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错了环岛 错了环岛 的推荐 zhijiayidiyeguodekuinaigai.lofter.com
堂堂孟良人

【孟鹤堂周九良】这段《小苹果》真的绝了!吉他配三弦绝了!

【孟鹤堂周九良】这段《小苹果》真的绝了!吉他配三弦绝了!

错了环岛

岁末自述

予以此篇,纪念我在地球的第十六年整


  我的十六岁,落在庚子年,

  我很平凡,但庚子年却不平凡。


  这一岁我很幸运,幸运的顺从喜爱选择文科,

  幸运的融入“宝贝群”,幸运的认识了很多人。

        我想,这一岁会是我最留恋的一岁。


   幸识吾师,曾经摇号查作业的丽丽,夺命连环提问的娟娟,社会主义的粉红青青,发出“喝了吧”质疑的巍巍,毕业能开照片展的DJ,天天抖pe包袱还...

予以此篇,纪念我在地球的第十六年整


  我的十六岁,落在庚子年,

  我很平凡,但庚子年却不平凡。


  这一岁我很幸运,幸运的顺从喜爱选择文科,

  幸运的融入“宝贝群”,幸运的认识了很多人。

        我想,这一岁会是我最留恋的一岁。


   幸识吾师,曾经摇号查作业的丽丽,夺命连环提问的娟娟,社会主义的粉红青青,发出“喝了吧”质疑的巍巍,毕业能开照片展的DJ,天天抖pe包袱还嫌弃我们的静静……

   

  这一岁,我寻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爱好,可能看相声 听戏 听曲儿 听评书 喝茶 更适合我?

  这一岁,我最爱的小说名为《晚行舟》,

    最爱的话是 老舍先生说“我不能爱上海与天津,因为我心中有个北平。”

    最爱听的歌有二 《探清水河》《身骑白马》同为一人所唱。

    爱看的角儿很多很多,华哥,辫儿哥……

  这一岁,我如愿写了 三段书评 一段情节。

    有了自己的笔名“错了环岛”。


但我最开心的,

还是那两场班会,那两场由宝贝群冠名播出的情景剧;

还是拍集体照时NG了很多次的口号;

是拍卖会胜似搬迁,还有神仙乐队;

是忘年到忆瑾,短暂离别而今重建,人在社在;

还是听到看到的那一句“因为你值得。”


这一岁的每一天都很相似,踏歌而来,戴月归去

这一岁的每一天我都珍惜,道相投,合为谋。

   

    不管怎么说,希望我未来的十七岁一切都好。

                           希望一切都好。

                         

                                                           16岁的错了环岛

                                                            2021年4月9日

  

蒜老八

〓良堂 离婚了还要和前夫同居/03

*复婚文学/ 生/子

桀骜不驯赛车手X一丝不苟小老师

介绍戳合集第一篇


03/


张云雷跟在周九良身后半米,兴致缺缺地听他介绍各种记不住名字的赛车品牌以及性能区别。


车库约有几千平,琳琅满目各色花样,张云雷目测它们皆价值不菲,随随便便一辆都要抵过普通人几代才能攒出来的房子。


暴殄天物啊。


“这个赛车场是我和几个朋友合伙投资的,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不在的时候也随时欢迎你来玩。”


“哦,好。”张云雷礼貌地接过周九良递来的vip卡,随手放进卡包里,继续跟在周九良身后漫无目的的转悠。


一个月以来,他对周九良的印象已经由青铜刷新到菜鸟区新手。别看他一......

