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

2383浏览    98参与
一游音鸦
是▲▽。 试着做个木娃娃吧。...

是▲▽。


试着做个木娃娃吧。


经验者可以尝试更多样式。

是▲▽。


试着做个木娃娃吧。


经验者可以尝试更多样式。

萦绕ing

是一个可以实现你愿望的南厦小精灵!(๑`▽´๑)۶


(仅供北尚)|・`)


是一个可以实现你愿望的南厦小精灵!(๑`▽´๑)۶



(仅供北尚)|・`)


一游音鸦
是▲▽。 在打靶场。

是▲▽。


在打靶场。

是▲▽。


在打靶场。

一游音鸦

沿着梦的通路

南厦做了个梦。


首先是,好像融化一般的阶梯。身前如此,身后如此,无论向哪个方向看去都是同样的光景。神秘的阶梯会转动吗?也许梦是没有逻辑的。

那就走吧。一尘不染的白色鞋子好像踩进甜甜的蜜里一样。粘稠的温暖的馨香的空气包裹着他,就好像是从阳光中挤出的蜜汁。是在行走?还是在混沌中游泳?说起来,自己是懂得游水方法的人吗?据说只要是小婴儿,随便哪个都会游泳哦,但南厦没有那个记忆。

没有那个记忆。

不对哦,南厦记得一清二楚。

黑暗的味道是零余果的味道。但是睡眠的状态并没有被治愈。

配方有问题。到底缺少什么?


接下来呈现出的,是空旷的候车大厅。奇怪啊,没有人吗?说起来,这究竟是哪里的车...

南厦做了个梦。


首先是,好像融化一般的阶梯。身前如此,身后如此,无论向哪个方向看去都是同样的光景。神秘的阶梯会转动吗?也许梦是没有逻辑的。

那就走吧。一尘不染的白色鞋子好像踩进甜甜的蜜里一样。粘稠的温暖的馨香的空气包裹着他,就好像是从阳光中挤出的蜜汁。是在行走?还是在混沌中游泳?说起来,自己是懂得游水方法的人吗?据说只要是小婴儿,随便哪个都会游泳哦,但南厦没有那个记忆。

没有那个记忆。

不对哦,南厦记得一清二楚。

黑暗的味道是零余果的味道。但是睡眠的状态并没有被治愈。

配方有问题。到底缺少什么?


接下来呈现出的,是空旷的候车大厅。奇怪啊,没有人吗?说起来,这究竟是哪里的车站。一个名字浮现出来。是齿轮站。

嗯?是什么,来着?是齿轮站。但是齿轮站,从来不是这么冷清的地方。

红色的线。绿色的线。橙色的线。剪断哪一根比较好?嗯?不是在说乘车的话题吗?好像刑侦影视作品中的拆弹画面。南厦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但是那双好好地带着干净的手套的、南厦的双手却自己动了起来。自己熟悉的,红色的线,也许会让自己感到安心。嗯,那就这一根吧,红色的线。剪断。如果让南厦选择,南厦会这么选。

绿色的线剪断了。


不行。


绿色的线剪断了。


不行。


绿色的线剪断了。


不行。


橙色的线剪断了。


咯啦咯啦,咯啦咯啦。有什么在拼命地转动。好狼狈的声音。令人喜悦的声音。


仿佛将长鼻叶吹响草笛的声音化作实体的雾灌入南厦的耳朵。刺进南厦的喉咙。绑住南厦的眼睛。好像什么正在精心挑选着礼物的包装纸,最终郑重其事地为南厦染上灰色。染上黑色。真是精致的选项。

南厦绝对不能失去黑色。

不过,也不能失去白色。

因为是,南厦。


世界的转动终止。仔细地检查白色的制服,梦果然是梦呢,没有任何改变。将黑色的水滴从泪水应该停留的地方小心地摘下来,混沌的果实中传来声音。听不清楚。听不清楚的时候,就将它吞下肚子。

无线连接已开启!无线连接已断开!


