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乡下"人

3448浏览    325参与
盐父快上亿

虽然但是,无奖竞猜。

模仿了哪一个老师的画风。

没人就算了,侵删。

哎,要不猜对了就点个图。

【用原画风】

虽然但是,无奖竞猜。

模仿了哪一个老师的画风。

没人就算了,侵删。

哎,要不猜对了就点个图。

【用原画风】

Samuel 的茶杯☕️

啊哈,搞完了uwu【西伯利亚大红熊】

我太菜了呜呜呜呜

还打算搞一个瓷爹的【一对儿

搞完瓷爹再去搞亚克力uwu

(可以自己抱图去做亚克力uwu,但是请叫一声让我知道owo)

就我这,有人要?)

啊哈,搞完了uwu【西伯利亚大红熊】

我太菜了呜呜呜呜

还打算搞一个瓷爹的【一对儿

搞完瓷爹再去搞亚克力uwu

(可以自己抱图去做亚克力uwu,但是请叫一声让我知道owo)

就我这,有人要?)

毛巾

重庆无差别轰炸

人群如潮水般打在我的身上,不断推着我,挤着我,我被潮水裹挟着前进。我的耳边充斥尖叫声,哭声,轰鸣声,他们不断冲击我的鼓膜,我耳中蜂鸣,太阳穴突突直跳。人群好似无头苍蝇,他们无从躲避,只一味乱转,拼命向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闪。

“轰!”

声音同我耳中忽得断了线,只一片地动山摇中,我看到世界于我眼前快速倒转,死人,建筑,天空,于我眼前闪过,我磕在地上。我感到剧痛,随后头上温热,血流进我的眼里,世界就被如此染红了。我爬起,呆滞地望着天空,城市上方盘踞着飞机,机舱打开,炸药下蛋般被投下。再一次的天崩地裂笼罩了我们。奔跑的人群将我推倒,我重新回到地上。

“跑不了的!”我大叫,我听不到自己叫喊“日军的...

人群如潮水般打在我的身上,不断推着我,挤着我,我被潮水裹挟着前进。我的耳边充斥尖叫声,哭声,轰鸣声,他们不断冲击我的鼓膜,我耳中蜂鸣,太阳穴突突直跳。人群好似无头苍蝇,他们无从躲避,只一味乱转,拼命向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闪。

“轰!”

声音同我耳中忽得断了线,只一片地动山摇中,我看到世界于我眼前快速倒转,死人,建筑,天空,于我眼前闪过,我磕在地上。我感到剧痛,随后头上温热,血流进我的眼里,世界就被如此染红了。我爬起,呆滞地望着天空,城市上方盘踞着飞机,机舱打开,炸药下蛋般被投下。再一次的天崩地裂笼罩了我们。奔跑的人群将我推倒,我重新回到地上。

“跑不了的!”我大叫,我听不到自己叫喊“日军的飞机!跑不了的!”我摇着头,看他躲到一处断墙下,“别躲在那里!”——晚了,一发炮弹正落在院中,断墙轰然倒塌。我手脚并用爬过去,却看那血浸了砖,连带着肠子正汩汩于灰尘中溢出。我瘫坐在地。

我看着我们,好像看到一群待宰的羔羊,羊羔们甚至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我的听力渐渐恢复,巨大的轰鸣声起先好似被罩住般缥缈浑浊,后迅速被拉回,清晰。我听到诸如:飞机下蛋等类似词汇,我痛苦地笑了。我看着漫天猩红,看着那些正奔跑于猩红中羊羔一样的东西。

没有支援,没有防空洞,什么都没有。我们深陷恐慌与绝望,却于绝望中寻求希望,寻找着那遥不可及的生的希望。

那战斗机飞得很低,我看到它后面坐了个日军,他正特别嚣张地把自己半截身子探出机舱——舱外架着把机枪,他挥手,好像在催促驾驶员飞低。机枪喷射火舌扫向人群,飞机卸下炮弹,炮弹坠落,我看到冲在最前面的人失去了半个脑子。我感到自己也失去了什么东西。

