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红蝶

78.4万浏览    13791参与
维拉守护
我不说你们谁能看出来蝶姐头上那...

我不说你们谁能看出来蝶姐头上那是棵树😂脸又叫我画残了……

我不说你们谁能看出来蝶姐头上那是棵树😂脸又叫我画残了……

灵祈たまいの

【血蝶/不知道算不算HE】织梦人

前言:

  这篇文差不多在吸血鬼那个系列刚开始写就完成了,但是问题实在很多就一直没发。说真的我感觉《织梦人》写的不是很满意(哭),尽己所能地修改了也没办法……就这样吧,有问题请麻烦各位指出来(大哭)这篇文出现的历史要素经过我的考证,应该没错误的。


织梦人


「形ないものだけが、時の中で色褪せないまま……」

 唯有不具形的事物,才能在时光流逝中维持原样。


1、挣扎

 一阵剧痛毫无预警地在窜上她的脖颈,如同停滞的黑夜被一道突兀的惊雷划破。

 死前的那一刻在她的梦中再次上演。

 玛丽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睁开双眼,熟悉...

前言:

  这篇文差不多在吸血鬼那个系列刚开始写就完成了,但是问题实在很多就一直没发。说真的我感觉《织梦人》写的不是很满意(哭),尽己所能地修改了也没办法……就这样吧,有问题请麻烦各位指出来(大哭)这篇文出现的历史要素经过我的考证,应该没错误的。


织梦人


「形ないものだけが、時の中で色褪せないまま……」

 唯有不具形的事物,才能在时光流逝中维持原样。


1、挣扎

 一阵剧痛毫无预警地在窜上她的脖颈,如同停滞的黑夜被一道突兀的惊雷划破。

 死前的那一刻在她的梦中再次上演。

 玛丽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睁开双眼,熟悉的碘酒气息钻入她的鼻腔,让她的头侧传来阵阵隐约的不适感。过了几秒钟她稍微冷静了下来,发现自己正直冒冷汗,五指将雪白的床单揪成一团,眼角闪烁着一点的晶莹。

 又、又来了……

 她呻吟着,拼命地忍受着幻想中的疼痛。斩首的幻觉让她痛苦地大口喘气,但是无论怎样无助挣扎这种现象都没有丝毫的减轻,犹如一个溺水的厄运儿在激流中扑打着绝望的水花,最终逃不过迷失在河流下游的命运。

 自己无意识的呼叫声引来了医生,那位白衣女子着急地请同僚过来协助,同时拿来了一个针筒对玛丽说了些安慰的话,将那不明的药物注入病人的体内。看着那在纯白灯光中闪耀着寒光的针尖,玛丽的心中弥漫着肆意的恐惧,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无需害怕的,但是对一个精神近乎崩溃的人来说,理智在她的内心里根本没有任何取得话语权的可能。

 镇静剂的作用下她再次沉沉睡去,但是每一次的睡眠都是噩梦的起始。


2、前世梦魇

 再次睁开眼睛时,是在金碧辉煌的凡尔赛宫。

 玛丽心里非常清楚,这不是幻境,亦不是自己的妄想(尽管医生是这么解释的),而是曾经的记忆。她从梳妆台前的座椅起身,来到空无一人的大殿。

 并不是说法国皇宫内部都是如此冷冷清清,只不过在她心里那些不值一提的人物有着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从记忆中抹去。

 比如平时一直站在右侧的黑衣侍女,太渺小。

 比如那位喜爱阿谀奉承的年迈大臣,太无能。

 比如每天不得不见到的国王丈夫路易,太……

 他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无形的囚笼——路易的形象早在很久以前就这样被我一锤定音般地定义了,并不是说他待我不周或是凌辱虐待我,追根究底还是因为身为皇室难以逾越的束缚。

