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雨沫 雨沫 的推荐 yumo839312.lofter.com
君昀Melonsoda

【步雩】疗伤

“哎,你那嗓子,能不能治?”步重华走出洗漱间,边走边单手扣上衬衫袖扣,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看坐在茶几边上吃东西的吴雩。

刚出完个现场,案子本身倒是不复杂,就是折腾人,光山路走了好几个小时,现场杂草碎石头又多,外勤连着法医组顶着太阳在山旮旯刨了整整一个上午,才把线索找了差不多。

随队的小年轻回了市就在局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有的因为腿软,想赖车里接着睡,被廖刚一个个拽着脚脖子硬给拖出来了,生怕气温高加上车里闷,睡一觉没醒过来直接光荣了。


步重华作为各警员心目中远超于常人的存在,这次依旧不负众望,外勤他带头,出的力不少,不仅看不出来累,甚至有心开车回了趟家洗澡换衣服。

本来睡车里的吴雩也...

“哎,你那嗓子,能不能治?”步重华走出洗漱间,边走边单手扣上衬衫袖扣,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看坐在茶几边上吃东西的吴雩。

刚出完个现场,案子本身倒是不复杂,就是折腾人,光山路走了好几个小时,现场杂草碎石头又多,外勤连着法医组顶着太阳在山旮旯刨了整整一个上午,才把线索找了差不多。

随队的小年轻回了市就在局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有的因为腿软,想赖车里接着睡,被廖刚一个个拽着脚脖子硬给拖出来了,生怕气温高加上车里闷,睡一觉没醒过来直接光荣了。


步重华作为各警员心目中远超于常人的存在,这次依旧不负众望,外勤他带头,出的力不少,不仅看不出来累,甚至有心开车回了趟家洗澡换衣服。

本来睡车里的吴雩也被一脚油门带回了家,迷迷糊糊挠着头发,眼睛还没睁开,就被步支队往手里塞了袋路上刚买回来的、还冒着热气的素馅包子。

他倚着真皮大沙发,听着浴室的水声又眯了一会儿,感觉没那么乏了,这才慢吞吞打开手里的塑料袋,拿出个包子递到嘴边开始啃。

他不怎么爱说话,性格使然是一方面,过往经历将锐气连并着话多收进了名为“警惕”的壳子里是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只要一开口,声音就震得喉管微微的疼。

他咽下最后一口吃的,就听见步重华这么问。听到这问题,下意识动了动喉结。

步重华拧眉:“没吃饱?”

“……不是。”他把塑料袋带着水蒸气的那面卷在里头,仔细地团好然后扔进了垃圾桶,“没想过治,也不耽误事,怎么了?”

步重华盯着吴雩那算不上突出,甚至显得有些脆弱的喉结,张了张口,到底没问出来下句——

你那嗓子怎么弄的?

在牢里那段时间,被那帮穷凶极恶之人硬灌了脏水,所以才哑的吗?

答案显而易见,他也不必问出口。

他收回目光,没事人一样回道:“没事,认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嗓子清亮点,才反应过来这是老毛病。”

吴雩“唔”了一声,算是回应,碎发零星垂到额前,他坐着步重华站着,只得微微仰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没了初见时候那股绝望又内敛的劲儿。

“累就再睡会,下午带你去医院看看。”步重华手搭在门上,“我去趟局里归整归整线索。”

“不用我一起去?”吴雩指指自己。

“你去干什么?给隔壁老王现成的墙角挖?”步重华嗤笑一声,“你天天鞍前马后帮忙,不去就别给他留念想。他现在就差发毒誓说要是挖不到你,自己头上仅剩那两根头发都献祭给老天爷了。”

吴雩呆了半晌,立刻怂了,“那你去吧。”

步重华十分满意地点点头,跨出门的一瞬间还在心里盘算着给法医部多批两瓶生发水。


“妈妈!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局里,蔡麟抱着廖刚的大腿,脸上睡出来的印子还没消下去,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见步重华空手进门立马哭的更大声了,“妈妈!你看,爸爸这是多狠心哪!他不光抛弃咱们,还想饿死咱们!”

廖刚被他吵的脑仁子疼,得用尽全力拽着自己的裤腰带才不至于裤子被扒下去,“儿啊,你乖,你放手,妈去给你买吃的!”