*复婚文学/ 生/子

桀骜不驯赛车手X一丝不苟小老师

介绍戳合集第一篇


03/


张云雷跟在周九良身后半米,兴致缺缺地听他介绍各种记不住名字的赛车品牌以及性能区别。


车库约有几千平,琳琅满目各色花样,张云雷目测它们皆价值不菲,随随便便一辆都要抵过普通人几代才能攒出来的房子。


暴殄天物啊。


“这个赛车场是我和几个朋友合伙投资的,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不在的时候也随时欢迎你来玩。”


“哦,好。”张云雷礼貌地接过周九良递来的vip卡,随手放进卡包里,继续跟在周九良身后漫无目的的转悠。


一个月以来,他对周九良的印象已经由青铜刷新到菜鸟区新手。别看他一副花花公子样,可骨子里还是个纯情小男孩,信奉那种什么……


哦,择一人终一生的爱情观。


而且他真的无趣得很,又是个不解风情的直男,一个多月了,他俩连最简单的肢体接触都没有,一周见一次面,只要是周九良安排的场合,不是看车就是飙车。张云雷毫不怀疑,这辈子周九良基本是找不着对象了,而且如果找不着对象的话,周九良还真就能跟赛车过一辈子。


要不是…要不是他们两个人的母亲是多年好友,不好拂了长辈们的意,估计差不多半个月的时候张云雷就要撒手走人了。


真是造孽。这么正气一张脸怎么配了个这么个脑子。张云雷在心里暗暗吐槽,盯着周九良依旧挺拔的颀长背影,恨不得马上跑路。


不过转折似乎很快到来了。


张云雷眯起眼,看着周九良接了一个电话,随后惊慌起来,头也不回地在地库里飞奔,张云雷一连叫了几声他也不回头。


估摸着是出事了。车钥匙在指尖处转了一圈,张云雷快步走到一旁把车驶出来,一脚油门追上还在前面狂奔的周九良。


“滴——”张云雷按下喇叭招呼周九良,“上车,我送你去!”


周九良急得一脑门汗,来不及细想便钻进副驾驶后告诉他市医院。张云雷不敢耽搁,虽然车技不如专业赛车手,但是日常生活也够用。黑色迈巴赫在濒临超速的边缘狂奔,紧张的气氛在车内蔓延,临到半路张云雷才想起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媳妇…”周九良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反复在嘴里拒绝那个陌生的词汇:“…他要流产。”


哦豁。张云雷眉头一跳,面不改色地穿梭在车流中不断超车。


真抓马。











纸质报告单落在眼里一片寂寥的惨白,手指濡湿A4纸边缘,压出一个又一个不规整的小坑。孟鹤堂抬头,LED显示屏已经轮播到5号。


6号。


搁在膝上的手心沁出冷汗,茫然地左右张望一番,医院来往的人络绎不绝,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他无所事事地低下头理了理衣摆,却依然无法疏解心中的紧张不安。


孟鹤堂叹了口气,后悔没有穿件外套来,医院的空调吹得身子冰凉,估计今天回去可能要感冒。


他本来没想走到这步的。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以他的身体条件,以及目前的经济情况,且不说孕期是否妥当,单就孩子生下来后,他一个人也是无论如何耶照顾不好一个孩子的。


孟鹤堂自幼父母双亡,养在孤儿院中,因为性格孤僻不讨人喜,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领养家庭。幸好他学习刻苦努力,在爱心人士的资助下也勉强念完了市里数一数二的重点大学,毕业后直接留在市里的一中当了老师。


但他也不是个安分的人,不然也不会在酒吧里遇见周九良,然后出于某种对这么多年一直循规蹈矩生活的报复心理,稀里糊涂地就和他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孩子。


可事情愈发失控。


现如今,孟鹤堂必须、一定,要把他的人生拨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去。











///母亲节快乐哦~

饱暖思周

完结感谢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神明》终于完结啦。

撒花🌸🌸🌸


[图片]


再次感谢大家支持!爱你们!!❤️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神明》终于完结啦。

撒花🌸🌸🌸





再次感谢大家支持!爱你们!!❤️





搞笑片段
这都是嘛意思,有没有天津的朋友来科普一下
这都是嘛意思,有没有天津的朋友来科普一下
子鹤.