 作为国王他可能对政治联姻毫无感觉,但是对我这样的人而言,无异于一副沉重的枷锁让人步履维艰。

 既然是在做梦,不如先把她找到。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踏出的声音在空旷的建筑物内部回响,手上拿着一把不知从何处取来的镜刃,而高贵的王后身着的礼裙则完全被鲜血浸染,显露出与周围的雕梁画栋极为不相称的血红。

 再次习惯性地来回抚摸自己的脖颈——明明还没有伤疤,可是已经流血了。也许我的梦境本身就不现实且不合逻辑,尽管它源于前世的记忆。


3、旁观者

 艾米丽抬头望着病房前的门牌,上面是一串金属写成的冰冷数字:714。

 七楼,从左到右第十四间,这个数字本身并无任何与众不同的意义,但是那位妄想症病患起初强硬地拒绝了入住这间病房的要求。

 “714,”她当时激动地说,“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不愿再次想起,愚者的游行使我失去了一切。不久也让我与她阴阳永隔。”

 当自己问起“她”是谁,安托瓦内特小姐却总是三缄其口,不知是出于悲伤还是别的原因,她都不愿意透露出一丝风声。医生看得出来这位病人绝对不是单纯的妄想症,然而不知病症的话也无法对症下药,只好先将她保护在病房里,避免任何过激的举动。至于714……上网查了一下,是法国的国庆节——也就是法国大革命的发生日期。

 据说安托瓦内特小姐是从考据了法国历史之后才开始有精神错乱的迹象,每当自己问起幻境的内容,无非就是凡尔赛宫的生活、红宝石项链骗局、蛋糕宴会、路易十六这几类。至于她梦中时常呢喃的“美智子”之名,则没有人能明白其意为何。

 但是艾米丽很难不注意到,只有她呼唤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才能流露出少有的笑容。


4、昨日重现

「さくら,さくら,弥生の空は,见渡すかぎり…… 」熟悉的哼歌声从走廊尽头一位轻歌曼舞的女子唇间缓缓流泻,玛丽的心跳猛然加速,奔向那舞扇的和服艺伎。

依稀记得和她相见的那日,皇室招募舞女,这位东瀛来的舞姬在数不清的应试者中显得格外瞩目,玛丽便将她留在身边。她带来的舞蹈不同于欧式的那样华丽而繁杂,但依旧凭靠着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衣袂飘飘与鸾回凤翥令玛丽的心沉醉。

典型的童话故事般的起始。

那位艺伎名唤美智子,人如其名,是个聪慧而又能歌善舞的美人,虽说是以舞姬之名滞留在了凡尔赛宫,但是宫内的每一位侍从无不注意到他们的皇后对她很是上心。不同于以往的高傲与冷漠,玛丽在美智子面前总是会流露出温柔而又细腻的一面,以惊为天人的宠溺时刻陪伴在她的身侧。

随着时间的流逝,宫中难免也传出了些关于两人的流言蜚语。但是皇后对此只是一笑而过,同时在心中暗自回答,“这可能是法国百年来最为真实的一则皇室八卦了吧。”

11岁便被迫与法国王储立下婚约,即使心中一万个不愿意她还是选择了妥协;此后参加那些王公贵族之间迷雾重重的社交宴会变成了她的义务,身为皇后的她不得不过分地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以免一不小心便踏入了那些笑里藏刀的伯爵们精心布置的陷阱里;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的事,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将一位女子收为囊中之物,想必也不过分。

就好像为了她,这一切都值得一样。


5、曲终人散

 记忆中的美智子转过身,朝玛丽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无论何时她的一颦一蹙都能让她的皇后乱了心神,即使这只是一个编织出来的梦——就像蛛丝,脆弱、温和,但是沾上了无异于送命。

