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记

42.4万浏览    40.4万参与
春空

6月开始做 知识分享型Vlog

【B站:珺珺子是文博泥瓦匠】

Bilibili:珺珺子是文博泥瓦匠 

考古,文物,博物馆,文化遗产,艺术馆,美育活动


/想要为这个领域添砖加瓦

/坚信输出就是最好的输入

/希望通过分享来强化自己的专业知识 

6月开始做 知识分享型Vlog

【B站:珺珺子是文博泥瓦匠】

Bilibili:珺珺子是文博泥瓦匠 

考古,文物,博物馆,文化遗产,艺术馆,美育活动



/想要为这个领域添砖加瓦

/坚信输出就是最好的输入

/希望通过分享来强化自己的专业知识 

穆岩扉静
追剧、看书 续命 《古战场传奇...

追剧、看书 续命

《古战场传奇》现在最吸引我的大概就是外景了吧

梦想中的田园诗歌

追剧、看书 续命

《古战场传奇》现在最吸引我的大概就是外景了吧

梦想中的田园诗歌

橘铃

恋爱日记

我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有点奇奇怪怪,有人看见的话也帮忙出出主意啦~


还有我这个应该打什么tag?怎么才能让更多人看到?


她有一个秘密,这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就连她自己都不确定。


她喜欢她班里的一个男生。...


我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有点奇奇怪怪,有人看见的话也帮忙出出主意啦~


还有我这个应该打什么tag?怎么才能让更多人看到?

 

 

 

 

 

 

 

 

 

 

 

 

 

 

 

 

 

她有一个秘密,这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就连她自己都不确定。

 

她喜欢她班里的一个男生。

 

 

 

 

 

 

 

 

 

 

 

 

或许是因为他独特的嗓音,使她记住了他。或许是因为他幽默的性格,使她忍不住去引起他的注意。或许是因为他对她的态度,使她不愿意放弃。

 

 

 

 

 

 

 

 

 

 

 

 

 

 

 

她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上他了,在微信上互怼的时候,总是生气又开心。明明一直在妈妈的面前吐槽他,却又在听见妈妈的讨厌他之后想为他挽回形象。

 

 

 

 

 

 

 

 

 

 

她有时候会想到,自己是不是有太多次提到了他的名字,即便是又心虚的在他的名字后面跟上另一个人。

 

妈妈会发现吗?

 

 

 

 

 

 

 

.

 

 

 

 

 

 

 

 

 

 

她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个小游戏,她故意选了一句:我要认认真真地追一个男孩。

 

在他的名字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屏蔽他,她又在评论里发了一句:“可是我该追谁呢?”

 

她等待着,期待着,终于看见了他的回复。

 

“那你要先练练跑步。”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复,又希望不会错过这一次和他聊天的机会,于是回复他:“好像有点道理。”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么傻的话都能说出来,她将游戏转发给了他,补充了一句:“转不转随便你啦~”

 

 

 

 

 

她:“随便你”

 

他:“牛逼哦”

 

她:“嘿嘿嘿”

“难得坑到你啊”

“不过你随便”

 

他:“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屏蔽朋友圈是对的。”

 

她有点慌了,只能再次强调:“害”

“发不发你随便啊”

 

他:“你选的这个是真的难受。”

 

她想了想,犹豫着开始试探他:“……”

“我说实在话是有点认真的……”

 

他:“……………………??”

 

她:“但是我追谁?”

“所以嘛……”

“诶,”

 

他:“哪个追的意思?”

 

她:“嗯……”

“我无话可说……”

 

他:“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谙世事繁华,求学四海为家,了断红缘世事,看透世事诡诈”的女生呢”

 

不得不说她很失望,但是没有办法,她不可以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我是”

“个什么鬼”

“当我没说”

“我就是字面上的追”

 

他:“那就好”

 

她:“激励我自己跑步”

 

他:“吓我一跳”

 

她:“开学800米我会死的”

“嘿嘿”

 

他:“你差一点完美形象从我心中破裂了。”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她是应该为在他心中的完美形象开心,还是为这个完美形象的意思而失望。

 

 

 

 

 

 

 

 

 

 

 

 

 

 

 

有一天,她在第二天看手机的时候发现了一闪而过的表白,是昨天晚上的,不过已经撤回了,她连忙去微信上问他,还故意发了一句:“我好像看见你发的了”又秒撤回。没有人理她。

 

在朋友圈中发现他在线的迹象后,又去问他,得到的答案却是:“发错了,不是发给你的”

 

她很迷茫,真的是发错了吗?如果是真的,她还应该继续吗?他是什么意思?是发现了我的小心思之后警告我吗?

