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ightmare

44万浏览    3697参与
OCEAN

【双boss】雨

*ooc注意

*cp向为nightmare×ds!dream

*注意避雷

*小短文

下雨了。

雨水从天而降,细小的水珠落在ds!dream的玻璃窗上,随后顺着往下流

ds!dream 坐在椅子上,平淡的喝着咖啡

【boss,那个章鱼又来了】

秘书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跑了进来,差点让梦总的咖啡洒身上

【又来了?好,我也好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

语气平静,不禁让ds!ink想

【不愧是boss!】

————————————

无需带伞

雨并不是很大,是小毛毛雨

这是春天刚来的第一场雨

浇在身上很柔和,不痛不痒

梦总的毛毛领上已经沾上了一些水迹...

*ooc注意

*cp向为nightmare×ds!dream

*注意避雷

*小短文

下雨了。

雨水从天而降,细小的水珠落在ds!dream的玻璃窗上,随后顺着往下流

ds!dream 坐在椅子上,平淡的喝着咖啡

【boss,那个章鱼又来了】

秘书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跑了进来,差点让梦总的咖啡洒身上

【又来了?好,我也好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

语气平静,不禁让ds!ink想

【不愧是boss!】

————————————

无需带伞

雨并不是很大,是小毛毛雨

这是春天刚来的第一场雨

浇在身上很柔和,不痛不痒

梦总的毛毛领上已经沾上了一些水迹

在他那自身发光的前提下,他的剑也金光闪闪

————————————

一个偏远的小镇里

人们求饶着,哭着,呐喊着

血与地上的雨水融在一起,布满在地上

一个漆黑的身影站在前面

浑身上下流着黑漆漆的物质,不断的往下流

左眼被那奇怪的物质给遮住了

他在雨中笑着

————————————

【真是恶心的负面能量啊】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不过nightmare并没有被吓到

不,是他早就知道了

【heh,怎么?你这个鸡翅膀要来阻拦我么?】

无数嘲讽的语气,这让梦总很不爽

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

心中的怒火被点燃,掏出他的圣剑,向他砍去

「miss」

风暴来临前的宁静

战斗即将点燃的气息

————————————

nightmare诡异的笑容挂在脸上

ds!dream静静地看着他

一片宁静——————

就在ds!dream再次打算进攻时,nightmare开口了

【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吧】

。。。。。。?

一脸迷惑的看着这位仍然把笑容挂在脸上的nightmare

【交易?你想要阴我么?】

【怎么可能,这会是我最后一个交易】

看着如此奇怪的nightmare,ds!dream不禁加强了警惕

【说吧,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招】

【你笑一下,我就保证不会来你这里了,怎么样?】

【。。。?就这样?】

【我为何要跟你说谎?】

【因为我们是敌人。】

—————————————

【所以,这个交易,你同意不同意?】

。。。。。。。

【行吧,姑且信你一次】

—————————————

ds!dream笑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笑

但是这是他成立正义王朝后的第一次笑

那笑,很生疏

但是又很温柔。

他已经好久没有笑过了

。。。。。。。。

不等ds!dream缓过神来,nightmare就走了

ds!dream担心

他不一定会守信。

—————————————

从那之后,nightmare再也没有去过dreamswap

没有了nightmare的干扰,倒也还好

其次就是meme小队依旧来JR骚扰

每天除了批公文就是抓meme小队

ds!dream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也不知道

—————————————

某天,他遇见了dream

【这不是那石油的fwdd吗?】

【。。。。】

【你那八抓鱼哥哥呢?】

【。。。你不知道么?哥哥他早就……】

【早就怎么了?】

【他早就死了啊。】

—————————————

【什么时候?】

【去过你那里后,就消失了】

。。。。。。。

ds!dream第一次感到负能量

不知哪里再痛

总之是难以接受的感觉

在那场雨中

【这会是我最后一个交易。】

END

北极圈真好。

刀片,请放心食用。

再度水文的我X


*❀༒无情༒❀*

害,貌似是库存单图(什)

害,貌似是库存单图(什)

鸽子安
是真的,老福特滤镜好nb 不会...

是真的,老福特滤镜好nb

不会调特效滤镜来凑


害。好想磕梦兄弟的糖

是真的,老福特滤镜好nb

不会调特效滤镜来凑


害。好想磕梦兄弟的糖

郁聿

之前想画手书打的一些稿。

但是因为发现不会用剪辑软件

所以就坑了hhh

是梦兄弟。

之前想画手书打的一些稿。

但是因为发现不会用剪辑软件

所以就坑了hhh

是梦兄弟。

我素猫玖(猹六七)

我猫玖今天

就是要发刀子(什)

我猫玖今天

就是要发刀子(什)

画画不好不会写文所以正在努力练习画画中的水七木
夜半三更快乐摸鱼 第一次画他们...