 玛丽早已迷失在了自己筑造的囚笼里。

18世纪某日的暖阳下,她曾紧握眼前人的手,感受着那往复传递的心跳与温度;赴宴前,她亲手为恋人佩戴上为之订制的发簪“蝶影”,带着她前往宴会,如同一个向伙伴炫耀玩具的孩子;寂静无声的黑夜,她任性地将熟睡的美智子拥入怀中,静静地注视着她泛着红晕的睡颜;每日最为愉快的一刻莫过于欣赏美智子的舞蹈,小酌一杯日式的梅酒,沉溺在那酸甜的琼浆玉液与翩跹迷人的舞姿之间。

 但是无论梦境是多么地美好,醒来的一刻也将到来。

 她站在王宫的阳台上,瞪大眼睛目睹着一群愚民手持铁耙与鱼叉,蜂拥而至般地闯入戒备一向森严的巴士底狱。那是1789年的7月14号,这让皇后永生难忘。

 童话故事的开头,无奈悲剧的结尾。

 “美智子?”她转头尽己所能地在嘴角挤出一抹不自然的弧度,“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你,你会原谅我吗?”

 美智子一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她依旧用折扇遮住了面颊,“不是很早就说了么?无论发生什么事,奴家会一直陪伴在夫人身边。”

 玛丽叹了口气,没有再追问,只是将美智子拉入怀中,在她唇间落下一吻。

 即使我被判罪,身边的侍从应该也是无罪的吧?这样的话,美智子她就安全了。


6、沉思

 “做噩梦了吗……”艾米丽嘀咕,拿起一张面纸轻轻拭去病人眼角流落的泪水,不免有些心疼。

 作为主治医师,她在过去的几十个日夜内已经目睹了安托内瓦特小姐在梦境中做出的许多举动,无一不透露着痛苦与悲伤。

 也许,她所说关于前世的一切都是真的。

 “菲欧娜,”医生向门外等候她下班的好友问道,“你相信有轮回这回事吗?”

 戴着羊角兜帽的女孩显得很疑惑,但还是认真地回答,“我认为有哦——

 “我想有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缘分未断,但是生命已逝,在这种情况下,那份未尽之缘会继续以某种形式存在于她们之间。梦境也好,真实地见面了也好,这都是缘分的存续。”一只小小的红色蝴蝶落在了菲欧娜的羊角上,她不禁轻笑,“看,说不定这红色蝴蝶,正在寻找她前世的有缘之人呢。”


7、幕落

 在塞纳河畔的监狱呆了整整十周,皇后终于被放了出来——然而她对于判决早已心知肚明,头顶上的阳光带来的将不会是自由,而是死亡。

 “您会害怕吗?”一位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侍女难过地问。

 玛丽沉思了半晌,“与其说是害怕死亡,不如说是害怕与那个人分开。”十周的分离近乎将玛丽逼疯,好在狱卒理查德夫人一向以人道与慈爱深受囚犯欢迎,在她的牵丝引线下,美智子得以前来探视狼狈不堪的皇后。二人最后一次拥吻在一起。

 美智子,不要来看今天的公开处刑。求求你。她在心中暗自祷告,希望恋人能够听见她发自内心的呼唤。

 银白色的长发被粗暴地从中切断,她身着一袭白裙,踏上了断头台。

 “对不起,您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无意中踩到了刽子手的脚,她如此彬彬有礼地道歉。行刑人闻言一愣,似乎很惊讶,但还是架起了大刀。

 人群的欢呼声中,她不禁回想起过去与恋人相处的一点一滴。

 “呐,美智子,”玛丽曾柔声说,“有朝一日,让我陪你回到日本,去欣赏那纷纷的樱花吧。”

 “真的吗,玛丽?”美智子笑了,“那么就这样一言为定咯。”

 记忆中,她当时的微笑仿佛还残留着温度——

 对不起,这次是我爽约了呢。如果可以,下辈子再陪你完成这项誓言吧。

10月16日,是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忌日。

 但她不知道的是,也是美智子的。


8、藕断丝连

 “醒了?”

