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影]来玩游戏吧

13浏览    3参与
地面之下

[火影/七班中心]来玩游戏吧3

• 灵感来源电影《勇敢者游戏》和HP同人文《HP死亡游戏》

• 游戏世界将会是原创的,但会有原著向副本。也可能出现其他动漫或游戏的副本,这些副本章节不会打任何tag

• cp一定会有的是鸣佐和带卡,但不一定会HE

• 七班亲情向

• 第一次写同人,而且最后一次看火影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非常ooc

• 原创游戏设定比较多,我终于把设定叨叨完了

•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bug很多

——————————————————————

      【1—...

• 灵感来源电影《勇敢者游戏》和HP同人文《HP死亡游戏》

• 游戏世界将会是原创的,但会有原著向副本。也可能出现其他动漫或游戏的副本,这些副本章节不会打任何tag

• cp一定会有的是鸣佐和带卡,但不一定会HE

• 七班亲情向

• 第一次写同人,而且最后一次看火影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非常ooc

• 原创游戏设定比较多,我终于把设定叨叨完了

•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bug很多

——————————————————————

      【1—1】

       “这是……怎么回事?”小樱看着身前身后仿佛差了一个世界的风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喃喃到。

       鸣人伸手摸上那层结界,没有什么攻击性,仅仅只是起到分隔作用,就像是摸上了一堵墙。

    “卡卡西老师,过不去的说。”鸣人皱着眉,“这是因为那个什么区域的关系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过分了。他本以为,区域的分隔不会对世界造成影响,但眼前这幅场景实在是过于震撼了。

       卡卡西沿着边缘走到另一方,他朝两人挥了挥手:“鸣人,先别急。过来这里。”

       他把手搭在了半空中,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你看,这里有一道看不见的墙。”按照小白熊之前给他们介绍过的这是一个真实世界的投影,他不认为游戏用的区域分割会那么显眼,起码,应该不会是一个会影响到世界投影出来的景象的东西,“我想,这个才是区域分割。那个泛着光的,真的是一个结界。”

     “诶?那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这样的结界?”听着卡卡西的话鸣人也触到了那层看不见的空气墙,触感有些不同,这只是感觉被挡住了,但那层结界摸起来却像是一堵真实存在的墙,甚至能感觉到墙体的冰冷和粗糙。

       小樱看着眼前的漫天黄土,这显然不像是能够生存的环境,她敢说风之国的环境都没有这么恶劣,这里就像是被抛弃荒废已久的区域。

     “会不会是因为环境原因,为了避免另一边受到侵蚀才用结界分割开的?”小樱问道。

     “嘛,可能吧。”卡卡西漫不经心的回答。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看着结界两面的景象,实在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如果是环境原因总该是有一些痕迹的,但是结界的两方却像是硬生生拼凑起来的世界,隔着一层薄薄的结界,可能一毫米都没有,仔细看绿草和荒地甚至像是贴着生长的。怎么说呢,仿佛贴图失败了。

       他们进来之前就定好的目标是今天要找到佐助顺利会和以及在晚上九点前找到存档点返回。在这些事情完成之后再分精力到这个世界和任务上。

       三人从边界区域几乎可以说是漫无目的地往中心走去。在这里通灵兽没有办法通灵,即使通灵出来了,就这里那仿佛从没停下的大风来看,想要依靠气味寻找佐助也只是痴心妄想。

       这个地方真的是荒凉,毫无生命存在的痕迹。甚至他们走了这么久,连棵草都没看到。

    “真是的,这样要怎么找佐助嘛。”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走了多久,又走到了哪里。到处都是一样的风景,阴沉沉的天和干裂的大地。

    “别抱怨啦鸣人。”小樱也很无奈,这地方,真的是越走越绝望,像是在同一个地点不停的打转。

       看着从热情满满到已经有些不耐烦的两个学生,卡卡西弯起了眉眼。真是,不管经历了什么说到底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啊。

    “有在很认真的找啊鸣人。”卡卡西蹲下从地上的裂缝里捡起的一根草屑,“看看这是什么。”

    “啊!是草!”

    “这种地方怎么看都不会有草啊。”小樱道。

       鸣人一锤掌心:“我知道了的说,所以这可能就是佐助带来的吗!”

