枝
嗯……偷偷爽一下

嗯……偷偷爽一下

嗯……偷偷爽一下

方寸万一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魚🌸

歌仔戏李靖斩龙丨李靖丨孙翠凤


属于是,女人帅起来哪儿还有男人什么事.jpg了( ​​​

歌仔戏李靖斩龙丨李靖丨孙翠凤


属于是,女人帅起来哪儿还有男人什么事.jpg了( ​​​

失 珲

这冷cp磕的我


泰香了

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女巡按吗

这冷cp磕的我


泰香了

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女巡按吗

海老牛蒡卷

最近的作业bgm是女巡按 设定好好磕

最近的作业bgm是女巡按 设定好好磕

月陨星沉工作室

占tag致歉,宣一下哈利波特周边


是和@蜜桃乌龙MIAO 老师的合作!老师画的绝美!蛇院人!蛇院魂!蛇院才是永远滴神!


预售传送:  戳我戳我🔗 


vx支付咨询客服


评论区各抽两位宝贝送套set(钥匙扣+徽章+明信片)11.6号开

占tag致歉,宣一下哈利波特周边


是和@蜜桃乌龙MIAO 老师的合作!老师画的绝美!蛇院人!蛇院魂!蛇院才是永远滴神!


预售传送:  戳我戳我🔗 


vx支付咨询客服


评论区各抽两位宝贝送套set(钥匙扣+徽章+明信片)11.6号开

周七段

爱人,你收到我的信了吗

「修霞」.李修平


海霞。

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应该在整理书柜,我很早就想整理那一面零零总总了。我不打算关门,但也不转头看你。

我很少给你写信,便笺要多得多,早几年正忙的时候,一个办公室的人,也会常要留字条儿才说得上话。你多是交代你突然的加班,变动的日程排班,来不及当面和我说的出外景,以及催促我赶紧吃掉你放进柜子的小西红柿。我写的绝大多数也是事务性的话,很多时候匆忙到连句号也没有。偶然的偶然,记得我给你抄过聂鲁达,他太盛情,读书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以至于我不能完整誊写他的诗,我写——

有时候我在清晨醒来,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海洋鸣响并...


「修霞」.李修平



海霞。

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应该在整理书柜,我很早就想整理那一面零零总总了。我不打算关门,但也不转头看你。

我很少给你写信,便笺要多得多,早几年正忙的时候,一个办公室的人,也会常要留字条儿才说得上话。你多是交代你突然的加班,变动的日程排班,来不及当面和我说的出外景,以及催促我赶紧吃掉你放进柜子的小西红柿。我写的绝大多数也是事务性的话,很多时候匆忙到连句号也没有。偶然的偶然,记得我给你抄过聂鲁达,他太盛情,读书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以至于我不能完整誊写他的诗,我写——

有时候我在清晨醒来,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海洋鸣响并且发出回声。 *



没头没脑的几句,但我看到你那一整天都朝我没头没脑的笑。

我买过两三本聂鲁达的诗集和自传,很旧了,不过译得好。等晚上我把它们从书柜里理出来,我想我可以再翻几次,你就不要读了,免得太早知道我是拾人牙慧来说爱。


这话有些不像我。但我知道你看到这儿会笑的。

海霞。你笑起来很漂亮,多年的赞美正因为是对的,才会在今天显得庸俗贫乏。

这么多年,各种所谓的第一次都变得模棱两可了。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握手,第一次拥抱......都是自然中的自然,既不轰轰烈烈,也不刻骨铭心。

你谈过第一次见我,说我站在瑞英姐他们后边,抬手理了理头发。

但我见你却不是这回。八九年的初春,我就要来台里了,提前回了一趟广院见老师。我一进来就看见了操场上那一团水粉色没完没了地一圈又一圈,那时节连北京都还冻在层叠的浅灰里,就那团粉扎眼地移动着。我站在走廊敲门的时候,你一手披着外套一手抱着书热气腾腾地从我背后经过。一个早来的、干燥的、年轻的、蓬勃的春天。



八九年已经很远了,你第一回坐在主播台上的时候我没有想起来,你实习期过去后朝我喊第一句修平姐的时候我没有想起来,搬家那天你和我一起把书柜抬进来以后靠在边上擦汗的时候没有想起来。直到有一个寻常的晚上你下班回家,我去开门,你抱着几枝水粉色的桃花朝我笑。你那一点大小眼的缺陷被你笑得很明显,眼睛眯起来,毛嘟嘟的。又笑回十八九岁了。

