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乡下”人

92757浏览    3502参与
哈特☭

还是儿童涂鸦ww.冬天要吃包子暖暖胃呀


⚠️无cp向

还是儿童涂鸦ww.冬天要吃包子暖暖胃呀


⚠️无cp向

文氓

“可如今的情景太乱。”

“可如今的情景太乱。”

Rusame不香吗
是画世界离巷老师的搬运 帮忙发...

是画世界离巷老师的搬运

帮忙发!


意英无差。

据说意大利人说话肢体动作特别多

而且说话夹着意大利语

英:......?

是画世界离巷老师的搬运

帮忙发!



意英无差。

据说意大利人说话肢体动作特别多

而且说话夹着意大利语

英:......?

利益至上

可能就是因为我很垃圾,所以被屏蔽了吧?🌚

👍

可能就是因为我很垃圾,所以被屏蔽了吧?🌚

👍

ZXASYH

【授权搬运】禁二转或商用

老物补档,授权见我置顶

【授权搬运】禁二转或商用

老物补档,授权见我置顶

堆糖骨头
“工作完了去喝一杯?”

“工作完了去喝一杯?”

“工作完了去喝一杯?”

喪心病狂老菠菜

瓷美

一点点♂车

注意避雷⚠

瓷美

一点点♂车

注意避雷⚠

I.N  H.X
是瓷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是瓷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一定要挺过去a!

是瓷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一定要挺过去a!

茶菇在线拼作业
冠状病毒狗啦!!!有些爷爷奶奶...

冠状病毒狗啦!!!有些爷爷奶奶还不了解情况,也买不到口罩了…如果要出门的话可以带一些分给他们。特别是环卫工人(丢出去的垃圾每天都要他们辛苦地处理呀…)和拾荒者,每天都要待在室外很容易中招拜托了!!大家一起熬过这关!都要好好的😭

冠状病毒狗啦!!!有些爷爷奶奶还不了解情况,也买不到口罩了…如果要出门的话可以带一些分给他们。特别是环卫工人(丢出去的垃圾每天都要他们辛苦地处理呀…)和拾荒者,每天都要待在室外很容易中招拜托了!!大家一起熬过这关!都要好好的😭

五Ling

套的cp模版

为什么 因为我饿

这俩不香吗(五某人指着在座各位的鼻子发问)

套的cp模版

为什么 因为我饿

这俩不香吗(五某人指着在座各位的鼻子发问)

精芬qwert
这里没人喜欢像素吧。。。滤镜好...

这里没人喜欢像素吧。。。
滤镜好奇怪哦(´-ω-`)(丹麦手上是乐高(

这里没人喜欢像素吧。。。
滤镜好奇怪哦(´-ω-`)(丹麦手上是乐高(

✨藥桔罐頭_✨
是在画世界上与好友的互绘

是在画世界上与好友的互绘

是在画世界上与好友的互绘

严潮生今天码字了吗

【美中美】Lumen

是互通书信梗——

cp美中美无差 字数2k+

写得很烂www

用的是阿醉的世界观 科学家paro

大概是新年贺文兼给浮闲劳斯的助兴文?呜呜呜阿醉是真大佬我爱她。!!@解浮闲:武汉加油!!!


标题解释 

Lumen/流明,一个光学单位,意思是被人眼睛感受到的光亮。那些因被温情目光缠络过所折射出的光泽,才会和所有珍贵的事物如出一辙。


我在黄昏写上一封书信,载着落日的余晖和银河的浪漫,寄给你。寄给温柔本身。


*

1904.4.12


尊敬的CN先生:


展信安。


你在上一封信里问我实验进...


是互通书信梗——

cp美中美无差 字数2k+

写得很烂www

用的是阿醉的世界观 科学家paro

大概是新年贺文兼给浮闲劳斯的助兴文?呜呜呜阿醉是真大佬我爱她。!!@解浮闲:武汉加油!!!



