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瑶一辈子炒米i 瑶一辈子炒米i 的推荐 yaoyibeizichaomii.lofter.com
似淡非蛋

【暗战|何张】游戏

【暗战|何张】游戏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1


何尚生也没想到,几个小时前亲手放走的人,几个小时后居然模到他家门口,嘴上的血擦得挺干净,一张脸照例带着笑,可怜巴巴说自己没地方去了。

可不是嘛,家被查封了,通缉中的人去哪儿都有被人报警的危险,也总不能时时易容。

何尚生冷笑:我家附近也有警署,你总不会现在也随身带着炸弹。

张生蹲在那儿用双手撑着脸,眨眨眼睛:你猜。

何尚生并不喜欢狗,却无端想起犬科来,他觉得张生有点像楼上的达叔养的那条柴犬的小时候,古灵精怪,怪招人烦的。

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张生就住进了他家,换下挺合身的西服,换上他的家居T,晃荡着两条因病而过......

【暗战|何张】游戏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1


何尚生也没想到,几个小时前亲手放走的人,几个小时后居然模到他家门口,嘴上的血擦得挺干净,一张脸照例带着笑,可怜巴巴说自己没地方去了。

可不是嘛,家被查封了,通缉中的人去哪儿都有被人报警的危险,也总不能时时易容。

何尚生冷笑:我家附近也有警署,你总不会现在也随身带着炸弹。

张生蹲在那儿用双手撑着脸,眨眨眼睛:你猜。

何尚生并不喜欢狗,却无端想起犬科来,他觉得张生有点像楼上的达叔养的那条柴犬的小时候,古灵精怪,怪招人烦的。

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张生就住进了他家,换下挺合身的西服,换上他的家居T,晃荡着两条因病而过于瘦弱的双腿,从洗手间走到客厅,然后抓了个垫子抱着,盘着腿坐下。

张生住进来的时候信誓旦旦:安心,我有病的,住不了几天,不会死在你这里。

何尚生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因为“死”这件事才对他生出恻隐之心,如同之前放过他,如同此刻收留他。

他们还有讨论过,主要是何尚生提出观点:“说你只能活四周就只有四周啊,香港那么多医生,世界那么多医生,多看几个啊。”

张生便笑:“怎么,舍不得我死啊?”他笑起来更像那只小柴了,倒不是长相的问题,柴犬眼睛细长,多数向上吊着,张生的眼睛不这样。可何尚生就是很想给他一脚,然后,再摸摸狗头。

彼时张生才洗完澡,头发还没干透,头顶的部分软软垂下,发尖不再滴水,只是湿漉漉有些打绺。何尚生把手压在大腿下面才克制住揉过去的冲动,自然,也把脚趾蜷缩起来才克制住踹过去的冲动。

“想做的事情差不多做完了,”张生突然看着他的眼睛,挺认真回答,“报了仇,还没暴毙,那个医生吓唬我,说内出血就会死,我吐了那么多,也没死,多出来的时间,都是赚到。”

何尚生低下头舔舔嘴唇,他有点渴,渴到必须站起来去冰箱拿一听冰啤酒,顺手给张生带了一杯温水。

张生露出柴犬无奈的皱眉表情:“不至于吧,我也可以喝酒。”

何尚生一口气干了半罐,没忍住打了个嗝儿,一边回卧室一边没好气地答他:“啤酒有气泡,我怕你把血喷得到处都是。”

关门前何尚生又说:“差不多做完了就是还差着什么,可以想一想。”

何尚生没说的是,可以想一想,我陪你去做。他没说出口,躺下后还骂了自己一句,人家的心愿未了关他屁事,他工作很忙的好不好。

他又想,沙发用了好多年,睡在上面不舒服,明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应该去买个新的,能拉开当床那种,张生虽然瘦,架子还在,舒展开会好一些……

何尚生给了自己一巴掌:赶紧睡觉。



2


合住人来说,张生挺不错,他随父亲在国外生活过,有着一种对品质的追求和向往,在何尚生认为早餐街边随便买两个餐包一盒牛奶的时候,张生居然给他讲碳水、蛋白质和膳食纤维的比例。

何尚生挑挑眉毛,没记错的话你也吃外面买的三明治。

张生叹气:“我没食欲,能吃什么就吃什么,只为了饱,可你不同,你该想想怎么好好活着。”

如果说不好好活着,这有点冤枉何尚生了,他只是不那么在意细节,一日三餐一顿没少,家里也算收拾得挺干净,起码明面上没有硬到能站起来的袜子,也没有随处可见的脏内裤。

张生还点评过这点:“独身男人里算不错的,哇你不是gay吧?”

