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包包喜欢吃小笼包 包包喜欢吃小笼包 的推荐 youmusi56775.lofter.com
Rin

痕迹

1、本文是赛马娘的同人文

2、含有目白麦昆×黄金船cp(本篇中有一定的左右位倾向)

3、虽然用了动画的梗,但整体还是走游戏设定。虽然不是刻意写的,总感觉有点怪文书的感觉,小心ooc(

碎碎念:(从游戏剧情来看)麦昆性格其实有点强势,感觉麦昆是在长时间的压抑之后可能会爆发,会强迫别人的类型。但黄金船恰好相反,虽然表面上很任性,实际上心思细腻会考虑别人的心情。这个文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一通乱写得到的。

——————————分割线——————————

拿下春天皇赏的冠军,像往常一样在观众席前接受观众的欢呼的时候,麦昆的目光看向了黄金船的方向。

她高兴地跳动着,朝麦昆呼喊着什么,...

1、本文是赛马娘的同人文

2、含有目白麦昆×黄金船cp(本篇中有一定的左右位倾向)

3、虽然用了动画的梗,但整体还是走游戏设定。虽然不是刻意写的,总感觉有点怪文书的感觉,小心ooc(

碎碎念:(从游戏剧情来看)麦昆性格其实有点强势,感觉麦昆是在长时间的压抑之后可能会爆发,会强迫别人的类型。但黄金船恰好相反,虽然表面上很任性,实际上心思细腻会考虑别人的心情。这个文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一通乱写得到的。

——————————分割线——————————

拿下春天皇赏的冠军,像往常一样在观众席前接受观众的欢呼的时候,麦昆的目光看向了黄金船的方向。

她高兴地跳动着,朝麦昆呼喊着什么,也许是因为激动,也许是因为天气太热,她解开了衣服的领口,从领口里露出了白皙的皮肤,和形状秀丽的锁骨。

麦昆不由自主地吞了一下口水。

 

那种特殊的想法,萌芽于准备春天皇赏的训练过程中。在春天皇赏前,为了与东海帝皇对决,训练员给了麦昆加重的蹄铁,用来练习腿部爆发力。

面对无败的东海帝皇,再加上天狼星的诸位对自己的期待,要说没有紧张的感觉,那是不可能的。在确定了比赛日程的这段时间,麦昆一直在全神贯注地练习,也是为了减轻这种紧张感。

小腿逐渐产生了疲惫的感觉,在机械重复的跳跃动作中,能感觉到自己跳跃的高度在逐渐降低,如果不能用什么办法促使自己保持高度,训练效果会打折扣。

“麦昆好厉害啊。”因为没有比赛安排,黄金船总是显得很清闲,以往她总是在赛场边缘闲逛,和正在休息的其他马娘聊天,但现在训练员告诉她要帮助麦昆训练,所以她正坐在麦昆面前,看着麦昆的动作,“但是刚才那一下偷懒了哦,高度没有达到训练员的要求。”

“看来必须想个办法避免疲劳导致的高度下降才行啊。”麦昆停止了动作。

“在脚下放一个不能踩到的东西怎么样?”黄金船迅速想到了一个办法,“如果脚下有不愿意踩到的东西,自然就会下意识地提升高度了。”

“嗯……是个办法,但是有什么训练器材是不能踩踏的吗?沙包?”

“把麦昆最喜欢的甜点放在脚下怎么样?训练结束之后还能顺便补充糖分呢!”

“拜托你想个稍微合理点的办法。”

“啊哈哈,总不能把别人放在脚下吧?”

把别人……?

麦昆的目光落在了坐在面前的黄金船身上。

“黄金船……”

“怎么了?”黄金船露出了无辜的表情。

“你能不能趴在这里,让我从你后背上跳过去呢?”

“……诶?”

“如果是你,我一定不会轻易踩上去的吧?”