    “我们从边界处一直到这里都没有遇上过生物,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是佐助君走过这里时,鞋底粘上的草屑掉落了下来。”小樱赞同鸣人的话,起码,这说明找到佐助是有可能的。接着又不免担心起来,这里真的属于非常不适合生存的地方,只能希望佐助君身上带够了食物和水。

    “很棒哦,鸣人,小樱。”卡卡西双手撑膝站起来,指着面前的方向,“总之,既然出不去,那就只能是往中心走了。沿着断断续续的痕迹总是能找到的。”就是不知道这片区域有多大,他们又需要找多久了。

       既然有了大致方向,两个小孩又重新有了力气,满脑子想着能迅速汇合。寻着踪迹用忍足赶路,虽然在这种地方没有斗篷遮挡容易吃上一嘴的沙土,但是他们今天的目标到现在一个都没有完成。时间不等人,他们可不想第一天就被迫进入「特殊副本」。

       越往中心的位置风沙越小,也渐渐能清晰地看清楚远方的物体了。

       远处隐隐约约像是有人居住,房子似的物体随着他们的接近变得清晰可见。鸣人看到后朝小樱和卡卡西点了点头,率先往那处跑去。

       只听“咚”地一声,鸣人捂着脑袋摔倒在地。

    “怎么连这里也有墙啊!”捂着脑袋上幢出来的包,聚落一样的地方近在咫尺,但是他们却被拦在了不远处。

       小樱无语地看着鸣人头上的大包,撞得真狠啊。她伸出手用查克拉治疗了一下,对卡卡西说道:“看来是过不去了。”

       卡卡西看向远处:“也不需要过去了。有人来了。”

       空气墙离聚落其实算不上远,鸣人的大嗓门直接把聚落里的人吸引了过来。

       来人是一个小孩,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围着宽大的围巾,脸上脏兮兮的甚至看不出来原来的颜色。她的手上攥着一把匕首,站在三人面前手脚还有些发抖。

     “那……那个,你们是……是从哪里来的?玛吉科还是赛斯?”小女孩声音发抖,但还是坚持着提着匕首警惕地望着他们。

       鸣人挠了挠脑袋,不管哪个地名他都没听过,他也不知道他们过来的地方叫什么,只能笑着对小女孩说:“哪里都不是。我们是来找人的说。”

       小女孩到底还小,所谓的审问也只像是有样学样,得到鸣人的回答之后就放松了警惕,只是依旧没有收起匕首。在这个地方她已经见惯了来找人的人,这里虽然被几个大陆叫做垃圾场,但总是会有人来捡垃圾的。她小心翼翼地问着他们要找什么人,不论他们找人是为了什么,在这个地方生存的孩子看来,能离开这里就是一件好事。

       自认不太会跟小孩子打交道的卡卡西没有出声,任由鸣人和小樱跟小女孩交流。

     “小妹妹,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的黑头发大哥哥,他两只眼睛的颜色不一样。”小樱朝小女孩比划了一下。

       佐助的特点十分明显,小女孩一下就知道了小樱说的是谁。

     “你们是那个大哥哥的家人吗?”小女孩歪了歪脑袋。

     “佐助是我的朋友的说。”鸣人答道。

       小女孩不解的看着鸣人,但并没有问“朋友”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家人”的意思,在这里生存的所有孩子,都是家人。她看着鸣人的笑容自行理解了一下,大概,是差不多的意思吧。

     “大哥哥是前几天来的。他是个好人,他给我们分了食物。”确认了几人没有威胁,小女孩收起匕首,用她那瘦小粗糙的手抓住了鸣人的手指,“我带你们去找他,他在营地里。”

       被小女孩拉着往前走的鸣人好歹还没有忘记自己刚刚撞上过一堵空气墙,连忙停了下来道:“那个,我们过不去的说。”

       小女孩也没有细究鸣人的说辞,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让几人在原地等候她去把大哥哥叫过来。

       等小女孩走远了小樱才感叹了一声:“这里居然真的有人住啊。”这里的环境实在不像是有生物能存在的样子,没有植物没有水,他们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小樱眯着眼睛看向远处的聚落,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无一例外,都是小孩子。是什么导致了这里只有小孩呢?长大的孩子离开了,还是……他们根本没机会长大?