何尚生还扯着嗓子吵过:“是啊是啊我是啊,你再不滚小心我搞你。”

张生佯装震惊到咳嗽,咳着咳着真咳起来,捂着嘴巴的手帕洇上血迹,何尚生忙帮他拍背,而张生停下来时也忘了自己刚刚想说什么,两个人挨得蛮近,何尚生的手还搭在他身上,手心滚烫,隔着衣服都烫到皮肤,张生动了动肩,侧过脸去看他,开口:“病人都搞,何sir,是我看错你。”

不对,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被骂了“痴线”后,张生嘿嘿地笑,看着何尚生用力甩上的门,内心是说不出的快乐。

他好像没这么快乐过,何尚生真有趣,有趣又能干,脑子好,行动力强,胆子也大。张生笑着笑着,就不笑了,笑容像是女孩子常用的保湿喷雾,了无痕迹地散去。

何尚生真好啊。是选定前只知道有用,没察觉到多好的那种好。他有些后悔过来求收留,他本只是想在死前再逗逗他,乐呵乐呵。他知道自己就算不再出现,何尚生也不会忘了他。但他在离开后,茫然的瞬间,他希望何尚生的不遗忘还能更深刻些。

张生为了惩罚自己的自私,痛到崩溃时也没有吃止痛药,就那么生生痛晕。

再醒来时已经被何尚生带到某个私人医生那里。

张生没什么力气,还是要说他:“会被人发现。”

何尚生黑着一张脸吼那个医生快做检查,而后才回他的话:“他有把柄在我手里,不敢报警。”

张生就笑了,惨白着一张脸,只有嘴唇通红:“现在我成了你在他手上的把柄了,太冒险了。”

何尚生突然就怒了,怒到对屋子里的一切桌椅花瓶电视大打出手:“我冒险?谁都有资格说,你没有,你做的哪一件事不冒险?你把我拉下水的时候想过我在冒险么?耍我坑我的时候想过我在冒险么?来我家的时候想过我在冒险么?”

怒气戛然而止,整间屋子安静到吓人,外面乌云密布,雨点突然砸到窗户上,噼里啪啦的。张生缩在被子里好似动了动嘴唇,也好似没有。

何尚生像是卸光了所有力气,垂着头驼着背,一步一步挪出去。



3


四周刨去报仇的时间,刨去已经过去的时间,也没剩几日了。

张生不肯住院,照例是开了一大堆的止痛药,何尚生起初还是希望他能治一治,不指望治好,至少可以延长生命。

张生就又逗他:“怎么?真的舍不得我死啊?”

何尚生盯着他出神,没吭声。

张生突然就有点慌:“你想把我治好了再抓我是不是?”没错,慌是装的。

何尚生还是没吭声。

张生就也不再说话了。

挺没意思的,两个人都不说话,也不看电视,只是到点了或者张生状态不对的时候何尚生给他端水拿药,然后回归沉默。

何尚生不知用了什么理由向黄启发告假,黄启发还发过几次信息问他尿是不是又黄了,哪儿是不是又痛了什么的。何尚生也不回复,也不解释。反倒是张生看到了自己偷笑。

他们有时也去楼顶晒太阳,何尚生把飞虎队的身手和多年的反跟踪经验都用上了,确保没人发现地带着张生上楼。

张生食欲真得不好,也不太觉得饿,何尚生也是泡面打发肚子,连着几天下去脸都开始浮肿。

那天太阳特别好,往下落的时候像日出一样光芒四射,亮得反常。张生突然对何尚生说:“你要不要跟我玩一个72小时的游戏?”

何尚生打了个激灵,警惕又有点兴奋地问他:“你又要做什么?”

张生看看何尚生,又看看渐渐落下的太阳:“如果72小时后我还活着,你就陪我把我还差点的没做的事给做了,如果我没能撑过72小时,那你就替我做一件事。”

何尚生哼了一声:“这游戏看起来是你的独角戏,没我什么事啊。”

张生笑着摇摇头:“这个游戏里你很重要,我是游戏本身,你才是闯关的主角。”

何尚生没听懂,也还是点了点头。

张生在他的搀扶下重重呼出一口气,好像轻松了好多。

回去后何尚生追问:“那我和你各自要做些什么?在这72小时里。”

张生抻了个懒腰,倚着沙发靠背,告诉他:“我要做的很简单,努力撑过72个小时,你要做的也很简单。”

你要做的也很简单,但是具体要做什么,张生还是没说。



4


第一天很轻松,张生没痛几次,早饭亲手给何尚生煎了个糊了边的蛋,上午他们一起看了一部电影,叫暗战,故事和他们的挺像,甚至也有男扮女装装情侣的桥段。

张生问何尚生:“那时的我好看吗?”

何尚生一脸嫌弃:“都不知道被你吓死还是丑死。”

张生就摸摸脸颊:“那你还亲我?”

何尚生眉心都拧成死疙瘩了:“大哥是你让我亲的好不好?”