“诶诶诶?!”黄金船跳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我是相信麦昆的啦,但是,但是……要是被那种蹄铁踩到了……”

“训练员不是要求你帮我练习吗?这也是为了天狼星哦?”麦昆露出了堪称温柔的笑容。

“……”黄金船露出了仿佛在食堂不小心吃到了讨厌的东西一般的表情,看到黄金船这个样子,麦昆心里产生了些许莫名地愉快感,大概是对一直以来喜欢恶作剧的黄金船打成了一点报复的快乐。

“麦昆该不会是想用这种办法报复我吧?”黄金船一眼就看穿了麦昆的想法。

“怎……怎么可能!”麦昆立刻掩饰,“总之,这可是你自己提出的办法,如果你不愿意帮忙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

黄金船鼓起了脸颊,带着不情愿的表情走到麦昆面前,趴下来蜷缩成一团,“这样就可以了吧。”

“嗯,高度差不多了,这样就可以了。”

“喂,绝对别踩到我哦!被那种蹄铁踩到,我的背一定会陷下去的。”

黄金船侧过头来看着她,从耳尖能看得出她在微微发抖,麦昆还是第一次看到黄金船害怕的样子。

意外的……稍微有点可爱嘛。……怎么回事,居然会产生“黄金船很可爱”这样的想法,完全不像往常的自己啦。

训练重新开始,距离今天的训练结束还有两百次跳跃。

“呜……”在麦昆起跳的时候,感受到地面振动的黄金船明显地缩紧了身体,耳朵垂了下去,发出了小小的悲鸣声,这样的声音也很少会从她嘴里发出来。不过在反复跳跃了十几次之后,她似乎也逐渐习惯了,身体稍微放松了下来,不再发出声音。

好,感觉能行。

“啊,是甜甜圈!”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特别周的声音,麦昆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起跳的动作没有做完全,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呀啊——————————!!”

“黄金船同学!”

黄金船的惨叫声在训练场上空回档,麦昆急忙从她背上跳了下来,把运动服掀起来,在黄金船的后背上,清晰地留下了蹄铁的痕迹,就连蹄铁上的“重”字也看得很清楚。在蹄铁压出的痕迹四周围绕着浅浅的红色,与黄金船白皙的皮肤相衬,把这个痕迹衬托得更加明显。

麦昆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摸了摸黄金船的后背,很光滑,皮肤柔嫩,和其他的少女没有什么分别。她的手从“重”字上经过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平时穿的制服鞋——制服鞋的蹄铁上刻的不是“重”字,而是学生的名字。

如果刚才她是穿着制服鞋踩在黄金船的后背上,现在印在黄金船身上的字样就会变成“目白麦昆”。

她这样想着,突然感觉心里一阵痒意。

有种奇怪的感觉。

看着印着蹄铁痕迹的,黄金船的后背,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的后背怎么样了?”黄金船小声问道。

“嗯……踩出了一个痕迹……”特别周在旁边一边说一边也伸出手去摸黄金船的后背,她的手指在蹄铁的痕迹上挪动。

特别周的手正摸在黄金船的后背上……

麦昆稍微挪动了一下手腕,把特别周的手从蹄铁的痕迹上挡开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但手已经自动挪了过去。

“没有肿起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麦昆收回手,把黄金船的运动服重新拉下来帮她穿好。

“真的没问题吗……”黄金船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如果你不愿意继续帮我训练也可以。”

“……那还是继续吧。”

黄金船紧紧地抿着嘴唇,依然趴在原来的位置上。

“这次站起来,弯下腰,用手扶着膝盖。”

“喂喂真的没关系吗?这样不会太高了吗?”

“这是根据训练员的要求调整的高度,那么我们继续吧。”

黄金船按照麦昆所说的那样站了起来,用手扶着膝盖。麦昆重新起跳,因为高度的提升,想从黄金船后背上跳过需要更多的集中注意力。

“大家要吃甜甜圈吗——!”特别周的声音又一次从旁边传了过来。

“诶?”麦昆立刻把目光投向了特别周手里的甜甜圈盒子,没有注意到自己起跳的力度不够。

“呀啊啊啊啊啊————————————!!!”

