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lorent mothe

84776浏览    1694参与
SnF2

[flomi]如果你曾与他对视[中]

(还能鸽更久的)群活,日落大道AU,狗屁不通男男爱情悲剧,通篇是刀,非常我流

出意外了,三发完


1-11


12

是的,米开来曾是个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而弗洛朗则曾是个小有名气的编剧。现在来说这个似乎说得有些晚了,但影响其实没那么大,因为他们都已经不再是了。

最开始弗洛的工作并不包括这些陪同和安抚——也不包括爱,所谓的爱。他的暗生情愫只是他自己的事,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最初,他和米开来不过是口头合同上的甲方与乙方的关系。

可谁能轻易地拒绝?哪怕这合同在一开始就体现了他的不可控性。现在工作可不好找……尤其是这样薪水高又轻松的活计。他缺少一份体面——不,足够他养活自己的工作,而米开...

(还能鸽更久的)群活,日落大道AU,狗屁不通男男爱情悲剧,通篇是刀,非常我流

出意外了,三发完


1-11


12

是的,米开来曾是个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而弗洛朗则曾是个小有名气的编剧。现在来说这个似乎说得有些晚了,但影响其实没那么大,因为他们都已经不再是了。

最开始弗洛的工作并不包括这些陪同和安抚——也不包括爱,所谓的爱。他的暗生情愫只是他自己的事,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最初,他和米开来不过是口头合同上的甲方与乙方的关系。

可谁能轻易地拒绝?哪怕这合同在一开始就体现了他的不可控性。现在工作可不好找……尤其是这样薪水高又轻松的活计。他缺少一份体面——不,足够他养活自己的工作,而米开来恰好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编剧;他已拖欠了两三个月的房租,而米开来的豪宅空屋甚多;他已很久没有大快朵颐,而多准备一份食物对米开来来说简直不算负担……这是一份稳赚不赔的买卖,哪怕最终剧本没有被采用,米开来也无法苛责于他。

而米开来用一种与他的年龄完全不符的、充满了热忱和天真的眼神看他,这眼神甚至比上面任何一点优待都要更让人无法拒绝。

我们在不如意甚至如意时必然会幻想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但当超出预期太多的好运落在眼前时却又会本能地起疑和退却。弗洛朗在迷路后遇见了糖果屋,可他早已不是汉森和格雷特那样的孩子。他坐在比他平时睡的床还要软的沙发上尽力显得游刃有余,手心却汗湿一片。

“您会答应的,是吗?”米开来从弗洛朗的对面坐到他的身边来,因为期待身体向前倾着离他有些过近了。弗洛朗知道直截了当地拉开身体距离会显得失礼又心虚,可这对他来说的确太过头,他僵硬起来。

而早在米开来看到这个年轻人第一眼时,他就明白了这个有着温润而温暖的眼神的男孩儿已是他的俘虏。可那是在他知道自己有求于他之前……米开来看起来胜券在握,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一滴汗顺着额边滑进了鬓角。“好吧,好吧……那让我们先来看看剧本如何?当然啦,我很相信在看过这个之后您不可能再拒绝我的。”

米开来擅长表演——或者说,他的生活就是表演的一部分。倘若弗洛朗能再游刃有余一些,他会更轻易地发现那些揉进米开来的神态与动作里的表演性质。我们常说女人做许多男人做来通常的事(譬如抽烟喝酒之流)会有种特殊的美感,是因为她们天生或后天被训练得习惯在任何时候都准备着‘被观看’。于米开来而言也正是如此,他时刻都在舞台上、时刻都在‘观众的目光’之下,鉴于此他的生活只不过是他演绎‘米开朗基罗·勒孔特’这个角色的道具,用以将他的风情与姿态和那身姿背后待人窥探的过去抛给‘观众’的道具。

