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云初 云初 的推荐 xunyinliuge.lofter.com
南潮鸣
唐突想画戴安娜脑子里冒出来的设...

唐突想画戴安娜脑子里冒出来的设定

大概是智天使化但是堕反了的卡文迪许神官

唐突想画戴安娜脑子里冒出来的设定

大概是智天使化但是堕反了的卡文迪许神官

派獭星
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堕姬太笨了...

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堕姬太笨了就是哥哥宠的( '▿ ' )。

而因为有了梅,他才会变得越来越强。


这对太蛊我了,后续会更一些他们变成鬼后的脑洞日常,虽然因为工作会画得很慢。

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堕姬太笨了就是哥哥宠的( '▿ ' )。

而因为有了梅,他才会变得越来越强。


这对太蛊我了,后续会更一些他们变成鬼后的脑洞日常,虽然因为工作会画得很慢。

iaoiaook🌷

如果他们生活在普通家庭的话,会很幸福吧.“我的妹妹叫小梅,才不是堕姬这个糟糕的名字.”

如果他们生活在普通家庭的话,会很幸福吧.“我的妹妹叫小梅,才不是堕姬这个糟糕的名字.”

桂圆肉

0720及川彻生贺_及影48h

【Day2/23:00】


《Lady Lady》


⚠️GB注意,十分我流之及川学姐×小飞雄不怎么缠绵的夏日恋歌()

0720及川彻生贺_及影48h

【Day2/23:00】



《Lady Lady》



⚠️GB注意,十分我流之及川学姐×小飞雄不怎么缠绵的夏日恋歌()

DREAM涵

之前的3w点图~

能够画抚梦我也很开心呀

之前的3w点图~

能够画抚梦我也很开心呀

蛙蛙ssss

打工的太郎哥哥~附带的梅酱

(现代 谢花兄妹🌸

打工的太郎哥哥~附带的梅酱

(现代 谢花兄妹🌸

海拉鲁老树根
整点夏天气息浓烈的图👒😆

整点夏天气息浓烈的图👒😆

整点夏天气息浓烈的图👒😆

要饭战士
炼了呵呵呵… 衣服瞎摸的 有一...

炼了呵呵呵…

衣服瞎摸的 有一点点及影😋

炼了呵呵呵…

衣服瞎摸的 有一点点及影😋

DREAM涵
520快乐~ 紧急摸了凪梦!...

520快乐~

紧急摸了凪梦!

(姿势有参考照片)

520快乐~

紧急摸了凪梦!

(姿势有参考照片)

月亮弯弯

【无授权 | 侵删】Breathe your life into me

原文首发:AO3

作者:Aync1lgw

Summary:影山曾认为花吐症是虚构的,直到他发现及川彻即将因它而死。

前文:wb搜索 喻昭昭


C3


part1

影山躺在床上仰面向上,紧紧抓住胸前的排球。路灯透过半开的窗帘洒进来,房间里的陈设沐浴在路灯微弱的黄色光芒中,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挂钟上的秒针在慢慢地滴答作响。


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他把球扔得很高。

排球几乎没有比影山卧室的天花板低几厘米,然后屈服于重力,直接落回到影山伸出的手上。在把排球扔回去之前,他只握住了它几秒钟。球沿着完全相同的轨迹向上,停在与天花板完全相同的距离处,并...

原文首发:AO3

作者:Aync1lgw

Summary:影山曾认为花吐症是虚构的,直到他发现及川彻即将因它而死。

前文:wb搜索 喻昭昭


C3


part1

影山躺在床上仰面向上,紧紧抓住胸前的排球。路灯透过半开的窗帘洒进来,房间里的陈设沐浴在路灯微弱的黄色光芒中,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挂钟上的秒针在慢慢地滴答作响。

 

凌晨两点二十七分。

 

他把球扔得很高。

排球几乎没有比影山卧室的天花板低几厘米,然后屈服于重力,直接落回到影山伸出的手上。在把排球扔回去之前,他只握住了它几秒钟。球沿着完全相同的轨迹向上,停在与天花板完全相同的距离处,并以同样的路径向下落到他的手中。

他又扔了一次,然后第二次,接着是第三次。

 

在这个雾蒙蒙的早晨,即将破晓时,影山得出了一个非常清醒的结论:试图忽略他的想法显然对他来说不是那么有效;因此,他决定做下一件最有效的事——直面它。

 