一枚炮弹从空中落下。

“跑呀!”我爬起来,挥动双手,试图将那些躲在墙根阴影下的人驱赶:“跑呀!炸弹来啦!”我叫道,他们却好似听不到一般,女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抬头看了天空,看着炸弹落下。她好像丢了灵魂,就这样看着天空;我好像丢了灵魂,就这样看着炸弹于她身侧爆炸,我看到一只手飞出,打着转儿落了地。

我听到自己在哭泣,便抹了把掺着灰的泪,却看到满手鲜红。

我的心脏在孱弱的胸膛中猛烈地跳动——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飞机像是盘旋于蚁群上的黄蜂,又有谁会在意自己踩死了几只蚂蚁?铺天盖地的无力感与炮弹一同向我袭来。

那飞机来得快,去的也快。他们维持着自己整齐划一的队形掉头向东飞去了。而我们就这么看着他们飞去,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做不了。


人群如笋般于灰尘血液中冒出,除了哭声和痛吟我的耳边全无动静。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碾压,一场屠杀。我沉默着帮他们挖出死人,我的手指不断发送疼痛信号——我在挖掘中将自己的指甲蹭掉了。我像个死人,像个机器,只一味地挖着,却不知自己在挖些什么。

人们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断手的扶着断腿的,断腿的牵着瞎了的。没有怨言,好像什么都没有,他们就这么看着天空,看着刚刚飞机盘踞的地方。

血腥气充斥我的鼻腔,我不再挖了,我奔向最近一个人,薅住他的领子质问道:“你在看什么?走啊!走啊!去把他们打回来!我们把我们的土地打回来!”

他低头,先是看着我皮开肉绽的手指,缓缓抬起眼皮来看我,后轻拍我示意我松手。

“走啊!”我叫道,“我们去把我们的土地打回来!”

他平静地摇头,平静地好似正躺在棺椁中,准备盖上棺材板。他驼着背走了。


——重庆无差别轰炸

——时代下小人物

👴❤️🇵🇱🇧🇾🇱🇹
灵感来自于百度和yandex...

灵感来自于百度和yandex

特别无脑,是苏白的鱼。

凑合着看吧。

灵感来自于百度和yandex

特别无脑,是苏白的鱼。

凑合着看吧。

⏭⏺⏮

不行了 再潜水我良心不安 发一些质量成迷的憨憨画 

地理统考的时候画的

苏美各自在说什么呢?请填空(buni。🌚


疯狂试滤镜,p5原图

画渣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不行了 再潜水我良心不安 发一些质量成迷的憨憨画 

地理统考的时候画的

苏美各自在说什么呢?请填空(buni。🌚


疯狂试滤镜,p5原图

画渣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Samuel 的茶杯☕️

意义不明的小漫画

是小俄罗斯uwu

我画了好久(?!)本来只是一个小脑洞,结果不知道画了这么多uwu

喜闻乐见的穿越梗OwO

我最近超喜欢这个表情UwU和OwO

应该是有后续的(?)

意义不明的小漫画

是小俄罗斯uwu

我画了好久(?!)本来只是一个小脑洞,结果不知道画了这么多uwu

喜闻乐见的穿越梗OwO

我最近超喜欢这个表情UwU和OwO

应该是有后续的(?)

Flo

摸鱼

入CH坑了TvT

对各个国家还不太了解 先画几个熟悉的XD

我特别可耻的把法国国旗画反了 在这里磕头致歉

本喵摘耳朵梗源于之前看到一个太太的画和罗小黑战记

摸鱼

入CH坑了TvT

对各个国家还不太了解 先画几个熟悉的XD

我特别可耻的把法国国旗画反了 在这里磕头致歉

本喵摘耳朵梗源于之前看到一个太太的画和罗小黑战记

盐父快上亿

只要我跑得够快屏蔽就跟不上我。

只要我跑得够快屏蔽就跟不上我。

🌟是屑没错了
不是贺图、但是六一快乐orz...