     “总是会有办法生存的,人类是一种适应能力很强的生物啊。”卡卡西看着满脸写着怜悯和不忍的女学生,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到。

       这些事情不能细想,到底不是自己的世界,也不是自己周围的人,就算看着他们可怜也没办法救他们。这个结界,到底是为了圈住风沙和恶劣的环境,还是为了圈住他们才造就了这些呢。那些孩子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生存在这里,又像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一样?他们是在这里出生的,还是被从外面放进来的?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跟任务有关吗?【世界的秘密】……正确的历史里面是不是包括了这些?

       在他思索的这段时间里,小女孩已经带着佐助过来了。

     “佐助!”

     “佐助君!”

       鸣人和小樱激动地喊道。不同的是,小樱还记得区域分隔的问题,鸣人看到佐助后就直接把这个抛到脑后了,正打算扑上去给佐助一个拥抱,就再一次撞上了空气墙。直把几人看得一脸无奈。

       佐助迷惑地看着鸣人大喊一声扑上来,甚至心情极好地没打算躲开,就看着他不知在空中撞上了什么东西顺着滑落。看小樱和卡卡西没有动作就知道没什么危险,于是佐助把吊车尾先放在了一边,朝卡卡西和小樱点了点头算打了招呼。

     “你们怎么在这里?”佐助瞥了一眼坐在地上再一次捂着脑袋的鸣人,最后还是上前把他拉了起来。

       请在用“你们”当主语的时候好好看着老师和同伴们好吗。卡卡西看向眼里只有鸣人的佐助,觉得这个问句不该由自己来回答,心里默默槽了一下,就看着鸣人给佐助解释了。算了,毕竟很久没见了嘛,佐助之前回村他和小樱都是知道的,但偏偏鸣人总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奇怪理由错过,这里就交给两个小孩叙旧吧。

       卡卡西朝小女孩招了招手,蹲下到和她一个高度。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搜集一点情报了。

       掏出自己身上从「据点」带来封印着食物的卷轴,将食物和水取出后分了一部分给小女孩:“这些天谢谢你们照顾那个大哥哥了。”

       小女孩看着卡卡西递过来的食物和水先是激动地满眼放光,但又像想起了什么,指头攥住衣服:“我没有东西能跟你换。”

       第一反应是拿东西换,所以他们的生活物资是依靠和外面的人交易得来的吗?但是他们并不像是有什么能换的样子。卡卡西指着在旁边和鸣人交谈的佐助道:“不是换。是给你的,作为你们收留他的谢礼。”

       虽然没有get到卡卡西在做什么,但是小樱看着瘦小乖巧的小女孩造就同情心泛滥了,他们为了以防万一带来的食物绝对足够,就算分出一点也是没有问题的。

       小樱学着卡卡西一样蹲下,没忍住揉了揉女孩脏兮兮的脑袋:“是啊是啊,这是代表‘感谢’的礼物。”

       听到两人的话,小女孩高兴地接过食物:“谢谢你们。那还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

       想了想对待这个年龄的看起来还有些单纯的小孩子实在是没有必要套话,卡卡西便直接问道:“你们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外面的环境不是更好吗?”他没有提起结界拦路的事情。

       小女孩有些不解:“我们出不去啊?虽然人类可以随意进出,但是我们是出不去的。”

       听到小女孩的代称卡卡西和小樱皆是一愣,她说,“人类”。她不是吗?

       小樱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温热的小手,虽然有些瘦,且掌心布满了茧,但确实跟普通的人类小孩没什么不同的。

     “你不是人类吗?”她轻声问道。

       小女孩更加疑惑了:“我不是啊。我们都不是。”她还指了指聚落里的其他孩子,“我们是混血种,外面的人告诉我们,人类跟混血种是不一样的。结界是用来困住混血种的东西,我们是出不去的。”

       猜测成真了。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结界居然真的是用来困住他们的,基本可以确定,这些环境也是为了困住他们。为什么呢?为了让他们在这里死去吗。

       小樱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被小女孩的话震惊到了。原来不是为了隔离环境啊,原来是为了隔离这些孩子们啊。她的手微微收紧。

       这里是个监狱吗?还是说如同这里的环境一样,是真实的人间地狱?


地面之下

[火影/七班中心]来玩游戏吧2

• 灵感来源电影《勇敢者游戏》和HP同人文《HP死亡游戏》

• 游戏世界将会是原创的,但会有原著向副本。也可能出现其他动漫或游戏的副本,这些副本章节不会打任何tag

• cp一定会有的是鸣佐和带卡,但不一定会HE

• 七班亲情向

• 第一次写同人,而且最后一次看火影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非常ooc

• 原创游戏设定比较多,我终于把设定叨叨完了

•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bug很多

——————————————————————...