蔡麟这才放开了手,环绕四周,还没等廖刚把裤腰带扣好呢,他又一嗓子嚎了出来:

“吴啊!我吴呢!”

“老板你怎么能这么没人性呢,抛妻弃子也就算了你还把我们可爱的小吴关起来玩强制爱!你这就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

步重华满脸黑线:“再不闭嘴你就滚到下县派出所去调解广场舞大妈占场地的纠纷。”

蔡麟从善如流闭了嘴,眼巴巴地看着他。

“吃的在外面桌子上。”步重华扶了扶额角,一脚将蔡麟连滚带爬地踹了出去。


白板上黑色字迹勾下重重的一笔,步重华看了看外面,天也黑了。

“就到这吧,案子本身不太复杂,接下来就是大量走访和排查了。”他把材料墩齐摞在桌边,“我今天早点回去。”

廖刚掏了掏耳朵:“啥?你步支队还有不加班的一天?”

步重华嘴角弯了弯,难得带了些不加嘲讽、只有点点温和的笑意,那张连续三年蝉联系草的冰山脸一瞬间柔软了许多,他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嗯。”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习惯了停车仰头望向家时看到窗户会亮着灯,以及回家开门说一句“我回来了”会有人回应。

有人等待,冷冰冰的住所也有了温度,存了舍弃不下的念想。


“一点咸味没有啊。”吴雩放下粥碗,看着摆满白灼菜的厨房吧台,发自内心感叹道。

“养嗓子。一会儿去医院。”步重华抽了张纸巾擦嘴,推过去一杯温水。

“你哪怕给我放点咸盐呢……”吴雩看着在灯下泛着冷光的玻璃杯,小声嘀咕道。

步重华挑眉,作势要拿过他手里那杯水,“没想到你还有喝盐水的习惯。”

“其实我本来打算看完医生后带你去吃点夜宵。”

……

一阵诡异的静默。

“领导我错了领导!”吴雩将温水一饮而尽,冲他讨好地弯了弯眼睛。

步重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毛病都多少年了吧?当初怎么不治?”戴着花镜的老医生捏着报告,一只手唰唰写着药单,还不耽误嘴里念叨:“你们这些小年轻,总把小病不当病!看看,拖了这么长时间,还治个啥呀?只能养了。”

就诊室的小凳子对于身高逼近一米九、腿长一米二有余的步支队来说明显有点矮——只见他长腿委屈巴巴的支起来,本来严谨的坐姿也看起来没型没款了。

“嗯。您说的对。”他应着,接过医生递过来的药单。

“哎呀!我说你们什么好!年轻就这么糟践自己,老了可怎么整!”医生痛心疾首摇摇头,“开药去吧,都是些养嗓子的。”

吴雩一直乖乖站在步重华身后,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步支队头顶的发旋——精英就是精英,发旋都比别人的圆润不少。

步重华拎了一堆药,刚要开门只听咔哒一声响,吴雩毕恭毕敬站在边上替他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

“……”步重华看了他一眼。

“要是真想讨好我,你就不能自己开车吗?”他拎着袋子,幽幽道。

吴雩恍然大明白,立刻将挑刺带闷骚的领导请到了副驾驶。


吵吵闹闹的人声混着热菜的蒸气翻涌而上,散到还带些热意的夜风里。

步重华拿公筷夹了块鱼肚放进吴雩碗里,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吴雩就着那块鱼肉扒拉进嘴里一口白饭,抬眼看他。

“……嗓子治不好了。”步重华答道。

“不是什么大毛病,也算记下了我那段经历。”吴雩难得看到他这样,觉得新奇,叫来服务员要了瓶冰的汽水,一人倒了一杯。

听了这话,步重华看他,眼睛像是深渊里浅浅照进了一丝光亮:“‘功勋’?”

吴雩浅浅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笑了。

“对,‘功勋’。”


吞海实体书到了二刷火速摸了个鱼

主要是这几天嗓子疼 看到雩嗓子哑那段就在想也得挺遭罪的 搓搓小雩

桃花笺竹情.