夜半三更快乐摸鱼

第一次画他们两个😂

夜半三更快乐摸鱼

第一次画他们两个😂

黑雪酱~

非典型娱乐圈(?bu)

这里黑雪!此篇涉及dnm,crnm,ie,不喜可左上角哦谢谢!很渣谢谢!ooc谢谢!主沙雕风哦!一点都不刀你们要信我哦(重音)!废话不多说!走你!

――――――――――――――――

      浑身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的骷髅看着眼前这个遍体鳞伤的小小的守护者。

     “哈哈哈哈哈……怎么……你还不打算放弃吗,愚蠢的家伙”那“怪物”笑的瘆人

      “绝……不……”积极情绪的小守护者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这里黑雪!此篇涉及dnm,crnm,ie,不喜可左上角哦谢谢!很渣谢谢!ooc谢谢!主沙雕风哦!一点都不刀你们要信我哦(重音)!废话不多说!走你!

――――――――――――――――

      浑身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的骷髅看着眼前这个遍体鳞伤的小小的守护者。

     “哈哈哈哈哈……怎么……你还不打算放弃吗,愚蠢的家伙”那“怪物”笑的瘆人

      “绝……不……”积极情绪的小守护者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那就去死吧!!”他冷冷一笑,背后触手朝小小的守护者刺去……

      dream打了个滚,抬手,一箭射出,带有雷霆之势……

      ……

      “OK!过!辛苦了辛苦了!快拿瓶水来,润润嗓子。今天就到这了,大家好好休息!明天就拍最后一场了!”导演拍了拍手中的剧本,宣布今天的工作结束。

      “遍体鳞伤”的小守护者dream小心翼翼地擦去脸上的假伤口和血浆,听到专门为night准备的洗浴间传来所以赶忙回头。

      night已经洗去身上的为了拍戏而粘上的墨绿色液体,取下松绿色的隐形眼镜,换上一身暖色调的卫衣与牛仔裤。看起来莫名有种温和的气场。

      dream跑了过去,环住night的手臂,一本正经:“哥,晚上我想吃苹果派!”

      night先是嫌弃地拍了拍他戏服上的灰尘和假血 然后无语地看着dream:“能换个不……?刚吃完500个……真的不想吃了……”

      dream歪着头对了对手指,好像也是……他拍dreamswap那段时间也是,看见苹果就脑壳痛,他对哥哥的行为表示百分之二百的理解和认同。

      “要不去吃……苹果派?”dream皱着眉头说,似乎做出了天大的退让。night有点无语,苹果和苹果派不都一样……算了……谁让dream喜欢呢。

       “嘿,ink,我和哥哥要一起去吃苹果派,你要一起吗!”dream对着刚好路过的ink说。

       ink正一边走一边卸妆,听这话想了想,摆摆手:“不了,我今天要和error去看电影。”dream点点头,并未多想,night笑了笑,也未多说什么,突然一阵铃声响起,ink手忙脚乱地扒拉出一部手机,接通后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脸上表情大变:“啥?!error和blue比喝酒结果自己一杯倒了?艹那我买的电影票不就没用了?!等等等等!我去接error顺便送他回家!哎哟我是什么骨啊,你要信我啊!”

      ink转身看着dream,一脸正经地把两张电影票塞在dream手里:“dream!这机会千载难逢啊!这电影票送你了!我要去和error做原本打算在电影院做的事了!”dream:“……好……”

      电影院门口,dream和night正百无聊赖地等电影开场,dream咬着苹果派吃的开心不已,night却看向了等候大厅的一个角落里。

      night站起身走了过去,dream不解地看着他,“哥,电影就快开始了,你去哪啊。”night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角落里,一个拿着一个塑料袋的小姑娘低低抽泣着。“小姑娘,你怎么了?”小姑娘抬头,看着来人。

      “没人……愿意买我的巧克力……”她说的委屈无比,night瞅了一眼她袋子里那形状神奇的巧克力,瞬间就明白了。

      “……哥哥想买啊。”night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瓜,拿出一百块,放在她手上,接过了她的巧克力,小姑娘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百元大钞,又看着night,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谢谢大哥哥!”