 睁开眼睛,还是在那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

 “嗯。”她轻声应答,发现自己泪流满面。窗外满城的樱花正在争奇斗艳地绽放,微风轻轻地掠过枝头,便如同飞雪一般散落在各处,带来了令人醉心的馥郁幽香。几年前自己孤身一人来到日本,只为寻找故人曾经留下的痕迹。

 这次的苏醒并没有伴随着往常的幻觉与痛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像极了当时美智子在她身侧的感受。

 仿佛她此刻就陪伴着我似的。

 即使视野被泪水模糊,但隐隐约约她还是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蝴蝶在自己身边飞舞,那翩翩起舞的模样,像极了记忆中那总是身着和服的残影——

她心跳仿佛漏了一拍,手忙脚乱地抹去眼中的泪水,“美智子?”

 蝴蝶当然没有应答,只是默默地落在她的鼻尖。

 ——终于找到你了啊。请不要忘记,你答应的要带奴家去看樱花的誓言。

 无论是记忆、温度还是思念,都确实传递到了呢。


ー終わりー

「大切な人と、いつかまた巡り会えますように。」

  愿你有朝一日能与你最重要的人再次相逢。







Noraaa.
第五人格·红蝶&...

第五人格·红蝶·白无垢

啊我蝶姐真好看

是我即使反场一万次也不配拥有的金皮

是临摹临摹临摹临摹

Cover@微博.白露ly

具体五官细节是三次元的朋友帮我画的她画画超好看多次拯救我于鸡笼之中

细节巨多假装没看到纯粹是为了爽我真的不会画画

没有阴影不会高光我什么都不知道

第五人格·红蝶·白无垢

啊我蝶姐真好看

是我即使反场一万次也不配拥有的金皮

是临摹临摹临摹临摹

Cover@微博.白露ly

具体五官细节是三次元的朋友帮我画的她画画超好看多次拯救我于鸡笼之中

细节巨多假装没看到纯粹是为了爽我真的不会画画

没有阴影不会高光我什么都不知道

Lilia

我本来以为诺顿有钱了,要过上好日子了,结果他把自己卖了……然后当了店小二(真的,都卖了,还不干点什么事情吗?就是就是,那种事情)

我本来以为诺顿有钱了,要过上好日子了,结果他把自己卖了……然后当了店小二(真的,都卖了,还不干点什么事情吗?就是就是,那种事情)

Lydia
随手摸了一只美智子

随手摸了一只美智子

随手摸了一只美智子

凌河林玥爱双北

〖第五人格〗《一场联合狩猎》

微佣囚友情向


阵容为:


求生者:

囚徒,佣兵,前锋,机械师,

调香师,咒术师,冒险家,入殓师

监管者:黄衣之主,红蝶


黄衣之主·哈斯塔表示自己想单人行动,红蝶·美智子在扇子后的眼眸似笑非笑,点了点头。

“啪嗒”随着印着慕斯印记的玻璃的碎裂后,两位监管者正式宣布狩猎开始。

不得不说,湖景村的开局遇鬼buff从来没让哈斯塔失望过,刚开局走了几步便有了耳鸣,而在眼前不远处他已经看到了刚被求生者落下的脚印。迅速追过去的他看了几眼发现是那个身穿黑衣的雇佣兵后便放弃了追逐,兜帽下的眼睛像黑夜里的一盏红,随着监管者的离去视线便又回到了眼前的密码机上。...

微佣囚友情向


阵容为:


求生者:

囚徒,佣兵,前锋,机械师,

调香师,咒术师,冒险家,入殓师

监管者:黄衣之主,红蝶


黄衣之主·哈斯塔表示自己想单人行动,红蝶·美智子在扇子后的眼眸似笑非笑,点了点头。

“啪嗒”随着印着慕斯印记的玻璃的碎裂后,两位监管者正式宣布狩猎开始。

不得不说,湖景村的开局遇鬼buff从来没让哈斯塔失望过,刚开局走了几步便有了耳鸣,而在眼前不远处他已经看到了刚被求生者落下的脚印。迅速追过去的他看了几眼发现是那个身穿黑衣的雇佣兵后便放弃了追逐,兜帽下的眼睛像黑夜里的一盏红,随着监管者的离去视线便又回到了眼前的密码机上。