 

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像是在做梦,她不知道怎么办好。

 

她有点生气,匆匆忙忙试探不成功后就有点混乱,稀里糊涂说了几句话后就回了一个拜拜,说自己有事先走了。

 

 

 


 

 

 

 

 

 

仔细想想,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对她那么好,还有给她算了一大串数字之后除了无聊的第二个理由到底是什么?又或许只是她自己的脑补,或许对方真的只是同学之间的关心,或许那个理由根本和自己没有关系。

 

 

 

 

 

 

 

 

 

 

 

 

 

她开始慢慢试探他,尝试着给他发故意加上您的称呼,即使很久以前他们讨论过这个称呼的内涵。

 

她开始跟他互道晚安,自己一个人看着两个晚安甜滋滋的。

 

她在他帮了她之后发过去了一个爱你比心的表情包,在对方问的时候装傻,然后道歉之后解释说用惯了,但还是没有撤回那一条消息。

 

 

 

 

 

 

 

 

 

 

 

 

 

 

……

 

 

 

 

 

 

 

 

 

 

 

 

 

 

 

 

 

 

 

 

 

 

 

 

好伐,基本是全部真实,聊天记录那一块我不敢放图,希望不会掉马吧。

 

求求你们了,救救孩子吧,他到底喜不喜欢我?或者是对我有一点点的好感?

小巨怪

突然看到了在《人工智能,语言与伦理》课程时期我的一次周作业,我写了两个版本。主要是一开始写的那个太~~~露骨了所以后来又重新写了一份,哈哈哈哈哈好搞笑。

自己那份:

如果丧尸末世真的来临了,你会怎么办?我会主动让丧尸咬一口,心安理得的加入活死人的部队中去。正常人不至于一点也不理解这么做的动机对吧,无非就是承担不起整日都要面对被撕碎惨死的心理压力。我也不至于完全不理解你们的想法,只是我厌恶那些,厌恶那些明知道有危险还顶着压力求生的勇气也好信念也好的其他理由。以至于我讨厌那些不断发掘,进步又返回来思考的人类,更具体一点就是群里努力思考未来的大家。人一旦开始思考那就准定没有好事了吧,明明动物们才...

突然看到了在《人工智能,语言与伦理》课程时期我的一次周作业,我写了两个版本。主要是一开始写的那个太~~~露骨了所以后来又重新写了一份,哈哈哈哈哈好搞笑。

自己那份:

如果丧尸末世真的来临了,你会怎么办?我会主动让丧尸咬一口,心安理得的加入活死人的部队中去。正常人不至于一点也不理解这么做的动机对吧,无非就是承担不起整日都要面对被撕碎惨死的心理压力。我也不至于完全不理解你们的想法,只是我厌恶那些,厌恶那些明知道有危险还顶着压力求生的勇气也好信念也好的其他理由。以至于我讨厌那些不断发掘,进步又返回来思考的人类,更具体一点就是群里努力思考未来的大家。人一旦开始思考那就准定没有好事了吧,明明动物们才是这个地球的原住民,为什么至今它们变成了食物,宠物?

人文的物理让我看到了人们由生活启发,诞生科技,反思科技的全过程。而现实却不可否认的展现着科技诞生后出现的各种问题。

为什么?我们做一群草原上两小无猜即使陨石撞击地球也因无知而不会感到恐惧,生活在弱肉强食的自然生活中的小恐龙不好吗?

发出去的那份:

有的时候我真的想要世界核平,这是一种焦虑。眼看着一部分人一点点满足着他们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仿佛看到了原始时代一只猿猴好奇触碰火苗的那一瞬间其他曾经平起平坐的地球原住民突然渐渐的变成了"动物";也愈发的在由人类自己创造并乐在其中的网络世界里感到孤独;时刻关注着高级AI的最新动态和专家对其争辩的各种伦理假说——毕竟这是个机器比人更迭更快甚至比人类更能适应的机械化时代;也害怕人们在超现实游戏里所向披靡,而开发者则实质性的占有着这个世界的阴谋论。一切消极感受在我晦涩地理解着复旦教授讲完的那些我只能消化一半,但同伴们已经可以引此生发感想的时刻爆发了,我总觉得未来的我是"活在屏幕里的人",而未来的他们是"坐在屏幕前的人"。

如果不幸有人同我一样自暴自弃的看待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也许我们都会把未来的设计看成是拥有科学和技术的人手中那根准备给老鼠们画饼的笔吧。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하 可能就是这么虚伪且堕落吧。

脑袋空空
三天!等一个奇迹!冲!

三天!等一个奇迹!冲!

三天!等一个奇迹!冲!