标题解释 

Lumen/流明,一个光学单位,意思是被人眼睛感受到的光亮。那些因被温情目光缠络过所折射出的光泽,才会和所有珍贵的事物如出一辙。





我在黄昏写上一封书信,载着落日的余晖和银河的浪漫,寄给你。寄给温柔本身。




*

1904.4.12


尊敬的CN先生:




展信安。



你在上一封信里问我实验进行的如何,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论文写了一半,当然是以我牺牲掉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为代价的。



先提个醒,别在回信里抓住这一点死命啰嗦,也不要试图让我天天朗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天天说什么工作和实验至上又要求作息健康养生还信教的也就你一个了。



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开春,报春花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实验室。我的同事竟然还觉得很浪漫很舒服——哦上帝,要我说这香气还不如实验室里硫酸的味道,至少硫酸还可以帮助我做实验。



但我知道你一直喜欢这种所谓「诗情画意」的事物,所以我勉为其强的摘了枝花泡在实验室的营养液里头,如果保存得当可以一直活到春末。假如在那之前你来这里的话就能看到它。你瞧,我已经在把它当宠物来养了——



不如…给它起个名字呗?



我不想向同事寻求建议,因为我受够了他们的审美。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可爱的拉布拉多犬要起个那样的鬼名字,你听听,“斑鸠!斑鸠!我快上班迟到了你别扯我裤子——”如果我不认识他的话绝对以为是只大力鸟把他的裤子叼住了。



不过说真的,除了同事的审美让人难以接受之外,这里的晚霞挺温柔的。是你会喜欢的那种慢慢沉醉下去的那种晚霞。



你知道我有晚睡晚起的习惯,所以每天都能看见在很遥远的地方有人在放烟火。虽然我承认没有声音的烟火让我的心变得有些柔软了,不过这该死的反应都是受了你的影响。



你寄来的无脂奶粉我一直有在喝,但是你恐怕绝对想不到维克托教授那时候一脸嫌弃的表情!——哦亲爱的上帝,我那时候宁可把那一大盒奶粉全都砸在你笑着的脸上,最好是还能狠狠的跺上几脚——当然我是个冷静的人,不会做出那么出格的事情的。



这几天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忽然想起来还没认识你的事情,然后轻轻嗤笑自己,那时候为什么那么骄傲张扬,自以为自己没有软肋和弱点?



我有点怀念你的茶叶了。



顺便说一句,那朵报春花是鹅黄色的。很柔软很舒服的颜色,很像你。




你真诚的,


USA




*

1904.5


敬爱的CN先生:




展信安。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给它取“Dana”这个名字,虽然寓意很好——如阳光般纯洁,光耀——但不管怎么说,这始终是个男孩的名字,事实上,我本来以为你会取例如“Rose”这种优雅又可爱的名字的。



不过看在上帝的分上,虽然Dana不会像婴儿那样放声啼哭让我厌烦透顶,但是它依然可恶的周期性行为依然使我感到麻烦至极——比当初带着JP学走路的难度并没有少多少。



在我把它第一天放进营养液里头的时候它像野花一样摇曳生辉,但是第二天就变得几乎枯萎;它反复无常又娇生惯养——我从来没想到只是养一枝报春花竟然如此让人崩溃,上一次这样感到绝望还是在那次我们合作写关于新元素的论文的时候,但至少那时还拥有几个突破口,而现在除了祈祷它能活一天是一天之外,我别无他法。



你附在上次给我的信件里的所谓「老年生活」杂志的养花专访我有看,只不过在Dana的身上一切技巧都不管用。 我试过它推荐的肥料牌子,但这只是减缓了Dana发脾气的程度而已——我很理解你的心思,真的,我甚至已经能想到你读到这里的表情了——但你要明白的是,Dana并不是像它名字里寓意的那样纯净安好,甚至恰恰相反。



在五月,春日里的所有美好全都在我面前展现,就比如说是人工湖里游弋的野鸭,又比如是偏地里一片迷人眼的灿烂阳光。总之,除了实验室里时不时闹脾气的Dana之外,一切都是极美好极让人欢喜的。