他把那打手写的、皱巴巴的,屡经涂改勉强能辨认的剧本递给弗洛朗,然后睁大了眼睛看他。

在之前我们说过,弗洛朗是个小有名气的编剧,你不能否认他的创作才能,但必须要承认的是他更擅长如何把一个故事搬上荧幕,然后让观众们喜欢它、心甘情愿地掏钱买票。我们通常把艺术家分为两类,一类被称为真正的艺术家,而另一类我们称之为商人。一百年后的观众唾骂一百年前商人并惋惜一百年前的艺术家,然后转过头去继续把大把大把的钞票交给一百年后的商人,再把一百年后的艺术家们拒之门外。

米开来是当之无愧的艺术家,弗洛朗捏着剧本先听见自己的心跳,然后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我答应您了。

 

13

弗洛朗做足了心理准备,和艺术家共事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可大大小小的争吵仍然让他心力交瘁,最严重时米开来歇斯底里地撕掉弗洛朗的手稿,让管家把他的行李从他卧室的窗户里扔出去。

“不能改!不行!我不允许你动这剧本里的任何一个地方!”

“这是电影!米开来!这是要搬上荧幕的电影,时长两个小时实实在在地需要拍摄的电影!如果不做一些修改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没有一个导演会试图拍这种不切实际又没有票房保证的剧本,你清醒一点!”

“你不需要关心这个!我!米开朗基罗·勒孔特作主角的电影,达昂不可能不拍,观众们不可能不买账!”米开来简直像只发怒的狮子,他冲过来揪住弗洛朗的领子逼他直视自己的眼睛。如果他有鬃毛,弗洛朗一点都不怀疑它们会蓬得竖立起来。“我拍过多少电影——莫特先生,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就意味着票房,我的出演就保证了收入,尤其是在我离开镜头这么久之后!我不接受任何修改,我有这个底气,更何况你也认同过这是最适合我的剧本——而你,弗洛朗·莫特先生,你必须明白我有权利也有义务给我的拥护者们带去艺术品、带去美,而不是任何屈服于成本、票房、别人的意志这种无聊的东西之后的阉割品!”

一瞬间弗洛朗想做一个恶毒的人,商人的习惯一时间爬上他的脊背扼住了他的咽喉,他想吼回去,他想反驳,他想把血淋淋的现实揭开来给米开来看:告诉米开来他老了,观众们只是像缅怀自己回不来的童年一样缅怀他,但没有人需要看见一个年近五十的演员再去演一个小伙子。一团郁气充斥在他的胸口。他们气喘吁吁地盯着彼此,好像下一秒就要用最恶毒的现实和拳头去互相撕打。

“你们的杯子空了。”管家恰好来续水,他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两人间的剑拔弩张,斟完茶就施施然离开,像他并未来过。这让弗洛朗首先冷静了下来,而米开来的眼睛,那位本该是明日黄花的眼睛明亮又锐利,让弗洛朗的郁气变成苦涩,这苦涩在他咽喉里打了个转又被咽了下去。

他垂下头,说:“我知道了。”

 

14
“……说实在的,我对园艺一窍不通,从你来时看到的庭院就能知道。但不谦虚地说,我太擅长去照料名贵又骄矜的花卉了…你要给她造一座玻璃窗的温室,调配酸碱度还是别的什么合适的土壤,精细地施肥、浇灌,好让她以为她还在她宜居的地方。”
凌晨三点半,弗洛朗坐在厨房里啜着杯里的热牛奶,对管家忽然的健谈有些无所适从。十几分钟前他从噩梦中醒来,冷汗直流,然后发觉米开来一只手臂横在他胸口,想必这是噩梦和气短的罪魁祸首。接着他下楼往壁炉上挂了一个雕花小铜壶,准备给自己弄一杯热牛奶,管家正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夜安,先生'他这样说,然后自顾自地接手了热牛奶的任务,把杯子递给弗洛朗之后便坐下开始擦拭那柄雕花精致的小壶。
“你不能让她察觉到那些不利于她的变化,温室之外的温度和天气不能让她知晓,只需要让她在温室里开放。毕竟她这样珍稀的花卉,往往对环境的变化异常敏感,如果让她直面外面的环境,哪怕只是雨水、温差甚至只是阳光都会让她凋零……她正是需要如此慎重呵护才能绽放,不,才能存活。”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您会明白的。”管家单方面地开启了谈话又单方面地切断了谈话,他理所当然地夺过弗洛朗还没喝完的马克杯示意他该回去了。“我的主人睡得向来不是很安稳,您下来得够久了。”

