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illvalentine

300浏览    3参与
°骨凌鳶

我到底什麼時間才可以畫Jill的妝畫的像Ada的一樣穩定…4次Jill4個妝, Ada1個妝

我到底什麼時間才可以畫Jill的妝畫的像Ada的一樣穩定…4次Jill4個妝, Ada1個妝

棋樂 Ha_Her

【翻译】安魂曲 Requiem (Valenfield短篇 已完结)

【翻译】安魂曲 Requiem (《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短篇小说)

配对:Chris Redfield/Jill Valentine
作者:TheMagnificent Kiwi
翻译:Ha_Her
级别:T级
发布日期:2010年5月15日
状态:已完结
简介:有时,我们全力战斗,只是为了多活一天,只是为了最终走向无可避免的失败。在那场战争后,幻想破灭,克里斯妥协了,他为自由付出了代价。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5970883/1/Requiem
翻译授权:

From: The Magnificent Kiwi
To: HaHer
Hi!
Thank you...

【翻译】安魂曲 Requiem (《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短篇小说)

配对:Chris Redfield/Jill Valentine
作者:TheMagnificent Kiwi
翻译:Ha_Her
级别:T级
发布日期:2010年5月15日
状态:已完结
简介:有时,我们全力战斗,只是为了多活一天,只是为了最终走向无可避免的失败。在那场战争后,幻想破灭,克里斯妥协了,他为自由付出了代价。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5970883/1/Requiem
翻译授权:

From: The Magnificent Kiwi
To: HaHer
Hi!
Thank you so much, I am really glad that you enjoyed my fic :)Of course you have permission, I would be honoured if you were to translateit!And thank you for asking, I really appreciate that you did. So yes! Goahead,you have permission/authorization/whatever you need!

Thank you!
Kiwi

————


本文推荐BGM:
Exit Ghost - Faderhead



弃权声明:如果你认可这篇文,那它其实并不属于我。《生化危机》以及所有相关的人物都属于卡普空。《退场幽灵》(ExitGhost)这首歌属于Faderhead①。创作这个故事只是为了娱乐而已,我无意侵权。

作者按语:又是一篇简短的随性之作。这篇文是TheDemon in My Shadow精神上的前篇,你无需先去看那篇(不过当然啦,我想建议你去看 ^_^)。这篇文要献给xSummonerYunax:迟到的生日快乐,你真是太棒了!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喜欢这一篇!




“Forgive me that we failed.
Will we still remain?
…I don’t know.”





天空中,万花筒一般五彩缤纷的光色集聚在一起,在一个平凡的夜晚展现出了不平凡的光景。遥远的地方有一只夜莺正在歌唱,甜美的声音在风的吹拂中流转。

他呼出的平稳的空气被一股寒风席卷而去。万籁寂静中,他的心却难以安定下来。再也,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安定下来了。

一天天的时间在流逝,流向希望渺茫的终点。他究竟在寻找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找不到战斗下去的理由,他只是为战而战,他只是随波逐流。他的理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被遗失了。

挪威真是一个古怪的土地,虽说这里某种意义上也给了他一个其他地方给不了的宁静。空气的凛冽让他明白眼下的时光是真切的,冰雪的砭骨让他感到莫名的惬意。

“这里真美啊,是吗?”吉尔细语。她的声音似乎有些渺远,“美得让人窒息……”

克里斯也这么想,但是却表达不出他的感觉。他已经学会把它藏匿在心里了,他掩饰它,不让关心他的人甚至他自己察觉它。他的感觉无关紧要。

从他与她相识这些年以来,她总是和他讲她很想来亲眼看看北极的极光。世上有太多人直到生命衰竭那一刻都没看到过极光,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有幸一睹它们的壮丽。而于此地,他就在见证这一刻……

但是他无法从这幅景象里看到美好,无法为已经成真的愿望而解脱。

“亲爱的……”吉尔拉起他戴着手套的手,轻轻地说。“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他转向她,想要露出一个微笑,就像他每每注视着她时他常常做出的那样,但是他有心无力,他做不到。只有她仍恬静地笑着,她的脸颊已经被极寒冻出两朵红晕。她究竟是怎么避开他的消沉的?怎么做到一直这么积极的?