还有光。冬日的阳光总是灰蒙蒙的,是让人不得不抓住的救命稻草,而现在它们开始变得柔软轻盈,描绘着加利福尼亚州的迟缓春日。



冬天的模样终究是被彻底的抹除了。



多亏了Dana,我才能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不是研究报春花的生活习性就是看实验室唯一订阅的几本旅游杂志,天知道它们有多无聊多乏味!我一边看着千篇一律的海滩和旅游村一边思考着它们的真实性,事实上,我现在甚至想过如果能摆脱Dana,连酒吧这样以前我最厌恶的场所都可以进去看一看——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虽然Dana时不时的脾气让我焦头烂额,但当它脾气慢慢好转之后竟然变得十分可爱,此时它才算是真正开始变得纯净光耀。



你的回信里说你们要开始一项新的实验了,很期待到时回来看到Dana的你。



又及,我希望你的实验不是封闭式的那种无聊实验。





你忠实的,


USA




*

1904.7


亲爱的CN:




展信安。



我曾经以为我会习惯Dana,就像是习惯煎到全熟的鸡蛋一样,但是我仍然在抓住一切机会向你或者其他人抱怨。



上一次收到你的回信似乎已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因为我几乎每天都焦虑的等待着你的信被邮差放在邮箱里,但是每一次我都似乎并不能等到这种惊喜。



在七月这种炎热的天气里,Dana变得更加萎靡不振,我甚至怀疑它已经死去——看在上帝的分上,我不想食言。不想让它在你还没有看见它的时候就早早死去。



奥尔森教授似乎看出了我的苦恼,因为他开始教我把花朵冰冻的技术,这样Dana就能获得永生——哦,说得我像是个可恶的传教士一样,每天的工作就是为了众生——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在这件事上很有天赋。



夏日里热情到过分的阳光和你一贯的风格并不相似,但你一向习惯于应付不友好的氛围,也许你对高温会有自己独特的办法。这是你身上最矛盾又最独特的一点。你是能与我比肩的科研者之一,又是我心中极少数的对手,我欣赏你反驳我的观点时的干脆利落,也同样爱着你发表的所有清晰的科学理论,这该死的让人着迷的特质就如同《科学理论日报》上那些摆拍的性情温柔眉眼如画年轻有为的科学家一样又不同,区别在于他们的眼睛可能由于摄像机的关系变得灰暗而无生机,而你则截然相反。



你是鲜活的,有生命的。就像是圆润的乐曲被颤动的琴弦送入夜空一样,你在我的心里缓缓流淌。



关于你上次提到的照明问题,实验室换上了新的现代化百叶窗和明亮的条形日光灯,这使得我的字迹也变得工整了几分——你知道我一向喜欢趴在刚刚做过实验的桌子上写信,这让我有一种特别的仪式感——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了几个特别的单词?那是我近来很感兴趣的哥特体——哦,CN,我亲爱的,我无法否认你的英文已经有了小小进步,刚开始通信的时候的拼写错误也完美的纠正了——你瞧,你总是擅长于修正和改进,当然,还有得人心。



我很喜欢这里的小酒店,它们的菜单上有烹调精美的红鲣和冒着泡的蜜糖色白兰地,如果情况不允许的话,那么柠檬汽水也凑合;另外,我真的爱极了炖羊肉的味道——哦,瞧,我已经想让你开始喜欢这里了。或许退休之后我会建议定居在这里?