 

15

事情到后来就变成了我们在故事开头看到的样子。

剧本的改编工期被无限地拉长,弗洛朗无法也无意去说服米开来,他执笔的手改为执烟,打字机的声音被絮絮的情话代替。那点所谓男人的自尊如风中残烛摇晃了没几下就熄灭,他拔掉自己的飞羽扔到窗外。

米开来上哪儿都带着弗洛朗,无论是去购物、去打牌还是邀请朋友来家里,‘我最中意的编剧’,他这样得意洋洋地同别人介绍弗洛朗。而每个听众都该明白这句子里应当留心的是‘中意’而非‘编剧’。

放到几个月前,弗洛朗根本没想过日子能这样过得舒适又散漫。毕竟不久之前他还蜗居在破旧的公寓里,为下一顿饭和拖欠的房租犯愁。而且他只能晚上干活,白天他为了签一本剧本和新的机会四处求人,也为躲避追债上门的恶棍奔波在外。

他清晰地知道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是他的,包括舒适的床铺,临窗宽大的书桌和椅垫柔软雕花精致的座椅,楼梯边挂着油画的楼梯,一套能负担普通人几个月生活的银餐具……甚至包括米开来本身。可他再看不见别的了,他想不出有什么能让他离开米开来,无论是这优渥的生活还是对米开来不可控的迷恋。而米开来对他病态的索求和脆弱,无形中又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

这是清晨六七点左右,他又先于米开来醒了。窗外的光还冷,只有一线曦光随着远远的鸟鸣从窗帘缝里漏出来,他坐起来,靠这束光细细看米开来的脸。米开来走红在十五六岁,他在试镜时对导演笑了笑,然后这笑容就被搬到荧幕之上,在此之后的十数年间无数人为之倾倒。

弗洛朗伸手摩挲这意大利男人的脸颊,他摸得很细致又很轻,更像用手指在描画这张脸的轮廓。和弗洛朗所熟知的那个米开朗基罗不同,这张脸在三十年后呈现出了他应有的疲态和时间的痕迹。他的皮肤颇为粗糙了,不再有那种年轻时的光泽和莹润;眼底的青色和细纹,眼皮的松弛没有妆容的遮掩一览无遗;鼻头附近的毛孔清晰可见,嘴唇有些起皮。他往下摸去,入手的曲线明显不年轻了,他摸到了米开来放松之下鼓起的小腹,那儿比年轻时更难收束,因而变成了手感良好但不具观赏性的赘肉。

从前那副完美的皮囊无声地出现在荧幕上时,他从未考虑过关于这个演员失去天赋的美丽时的场景。他是一个观众,是一个可以触摸到屏幕但与演员本人隔山隔海的过客。那明艳的笑容模糊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再过一百年人们也能在荧幕上观赏到这份美丽然后为之倾倒,可再过百年……弗洛朗把米开来抱紧怀里,忽然生出一种要抓不住他的恐惧来。

上一次他们一同观赏米开来年轻时的电影还在几天前,再一眨眼时间就在这美人身上留下如此多浓重的痕迹……这些真实发生过的岁月在一个观众那里几乎是不存在的。可弗洛朗多幸运又多不幸!他走过时间的回廊遇见了这尽头的米开来,荧幕碎裂、幕布撕毁,美丽用一种残忍的方式把它的逝去呈现出来;他又那样义无反顾地爱上了米开来,他可以砸碎屏幕、撕毁幕布,可以亲手把这份脆弱放进心口,去亲吻他。

可米开来呢?米开来如何看待他?