芙萝大人

随感。2020.6.6。

每一朵盛开的花,

都有滋养它的一缕阳光。

每一颗滴落的雨,

都有它润泽的一方土壤。

每一个静悄悄的生命,

都在酝酿一次明媚的绽放。

而你我,

是花,也是雨,

成就了一篇华丽的盛世乐章。


每一朵盛开的花,

都有滋养它的一缕阳光。

每一颗滴落的雨,

都有它润泽的一方土壤。

每一个静悄悄的生命,

都在酝酿一次明媚的绽放。

而你我,

是花,也是雨,

成就了一篇华丽的盛世乐章。


温枳

晚修下课前不约而同地和同桌一起找🌕,发现它被☁️遮住了,天很黑,那一团隐隐地有光晕。只一小会,我们就亲眼目睹了🌕拨云散雾。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圆,它在薄薄的云雾里透着白光。

我们都许愿啦          应该都会有好运吧

(如意如意,顺我心意)

晚修下课前不约而同地和同桌一起找🌕,发现它被☁️遮住了,天很黑,那一团隐隐地有光晕。只一小会,我们就亲眼目睹了🌕拨云散雾。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圆,它在薄薄的云雾里透着白光。

我们都许愿啦          应该都会有好运吧

(如意如意,顺我心意)

wxx

今天二模考完了,明天下午练实验,不上课,作业也懒得写,爸爸回来了,和爷爷一直在喝酒,一直到现在。听同学说明天凌晨有月食,打开窗子吹风,好在家门前没有高楼,还能顺便看看月亮。月亮很圆,泛着柔柔和和的光晕,不由得想到赏月怀子由的东坡先生。突然就笑起来,骂自己真是学疯了。明月几时有,可惜我没有酒,不能问青天,也不能邀月共饮,只感叹明月确实美好,怪不得古人喜欢以月起兴。风钻入窗口,立夏好久了,风也不那么刺骨,吹得人很舒服,才想起今天是芒种,天气确实越来越热了。爸爸和爷爷还在喝酒聊天,爸爸说当初因为我是女孩,又弱,医生建议不要,但最终还是把我留了下来。这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电视里回放着肥皂剧,我站在窗前...

今天二模考完了,明天下午练实验,不上课,作业也懒得写,爸爸回来了,和爷爷一直在喝酒,一直到现在。听同学说明天凌晨有月食,打开窗子吹风,好在家门前没有高楼,还能顺便看看月亮。月亮很圆,泛着柔柔和和的光晕,不由得想到赏月怀子由的东坡先生。突然就笑起来,骂自己真是学疯了。明月几时有,可惜我没有酒,不能问青天,也不能邀月共饮,只感叹明月确实美好,怪不得古人喜欢以月起兴。风钻入窗口,立夏好久了,风也不那么刺骨,吹得人很舒服,才想起今天是芒种,天气确实越来越热了。爸爸和爷爷还在喝酒聊天,爸爸说当初因为我是女孩,又弱,医生建议不要,但最终还是把我留了下来。这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电视里回放着肥皂剧,我站在窗前。屋外微风,天上明月,家中团圆。我忽然觉得,活着还挺幸运的。

       今晚月色真美,风也温柔。​

文/万昕昕

2020--06--05 芒种 

随手写的日记,站窗口吹风的后果就是现在头疼得睡不着。

Knightmare

今天跟麻麻视频了一下,十点结束,没有写作。逼着自己查了一下工资,绑定了一下银行卡之类的。本来是不太喜欢管这一类事情的,但是一想到「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就不得不这么做了。后来跟会计工作的朋友一直聊天,还得到一个预测以后月薪的方法,感觉自己的工资暂时可以让自己衣食无忧了。

粑粑很得意地说我的工资,以及我们家庭的人均收入都算是少数的那一撮高收入人群。因为以前对钱也没什么概念,只知道要节约,所以总觉得自己的钱其实很少。但是一旦得知了自己身边的低收入人群还有六亿,就觉得以前的自己对这些事了解太少了。

事实上,以前的我可能只是对这些事视而不见。突然又想起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网文合同,当时有个不太熟的作者...

今天跟麻麻视频了一下,十点结束,没有写作。逼着自己查了一下工资,绑定了一下银行卡之类的。本来是不太喜欢管这一类事情的,但是一想到「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就不得不这么做了。后来跟会计工作的朋友一直聊天,还得到一个预测以后月薪的方法,感觉自己的工资暂时可以让自己衣食无忧了。

粑粑很得意地说我的工资,以及我们家庭的人均收入都算是少数的那一撮高收入人群。因为以前对钱也没什么概念,只知道要节约,所以总觉得自己的钱其实很少。但是一旦得知了自己身边的低收入人群还有六亿,就觉得以前的自己对这些事了解太少了。

事实上,以前的我可能只是对这些事视而不见。突然又想起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网文合同,当时有个不太熟的作者来跟我吐槽此事,我没有特别在意,因为我不靠写作吃饭,我从没考虑过写小说可以养活自己,我接受的教育和主张都是:先找到一份好工作,把写作当成业余爱好就行了。

现在的我确实达到了自己的理想状态:在不愁吃穿的情况下业余写作。这不好吗?这确实太好了,无可挑剔。但当我猛地一回头,发现许多人并不是这样好,而以前的我也很难理解他们的处境,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过他们的痛苦,也不想试图去理解痛苦的事,就突然觉得有种失真的空虚感。


_
架是不可能不吵的 但日子还得过...