我于是想起来了,那团几十年前的水粉色徘徊了这么多年,终于从我的回忆跑出来,灵巧地停在了我的将来,我的家里,我饭桌上的花瓶里,我的对面,我的枕边。

我现在想,你仿佛总是这样,比春天更早来到。





海霞。

我总被冠上温柔这词,本身没有大错,相比起来我脾气好一些,可我并不好说话,你当然知道。而你的甜蜜才是包容。包容人间善恶,敢与整个世界谈条件。

但做一个新闻人,我目见的,远多于我传达的,我安静吞咽下太多的身不由己。我不宽容不勇敢,也并非退让,我独自和无奈博弈,最后选择平和地同它握手。这不是失败,这是我的温柔。温柔源于信任与希望。


你构成一部分的信任与希望。你同我一起走过九八年的雨季,零三年的春,零八年的五月。你于大雨滂沱中呼喊,于柳絮飞扬时沉默,于灰色废墟里垂泪,

有时连声音都不亮堂了,堵在喉咙里滚了又滚,叹气一样叹出来。却始终手心温热,攥着笔,攥着稿子,攥着话筒,攥着我。

温柔绝不会来自于不争的空井,也绝不会流淌于绝望的土地,绝不会悬挂于懦弱的枝柯。绝不会是我一个人来建造,是我们,我们支撑起独一且多难的温柔。


我不说感谢陪伴的话。海霞。这几天忙,再等一等。等这个彻骨的寒冬,这个艰难的春天过去,等我们都摘下口罩走上街,我想回一趟兰州。

我相信最晚也不过春夏之交,兰州那时会有沙尘暴,我们管这叫“下土”。次数并不多,一会儿就结束了。不比北京,但兰州来一次风就让人记忆深刻。我会拉着你跑回家看窗户外面,一片黑色,遮天蔽日,然后哗的一下,云开雾散。 

带你这种住下游的人看看青绿色的黄河,和你走中山桥,你可以扒在桥边看水,也可以牵住我的手。

主要还是解馋,兰州的老面馆,你不必懂行,我会跟老板要碗牛肉汤。 

会在兰州光感饱满的午后,向你交付我的故乡。


记得搬家第二天我们花了一上午把各自的书和相片摆到书架上,大小不一,所以根本无所谓你你我我,通通重新排了一遍。便仿佛把前半生也凌乱着一股脑织在一块儿了。


就像洮河往东淌下去总会流过桃花峪。


你看到这儿了就站起来走到书房和我一起好好理理这面书柜里头我们的前半生,大江合流,我和你一同向海。








*有时候我在清晨醒来,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海洋鸣响并且发出回声。 

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卿涛」.周涛



你头发长多了。

我记得去年年后去机场接你的时候你头发剪得特短,如果不是你走近推一推鼻梁上的墨镜开口说“你好。”声线低沉慵懒,我会以为黄浦江这么轻易地用一个春节抹去了北方,北京化为乌有,我收获了九十年代的小董卿。还没来得及去担“慧极必伤”这样的词。

前年春天你非常忙,我也并不空闲,屋子一个月一个月地空着。但到去年春天的时候你慢慢地着家了,尽管我们还是少能在家里碰上面,我从褶皱的枕套、洗碗池里马克杯上未干的水珠,龟背竹花盆里湿润的细土,这些细微事端得知你回家,得知我们仍然远远地相互扶持着。我们已经避开了针锋相对,保留自然而无需多言的陪伴。

当然,坦言,同你,我是想过永远的。但并不是在那些温暖惺忪的时刻,绝非你躺在飘窗赤脚看书时落下来的那束阳光,绝非我洗碗的时候你递过来的葡萄,也绝非我们都曾长久长久注视过的书房窗外的青裳树。而是在北京那个大雨倾盆的午后你抖落伞上雨珠走进央视大楼的时刻;在2006年春晚你放下台本定一定神,转动手腕指节去拿话筒的时候;在八年前你坐在驾驶位上声音冷淡地讲“你以为我在跟你比?”的时候。这些时候,我有过瞬间的恍惚,就要以为能够和你约定永远了,永远针锋相对,永远旗鼓相当。就差一点点,董卿,那时候我就要说出永远了。


于是那句永远留到了现在,它变成了书房深夜一枝灯,变成了北京年年四月的半山春,变成了台里园丁师傅来过后满园子草木气息,变成了一个握手,一个示意,一个烦躁崩溃时的红眼眶,甚至变成了出门上班时顺手带走的一袋垃圾,一文不值,却分明证明着什么。


