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αrtist5

48747浏览    453参与
咯咯咯咯wan
幼年的维坦正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

幼年的维坦正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妹妹诗萝玩石螺(bu)

是扎着小啾啾的维坦

幼年的维坦正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妹妹诗萝玩石螺(bu)

是扎着小啾啾的维坦

燕止(会考请假)

双祭司 以诗颂您

*诗萝×维坦

*无题诗快要出了,我先奶一波

*很大部分的胡诌成分,无题诗和完整的世界观出了再改。同时文中留了几个bug:诗萝为什么没有染上灰死病,时间线的差异,以及凯奥斯最后的去向。这些等完结就改(!)

*那么可以的↓


       “诗萝大人,您在忧虑什么吗——是女神大人还是您的姐姐维坦大人……?”

       “凯奥斯。我想你现在此刻应该在放逐之地才是。”诗萝厌恶地皱起眉,看向面前的人。...


*诗萝×维坦

*无题诗快要出了,我先奶一波

*很大部分的胡诌成分,无题诗和完整的世界观出了再改。同时文中留了几个bug:诗萝为什么没有染上灰死病,时间线的差异,以及凯奥斯最后的去向。这些等完结就改(!)

*那么可以的↓


       “诗萝大人,您在忧虑什么吗——是女神大人还是您的姐姐维坦大人……?”

       “凯奥斯。我想你现在此刻应该在放逐之地才是。”诗萝厌恶地皱起眉,看向面前的人。

       那被女神称之为“贤者”的,或许不应该被称之为人,更或许,是一团由黑色的烟雾而笼罩着的生物。那贤者轻嗤一声,毫不在意地道:“看来诗萝大人,可是丝毫不在意女神的行踪。”

       诗萝眉头紧蹙,她放下了手中正在书写着的笔。抬头看向凯奥斯。

       几年前,女神突然将这“贤者”带到乌甸,并且应下那贤者出去微服私访的请求。直到现在都不知所踪。乌甸的人民已经有的开始暴乱了,放逐之地的夕阳也在下坠,以及她的姐姐,司审视与雕琢的祭司维坦,也无法裁决恶人。女神给予她们二人的里拉琴与神杖开始失去它们的效力。这种种时态无一不在表明乌甸即将失控的事实。

       可是女神却仍然不肯降临于乌甸。

       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委托这位“贤者”先去镇定下放逐之地的人们。一切重要抉择,都等女神回来。这贤者也乐的清闲应允了下来。

       贤者名为凯奥斯。

       今天是女神离开后的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净化仪式了。她不愿再跟随姐姐去参加这恍如死前还要喂饱穿暖般愚蠢的净化仪式了。

       只有女神的降临才可以终止这一切。

       现在女神不愿意下达任何神谕。她们做任何事情都是无事于补。

       “诗萝大人。”凯奥斯优雅地抬起头,对上了那双蓝金异瞳的双眸。凯奥斯轻笑道:“今天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诗萝大人不去看一下您的姐姐吗?”

       诗萝终于搁下了手中的笔。她披上了平时的衣衫——并非净化仪式上祭司需着的衣衫,匆匆地就是往祭坛赶。

       这个凯奥斯……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它一来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事降临。

       她看见维坦正在宣领着那一小撮人背诵着乌甸十戒。

       “其诫十……唯爱与和,当值……推尚……”

       人群的声音似乎弱不可闻,与平时一些小小的祭坛仪式相比都是差远了的人流。诗萝深锁着的眉仍然没有松开过。

       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出来外面看一看这混乱的世界,这女神的乌甸子民了。

       她看见维坦将十字刀锋手杖径直穿入胸膛。诗萝即使是同样经历过这一切,也曾亲眼目睹过这一切。却也还是闭上了双眼。

       意想之中的赞颂却没有听见,反倒是一片惊呼与和她擦肩而过的人群四散奔逃的声音。

       她睁开双眼,看见了维坦——与那失败的净化仪式,以及染灰的乌甸大地。

       诗萝毫不犹豫地像身后跑去。从与人群背道而驰到并肩前行——尽管她现在并不想泯然于这群不符合乌甸判定的愚民。

       恍惚间,她感觉到另一双异色双瞳的目光转向了她。诗萝蓦然回头,却看见她的那个姐姐痛苦地跪倒在地上,闭上了那双与她相对的双眼。

       ……是她想多了吗。

       殊不知在她毅然决然地转身后,维坦又睁开了那双眼。此刻的祭坛前已经了无人烟了。她看向的是昏沉的天色。她感觉到自己正在僵化,只好跌跌撞撞地跑下祭坛。向着早已落地的缪曦之塔的方向跑去。