我已经开始期待今年的圣诞节了。



又,上次寄给你的相片是否收到?它引起了我很多的回忆。我花了十几个小时跑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只为了冲洗这张照片,你会看到你自己的,就在UK的右边。




爱你的,


USA




*

1904.9




CN:



酷暑已经褪去,Dana的情况正在逐渐好转,奥尔森教授的冰冻技术起了很大的作用,至少它现在正在获得永生。而我,在从七月到现在的忙碌已经告一段落,有时间也有精力给你写一封信了。



我有时候会突然停下手头所有工作,然后静静的看着Dana。不得不说收敛脾气的它真的很讨人喜欢,鹅黄色并没有因为冰冻褪去多少反而更加成熟几分,不再是之前闹脾气的别扭小姑娘的模样了,它变得理性变得纯净,现在它倒是配得上它的名字寓意了——如阳光般纯洁,光耀——我很喜欢这样的Dana。



鹅黄色很配下午纯粹的阳光。你在来信里这么说。柔软又精致的报春花——不管它叫Dana或者是其他的名字——都真的很喜欢午后慵懒的红茶般的光泽,它们从树梢的罅隙里透到实验室的玻璃窗上来,又经由折射变得温柔和明亮;很明显,Dana很享受这样的光芒。



你在寄来的某一封信里说,你很爱初秋的太阳,温暖又不带一丝阴霾,褪了夏日的滚烫,只留下切肤暖意。但我却认为你已经变成了那种阳光,就像是你的每一封信也在我的四肢百骸中缓缓流淌,只要有这样的光在,我才感到人间值得,万物晴朗。



还记得七月的时候我寄给你的那张相片吗?我这里也同样有一张。我每天都能看得见你淡淡的笑意浮在照片里我熟悉的脸庞上,我爱极了这种感觉。



你就像光。就像是在黑暗中漫步的人突然见到温柔舒服的光,虽然本能的反感和躲避,但还是轻轻且坚定的拥住了那束光。你是被黑夜派来的一颗星星。



此时我安静的坐在暮色中,钢笔划过信纸的声音在无人的实验室里格外悦耳。我从来都是选择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给你写信,事实上,我也同样热爱在远方燃起无声烟火的时候写信。或许这样的话,这些让人感到安心而美好的事物就能随着信一起传到你的手中。



当然,我会对那个让我心动的人说出我所有的情感。这样就不用在信尾一次次强调;我会对他发出邀请,邀请信里有加利福尼亚州的寂静烟火和鹅黄色的报春花,这个和你口味的温柔的邀约。



你说你们的实验也即将结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到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我的实验室里来看看真实的而不是我描绘出来的Dana呢?



我会等你。




爱你的,


USA




-


九月末的阳光渐渐铺展开来,十月的晦暗慢慢渗入每一个角落。他小心的锁好实验室的门,而门口空无一人。



他嘲讽的笑笑,暮色中的光芒没了玻璃窗的折射突然变得格外刺眼,他抬起手来挡住光线的照射,但还是注意到了从远处而来的人影。



那人提着行李箱显得有些风尘仆仆,脸上带着他熟悉的曾在照片上每天见到笑容对他挥挥手。他怔住,然后就看见那人开了口。



“走啊。你不是说去看Dana的吗。”

解浮闲:武汉加油!!!

【CH】这世界金钱至上.2

*阿瓷阿美相关,国拟不分攻受

*两三个月前写的所以很多事过时了orz谨慎看,ooc严重大佬别看我

*BGM:《Counting Stars》 

前篇请点 1 

3.

最近USA的生活真是糟糕透了,从他现在最强劲的对手挺直腰板开始。

他是越看CN越不爽,RUS也是因为他看CN不爽而看他更不爽了,每次开会总是USA这边怨气最重,伏特加味儿冲天。这也就算了川建国还成天作妖,在USA的祈祷中还有一条就是希望他赶快结束卧底生涯返回祖国,星条旗已经压不住他胸前鲜艳的红领巾了。

最头疼的事,就是钱。

虽说CN最近没怎么提钱的事而是把精力放在如何骂他上,...

*阿瓷阿美相关,国拟不分攻受

*两三个月前写的所以很多事过时了orz谨慎看,ooc严重大佬别看我

*BGM:《Counting Stars》 

前篇请点 1 

3.