      night回到位置上,dream笑嘻嘻地看着他“哥哥真是善良啊。”night笑笑,不说话,拿起一块巧克力尝了尝,嗯?还是酒心的?味道其实挺不错。

      “哥,进场啦。”dream扯了扯night的衣角,见他迷迷糊糊地转过头,dream闻到一股酒味扑面而来。“靠,哥你吃的什么巧克力啊?!你酒量很差的你知不知道啊。”night迷糊地笑着摆了摆手,“没……呃……没事……几块巧克力而已……唔嗯……”

      大家都开始陆陆续续地入场了,dream拉起night,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哥?你真的没问题吗?”night拍拍他的脸:“自……自然”

      说罢还拉着dream进了影院。dream看着night拉着自己的手,眼中却有些晦暗不明。

      电影开始了,男主角出场时dream一愣。

      “欸?这是cross演的电影欸”dream看着银幕上的人,笑道。自己认识的人在银幕上表演着,这其实是个非常有趣的感觉。

      night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几分醉意:“唔……对啊,我还在外场给过他指导来着……他啊,很有潜力……”这话不假,cross是个非常优秀的后辈,再加上他的导演非常出色,没潜力才怪。

      dream看着night眉眼间不乏欣赏之色,不知为何有些不满:“哥……我……”他的身子朝night那边凑近。night转过头,迷迷糊糊地看着他。眼中似有一层雾气,满脸通紫,嘴轻启,可以隐约看见紫色的小舌头静静的躺在里面。dream不知为何感觉喉间一紧。

      “dream前辈!senpai!你们也在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dream身后传来。dream眼中闪了闪,转过脸,脸上笑容灿烂无比“哟,cross也在啊。”

      cross点点头,看向night:“欸?senpai喝醉了吗?让我的助理X-chara先送他回去吧”他招了招手,一个白发孩子不满地上前,抗起night就走,cross转过身,自觉坐到了night的位置上“至于dream前辈,我们可以聊一聊吗?”

     dream依旧保持着他那小太阳一样灿烂的笑容,但细看会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僵,他静静看着已经进入高潮部分剧情的电影,在心里提醒这是个优秀的后生,不可因他带走哥哥而露出厌烦之色。“……当然可以……”

      cross倒也没和他客气“我想问问senpai的事,senpai他是怎么样的人?之前我无意中刷到了他的黑粉……发现数量不在少数……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dream看了他一样,眼中闪过些许的诧异,他倒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哥哥他……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当初父亲去世他正在参加一场演出,他背负巨大压力,完成了这个团队准备了一年多的演出,却也因此背上了‘不孝’‘自私’的骂名……”

     cross也有些诧异,一时间,两人之间相对无言,静静看着银幕上慢慢浮现出了“END”。

     两人刚打算起身,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cross!!你他娘的快来啊!!night开始发酒疯了啊!还莫名其妙遇到error了啊!他们俩好像都喝醉了啊!现在莫名其妙打起来了啊!”

      cross呆了一下,“你们现在在哪,我这就赶过去”dream歪着头想了想:“……正常……这是哥哥喝醉的第一阶段”cross没明白他的意思,急急忙忙跑了出去,dream紧随其后。

      按照X-chara的地址,他们很快找到了night他们。night坐在一个半米高的石墩上,笑嘻嘻地看着匆匆敢来的二骨。

      一旁,已经晕过去的error被ink牢牢抱着,一动不动,ink轻拍他的后背,似在安抚他。不见X-chara,他好像是去买醒酒药了。

     “欸?!night前辈?!”cross急急忙忙敢来,便看见这样的景象,一时间有些懵逼。

      night朝二人挥手:“弟弟!cross!”看起来欢脱得有些奇怪了。

      dream无奈地摇了摇头:“啊……进入第二阶段了……这样也好,我去叫计程车”

      cross不解:“?第二阶段”

      ink笑嘻嘻地解释道:“night酒量特别差,并且醉后特别好玩,第一阶段时会是那种撒酒疯状态,惨不忍睹啊,刚刚要不是我拦着他都要当街扒了error的衣服了,现在是第二阶段,这一阶段的night会相当欢脱,也炒鸡听话,可以说有问必答,有求必应。欸……真是让人不省心。”

       cross一愣,看向night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

      他靠近night,仰头看他。

      “你知道你是谁吗?”

       night想都不想,迅速地回答:“我是暗夜帝王!负面情绪的主宰者!nightmare!”

       cross:“……我咋有点不信ink说的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呢……”

      cross想了想,笑眯眯地问:“你最喜欢谁啊!”

      night依旧干脆利落不带犹豫地回答:“dream弟弟!”

      cross想了想,毕竟是兄弟嘛,喜欢很正常:“第二呢?”