架是不可能不吵的

但日子还得过下去

一段彼此承诺的关系

可以承受争吵与冲突

但不能经受安全感的缺失与爱的匮乏

选择了对的人吗,相信自己吗?

这不是赌博,这是暗示


在这列从张掖到嘉峪关的列车上

我凝望着自己,于是,

现在,燥热的北方的夏季,

我凝望着自己,没有笑,这是常态

风与沙砾照样糊在脸上

和金黄色头发混糅在一起


快乐非常简单

每完成一项作业,就舒心一秒

我是朝三暮四的猴子,在玩自我安慰的游戏


爆痘与头发一抓一把

是焦虑与熬夜的后遗症

但现在不是孤军奋战

能够聊电影和音乐的朋友

能够吵完架继续叫着**的人

还行,还能继续消耗掉一天又一天...

架是不可能不吵的

但日子还得过下去

一段彼此承诺的关系

可以承受争吵与冲突

但不能经受安全感的缺失与爱的匮乏

选择了对的人吗,相信自己吗?

这不是赌博,这是暗示


在这列从张掖到嘉峪关的列车上

我凝望着自己,于是,

现在,燥热的北方的夏季,

我凝望着自己,没有笑,这是常态

风与沙砾照样糊在脸上

和金黄色头发混糅在一起


快乐非常简单

每完成一项作业,就舒心一秒

我是朝三暮四的猴子,在玩自我安慰的游戏


爆痘与头发一抓一把

是焦虑与熬夜的后遗症

但现在不是孤军奋战

能够聊电影和音乐的朋友

能够吵完架继续叫着**的人

还行,还能继续消耗掉一天又一天

燃烧自己的生命,走向未知的死亡的终结日


那个男孩,

如果世界真的让你痛苦了

那离开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祝你幸福,祝你不再受到伤害

祝你能够求你所爱,开心的笑着

SrJacky

麻烦

每次睡不着的时候就想把鬼灭之刃补完

一看好几十集 

啊忒麻烦了 算了

睡不着就起来吧 好不容易捂热的被窝

还得穿衣服

啊忒麻烦了 算了算了

把新学的知识复习一下吧

还得开电脑

啊忒麻烦了 算了吧

干脆清理一下手机吧

一看八万多张照片

啊忒麻烦了 真的算了

要不找个伴儿吧

啊忒麻烦了

这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一件事了 

绝对算了


我是伺候猫绝对不嫌麻烦的SrJacky 

以上

每次睡不着的时候就想把鬼灭之刃补完

一看好几十集 

啊忒麻烦了 算了

睡不着就起来吧 好不容易捂热的被窝

还得穿衣服

啊忒麻烦了 算了算了

把新学的知识复习一下吧

还得开电脑

啊忒麻烦了 算了吧

干脆清理一下手机吧

一看八万多张照片

啊忒麻烦了 真的算了

要不找个伴儿吧

啊忒麻烦了

这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一件事了 

绝对算了


我是伺候猫绝对不嫌麻烦的SrJacky 

以上

Ethan

可以改微信号了,为什么当初是26,呵

可以改微信号了,为什么当初是26,呵

热血茶多酚

Something Greatful

Jun. 5

换了新手机,开心。


今天的任务也圆满完成了,工作学习都是。


天空很好看啊,看到你好好的就够了。


走下去吧,不要停也不要回头。


[图片]
[图片]

Jun. 5

换了新手机,开心。


今天的任务也圆满完成了,工作学习都是。


天空很好看啊,看到你好好的就够了。


走下去吧,不要停也不要回头。



阿瑶

别怕,我在

小时候怕打雷

总是裹紧被子窝在角落

长大了不再害怕

可能是为了这一刻的相拥

能在漫长的雨夜里给你安慰

小时候怕打雷

总是裹紧被子窝在角落

长大了不再害怕

可能是为了这一刻的相拥

能在漫长的雨夜里给你安慰

昔南

2020.6.3.