• 灵感来源电影《勇敢者游戏》和HP同人文《HP死亡游戏》

• 游戏世界将会是原创的,但会有原著向副本。也可能出现其他动漫或游戏的副本,这些副本章节不会打任何tag

• cp一定会有的是鸣佐和带卡,但不一定会HE

• 七班亲情向

• 第一次写同人,而且最后一次看火影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非常ooc

• 原创游戏设定比较多,我终于把设定叨叨完了

•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bug很多

——————————————————————


       【0—2】

        小白熊面对卡卡西提出的“历史偏移必定有人进行拉回,但为什么他们介入后导致的改变就会影响现在”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解释之后,指挥着鸣人去厨房给大家倒了一杯饮料。又让大家把带来的根本还没动过的午饭加热一下,边吃午饭边进行讲解。

        小白熊抱着一杯牛奶小口小口地喝着,改变着光屏上的内容。最后画面停在了最开始的那张棋盘放大的地图上。

        “这个就是你们要进行游戏的「游戏世界」了。规则是从起点走到终点并完成任务就算胜利。主线任务的报酬是可以实现一个心愿。心愿的范围当然是在你们世界里,可达成的事情。”小白熊挥挥手,“不过这个不重要啦。通关了再说。「游戏世界」的主线任务是【寻找世界的秘密】和【探寻世界原本的样子】。任务进度会显示在棋盘角上的那个便签上。两个任务达成并成功到达终点游戏就能结束了。”

        “寻找世界的秘密?”小樱满脸的迷茫。

        “探寻世界原本的样子?”鸣人更好不到哪里去。

        之前说的一大堆已经快把两个小孩给绕晕了,现在更是出现了两个莫名其妙语焉不详的任务。

卡卡西也没办法从现有的情报推出这个仿佛被艺术加工过的任务名称,叹了一口气,看向小白熊,“能不能稍微……具体一点?”

        “就是,就是搜集世界传说并推断出正确历史和拼凑神代世界地图啦。真是的,这是语言美感懂吗,任务这种东西,就是要标题看起来高大上啊!”小白熊急得跺了跺脚,但是它软软的小短腿也就啪嗒啪嗒两下连桌子都没震动。

        小白熊深吸两口气,平复了自己被打断后还装逼失败的心情,继续它的职责,“然后是刚刚给你们的骰子。骰子是进出游戏的重要工具,也是前进的工具。「游戏世界」被分割成了一块一块的区域,每个回合掷一次骰子,骰子显示的点数为前进多少个区域。区域很大,在区域内没有限制,你们可以自由探索。可以等探索完毕再掷骰子,也可以不探索区域直接进入下一回合。”小白熊抬起手臂指了指餐厅墙壁上那块小黑板,上面早就出现了三个人小旗子上的图案,“那个黑板是分队用的。每次分好队之后进入游戏就按照那上面写的来行动。每天晚上回来之后可以重新编队。持有骰子就是队长,在相应图案下写上名字就能分队了。顺便一提,虽然你们三个人都是初始玩家都持有骰子,但是依旧可以编入同一个队伍。”

        也就是说编入同一个队伍可以减少一回合里面的行动次数,同时可以避免三个人因点数不同而散落在不同的区域。但这样也会增加游戏时长,毕竟如果可以分头行动效率会高很多。卡卡西想着笑了笑,但是自己绝对没办法放心这两个学生在陌生的世界里单独行动的,所以这件事pass。

        “那我们要怎么回到这里?也就是寻找之前说的存档点。”卡卡西问道。

        “每个区域里都有一棵发光的树,那个就是存档点啦。把手搭在树上就能回来了。还是那一点,要是不想进入「特殊副本」,请在晚上九点前存档返回这里。”小白熊在光屏上展示着发光的树的样子,是一棵很好认的树,泛着微微的黄光,“「游戏世界」的开放时间是从早上八点开始的。如果晚上九点前没有回到这里而是进入了「特殊副本」,那已经归来的队伍在副本中的队伍回来前会被禁止进入游戏,而副本队伍回来后要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能进入游戏。”

        小白熊长叹一口气,它终于把该讲的东西大致讲完啦!它开始慢吞吞的收起光屏和教鞭,刚打算跳下桌子和众人告别,就被鸣人一手捞住。

        “等等啊我说!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没讲呢!”鸣人抓住小白熊举到自己面前,“佐助啊!我们要怎么找到佐助啊我说!”