【关于于炀戒烟】

ooc致歉

“小队长,打的怎么样了?”祁醉打开门,进到了训练室

  

于炀声回头不回的和他说“不错,这把结束就可以去休息了”

  

祁醉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随后笑容便在看到那烟灰缸满是烟头的时候消失了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只想着是时候该和小队长谈谈了

  

当晚由于祁醉还要处理一些文件,于炀便先回了房间,躺在床上刷视频等祁醉回来,不料刷着刷着睡了过去

  

祁醉处理完任务,立刻等不及的朝房间走去,想到小队长可能睡着了,就轻轻的开门,却不料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咳嗽声,那人似乎想把肺都咳出来一样,祁醉快速进屋给他到了一杯水,又给他拍了拍背

  

于炀喝着水,似乎觉得......

ooc致歉

“小队长,打的怎么样了?”祁醉打开门,进到了训练室

  

于炀声回头不回的和他说“不错,这把结束就可以去休息了”

  

祁醉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随后笑容便在看到那烟灰缸满是烟头的时候消失了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只想着是时候该和小队长谈谈了

  

当晚由于祁醉还要处理一些文件,于炀便先回了房间,躺在床上刷视频等祁醉回来,不料刷着刷着睡了过去

  

祁醉处理完任务,立刻等不及的朝房间走去,想到小队长可能睡着了,就轻轻的开门,却不料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咳嗽声,那人似乎想把肺都咳出来一样,祁醉快速进屋给他到了一杯水,又给他拍了拍背

  

于炀喝着水,似乎觉得好了不少“队长”祁醉早就发现于炀抽烟越来越频繁,现在有时半夜都会被咳醒,他最开始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现在他必须要做些行动了

  

祁醉看着咳嗦的于炀,眼底藏着心疼,把水杯放好,手还是轻轻抚着他的背“小队长,咱们商量个事”

  

于炀渐渐缓过来,抬头看着他“队长,你说”

  

祁醉非常郑重的看着他,语气商量着开口“小队长,咱们戒一戒烟好不好?”随后又想到什么“咱们可以不用完全戒掉,但一天一根行不行?”

  

于炀有些为难的皱着眉头,小声开口“队长,我~我戒不掉的”

  

祁醉把于炀从床上拉起来,抱到自己腿上,有些耍流氓“那好,小队长你一天抽多少根烟,咱们晚上就做多少次”

 ……欢迎观看隐藏结局后续……

天方地圆

【问心】 医者不自医(一)

◎周莜风✘林逸

◎后期会虐  ooc严重是我的错

   

  橘黄的灯光晃晃悠悠的照在阳台上,林逸躺在阳台的小床上,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竟然难以入眠。

  

  

  努力闭上眼睛,让脑袋不要胡思乱想,可依旧什么用也没有,他的思绪始终混乱。一闭上眼,杨阿姨临终前的身影就仿佛在眼前。

  

  

  林逸起身,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发出声响。打开家里的医用箱,从里面取出了听诊器。

  

  

  小心翼翼的挪到床上,在寂静的晚上听着自己的心跳。

  

  

  扩心病,林逸心中默念。有家族遗传病的人怎么可能会像正常人一样,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周莜风✘林逸

◎后期会虐  ooc严重是我的错

   

  橘黄的灯光晃晃悠悠的照在阳台上,林逸躺在阳台的小床上,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竟然难以入眠。

  

  

  努力闭上眼睛,让脑袋不要胡思乱想,可依旧什么用也没有,他的思绪始终混乱。一闭上眼,杨阿姨临终前的身影就仿佛在眼前。

  

  

  林逸起身,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发出声响。打开家里的医用箱,从里面取出了听诊器。

  

  

  小心翼翼的挪到床上,在寂静的晚上听着自己的心跳。

  

  

  扩心病,林逸心中默念。有家族遗传病的人怎么可能会像正常人一样,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这病就像悬挂在他头上的刀子,不知道那一天就会砸到他的头上。

  

  

  

   第二日  东立医院

  

  “林逸,脸色这么差,昨天是不没睡好啊?”谢天明笑着推他。

  

   “去去去,瞎管闲事。”林逸一把搂住谢天明的脖子,“怎么?我昨晚想你想的睡不着觉还不行啊?”