不是贺图、但是六一快乐orz


最后一个鹅童节了👎童年再见

不是贺图、但是六一快乐orz


最后一个鹅童节了👎童年再见

*这使你充满决心
赶个末班车!没时间手绘不上色了...

赶个末班车!没时间手绘不上色了

学校草稿家里细化

是UNCI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啦

赶个末班车!没时间手绘不上色了

学校草稿家里细化

是UNCI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啦

⏭⏺⏮

【ch大学】牙膏毁掉好哥们兄弟情

今天的黑三角迟到了。


沒錯,是三個人一起遲到了。


大家表示很震驚。一般有cn在的話,賴床啥啥的都是不存在的。


来的时候,三人组脸比炒了菜的油锅底还黑,cn和美丽卡亮晶晶的小星星把他们的脸衬托得更加非酋。多好看,就像玛丽苏眼里的星辰大海(形容词破碎)...


三人组成功闹翻,兄弟情不复存在(小巴:他们...有过兄弟情吗...?)...


嘿,是一支牙膏惹的祸。


-------------------------------------


“美丽卡,rus,早点起床,早饭已经做好了!”


来自cn的第三声呼唤。

(梗自画合集t1)


厨房传来一阵蒸...


今天的黑三角迟到了。


沒錯,是三個人一起遲到了。


大家表示很震驚。一般有cn在的話,賴床啥啥的都是不存在的。


来的时候,三人组脸比炒了菜的油锅底还黑,cn和美丽卡亮晶晶的小星星把他们的脸衬托得更加非酋。多好看,就像玛丽苏眼里的星辰大海(形容词破碎)...


三人组成功闹翻,兄弟情不复存在(小巴:他们...有过兄弟情吗...?)...


嘿,是一支牙膏惹的祸。


-------------------------------------


“美丽卡,rus,早点起床,早饭已经做好了!”


来自cn的第三声呼唤。

(梗自画合集t1)


厨房传来一阵蒸煮的清香和cn的吆喝声。美丽卡不情不愿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但是还是支棱着身子起来了。


穿好衣服,理了理褶皱的裤脚,美丽卡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懒地推开门。rus刚好打点完,从浴室走出来,随便把外套甩在沙发上,去厨房帮cn端菜。美丽卡走进浴室,反手关上门,开始洗漱。


没有交流,和谐默契。


“今天天气真好啊~”美丽卡打开水龙头,透过水声隐隐听到cn感叹。


美丽卡难得没有反驳,因为他的嘴里全是水,不想说话。吐掉水,挤牙膏。美丽卡左手拿着牙膏,右手端着牙刷,轻轻发力。


不能否认,天气的确很好...


啪叽~


妈的。


美丽卡如是想。


挤出来完美形状的牙膏,从牙刷上完美地全部降落在水槽上。


更有甚者,溅起来泡沫水,让美丽卡的黑色短袖上瞬间多了几个泡泡印。


靠 一天的好心情全给你毁了。


更可悲的是,牙膏用完了。


“rus,我借一下你的牙膏...诶,牙膏呢?”


“我的用完了,在垃圾桶里呢。”rus的声音含糊不清地传来。听上去这两人已经不等他开吃了。美丽卡默念mmp,不经过cn同意就拿起cn的牙膏挤。


“...呸!...”


牙膏入嘴,美国吐水。


“啥子味儿这是......??!CN!!!你是不是有病病??!多大一国了还搞这种小动作,不要脸!”美丽卡撑大了双眼,才发现此牙膏非彼牙膏,一边疯狂漱口一边将“牙膏”狠狠地甩在了垃圾桶。


“嘿,彼此彼此~”cn的声音听上去高了一个音,很是愉悦,“我昨晚就看见你牙膏快没了,早就给你换了~怎么样?青霉素眼膏好不好吃?”


“你个太阳之子...”美丽卡带着一脸泡沫,冲出浴室,往cn扑去。cn往旁边闪,rus来不及反应,下意识护住早餐...


-------------------------------------


隔壁。


“快点走了啦朝鲜君,我们快迟到了!...”