封面好看吗(ノ∇︎〃 )

封面好看吗(ノ∇︎〃 )

张杨的猫

较量——番外之暮年篇

本文纯属个人脑洞,无三观

嗯,就是这么任性

圈地自萌,不许上升蒸煮

宣q群(827905645)

——

白驹过隙,一晃就是数十年。

杨九郎退休,张云雷遁世,远离了外面的风风雨雨,待在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悠闲度日。

只是这人啊,还是不能太闲。

开始那两年还好,毕竟忙忙碌碌大半辈子,终于能歇着了,整日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的,确实很享受。可越往后,这弊病就越来越多了。

两人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这日子却莫名地有些难熬。

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两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在享受了一段平稳的时光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并不怎么适应平淡如水的生活。

张云雷还好,虽说已经不露面了...

本文纯属个人脑洞,无三观

嗯,就是这么任性

圈地自萌,不许上升蒸煮

宣q群(827905645)

——

白驹过隙,一晃就是数十年。

杨九郎退休,张云雷遁世,远离了外面的风风雨雨,待在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悠闲度日。

只是这人啊,还是不能太闲。

开始那两年还好,毕竟忙忙碌碌大半辈子,终于能歇着了,整日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的,确实很享受。可越往后,这弊病就越来越多了。

两人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这日子却莫名地有些难熬。

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两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在享受了一段平稳的时光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并不怎么适应平淡如水的生活。

张云雷还好,虽说已经不露面了,但内部大大小小的事也不少,还是需要他点头的,而且他能静得下来,也呆得住,只是偶尔会觉得有些无聊罢了。

杨九郎不适的感觉更明显,因为他的落差更大一些,官场是个人走茶凉的地方,即使在位时风光无限,退下来了,也就失去了一定的话语权。最要紧的,他不仅要接受社会地位的改变,也要接受身体素质的变化。

他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不是有多大的权力,而是以个人战斗力来说,从未有过能和他匹敌的对手。

随着年纪的增长,尽管保养和锻炼不曾松懈,可是他仍然每天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力量的流失,和战斗力的削弱。

这个打击是巨大的,也是无法承受的。

......

六七岁的小男孩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卧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大爷爷,希儿和梦梦来看您啦,出来吃饭好不好?”

屋里面许久也没有回应,杨予希低头看着妹妹,指了指门。

聪明的张如梦小朋友立即心领神会,也跟着拍了拍门,奶声奶气地喊:“爷爷!饭饭!”

“爷爷不饿,你们吃吧。”

终于有了回应,可人却还是不出来,杨予希回头看着爸爸,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他也无能为力。

石羽锁上了眉头,冲着对面一直悠哉喝茶的张云雷说:“爹,你倒是说句话啊,我爸到底怎么了?”

张云雷看了眼儿子,放下茶杯,慢悠悠地说:“接受不了自己老了,打不动了,没人理了,每天想着年轻时候的威风和现在人嫌狗烦的窝囊,越想越生气,嗯,学名叫......退休综合症吧。”

“......”石羽同志表示无语。

他爸要是个窝囊的,这世界上的人基本都等同于残废吧。

都年过花甲了,面貌看起来也就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耳不聋眼不花,腰板倍儿直,跟着他走路得小跑,一言不合就给你放倒......

“要不,去部队住几天?正好过两天我要去慰//问,让他去指导指导,消遣一下?”

虽然很无理取闹,那也不能不管是不是。

“不去了。”张云雷摇摇头,转着茶杯若有似无地叹息:“池司令不在了,他去了想起以前的事,心情也好不了。”

“那......”

“放心吧,有我呢。走,咱吃饭去,不管他。”

张云雷笑笑,起身牵着两个娃娃去餐厅,石羽对着紧闭的房门无奈地叹了一声,也跟着过去了。

吃完饭,爷几个说了一会儿,玩了一会儿,石羽就带着两个孩子走了,也不是不关心屋里那位,主要是他深知能搞得定他爸的只有他爹,其余人都白费。

他们走了,张云雷煮了碗面,端去卧室。

到门口也没敲门,直接工具箱一开,三下五除二就把门给拆了。

房门“砰”的一声砸到地上,张云雷重新端起面碗,斯斯文文地踩着门板进了屋。

“吃饭。”

只有轻飘飘两个字,床上那人立马就坐了起来,麻利地接过饭碗,埋头吃了起来,边吃还边瞄着他的脸色,生怕地下那门就是自己一会儿的下场。

吃完,撂下碗筷,两人对坐无言。

过了良久,张云雷才动了动嘴:“一把年纪了玩绝食,出息了?”