他将她的十指相扣,在隔绝肌肤的层层衣料之下,他感觉不到她的温暖。其实这世上已经没剩多少温暖了。

她加重了摩挲的力度,忧虑顺着她的触摸传递了过来。

“我厌倦了,”他承认。“厌倦了战斗。如今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们逆流而上,但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改变只存在于抚育了这个概念的环境里。如今的世界陷在了错误的方向,随着每场人为的灾难,它一步一步坠入湮灭的深渊。拯救世界不是一件易事……甚至是不可能的事。那么为什么他还要继续战斗呢?为了希望吗?可明摆着希望早先已经遗弃他们了。

“别这么想,”她劝慰他。“我知道这有时候很难,但你还要继续走下去。选择放弃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她的双臂揽住他的左肩膀,她倾过身更靠近一些然后偎进了他的怀里。绯红,翠绿,一道道绚烂的光缎还在天际交错,风舞翩跹,而北极夜空中的森森寒意随之融入。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忘却寒冷,在山顶上踽踽流连。而其他人早就已经在温暖与慰藉之中坠入了梦乡。

没关系,他需要的全部慰藉就在他的身边。

“对不起,”他道歉,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你一直希望我这么做可是我——”

“不要道歉,”她恳求道,“你根本不必对我道歉。我爱你,我只是担心。”

他阖上眼睛,她将头埋进了他的肩膀,他静静体味着她靠在自己身上时的温柔。不知为何这感觉有些陌生,就像有一种歌声,它穿过了那些业已被遗忘的记忆的帷幔又来到他的面前,在他耳际回荡。

她永远不会理解这种磨蚀着他的感觉。当他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时候,她又怎么可能理解?再也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值得他为之拼搏了。他数不清自己已经敷衍了事地度过了多少天。他们对自己承诺有一天要离开战争,他对她承诺他们要一起找到幸福,但是承诺都去哪儿了?

他本应该看透而不是相信一个正在等待着他们的未来。战斗是他们的生命,是他们所知的全部。既然所有的道路无可避免地指向了虚无,那么指引他们继续前行的又是什么?

“至少我们还有彼此,”她在他耳边轻语道。她看出了他这一连串的想法。“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这对他来说也足够了。但是他再也不能像往昔那样抚摸她了,再也闻不到她身上总是能令他安定的甜甜的气息了,在人生路上的某一站,有些事情已经发生改变。他的心开始麻木,开始扭曲成某种冰冷、苦涩的东西。

“我爱你,”他告诉她,他想让她牢牢记住。

她随时都会在他眼前消散的念头突然给了他沉重一击。她真的可能会消失的。他的世界再也不会有什么确凿无疑的事情了,至少他此一生不会了。

空气中并非只有一种声音,他静静地守在原地,听着自己的整个世界即将轰然坍塌的预响。他还有太多想要讲给她听的话,但是已经徒劳。他还想在今后的每一天都对她说他爱她,她是他活下去的意义②,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似乎还不够,完全不够,他想为她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可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他发现他能为爱人所做的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的同袍们都把他现在的精神状态称为“战争疲劳”。数年来,他一直忍受着战场上的折磨和侵蚀,可并非所有的伤疤都是有形可见的。而他们告诉他,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战争疲劳的人会产生自我怀疑的情绪并相信为之奋战的理由根本不存在其实是正常的。但是,忍受像排山倒海一样袭来的质疑,还要拥有值得他们继续奋战下去的理由……终有一天,这些战争疲劳的人再也不可能有露出忧虑神情的意识了。

“你身上好温暖……”她轻叹道,她再次阻断了他的思绪。

温暖吗?他悲伤地叹了一口气。

…… 

那晚他又在有潮气的床褥中醒来,夜魇太过沉重,他已经难以抵抗它的力量。他不清楚为什么他居然还会尝试入睡。而在他的食谱中,咖啡已经被剔除出去了,也许应该有人多开给他一些安眠药片,哪怕是已经超过无害的剂量呢,但是似乎这样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当他用冷水浇脸的时候,克莱尔叹声说。她站在了浴室的门后,他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那时她坚持要留下来陪他,可他却对她的陪伴无动于衷。每个人都在担心,她的关心究竟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我知道,克莱尔。”他倔强地说。

“你会害死你自己。”

也许会吧……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他已经判辨不出来他到底是不是在自我毁灭。

“我们可以帮你,”她保证,同时鼓起勇气走进了浴室。“别再这样忍着了……退出BSAA③吧。毫无意义的——”

“那然后呢,我又该干嘛?”他质问道。他本希望能遏制住自己的怒火,可是却发出了声像被掐紧了喉咙的痛苦嘶吼。

“我不能就此放弃,”他哀叹,“我……打算回去接受任务。我已经休息太久了。也许工作能让我忘掉……所有的事情。”