霓虹和韩生拉硬拽,硬是将朝鲜拽出了宿舍。与此同时,隔壁一阵乒呤乓啷的响声,就跟地震了一样哐啷哐啷地疯狂制造噪音。听着长短不一音区不同的三种尖叫怒吼。


他们又吵起来了,但是这一次可是大早上的啊...


霓虹&韩理解不能,扛着被吵得想拿出核弹的朝鲜君离开了宿舍楼。


第一节课上到一半就闯进教室的三人被教导主任训了,然后他们决裂了。


第二天又勾肩搭背地在一起吃饭睡觉打豆豆,就像啥都没发生一样。身为邻居,霓虹等人已经习惯他们三秒臭脾气的习性(???),并且对大半夜或者是晚上隔壁传来乱七八糟声音已经渐渐习惯...


嘿,你听。


隔壁的说话声渐渐变大了。


今天的黑三角,又起来了。_(:з」∠)_

-------------------------------------

纯私设,但并不是ooc大王...

至少没有玛丽苏啊qwq

没有cp向噢qwq

一只🐻!
我太喜欢上次发的那个私设瓷爹的...

我太喜欢上次发的那个私设瓷爹的牙齿不整齐设定了呃呃呃呃!!!涂一波!!!!

我太喜欢上次发的那个私设瓷爹的牙齿不整齐设定了呃呃呃呃!!!涂一波!!!!

鸢尾灰⚜️-不会写文综

【CH/俄瓷】Ataraxia

是接Salad Days的后续 不是很像后续的后续

不看前篇也可以看

苏瓷为过去式 是🍬无🔪 轻松向 4k+

标题意为心神安宁


安定是极好的。没有人不喜欢那种感觉。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坐在一个向阳的地方,沏一杯茶,看着外面的树荫,让人都觉得放松了下来。CN住的地方只是个四合院罢了,他还不大喜欢现代化公寓,平缓的生活轨迹可以说是最适合他的。


“你看你,就和个上年纪的老头子一样。”这是他听过最多的话,当然他也只是笑笑,然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他只是有...

是接Salad Days的后续 不是很像后续的后续

不看前篇也可以看

苏瓷为过去式 是🍬无🔪 轻松向 4k+

标题意为心神安宁

 

 

安定是极好的。没有人不喜欢那种感觉。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坐在一个向阳的地方,沏一杯茶,看着外面的树荫,让人都觉得放松了下来。CN住的地方只是个四合院罢了,他还不大喜欢现代化公寓,平缓的生活轨迹可以说是最适合他的。

 

“你看你,就和个上年纪的老头子一样。”这是他听过最多的话,当然他也只是笑笑,然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他只是有些欣喜,欣喜天下太平。

 

不必忙于争比军备,不必争斗的过于明显。现在大家玩的都是暗斗那一套了,虽然已经放松了很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安逸度日便是最好的方案。

 

他一直都在工作。只是说,他会找些时间稍作歇息,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累而已。HK有时候会去看他,陪他聊上天。当然,这并非聊什么国家大事,只是儿女情长,他已经很少看见HK了,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家里工作,或者忙于同其余四人开会。

 

“你过得怎么样。”CN给对方磨了一杯咖啡,他知道他这家人喝得惯茶,也许是因为曾经和UK住过的原因,虽对茶说不上讨厌,但估摸着也有些腻了。

 

“还好,最近格外平静。”他拿着牛奶和砂糖,“加哪个?”

 

“牛奶。”牛奶倒进了咖啡里,他稍微搅拌了些,然后递给对方。HK抿了一小口,“MO他没时间回来。”他睁开眼睛看着他,然后眯着眼叹了口气,“我知道,要留下来吃饭吗?”