啊、不行。信号不好吗?接收不到哦。在…在……在列车中,方便起见,会携带的无线电设备,偶尔发生故障的时候就会这样。让电蜘蛛或者麻麻鳗鱼王电一下也许有用。啊、都不在吗?在梦里的话,用出电磁波试一试?嗯,不行呢。自己不是宝可梦。

也许敲一敲就会恢复正常。但是因为,好好地放在心里,不能进行粗暴的行为。

那就去找吧,能连接信号的地方。


到底少了什么?


列车轻轻地摇动着。终点站是哪里?南厦没办法转头看到身边空出来的那个座位。我还想这样和你在一起。南厦看向身边,在黑暗的车厢里,仅仅唯一的那个,与自己一同的座位。

北尚。


我应该去往哪里?


从低垂眼睛的黑暗中浮现出的星星唱出悲歌,在远处盛开了炫目的花。生之花。死之花。这是第一个选择。

大约三千次春夏秋冬被粗暴地塞回被流沙包裹的旧布袋子里。命之蕾再次沉眠。让它盛开吗?不让它盛开吗?

星光铺成的轨道分为两列。这是需要选择的问题吗?也许就在此地,超越生命的界限。

来的地方,是哪里来着?


向其中一个方向行驶了。那朵花沉睡的样子让南厦感到安心。但是,也许自己应该前往的,是……是……但是生命无法在那里超越界限。

错误的选择吗。


星星的选择,就好像晃晃斑的花纹一样多。


没办法分辨方向。


抓住也许只在梦中能触碰的身边的手。或者是,像回忆中那样被抓住了。列车在好像DNA螺旋的铁轨上翻转。从天上降下三色的世界。被大火包裹的世界。地面与海洋一同融化的世界。歪曲抖动的世界。冰封的世界。陷入死寂的世界。失去了光的世界。异云笼罩的世界。

不对。不对。南厦按下倒带的按钮。

中途到站。


在上方,车顶上方,星与云被吞噬的上方。


好像在笑一样,天空张开它的嘴巴,将南厦也一同吞了进去。




无线连接已开启!请重新匹配!无线连接已开启!请重新匹配!无线连接已开启!请——


你是……


无线连接已成功!


请讲。




像被搅拌的材料终于渐渐凝固。能量方块的制作过程?还是,想吃飞云冰淇淋。好吵啊。阳光,或者类似阳光的东西敲打着南厦紧紧闭上的眼睑。醒一醒、醒一醒……好像真的能听到这样的声音。真的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嗯?奇怪?不是在梦中吗?

为什么,脸颊被扯得有点痛。

不能这样!是年轻的女性的声音。但是、会不会是索罗亚克伪装的?戴了面具?化妆?那这样做难道不是很危险?!……不对、不能这么没礼貌!这个人已经受了这么重的……要想想办法。

至少,先带到医生那里去!但是这张脸……这才更不能放着不管吧!要赶快告诉……

珠贝小姐是队主,就照您说得办吧。


那个有些难过的声音是什么呢?

能露出笑容就好了。


后知后觉地,南厦尝到了呼吸的咸味。好像锉刀在精心修整着自己的喉咙,让它变成更不中用的形状,南厦尝到了呼吸的痛。在被冰冷的绒毛包裹的期间,南厦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到。这里那里哪里都好痛。啊,在梦中也会想睡吗?


是梦吗?


南厦的意识沉入黑暗。这一次,没有梦。

这一次,是纯黑的、让人感觉很温暖的梦。





一游音鸦

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百分百是▲▽。

*虽然好像是一个超级经典标题但可能不太是那样。百分百能在罗夫特发出来的自信也许能说明这一点。但是,本质还是……

*大概仅存在于这个世界线的私设二设个人喜好我流解读惯常提示请注意。怪文哦。

*可能写法不好或者人物表现有奇怪的地方,可能有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或者根本不说明白的地方,是我有意为之。抱歉。


#


【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虽然很想搞清楚好像被涂黑的地方到底写了什么,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是不是讲清楚比较好?不过,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在这种地方,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向印有这样的字样的墙壁走过去之后,那个“墙壁”又会后退,...