为了做到这一点,影山需要信息。他有许多问题,而且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不以排球为中心。

一直以来,影山都在客观地思考花吐症和“及川”——一个他认识已久但已经不再是他生活里的一部分的人。三天前,当他意外地遇到及川时,这种幻想破灭了——他对原队长的惊鸿一瞥已经足以提醒他,不,及川彻不仅仅是一个记忆,他是真实的——一个真正的活生生的呼吸着的,即将不复存在的人。

 

影山又是一夜无眠且筋疲力尽,但不管怎样,他还是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在这个周二的早上,现在还为时过早,他知道距离田中带着排球馆的钥匙出现还有一个多小时。但影山要出去了——他不会再去睡一个回笼觉。  

 

雾气已经消散了很久,清晨阳光的柔和光线预示着这又一个明媚温暖的日子。影山坐在锁着门的排球馆外,在门前的台阶上等着日向。他打了个疲惫的哈欠,后脑勺靠在门上,闭上酸涩的眼睛想要休息片刻。他呼吸着浸透了露水的草香,感觉自己的胸膛随着每一次呼吸而膨胀和收缩。

在他意识到下一件事之前,影山一定打了几分钟瞌睡——有人轻轻地抓住他的肩膀摇醒他。

“影山?”

他感到有些昏昏沉沉,不知身在何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日向正看着他,他的脸靠得如此之近,鼻尖几乎要碰到影山的脸。

 

影山猛地推开他:“太近了笨蛋!”

日向大叫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影山站了起来,带着日向再熟悉不过的怒容。他疲倦的大脑被雾气笼罩,感觉不到一丝悔意。他看着日向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拍了拍运动裤上的灰尘。

 

“一大早就这么暴力。” 日向叹了口气,直起身子,一屁股坐在影山旁边的台阶上。“放松,笨蛋山,”他拍了拍旁边台阶上的空间,“坐下,我保证不咬人。”

“对不起,”影山咕哝着坐回他最好的朋友旁边,“你吓到我了。”

日向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影山又把头靠在门上,闭上了眼睛。他的头很重,他不想再多想了。但他知道他必须提出这个可怕的话题——这是他今天早上出门时就决定的,然而现在时间到了,他却发现自己似乎无法自如说出。  

 

他们沉默地坐了一会儿,直到日向轻声说:“花吐症。”

 

附近的一棵树上传来一声鸟鸣,一只鸟突然飞了出来,在它身后留下了一阵树叶。

 

“它是个可怕的病,”日向继续说道,“它利用我们本来拥有的一件好的事物,把我们从内部撕裂。”

影山什么也没说。距离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谣言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即使是现在,即使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仍然在努力逃避这样一个事实,即他的原队长如此深爱着一个人,以至于他要死了,因为另一个人不希望他回来——不爱他。

影山突然感到不知所措。

 

“告诉我更多,”他清了清嗓子,面向日向,“这病对他有什么影响?”

而当日向善意地看着他——他锈褐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同情——影山这一次并没有感到被冒犯。


part2

去见及川的决定是影山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

 

老实说,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及川的骄傲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如果一只牙尖嘴利的野兽愤怒地发起猛烈攻击,它会焚烧沿途的一切——这是影山非常熟悉的一种不愉快的经历,他曾多次处于那种尖刻的境地中。

因此,影山并不完全确定自己在做什么。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应该这样做。

 

他途经及川家五次才鼓起勇气按门铃,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想好要说什么。他惊慌失措——跑——他的大脑向他尖叫,但还没等他动弹,门就突然打开了,影山与一个幽灵面对面。就在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的那一刻,他的大脑因震惊而一片空白。

 

他没想到及川会自己开门,但及川确实来了。在商场里匆匆瞥见的那一眼并不足以显示疾病在他身上肆虐的程度,及川看起来体力透支,颧骨凹陷,黑眼圈非常突出。他的衬衫对他来说像是大了两码,他的肩膀太瘦了,但他仍然以影山熟悉的那种游刃有余的自信维持着自己。

即使他因发现影山站在他的门外而震惊,也没有丝毫流露出来。

 

“哦、天……小飞雄。多么令人不快的惊喜。”

 

影山的语气变得僵硬,岩泉的话毫无征兆地在他的脑海中地响起警告——别插手——但影山什么时候擅长过听从指示?