 

还没等HK说话,RUS就来敲了门。对方是知道自己性子的,直接走了进来,“今天有空吗?CN。”他听见那口音浓厚的人走了进来,边走边说着。走进里屋的时候才发觉这早就有人来拜访了。

 

“您好。”HK这么说着,伸出手。RUS握住对方的手,回道,“你好。”

 

“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他直接问道,并非是恼怒,只是对今天有两人来拜访他感到欣喜。这种热闹已经很少了,他还是希望有人能多陪下他的。

 

长得比他高的不少的男人看着他,“想叫你去吃饭。但看来来的不是时候。”这就准备离开,他却一把叫住对方。“一起啊,我今天做饭。HK也在,一起吃吧。”

 

没有回答,但他知道,这是默许。

 

CN当然是快快乐乐的去买菜去了,三个人的话还是要做点菜才好。HK喜欢吃什么来着?先打个电话问一下MO好了,反正他们俩口味差不多。

 

现在,屋子里只有两个没什么交集的人。说实在的,十分尴尬。最后是HK先打破僵局,“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这话乍一听挺冒犯的,但知道能在这里和气同CN聊天的都会是比较亲密的人,还是耐着性子。

 

他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说道:“朋友。”

 

很显然HK不信这一套,他只是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完,“我知道大哥不会有你这种朋友,他很少将人带到这里。你是RUS吧,USSR的孩子。”不得不说,他说的太准了,就算也有些年头没有回来,可对这些事情是记得是太过清楚。

 

这不是什么秘密,但还是让他感到心烦。像是倒刺扎在皮肤里,拔不出来,却又会给你带来疼痛。他就像是一个替代品。拳头握的很紧,“是的。”他这么说着,却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大哥没把你当外人看,让我很意外。”HK打开手机,看着MO给他发来的消息。然后接着说道,“你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MO说大哥在问他我爱吃什么。”

 

没当外人?也许吧,谁知道有没有把他当作那老头了。又或者,他把自己当孩子看。就像是以前那样,那很久以前的那些记忆。

 

那时他还小,USSR把CN带回到他们家里,他被那老头在CN来之前就要挟着。“给我注意一点,他可是我目前最中意的。”他的父亲这么说着,从小就受到的教育使他畏惧USSR,就算是十分不想,他也只能欢迎CN到他们家。

 

他坐在客厅,等着老头带着素未谋面的CN回来。门口的动静让他打起了精神,那个比起USSR矮上不少身影,也比他高不了多少。“你…你好。”他看着对方,站在身后的男人眼神中散发着独有的那种危险,但当CN转头的时候,却收敛了些许。

 

“你好。”温柔的很,至少生活在这么一个地方他真的很少见到温柔的人。他看着对方,湛蓝的眼睛散发着光,“我叫RUS,你就是CN吗?我从父亲那听过你。”他这么说着,没敢看USSR的表情。

 

CN走近了一些,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看向USSR,“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有孩子。”这让RUS不禁有些起冷汗,要是真的人走了,他可不会好过。“你很介意?”USSR的视线回到他身上。

 

CN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的他,手放在背后,因为紧张而不断的玩着手指。然后他听到对方笑了一声,是那种被逗笑的声音,“为什么?我当然不介意。”CN揉了下他的脸,然后接着说道,“你看你儿子多可爱。”

 

“RUS?RUS!你有什么要吃的吗?”HK叫他的声音大了些,这让他把注意力放了回来,急忙说道,“不太辣的都可以。”

 

HK把消息发给MO,便开始翻阅CN喜欢的一些书籍,而他只是坐在那里,陷入过去的记忆。也是,本就是没有共同话题可聊的两个人,如果不是因为同一人的缘故,绝不会在这里共处一室。

 

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在他还小的日子里。因为他看到那张桌上的照片。那是一个朴素的照片架,没有过多的装饰,里面是泛黄的照片。USSR的那部分早就被撕下,只留下一个身影,所谓的他父亲,他已经记不大清他的长相了,但又会在梦魇中出现。

 

一遍又一遍的,他无比的厌恨那些日子,却又欣喜能够遇到CN。

 

至少那是他唯一的盼头。

 

CN在家也是做哥哥的,除去他的哥哥,其余也有不少弟弟妹妹,但似乎他们家的人更喜欢称呼他为大哥。他不清楚,也许他不该参和到别人的家事里。在CN眼里,他可能还是当年那个小孩,被他称为“可爱”的孩子。