张生摇着头啧啧啧:“我让你亲你就亲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那我让你现在也亲我一口,你亲么?”

张生瘦得脸颊凹陷,脸上有一股药吃多了的病态的红,视觉上来说不太想亲。

何尚生没有犹豫,吧唧一口。不,没声音,就是凑上去嘴唇碰了碰他的脸颊,亲完后他还挺震惊,感觉被谁按头亲的一样。

张生摸摸被他亲过的地方,何尚生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张生也的确说了句话,他说:“刮刮胡子吧何sir,扎脸。”

一整个下午何尚生都处于一种尴尬但是强装“只要我不尴尬我就真不尴尬”的状态,倒水水洒,切苹果苹果掉地上。

张生就看着他在那儿走来走去,就是不坐到自己身边。

“我在屋里藏了一颗炸弹,后面如果你超过10分钟不待在我身旁,我就引爆。”张生威胁他。

何尚生不怒反笑:“你以为还能用这招骗我多少次?”

张生摊手:“你大可以赌一把,友情提示,炸弹威力不小,这栋楼8层以上会都碎掉。”

何尚生老老实实坐好。他不信,但他坐好了。

坐好后他问张生:“晚上睡觉怎么办?”

张生看着他:“你睡我旁边。”

何尚生说服自己:谁知道这个疯子都能干出什么,万一真的有炸弹呢?


第二天张生的状态明显不够好,凌晨开始吐血,身子缩成一团。何尚生睡得很好,他以为他会睡不好,但他躺在张生旁边,怎么就睡得那么好?被惊醒后眼睛都没全睁开就不管不顾要送他去医院,张生不肯:“我说过不治。”

何尚生问他:“你又要活过72小时,又不肯救自己?你有病!”

“是啊,我有病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张生摆摆手,“游戏规则就是我要靠自己撑下去,72个小时就够。”

何尚生没办法。他也可以不问张生的意见,可以把人直接带去医院,可是张生这次的威胁是真的,无法不去相信的:“如果你送我就医,游戏立刻结束,我有很多方法杀掉我自己,我的命,我来决定。”

何尚生知道他能做到。

这一天他们几乎什么都没做,张生睡睡醒醒,何尚生就在一旁陪着。

中途张生清醒过一段时间,还安慰他,声音很小地安慰他:“我答应给不会死在你家里的,安心。”语毕,又睡过去。

何尚生看着他昏睡的脸,内心五味杂陈,他觉得心脏像是被一个水球包裹住,憋闷、窒息。

何尚生对自己说:“要死要活是他的事,随他折腾去吧。”

何尚生对张生说:“你可别死了,你可千万要活着,要赢啊。”


午夜的时候何尚生迷迷糊糊听到一些响动,他眼皮都睁不开,心想可能是张生好点了起来走动走动,再熬一天就好了,他闭着眼,一边继续熟睡一边做计划,明天要带张生去天台,还要哄他吃些东西。

这一觉到天明,身旁过于安静,房间过于安静。

经历了48小时后的第三天,张生不见了。

像是他的出现,像是他的离开,这是他的再一次离开。

悄无声息,事出突然。

何尚生一口气滞在胸口,变成一口血喷出来,有张生那么吓人,那也是吐血啊。

满嘴的血腥味,他来不及擦,来不及换衣服,鞋子都来不及穿,去天台,去车库,沿着楼梯一层层下去,周边的街巷,附近的各种店铺,垃圾箱,跑到脚底板磨破流血,才想到查监控。

查到张生下电梯,又查到张生搭乘计程车,然后就没了。

计程车司机也问了,目的地是监控死角。

司机还给了何尚生一个小卡片,上面写着13这个数字。司机说:“那位客人说会有人来打听他,如果脸很黑,就转交。”

何尚生攥着卡片回家,回去后瘫坐在沙发上,才觉得身体又脏又臭,又酸又痛,特别是脚底,火辣辣地,早上也没处理伤口,现在袜子和肉被血黏在一起,他硬生生扯下来。

上次的13破译了是什么意思,那这次呢?

何尚生弯下腰,把脸埋在手掌中。

他不知道。

他都不知道张生走了,是因为答应过不死在他家里,还是去到另一个地方活下去。



5


日子总还是要一天天过下去,何尚生研究了所有和数字13有关的资料,他可以说是一个“13”专家了。

但专家也解不开张生的谜底,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何尚生猜不出。

他有时候半夜里睡不着,就去天台喝酒,喝得晕晕乎乎就大声咒骂,骂张生不是人。

骂着骂着,他又会抱着头把自己整个都缩起来。

“你到底有没有活过72个小时?”

“如果撑过了,你要我陪你做什么?”

“如果没撑过,你要我做什么?”

“这游戏我才是主角,可我还不知道怎么玩……”

“你到底去哪儿了?”