哈斯塔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直到他随着耳鸣上了大船,走楼梯时看到了楼上显示的密码机前有着一块蓝色的区域,而在那儿破译的正是囚徒;卢卡·巴尔萨。恕他还没去仔细了解新人的技能,而新人却已跟着心跳声的逐渐放大在船上溜起了哈斯塔。


美智子那边却已上椅一人,看来神明的速度也是有点慢的呢,追着身前正在和她博弈的薇拉·奈尔,身穿黑婚纱的她心里想着,便又骗了一瓶令人着迷的香水。

另一边,哈斯塔在被电了两次后终于拆掉了影响追逐的链接。


卢卡·巴尔萨:啧,该死的监管者。

哈斯塔:愚蠢的人类。


囚徒沿着船边的栅栏,他翻了下去。见机械师的黑衣机器人竟然在修船下的机子,便快速的招呼着它警告着监管者的到来。哈斯塔也翻了下来,靠着落地取消擦刀的设定,贪了囚徒两刀,


扶了扶右眼的单片眼镜后,他摇了摇手中的怀表。那是他上船前翻箱子翻出来的好东西。

只见神明对着留下来的残影一次接一次的空刀,卢卡·巴尔萨都快要笑死了。

就这样,哈斯塔跟丢了囚徒。


(红蝶:演员?)


美智子刚牵起被击倒的威廉·艾利斯,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电流,使她不得不把刚牵起的求生者放下。卢卡·巴尔萨来干扰美智子了,他释放的强烈电流使美智子没看清艾利斯的逃跑方向,随意在空中打的一刀却又落在了囚徒身上,丢失了猎物的她只能转移目标。变回白婚纱的她就算还没一刀斩但巴尔萨不得不说他感受到了一股比一刀斩还可怕的怒气。发了一句“我需要帮助,快来!”的他默默收到了雇佣兵的一句“站着别动,我来帮你!”。囚徒的嘴角勾了起来,自信的用双弹拉开了距离,留下刹那生灭还在CD的美智子在原地生气。


“呐呐,看看这是什么?”被按在角落里治疗的囚徒扔给了身后的佣兵一瓶止血剂,“我还要去摸摸机子,来个快点的”萨贝达顿了顿,把那瓶药剂喝了后快速的把巴尔萨治疗好了。

“诶诶,你说点啥呗,那可是我4000分拿来的”囚徒向佣兵招了招手,后者转头留了一句谢谢边去救援队友了。“嘛..雇佣兵果然不喜欢跟人交流嘛....”囚徒敲着最后一台机,留了一条“压机中···”

“啊糟糕没看到你!”一抹紫色穿过了丛丛菌米地,那是帕缇夏·多里瓦,她没注意到正在补机子的巴尔萨。“啊啊,真是糟糕呢”黄衣之主见是开局没抓到的囚徒,直接转移目标,甚至放弃了打了一刀的咒术师。场上还剩五个人,还有赢的机会!

“呐,看来要靠我咯”喝下加速剂的囚徒从木屋转点到了海边,表示可以边溜鬼边吹海风(?)。

不知是怎么了,可能是过于放松的思想影响到了监管者,导致在船上追人的红蝶的刹那生灭突然飞到了囚徒身上。在被触手封路,章鱼抽刀(章鱼??)和飞扑蛾子的攻击后(????)满血的囚徒成功一秒倒地。


刚刚才显示了“xxxx已牵制监管者240秒”...

囚徒: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在被一脸懵B的红蝶挂上狂欢之椅后,黄衣之主看着椅子附近的围栏,突然呆住了。

“啧,你这小子在我开局遇你后就没上过椅子嘛?!?”