你那边好吗,不好也可以。


话说今年已经快要过完一半了,是时候坦诚说过得真快了吧,尽管回想起年初的确也已经是好久之前。


最近在看《我的事说来话长》,才看了开头,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是日剧,日常剧,而所谓日常,大概就是一个一个接合融汇起来的细密琐碎,在此我并不打算概括剧情,虽说剧情也很重要,但我现在想念叨的不是这个。


那想说什么呢,对哪一点有所触动呢,嗯,我想说的是关于丢弃与被丢弃的事情。


“如果不想扔掉的话,那么不扔掉也可以”剧里的人说了一句大概是这么个意思的话。


不想扔掉的话也可以不扔掉,但是,如果已经被扔掉了呢,如果还不知道想不想...

2020.6.3.


你那边好吗,不好也可以。


话说今年已经快要过完一半了,是时候坦诚说过得真快了吧,尽管回想起年初的确也已经是好久之前。


最近在看《我的事说来话长》,才看了开头,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是日剧,日常剧,而所谓日常,大概就是一个一个接合融汇起来的细密琐碎,在此我并不打算概括剧情,虽说剧情也很重要,但我现在想念叨的不是这个。


那想说什么呢,对哪一点有所触动呢,嗯,我想说的是关于丢弃与被丢弃的事情。


“如果不想扔掉的话,那么不扔掉也可以”剧里的人说了一句大概是这么个意思的话。


不想扔掉的话也可以不扔掉,但是,如果已经被扔掉了呢,如果还不知道想不想扔掉就已经被扔掉了呢。


但要说为什么会特别留意那句话,倒不是特别因为那句话是剧中的女孩子说的,中学毕业班的年纪,大概十四五六岁吧,但我的确是想起了自己十三四岁时的事情,尽管并不非常类似。


十三四岁的年纪,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有一点点遥远了,不过也还是清晰记得,而那大概就是还喜欢拿糖纸折千纸鹤的年纪。


但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忘记要怎么折千纸鹤了,再早之前的小学曾经会过,不过很快就忘记了,再就是,那个时候的我和小的时候一样,也还是不喜欢吃巧克力。


但是中学就是什么都还是容易变得有趣的年纪,跟厌不厌学没有绝对关系,只是有时候莫名就是会被什么吸引。就像是,买好时巧克力就会有不是铂金的金箔糖纸,有了金箔糖纸就会想要把糖纸刮平,刮平了糖纸就会想要叠出形状,想要叠出形状又因为糖纸是四方的所以就会叠千纸鹤,大概就是这样,其实真的是很自然很单纯的想法吧。


记得那个时候大概是夏天,不知道是谁开始买起好时巧克力,一阵一阵的,或许是因为袋装薯片吃腻了吧,但总之不记得是谁开始的了,不过吧,相比于顺着巧克力上的牵引把糖纸一分两半,也总是有人热衷于剥出完整的糖纸。


我不记得我为什么会有糖纸,但我记得自己的确是刮平了好几张,以及,有个人把那糖纸折成了千纸鹤送给了我。


依稀的,我总觉得第一只千纸鹤的糖纸不是我刮平的,但在被送予第一只千纸鹤之后,莫名地就想要那人送我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而我也的确是把糖纸剥下刮平了给那人,很小心的,毕竟金箔糖纸是真的很容易破的。


说起巧克力,好时巧克力也是有好多种味道,而且不同味道覆着不同糖纸,那要说在其中有没有还算喜欢的,坦诚说也还是相对有的,但严格意义上说来或许也还是没有,因为白巧是零度可可,就算加了黑色的饼干碎屑到底也还是不是。


至于白巧的那张蓝色糖纸,不知道是因为不小心还是怎么,总之是被我刮破了,而裁剪之后,那张糖就纸变小了好多好多,可我也还是递过去了,递过去时那人也分明有些恼火,尽管如此,那人也还是边念叨着太小边一手轻轻接下,也正是在那一瞬间,我蓦然失去了对糖纸和千纸鹤的所有兴趣,甚至连那张蓝色糖纸也一并忘记了,但在那之后,在我已然不在意时,那人将那只很小的蓝色千纸鹤递予了我,如何说呢,坦诚说是有几分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惊喜,总之也还是说不清楚,但总之,那只蓝色千纸鹤是我的最后一只千纸鹤,在那一刻之后,有关于千纸鹤的细碎往来便全然终止,夹在书本里带回家,装在婚宴上带回家的糖盒里(话说那个盒子是真挺好看的,香槟色的厚质纸盒,灯光下有很温润的珍珠光泽,红色缎带并不招展,而里面曾经装有的是三大颗费列罗),就那么闲置于书桌之上,落灰又落灰,除此之外就不再有任何其他,如果还要有点什么,那大概就是近似于遗忘的不再想起。