6


每个问题都没有答案,对于何尚生来说。

每个问题都有答案,对于张生来说。

他其实很想留下,在72个小时之后,他想喝何尚生谈一场恋爱,那是他人生中的缺憾,不是没有恋爱过,那缺憾是在遇到何尚生之后才出现的,他还没有和何尚生爱过。

要是没能撑过去,他希望何尚生替他好好活。

这场游戏他是游戏本身,何尚生是主角,他要做的很简单,努力活过72小时,何尚生要做的也很简单。

何尚生做到了。

他陪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光,他给了他没有明说的爱。

张生把死亡留给自己,他们都知道他一定会死,不是迟早,是很快。

张生把希望留给何尚生,只要他的尸体不被发现,何尚生就会认为他可能还活着。

这很自私,让何尚生承受那么多,那么多因他的出现而出现的。

所以为了惩罚这份私欲,张生孤独并痛苦地迎接着结局。他本可以改写结局,不是续写,是改写,但他没有。

13也再没什么含义,就只是一个数字。

是希望的一部分,何尚生永远解不开这谜题,就永远都会自欺欺人地保留希望。

哪怕他觉得希望只是一句遗言,一封遗书。

哪怕他已经想到了,13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



—完—


食鸥鱼

迟到两周的建尊万圣节条漫_(:з」∠)_

两条四格是@爱写情书的AA 之前在我生病时送我的慰问饭饭(?)分镜脚本都是AA,我说这么可爱不画成完成品就太可惜了,让D·AI来为您服务!!!(好烂的梗好好笑……

然后我就接过来画完了,画了两条感觉不太过瘾又追加一张单图hhh

PS:看得出我很努力在分裂画风试图让我CP饭内容丰富一点吗(啊?


(哦对了,因为最近又画了很多张建尊的草图,所以我打算再多凑几张直接办个24h,目前是主题想好了也拉了朋友来赠文,就差我慢慢画完了……日期还没确定,我啥时候画完就啥时候开吧!但是草稿里亲亲含量很高,lof估计没法顺利放出,估计完整...

迟到两周的建尊万圣节条漫_(:з」∠)_

两条四格是@爱写情书的AA 之前在我生病时送我的慰问饭饭(?)分镜脚本都是AA,我说这么可爱不画成完成品就太可惜了,让D·AI来为您服务!!!(好烂的梗好好笑……

然后我就接过来画完了,画了两条感觉不太过瘾又追加一张单图hhh

PS:看得出我很努力在分裂画风试图让我CP饭内容丰富一点吗(啊?


(哦对了,因为最近又画了很多张建尊的草图,所以我打算再多凑几张直接办个24h,目前是主题想好了也拉了朋友来赠文,就差我慢慢画完了……日期还没确定,我啥时候画完就啥时候开吧!但是草稿里亲亲含量很高,lof估计没法顺利放出,估计完整的得去CPP那边看)


这条四格本来给尊写的台词里对建的称呼都是大叔,然后想想不对,小时候那么可爱来着都是叫哥哥……(叹气

以及建哥根本没什么可画的私服,我随意搞了!邻家大哥哥suki!

食鸥鱼
未来还很长,继续相伴下去吧 推...

未来还很长,继续相伴下去吧


推上建尊60分最后一次了~意外地画了不少,挺好(谷子在印了XD

画单图好像有点进步…进步在于我画单图的心理障碍变小了(草)现在动笔比较顺……

又解决一个死线,太好了,真的忙吐了我接着得立刻飞去赶稿子的死线

未来还很长,继续相伴下去吧


推上建尊60分最后一次了~意外地画了不少,挺好(谷子在印了XD

画单图好像有点进步…进步在于我画单图的心理障碍变小了(草)现在动笔比较顺……

又解决一个死线,太好了,真的忙吐了我接着得立刻飞去赶稿子的死线

似淡非蛋

【暗战|何张】三万天

【暗战|何张】三万天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人的一生大概有三万天,而我和你,每次都有三天-


那次之后,张生突然成了何尚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何尚生在数量上愿意用“为数不多”这个词,张生不曾戳破,其实他没什么朋友,要好的同事一大堆,尊敬的下属一整队,可朋友两个字对他而言有些奢侈了,他一个都没有。

张生倒是唯一了。

张生出现在何尚生家门口的时候就很坦诚,一如搞事情之前那样,脸上把“我要干点什么了”写得清清楚楚。

何尚生只着了一条藏蓝色底裤,胡子还没刮掉,头发乱如鸟窝,表情很是狰狞。

谁都不会欢迎......