       诗萝不知道跑了多久,撞倒了多少人。明明祭坛与象牙塔距离并不遥远,可是为什么一回头却总感觉到那一双异色双瞳。

       与她同行的人都一起被感染了这无解的病症。唯有她没有。是因为她是祭司吗?不,祭司的法力早已失效……她心中有一个猜想。但是她却不敢去想。

       天空是乌云密布,地面是灰压压的人群与大地融为一色。她终于回到了缪曦之塔——那凯奥斯早已不知所踪。

       诗萝镇定下来,又握起了自己手中的笔。

       “女神……会回来的……乌甸也会好起来的……”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有维坦也会好起来的……”

       她哆哆嗦嗦地捡起掉落的笔,想像方才那般书写着。书写着乌甸的浓墨重彩的历史渊源,歌颂着女神的丰功伟绩。可是笔下却一个字都写不下。一落笔,脑中就又浮现那双与她相对的蓝金异瞳。

       “够了!”诗萝放下笔,难得脱下了那大祭司的样子大喘气着的趴在地上。

       若是平时这时候,早就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对着她笑着,说她也会如此失态。但是却又叮嘱她好好休息不要过于操劳。

       诗萝闭上了眼睛。就像维坦闭上了双眼一般。

       “对不起……妹妹……”

       “这是诗萝最喜欢的世界啊……”

       ……

       诗萝猛然惊醒,她感觉自己仿佛听见了维坦说的话。但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时辰了。外面依旧在暴乱着。灰死的疾病也在蔓延着,人头攒动到了缪曦之塔下,诗萝辨别出,还有几个是维坦曾经审判过的,早已被放逐到放逐之地的人。

       那人群终究不敢迎上来拆毁这曾经信仰之地,又一哄而散。

       诗萝瘫倒在窗边,尽力不要让别人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

       她又执起笔,不知道为何,自己笔下已经了无当年女神称赞的“灵气”,也是她被选为记录与颂吟祭司的原因。她敷衍地堆辞砌藻地完成了一篇,又颓废地为着下一篇想着更华丽的措辞。

       这明明是要给她最崇敬的女神大人的……那可以抛弃掉姐姐也要信仰的女神大人的……

        ……

       “以我们永恒不变的端庄而无缺的艺术,

       诗歌与雕刻,绘画与舞蹈,赞美的音乐将传遍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颂吟着的,是我们这洁白无瑕的世界,以及我们的至高无上的莉可莉丝大人,

       您的第几代记录与颂吟的祭司,诗萝。”

       ……

       写着写着,诗萝突然想起来了之前和姐姐一起在象牙塔的时刻。因为姐姐的离去她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展露自己的女孩子心性?不可能。她沉定下心,轻轻地用洁白的长袖拭去了眼角的一抹泪水。 

       那袖子却突然被染上了红色。诗萝看着那抹痕迹破涕为笑,喃喃道:

       “这样,也算见到女神了吧……”

       “还有维坦……”

       象牙塔无人来叨扰倒是件好事,诗萝又可以沉下心来谱写赞颂女神与世界的诗歌了。总有一天能传达到女神,总有一天,女神将会降下神谕,拯救这个世界。

       可是……还来得及吗……窗外已经破败的世界,灰色与赤色缠绵是多么的刺眼。

       “您的祭司,诗萝。”

       不知道第多少次烧毁了,又不知道第多少次书写了。绝望,以及看不到未来一次次打击着她。无奈之时可以回想起维坦……那与所剩无几的纯洁子民一同死在祭坛上的维坦。

       维坦……

       维坦……

       维坦。

       ……

       自己曾依赖着的,曾在孩提时期深切热爱与期盼着的,维坦。

       ……

       “嘎吱——”