“没。”杨九郎小声地回道:“我就是不饿......”

张云雷看了眼吃的干干净净锃光发亮的面碗,对他挑了挑眉头。

不饿?不饿我这么大一碗面是喂了狗了吗?

仿佛听见了媳妇儿的心声,杨九郎十分尴尬地干笑着说:“这不是你做的面太香了嘛,你的手艺就是好,外面的饭馆都比不了......”

张云雷没接话,只是盯着他看。

尽管处处难掩岁月的痕迹,可模样还是那副模样,连表情都和年轻的时候如出一辙,只不过那股痞帅的劲少了点,眉宇间多了些沉稳的感觉。挺拔的身板也不见一丝一毫的佝偻,甚至还布满了肌肉线条,这都是他常年健身保持下来的。

这个狂了一辈子、也傲了一辈子的男人啊,他能接受穷、能接受死,但他怎么能接受自己变弱了呢......

“杨九郎。”

“诶,在呢。”

“老或不老,你也是最厉害的,一直都是。”

张云雷这句话的语气平缓而坚定,像是闲话家常,又像是庄严起誓,让杨九郎不由得红了眼。

爱人易得,知己难求。

多么难得啊,他唯一的爱人也是他唯一的知己呢。

......

杨九郎还是心宽的,被媳妇儿哄了一句,这心情不能说是云开雾散,也属实好了许多。

不曾想,这事过去了,却也没完全过去。

没几日,张云雷说去办点事情,一出门就是一整天,杨九郎找不到人,电话也联系不上,正心急的时候,唐麒登了门。

唐麒是唐睿的儿子,性子却不像亲爹,反倒是像足了张云雷,是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主。

不止是继承性格,他甚至还继承了张云雷的半副身家,如今这北六省的命脉可全都掐在他手里。

说起来好笑,唐睿自己混了一辈子警//局,老婆也是体制内的人,结果生了个儿子跑去混黑的;秦子浩倒是在黑道里摸爬滚打一辈子,结果养了个走仕途的闺女。

更别提黎昕和李远青那两家了,佘玫生了俩孩子现在都是黑榜有名,穆魏养的那个竟然进了guo安部,还是个高职位。

数一数下面这一辈,竟没有一个人走了父母走过的路,倒是反向生长的不错,真是奇也怪哉了。

“你说什么?!”

杨九郎腾地站起身,薅住了唐麒的衣领,死死地盯着他:“你再说一遍,人去哪儿了?!”

唐麒稍稍动了动脖子,避开了致命的地方,免得自己没死于外面的枪林弹雨,到是在家里被勒死了。

“去蕴洲了,蕴洲是鲁三儿的大本营,我们原计划是谈合作,但如今干爹亲自去......”

后面的话唐麒没说,因为杨九郎比他更清楚,张云雷已经很久不出山了,出去了,就不可能空着手回来。

但是鲁三没什么大能耐,不代表蕴洲就容易闯,好歹是筑了二三十年的老窝,里面就算没什么巨鹰,出类拔萃的鸟也少不了。

所以,此行有些危险。

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出去冒这个险呢?

杨九郎的思绪转上几个弯,心里就有了谱,撒开手,给唐麒的衣领慢慢捋平,问:“你干爹都说什么了?”

“两句话。”唐麒回答得很麻利:“第一句,等我到了地方再告诉他。第二句,蕴洲冷,让他穿件厚外套。”

杨九郎瞬间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媳妇儿这是以身涉险,等他去英雄救美呢,这不是好让他重振旗鼓找回自信心吗!

真是......什么叫拿命疼你,这就是了!

“得,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杨九郎摆摆手赶人。

唐麒也不含糊,直接扭头就走,反正任务完成了,他才不要在这等着吃狗粮。

......