“黄金船同学——!!”

黄金船的惨叫声和特别周的惊叫声一起响了起来,麦昆急忙从黄金船背上跳下来,黄金船紧接着瘫倒在练习场上。

在她踩上去的时候,黄金船并没有直接倒下或者突然蹲下,而是等她离开之后在趴下,这是为什么……?

这样的疑惑从麦昆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她没有深入思考,立刻第二次掀开黄金船的衣服去查看,两次踩踏不偏不倚地叠加在同一个位置,原有的痕迹加深了,在印痕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出血点。

“在被我踩到的时候,你应该赶快蹲下卸力才对吧。”麦昆抱怨道。

“如果我突然蹲下,麦昆不就会从我背上摔下来了吗?马上就要比赛,如果我害麦昆受伤,训练员不会放过我的。”

麦昆愣了一下。

与表面上不同,黄金船有她自己的一种表达温柔的方式,这一点麦昆很久之前就感觉到了。但是每次直面黄金船的温柔的时候,她还是会有种难以适应的感觉。

“……很痛的话就不用陪我了,回去休息吧。”

“没关系,麦昆的训练更重要一些。但是!”黄金船瞪了特别周一眼,“小特,请你先离开这里,去干什么都行。”

“对,对不起,那我去跑一圈吧……”特别周满脸愧疚地把甜甜圈放在一旁,离开训练场上了跑道。

“那么,继续训练了。”

黄金船依然做好双手支撑膝盖的姿势,麦昆重新开始了训练。

但是这次已经没法集中注意力了。

每次落地的时候,都能从侧面隐约看到黄金船的脸颊,她紧紧地咬着牙,似乎是在拼命克制逃走的冲动。扶着膝盖的手也攥成了拳,每次麦昆起跳的时候,她的耳朵都轻微地抖动两下。

……有种奇怪的感觉。

黄金船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奇怪的人是麦昆自己。

看到自己的蹄铁在黄金船后背上留下痕迹,麦昆不仅感觉到了愧疚。

还有喜悦。

某种难以言喻的喜悦,从内心流淌出来,就像冲破土层而流淌出来的泉水一样,水流越来越快。

好可爱……

这样的念头令她恍惚了一瞬间。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第三次踩在了黄金船背上。

“够了!!”不等麦昆说什么,黄金船回过头朝她喊了一声,“麦昆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黄金船的脸变得红红的,在她喊话的时候,眼角有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黄金船,麦昆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反倒是黄金船比她先冷静下来,挪开了视线。片刻之后,黄金船朝她轻轻笑了一下:“对不起,麦昆,你没有受伤吧?”她的语气已经迅速恢复了正常,但脸依然红红的,脸颊上挂着泪痕。

她刚才确实生气了,但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只过了一个瞬间,她就冷静了下来,甚至能微笑着,反过来向麦昆道歉。

“我去……我去保健室帮你拿点包扎用的东西过来吧……”

麦昆说完之后,像逃跑一样离开了训练场。

 

那天的训练结束之后,麦昆去了黄金船的宿舍。黄金船住的是难得的单人间,宿舍里的另一张床是没有铺盖的空床板。黄金船坐在床上脱掉上衣,让麦昆来帮她包扎。

麦昆把保健室的老师给她的药膏均匀地擦在黄金船后背的伤处,黄金船的皮肤擦上药膏的手感变得很奇怪,滑滑的,粘粘的,有点油腻腻的感觉。

麦昆把手指戳进蹄铁的痕迹,把药膏涂抹进去。

这个痕迹是,她的蹄铁踩下的痕迹。

是她在黄金船身上留下的痕迹。

只要想到这一点,喜悦的溪流就会流淌起来,她几乎听得到叮叮咚咚的水流声。

“是我的……”

她一边抚摸着黄金船的后背,一边脱口而出。

“麦昆,你刚才说什么?”黄金船回过头来看了看她。

“……没什么。”