至于后来,在那之后的很久以后,某个返校回家的晚上,我发现糖盒不见了,是被父亲丢掉了,原因是因为落灰了很脏。


无所谓吗,当然不了,至今都心有余悸,那种被人毫无准备扔掉东西的感觉,尽管隐约地也感觉自己活该。


我记得我当时是难过且难以置信的,因为当时的我觉得落灰了就轻易扔掉别人的东西,真是相当过分,不可理喻,记得当时我也说了好些什么家里也有好些落灰了的东西那我也都拿出去扔掉可以吗、你开心吗的话,但那时的心情其实乱七八糟毫无着落。


因为我跟那人其实在那之后的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已经完全闹崩了,而距完全闹崩也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至于原因,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简单说来就是自己被对方有意试探甚至是挑战了自尊心的承受边界,大概就是这样,说来也其实挺无聊的,但是再来一次也还是会决意断绝,试探自尊心忍耐边界什么的,明明知道对方在某些方面不能试探还偏要试探那就到此结束吧,真无聊,干嘛非要在这种事情上来劲,大家还是各滚各的不要彼此冒犯的好。


那要说事情的尾声,没有吵架,也没有面对面的互相指责,在我流露出明显厌恶神情的一瞬间彼此就疏远了。当时的我觉得没什么可好再说也不想再说,而在那之后,分明的,我感觉那人是讨厌我的,甚至,我依稀也听到过些那人对我的隐约恶言,除此之外就是刻意回避。而我呢,我就跟个死人一样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和反应,尽管心里其实也是很有些恼火。当然我这种做法也是挺讨人厌的,不过也并不想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道歉就是了。大家都是有脾气的人,而我,虽说当然是个百分之百的平常人甚至在很多事情上百分之百地不及平常人,但也是正好跟对方一样,也是死要面子脾气特别怪的那种。


不过话虽如此面子自尊心什么的其实也很廉价,而自己也常常是白白给自己掉价。


所以回转说来,被扔掉千纸鹤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不知道,因为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就已经被扔掉了所以来不及知道。那我不舍得扔掉吗,好像也不是,只是从未想过要扔掉而已。那要怎么说呢,被扔掉之后幡然醒悟,察觉出了痛彻心扉的后悔绝望,但又分明感觉一切于事无补了于是徒徒然地一味追悔莫及么,完全没有,完全没有那种心情。那要怎么说呢,我想想,我需要一点点时间想一想,或者,需要一点点时间好好把话说出来。


嗯——


因为,大概是因为,被扔掉证明了事已至此,仅仅是如此而已,既不想追回也没有留恋,仅仅就只是如此而已。无论到底发生过什么都确实已经是发生在过去的事了,而事实也的确是并没有或者说并不能算是发生过什么,当下的事实就只是如此而已,大概就是这样,只是这样罢了,没有什么好特别的,也没有什么感觉是好特别的。


但是这也并不妨碍我至今还是觉得擅自扔掉别人的东西是很过分的事情,自己受不了就擅自扔掉别人的东西,不管那样东西对于对方到底有什么意义、有没有意义,这样做就是很过分,很混蛋,很暴力。


唉唉,说得来好像我很舍不得一样,说得来好像我很珍惜一样,说得来好像那是什么了不起的精贵玩意儿一样,明明就只是巧克力的金箔糖纸折成的几只千纸鹤盒子上还全是灰几个月了都不动一下,明明就只是这样而已,不扔掉还要怎么样,扔掉了才对啊,早该扔掉了才对啊。


但是,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怎么样才好呢,当然是怎样都不好啊。总之,说不清楚,不过也没关系,或许甚至还很庆幸,毕竟完全省去了一而再再而三鼓起勇气的环节,当然本来这个环节也还不至于、不需要,至于除此之外嘛,正是因为被扔掉所以也还有幸能够长久记得,而那段记忆,尽管在长久之后已然多少有些偏差,但与此同时也早已被擅自调试修饰成了自己想要以为的样子,所以说,如此想来也没有什么不好。再说,想扔扔不掉,扔掉了也还是扔不掉,这样才会比较痛苦。


但尽管如此,诚实地说,也还是多少是有些后遗症的,每每被触发“被丢弃”的记忆、感受到了“被丢掉”的可能,就会在父母面前重申不可以擅自处理以及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一直都心有余悸。尽管其实以前也被丢掉过其他别的什么,但每次我首先想起的会是这件事,而在我同父母沟通时每每我都会把那些千纸鹤隐去只说是礼物、是别人送给我的东西。但要说为什么想起的会是这件事,其实并不是因为最刻骨铭心,而是因为这件事足够来不及,足够猝不及防,足够修饰婉转。