“Yeah man我可没那么脆弱”坐在椅子上的囚徒挑了挑眉,看着身前因怒气而疯狂鞭尸的“神明”。围栏降下来了,但黄衣之主并没有发现,再一次鞭尸后,发现人被那个穿着白色礼服金色纹边的女人救了下来。那是薇拉·奈尔。

“快,巴尔萨!我帮你抗刀!机械师快坚持不住了!”薇拉·奈尔对着身前头也不会的男人说道,只见身前那人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啦!”薇拉·奈尔对着身前头也不回的男人说道,只见身前那人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啦!”便用护腕弹走了。

“乖,章鱼哥不哭啊~”调香师戏虐的看着身后的黄衣之主,说了这么一句。“……”深蓝色袍子下的眼眸看不清,但他知道红蝶带着她的刹那生灭来了。“哈哈哈——诶呀我回溯!”

“一次可以,第二次就不行了哟”红蝶和黄衣之主突然同时打出一刀,调香师也倒地了。

当薇拉·奈尔想埋怨一下双打的可恨时,她看到最后一台机子亮了。

黄衣之主和红蝶彻底蒙了。不对啊囚徒遗产机那么远就算跑回去怎么可能那么快?

原来从椅子上下来的囚徒并没有跑回遗产机而是直接转去大门机,打算用链接开最后一台机。但是由于距离的问题,传输损耗太大不能准确的让最后一台机亮,他就跟机械师提前商量好,让她藏了一只机器人在那儿附近的柜子里。

此时,场上的佣兵,机械师,咒术师已经互摸满血了。佣兵让两人在小门附近埋伏,自己去帮被两面追击的调香师脱身,顺便发信号让囚徒开大门。

佣兵用尽了自己的护腕,终于在最后一秒红蝶出刀时抗到了最后的一刀斩。而黄衣之主却因为提早交传送到小门,机械师和咒术师甚至向他招了招手才走。而红蝶这边的情况并没有很好;佣兵帮调香师抗到了一刀斩,囚徒已经开好了大门他们三人直径跑了出去。


——————————————————END


服装(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一些hhh):

囚徒-蛹,佣兵-猎犬,调香师-今夜不再,咒术师-宿命,机械师-小红帽,红蝶-花嫁,黄衣之主-波塞冬


赛后小剧场:


囚徒(我):啊啊,这局打的太开心了

佣兵(固排):是嘛

调香师(固排):哈哈佣兵你最后太帅了!

红蝶(路人):我觉得我被演了

黄衣之主(路人的cp):诶诶,我跟你讲过我很菜了哦!不要嫌弃我啦哈哈哈哈

言若是个摄殓吹
这次的般若相还不错诶

这次的般若相还不错诶

这次的般若相还不错诶

鸽者-智子

红蝶。

都说蝴蝶是脆弱的。

可我不是蝴蝶,我是人。

红蝶。

都说蝴蝶是脆弱的。

可我不是蝴蝶,我是人。

贝塔

和朋友打赌的手书,完全没有画过,还以为手书不会那么难,就那么几张画,我肝了一个多小时。爷吐了🌚🌚🌚

搞到最后自己还把自己心态画炸了,也是没谁了😂😂😂😂

和朋友打赌的手书,完全没有画过,还以为手书不会那么难,就那么几张画,我肝了一个多小时。爷吐了🌚🌚🌚

搞到最后自己还把自己心态画炸了,也是没谁了😂😂😂😂

.反派萦芝.

这是佑海报上的镜子想到的梗,画风十分简陋,见谅

这是佑海报上的镜子想到的梗,画风十分简陋,见谅

我要当炸鸡🐦,一万年不更的那种
突然暴躁 (上不上色是个问题)

突然暴躁

(上不上色是个问题)

突然暴躁

(上不上色是个问题)

六斤拾贰
风华消逝,阑珊不再。 “习惯过...