在擦过药膏后,麦昆帮她的后背贴上纱布。此后,麦昆每天都会来帮黄金船换药。

 

春天皇赏顺利结束,训练员请队员们吃了庆功宴,麦昆像往常一样对黄金船提起了晚上去换药的事。

“感觉已经完全不痛了,是不是可以不用换药了呢?”黄金船说。

对了,麦昆差点就忘记了,就算是再深的印记,经过这么多天的治疗,总会渐渐消失的。

“……保健室的老师说过,那个药要用满十次。”

“这样啊,那今晚也到我宿舍来吧。”

黄金船没有对她的说法产生任何怀疑。

当天晚上,黄金船脱掉上衣,她看到了光滑白皙的后背,蹄铁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了。

痕迹没有了。

她在黄金船身上留下的痕迹没有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她心里流动的,喜悦的泉水突然停止了流淌。

“怎么了,麦昆?”黄金船在催促,“赶快换完去休息吧。”

想在黄金船身上留下痕迹。

但是,应该留下什么样的痕迹呢?

最好是让大家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目白麦昆留下来的,那种有标志性的痕迹。

“……黄金船。”

“嗯?”

“我有话想对你说。”

“什么事?”

麦昆转到了黄金船正面,黄金船已经把上衣脱掉,现在只穿着内衣。她穿的是很普通的运动内衣,学院里的马娘们很多都会选择这种舒适的内衣。

但是这样的内衣并不能把黄金船的身材凸显出来,对黄金船来说是一种累赘。

麦昆突然上前,把黄金船按倒在床上,然后骑在她的小腹上。

黄金船丝毫没有反抗,只是躺在那里,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麦昆,你要说什么?”

麦昆没有回答,只是俯下身,向黄金船靠近,两人的距离缩短的瞬间,她看到了在黄金船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恐慌。

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噬咬。麦昆没有闭上眼睛,黄金船也没有。黄金船的眼睛颜色很像目白家收藏的一瓶红酒,她的嘴唇也和那瓶红酒一样,有种沉静的,令人回味无穷的芬芳。

不知道过了多久,麦昆松开黄金船的时候,看到她的嘴唇明显地变红了。

痕迹,是新的痕迹。

喜悦的泉水又重新流淌起来。

“麦昆想对我说的就是这个吗?”黄金船依然没有挣扎,也没有表现出反感,只是单纯地微笑了一下。

“还有其他的话想说。”

“那就一次性说完吧。”

麦昆伸出手解开了黄金船的内衣。

“怎么回事啊麦昆,手抖得很厉害哦,明明主动过来的人是你。”

黄金船脸上带着笑容,这并不是麦昆想看到的表情。

她想看到黄金船满脸通红,眼睛里含着泪水的样子,没错,就像那天被她踩过之后的样子,那样的表情对黄金船来说是最可爱的。

她亲吻了黄金船的脖子,亲吻了令她移不开视线的精致的锁骨,亲吻了胸前最柔软的地方,亲吻了小腹,凡是她吻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浅浅的,红色的痕迹。

如果能在黄金船身上,每个地方,都留下她的痕迹……

如果能这样表明,黄金船身上的每个角落,都是目白麦昆的所有物……

将那个与表面相反的,纤细温柔的黄金船的身体……

这是何等的美妙啊。


我网卡得动不了

😇

二编:稍微把连修了一下,前面那版太崩了55

😇

二编:稍微把连修了一下,前面那版太崩了55

秋水无大呲花鱼yu.

震惊,两位芦毛马竟在喷泉前互诉衷肠

有私设,年下船,退役生活


架空!架空!架空!


新生儿文笔转折生硬辞藻庸俗剧情老土喷就是你对

  

ooc预警⚠️


——————————-

“你喜欢我?”

眼前的人没有用“你是不是喜欢我?”这样疑问性更强的话语来询问,反倒是运用了一个几乎算是陈述句的方式质问她


黄金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但也总归只是一时而已。


她很快沉下心来,“对,我确实是喜欢你。”


但就算是看到面前那人嘴角勾起一个得意而又戏谑的笑,黄金船也没有想要顺她意图前行的意思,反而是说出了自己压在心里许久的话语,她不是没......