一辆绿色的跑车,从高速口出来,驶入市区。

从这一刻起,整个蕴洲都是焦头烂额的状态。

“外围清理干净,里面能控制多少是多少,如果形势不好,立即给我抢人!”

“我告诉你们,不要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这两个人如果出了问题,不单是咱们承担不起后果,整个蕴洲都没好果子吃!”

蕴洲市//政所有骨干都在待命,各个部门都绷紧了弦,市//局更是进//入一级J戒,恨不得把下水道都纳入监控范围。

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原因是什么,只知道上次主x来蕴洲视察,大家都没这样紧张过。

只有个别高层知道,来蕴洲这俩人,一个是三朝元老,这一届和上一届的领导人都是被他扶持上台的;另一个是黑道传奇,如今这黑道数得上的,那可都是人家的子侄辈。

最重要的是,这俩人是一家。无论哪一个出了差错,都得做好准备承受两方的怒火。

蕴洲这处小庙,哪能装的下这样两尊大佛,不惶恐才怪呢!

当然,他们惶恐他们的,当事人倒是一派淡定从容……

……

鲁三偷偷打量着对面,心里翻腾着惊涛骇浪,呼吸都不稳当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雍容闲雅气质出尘的男人,就是曾经那个叱咤风云的张二爷。

算来,这张二爷已经六十多了吧,怎么看起来比他还年轻!

“当”的一声轻响,张云雷把茶杯撂下,鲁三心里一突,把着椅子的手倏然收紧。

“三爷,呵……”轻笑一声,张云雷微微抬眼,道:“我喊你一声鲁三儿,不算托大吧。”

“应该的,应该的。”鲁三连声应着。

他在谁跟前称爷,也不敢在张二爷面前装爷。

爷跟爷是不一样的,三爷跟二爷听起来好像是兄弟,可实际上,差的那可不止一辈。而且,差的也不止是辈分啊!

“小儿唐麒是个不懂事的,到了人家的地界儿谈买卖,还想着共赢,要我说……”张云雷往后靠上椅背,一只手放在桌子上闲敲着:“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共赢,出来混,拼的不就是个你死我活,你说对吗?”

“对对对。”

“对?”张云雷一挑眉:“你的意思是我儿不懂事?还是说,你想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不不不,二爷,我没这个意思,没有没有,真没有。”鲁三直摆手,大冷的天,愣是出了一身的汗,整个人都如同水洗过似的。

“没有就好,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我儿若是在哪里吃了亏,我可得给孩子成百上千倍的讨回来。”

“……”鲁三擦了擦汗,都迷眼睛了。

张云雷的唇角勾了勾,笑道:“孩子嘛,就得惯着。我的孩子嘛,不仅我惯着,谁都得给我惯着。”

“是……”

“鲁三儿。”

“二……二爷,您、您说。”

“我问你,我的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

张云雷的声音还是那么轻飘飘的,可脸上却没了笑模样,眼神更是凌厉的像把刀子,直插人的软肋。

“二爷,二爷我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鲁三直接就跪了:“以后麒少有话直接吩咐就行,我保证办得漂漂亮亮的!”

鲁三真是欲哭无泪。

当初麒少的人来蕴洲,根本就没和他谈,只是放出话来,以后北面出来的东西要在蕴洲过路。说是只要他配合的好,就给他两成买路钱,这样的好事去哪找?他当然应的痛快了!

要是早知道张二爷不同意,他哪敢收这份钱啊,他能活到今天,不就是因为他肯退肯让肯认怂吗!

“起来吧。”张云雷抬了抬手,脸上见晴:“我家麒儿还是个孩子,就承你惯着了。”

鲁三点头哈腰着:“哎,哎,不敢不敢。”

“坐吧,咱接着喝茶。”

张云雷随意地点了下桌子,鲁三便带着忐忑,诚惶诚恐地坐下了。

可才刚坐下,他手下就闯了进来:“三爷!三爷!三爷不好了!”

鲁三骇了一跳,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下面来了个人,说要咱们交出张二爷,不然就清缴了咱老窝!”