“及川前辈。”他点头打招呼。

 

一种令人不悦的沉默蔓延开来。影山在心里叹了口气——及川显然不会让他轻松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以“你好吗?”开头。

及川哼了一声,投向影山的轻蔑眼神是影山非常熟悉的一种情态,他立刻清楚地意识到一件事——这场交流无法善始善终。

“我很好,” 及川冷笑道,“直到现在——看到你的脸让我觉得恶心。”

影山知道这又是及川对他展现的骄傲。他知道,他知道——但他仍然无法抵挡那些话语中刺穿他的尖锐伤害。

“我要走了,” 他僵硬地鞠躬,“对不起,打扰你了。”

 

影山转身要走,他的血管里充斥着愤怒和羞耻,但刚走到一半时,他突然听到及川轻咳一声,然后紧跟着一连串咳嗽。影山僵住了,在克制自己的行为之前,他已经转身并看见及川正抓着门把手寻求支撑,他的胸膛起伏着,嘴里塞满了花瓣。

 

及川咳嗽不止,影山立刻被恐惧裹挟。他向及川迈了一步,但立刻退缩了——即使痛苦的泪水充满了他的眼眶,及川仍以如此恶毒的眼神瞪着他,他眼中闪过近乎危险的警告,以至于影山生生停下了脚步。及川艰难地吸了口气,又咳出一团花瓣,鲜血从他的嘴边滴落,但他还是努力地、蹒跚地回到了屋里。

 

而影山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及川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TBC

---------


C4


part1

这件事之后的第二天,岩泉一出现在乌野高中外。作为及川彻自幼起一直以来的最好朋友,岩泉一是影山在北川第一中学时真正与之有过亲密关系的人。

影山立刻注意到了他——岩泉正站在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附近,就在校门外。他穿着青城的外套显得有些不协调,岩泉现在是大学生了——尽管才毕业一年,但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

 

影山径直走向他。

“对不起。”岩泉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说道,然后深深鞠躬,“我无意让及川前辈如此痛苦。”

“喂,”岩泉弯下腰抓住影山的肩膀,听起来很担心,“没关系的影山。真的,没关系。”

影山直起身子,察觉到岩泉正扶着他,脸上带着关切的神色:“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没事。”

“认真的,影山,”岩泉现在看起来有些惊慌,“来,请坐。”

 岩泉把他带到长凳上,从附近的自动售货机买了一瓶水递给他。影山默然接过,点点头表示感谢,但并没有真正做任何事情。

 

“首先,让我代表彻道歉,” 岩泉开口道。他坐在影山旁边,疲惫地揉了揉脸,“你没有做错什么。相信我,你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坐在离岩泉这么近的地方,影山第一次注意到他看起来有多么憔悴。岩泉的眼底有很明显的黑眼圈,皮肤带着病态的苍白,他瘫坐在长凳上,仿佛肩上扛着全世界的重量。

 

影山感到一阵同情。他拧开水瓶,递给岩泉。岩泉朝他挑了挑眉毛,影山一言不发。他接过递过来的瓶子:“谢谢。”然后仰头吞了一口水,又把瓶子还给了影山。

 

“我不应该那么突然出现的。”影山沉默了几秒后说道。他那天的怒火终于消退为一种极度的无助感,每当想起及川惊天动地的咳嗽,这种感觉就会爬上他的脊椎。

“你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岩泉叹了口气。

 

是的,影山绝对知道及川的情况。他非常清楚及川在他感到手无寸铁时的反应——当他感到虚弱、脆弱和受到攻击时,当他认为自己在被可怜时。他总是——总是——用伤人的恶毒话语来攻击,这些话语是精心挑选和设计的,目的是像他伤害自己一样伤害别人。

 

“就算受了这么多苦,他还是要坚持自己愚蠢的自尊心。” 岩泉继续说道,他的脸因悲伤和一丝喜爱而变得阴沉。接下来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了。”

“让我帮忙。”影山立即说道。岩泉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补充强调道:“我想帮忙。”

“即使他对你说了这种话?”

“嗯,其实他真的没说什么新东西,” 影山将盖子放回水瓶上,“看到我的脸让他觉得恶心——老实说,与他平时残酷的话相比,这实际上是相当温和的。”

岩泉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他一直讨厌我。” 影山耸耸肩,漫不经心,“我已经习惯了。”

 

就在这时,一辆公共汽车停在了路边。他们看着几名乘客下车,当巴士司机问他是否上车时,影山摇摇头说“不”。公共汽车的车门关闭时发出嘶嘶声,很快就又沿着道路向十字路口的尽头行驶。

 

接着是一段长时间的压抑的沉默。

 

“你很了不起,你知道的,对吧?” 岩泉终于用近乎懊悔的声音说道。

嗯?