米开来迷迷糊糊地醒来,嘟囔着无意义的音节,自然而然地抱住年轻人的腰,把腿架上他的大腿,两个人忽略了季节和温度,要把彼此揉进自己的肉与血里。

16

这是与平时没有任何不同的一天。

早上八九点的时候,弗洛朗会先于米开来醒来一会儿,他在还睡着的米开来额头上轻吻一下,然后去洗漱。等他洗漱完,管家就开始准备早餐了,而米开来也在这时因为被子里少了一个人醒来。他到院子里走几步,抽一支烟,然后回到前厅和米开来共进早餐。

今天上午阳光很好,米开来看上去心情也很好,他们有说有笑地回到二楼,弗洛在上午和煦的阳光里抽几本书摊开在打字机边当做参考,米开来坐得远一些,抱着膝盖窝在软垫里看弗洛朗工作时低垂的睫毛和抿起的唇。

弗洛朗已经不像当初那样会试图做有利于这剧本落地的改动了,他只负责整理和誊写,在被允许的范围里尽到自己的职责。

弗洛朗专心致志地看着桌面的参考书籍和文稿,他那打手写的皱巴巴的剧本在这其中显得寒酸又磕碜。米开来盯着弗洛朗,他抱着膝盖在椅子上晃来晃去,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等弗洛朗誊写完一章抬起头注意到米开来时,他发现米开来夹着一支烟,同时捏着一支笔,似乎在画他。

“米开来?”

“嗯?别动,继续工作就好。”

弗洛朗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嘴角噙了一丝笑意。阳光和煦,微风吹拂,一时间只能听见打字机和纸笔摩擦的声音。

“我还不知道您会画画,待会儿可以让我看看吗?”

“知道这个的人比较少,十五岁米开朗基罗·勒孔特在中学里画画,原本是想当个艺术家——”米开来懒洋洋地在纸上涂涂改改,时不时抬眼瞅一瞅他,任何一件作业在不是为了糊口去做时都显得趣味十分。“后来试镜成功,我才明白了我真正的使命和价值所在。但我愿意为你画肖像,弗洛。”

“我很高兴…”

他朝米开来眨了眨眼,一派温馨和谐的样子。工作过后是午饭时间,今天阳光很好又不太灼人,因此他们在临庭院的温室摆餐。玻璃房里一派明亮,这正是百花齐放的季节,摆放得宜的盆栽鲜花们争相露出各自的颜色。饭毕他们在庭院里散散步,消食后回到房间午睡。

弗洛朗只睡半个钟头就会起来,他是午睡时间太久会头疼的那种类型。然后回到书房,拿起米开来上午搁在小几上的那张画细细端详。他甚至没几张照片,更别说这样看自己的画像了。笔画潦草,随意勾就,画的是弗洛朗伏案打字的身姿。一丝鬓发从画里的弗洛朗额上跌下来,现实里的弗洛朗微笑着伸手别了别自己的头发。

米开来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起床,今天他似乎懒于社交或购物,就拉着弗洛朗去花园里喝下午茶。他们谈电影、谈拍摄、谈外景,然后最终话题归于一处,谈米开来。

一个人表演,一个人观看,这样的配置实在非常巧妙和熨帖。管家在阴影里静候吩咐,他既不属于台上也不站在台下。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多喜欢我的表演。”米开来的金发在阳光下发梢近乎透明,眉毛扬起来,说话间带了很多‘意大利人’讲话特有的手势。“看过我电影的人他们都爱我,我清楚这一点……你也清楚,他们给我写信,不断地说爱我。但他们中没有一个比得上你,弗洛,你的眼睛……我真爱你看我的眼神。”

在院子里坐到四五点就刚好,再晚一些就会有恼人的蚊虫,米开来揽着弗洛朗的肩回到大厅。接着刚才的话题再聊一会儿,就到了晚饭时间,他们吃的不多,但一定会喝一杯红酒。这是米开来的习惯,而管家自然而然地也会为弗洛朗倒一杯。

接着是电影时间,旧式的放映机放到头后两个人就分别去洗漱、再上同一张床。有时也许还有点别的活动,不过今晚没有。

 

17

我们会越来越难在亲密的人眼里看见纯粹的欣赏。他们都上了床,米开来把耳朵贴到弗洛朗的胸膛,郑重地发问。

“你爱我吗?”