“回到把你弄成这样的工作中就能让你忘掉过去?”她简直难以置信他在想什么,“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克里斯。尤其是在你自己已经四分五裂的时候。压力太重了,你现在的肩膀根本承担不起来这么重的担子。”

她把手掌抚在他的背上,用她仅熟悉的这种他能接受的方式安慰着他。

“但是如果我不承担……谁会?”他说。

……


他已经几周没有和他的妹妹说过话了,他也记不清具体有多久了,很久之前开始他就没有计日期了。毋庸置疑的是,慢慢地,他发觉他的亲人朋友们都与他渐行渐远,最后他听说,克莱尔在里昂的怀抱里找到了慰藉,也许她不再需要他了吧,应该没有人需要他了。

蓦然,他变成那个需要有人来帮助的人了。

“我想极光要消失了,”吉尔叹息道,她的眼睛还牢牢盯着天边,“刚刚它还在时感觉真美好,是吧?”

吉尔。她就是他需要的一切。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如此依赖她,但是这种感觉就是这么产生了,一切都不可逆转。当他在自己的心里找不到继续下去的力量的时候,她会从她的心里为他提供力量,给他指引。

但是近来,这种指引已经不见了。无论他离得她有多近,他仍然感觉不到他们之间的那种牵系。

“我希望我能让你看到你对我意味着什么,”他将额头又轻轻抵在她的头上时,他耳语道。“……我有多爱你。”

她的呼吸化成了一声寒冷的叹息,她握紧了他的手臂。近来他们几乎再也没有吐露过情感,几乎再也没有像过往那样交流过感受。有些事情不一样了,她的肌肤在他手指上划过一寸,他便朝着一个未知迷途迈出一步,他知道,那是一个他到达以后就永不会踏上归途的地方。其他人曾经对他讲,紧紧抓住行将逝去的记忆不放或许会让他过得更轻松一些。但其实他们并不了解他,不明白他的感受是什么。

“如果我对你的重要性有你对我的一半的话……那我已经看到了,”她振振有词,他能听到她声音中的笑意。

近来她常常会笑,这有些奇怪。

这一次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可是前面又有一个任务赫然逼近。就他所知,最近一个南亚的村庄已经被隔离封锁,他很清楚这个村庄将要走向怎样的结局。更多的痛苦,更多的折磨,更多的罪证,这场战争将永无终途。很多人已经离开了;而更多朋友以后还会离去,更多名字会被写进悼念册里,更多记忆会消散而去。

“战斗下去,”吉尔鼓励道。“如果你不会替他们而战,谁会?你可以怀疑自己,正义的人都会这样,但是最后不要放弃。就算不为你自己,请为了我。我们过去为此付出了那么多,不要让那些汗血白流。”

终于,他微笑了起来。他们付出的是那么多。幸存的人不会忘记逝去的人做出的牺牲与努力,于是他们继续奉献着生命。难道他们会放弃让大家生存下来的机会?必须做出些什么,这样在未来终将没有人再罹受他们曾经遭受的折磨,难道他们会不顾这样的希冀而提脚开溜?

无论现实变得多么残酷,无论他抱怨过多少事,最后他知道他是不会放弃的,这是他的本性。

“为你,”他轻声说,“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你。”


“嘿,莱得菲尔德,”有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看来,时间又已经到了。每每如此。“我们要出发啦。”

尽管那个人还在呼喊他,但是他却迈不出步伐。他不敢走,他刚刚才有了一些获得慰藉的感觉。

他知道他的同袍站在他身后犹疑着,没有走。

“你在和谁说话?”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荒谬。蓦然,他手臂上的力量消失了,他身边的搭档消失了。吉尔刚刚还在的地方,雪地上平整如初,再没有了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他只是独自一人,从来如此。

她不是他的搭档了,再也不是了。

他很快站起身来,不再徘徊于回忆中。他之前的快乐和欣慰转瞬即逝,在他的身后徒留下了苦涩和忧伤的刺痛。即使阵阵的寒风都未改之前的凛冽。

“克莱尔是对的,”他在内心深处叹息着,“我在想什么啊?”