      “苹果!”

      “……第三……”

      “邪骨团!”

      “第四……”

      “killer!”

      cross不淡定了:“!!那我排第几?!”

      night依旧是笑嘻嘻的:“第五”

      “为啥?!”

      night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让人分不清他是否真的醉了:“因为五是我的幸运数字呀!”

      cross愣愣地看着他,脸上一抹紫色炸开,他扯下毛茸茸的兜帽,挡住自己已经极速升温的脸,太糟糕了,真的太糟糕了!他感觉自己似是被蛊惑了一般,竟似也产生了几分醉意。night笑呵呵地看着他,占着自己居高临下不时地轻轻摸摸cross的小脑瓜。

       cross极力对自己说night只是喝醉了说胡话,半天才从兜帽的毛毛与围巾中打开了个小缝,可以依稀看见他的眸子和余紫未退的一小块脸:“你觉得我这个骨怎么样?”

      night歪着头想了想,表情一本正经:“我妈妈说,你这个骨,挺不错的”

      “嗯!”

      “挺好的,挺帅的,也有才气”

      “嗯嗯!”

      “但如果你敢对我们两兄弟动手动脚,就打断你的腿。”

      “嗯嗯嗯!……嗯????”

      cross瞬间就不淡定了,不要啊啊啊!这和前面说的不一样啊!

      dream回来了,x-chara也回来了,X-chara嫌弃地把醒酒药递给dream。dream微微颔首道谢,向night伸出手,night笑了一声,直接扑进了dream怀里,咯咯直笑。

      cross没有说话,目送dream带着night上了计程车,才转身离去。

     车上,night看着dream,扯着他的衣角,“dream……”dream从那醒酒药里倒出一粒。“哥哥,乖,吃药,吃了,就醒了。”

      就醒了吗?

      可他不想醒啊……

       “我不想吃药……我不想醒……”night的声音很小,眼泪从他的脸侧滑过。

      “哥哥乖,听话。”dream的声音和身形都在变得模糊。但那药和拿着那药的手却无比清晰,他缓缓地把药塞进了night口中,不容反抗。

      “哥哥……”

      dream的面容很模糊,如同隔着一层纱,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night脸侧划落。“dream……别离开我……”

       宛如天使一般的弟弟……

       也会和神一样,抛弃他吗?

       ……别离开我……

       别……








       ……









       好疼啊……

       nightmare看着胸口由积极能量凝聚成的箭矢,感觉到力量在流逝……

      他醒了,从一个梦中醒了……

      一个可悲又好笑的梦……一个不可能属于他的梦……

      他仰天大笑,笑声似野风呼啸,似恶鬼嘶吼。

      dream站在离他不远处,他很清楚,night已经不行了,那一击包涵了他体内近九成积极情绪能量,nightmare没有生还可能。

      他金色的眼瞳中有复杂的情绪翻腾。

       nightmare的身体在一点点化为灰烬。

       他看向dream,眼中是纯粹的让dream心惊的清明。

       什么?他想干什么?

       nightmare朝dream伸出了手,笑容纯粹而轻松……

       “等下,一起去吃苹果派吧……”

        风过……

        带走一抹灰烬……

        什么都没留下……


         太阳出来了。

                         END




黑雪有话说:

那些美好其实都是night的一个想象

他渴望普通的家庭,渴望一切都是假的,渴望被人爱着

所以会出现向他道谢的小姑娘,并不存在的父亲和呵护他的母亲,还有乖巧的弟弟和优秀的后辈,还有依旧善良,不是“怪物”的自己

(估计没人看出来吧……)

喻。

点文

本来我就想高冷的丢俩字就走.... 但我的沙雕之心不允许我这么做。

首先占tag致歉!!!!!!抱歉打扰到各位看文了!

然后,这个是点文…说实话前天的50fo点文没人理我(好尴尬啊)

这两天又涨了这么多天使儿…所以重开一次点文叭

谢谢各位的支持(*°∀°)=3

带上cp与梗哦小可爱,本人接受的cp有mh,iei,nmc,还有相声组这两个可爱精,其他cp也可以点但限于清水(也就是说我吃的这几对可以ghs狗头)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真的感受不出dream是什么性格然后就卡的一个字也敲不出来)

征集时间到今天下午两点叭 再晚今天就要咕咕咕了

我会保证...