风华消逝,阑珊不再。

“习惯过无底的黑暗,才绽放得如血般绚烂。”

—般若化骨,红蝶陨落—

(蝶姐的血扇)

风华消逝,阑珊不再。

“习惯过无底的黑暗,才绽放得如血般绚烂。”

—般若化骨,红蝶陨落—

(蝶姐的血扇)

万年腌咸鱼
太可爱了叭!!!!!

太可爱了叭!!!!!

太可爱了叭!!!!!

世纪子

我叫维克多·葛兰斯,是一名邮差。

  今天依旧需要我出门送信,但天气似乎不太好,阴沉沉的云堆挡住了太阳,清凉的风夹杂着雨水味扑面而来。很舒服,但我没时间享受。

  还有五封信……我站在路灯下,仔细地整理信件。可惜威克生病了,要不然早就送完了。走在石板路上,空无一人的大街只剩下鸽子,有白的,也有灰的。

  “抱歉,我还要送信,一会再聊吧!”我轻轻放飞停留在肩上的鸽子,握紧挎包的带子跑走。

  没有人看见我真好。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大概是要下暴雨了,所以附近的小孩都被大人关在家里,毕竟他们可是很调皮...

我叫维克多·葛兰斯,是一名邮差。

  今天依旧需要我出门送信,但天气似乎不太好,阴沉沉的云堆挡住了太阳,清凉的风夹杂着雨水味扑面而来。很舒服,但我没时间享受。

  还有五封信……我站在路灯下,仔细地整理信件。可惜威克生病了,要不然早就送完了。走在石板路上,空无一人的大街只剩下鸽子,有白的,也有灰的。

  “抱歉,我还要送信,一会再聊吧!”我轻轻放飞停留在肩上的鸽子,握紧挎包的带子跑走。

  没有人看见我真好。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大概是要下暴雨了,所以附近的小孩都被大人关在家里,毕竟他们可是很调皮的。

  第一家是美智子小姐,她是一个温柔的人,很漂亮却又不失亲和。那么这封信的内容和写信人就很好猜了。

  “美智子小姐,有你的信。”我不敢太大声,要是惊动那群熊孩子就麻烦了。

  咔哒——

  门开了,一个穿着淡粉色和服的女子走了出来。和服上的紫藤萝栩栩如生,几只蝴蝶若隐若现。乌黑的秀发并没有像平时那样盘起来,简单地披在肩上。

  “谢谢你,维克多。”她眠嘴一笑。接过信后,她小心翼翼地拆开,生怕碰到里面的信。

  是迈尔斯先生的信吧……我观察着对方的表情。迈尔斯先生是一名军官,虽然平时不能回来,但他每周都会给美智子小姐写信。

  只有他的来信,才能让她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从包里拿出其他的信。接下来是玛尔塔小姐的,她也是一位有亲和力的人。

  告别了美智子后,我沿着小巷走。破旧的木箱上趴着几只流浪猫,有点脏,但不失可爱。

  这里是不是经常有猫休息呢?我好奇地靠了过去,本来想摸一下,但一阵刺耳的雷鸣把我的想法打消了。

  还是先送信吧!快步跑到大街上,我顺着门牌号找到了她。

  “我的信?”玛尔塔似乎有点不太相信。“真奇怪……”

  “是的。”我底下了头。视线……太恐怖了!脸上似乎有不少冷汗,手也感觉到了寒冷。和美智子小姐不同,她的目光带着一股严厉。

  一只手接过了信件,她高兴地拍了拍我的肩:“算了,我还是先看看吧,说不定又是那家伙想我了!”

  那家伙……我知道是谁,他很开朗,有时候还会开玩笑,是个外国人。和我一样,他也有一头金发,只不过我的是金的,而他的有点偏白。

  “那、那个,”我知道时间不早了,试图让她松开抓着我肩膀的手。

  “啊?抱歉,我没注意。谢了,维克多!”