【暗战|何张】三万天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人的一生大概有三万天,而我和你,每次都有三天-

 

那次之后,张生突然成了何尚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何尚生在数量上愿意用“为数不多”这个词,张生不曾戳破,其实他没什么朋友,要好的同事一大堆,尊敬的下属一整队,可朋友两个字对他而言有些奢侈了,他一个都没有。

张生倒是唯一了。

张生出现在何尚生家门口的时候就很坦诚,一如搞事情之前那样,脸上把“我要干点什么了”写得清清楚楚。

何尚生只着了一条藏蓝色底裤,胡子还没刮掉,头发乱如鸟窝,表情很是狰狞。

谁都不会欢迎凌晨五点来扰人清梦的不速之客。

但谁都不会拒绝带着热乎乎的白粥和肠粉送上门的小猫咪。

张生从门缝溜进去的时候还刻意瞥了一眼何尚生的某个部位,然后笑他:“何督察,你要不要先去冷静一下,都是男人,大早上的,我理解,我不会认为你在对我发情。”

何尚生大力摔门,作为一名警察,他有义务把通缉犯绳之以法,至少他可以报警,最近的警署从接到电话到出警至他家也就七分钟,他完全来得及套上衣裤,整理发型,还能吸溜进一条肠粉。

张生坐在餐台前小口喝白粥,被烫到吐出舌尖做鬼脸,见何尚生阴晴不定地依然站在原地,他只好举起双手:“好啦,何督察,我是来当你朋友的,我们合作这么愉快,如果不来,你要去哪里再找一个我,让你玩得这么尽兴?”

何尚生放弃了七分钟抓人,理由也很简单,绝不是真要让他做自己的朋友,何尚生回房间罩了一条睡裤,出来坐在张生对面吃肠粉。

他只是觉得吃人的嘴短,就先不抓他了吧。

 

张生每次出现都是三天为限,这三天他会一直努力跟着何尚生,有时装成老伯伯,有时扮做熟女,有时就是很简单,一顶鸭舌帽,一副墨镜,好认到何尚生真怕他突然就被抓了。

张生每次来也没什么事做,何尚生上班,他就在附近,近到何尚生两指撑开百叶窗的隔页就能看到他。何尚生开始还会暴躁地下去吓唬他:“你好烦啊,信不信我马上抓你。”

张生总是呵呵笑,递过手腕在他面前:“好哇,我也有点累了,想上去坐坐,看看何督察工作的环境。”

何尚生又被气回楼上,干脆不管他了。

周末的话张生就赖在他家里,他每次来都会带些东西,一张黑胶唱片,一部老电影碟片,一盒飞行棋。

何尚生家里没有黑胶机,张生就带他去淘,他总不肯买新的,他说黑胶机要有故事,才能让黑胶唱片更好听。

何尚生家里的放映机很先进,何尚生还讽刺张生:“电影不是更需要有故事?怎么,不用我换机器么?”张生就看看他,很认真地骂他:“何督察,你脑子是不是不好?”

何尚生不喜欢棋牌类游戏,他没那么多耐心,玩得最好的是五子棋,黑或者白,连成线就结束了。张生很擅长棋牌类,而且总是津津有味,一步都不肯退让,连五子棋都能把何尚生下出胜负欲,最后不分输赢,张生都不肯玩了,何尚生瞪着眼睛不许他走:“再来一盘,输的人请吃饭,喂我警告你哦,再跟我下一盘,不然我马上联系重案组。”何尚生看似抓得紧,实则不怎么用力,张生的手一扭一挣也就脱离控制了,他总是一边穿外套一边给何尚生画饼:“下次咯,这次让你赢了,下次你都不想跟我玩,下次再说。”

 

何尚生并不知道每一个下次都会是哪一天,张生的下次总是随心所欲,他突然出现在何尚生的视线中开始,到他对何尚生摆手说“再见”,每一次都刚好72小时。

何尚生从不问他,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或者挽留他,要不你再多呆一会儿。

何尚生好像习惯了张生的神出鬼没,他来了,他就陪他玩,他走了,他就回归自己的独处时光,并在等待着期待着张生下一次出现。

后来,何尚生也开始准备些节目。

他觉出张生应该是曾经很有生活品质的人,就买了些好看的装饰品摆在家里,一张被张生看到后表扬过的土耳其挂毯,一块被张生看到后翻着白眼嫌弃过的石头。

何尚生也会在冰箱里备一些食材,他想和张生吃一顿打边炉,唯一的苦恼是鱼片还是新鲜的好,可他不知道张生来的时间,他只能准备好多丸子,好多肉片,并常备蔬菜。

何尚生还添置了游戏机,不怎么玩游戏的人去向宅男同事请教:“呐,有没有什么适合两个人玩,又不会玩到翻脸的那种?”然后他买了马里奥全套,他自己试着用那个红色小人去吃金币,他偷偷苦练技术,他想,张生最好玩不过他,不过也没关系,张生玩得好也正常,至少他不会拖后腿。

 