 

说不在意那是假的,虽然很有可能是凭借USSR留下的力量,但他好歹也是五人中的一人。实力摆在那里,他希望CN能够,哪怕一次的认识到,他不是当年的孩子了。

 

他是单独的个体,与他父亲不同。是有着独立意识和思维的人。

 

“可爱,也许吧。”USSR这么说着,接着补充道,“你们单独相处吧,我会在书房里。”适应力良好的CN笑弯了眼,“知道了,先生。我会看好他的。”

 

那天下午的阳光格外强烈,像是要晒化西伯利亚所有冻土一样。对方在他眼中就像是有一道光打在背后一样,上天下发的神明,湛蓝的眼睛里只有他一人。他伸手抓着CN的手,“去花园吗?”

 

像是在哄孩子,“好呀,你来带路吧。”但他还是乐此不疲,一蹦一跳的拉着他走到那片蔷薇花海中,这里其实很少种这些,一般都是向日葵的。“很漂亮呢,是红色的。”当时他还不懂这句话的含义,但现在他懂了。

 

红色,还能是谁?当然是白月光,没有人能够再次代替的存在。就算你同他无比相像,也是不同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是替代品,还是已故爱人留下的孩子?

 

他不想知道,也不敢问。也是奇妙,他这么一个人却怕这些,但在喜欢的对象面前,他想胆怯也不是什么问题。这并非是那种可以说释怀就释怀,说理解就理解的问题,事关爱情,你永远搞不懂。

 

CN做饭很好吃,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可能是因为拥有一个大家庭的原因,口味是多变的,他第一次吃到川渝地区的菜时被辣的不轻,而对方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他还是想吃土豆炖牛肉,像是第一次吃对方做的饭一样,无论味道好坏与否,他都愿意。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仍对他们的关系感到无比高兴。就算是战争中,或者决裂里,他们在最后还是走在了一起。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是属于他们的。他已经不想回想过去的事情,从他们交好的那年后就已经是新时代了。

 

其实他没想过CN会去USSR的葬礼,那红色太过鲜艳,几乎要印在他的脑海里,在那些年里,他完全不知道对方也是会抽烟的。但这并不影响,他就是最好的。葬礼过后对方就走了,临走之前和他聊了两句。

 

“你还好吗?”他这么问着,试图接近CN,对方伸手示意,他没有靠近,“照顾好自己,RUS。”红色的身影越走越远,没有回头。

 

他以为他们以后不会见面了,凭借那时的冷漠。换言之,他们决裂时的冷漠和再次相遇时的冷漠,让他一度认为,CN从此与他不会再有交集。但现实是和预想不同,没有预测性,是一直在发生的,没人能猜透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也许是蝴蝶飞了出来,又或许是玻璃破碎。需要做的事是延顺下去,根据上一秒去做下一秒的行动。

 

但说到爱,他还是会不顾那些。无论眼神还是旁人言语,只要自己认为值得,他就不会过分理会。爱是没有预测的,是真真假假中的假象和真相交织一起。

 

'那就这样吧。'他这么想着。

 

他拿着烟盒和打火机,对着HK说道,“介意吗?”对方抬起头,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摇了摇头。“不介意,请便。”

 

抽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吐出那难闻的气体。灰白色的气体绕在屋子里,似乎是要把檀木家具上也染上那味道一般,他像是看到了幻想,还是那孩子,但他却早已不是那时的心境。烟灰弹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想起了什么,簇的把烟按灭。

 

“我回来了。”CN几乎是掐着点回来的,进屋就闻到了烟味。想都没想,直接看向坐在沙发上的RUS,“你抽烟了?少抽点。”他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才半根。”

 

“那就好,去厨房帮我择菜。”HK站了起来,把书放了回去,“我也去。”他这么说着,帮CN拿着菜。

 

他们架好桌子,把菜端上桌。显然,CN面对这种情况还是太过热情,菜都是HK爱吃的,但显然也让RUS能够接受。他倒上两杯酒,只给他们两人喝,HK因为还要开车的原因,喝着白开水。