  

   “别,可别”谢天明缩缩脖子,摆出一副作呕状。

  

   “啊,对了林逸,江主任说让你今天上午找他一趟。”

  

  “嗯嗯,我知道了”林逸合上病例表,“这就去……”

  

  

  

  

  “江主任,您找我?”林逸推开门,坐在椅子上。“我这几天真是兢兢业业,什么娄子都没惹。”

     

  林逸挤着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乖巧无辜。

  

  

  “你呀,收收那刺头性子,和别科同事好好相处,你是天才,但手术也是靠团队的协作才能完成的。”江主任忍住笑意,故作严肃的说。

  

  “是,知道啦知道啦。”林逸试图用撒娇转移话题。

  

  “你前天是不是在诊室熬了个通宵?你的身体你要注意,切忌熬夜啊!”

  

  “明白主任,那,还有什么别的事?”

  

  “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嘱咐你几句,收收性子,啊?”

  

  “放心江主任,我已经改过自新了”林逸开着玩笑。

  

   

  林逸关上门,刚抬起头就看到周筱风向他走来。

  

  一想到昨天的争吵,林逸没好气的转过头,试图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林逸,我刚要找你,昨天的话我说的重了,向你道歉。”

  

  周筱风看着林逸明显的黑眼圈,心道定是因为吵架没有睡好觉,再一想到林逸家中所具有的遗传病,不由得心生愧疚。

  

  

  “啊?”林逸很显然是没反应过来,“昨天我也是太急了,你知道的,我总是口无遮拦的,我不该……”

  

  

  “好了好了,那林大主任中午有没有时间,赏个光吃饭怎么样?”周筱风打趣道。

  

  

  “那就说定了!我要吃海鲜饭。”

  

  

  

  

  

  

  

  

    

  

    

    

  

    

  

    

  

  

  

嗯

热度给大号 

热度给大号 

汇娱
这一亩应该够炒一盘吧,到底是谁发现这玩意儿可以吃的
这一亩应该够炒一盘吧,到底是谁发现这玩意儿可以吃的
娱乐扒瓜
李宇春 说身体健康才是蕞珍贵的财富
李宇春 说身体健康才是蕞珍贵的财富
娱九叔
陈采尼真的没有骗我,关晓彤真的和精修图长得一样!
陈采尼真的没有骗我,关晓彤真的和精修图长得一样!
ZY综艺咖
顶流明星的家教差距有多大
顶流明星的家教差距有多大
娱乐吃瓜酱
写的真好,就是眼神有点不太好
写的真好,就是眼神有点不太好
局司

  我就是三观不正,可我就是觉得他们不配,我的光被肆意魔改,改的面目全非,既然改的什么都不剩,那又为什么要按上《撒野》的名义,他们接受不了txl,但又指望通过耽改来爆红,我在ks上搜顾飞,出来的能有一半是王安宇,或许这些演员本身并没有错,可我还是恨!

  我就是三观不正,可我就是觉得他们不配,我的光被肆意魔改,改的面目全非,既然改的什么都不剩,那又为什么要按上《撒野》的名义,他们接受不了txl,但又指望通过耽改来爆红,我在ks上搜顾飞,出来的能有一半是王安宇,或许这些演员本身并没有错,可我还是恨!

渴望太阳的光

欧趴x帝蒂娜|“他们之间似乎总是差一步”

BGM:一爱如故

歌词排版感谢:B站“赶海在鸢尾花星云”

欧趴x帝蒂娜|“他们之间似乎总是差一步”

BGM:一爱如故

歌词排版感谢:B站“赶海在鸢尾花星云”

翼公子

  都夸以前的女明星长得好看,各美各的,不像现在,一水儿的网红脸,放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都夸以前的女明星长得好看,各美各的,不像现在,一水儿的网红脸,放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974小妙招
夫妻俩去医院,怀孕妻子难站立
夫妻俩去医院,怀孕妻子难站立
喵了个咪

【渊书】【现代师徒】翻译

“跪着”常宁渊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语速不快不慢,却充满威慑力。


常宁渊话音落下,便感受到原本还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简书浑身僵硬的抖了一下,随即身体反应快于心理反应,直接在常宁渊跟前跪好了。


常宁渊瞥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然后轻抿了一口茶水。


“师父…我错了…”简书耷拉着小脑袋,小声说着,颇为的乖巧。


常宁渊看了简书半晌,最后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拿出手机,在电视上投屏了一部全英的教育纪录片,然后拿过遥控器按了暂停键。


简书抬眸怯懦的看了常宁渊一眼,却正好撞上常宁渊幽深漆黑的双眸。


“...