有私设,年下船,退役生活

 

架空!架空!架空!

 

新生儿文笔转折生硬辞藻庸俗剧情老土喷就是你对

  

ooc预警⚠️

 

——————————-

“你喜欢我?”

眼前的人没有用“你是不是喜欢我?”这样疑问性更强的话语来询问,反倒是运用了一个几乎算是陈述句的方式质问她

 

黄金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但也总归只是一时而已。

 

她很快沉下心来,“对,我确实是喜欢你。”

 

但就算是看到面前那人嘴角勾起一个得意而又戏谑的笑,黄金船也没有想要顺她意图前行的意思,反而是说出了自己压在心里许久的话语,她不是没想过后果,而是她真的需要听到眼前人真真切切地肯定自己,肯定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不然她可能这一辈子都会因为自己稀缺的安全感而感到无法释怀。

 

“我感觉你还是喜欢东海帝皇更多一些。”

 

“我不希望我的喜欢会让你感到拘束。”

 

她愣住了。

 

黄金船生硬的扯出一抹笑容,在她面前强装出了一种无所谓的语气道:

 

“我明白了,今后还是做朋友吧,你觉得呢?”

 

麦昆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答复似乎出乎了她的预料,她看着黄金船的脸逐渐变得失望,明明有很多话想要对黄金船说的,明明她非常不想让自己的暗恋终结在黄金船自以为是的误会当中的,明明……明明。

 

“我……”最终那些能让黄金船安心下来的话被恐惧硬生生堵在喉咙口。

 

“很抱歉。”低哑的声音从冰冷的躯体中散发出来,冷到让麦昆觉得有些错愕。

 

她的黄金船从来不会这样的,她的黄金船……

 

她走了,背影被这漆暗的夜晚笼罩的更为阴沉。

 

这三句简简单单的话烙印在麦昆的脑海里,像是拎着刀的刺客,预想着屠杀他的灵魂与理智。

 

她看着黄金船远去的背影,明明自己只要开口就好了,明明自己只要跑过去抱住她就好了,但她什么都没有做,后悔和怨恨在她的身体中越积越多,终于:

 

她崩溃的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她意识到了什么,她的黄金船,从未属于她。

 

她在也承受不住了,她恨自己的懦弱。

 

明明自己背负着目白家的尊严与传承,却连这一点小事都无法做到。

 

“麦昆?”

“你怎么了?”

是帝皇的声音。

 

——————

 

“看吧,果然还是帝皇更懂得如何关心你。”黄金船说着,挪开了自己早已锁定在麦昆身上的视线,她背靠在墙上,觉得眼角有滴泪将划过自己的脸颊,滴落到地上。

 

“我就是个胆小鬼呢。”

说着,她回家了。

 

2.

 

她的黄金船是什么样的呢?或者说,她的黄金船在她眼里是什么样的呢?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黄金船的时候,她并未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是一个不招自己喜欢的人罢了。

 

她一向不喜欢黄金船这样的,这样大大咧咧、浑水摸鱼、吊儿郎当而又目空一切的人,甚至可以上升到讨厌。

 

思绪随着风飘飘摇摇,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星期天。

 

傍晚的风吹的热情,像是人们热切的希望与拥抱,晚霞任性的独占天边一席之位,沉金与暗红在湛蓝的底色下忘我的交织着,相拥着,相斥着,像是泼洒在大块画布上浓墨重彩的几笔颜料。

 

黄金船一向对名利没什么追求,早早的就退役享受自由生活了,倒是队员们,一个二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黄金船笑着在这种以哀景衬乐情的气氛之中好好享用了她的告别晚宴,真正做到了扶墙进扶墙出,但她找了很久。

 

都没有看见过麦昆。

 

“奇怪,今天这么隆重的日子,居然没有来看我。”

 

不由得想到了前两天麦昆输掉的那场G1。

 

应该对她打击很大吧,毕竟她可是在帝皇怀里掉了不少眼泪,

 

不过也是,明明自己比她小,自己都退役了,她却还在将自己的努力付诸于比赛之上,估计这会还在忘我的训练吧。

 

不过……她和东海帝皇的关系真好啊,好到能让小金船大人有些羡慕呢。

 

她与众人告别,真真正正的开启了自己无聊但自由的退役生活,在回家之前,她打算做一件自己在队内从未做过的大事:先用酒精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吧!