        小白熊被抓得浑身难受,被鸣人从腋下像抓小动物一样抓住,挣脱不能只能象征性的踢了踢脚。“进去就能找到啦!先进入的人都会在第一个区域。明天早上八点游戏开启之后你们一进去的那个区域就是了。”

        解释完之后小白熊挣扎着跳到地面上,仰着头向三个人,甜甜地笑道:“对啦,在游戏内死亡就是真的死了哦,请珍爱生命。还有请注意适当休息,游戏并没有时间限制,游戏开启后随时可以进入,也没有规定必须每天进入。大致内容已经介绍完毕,具体事项等你们遇到了再另行说明。这栋房子包括外面围栏内的区域都是「据点」,请当做自己家里一样随意就好。祝你们游戏愉快。”

        说完之后小白熊就叭哒叭哒地往它之前下来的楼梯上跑去。好奇跟上去的鸣人只看见上了楼梯的小白熊身影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消失了!”鸣人喊着打了一个哆嗦,这种消失方式怎么看怎么像鬼啊。这家伙到底从哪里出现的,他还一直以为小白熊就是呆在楼上。

        走回餐厅坐下,看着还在消化刚刚小白熊介绍的规则的卡卡西,和掏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记的笔记跟老师一起研究的小樱,鸣人现在满脑子都是明天就能见到佐助了。

        自从佐助接了长期出村任务之后,他们就很少见面了。从四战结束到现在,佐助回村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他回来了,鸣人也总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错过。比如在任务中啦,比如佐助回来了他却完全不知道啦。大部分时间他都只是定期寄一封信报告任务内容以及末尾的定期报平安。现在想想,原七班全员到齐的状态,最近一次已经快要一年前了。

        但是明天就能见到他了!明天第七班就又到齐了。

        我们可爱的鸣人完全忘记了还有佐助并没有进入游戏的可能性呢。

        陷入见面幻想状态的鸣人被恼羞成怒的小樱一掌拍醒,小樱扯出一个微笑挥了挥拳头,“鸣人,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叫你好几遍了!”

        “诶诶诶?什么?”明天揉了揉被拍到的脑袋,眨着他那双无辜的水蓝色大眼睛。

        小樱看着鸣人一副“我完全没在听”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算了,要求鸣人能搞懂规则还是太难为他了。这部分就算了,还是把最重要的事情先说了吧。

        “根据佐助君寄给我们卷轴的时间来推算,他可能已经在游戏里面好几天了。”小樱说出了刚刚达成的共识,“而我们并不知道佐助君呆的那个区域是个什么样的环境。我们甚至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嘛…那个白熊真是除了游戏规则其他什么都没透露呢。”卡卡西摊了摊手,走到小黑板前面在稻草人图案下写上了鸣人和小樱的名字,“在弄清楚「游戏世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之前,先不要分队行动了。以及明天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佐助。”

        虽然佐助实力强劲,但在陌生的世界里面还是不免让人担心。特别是,那个孩子在处理人际关系那一块实在是过于让人担心了。万一一个不好跟那边的人打起来了怎么办。卡卡西想着又放下了心,不过,真打起来了佐助肯定会赢的,倒是不用担心自家小孩会被欺负到。

        “佐助肯定没问题的!那个家伙超强的说。”

        小樱摇了摇头。真是的,完全想到一起去了啊。不过佐助君就是很让人放心呢。

        在卡卡西和小樱的补课下,终于把经过简化的规则塞进了鸣人脑袋里。

        接下来的半天三人花在了熟悉「据点」上。

        一幢很大的别墅,外面还附带着泳池和花园。一楼一个大客厅,一个联通开放式厨房的餐厅,一间游戏室,以及两间有独立卫浴的卧房。二楼一间阳光房和三间卧室,也都带有独立卫浴。二楼刚好给三个学生,一楼却多出来了一间。

        意思是可能还会有一个玩家吗?还是说房间分配只是随机的,并没有什么深意?