鲁三以为是唐麒的人来了,直接回头请示张云雷。

结果,只见张云雷对他笑了笑:“去吧,这人不用你惯着。”

鲁三得了赦令,带着这半天窝的火,旋风一样地冲了出去。

他冲出去后,张云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才缓缓说完后半句:“不过,他惯不惯着你,我可就不知道了……”

......

最终,鲁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不过,他死的也不亏,在生命的最后一天里见了两位大神,一位气势杀人不用刀,另一位动作杀人不见血。

临死前,鲁三还想着,如果还能活着多好,今天这见识足够他吹一辈子牛b的了。

可惜,他是不可能活着的,蕴洲也不可能继续被放任。

没有理由,能力即是道理。

谁最有能力?那必须是张云雷......他男人啊!

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又理了理发型,杨九郎带上墨镜拎上枪,慢腾腾地上了楼,走到最里面,敲了敲门,然后摆了一个最酷(浮)炫(夸)的POSS。

门开了,张云雷双眼含笑,迎了出来。

“呀!我爷们真帅!”

“嗯哼。”

“这么快就结束了,也太厉害了吧!”

“嗯哼。”

“嗯哼什么意思呀?”

“嗯......我腰扭了......哼......”

“呵呵呵......傻子......”

“嘿嘿......”

两人相视而笑。

许久,杨九郎伸手把张云雷揽入怀中,喃喃地叹息:“你才是个傻子......”

张云雷回抱住他,弯了唇角:“彼此彼此。”

是啊,多傻。

为了我的一点小情绪,你便以身涉险,多傻;明知没事,你却义无反顾地拼命,多傻......

终其一生,只爱一人,多傻。

......

英雄终归迟暮,爱情永不凋谢。

                                                                         ——张杨的猫

                                           ——(番外完)——


张杨的猫

较量(48)

本文纯属个人脑洞,无三观

嗯,就是这么任性

圈地自萌,不许上升蒸煮

宣q群(827905645)

——

杨九郎可不是个优柔寡断做事拖泥带水的人,下定了决心后,便立即着手处理眼前的事。然后向相关部门申请了提前退休,并表示愿意接受降级、免职、剥夺终身政治权利等一系列处罚。

身份复杂,肩上挑的都是重担,为了能顺利退下来,他光是坐在桌前写材料就写了一天。

张云雷站在桌旁看着杨九郎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暗自思量着该怎么劝他放弃。

政治往往比社会更黑暗,能混到现在这么高地位的张云雷可不是无知小民,他很清楚杨九郎如果真的卸下一切将面对什么。

比如,杨九郎现在的身份是绝对禁止出境,这也是他为什...

本文纯属个人脑洞,无三观

嗯,就是这么任性

圈地自萌,不许上升蒸煮

宣q群(827905645)

——

杨九郎可不是个优柔寡断做事拖泥带水的人,下定了决心后,便立即着手处理眼前的事。然后向相关部门申请了提前退休,并表示愿意接受降级、免职、剥夺终身政治权利等一系列处罚。

身份复杂,肩上挑的都是重担,为了能顺利退下来,他光是坐在桌前写材料就写了一天。

张云雷站在桌旁看着杨九郎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暗自思量着该怎么劝他放弃。

政治往往比社会更黑暗,能混到现在这么高地位的张云雷可不是无知小民,他很清楚杨九郎如果真的卸下一切将面对什么。

比如,杨九郎现在的身份是绝对禁止出境,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退下来的一个原因,因为他不退下来,想出国登记领证是根本不可能的。但他退下来就真的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出是能出去,有没有命回来就是另一码事了。

完全退出,且不论敌对势力的打击报复,光是组织上的制裁就足够杨九郎应付的了。所以,张云雷不会让杨九郎退下来,绝不会。

可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劝动杨九郎还能维护他对自己那份真情的理由。

“给。”张云雷打开一罐可乐递到杨九郎手边。

杨九郎放下手中的笔,拿起可乐喝了一口,美滋滋地笑:“嘿嘿,这么贴心啊,我媳妇儿现在真贤惠。”

“一直很贤惠。”张云雷拉了把椅子坐到他身旁,边摆弄手机边装作不经意地问:“既然你打算撂挑子,那咱们是不是该回东城了?”