 

——————————

 

今天黄金船退役啊。

 

麦昆想着,没有看见地上的小石块,不小心摔倒在训练场的地上,总感觉自己脸上留下了什么东西。

 

是一滴眼泪。

 

——————————

 

目白麦昆也不知道自己在训练完回家时为什么会在家门口捡到这只喝酒喝的烂醉如泥如同年下幼犬一样的黄金船。

 

“让开让开!小金船号驾到!………诶?小麦昆?”看着晕头转向的黄金船大步流星的走向自己,她不由得向后倒退几步,“你……你干嘛?我告诉你你别过来啊。”

 

迟了。

 

在黄金船一脸笑意的俯冲过来时,麦昆就已经知道晚了,而当黄金船真真切切的给予了她一个温暖并沾染着浓烈酒气的拥抱时,麦昆的双脚已经和地面脱离,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酒精的味道过于蛊惑人心了,她竟然贪婪的将自己的头埋进眼前人的颈窝,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她竟然在酒精挥散之后嗅到了只有站在海边才能闻见的海风味。

 

“好香。”结果是黄金船先开口,结束了麦昆想要继续下去的愿望,她猛地抬起头,在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之后迅速让红晕占据了自己的脸颊,“放我下来!”她羞愤的嚷着,完全不顾及自己目白家大小姐的身份。

 

快速挣脱黄金船那紧实而令人回味无穷的拥抱之后,她竟然觉得有些不舍,小心的用手感触了一下,果然,很烫。

 

还没等麦昆惊诧完自己对于黄金船异样的举动,那个欢快摇着尾巴的人再次想要拥上来,却在麦昆的严令禁止当中扑了个空。

 

耳朵因为失落迅速的垂了下来,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在麦昆眼中被迅速放大.

 

“好可爱……”她再一次被自己可怕的想法惊到了。

 

“小麦昆……嗝、你让我抱抱好不好。”麦昆提前制止了这个酒鬼的的行为,突然脑中有了些不好的想法,既然黄金船比自己小,不如。

 

“叫我姐姐。”

 

“诶……诶?”黄金船感觉自己的体温呈直线上升,黄金黄金系统像是中了木马病毒一般彻底死机了。

 

“你不是想要抱我吗?”

 

“啊、嗯……”

等她的大脑光速旋转时,已经过去几分钟了,在接收到黄金信号之后,她的脸迅速涨红,嘴里也磕磕绊绊的说出几个音节,“姐……姐姐。”

 

“我没有听到哦~”

 

“姐姐。”音量又被调高了几许,酒精在关键时刻拉下了黄金船原本因理智而产生的害羞,她连续说了好几次,看着麦昆原本平稳的嘴角逐渐抬高,她觉得自己被耍了。

 

嘛,被耍也没关系,反正对方是麦昆。

 

还没等麦昆再次提出要求,黄金船就冲过来一把抱起麦昆,甚至转了几圈,恶趣味被完完全全满足的她当然没有什么怨言,自然而然地享受那人舒适的体温。

 

“我说啊,就算是二着也没有关系哦。”黄金船开口,突然到麦昆甚至不知道这是她的一时兴起还是蓄谋已久,

 

“?!”

 

“无论是什么成绩都好,”

 

“只要麦昆是麦昆就好。”

 

“……”麦昆一时语塞,很久没有听到过这种话了,很久没有听到过有人对自己说没关系了,很久都没有被人那么温柔的摸过头了。

 

很久都没有。

 

这是黄金船独一份的吗?