        只是一个突然出现的念头,卡卡西并没有太过纠结。

        将这一天剩下的时间打发过去。第二天一早叫醒了还没睡醒的两个孩子把早饭解决了。

        八点一到,将棋盘移放到客厅的三人围坐在桌子周围。按照小白熊告知的方法手搭在起点处的旗子上,进入了游戏。

        卡卡西觉得,他们昨天担心的问题都解决了。佐助大概率是不会因为人际交往关系和别人起冲突了。他现在更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佐助……有没有被饿着。这里怎么看,都不想是一个有水源且能找到食物的地方。

        他们站在一个通天的结界的一端。背后是碧空如洗和芳草连天。面前是灰暗阴沉的天空和满天黄沙,干涸龟裂的大地显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雨水滋润了。

        世界像是被那一方结界分割成了两个。

        一边地狱,一边人间。





————————————————

一些(没卵用的)设定补充。

历史因偶然而偏移的世界会自行填补漏洞,无法修复的会由其他人介入拉回。这里拿泉奈举个例子:偶然偏移的。比如泉奈没有在该出生的时候出生,那么世界自行修补会让他在之后出生,总之不会没掉这个人。

无法修复的,还是拿泉奈当例子,例如:扉间杀泉奈的时候,可能因为刀偏了/手抖了等各种偶然因素导致泉奈死的比原来快,还没来得及把眼睛给斑就死了。那么斑无法获得永恒万花筒,历史偏移了,世界没办法扭转个人意志要求斑挖了泉奈的眼睛给自己按上。这就是没办法由世界自己修复的部分。

再就是人为介入。

嗯,还是泉奈。如果有人人为介入在泉奈出生之前就杀了他的母亲,那么泉奈就不会出生了。而泉奈的存在对于从“现在”回到“过去”的人来说其实是非常重要的,这回直接导致对“过去”来说的未来大变,那么对于“现在”穿回去的人来说,“现在”就不再存在了。而这部分是由于“现在”的人介入导致的,对世界来说“过去”并没有发生什么,所以这种行为只会直接导致世界线变动,对“过去”来说的未来全部都刷新了,对“现在”回到“过去”的人来说,他的世界改变了,他熟悉的“现在”从来没有发生过。


然后再就是游戏通关奖励。说是许愿,但其实像是圣杯一样的存在。简单来说,把这个“许愿”当做获得了可以一次性使用的超——大量查克拉来看,一切可以用查克拉完成的事情都算在允许许愿的范围内。比如,超大型轮回天生啦(对,我的目的就是这个



地面之下

[火影/七班中心]来玩游戏吧

预警

• 灵感来源电影《勇敢者游戏》和HP同人文《HP死亡游戏》

• 游戏世界将会是原创的,但会有原著向副本。也可能出现其他动漫或游戏的副本,这些副本章节不会打任何tag

• cp一定会有的是鸣佐和带卡,但不一定会HE

• 第一章会把cp tag全部标上,之后仅出现才标

• 七班亲情向

• 第一次写同人,而且最后一次看火影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非常ooc

• 原创游戏设定比较多,前几章可能都是在叨叨设定

•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bug很多

——————————————————...

预警

• 灵感来源电影《勇敢者游戏》和HP同人文《HP死亡游戏》

• 游戏世界将会是原创的,但会有原著向副本。也可能出现其他动漫或游戏的副本,这些副本章节不会打任何tag

• cp一定会有的是鸣佐和带卡,但不一定会HE

• 第一章会把cp tag全部标上,之后仅出现才标

• 七班亲情向

• 第一次写同人,而且最后一次看火影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非常ooc

• 原创游戏设定比较多,前几章可能都是在叨叨设定

•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bug很多

——————————————————

【0—1】

        云朗天清,风和日丽。

        距离那场仅仅打了几天就结束了的四战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了。各国忍村该整顿的已经整顿好,事情大部分都已经尘埃落定,战后修复虽然还没有彻底完成但已经接近收尾。

        今天的木叶依旧一派祥和。

        至少,一直到中午是这样的。

        秒针、分针、时针同时走到十二的位置,上任不满一年的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四战英雄漩涡鸣人和医疗部长春野樱,突然同时从木叶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三个人坐在一张四人座的餐桌前,手里还拿着自己正准备吃的午饭。空间毫无征兆地转换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迅速丢掉手中的餐具和便当,伸手去掏武器却掏了个空。

       “那个!等等等等一下!马上来啦!”随着软糯的声音出现的,是一只从楼梯上哒哒跑下来的白色……泰迪熊?