       许久没有听见的刺耳的木门声响起,诗萝却仿佛见到希望一般想要去开门。

       是女神……一定是女神……女神终于回来了……

       她想去迎接女神,却因为许久没有运动过而一下子跌落在地。等到蕾拉将整扇门打开后,就是听见了少女匍匐在地上而发出的声音,以及一股刚刚焚灼后的气息扑面而来。

       “女神大人……莉可莉丝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很抱歉,我不是。”蕾拉怜悯地看向诗萝,“诗萝祭司,我是来传达遗愿的。”

       “遗……愿……?”诗萝慢慢支起身,不可思议地盯着蕾拉看,希望能看出什么——可惜蕾拉早已眼盲,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是维坦祭司的。”蕾拉低下头,给她递来了一支手杖,和一把里拉琴。

       “维坦祭司说,”蕾拉声音里带着一些哽咽,“她说如果能看见你,就把这个交还给你。”

       “还有吗?”诗萝已经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是否有毁,不顾一切地抓起了蕾拉那一双伤痕累累的手。

       “还有,”蕾拉低声抽泣道,“她让我转交给你一句话。”

       “对不起。”

       “对不起……妹妹……”

       这句话似乎是与好久之前的一句恍然中的语句一下子重叠,惊得诗萝振聋发聩,连连败退了几步,最后又重新跌落在地,刚刚书写完的纸张飘落在地。

       这个塔……本来早就该被那群愚民吞噬的……但是因为维坦祭司的雕像一直在下面守着,他们不敢造势。蕾拉想,却没有对诗萝说。

       不过等那群愚民上来,也不远了。

       维坦祭司的妹妹啊……

       蕾拉环顾着四周,尽管她早已看不见。这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缪曦之塔。可笑的是在她未失明前不配拥有机会来,可偏生现在有了。这个塔也失去了旧日的风采。

       更可笑的是因为诗萝的长期焚灼诗歌,将塔的内部燃出了不少痕迹,那黑色的凸起蔓延了塔的一部分。外面虽却完好无损的模样,却早已落在了这漆黑的大地。

       “我要走了。”蕾拉礼貌地道,“请问可曾见过一位绯色瞳孔的舞者?她叫做莱特妮丝,您曾经与维坦祭司在神降之月上见过的,同我一起的女孩。”

       诗萝看起来沉浸在悲伤之中,却依旧回复道:“应该在西边……太阳落下之地,放逐之地……”

       蕾拉应了声谢,下了楼。

       若是说出莉可莉丝已经死去的消息……她会更难过吧。想起来维坦祭司,蕾拉终究也没有说出这个事实。

       至于那次灰死病的蔓延,诗萝没有被染上,自然不是因为她是祭司。祭司早已失去了女神的庇护。更何况莉可莉丝早已堕落在放逐之地。

       原因……可能是因为祭司的一脉相承,还是她与她姐姐的相对相斥,蕾拉想,这些也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了。

       什么贤者?蕾拉和大多数人一样,根本不知道凯奥斯的存在。自然也不知道凯奥斯早就在乌甸被灰色焚灼的那一刻就离去。

       随着木门被合拢的瞬间,一束火光瞬间点燃了象牙塔。熊熊烈火把这个灰暗的世界照得通红。那边的商议着蚕食掉缪曦之塔的小头领小土匪们纷纷侧目,看到的就是这番壮烈而又壮观的景象。  

       蕾拉感受到了一簇深热的火苗窜上了她的心尖。她隐隐约约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忍不住看向那她根本看不见的景观。

       诗萝……她突然开始敬佩起这个她曾经嗤之以鼻的无用祭司了。

       轻易烧毁自己的信仰,可不是正态。但是从这乌甸而言,却又习以为常。这一天对早已沉没的乌甸子民而已,也丝毫没有改变。

       “这塔早该烧了吧……女神都死了。”

       “就是,也就那几个祭司守着而已。”

       那群人里面突然爆发出大笑,仿佛是在讨论什么烂俗的笑话。

       蕾拉拢了拢身上的衣物,继续向西走。

       象牙塔之中,少女轻声跪在地上忏悔,但是她的声音早已被火焰焚灼的声音盖过,隐约间却还能分辨一二。

       “愿祂能原谅我的一意孤行。愿乌甸能再归纯白。愿维坦与祭司诗萝……明日相见。”

       她不知道历史上的那些祭司死去到底是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祭司有没有来生。那些祭司或许以身祭了这纯白之塔,亦或者是为美的歌颂而消散。

       但是很快,就连那娇小而又虔诚的身影,也被熊熊的火焰盖过。

 

咯咯咯咯wan
乌甸艺术学院(?)