“怎么,想家了?”

“没,东城的事情太多了。”张云雷半垂下眼睑,不想自己的心思被看穿。

“还得好些日子呢,等部队那边把赛哈给端了,宁安的各股小势力一定都是蠢蠢欲动,你得在京俞坐阵,我好带青牙到各处去扎根。”杨九郎预估完形势,便继续埋头写材料,嘴上还耐心地劝着:“东城的地基稳,还有子浩他们那么多人在呢,你就不用太操心了。”

张云雷摇摇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要撤出东城,也有可能不仅仅是撤出东城。”

“为什么?”杨九郎抬头,诧异地问:“出什么事了?”

“现在还没什么事,以后就不一定了。”张云雷摩挲着手背上的烟疤,叹了口气:“虽然我不清楚你到底是接了谁的任务来的东城,但我知道任务的目标一定是我。九郎,你觉得你撤了以后,接替你的人会是个草包吗?”

“......”杨九郎一时语塞,因为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想想,上面既然指派了他,那就是动了铲除张云雷的心思,若他下台,就算没有更厉害的人选接替,上任的也绝对会是个难缠的主。

张云雷见杨九郎松动,立刻乘胜追击道:“你愿意为我断了前途,我自当愿意奉陪一生。只是东城的铺设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我撤了容易,跟着我吃饭的人怎么办?没了我的护佑,他们想保命都难。”

“嗯,确实......”杨九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心里一味地认为是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了,完全没察觉出这番话根本不像是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二爷会说的。

张云雷把头转开,掩藏了自己狡黠的目光,只用忧愁的侧脸面对杨九郎,看着窗外语气消极地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当我们已经走上一条路的时候,不是没有机会回头。而是,往往回头的路更难走......”

杨九郎闻言心顿时一沉,他仿佛提前体会到了张云雷被欺负,自己却没有能力护着他的无力感。这种感觉,让他难受的几乎喘不上气来。

该说的说了,张云雷也不急,就淡定地坐在那儿看风景。

再看杨九郎,眉头越锁越紧,不多时,双手也开始不安地搓动,显然内心已经在挣扎了。

这时,张云雷拿起手机,不知道给谁给发了一条语音:“政府都找上门了,让就让了吧!强时总吃人家的,你露了怯还能不被人家吃吗?”

杨九郎一听就火了。

政府这帮狗东西,他还没走呢,就开始逼着他媳妇儿割地赔款,若真的走了,还不得骑到他媳妇儿头上去!

压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杨九郎拉起张云雷的手,满目歉意地说:“宝贝儿,我觉得退下来的时机还没到,可能要食言了,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张云雷忍住了自己得逞的笑容,温柔又识大体地回道:“好,都听你的。”

昨日才说出的誓言今日就反悔,杨九郎内疚的不行。可是比起给媳妇儿一个纸上的承诺,他更愿意给他自由翱翔叱咤风云的一片天地。

他捧着张云雷的手,在他的戒指处落下一吻,歉疚地说道:“对不起。”

张云雷摇摇头说:“没关系啊,现在不挺好的吗。”

一个微笑,一分勉强,三分释然,六分理解,情绪拿捏得刚刚好,唬的杨九郎一愣一愣的,就差双膝跪地做保证了。

“你放心,虽然暂时不能结婚,可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永远对你好,只对你一个人好。”

“嗯,我知道。”......

一番对话结束,虽然各有各的心思,但要保护对方的想法相同,爱对方的心也是一样的……

但远在东城的秦子浩就不一样了,他挠着头皱着眉,听了好几遍二爷发的语音也没听明白,只好小心翼翼地回复着:“二爷,你说的我没太听明白,谁要吃咱们,咱要让着谁啊?”