“跪着”常宁渊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语速不快不慢,却充满威慑力。





常宁渊话音落下,便感受到原本还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简书浑身僵硬的抖了一下,随即身体反应快于心理反应,直接在常宁渊跟前跪好了。






常宁渊瞥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然后轻抿了一口茶水。





“师父…我错了…”简书耷拉着小脑袋,小声说着,颇为的乖巧。





常宁渊看了简书半晌,最后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拿出手机,在电视上投屏了一部全英的教育纪录片,然后拿过遥控器按了暂停键。




简书抬眸怯懦的看了常宁渊一眼,却正好撞上常宁渊幽深漆黑的双眸。




“师…师父?”简书磕磕绊绊的叫道。




“我以后上课会好好听讲的,不敢睡觉了”简书咽了咽口水,壮起胆子,坚定的说着。





常宁渊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简书,眼神平淡无波,简书不由得缩了缩脖颈,有些害怕的低下头。





良久,常宁渊才开口,“同声翻译,错一处三板子,若是分心没有及时翻译,一次五板子”




简书这才知道原来常宁渊想训他,根本不用重罚,一部纪录片就能给他训服。




常宁渊按下遥控器,纪录片便开始播放,简书也赶紧跟着开始翻译,可这毕竟是教育纪录片,里面有很多专业名词都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常宁渊有心要教训他,自然也没有轻纵着他。





“不许停,继续”简书一边挨着板子,一边还要集中注意力听着纪录片里的内容。





常宁渊也并不只罚了他的两只小爪子,连着他身后的两个小团子也没有放过,每每犯错,简书都不知道常宁渊的板子要罚在哪里。





好不容易熬到纪录片结束,简书刚准备举着他那两只已经肿得像馒头一样的爪子谢罚,却被常宁渊拦下了。





常宁渊拿出纸和笔,给了简书一个小时,写检讨,还是肿着两只小胖爪,写英文检讨,写完还要当着常宁渊的面,用英语读出来





虽然简书从小接受的就是双语教育,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和外国人交流,但是再厉害的小孩儿,在自己师父面前也会委屈





简书站在常宁渊面前,越念越委屈,最后甚至一个单词的发音要念好几遍才能念标准。




等终于念完了,委屈巴巴的站在那里,一副等待被处罚的模样。





常宁渊见状,微微勾唇,温柔又无奈的道:“好了,过来吧,师父给你上药”





这下简书才知道常宁渊罚完了,委委屈屈的站到常宁渊跟前,依旧乖巧的谢了罚,才把肿得厉害的小爪子伸到常宁渊面前。





常宁渊揽过简书抱在怀里,拿起药膏轻轻地帮他涂抹伤处,动作非常轻缓,生怕弄疼简书似的,简书舒服极了。





帮简书上完药,常宁渊又拿来消炎药给简书涂上。




常宁渊的动作太过温柔,简书都忘了痛,趴在常宁渊怀里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常宁渊揉了揉简书的小肚皮,问道:“今天不吃饭,胃可疼了?”




“有一点点”简书不敢撒谎,因为常宁渊生气起来真的特别可怕,但他还是想尽量弥补一下“也没有很疼的,师父……”




常宁渊见他这幅模样,终究是软了心肠,将人圈在怀里,温柔又有些无奈的给人揉着肚子。





常宁渊的手法非常的好,揉起来简书感觉特别舒服,忍不住闭上眼睛哼唧两声,一脸幸福的表情。




常宁渊见简书眯起眼睛哼唧,嘴角弯了弯,眼底带笑,从前他倒也未曾发现,小家伙这般会讨人心软。




过了一会儿,简书觉得肚子舒坦了许多,睁开眼睛看向常宁渊,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丢脸的事儿,顿时羞红了脸,整个人恨不得埋进常宁渊的胸膛里。




常宁渊见此失笑,拍了拍简书的脑袋道:“还知道害羞了”




常宁渊揉完之后,简书感觉舒服了很多,肚子已经不疼了,便小心翼翼的抬头问常宁渊




“师父,您还生气吗,小书真的知道错了”简书眨巴着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常宁渊。




常宁渊笑着摸了摸简书的小脑袋,“师父不生气,你年龄还小,偶尔任性一次没什么,师父不会怪你的,但你记住,以后千万不可以再这么任性,知道吗?”