那天张生来的时候是深夜了,距离上一个72小时相隔了三周。

何尚生刚刚睡下,被吵醒也没什么不快,不过他故意沉着脸,装作不耐烦。

张生带着疲惫之情,似乎累得厉害,一进来就趴倒在何尚生家的沙发上:“何督察,我好乏,让我睡一下。”

张生睡着的时候像是做了噩梦的小狗,缩着身体,鼻子哼哼唧唧的,还从眼角落了眼泪。

何尚生拍他肩膀,想叫他去床上睡,张生没有醒,就只是说出似梦话非梦话的一句:“何督察,你会不会忘了我。”

何尚生假装没听清,皱着眉决定把他抱到床上去。抱起来才发现这个人多轻,轻得可能风大点都会吹跑,他可能根本抓不住吧。

给他脱掉外套,给他盖上被子,何尚生不知道要在哪里呆着才好,他做床边也不对劲,回去客厅也不对劲,站着更是不对劲,就只好傻乎乎盘着腿席地而坐,背靠着床沿。

张生翻了个身,手垂下来,垂在何尚生脸旁边,手指似有似无碰到他的脸颊。

张生的手很凉,何尚生侧过头用脸又去碰了一碰,然后抬起自己的手,抓住那只手。

张生的呼吸沉稳,他真得睡熟了,长睫毛不停抖动,不知沉浸在怎么样的梦里。

何尚生就那样一直坐到天明,坐到张生在他后面道早安:“早啊,何督察,你的床好舒服。你干嘛抓我的手?你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吧?”

何尚生想,张生一定不是刚醒,刚醒的人不会说这么多话。何尚生一把甩开他的手,站起来时腿都麻了,骂骂咧咧地:“睡醒就走开,不要占着我的床,我现在要补眠,不许吵我。”

何尚生肯定是睡不着啊,张生也不肯安分,在外面走来走去弄出好多声响,一会儿是:“哇何督察你冰箱好多存货,我们煮来吃好不好?”一会儿是:“何督察你马桶堵,你是不是最近不怎么吃蔬菜,可你买了那么多,玉米都发霉了,你怎么都不吃?”一会儿是:“何督察,你新买的这个镜框不错诶,要不我们一起拍张照吧,这么好看的镜框,应该要放我的照片。我人好,我带你一起拍。”

何尚生忍无可忍,拎着枕头出去丢他,张生正往嘴巴里塞一块胡萝卜,接过枕头,蛮认真地:“其实我都有拍过你好几张,认识你之前我就是你的粉丝了,都是偷拍,那么偶像,我说真的,我们一起合张影好不好?”

“你好烦啊,你真得好烦啊,搞那么多事。”何尚生挠着头抱怨,却还是去找自己的相机。

“就是普通相机哦。”张生摇摇头,“等我,我那个拍你的比较专业,拍出来也帅一些,我回去拿。”

何尚生忽然心里一紧,他一把抓住张生的袖口:“就这个好了,别走。照片嘛,先随便拍拍咯,下次再用你的。”

张生对着他笑:“我家里不远,拿个相机好快的,不如你先煮那些东西,回来后我们就拍照,然后就吃打边炉。”

何尚生不放手:“东西煮老了就不好吃了,我们先吃啊,不着急走,都还没到72小时。”

张生很仔细地看看他,拍拍他的手背:“何督察,你知道么,一个人的一生大概有三万天,我每次和你呆三天,是人生的万分之一,万是一个很多的计数单位,你不用害怕的。”

何尚生一下子收回自己的手,好像做了坏事被揭穿,脸也红了,还要狡辩:“煮好了我就开始吃,我不会等你的。”

“好。”张生点点头,走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何尚生,“再见,何督察。”

 

何尚生有时候会想,一个人的一生有三万天,张生每一次拿出万分之一和他在一起,万的确是个很多的计数单位,只是他们都忘了,张生的人生并没有三万天那么多。

那天的打边炉煮了好久,何尚生计算着时间,从张生进门那一刻算,到他说再见,没有呆足的72小时,用打边炉凑够。剩下的时间锅子里面一直都在煮,水加了一次又一次,丸子都煮化了,汤汁粘稠,一团浑浊。

张生走了就没再回来,他失约了。不过细想一下,也不算,他们也没有约定什么。

何尚生并不生气,他就是感觉遗憾,他们还是没能一起吃打边炉,没能拍一张合影。他还没有跟张生通关马里奥。

何尚生后来买了个很贵的专业摄影师才用的相机,花掉了两个月的薪水,他想,要是张生再来,就不用回家去拿相机了,他什么都有。

何尚生想,张生还会来吗?也许还会吧,在某一个深夜,在某一个凌晨,敲开他家的门,或是在某一个上午,在某一个下午,站在他办公室的楼下。

再来的话,上一次相差的时间要逼着他补齐。

何尚生掰着手指算,算他自己还有几个万分之一,他算不清,他不知道。

他只是一下子觉得好累,人的一生居然有三万天那么漫长,他一个人要怎么数着日子过完剩下的时光。

如果没有张生的话。

何尚生开始变得难过,好难过。

他好想念张生,他真的好想念他。

 

—完—


相泽新北Watson
2022.8.13帆麟凯生贺...