  力气真大……告别过后,我边走边揉肩。还有三封信,不知道能不能赶在下雨前送完。

  不能再被小动物吸引了。我扶正帽子,拿出所有的信。

  要设计一条最短的路线,不然就回不了家了。这封信是凯文先生的,这封是伊莱的,最后的是约瑟夫先生的。

  先送约瑟夫的吧。我拐进一条小道,周围的房子慢慢开始减少了。私人别墅……不愧是伯爵呢,还建了一座花园。

  “谁?”

  有人?我的动作又僵住了。“我、我是……送信的,给、给约瑟夫先生的……信。”

  完了完了我又开始紧张了!一定会被认为是小偷的!

  “我的信?”声音的主人从围墙后走了出来,衣着整齐,举止优雅。白色的卷发用发带系在了一起,松松地垂在背上。

  “嗯。”我迅速打开挎包,把他的信

拿了出来。

  约瑟夫接过信,开始认真地浏览起来。

  嘴角略些上扬,眼神里充满了高兴和幸福。

  看来这次的信是克劳德先生写的。德拉索恩斯伯爵的弟弟,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小邮差,”一声呼唤把我拉回了现实。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你最想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呢?右手抚上身边的鸢尾,“我……想种花,种一片迷失香。”

  “……我也是。”

  虽然我不知道他最后那句话的含义,但我知道在那里耗去太多时间,必须快点了。

  接下来是凯文先生的,我抽出属于他的信,飞快地往他的家赶去。

  粉白色的信封,上面还歪歪地画了一根羽毛。

  是女生写的吧……像凯文先生这种温柔正义的男人有人喜欢也很正常。

  不过……好像经常见到这种风格呢,可能是上次那个女孩吧。

  “安吉丽娜?她又给我写信了吗?”凯文倒是毫不遮掩地流露出自己的感情。“快给我看看!”

  如果没记错那个叫安吉丽娜的女孩应该是个印第安人吧。我安静地等待着凯文先生看完信,因为……

  “那个,维克多先生,等一下。”他跑回屋里,拿出一封灰色的信。“请帮我寄给她,谢谢。”

  “好的。”我知道他一定会回信的,毕竟那可是他的挚爱。

  一滴雨水顺着我的发沿滴到手上,我抬起头看着天空。

  “开始下雨了。”

  “晚点也没关系。”他递给我一块布。“要不要进来避雨?”

  “谢谢……我还有最后一封信没送呢。”

  “祝你好运!”我接过布擦了擦脸,带着他的祝福离开了。

  还以为会下很大。星星点点的雨水像棉纱一般柔软,凉凉的,很舒服。

  最后一封。我捂住耳朵,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好亮,不过它也在预示着雨要下大了。

  凯文先生的信明天再说,必须送完今天的。

  “维克多……”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先去避雨吧。”

  我转过头,一个撑着雨伞的男生走了过来。

  “伊莱?”

  “找我有事吗?”

  “信……”我把最后那封信递给了他。“有人、写信给你。”

  他接过信,微微一笑:“辛苦你了,先生。”

  我没有说话,他把我拉进伞下。有股满天星的味道,是他的吗?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正在看信。

  “Geqiu ……”我小声地念出写信人的名字。“原来我比伊莱先生高啊。”

  “……”隔着眼罩我不知道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叹了口气。

  “伞给你。”伊莱收好信,露出淡淡的忧伤。“我家就在附近,你先用吧。”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

  “伊莱……我知道了。”人的感情真的很奇妙,有时候无法撼动,有时候却被轻易地感染。

  只有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来的,才是最真挚的。

  看着他消失在雨中,我也往回走。

  

  “威克,”我躺在壁炉旁边的睡椅上,威克卷缩在我的怀里。“你相信奇迹吗?”

  “我知道这样不对。”灰色的信被丢进火里,迅速被吞没。

  “梦终归是要醒的,不是吗?”

  雨伞慢慢地消失在了空气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