我不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这你知道,我有时候甚至笃定到显得有些傲慢。我不爱回顾过去,一些自然而然想起的片段不算。我更愿意看到未来。

你从没说过你需要承诺需要誓言,我从拥抱时你收紧的手臂和你许愿时双手合十轻颤的指尖读你的坚韧与易碎。我很抱歉我不能在每一个长夜都暖你双手,那么我在白纸黑字上来告诉你

——董卿,放心。你被我安稳地爱着。




我喜欢你。

这句话在十四年前那晚等红绿灯的时候,你从副驾驶上看过来,不理碎发,眨一眨眼睛才定住眼神,“我呀,可是喜欢你的。”就在我心里响过一遍了。


一个想入非非的玩笑。我们互换一个恰到好处的调情。

我们早就约定过了,约定剑拔弩张,约定共享血肉模糊和深夜煲汤。


那时候你用地中海花园,我记到现在。




时情特殊。年前你走时我没来得及送你,登机前我在补妆的间隙给你打了个电话。你和我讲机场新开的店豆浆很好喝,只是小笼包依旧不地道,你说今年上海会好热闹,我那时还不知道你家附近会展中心又翻新开了书展。我只是隔了电话和你笑着说“过个好年,明年见。”

当时我们并没有计划什么,但也没有想过会过这样一个惨淡的年。我同你不隐瞒什么,新年之后,我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破碎感。

前几天与你视频的时候你穿着法兰绒睡衣把头发扎起来,我忽然意识到你头发长了这么多。刘海也长到可以被扎到后面,挑染在屏幕里看不太明晰了。你稍稍胖了一点,可往椅子里一窝,睡衣毯子往下滑,领子露出锁骨,依旧空荡荡。聊到一半你抓过桌上的眼镜站起来走到床边拿手机给我看窗外的上海城。彼时你眉眼素净,黑框眼镜显出你骨子里易碎的学究气,头发扎一个小揪,和金老师一模一样。与台上唇红齿白,妆容灼灼的董卿很不同,衬了窗外雾白的黄浦江,整个人透出一点灰调的遥远感。

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沪京之遥,我居然有些慌乱地随口说了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惶惶地跳到另一个话题。那一瞬间,我才深刻明白,疫情之下,我们都回到了众生的位置上,无能为力,不堪一击。

我本以为我们至少可以于地裂山崩处手足相抵、悲苦与共。但今年我们却实实在在地隔着山山水水。我们为武汉加油,为国家祈福,告诉所有国人必胜的希望即在眼前,然而此刻我却无法握紧你的手,这是最真实的现实。

我开始后悔离别前一天,你整理行李那天,我没有回卧室睡。明明工作我可以更早完成,明明书房不那么舒服。并且我们将要离别如此久。


你什么时候返京。

这话我一直没有问过你,现在也不算询问,但务必要提前告诉我。我并不希望你匆匆返京,我绝不催你,暂时可以在上海工作的话就千万不要急,要下稳棋,要平安,平安。



不知道你会先拆礼物还是先看信,香水没有别的意思,情况特殊,匆忙下它的中调甚至可能偏向我的喜好,粘稠的琥珀树脂和大量甜美的香草,意外但不突兀的烟熏感。大致是由凉到暖的巨大转型,沁凉经过辛辣转为恰如其分的甜味。我不多说,你比我内行。

没有太多精致的内涵,只是时下我不愿你拥有一个消毒水味的二月,也不愿往后你回忆这个春天时全是碘伏与酒精味。

而已。




少熬夜。


问金老师董老师好。


节日快乐。











「毛那」.毛阿敏


上午忽然在微信收藏里翻到前年孙楠给我发的视频,你们几个坐在老太太边上拍着手唱《春晓》。

一分二十秒的视频,录得没头没尾,谁谁谁破了音,谁的轮唱又让人失笑。没见到人我也听得出是谁在手机后面憋笑。你按例摇头晃脑,碎发都晃下来,红着脸一个劲地啦啦啦。“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孩子样。



那天我没有赴宴,但回家时比你们散场早一些。我电话打过去,一众此起彼伏的声音喊“师姐”,隔着电话线也能闻到酒气。问候了老师,绕了一圈电话才重回到你手上,我没收住笑,问你没醉吧,能自个儿回家吧。你在那头哼了两声,说明知故问。