“嗯!小书知道了!”简书看常宁渊不生气,也不装作一副委屈巴巴样子了,笑嘻嘻的趴在常宁渊怀里,搂着他的脖子,蹭了蹭。




“明天早上吃什么?”常宁渊宠溺的捏了捏简书的婴儿肥,但这个问题明显让简书愣了愣,要吃师父做的早餐吗?还是不要了吧,真的很难吃的。





“师父…我们明天去老师家吃吧……”简书试探性的提议,一张小脸皱成一团,他实在是怕了常宁渊的厨艺了,真的很难吃啊!


老猫吖
其实,我想蘸一下墨水的。。
其实,我想蘸一下墨水的。。
白白白白白

吾师(第二卷) 13

夜将入深。


何景深没有再看书。他回到他的电脑桌前,打开电源,调整屏幕,桌子下方电脑主机发出嗡嗡的电流声。

晚上他还有个国家级的项目申报书要写,估摸得忙到凌晨。


过了一阵,他从厨房端两杯温水过来,一杯放电脑桌上,一杯递给还跪在地上的陈轲,只说:“疼的话早点起来。客厅柜子的抽屉里有药。”


陈轲双手接过,摇了摇头说:“谢谢您。我没事。”

喝完水把杯子放地上,忽又笑了笑,问:“老师,我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何景深坐下道。

“以后,您还会收别的学生吗?”陈轲问:“像我这样收进门的。”


“不会。”何景深很干脆:“我还想多活几年,有你一个接班的就够了。”...

夜将入深。


何景深没有再看书。他回到他的电脑桌前,打开电源,调整屏幕,桌子下方电脑主机发出嗡嗡的电流声。

晚上他还有个国家级的项目申报书要写,估摸得忙到凌晨。


过了一阵,他从厨房端两杯温水过来,一杯放电脑桌上,一杯递给还跪在地上的陈轲,只说:“疼的话早点起来。客厅柜子的抽屉里有药。”


陈轲双手接过,摇了摇头说:“谢谢您。我没事。”

喝完水把杯子放地上,忽又笑了笑,问:“老师,我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何景深坐下道。

“以后,您还会收别的学生吗?”陈轲问:“像我这样收进门的。”


“不会。”何景深很干脆:“我还想多活几年,有你一个接班的就够了。”

他反问陈轲:“你呢?会不会考虑从学生里收个有潜力的带在身边?”


“不要,免了,谢谢。”陈轲答得更干脆。瘟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我可不像您这样有耐心。被学生气死了还能自己从棺材堆里爬出来。”


听起来似乎有点像僵尸。

何景深心里犯嘀咕。他打开项目书的编辑页,又自然而然地嘱咐陈轲:“研究生还是得收几个。培养几个博士,总能有一两个拔尖的。这样就行了,不必求得太多,但是既然到学校来了,还是应该多做一些当老师该做的事情。”


“是。”这便算陈轲答应了他。


十二月眨眼便至。A市飘了几缕细雪。入海的江水似渐枯竭。

A大,2021至2022学年的第一轮研招拉开帷幕。


由于疫情的原因,今年A大保研复试比往年推迟不少。几乎快和研究生国家入学统一考试抵到一块儿去了。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复试被安排在同一天,有意A大的各校学生天天抱着手机刷论坛,唯恐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


【号外号外,号外号外。建筑学的看这边建筑学专业看这边!陈总,陈总!云地的陈总!!!陈总今年开始招学生啦!指标十个大大的有,三个博士七个硕士见者有份见者有份啊!】

【居然一来就有十个指标!别的老师第一年招生学校能给三个指标就顶天了。陈总不愧是陈总!】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陈总设计的A市中心大厦已经在中标公示了,就在政府招标网首页上挂着woc太漂亮了太帅了大家伙快去看快去看啊啊啊啊!!!】