“我爱您。”

“我仍然像过去那样光彩照人吗?”

“是的,在我眼里您永远那样美丽。”

“人们仍然爱我吗?”

“是的,没有人能不爱您。”

“你保证?”

“我保证。”

他是最后一根稻草,他是最后一块遮羞布,他是日落前最后一缕阳光。


朝粥暮茶

【音乐剧双王拉郎】

路易十四✖亚瑟


亚瑟太软了感觉完全攻不起来(?)so……

别问为什么路易那么高🌝

问就是踩了半米高跟鞋👠。

(当然EM叔还是很高的但是路易一米五……(被打


我爱软萌傻Flo!

也爱EM叔!!

爱亚瑟也爱太阳王(呐喊)!!

【音乐剧双王拉郎】

路易十四✖亚瑟


亚瑟太软了感觉完全攻不起来(?)so……

别问为什么路易那么高🌝

问就是踩了半米高跟鞋👠。

(当然EM叔还是很高的但是路易一米五……(被打


我爱软萌傻Flo!

也爱EM叔!!

爱亚瑟也爱太阳王(呐喊)!!

你是人间小可爱
第一次用画世界出来的作品!!!...

第一次用画世界出来的作品!!!

是flo萨......看起来不是很奶

第一次用画世界出来的作品!!!

是flo萨......看起来不是很奶

你是人间小可爱
哈哈 ,图便宜买了一个手绘板连...

哈哈 ,图便宜买了一个手绘板连手机用。

第一次用手绘板真的不咋习惯,线描着描着手就歪了。

描完发现我给flo整成了大头娃娃哈哈

哈哈 ,图便宜买了一个手绘板连手机用。

第一次用手绘板真的不咋习惯,线描着描着手就歪了。

描完发现我给flo整成了大头娃娃哈哈

Noir

在b站一个视频里看到了傻flo的粉象T


啊真的超级粉嫩超级少女好衬他(bushi)


奈何视频里的图高糊,翻遍全网又没找见这件T或者官方粉象图的任何信息,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前4p是自己看着高糊视频截图一笔一笔描下来dei,后面是官方图


自用没有关系,我也是无授为爱发电,禁止商用


在b站一个视频里看到了傻flo的粉象T


啊真的超级粉嫩超级少女好衬他(bushi)


奈何视频里的图高糊,翻遍全网又没找见这件T或者官方粉象图的任何信息,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前4p是自己看着高糊视频截图一笔一笔描下来dei,后面是官方图


自用没有关系,我也是无授为爱发电,禁止商用



imprint印子
祝flo生日快乐!!!♥ 可可...

祝flo生日快乐!!!♥

可可爱爱梨花头🌸

网课间隙摸鱼好难T-T


祝flo生日快乐!!!♥

可可爱爱梨花头🌸

网课间隙摸鱼好难T-T


仿生鹅

我赶上了我赶上了!!!

祝flo生日快乐🎊


⚠️OOC!!!

(害我学到了 米老师的生贺我会提前一个月画的(´;ω;`)

我赶上了我赶上了!!!

祝flo生日快乐🎊


⚠️OOC!!!

(害我学到了 米老师的生贺我会提前一个月画的(´;ω;`)

大理石板Marble

来了 flo生日快乐!!!!!!

毫不犹豫的舍弃了作业给flo画生贺

因为想到补作业的日子今后还有很多次

但弗洛朗一年只过一次生日(草)


私心截了一下yamin老米和zaho

来了 flo生日快乐!!!!!!