 

不管是不是,只要她能拥有就行了。

 

“谢谢。”她紧紧的抱住了那个酒鬼的身躯,“谢谢你,黄金船。”

 

————————————

 

回忆结束,浮现在脑中的不再是那幅美好的画面,取而代之的是那天晚上出自黄金船之口的那三句冷冰冰直刺人脊髓的话。

 

那她又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非黄金船不可了呢?

 

是每次训练时她带有调侃的语气和恶作剧?是她在自己收获二着时的一个带有大海气息的拥抱?还是自己在听到黄金船即将退役时的那滴眼泪?

 

或许都是吧。

 

 

 

3.

黄金船消失了。

 

无声无息的。

 

“你见过黄金船吗?”

 

“她不是已经退役了吗?可能搬出去了吧。”

 

“但是她不是还没毕业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这两天也没看见她。”

 

这样子的对话占据了麦昆一天当中至少一半的交流次数,但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获得任何的线索,这种无力感像是梦魇一般扼住她命运的喉咙,几近窒息。

 

好痛,浑身都痛。

 

莫名的害怕涌上她的心头,黄金船从来都不会不告而别,她担心。

 

“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从兜里传来,这种莫名的恐惧更上一层楼,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接起这封可能不怀好意的来电。

 

“喂……?”

“您好,是麦昆小姐吗?”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一个带有嘈杂噪音的男声,只不过这听起来和正常男音不一样,与正常的人相比,这个声音好像有些过于科技化了。

 

不是黄金船,不是她。

 

“嗯,我是。”

 

“您也知道的,您的好友黄金船在前几日失踪了,对吧。”

 

“!!”

 

“她怎么了吗?!”

 

“很抱歉通知您这个消息。”

 

“但是她现在。”

 

麦昆不想再听下去了,她觉得直接挂断电话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但目前来说只有电话里这个人知道黄金船在哪,她不知道电话里这个男人有没有打电话给黄金船的另外几个朋友,但她有种直觉,她就是唯一一个收到这通电话的人,如果黄金船真的遭遇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么只有自己能够拯救她,她确信。

 

“现在怎么了。”她保持了一如既往的冷静,但在这背后,是她颤抖的双手和额角留下的冷汗。

 

“现在在我手上,我不会管你要钱,我只是想跟你玩一个游戏。”

 

“说吧,什么游戏。”

 

————————————

 

4.

麦昆在电话人的指示下从学校的樱花树来到后仓库,又随着电话里的提示来到了一个老伯种胡萝卜的田地当中,又在从左往右数第六十七的萝卜的旁边找到一张纸条,再跟着枝条上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喷泉前。

 

她惊愕的看着黄金船从一个黑暗的角落走到路灯之下,缓缓地,张开她的双臂。

 

“哈哈哈哈哈哈被我骗了吧麦昆,为了感谢你陪小金船大人玩,奖励你一个大大的抱抱怎么样?”

 

她笑着,麦昆感觉自己被骗了,但在看到那双手臂的瞬间,她也不管自己的眼泪会不会浸湿黄金船的衣服,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钻进了那个人的怀里,“讨厌死了黄金船。”

 

黄金船也只是笑笑,她将麦昆打横抱起,无视了麦昆在她怀里约等于零的无效挣扎,在喷泉中央把她放下。

 

“黄金船。”

 

“嗯?”

 

“我承认你成为了我心里不可磨灭的存在。”

 

“你确定吗?”

 

“无论别人变成什么样,你永远都站在金字塔尖。”

 

“所以,我会把你缺失的安全感全都补给你,我的小金船。”

 

“我有话要对你说。”

 

“好巧,我也有。”

 

“那一起说?”

 

麦昆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

 

3

 

2

 

1

 

“我喜欢你!”

 

“你胖了啊麦昆。”

 

5.