或许曾经作战胜败都是一件不痛不痒的事情,而如今每次战斗失败的压力都会重重压在他的身上。哪怕它们与八月里那个黑暗的夜晚毫无关联。自那个夜晚以后,他再也没有踏上过欧洲的土地,直到最近一次他完成了这场在挪威的任务。再次回到这里,他本以为他早已释然,早已平复了心境,但是像过去一样,他还远远到达不了彼岸。

他的队友疲惫地微笑着,为他指引回到基地的路线。克里斯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未置一词。

“你知道她是对的,”吉尔的声音回荡着。他转过身,看到她在一片雪白景象映衬下的身影。她的衣着不足以抵御寒冷,她的开襟毛衣也太薄了,但是她似乎并不被暴风雪中的刺骨严寒所影响,而半小时前这股寒风就已经冻僵了他的脚趾。她身上散发出柔光,这一时刻的她动人如初。

“走吧,克里斯,”她恳求道。“放手吧。”

他缓慢地、痛苦地眨了眨眼睛。他从来都不会违逆她的请求,但是这一次,他无法接受,他甚至无法认真考虑一下向这个请求屈服的念头。

“我做不到,”他告诉她,开口时,他的声音是破碎的。

“为什么?”她步步紧逼,“我不是真的吉尔,克里斯。再近一步,我就是你罹患精神病的始作俑者。我不想这样。让我走吧……”

“我做不到,”他懦懦地坚持着。“我害怕……害怕我会忘了你。”

她的气息已经从她留下的衣服上弥散了;她写在他冰箱前那块白板上的笔迹已经消失了。他几乎想不起来她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她头发的触感是什么样的。这么多关于她的事物正在消散,如果他放手了,他肯定会失去最后的她,还存留在他脑海中的她。

“我很想告诉你你错了,”她的泪水划过脸颊。“但是我不知道……我再也不会知道任何事了。”

再一次,不安全感占据了他的心。他走火入魔一般紧紧抓住他珍惜的记忆不放,哪怕这无疑会毁了他,毁了让他从执念中解脱出来的治疗。但是他太依赖这种执念了,他找不到别的安慰,他不需要所谓安慰,不需要那些廉价的安抚。他只想要她,只要可能,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都可以。如果她只是他疯狂意识的产物,那就这样继续下去好了。至少这样微小的慰藉可以给予他短暂的解脱。他永远不会让她离开,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在一起时那短暂的几年里她带给他多少快乐——

但是她已经走了。

当他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她消失了。而在远处,他的队友呼唤他的声音依稀可闻。


威斯克死了,他的死是克里斯艰难熬过眼下每一天的理由和希望。不过在那之后他仍然在战斗。因为她会一直与他并肩同行,她的位置永远不会真正被替代,哪怕BSAA已经挑选了很多天赋异禀的特工与他搭档。关于她的记忆还会在他战斗时徘徊重现,而在他处于艰难局面中时,他们过去一起度过的无尽个日日夜夜都会被赋予更久远深长的意味。她能让他找到回家的感觉,她能让他在面对快要把人逼疯的混乱时重拾自我,将问题冷静化解。

于是,他沿着回基地的小路继续迈步前行。这条路他每天都会走过;这条路是唯一变化过的风景。也许这里的风又萧索了一些,空气又稀薄了一些,地面又泥泞了一些,但是道路的终点,始终不曾改变。

2008年3月21日。

又是新的一天。

“Every little thing we didjust came too soon,
I’mmissing you so much…”


-全文完-


——
释①Faderhead,来自德国汉堡的电子音乐家,歌手。2004年出道至今,他的音乐主要风格为EBM,电音流行乐,及未来流行乐。
释②原文为raisond'etre,法语,“存在的理由”。
释③ BSAA:BioterrorismSecurity Assessment Alliance 生化恐怖防御与评估联盟,是面对全球生化恐怖袭击严峻局势旨在对抗生化武器威胁而建立的组织,作为一支隶属于联合国的特别部队在全球范围内执行反生化武器任务。

——

Exit Ghost - Faderhead

歌词:

Black dogs barking at at the door downstairs
Steamy, boiled up water permeates the air
Fridge magnets mispronouncing foreign words
Memories that hurt
Ripped up pillows symbolize who owns the room
Walls unfinished, lost the artist's touch
Every little thing we did just came too soon
I'm missing you so much
Played with me and you got burned for sure
So many days of feeling insecure

Exit ghost
Dim the lights down low
Will we find what's deep inside
I don't know
Exit Ghost
I can see your soul
Isolated, contemplating
Will we still remain?
I don't know

Red crested cranes engraved on your chest
I try to fit into your heart, uninvited guest
Letting t.r.u.e.l.o.v.e. run right through my finger tips
Conversations intimate
Fall asleep next to the lit up screens
A thousand miles away, one pillow shared
Hellfire never ever felt so sweet
Now all I am is scared
Play with fire, one gets burned for sure
All these hours feeling insecure

Exit Ghost
Dim the lights down low
Will we find what's deep inside
I don't know
Exit Ghost
I can see your soul
Forgive me that we failed
Will we still remain?
I don't kno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