2022.8.13帆麟凯生贺

『蓝手有礼🎁』规则:

在推荐中抽3人送黑白头像x1,该条lof蓝手过30生效✨

👏·8月27号开


【条漫请从右至左观看】


·🚫禁止拿我oc代餐·


一些碎碎念:

之前都没画过这种分格子的条漫,画的是今天生日的oc帆麟凯,和他的御医江哲昆(生日8.11)在故事正文里发生的一个片段,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画得不好还请海涵🥺


真没想到这已经是oc帆麟凯诞生的第七个年头了,结果正儿八经过生贺还是第一次(乐。希望搞得盛大一些,所以还请各位多多参与,虽然奖品少是少了点,但好歹也能白嫖嘛,对吧(乐。...

2022.8.13帆麟凯生贺

『蓝手有礼🎁』规则:

在推荐中抽3人送黑白头像x1,该条lof蓝手过30生效✨

👏·8月27号开


【条漫请从右至左观看】


·🚫禁止拿我oc代餐·


一些碎碎念:

之前都没画过这种分格子的条漫,画的是今天生日的oc帆麟凯,和他的御医江哲昆(生日8.11)在故事正文里发生的一个片段,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画得不好还请海涵🥺


真没想到这已经是oc帆麟凯诞生的第七个年头了,结果正儿八经过生贺还是第一次(乐。希望搞得盛大一些,所以还请各位多多参与,虽然奖品少是少了点,但好歹也能白嫖嘛,对吧(乐。


最后,祝我oc帆麟凯生日快乐✨

食鸥鱼
sunlight内部否掉的葱姜...

sunlight内部否掉的葱姜汽水宣传海报珍贵图像资料(不是)

本来这周懒得画60分了但是题目有个绿hhhhhh这就是我的擅长领域了,我必须冲(狂热绿色爱好者

刚开始还觉得像bl漫画封面(?)开始画气泡之后太像饮料广告海报了SOS哈哈哈哈哈哈哈(气泡这东西一旦掌握了技巧意外的好画又方便出效果呢…


其实想画的是ED那个场景!黄蓝交融变成绿色,我嗑爆(之前我妹跟我一起看的时候对这设计发出了ohhh的怪叫


sunlight内部否掉的葱姜汽水宣传海报珍贵图像资料(不是)

本来这周懒得画60分了但是题目有个绿hhhhhh这就是我的擅长领域了,我必须冲(狂热绿色爱好者

刚开始还觉得像bl漫画封面(?)开始画气泡之后太像饮料广告海报了SOS哈哈哈哈哈哈哈(气泡这东西一旦掌握了技巧意外的好画又方便出效果呢…


其实想画的是ED那个场景!黄蓝交融变成绿色,我嗑爆(之前我妹跟我一起看的时候对这设计发出了ohhh的怪叫


食鸥鱼

「既然无论多少次都仍会想起」

「那就 为只属于我们二人的故事 取个名字吧」


终于搞完了,建尊手书!(B站也传了!BV1xT41157vj求个一键三连非常感谢!

BGM是花譜的春阳(赞美阿花!阿花今年要去武道馆开live了!我好开心呜呜呜


大概是白羽TV连载期间春阳这首歌也发布了,觉得真好代啊就打算画了

并不是第一个手书坑,主要是想当做完结纪念画的,说是建尊但基本是原作向(原作不就是建尊吗!),结果拖拖拉拉搞完都到了这个时间……(人上年纪了……(不是


虽然是带着“没看过原作的人也能多少体会到一点作品的魅力”这种想法去画的,实际能力太有限了,可能传达得还...

「既然无论多少次都仍会想起」

「那就 为只属于我们二人的故事 取个名字吧」


终于搞完了,建尊手书!(B站也传了!BV1xT41157vj求个一键三连非常感谢!