 

氛围很微妙。HK还是选择看破不说破,这两人可真是不愿意直说,喜欢都憋在心里。吃两筷子后找个借口就离开了,期间没忘记在手机上和MO吐槽,并且做了个无伤大雅的赌局。

 

“大哥,我先回去了,MO和我有事商量。”CN看着HK,然后说道,“回去后给我发消息,叫MO有时间回来看看。”HK点了点头,走出了大门。

 

RUS看着CN,半晌后问道,“要我陪你喝酒吗?”他拿起酒杯,朝着对方晃了晃。他又听见了CN的笑声,男人笑着,左手拿着杯子,右手撑着头,“你知道怎么样让我感到放松,RUS。但不能喝多了,明天要开会。”

 

玻璃碰杯的清脆声音,辛辣的液体就这么顺着食道流了下去。胃里也烧的生疼,但这比不上他现在的心情了,像是万只蝴蝶在胃里一样,说一句话就会飞出一只。每一只都带着他内心深处的爱意,飞到对方身边。

 

他想要就这么同对方说出自己的想法,当他张开嘴,准备就这么说出的时候,CN打断了他,“RUS,谢谢你。”对方早就把杯子放下,专心看着他,他咽了下口水,也看着对方,“不用谢?我想。”

 

然后事情便变得奇怪了些许。他从没想过会是这样,至少没想到会这么快。亲吻是最好的答案,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嘴唇,但这也足以让他脑袋发胀。

 

他缓过神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你没醉?”CN挑眉,“我酒量不比你差。”他哑口无言,只能坐在那里看着对方,他知道CN的眼睛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但他也不曾看过,“我可以…看你的眼睛吗?”

 

CN睁开了眼,然后又眯了起来,“想的美哩。看一次就够了。”CN这么说着,语气中饱含笑意。

 

CN举起酒杯,对着他说着,“敬这和平,敬今夜。”然后便是一饮而尽,他也这么续上一杯,然后喝完杯子里的酒。

 

“我们终究会分别的,”他看着CN站了起来,走到他旁边,“我不想赋予太多的希望了。”

 

CN弯下腰,手放在RUS脸上,“我知道。”他抓住CN的手,说道:

“但你今晚可以相信我,明天也可以相信我。虽然终究会分别,但你现在可以放下心来。”

 

“我希望你能不要那么担惊受怕。”

 

最后是一个吻带来的心神安宁,至少这段时间里,CN不用太过担心了。

 

他们知道这不是今天晚上最后一个吻。

 

 

后记:

HK赌输了,被逼去MO的赌场做荷官,结果被CN当场抓获,一顿老父亲式说教。

 

 

我好菜我好菜,真的就意识流写作

我配不上我cp,图个乐呵看看吧

没带脑子打的字 后续有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了

 

 

⏭⏺⏮
我真心希望ch圈的人们能理性看...

我真心希望ch圈的人们能理性看待国家历史,不要因为是谁家厨就不理性思维,毕竟历史这类东西我们也不好说,ch圈本来就是个供人娱乐的圈子,认真你就输了。

尤其是:不要引战 历史谁也说不准,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能大肆评论,侃侃而谈的


这是原贴,大家都去看看,引以为戒...

https://huasui85598.lofter.com/post/31c80e93_1c984d2f1

我真心希望ch圈的人们能理性看待国家历史,不要因为是谁家厨就不理性思维,毕竟历史这类东西我们也不好说,ch圈本来就是个供人娱乐的圈子,认真你就输了。

尤其是:不要引战 历史谁也说不准,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能大肆评论,侃侃而谈的


这是原贴,大家都去看看,引以为戒...

https://huasui85598.lofter.com/post/31c80e93_1c984d2f1

Samuel 的茶杯☕️

@十六夜咲夜 和@东衣卫 点的公主抱??????和瓷苏

鹰酱:wtm谢谢你

(是糖!!!!!!!

@十六夜咲夜 和@东衣卫 点的公主抱??????和瓷苏

鹰酱:wtm谢谢你

(是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