看了眼正在阳台上打电话的杨九郎,张云雷冷笑一声,按下语音键。

“没有谁,谁敢挡路,就让谁死。”

而此时,阳台上的那人正在暴跳如雷。

“谁TMD不要命敢欺负我媳妇儿,当我是死的吗?!混蛋!给我查!查出来我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

江湖闯荡这么久,张云雷没有去过的地方屈指可数,部队算一个,他从未没想过自己有生之年竟会来这种地方。

走在军区大院,听着军人的口号声、训练的枪声、重甲车的轰鸣声、还有远方的爆破声,张云雷就像猫见了狗一样,无法控制的弓起身,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猫和狗,在食物链上没有绝对关系,但却是不容分说的天敌。

“你看那边,那里曾经是我的根据地,每天都在那训练,经常十多天不回宿舍,石头上吃、草地里睡......”回到曾经成长的地方,又穿上军装的杨九郎难掩怀念之情,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话,竟没发现身边的人神色异常。

直到一队士兵经过他们旁边,见到杨九郎全部立定站好,敬着礼齐声问候。

“首!长!好!”

响亮的声音几乎割断了张云雷紧绷的神经,他下意识地摸向自己藏匿武器的地方,却蓦地想起在好几道岗哨以外,他身上就除了衣服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你们好,辛苦了,都忙去吧!”杨九郎给大家还礼后,赶紧拉起他旁边全身僵硬的张云雷拐到了长廊的隐秘处。

杨九郎神色紧张的把张云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媳妇儿你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凉啊?哪里不舒服?”

“没事。”张云雷摇摇头,靠着墙勉强地笑了笑:“不太适应这个环境而已。”

这下杨九郎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又心疼又好笑地摸了摸他的脸:“紧张什么啊?有我呢!”说着就把腰上的枪拿下来,塞进了他的手里。

“干嘛?”张云雷问。

“给你玩呗。”杨九郎冲着他笑:“杨某听闻,威名赫赫的二爷一向认为枪杆子就是硬道理。这个,不就是你的安全感吗?”

“我......”

张云雷刚想说话就被牵着拐进了部队的操场,他一脸错愕地看着杨九郎举起他拿枪的手,对准了前方的一排靶子。

关保险、弹上膛,杨九郎松开了把着张云雷的手,一脸严肃地命令道:“开枪。”

张云雷放下手,拧着眉问:“你这是做什么?”在部队里开枪?这种行为难道不是在找死吗?

杨九郎也不答话,只是又对他重复了一遍:“开枪。”

“杨九郎,你......”

“砰!砰!砰!砰!砰!”

张云雷的声音完全消失在连续的枪声里,杨九郎把着他的手连开五枪,枪枪都是十环。

操场上听到枪声的士兵们,起先是警戒,接着是一愣,待看清了开枪的人是谁后,就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还发出了崇拜和激动的呼喊声。

杨九郎则在大家的目光下,光明正大地吻上了张云雷的额头。

“小家伙,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我能给你的,都远远不只是安全......”

张云雷听话地记下了,并且记了一辈子。

他记的不是话,而是心爱的人在那炽热的艳阳下,一身坚硬的戎装却温柔似水的模样......


切糕蘸白糖

《大型穿越剧😂😏》


一家三口~😂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就非常喜欢剪视频,而且是越长越好的😂


嘿嘿~不务正业ing😏


文章:

《一家三口》良堂秦ABO 

《大型穿越剧😂😏》


一家三口~😂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就非常喜欢剪视频,而且是越长越好的😂


嘿嘿~不务正业ing😏


文章:

《一家三口》良堂秦ABO 

小哇

【堂良】多少人被这声“驸马”锤进了坑底

【堂良】多少人被这声“驸马”锤进了坑底

德云女孩楠楠

你以为的奶黄包,可实际上......

你以为的奶黄包,可实际上......

念念抬头啊

看见师兄弟都是一对一对的来参加团综,他们也想自己的搭档了吧。

看见师兄弟都是一对一对的来参加团综,他们也想自己的搭档了吧。

内蒙古的penguin🐧

【德云社周九良】经典著名名场面“头九戏三鹤”

【德云社周九良】经典著名名场面“头九戏三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