BGM是花譜的春阳(赞美阿花!阿花今年要去武道馆开live了!我好开心呜呜呜


大概是白羽TV连载期间春阳这首歌也发布了,觉得真好代啊就打算画了

并不是第一个手书坑,主要是想当做完结纪念画的,说是建尊但基本是原作向(原作不就是建尊吗!),结果拖拖拉拉搞完都到了这个时间……(人上年纪了……(不是


虽然是带着“没看过原作的人也能多少体会到一点作品的魅力”这种想法去画的,实际能力太有限了,可能传达得还是不太好,很多地方蛮生硬的

之前做完<怪物>后就直接爬白羽了嘛,好久没做手书,其实理想状态是把手书当做像画一张图/一个条漫那样很轻松随意的东西,可以当做摸鱼去享受,因为大部分手书也就是听了喜欢的歌想配上喜欢的作品/画一些东西这样的理由才画的

但是实际可能因为<怪物>那会儿太用力过猛了,卷到自己(……)实在是不知道之后该拿出什么水平的手书,特效和很多东西在那里已经达到目前能肝的极限了,很满足,但是很难再做出超越那个的……

就这么烦恼了挺久,最后觉得还是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或者说也不必只盯着某一方面去看,每次都做不同的方向,能尝试一点新的东西,有不同的风格和学习,这个才是我理想的状态


所以<怪物>那次是想尝试静止系的一些手法,技术上真的学了很多,包括开始加上一些3D,<春阳>这次的话倒是更偏向画一点了

(特效上没啥特别复杂的……不过这次用了新字体,终于不是全片图省事的思源了x 字幕排版想排成诗意的感觉!还挺喜欢的

很久没画这种带好多背景的全彩手书()累,画得也很慢,不过也是能看到一些自己的进步,画完还挺有成就感……因为我手书图一般都难以拿出来单看,在视频里效果会比较好,这次总算是静态也还能看得过去了(努力征服彩图背景……

画都画了,想说干脆印一点本纪念,送亲朋好友,或者呃浅开个通贩让亲友帮忙发货,就印个十几本应该ok吧()


一些彩蛋:

间奏照片墙闪过去的模糊文字是各话标题~挑了原作里喜欢的一些场景,基本按时间顺序走的,每一幕回忆里都是爱……

(我:有什么必要非得在温泉里赤条条的时候谈心?有什么必要加油打气非得贴那么近快亲上了?oh因为你爱他,那没事了,贴贴!

“那就不要忘记 为其起个名字吧”→意思是建哥亲自起的CP名(…)


叨叨了好多……再顺便说回来一些建尊。初遇在盛夏,重逢在春天,真是春夏感很重的cp(这点跟铁瘫刚好错开w铁瘫对我来说是秋冬感很重……雪中对饮和银杏叶的关系吧,而且毕竟是九月开的赛

而且白羽生活感很重嘛,很喜欢那种淡淡的生活感,不是那么轰轰烈烈,但足够浪漫,也足够深情

(“无论多少次都仍会想起”这句歌词……呜呜……是建哥……)

之前在wb也说过,我觉得对建哥来说和小尊的相遇完全就是人生中最珍贵会永远珍藏的一段记忆,哪怕没有十年后的重逢,哪怕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或许建哥就是会普通地在腿伤后退役或者找人成家之类的,但不管他在干什么、与谁在一起,那个短暂的夏天都永远是,只要想起来就会感到幸福的那么一段美好,白鸟尊的存在早就已经刻在他心里最柔软的那个地方了


这种事情真是可遇不可求…人生有这么一次就很圆满(此处应有ED歌词:如果能将偶然称之为命运

(我真爱的CP基本都是这个款吧,我好喜欢啊)


PS:但是最近我偶尔会打趣地想到,建哥,重逢的时候真的没想过自己可能是认错人了吗www小尊初期跟失忆症似的,建哥在小剧场里甚至都明示了,结果小尊一点反应都没(小尊OS:这人又在说什么怪话),换谁都会怀疑一下自己认错了吧,竟然这么笃定,你,果然STK!(不是!


总之最后能想起来,能把彼此作为不可缺少的那个存在,真的是太好了,建尊真是……好幸福的一对(抹泪

屑の戦士

名字:金发华

属性:刘德华(99年金发造型)

时间:暂定开到50团为止

买前请一定阅读详情页面! 

注意:p2为娃娃二样,大货可能会根据投票采用一样的猫猫眼,请谨慎购买!

无盈利,最终价决定于总费用。

名字:金发华

属性:刘德华(99年金发造型)

时间:暂定开到50团为止

买前请一定阅读详情页面! 

注意:p2为娃娃二样,大货可能会根据投票采用一样的猫猫眼,请谨慎购买!

无盈利,最终价决定于总费用。

wxxxxxxx

怎么感觉有点莫名的可爱哈哈哈

怎么感觉有点莫名的可爱哈哈哈

亦然易燃物
本宣|暗战|何张 ☁️合志名称...

本宣|暗战|何张

☁️合志名称:《黑择明》

🌸预售时间:2021.08.21 周六晚8点

☁️内容详见一宣图

🌸极有可能是唯一一本何张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本宣|暗战|何张

☁️合志名称:《黑择明》

🌸预售时间:2021.08.21 周六晚8点

☁️内容详见一宣图

🌸极有可能是唯一一本何张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我的爱 我的怡

对,第二张是我用各处偷的图拼的

对,第二张是我用各处偷的图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