乌甸艺术学院(?)

乌甸艺术学院(?)

艾莲
“——。” 我画的很菜当个乐子...

“——。”

我画的很菜当个乐子看就好。

“——。”

我画的很菜当个乐子看就好。

艾莲
是指绘【?】 旁边那个竖线我也...

是指绘【?】

旁边那个竖线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草。

画的很烂,眼睛的颜色可能都搞错了我可能是☁️【?

衣服好难草。因为看不懂结构就瞎jb糊了

是指绘【?】

旁边那个竖线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草。

画的很烂,眼睛的颜色可能都搞错了我可能是☁️【?

衣服好难草。因为看不懂结构就瞎jb糊了

沅水桃花色

心脏跃动之时

放,是短打

·

“莱特妮丝,你知道吗,当你的心脏开始跳动的那一刻,爱意便萌生了。”

  

“什么?”

  

“我是说,当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奠定了你的所爱。”

  

莱特妮丝低头,用画笔的尾部敲打窗台,阳光随着她的动作进行细不可闻的律动。蕾拉顺势接过画笔。

  

“当然,我从出生起就注定了爱着艺术与美,还有……”

  

蕾拉把头支在莱特妮丝身上:“我不是指那个……该死,一提起来我就想起了放逐地,仅仅让那些老不死的生活在永夜的世界未免太便宜他们了,他们巴不得生活在那里!”

  

蕾拉意识到自己偏题了,于是她收回了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我是指,所爱的人。不是崇...

放,是短打

·

“莱特妮丝,你知道吗,当你的心脏开始跳动的那一刻,爱意便萌生了。”

  

“什么?”

  

“我是说,当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奠定了你的所爱。”

  

莱特妮丝低头,用画笔的尾部敲打窗台,阳光随着她的动作进行细不可闻的律动。蕾拉顺势接过画笔。

  

“当然,我从出生起就注定了爱着艺术与美,还有……”

  

蕾拉把头支在莱特妮丝身上:“我不是指那个……该死,一提起来我就想起了放逐地,仅仅让那些老不死的生活在永夜的世界未免太便宜他们了,他们巴不得生活在那里!”

  

蕾拉意识到自己偏题了,于是她收回了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我是指,所爱的人。不是崇拜,是——爱——情——”

  

蕾拉说这话的时候正靠着莱特妮丝,温润的热气滑过莱特妮丝的耳垂,她轻轻闪开来:“爱情……我们现在太小了吧?”

  

“柏拉图式恋爱,听说过吗?”

  

莱特妮丝点点头:“知道一点儿。”

  

“多么美好的——精神恋爱!!”

  

蕾拉挥动着画笔,用根本不存在的颜料在画布上留下细不可闻的痕迹。

  

“这简直就是为伟大的乌甸量身定做的!用精神交流代替肉体的触摸……互相倾诉自己对艺术的见解,想想就兴奋!!”

  

莱特妮丝用手肘支撑着脸颊,纤细的手指遮住了半边脸上的红色鳞片:“啊,确实……”

  

蕾拉转身面向窗户,欣赏着阳光投来时完美的弧度,转身又沾下一把红色颜料在画布上涂抹。

  

“是红色。”莱特妮丝歪着脑袋,“蕾拉在画女神吗?”

  

“动用想象力——莱特。”蕾拉直接省略了名字的后半部分,“世界上除了至高的女神是……还有红石蒜也是红的!”

  

未等莱特妮丝做出反应,蕾拉便拍了拍脑袋:“你瞧我……总是跑题。我画的是你啊,莱特妮丝——是你的眼睛!”

沅水桃花色

灰色的塔尖

放一下旧文。

·

乌甸很久没有下过雨了。


干涸的溪流在原野上流淌着,不甘地吼叫着。


还未屈服于黑暗吗?