毫不犹豫的舍弃了作业给flo画生贺

因为想到补作业的日子今后还有很多次

但弗洛朗一年只过一次生日(草)


私心截了一下yamin老米和zaho

Yvette莫

是flo的生贺www

(其实是按照照片画的(•́ω•̀ ٥),但因为太菜了连照的照片都画的不好看´_>`)

P2是图片

是flo的生贺www

(其实是按照照片画的(•́ω•̀ ٥),但因为太菜了连照的照片都画的不好看´_>`)

P2是图片

林玖拾玖

甜甜小熊FLORENT MOTHE生日快乐!!!🐻🎉

P2是本来想画的flo最近又帅又A的发型  但是实在画不来就又涂了P1甜甜梨花头

然后又翻出了两张很久以前的萨猫猫涂鸦来凑数(

我是真的不会画flo😿辨识度全靠胡子

画的很急很糙  全是bug  不要细看

甜甜小熊FLORENT MOTHE生日快乐!!!🐻🎉

P2是本来想画的flo最近又帅又A的发型  但是实在画不来就又涂了P1甜甜梨花头

然后又翻出了两张很久以前的萨猫猫涂鸦来凑数(

我是真的不会画flo😿辨识度全靠胡子

画的很急很糙  全是bug  不要细看

016

我是真的没想到居然能给同个墙头过两次生日(露出爬墙怪的罪恶微笑)


喜欢flo好快乐哦|˛˙꒳​˙)


我是真的没想到居然能给同个墙头过两次生日(露出爬墙怪的罪恶微笑)


喜欢flo好快乐哦|˛˙꒳​˙)



冰阔落夫斯基
弗洛洛提前生快捏!! 当地知名...

弗洛洛提前生快捏!! 当地知名垃圾送上粉不拉几幼儿园画 ,妈妈爱你(不是)

弗洛洛提前生快捏!! 当地知名垃圾送上粉不拉几幼儿园画 ,妈妈爱你(不是)

SnF2

【双萨】持刀的男人

完全突发,洛朗班母亲节零一天快乐

flo萨/班萨

虽然我向来把攻写的像受受写得像攻,但确实是flo萨在上

我没带脑子写的,但别骂了,孩子第一次写完一篇正经(?)黄文不容易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完全突发,洛朗班母亲节零一天快乐

flo萨/班萨

虽然我向来把攻写的像受受写得像攻,但确实是flo萨在上

我没带脑子写的,但别骂了,孩子第一次写完一篇正经(?)黄文不容易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青蕉-

网课翘掉 涂一个法扎…(对不起我真的不会画五线谱…)满脑子全都是Le bien qui fait mal 不行了flo那一个“poison”的发音好听到触电! 晚上再迅速摸一个萨粒粒 (忽视苯丙氨酸)

网课翘掉 涂一个法扎…(对不起我真的不会画五线谱…)满脑子全都是Le bien qui fait mal 不行了flo那一个“poison”的发音好听到触电! 晚上再迅速摸一个萨粒粒 (忽视苯丙氨酸)

Pandit

【flo】二次被咕有感

我和安东尼坐在长椅上喂鸽子。

最近好像又多了许多小鸽子。

他们都很可爱,其中一只有好看的深棕的爪子和嫩黄色的喙。

我和安东尼给鸽子们都起了名字,比如瑞恩、查理,还有安东尼最喜欢的米开来。米开来是一只来自意大利的鸽子,他美得要命,叫起来也最好听。

“咕。”米开来说。

我决定给那只新来的小鸽子取名叫弗洛航。

“咕。”弗洛航也说。

我毫不掩饰我对弗洛航的喜爱。

安东尼不同意地扭过头来看我。

“米开来才是咕得最好听的小鸽子!”

我和安东尼坐在长椅上喂鸽子。

最近好像又多了许多小鸽子。

他们都很可爱,其中一只有好看的深棕的爪子和嫩黄色的喙。

我和安东尼给鸽子们都起了名字,比如瑞恩、查理,还有安东尼最喜欢的米开来。米开来是一只来自意大利的鸽子,他美得要命,叫起来也最好听。

“咕。”米开来说。

我决定给那只新来的小鸽子取名叫弗洛航。

“咕。”弗洛航也说。

我毫不掩饰我对弗洛航的喜爱。

安东尼不同意地扭过头来看我。

“米开来才是咕得最好听的小鸽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