最近USA的生活真是糟糕透了,从他现在最强劲的对手挺直腰板开始。

他是越看CN越不爽,RUS也是因为他看CN不爽而看他更不爽了,每次开会总是USA这边怨气最重,伏特加味儿冲天。这也就算了川建国还成天作妖,在USA的祈祷中还有一条就是希望他赶快结束卧底生涯返回祖国,星条旗已经压不住他胸前鲜艳的红领巾了。

最头疼的事,就是钱。

虽说CN最近没怎么提钱的事而是把精力放在如何骂他上,且儿子们的事也够让他头疼一阵,再加上各种乱七八糟的病毒啊自然灾害啊搞得他也是一团乱麻。但CN就是CN,他做事向来一丝不苟,就算天要塌下来了他也绝对会找个支点定根定海神针然后再继续干自己的事,好像天生不会慌乱不会急躁。

他什么都好,就是不肯给自己好脸色。

“我劝你最近消停会。”RUS在开会前与他擦肩而过时小声警告道,肩上还抗着棒球棒。

“怎么,你想来个抗美援中不成?”USA毫不带怂地反讽。

“如果只是抗你一个的话,我想还不至于我去。”RUS冷哼一声,“你配吗?”

这就是USA最讨厌他们点之一,社//会//主//义兄弟长情,红//色//友//谊万古常青,即使这头熊已经不是原来的USSR了,但世界第一才不需要像他们这些弱国一样的报团取暖。

我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我才不需要什么像他们这种可笑的合作伙伴!USA愤愤地想。

所以CN才不会给他好脸色,欠到令人发指。

各国的针对,大款的借债,关系的恶化,以及白宫里安然端坐着的卧底让USA一个三百年的头两个大,他也很久都没有体会过这种让他无所适从的感觉了,特别是CN刚复国的那几年。

特别是他认定了CN是弱国是在痴人说梦的那几年。

现在看看好像是那几年针对他讽刺他的自己才是痴人说梦。

USA抬首看着正在发言的CN,他穿的一丝不苟,有着东方人特有的清秀与柔和。眸子里是黑色的,看上去单纯明了但越看越深,好像有人在他的瞳孔中管了墨深不见底,低垂的睫毛很长,搔着USA的心。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演讲稿,他是黄种人,那双手透露出的白要比西方人自然的多。他从喉咙里发出的英文也同样标准,工整的像是什么事都用标尺量过一般。

金发小伙根本就没听东方青年在讲些什么,他那双蓝眼睛全程只盯着CN那跟着嘴中吐出的话语一起一上一下的喉结,就在领口上方。

USA一般也不会听他的长篇大论,而是选择性听力专挑对自己的听,但这是第一次注意到CN那么隐蔽的地方,而且全神贯注,话是半个字都没听进去。

跟变态一样,USA吞了口吐沫,CN那么瘦脖子一定不好啃,还不如RUS的酒槽熊脖。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关注点哪里有错。

然而就在他注意到CN脖子的那天就失眠了,毫无征兆。

天哪兔脖有什么好吃的我怎么会心心念着玩意儿?USA缩在被窝里从偷偷吃着自己的薯片愤愤不平地想,然后就被和自己共用一间卧室且睡在自己上铺的哥哥CAN逮个正着。正好USA正为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想法感到困扰就忙将薯片推出塞给了他,小枫糖挑挑眉嘟囔了一句什么USA听清,然后就毫无负罪感地欣欣然地接受了这份大礼,两个国难得有的亲兄弟的样子。

“老哥,你觉得兔脖好吃吗?”USA突然问道,表情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认真。

CAN舔舔唇思考了一会儿,居然还同样认真地回复了他:“这应该问CN,他比较熟这些,不过在他眼里估计除了老爸做的东西都好吃——不对兔兔那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兔兔你又不是小澳的?”

“可爱个俄罗斯哦。”USA险恶地撇撇嘴,他总是喜欢在讽刺别人的时候加上自己宿敌的名字,“CN哪里可爱了死兔子!”