        一只软软糯糯的、还没三人小腿高的白团子真的实在是让人提不起警惕心。但三人还是没有轻举妄动,突然的空间转换和这只叭哒叭哒跑来的小白熊,真的是诡异至极。

        小白熊站在他们面前,看着几个人都没有动作,歪了歪脑袋道:“那个,你们太高啦,这样看你们好累的,能把我放到桌子上吗,接下来我会介绍游戏规则。”小白熊说着伸出了圆圆短短的手,等着有人把自己抱到桌上去。

        离小白熊最近的鸣人双手抱起小白熊,把它放在了刚刚他们坐着的餐桌上,他问道:“这里是哪里啊我说。我刚刚明明在一乐拉面啊。突然就出现在这里了我说。”小白熊站在桌上,小心翼翼地避开几人带过来的午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折叠的棋盘。小樱和卡卡西也都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诶?问我这是哪里?不是你们主动进入游戏的吗?这里是「起点」,也是「据点」。”小白熊说着打开了折叠的棋盘,棋盘里是一张地图,被分割成了许多的区域。棋盘的三角上有着一个小盒,每个盒子里放着一面小小的三角旗和一个骰子。棋盘最后一个角上是一个像是便签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任务进度。小白熊把桌上的东西放到了另一边,让三人能更好地看清这个棋盘,“这就是游戏啦!”

        看小白熊像是要自顾自地说下去,卡卡西连忙打断了它,“等等。你说,我们主动进入游戏?这里是个游戏?”

        小白熊点了点头,“对啊。因为游戏只能从外部主动进入啊。如果你们没印象的话。嗯……可能是你们接触到了「游戏」但不知道那个东西就是「游戏」。只要打开了「游戏」就会默认参与。不过我没办法给你们提供参考啦,因为我也不知道在外部「游戏」以什么形式存在。”

        要三个人都接触过的,且只有他们三个打开过的东西。小樱感觉自己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不由地有些无奈。“卡卡西老师,会不会是……前几天佐助君送回来的那个卷轴?”

        “诶?那个空白的卷轴吗?”鸣人惊讶道。当时他还以为是佐助糊涂了送了一个空白卷轴回来。

       卡卡西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个卷轴是佐助说在大筒木相关的遗迹里发现的,虽然下了好几层封印,但打开之后发现是一个空白卷轴,轮回眼也没有看出任何异常,就随信寄回了木叶希望技术部看一看。收到东西的时候鸣人和小樱正好也在,在卡卡西看信的时候鸣人打开了那卷已经没有任何封印和查克拉气息的卷轴。

       “都怪你啦鸣人!”小樱气愤地挥了挥拳头。

       鸣人缩了缩脖子,不满地嘟囔:“怎么能怪我啊,明明小樱也有同意的说。”

        “好啦好啦。”卡卡西安抚住两个幼稚的小孩,看向了从刚刚起一直很安静的小白熊,“我有几个问题。”

        小白熊理解地点点头道:“你问吧,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

        “我还有一个学生也打开了卷轴,也就是「游戏」。为什么他不在这里?”

        “打开时间不一样进来的时间也不一样。不过按你们说他在你们之前打开「游戏」,但我是直到你们进来后才被唤醒的。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他用某种办法避免了参与游戏。第二种,他很倒霉的没有被划分到「初始玩家」里,提前进入了「游戏世界」。就是说,可能他已经在这里面啦。”小白熊指了指摊开的棋盘。

        “你不能知道他在不在里面吗?”

        “不行。我只是个裁判和介绍员啦!又不是GM,还能看后台数据的。”

        “如果我们不参加游戏呢?”

        “那就出不去啦!”小白熊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脑袋,“我没办法把外面的人拉进游戏,也没办法把里面的人送出去。想出去的办法就只有通关。”它拿起那三个骰子和三面小旗子放到三个人面前,“所以,只要进来了就必须玩游戏。况且你们不是还有一个同伴可能在「游戏世界」里吗,进去就能找他啦。”

        “把血滴一滴在骰子上面,就算正式注册了。注册后你们世界的时间就会停止,直到你们通关返回之后才回重新前进。”小白熊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了三根针放在三人面前,“就这点来说,「游戏」还是很人性化的啦。毕竟也不知道通关要多久。”