本来我就想高冷的丢俩字就走.... 但我的沙雕之心不允许我这么做。

首先占tag致歉!!!!!!抱歉打扰到各位看文了!

然后,这个是点文…说实话前天的50fo点文没人理我(好尴尬啊)

这两天又涨了这么多天使儿…所以重开一次点文叭

谢谢各位的支持(*°∀°)=3

带上cp与梗哦小可爱,本人接受的cp有mh,iei,nmc,还有相声组这两个可爱精,其他cp也可以点但限于清水(也就是说我吃的这几对可以ghs狗头)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真的感受不出dream是什么性格然后就卡的一个字也敲不出来)

征集时间到今天下午两点叭 再晚今天就要咕咕咕了

我会保证写到两千五,如果特别上头会打的更啰嗦

就酱你们理理这个真的很想感谢点关注的各位的废物文手啊哭哭(´;︵;`)


墨泽
是早上的摸鱼(细节没仔细画)是...

是早上的摸鱼(细节没仔细画)是梦神和nightmare (俺画的不是梦总wwww)

是早上的摸鱼(细节没仔细画)是梦神和nightmare (俺画的不是梦总wwww)

GEEEK

垃圾人画垃圾画
最后一个ut无关

垃圾人画垃圾画
最后一个ut无关

XD

@凯羽想吃粮  点的SDNM专场(?
原作
twitter
SONG_A
催更给爷爬(指指点点

@凯羽想吃粮  点的SDNM专场(?
原作
twitter
SONG_A
催更给爷爬(指指点点

汀兰

邪骨团出征(+fell)

注意‼️会有血和人体组织粗线

nightmare—傲慢

murder—嫉妒

fell—暴怒

cross—懒惰

killer—贪婪

horror—暴食

error—色欲


邪骨团出征(+fell)

注意‼️会有血和人体组织粗线

nightmare—傲慢

murder—嫉妒

fell—暴怒

cross—懒惰

killer—贪婪

horror—暴食

error—色欲


狂妄苦力怕

如何快速在电脑上画出梦兄弟(碎梦)

1,把画布染黑

2,画出五官和爪爪

3,添加细节

!!!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画!!!

该作者已被打死

如何快速在电脑上画出梦兄弟(碎梦)

1,把画布染黑

2,画出五官和爪爪

3,添加细节

!!!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画!!!

该作者已被打死

孤凌ˇ
测试一下是否能动√ 。 一个意...

测试一下是否能动√ 。

一个意味不明的nighty


测试一下是否能动√ 。

一个意味不明的nighty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cross×nightmare】我的男朋友来自都市传说!?(nm:滚!)

*沙雕向注意

*是点文,来我们想想为什么总是艾特不到人。

*灵感源自creepypasta的slenderman

*我依然懒得打预警


他们的相遇,是在error的世界。

那里一片空白,只有error和他的蓝色的线。

”嘿,小子,你想重塑自己的世界对吗?“

一个没有听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cross回头一看,是一个浑身漆黑还长着触手的骷髅,或者说,已经看不出来他是骷髅了。

“woc,slenderman!”

“去你mua的,老子不是那个长得像gaster的玩意儿!”

nightmare不客气地给了cross一巴掌。

“ouch……”

“你自作自受罢了。”

。。。。。。...

*沙雕向注意

*是点文,来我们想想为什么总是艾特不到人。

*灵感源自creepypasta的slenderman

*我依然懒得打预警


他们的相遇,是在error的世界。

那里一片空白,只有error和他的蓝色的线。

”嘿,小子,你想重塑自己的世界对吗?“

一个没有听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cross回头一看,是一个浑身漆黑还长着触手的骷髅,或者说,已经看不出来他是骷髅了。

“woc,slenderman!”

“去你mua的,老子不是那个长得像gaster的玩意儿!”

nightmare不客气地给了cross一巴掌。

“ouch……”

“你自作自受罢了。”

。。。。。。

“slendermare~”

“滚!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在玩这个!”

“诶~你明明就笑了~”

“没有!”

(傲娇nm)

FIN

cross有一半灵魂是chara的所以知道人类世界的都市传说。

nightmare似乎已经被无数次认成瘦叔了233333(?

咱也不知道有没有cnm的tag姑且打上好了

笋糖 God

荆棘症——病名为爱

这个梗出自@偏激型水晶,我直接截屏下来好了。

[图片]
[图片]第一次写刀+骨物ooc是糖喔~

【】是cross想的。〖〗是Nightmare想的。

这的cross与xchara不是一体的。你几乎每篇都说了哎!