“??蛤??”CAN忽然茫然起来,然后迅速抓住了重点,“你想吃CN的脖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想吃的可不仅是他的脖子。”USA磨了磨牙,一身正气的完全没有感觉自己说出这句话配上这个表情有多糟糕。

“天呐,三百岁不到你还未成年啊喂……”CAN莫名深呼一口气,表情惊悚,“不过就你这样难道不是羊入虎口吗兄弟……?”

“我很成熟了啊!”USA正气凌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摆出世界第一的架子来,“只是没有那群老狐狸耍阴谋诡计来的老练而已,世界第一才不屑那么做呢!”

“不是你年龄摆在那儿……”

“我是很年轻,但这不是说我鲁莽的证明。”小伙板起脸,义正言辞地否认,“我虽然很讨厌CN也在刚刚说出了想让他粉身碎骨的话来,但本第一代表的可是整个世界,维护世界和平才是我应该做的即使CN总在被世界平衡我有应该原谅他!”

……哦,上帝。CAN扯扯嘴角,他从一脸担忧马上切换成了“我弟弟是个傻子怎么办我该打死他让他好好做过吗”。

“做个国吧星条旗。”CAN一脸冷漠地将可乐瓶口塞进USA嘴里,“不会阴谋诡计?——这么颠倒黑白的话你良心不会痛吗?……哦不对你莫得良心,见鬼你眼睛那么蓝绝对是脑子进多了水吧?”

“噗!——天哪这是什么鬼东西敢玷污我的coke呸呸呸!!!——”USA瞳孔突然放大,下一秒就将不知名的液体全都喷了出来。

“红茶。”CAN毫无愧疚感地再重新开了一瓶可乐,慢悠悠地灌了一口,“小声点,别把他吵醒了还能看见你吐了他的宝贝。”

“红茶配可乐好喝吗??!”

“不啊,这瓶子洗的很干净。”CAN耸耸肩,“至于到底好不好喝你就得去问CN了。”

“见鬼你怎么还提他?……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对于美食这方面最强的也就只有CN和老爸了,”CAN还思考了一下还板起了脸,“一个人间美味,一个黑暗料理。”

“你不要再提这个可怕的事实了,”USA一把夺过CAN手中的可乐,表情一言难尽,“吃你的薯片去,我还是想想我自己的事吧。”

“……你受什么刺激了?”CAN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弟弟,嘴角不由地抽搐,“终于觉得这个世界无药可救了,然后准备来个小瘦子小女孩?”

“两颗核弹炸不平地球吧,连CN都不会受什么影响。”USA摆了摆手否认了这个想法,这明显还是认真考虑过的,他没有顾自家哥哥那愈渐模糊的脸继续说道,“我可没觉得这世界无药可救,毕竟这世界可是由我带领着的。”

淦,幸亏我当年给CN投的是赞成票。CAN咽了口唾沫,竟然由内而外地生出想现在就掐死他的念头。

“我只是循规蹈矩的为人处世,可那些发展中国家偏偏不领情。”USA越想越气,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猛地往床上一砸,“而且今天CN的脖子今天为什么露出来了难道他不是最保守的那个吗?是不是在向世界第一示威?!”

……哦原来就这点事啊。听到事情原委后的CAN面无表情地将最后一堆薯片碎片灌USA嘴里,竭力压下心中想骂他“你妈逼你傻逼吗”的冲动,说道:“人家研了5G,这方面的脖子当然要比你露的多——至于你的问题……”小枫糖撇撇嘴,“你只是需要谈场恋爱了兄弟。”然后伸出油手佯装慈祥地在USA那张堪称完美的俊脸上摸了个爽后施施然跑去了洗手间。

USA鸭子坐在地上,闻着满屋子诡异的味道然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CAN第一句话他没听清的是…的是……

“嚯,美式经典味的狗粮嘎嘣脆。”

.青.琳.🇨🇳

依然是茶绘


俄白有 苏德有 波罗的海三傻沙雕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什么都不会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依然是茶绘


俄白有 苏德有 波罗的海三傻沙雕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什么都不会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