 “不,”影山慢吞吞地说,“什么意思?”

 

岩泉居然笑了,整张脸瞬间变了,他一下子显得年轻了许多,就像大一学生应有的那样。

“我的意思是,是的,如果我能从你那里得到任何帮助,我将不胜感激。”

 

影山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哦。”

他没想到岩泉会这么轻易答应。不仅仅是岩泉在仅仅两周前如此坚决地要求他“不要插手,”更是因为在现在——当遇到影山时,他最好的朋友几乎因自己的鲜血窒息而死。

“但既然及川先生不想让我在身边,”他忽略了自己的心痛,“我可以帮助处理不需要我出现在他面前的事情。我不想给他带来在他已经忍受的痛苦之外的更多的不适。”

 

岩泉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等等看吧。”


part2

当岩泉把及川的手机号码给了他时,影山当晚就给及川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一个词——对不起(sorry)。

他不指望会被回复,然而,第二天他就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影山正在跑他的第十二圈时,日向突然拿着他的手机跑向他,瞪圆了眼喊:“是大王!”。

影山差点跌倒,但在最后一秒抓住了日向的肩膀,成功避免了自己倒在球场上。日向在他最好的朋友突如其来的重量下摇摇欲坠,但最后还是恢复了平衡,并抓住了影山的腰,稳定了他。

 

影山从日向伸出的手里夺过手机,低头看到一个发光的文字通知,上面写着来自及川前辈,他能感觉到恐惧慢慢爬上他的脊椎。他看着日向,心怦怦地跳着,日向看起来和他现在一样惊讶。

 

“那就去吧” 日向拉着他的衬衫到一边—— “你们两个!让开,不要挡住大家的去路!” ——然后凝视着影山手中的手机,“打开它,看看上面写着什么。”

 

影山划开屏幕,点击消息,找到两个字: 

来自及川先生的讯息

上午 7:13 收到

接受道歉。(Apology accepted.)

——及川彻。

 

“只是想让你知道,山山君,” 日向的眼睛盯着屏幕,“你没有做错什么。”

影山锁定屏幕:“我知道。”

“这么突然地见到你,大王一定很震惊。”


“是的,”影山认同了,“他很痛苦。压力、恐惧和悲伤会让你说和做一些你通常不会说或做的事情。”他停顿了一下,想起了及川关上门前眼中刺骨的仇恨。“当你非常讨厌的人看到你处于如此脆弱的状态时尤其容易失控并富有攻击性。”

日向敬畏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影山只是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我也不知道你能说这么多话!你居然在一次谈话中用了不止一个句子!” 日向继续说道,语气中透着明显的惊讶。影山不理他,把手机塞回了他的健身包里。“我想我对你的影响真的很大。” 日向对自己郑重地点了点头。

“闭嘴笨蛋。”影山打了日向一巴掌,在他补充说“如果一定要说,我就是那个对你有很好影响的人!”的时候。

日向揉了揉后脑勺,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不管什么让你晚上能好好睡觉。”

 

影山耸了耸肩,把日向推到一边,重新加入了仍在球场上跑圈的其他队员。他的心稍微轻了一点,当日向喊道“不公平!”时,他自嘲一笑,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如果说影山真的很擅长一件事,那就是固执,甚至比及川彻本人还要固执。他不会放弃——当事关重大时尤其不会。他不确定自己将如何做到这一点,但他肯定知道一件事——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尽一切努力帮助及川好起来。

 

花吐症不能带走及川,他冷冷地想。  

如果这意味着他将不得不追捕另一个人,并尽自己所能让她爱上及川——影山向上帝发誓,他会做到的。


TBC

白辰曦

在另一个世界相会吧!

少见的题材,是FHQ的及川桑穿越到原作及川桑身上的故事。画风很可爱,但有点虐⋯⋯

偶尔尝尝不同的及影风味(*゚∀゚*)


/无授权转载/自汉化/

p站作者ID:930564

在另一个世界相会吧!

少见的题材,是FHQ的及川桑穿越到原作及川桑身上的故事。画风很可爱,但有点虐⋯⋯

偶尔尝尝不同的及影风味(*゚∀゚*)


/无授权转载/自汉化/

p站作者ID:930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