 

“你还没有给我答复。”

 

“什么答复?”不得不说,黄金船在装傻充愣这一点上十分的熟练,麦昆并不是很想理这个人。

 

“算了,谁管你啊。”

 

“诶,别走嘛,陪我玩今天最后一个游戏好不好。”

 

“不行。”

“麦昆姐姐~”不得不说,黄金船在讨自己开心这方面也很熟练,她下意识地点点头,意识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种陷阱又摇了摇头。

 

“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西红柿和番茄,土豆和马铃薯,你还能说出这种的例子吗?”

 

“不知道。”她一时半会还真没想起来。

 

“那你猜我要说什么?”

 

“鬼知道啊,我又不会读心术。”麦昆显然有点急,感觉自己被黄金船吊着的感觉真的不习惯,毕竟之前都是自己吊黄金船。

 

“西红柿和番茄,土豆和马铃薯,我喜欢的人——”

 

“和你。”

 

“这就是我的答复,麦昆姐姐满意吗?”

 

“一般满意。”她别过头,“我走累了,你背我。”

 

“哈??”

“背不背?”

 

“背,万分愿意。”

 

其实麦昆只是不想让黄金船看见自己红透了的脸颊和紧攥着出了点汗的紧张的手而已。

 

————————————————

 

“喂,你说实话。”

 

“嗯?”

 

“你是不是胖了?”

 

 

 

XING

让我害怕了一个星期没睡着的疯女人

但是画的很爽🤤🤤

让我害怕了一个星期没睡着的疯女人

但是画的很爽🤤🤤

234

哈哈哈哈,儿童画来喽(✿゚▽゚)

非常,温馨可爱的一组图片(对

我摊牌了,我就是又菜又爱画!👍

哈哈哈哈,儿童画来喽(✿゚▽゚)

非常,温馨可爱的一组图片(对

我摊牌了,我就是又菜又爱画!👍

世界和平

摸完要去干正事了

我觉得yuri 非常难画 然后我现在好像找到窍门了 然后我又发现我是真不会画sayori 所以今天没有sayori对不起()

p2yuri和monika睡觉

摸完要去干正事了

我觉得yuri 非常难画 然后我现在好像找到窍门了 然后我又发现我是真不会画sayori 所以今天没有sayori对不起()

p2yuri和monika睡觉

世界和平

我都菜成这鬼样我还能有幸被催我是没想到的()

最近是有点忙 但是还是摸一张爽一下得了。()

我都菜成这鬼样我还能有幸被催我是没想到的()

最近是有点忙 但是还是摸一张爽一下得了。()

世界和平

plus出了高兴得我都诈尸了

编辑:是看plus新cg画的 真好啊她俩真配

plus出了高兴得我都诈尸了

编辑:是看plus新cg画的 真好啊她俩真配

世界和平
感想:这破表我居然画了一天 自...

感想:这破表我居然画了一天 自割腿肉好难吃 本来想画无差结果一二格优左倾向也太明显了吧 算了无所谓

感想:这破表我居然画了一天 自割腿肉好难吃 本来想画无差结果一二格优左倾向也太明显了吧 算了无所谓

世界和平

对不起我只是想尽微薄之力贡献tag

p2p3是yuri x monika 的cp向注意避雷

对不起我只是想尽微薄之力贡献tag

p2p3是yuri x monika 的cp向注意避雷

小尼好可爱啊!
我家yuri怎么能没有这个呢~...

我家yuri怎么能没有这个呢~


温柔漂亮小姐姐一枚吖~

我家yuri怎么能没有这个呢~


温柔漂亮小姐姐一枚吖~

穗
我想画单马尾的阿船和麦昆,所以...

我想画单马尾的阿船和麦昆,所以我画了这个(›´ω`‹ )

我想画单马尾的阿船和麦昆,所以我画了这个(›´ω`‹ )

阿濯摸鱼怪

洗完澡喝着可乐看自己本子的山宝🥰🥰🥰

洗完澡喝着可乐看自己本子的山宝🥰🥰🥰

小饲

很久以前画的
没画完
但我不想动了

很久以前画的
没画完
但我不想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