【嘤嘤嘤跟着陈总念书我以后是不是也能设计出这种大楼,嘤嘤嘤哪怕当个图狗都行我要转专业我不要学计算机】

【楼上哪来的嘤嘤怪,计算机朝阳行业潜力无限就不要来和我们建筑夕阳产业抢饭吃了行不行】

【号外号外!号外号外!枫树林门口每天中午十二点准时蹲陈总刷脸熟有没有人来组队!剧本已经写好听指挥不冷场不尴尬都有机会都有机会!Q1进组Q1进组啦!!!】

【1】

【!!11111】

【11111111111111111】


临近中午,研招工作会议散场,建筑馆五楼大会议厅外。何景深问陈轲:“一起去食堂?”

“可以是可以。”陈轲一面快步往电梯厅走,一面道:“就是不能去枫树林。太可怕了。”


哈!

陈轲枫树林门口被堵不是一两次,何景深真有点儿同情他。吃个饭都不清净。


“东区竹林食堂也还将就,就是稍微远点。正好我陪你散散步,走吧。”


第二天上午十点,校园网论坛开始新一轮集结:

【小道消息,陈总昨日现身竹林食堂用餐。身边还有新能源国重的何主任。】

【开组啦开组啦!竹林竹林Q1Q1枫树林的Q2快点快点,十一点四十准时集合准时集合!】


黄舒恰好在逛论坛。赶紧把内容截了两张高清无码大图发到组群里头。

陈轲此时也挂着个账号在何景深组群里潜水。自我备注大师兄彰显非凡地位——自然是得到何景深默许的——然而黄舒不甘示弱,给自己备注特大师兄。他可不想当老二猪八戒。


何景深看见消息,直接打字做了回复。


10:31【何景深】:我说怎么回事。原来如此。以后不去就行了。我给他说一声,南门那边还有两个食堂,都比较清净。

10:33【特大师兄】:老师啊老师,您为啥能对陈轲这么上心?我发消息给您从来没见过您这样秒回的。瞧瞧我们这些可怜的孩子吧!啊!都快成没人要的野草啦!

10:35【何景深】:方案稿?


群里安静了片刻。


10:42【特大师兄】:在赶了马上!!

10:46【何景深】:你这速度还得多练。就用上次的主题,以不同形式多写两份,周末之前交过来。


自研招开始,陈轲位于建筑馆二楼的研究所日渐活络起来。


今年最大的项目中标,后续工作虽然依旧繁多,但他尽都可以交付给伙伴们去完成。年底也不再有多少新业务,几个投资项目都进入收尾阶段,利润分红也陆续到账。他终于可以暂时放下外面的琐事,全身心投入到如今的本职工作——一名大学的年轻博导上面。

研招开始前张芳琼还单独找他聊了会天,恭喜他的企业喜创佳绩,感谢他在百忙之中回到高校支持祖国的教育事业。希望他能不吝余力,把个人的研究成果和既往的企业工作经验带到学校里来,为祖国的建筑事业培养更多的后继人才。

陈轲自是欣然答应。


由是,依照惯例,陈轲邀请何景深与另两位建规学院的博导教授一齐举行面试。面试对象是第一志愿报考这四位导师的学生。硕士博士兼有,其中陈轲的最多,足足七十五个。


临到面试前陈轲仍不太明白其中的具体流程。何景深告诉他,指标是一年内招生人数的上限。这影响到学校拨付给陈轲的带教经费,研究生每人每月一千八,博士每人每月两千五。如果他看得上眼,最多可以在这七十五个学生里按照指标收十个人,三个博士,七个硕士或硕博连读。如果都看不上,一个都不收也行,明年二月还有公招考研,还能再招一轮,实在不想带那么多把指标让给别人也行。


陈轲又问何景深:“老师您还想多带几个吗?我这十个也太多了。”

何景深答:“你刚开始建设研究所,能帮忙的学生肯定是越多越好。学生你尽管收,导师算你的,带不过来我可以帮你带。”


————————

再次深深感谢各位的投食,嗝儿~

同时求一个夸夸,看我多么勤奋,快夸夸我吧我脸皮比陈总还厚怎么夸都行(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