好了废话那么多,正文开始:


    今天是非常平静的一天才怪,邪骨团的骨们都在休息,除了horror回去了horrortale还没有回来。 

    “嗨!大家!”horror突然闯了进来,一头汗水不知道是饿的还是热的,“好消息啊!那个咸鱼王后死了!!!咸鱼王后终于死了!!!”“噗!...

这个梗出自@偏激型水晶,我直接截屏下来好了。


第一次写刀+骨物ooc是糖喔~

【】是cross想的。〖〗是Nightmare想的。

这的cross与xchara不是一体的。你几乎每篇都说了哎!

好了废话那么多,正文开始:


    今天是非常平静的一天才怪,邪骨团的骨们都在休息,除了horror回去了horrortale还没有回来。 

    “嗨!大家!”horror突然闯了进来,一头汗水不知道是饿的还是热的,“好消息啊!那个咸鱼王后死了!!!咸鱼王后终于死了!!!”“噗!什—什么咸鱼王—王后后?”error一口果汁喷了出来。 “咸鱼王后啊!荆棘,啊不是,那条该死的咸鱼。”horror激动地连话都说不清了。

     【荆棘!】cross听在这个词时,不由得抖了一下。

     “咸鱼王后?你那个au的安戴因怎么了?”Nightmare饶有兴趣地问。“不知道,反正被发现时只有尘埃和衣物了。但奇怪的是,衣服上灵魂的部位被一丛荆棘刺穿了。”

      【灵魂部位被荆棘刺穿吗?所以,这些荆棘会刺穿灵魂吗?】

      “诶~cross酱,你的脸色不太好诶~什么了啊?”这个语气,这个腔调,是Killer!

      “没,没什么。”cross强笑着回复他。


……


      【现在……该怎么办?】cross躲在自己房间里,看着手上自己的灵魂,上面满是荆棘一样的花纹。【所以说……它们会变成真正的荆棘刺穿我的灵魂吗?】胡思乱想了一阵后,cross决定去问人。【问谁呢?Killer吧,他的确很八卦,没准会知道。可他一定会说出去的。horror?不,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他并不知道。嗯……senpai?不,不可以让他担心。可senpai会担心我吗?他是那么厉害,怎么会担心我这种骨呢?】一想到Nightmare,cross的灵魂又感到一阵阵疼痛。【嘶——怎么会,难道是……不,不会。我爱senpai,就算他不喜欢我。senpai,怎么会带来痛苦呢?senpai,senpai……】


     〖cross房间那怎么突然传出这么多负面情绪?〗Nightmare皱着眉(?)看向cross房间。〖虽说他四周前就开始持续发出负面情绪,可这次也太……不,我怎么会想帮他呢?他怎么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这样反而可以增强我的力量啊………〗


    “嘿!cross酱~你知道吗?我从我一个朋友那知道了个关于荆棘的病哦~”cross刚想把Killer从身上弄下去,听见“荆棘”两字后愣了一下,接着急忙问他:“荆棘?什么关于荆棘的病?!”Killer:“(见介绍)”【原来是我对senpai的爱导致的啊——】“Killer,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还有事先走了。”看着cross离开的背影,Killer轻轻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了,Killer。”

    “不用客气,接下来还是要看cross的选择。”

    “你说话终于正经了——我想,他一定会放弃的。”

    “呵,你把爱……想的太简单了……”

    “……”


     【现在呢?我……该怎么办?要告诉senpai吗?】cross一想到平时Nightmare如何对待他,他便又寒了心。【senpai……唉,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可,或许,我离开会更好?毕竟senpai那么那么的厉害啊——而且,我,已经忘不了他了……】







其实空行=省略(或切换),空越多行的话……






      看见那一袭白衣与翠绿的荆棘时,Nightmare竟然没有任何感觉。自从cross失踪以来,他就已经猜到了局,但………


     Nightmare看着自己的灵魂,上面满是荆棘一样的花纹……


    “爱?呵………”















没想到,写刀竟比写糖爽啊!

虽说是一把刀,其实文中还有一些彩蛋。

一些字体符号是我故意打成那个样子的。

文中还有一对隐藏cp。













    





加加子Cc

nightmare的女仆装,三小时熬夜肝hhhxD

欢迎来到草稿比成品好看系列

nightmare的女仆装,三小时熬夜肝hhhxD

欢迎来到草稿比成品好看系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