灰色的塔尖,堕落的神,还有从塔之上飘落的愈发晦涩难懂的诗篇。


诗萝站在窗前,云层遮住了曾经耀眼夺目的阳光,她抬手放在窗户上。指尖的温度氤氲着淡淡的霜。


窗外是自己的姐姐。


僵硬的、灰色的、凝固的身体。临死前不甘的表情和胸口的空缺。血液化为粉尘,如同刻刀雕刻下来的粉末。


那是她生前最为讨厌的东西。


眼眶中溢出的,是污浊的液体。流到地面上,被过路的人们一脚踩下,溅起四处飞舞的水滴。重新落回到她的身上。雨滴从云层中落下,洗清了她眼中...

放一下旧文。

·

乌甸很久没有下过雨了。


干涸的溪流在原野上流淌着,不甘地吼叫着。


还未屈服于黑暗吗?


灰色的塔尖,堕落的神,还有从塔之上飘落的愈发晦涩难懂的诗篇。


诗萝站在窗前,云层遮住了曾经耀眼夺目的阳光,她抬手放在窗户上。指尖的温度氤氲着淡淡的霜。


窗外是自己的姐姐。


僵硬的、灰色的、凝固的身体。临死前不甘的表情和胸口的空缺。血液化为粉尘,如同刻刀雕刻下来的粉末。


那是她生前最为讨厌的东西。


眼眶中溢出的,是污浊的液体。流到地面上,被过路的人们一脚踩下,溅起四处飞舞的水滴。重新落回到她的身上。雨滴从云层中落下,洗清了她眼中的泥泞,将她身旁污浊的粉末洗刷。


诗萝回到了屋内。费力地关上了敞开的落地窗以防止雨水溅入屋子。几滴调皮的雨点被风吹进屋子里,打湿了诗萝的诗篇。


那是她费力堆砌起的靠山。


靠在成堆的诗篇上哑然失声。抚摸着粗糙的纸张,泪水落到了上面。


乌甸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雨停了,阳光从云层中透出。不过阳光也早已不在圣洁,转而同灰尘一般污浊不堪了。

一万万_綾綾神教

重新画了一下维坦

感觉比起一年前还是有进步的_

重新画了一下维坦

感觉比起一年前还是有进步的_

无机盐
为什么520,521我都在肝黑...

为什么520,521我都在肝黑羊少女。

为什么520,521我都在肝黑羊少女。

沅水桃花色
这种事怎么能没有阿法五呢

这种事怎么能没有阿法五呢

这种事怎么能没有阿法五呢

墨菲定律
背对着牧羊犬出走

背对着牧羊犬出走

背对着牧羊犬出走

黑猫_残咲君
窗牌模板αrtist5HPpa...

窗牌模板αrtist5HPpa系列第二弹

是莱特妮丝!裙摆参考了α5原作封面。

每天都戴着头饰,喜欢穿半透明的麻瓜服装。守护神是鸟蛇,宠物是一只白色猫猫。

窗牌模板αrtist5HPpa系列第二弹

是莱特妮丝!裙摆参考了α5原作封面。

每天都戴着头饰,喜欢穿半透明的麻瓜服装。守护神是鸟蛇,宠物是一只白色猫猫。

黑猫_残咲君
画世界的窗牌模板画的HPpa,...

画世界的窗牌模板画的HPpa,喜欢戴着羊角头饰、魔杖是画笔形状的蕾拉。

因为第一次看到她的眼里是反色的女神并且发现她的行为在四个人里最适合斯莱特林所以我就用了蛇院配件。

守护神应该是羊?

她还是个可以变成黑色山羊的阿尼玛格斯。

会有别的人物的!

画世界的窗牌模板画的HPpa,喜欢戴着羊角头饰、魔杖是画笔形状的蕾拉。

因为第一次看到她的眼里是反色的女神并且发现她的行为在四个人里最适合斯莱特林所以我就用了蛇院配件。

守护神应该是羊?

她还是个可以变成黑色山羊的阿尼玛格斯。

会有别的人物的!

LLS
也在这上面发一下 前几天画的...

也在这上面发一下

前几天画的

画到一半发现衣服画错了

也在这上面发一下

前几天画的

画到一半发现衣服画错了

永远找不到方向的樂

同圈姐妹的旗袍莉可设定!画的不太好看的的同人,顺便给了拉拉一个系列设定(•̀ω•́)✧

同圈姐妹的旗袍莉可设定!画的不太好看的的同人,顺便给了拉拉一个系列设定(•̀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