总之,真拧巴。


那么,有用吗,这种沟通。多少还是有一点,但也并不完全保险,好比说,前几天我晾晒的干花又被我爸扔掉了,毫不知情的,在某天想起来的时候就发现那些花已经不在了。


尽管那些花已经并不好看,我也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置,可能结果也最终还是扔掉吧,但我还是觉得难过、分明又恼火的难过、完全沉不住气但也完全发不出脾气的难过。大概就只是这样,真是打从心底里嘲笑自己。


毫无长进。


明明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嘛,太闲啦,有这闲情逸致做点别的什么不好吗。


不好。


呵呵呵,那算啦。


算啦算啦。


不想说了,已经说得无聊了。


那就说回那句台词吧,不想扔掉的话,也可以不扔掉。可事实是,在知道想不想扔掉之前就已经被扔掉,而发现被扔掉之后分明意识到并不想被扔掉,但是不想被扔掉和不想扔掉之间又差了十万八千里,那想要弥合这之间的鸿沟吗,不知道,但尽管如此也还是知道不想被扔掉重要的东西,这么说的话好像也就坦诚分明了,还是重要吧,嗯,重要,因为金箔糖纸的千纸鹤很漂亮啊,就是这么无聊、矫情又肤浅啊。


感觉写到头了,真是写得开开心心毫无挂碍呢,可能是吧。


那就这样吧。


但也再多说一句,《我的事说来话长》真的很有趣,近来的我莫名喜欢看些日常的东西。


就这样。


(其实,结束的这一天是今日芒种,又是早已夏日的古老时节,快要夏至了,好像有什么快要烧灼起来了。)

MetJane

2020.06.05 雨

就像活在梦里。

不想记起也不想忘记。

早晨特别有仪式感地想选一身正式好看的衣服,想着万一那个人是我还能和大家拍一张美美的合照,后来穿来穿去还是选了最符合自己风格的白T加牛仔长裤。

昨晚睡得并不安稳,再一次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做了一个奇幻的噩梦,醒来时离闹铃的第一遍还有半个小时。

早晨的气氛风平浪静,每个人心里其实也有不安,氛围特别奇怪,谁都不能大声讨论戳破,那种等待和假装淡定太折磨人了。

跳过中午吧,什么都不记得了。

下午两位老板让我去给他们送伞,隔着一条马路还和他们挥了挥手,那时候什么都没看出来,现在想想我真是太没有sense了。

回去没多久就开会,然后破例告别,我们哭得眼睛都红...

就像活在梦里。

不想记起也不想忘记。

早晨特别有仪式感地想选一身正式好看的衣服,想着万一那个人是我还能和大家拍一张美美的合照,后来穿来穿去还是选了最符合自己风格的白T加牛仔长裤。

昨晚睡得并不安稳,再一次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做了一个奇幻的噩梦,醒来时离闹铃的第一遍还有半个小时。

早晨的气氛风平浪静,每个人心里其实也有不安,氛围特别奇怪,谁都不能大声讨论戳破,那种等待和假装淡定太折磨人了。

跳过中午吧,什么都不记得了。

下午两位老板让我去给他们送伞,隔着一条马路还和他们挥了挥手,那时候什么都没看出来,现在想想我真是太没有sense了。

回去没多久就开会,然后破例告别,我们哭得眼睛都红了,也不能大声哭,就觉得非常震惊和失落和不舍和意外,没有那种劫后余生的侥幸感,满脑子都是怎么会这样。

刚才意识到,原来我们已经共事快一年了,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而这一年的时间,甚至没有来得及好好回忆和告别。

以前乐观,总觉得有朝一日我会离开,而离开的时候我们整组仍然可以待在一块儿拍合照,没想到会面对这么被动不知道如何回复的局面。

我相信他一定能乘风破浪,或许会选择一条更好的道路,看到比这里更美的风景,甚至以前都没觉得感情有多深,但是真的太不舍了,他真的是一个很温柔也很为下属思考的上司。

下周聚餐,希望那时候能整理好心情吧。晚上又一起吃了饭,聊了聊各种工作上的事情,好多我从来都不知道,有时候也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接下去的路好不好走我也不知道,或许不容易或许没那么不容易,但希望我自己能为这个团队助一份力,希望我们能经历从谷底走向巅峰的剧情,这个过程苦一点累一点没关系,但想看到结局因为我们的努力有一点不一样。所谓的逆风翻盘,大概指的就是这样的境况吧。

故事没有结束,也没那么容易结束,等下周吧。

这两天真的太累了,下午头是晕的腿是软的,我可能比自己以为的要脆弱一些,之后可要鼓起干劲啊。


沐汐

6|5

我得过轻度抑郁症,用小刀在胳膊上划伤口,每天不受控制的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也算不上抑郁症,是被抑郁情绪困扰,我没跟任何人说过,也没从任何人面前发泄过,只是自己安安静静在这些情绪里兜兜转转了一年多。

我走出来了。


身边走了一个重度抑郁,难以忍受原生家庭,被迫停学好朋友。

又来了一个中度抑郁,一年前跳楼未遂,现在好转的留级生。

又走了一个轻度抑郁,控制不了情绪,回家修养的同学。

我默默听着她们聊抑郁症的事,一群没有经历过的人凑在一起七嘴八舌,我不想插嘴,也不想聊自己的经历,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提。


可是我的身边还有很多人没有过去,他们或者吃药,或者看了心理医生,或...