        没得选择。这只白色泰迪熊,或者说这个「游戏」根本没有给玩家选择的余地。要么参与,要么就永远呆在这里。

        想起自己和小樱鸣人是突然消失的,而且佐助可能也已经进入了「游戏世界」。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比如搞得大家以为木叶被偷袭,两位四战英雄和六代火影都被绑走这种事情,卡卡西果断地朝骰子上抹上了血。

        小樱和鸣人见自己老师没有反对,也往骰子上抹上了自己的血。

        三面白色的小旗子立刻变了颜色,红赤色的旗子上出现了樱花,橙色的旗子上是红色太阳,山吹色的旗子上是稻草人脸上的简笔画。

        小白熊又叭哒叭哒地走到他们面前,依次收起了小旗子,放在棋盘最上方的起点处。

        “好啦。接下来我就要开始讲游戏规则了。有疑惑的地方可以提问。细节处等你们开始游戏了我会随时解释的。”小白熊叉了叉腰,接着又不知从哪掏出来一支教鞭,点了点身后的空白处。光屏将整个棋盘投影放大在小白熊身后,“首先,先介绍一下「游戏世界」。”

        “「游戏世界」是主要进行主线的世界。它是某个世界的复制品。在你们介入之前,它会完全复制那个世界的一切。你们开始游戏介入之后,会由数据根据以往的记录推导世界上每个人的反应。所以请不用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到另一个世界。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但你们参与的那个,全部都是假的。只是一个投影。”

        小樱问道:“没有生命?”

        “对的。没有生命。就像是现在你们看到的光屏一样,只是数据,没有生命。”小白熊解释到。看着三人没有疑问了,它继续道,“「游戏世界」和「副本」的世界都会是以这种形式存在的。但接下来是重点啦。「特殊副本」是不一样的。”

        确保每个人都在听,小白熊在光屏上换了一个页面,画出了一条直线。它在某一个地方点上了一个点,写着“现在”。

        “「特殊副本」会把你们送往自己世界线的过去。这个,是真实存在的。而若是你们在「特殊副本」里做了什么影响未来的事情,那么——”小白熊又在“现在”这个点之前画了一个“过去”,又在“过去”下面写了改变,接着把“现在”擦去,重新画了一个不同的点,“那么‘现在’就会发生改变了。比如,如果你们在自己出生之前导致了自己父母的死亡,那么你们就会消失。‘现在’对你们来说,就不存在了。所以在进入「特殊副本」之后一定要慎重。”

        “我们只要进入「特殊副本」不就等于已经改变历史了吗?”听着小白熊的解释,卡卡西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改变历史可不是小事。

        之前听到小白熊说回到过去还有点兴奋的鸣人和小樱冷静了下来,仔细思考着刚刚小白熊后面的一番话,突然觉得背脊发凉。若是不小心做了什么导致“现在”改变,那就非常可怕了。

        “诶诶。别一副害怕的表情嘛!不会的哦。世界是有自主修复性的,不是影响重大或者影响到你们自身的事情,都不是大问题,世界会自行从偏移的轨道上走回去的。”小白熊安抚住三个人,又转头在光屏上那条直线上画了一条歪曲的线,“然后,我要开始介绍「特殊副本」的任务啦。”

        “「特殊副本」会前往的历史不是随机的。而是因为某些偶然导致了偏移太多的历史,这些偏移太多的,世界没有办法自行修复,所以一般「特殊副本」任务就是将偏移的历史拉回来。我保证,你们不会因为「特殊副本」发布的任务而导致‘现在’的改变,但若是你们因为自己的失误改变了历史影响了现在,那么后果要自行承担。”小白熊看着沉思的三个人,嘟了嘟嘴,感觉自己好像说太过了,“不过没关系啦。「特殊副本」属于半自主进入的。只要在「游戏世界」里九点之前找到存档点返回这里,就不会进入「特殊副本」。而且进入「特殊副本」的条件仅有初始玩家在场才回开启,你们也不用担心你们那个现在可能已经在游戏里的同伴。”

        “但是啊,但是啊!你不是说我们进那个「特殊副本」任务是为了把历史拉回来吗?如果我们不去的话,那不是历史会偏掉的说。这样没关系吗?”鸣人一脸苦恼的样子,似乎脑子终于理清楚了小白熊刚刚的话。

        “不会哦。因为要是你们没去,或者任务失败,以后进入的玩家也会去的。总有一批会把历史拉回来的。因为‘现在’已经存在,所以‘过去’的问题一定被解决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