你也并不很醉,我出门接你的时候带了件你的外套,你好好披了,那时眼神还清明着,路灯下我看得分明。没一会又往我身上倒,这不能算借酒装疯,你闹完后便更显出小孩子的稚嫩脆弱来,我不是头一回接你了。

到家时正好老太太给你打电话,我接起来她反倒第一句就喊“阿敏”。“宿醉不好受”,那么一桌子人,她到底挂念了你。

端水回房间的时候你已经自己脱了衣袜躺进被窝里,我去掀你被子,你问我是谁的电话,半垂着眼昂起头来看我。眼神清明如水。

酒精浑浊不了你。




我在床边坐下来,和你说是谷老师的电话。你一愣,很短地沉默了一会儿,开始低声嘟嘟囔囔些什么,字词被酒醉糊在一块儿,神态却有点认真。我听不清,但也没有出声问你。你越讲声音越低,我听着莫名生出好笑的意思,想伸手去揉揉你的脑袋,事实上我也确实这么做了。“睡了?”

你歪了一下头好像要避开,最后又垂下来回到我手下,奶猫似的哼出一声,“嗯。”


一下子就想起好多往事来,我总这样,老惦念旧事。你翻个身就忘记了的事我却能记很多年,乐趣并不完全在于你一脸茫然的时候我能够了然,更在于那些无意间交织的细节将过去与现在轻轻重合,一叠又一叠,往日全在昨天。

想起的无非也就是那些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细微事端,那些潦草鲜艳的青年时期,你坐第一排上课,串男生寝室打牌,四处敲门蹭饭,趿拉着拖鞋逛摊子买碟,编俩麻花辫穿细吊带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和我打招呼......你好饮,那时年轻气盛,更少见你醉,反而多是我晕晕乎乎了,你做起照顾我的事。现在我格外清楚地想起那回宴罢,我坐在床上捧着你弄来的蜂蜜水,酒劲上头话也多起来,和你有一搭没一搭地山南海北地胡侃。聊着你也脱鞋上床,不知不觉就把我圈在床上,脑袋靠过来,头埋在我颈窝里,坐在我身上,慢慢就口齿不清,嗯嗯哼哼起来。起先我往后仰一仰去看你,一双眼睛似开似闭,像是盹着了,又不似,嘴角还带着笑。半晌我拍拍你的肩,已经在我身上睡熟了。





至于现在坐在书桌前拿笔,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夸你中午下的面,你对面食的热爱是扎了深根的。前几年有次出差,工作原因你在西餐厅等我。我来时前菜已经上了,核桃奶油,涂抹在西洋芹上。我坐下后你喝了很久的马蹄水,然后对我讲,“我想吃韭菜饺子。”

我捂脸笑了半天。我心里明白,食物的挑剔,人的情谊,再久长,数年、数十年,总归开初那段最是金不换。


今天你大早上起来和的面,我后来起床想去帮忙,你一边满手面粉地拦我,一边哼着“我家住在沈阳城,老话就叫盛京”,我站在厨房外边抱着手看着你好笑,自己都不敢看mv的歌,唱得倒是你最张扬骄傲的地方。

中午的面浸透了汤汁,韧而不硬,软而不粘,以至于我几次想停筷子夸你几句,虽然我已经时常赞美你的厨艺。但几回我抬头看见你埋头吃面,脸被热汗微湿,抽空抬手把几绺盖眼睛的碎发别到耳后,那双被东北雪天冰过的瞳仁全部敞亮亮地化开了,热气腾腾的。

我想了想,又低头喝一口汤。人生百年,我已过半,什么是幸福这个问题,我想用滚烫面汤中的一颗小葱花来回答。




此刻或许应该说什么感慨的话,但真正提笔的时候又觉得赘余。我们从不忌讳谈“喜欢”,爱不是瓷器,是韧而细碎的,是人间日日夜夜,少年饮冰又怎样呢,风起云涌面目全非又如何呢。是再远再难,我们都有归处。

我性子里有些患得患失,虽然虚长你几岁,但还是要写。老那,也有人问过我为什么是你,我说,我本是盏落灰的灯,独到了你这里,才成了满月。那英,请继续做我的归处。




这一年开年难,等这阵天灾人祸过去,再跟老师同学们聚一次吧,我一定去。

你不要替我挡酒,也不许灌我,但怎么着估计也要一醉方休。酒散了咱俩一块儿搀回去。

那会是个很好的春天,也唱《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