我得过轻度抑郁症,用小刀在胳膊上划伤口,每天不受控制的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也算不上抑郁症,是被抑郁情绪困扰,我没跟任何人说过,也没从任何人面前发泄过,只是自己安安静静在这些情绪里兜兜转转了一年多。

我走出来了。


身边走了一个重度抑郁,难以忍受原生家庭,被迫停学好朋友。

又来了一个中度抑郁,一年前跳楼未遂,现在好转的留级生。

又走了一个轻度抑郁,控制不了情绪,回家修养的同学。

我默默听着她们聊抑郁症的事,一群没有经历过的人凑在一起七嘴八舌,我不想插嘴,也不想聊自己的经历,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提。


可是我的身边还有很多人没有过去,他们或者吃药,或者看了心理医生,或者想着自杀,笑嘻嘻的表情下眼神却盯着摩天大楼出神,尖锐物品不自觉拿在手里,留意天台能不能上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压力,逼得这些正处青春年华,正值阳光少年的孩子?父母总觉得孩子在学校里只顾学习,应该无忧无虑的,可是孩子其实并没有父母想象中那样良好的适应能力,经历越少,挫折越会被放大。


面对学校,也会时刻觉得:“我连这一方小地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到社会上,我该怎么活下去?”

我们这一代不再是顺应潮流被逼着走的一代,这一代的孩子,在愈发多元,包容,也苛刻的社会下,寻求谋生。

就业压力,我现在无法体会,甚至不敢想像。

被社会情感裹挟的我们,也有不同的压力。

沐汐

6|4

我看到他眼神里的惊恐。

坐立难安,四处环顾,仿佛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我理解他的处境,那时候的我劝解自己,别人的看法,重要吗?

那他呢?

我看到他眼神里的惊恐。

坐立难安,四处环顾,仿佛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我理解他的处境,那时候的我劝解自己,别人的看法,重要吗?

那他呢?

沐汐

6|3

“我不烦躁啊。”“你先穿上鞋。”她好温柔,我想哭。

“把头发擦干,不要感冒。”“你宿舍在哪?我去给你送生日礼物。”

我有一颗会被一些很小很小的点戳到的敏感的心,不喜欢麻烦别人,却总在给别人制造麻烦。

“我不烦躁啊。”“你先穿上鞋。”她好温柔,我想哭。

“把头发擦干,不要感冒。”“你宿舍在哪?我去给你送生日礼物。”

我有一颗会被一些很小很小的点戳到的敏感的心,不喜欢麻烦别人,却总在给别人制造麻烦。

香草马芬

【备忘录】

忘性越来越大,于是将记忆描绘在纸上,写下的任务或字眼,回过头看时也会有些飘忽,为何写下了这些句子,他们是为何不能遗忘的任务呢?


在事物与事物的空隙中,我做了一些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比如做半年几乎没有做过的运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继续看那本还没有看完的书。做这些事情时,我几乎不会觉察到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好像陷入了一种暂时专心致志的兴致里。


想起之前的一个场景,我启动电脑的软件后便暂时离开去休息了,嘻嘻哈哈看了一阵视频,回到电脑前发现只过了10分钟。10分钟?怎么可能只过了十分钟?定睛一看,原来电脑已经死机,时间才会定格在此刻。当时想到的是,虽然知道快乐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但是也不会只过...

忘性越来越大,于是将记忆描绘在纸上,写下的任务或字眼,回过头看时也会有些飘忽,为何写下了这些句子,他们是为何不能遗忘的任务呢?


在事物与事物的空隙中,我做了一些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比如做半年几乎没有做过的运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继续看那本还没有看完的书。做这些事情时,我几乎不会觉察到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好像陷入了一种暂时专心致志的兴致里。


想起之前的一个场景,我启动电脑的软件后便暂时离开去休息了,嘻嘻哈哈看了一阵视频,回到电脑前发现只过了10分钟。10分钟?怎么可能只过了十分钟?定睛一看,原来电脑已经死机,时间才会定格在此刻。当时想到的是,虽然知道快乐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但是也不会只过了10分钟吧,哈哈,意味着这段休息时间是令人愉悦的。


今天久违的是个雨天。


晚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