*百分百是▲▽。

*虽然好像是一个超级经典标题但可能不太是那样。百分百能在罗夫特发出来的自信也许能说明这一点。但是,本质还是……

*大概仅存在于这个世界线的私设二设个人喜好我流解读惯常提示请注意。怪文哦。

*可能写法不好或者人物表现有奇怪的地方,可能有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或者根本不说明白的地方,是我有意为之。抱歉。






#






【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虽然很想搞清楚好像被涂黑的地方到底写了什么,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是不是讲清楚比较好?不过,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在这种地方,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向印有这样的字样的墙壁走过去之后,那个“墙壁”又会后退,似乎拒绝被触碰。

明白自己并不擅长冲刺跑,大概两、三秒之后,南厦做出了未必要遵守奇怪规则的决定。

嗯,先让宝可梦,破坏试试看。

这样想着,南厦将手伸到腰间惯常的那个位置,但是……什么都没有。这不可能,只要穿着这身制服,宝可梦不可能被随意丢在什么地方哦,为什么那里,连一个球都没有?


这个时候,好像下意识地,南厦叫出那个名字。


“怎么办,北尚——”


一瞬间的违和感。诶?为什么?还不明白从心底升起的奇异之风到底自何处吹向哪里,在搞清楚这件事之前,下意识转过头来的南厦看到了和刚刚的自己一样、以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站在“地面”上的北尚。


……说起来,这是“地面”吗?白茫茫一片。

仅仅是一瞬的思绪闪过,南厦的内心被安心感填满。

嗯,至少北尚,在这里。


但是,北尚,在这个时候终于看向南厦的眼神里,有着他不太明白的东西。


“你是……”


那个“看上去是北尚、长着和自己相同的脸、但是果然没在笑”的人终于开口了。在这一瞬间,在他问出那个问题之前,在南厦思考之前,仿佛凭借直感一样,用问题将问题截断。


“怎么回事,北尚。你从,什么地方来?”


真是奇怪的问题,明明北尚应该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嗯,工作的时候除外,只是,一定都在齿轮站,所以,确实是“在一起”。但是南厦,确实那样问出口了,仿佛这就是“应该询问的问题”。


奇怪,稍微早一点时间的事情,完全,想不起来。


如果说问题的对垒是怪诞的表现的话,将这份异常延续的是北尚的回答。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再次出错的话,我确实,在此之前都待在祝庆村的训练场。”


有点熟悉,但是一下子很难对应上的地点。不过不需要太久,南厦在脑海中找到了相似的名字。


“是祝庆‘村’,而不是,祝庆‘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但确实如此。啊啊,不过祝庆‘市’……也许是适合那里的名字。”

“神奥地区?”

“……确实是有这般与神明相关的词汇,但在我的印象中,应该叫做洗翠。“


即使是这样突兀的提问,北尚依然下意识一一做出回答。不明白如今的状况是一点,没有再次失去记忆是值得庆幸的事,而眼前的这个人……


一目了然,与自己十分相似。

与记忆中隐约存在的影子十分相似。


仿佛与浮现出的想法对应,那个穿着熟悉样式的、白色外衣的男人那样说了。


“嗯,完全,不明白。不过,北尚,大概不认得我吧。”

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否在让自己平静下来,在短暂地沉默之后,南厦继续说到。


“但是,总觉得,是北尚。所以,发生了什么事?”




南厦终于明白了,眼前的北尚,曾经失去了除去名字之外的所有记忆,掉落到了叫做“洗翠”的地方,并且在那里,度过了漫长的时间。从一些说明看来,那个“洗翠”听上去与神奥很相似,不如说,结合言语中的时代感,也许是曾经的,“神奥地区”。

南厦并不是历史研究者。要说的话,不管是自己还是北尚,都不是文科系,也许确有其事,也许是某种偏差,总之,大概是类似于“过去的神奥”的地方。


北尚,穿越了时空呢。难怪会忘记一切。


明明应该是很难接受的事实,但又仿佛释然一样,“原来是这样”、“还好是这样”,仅仅是这样怪异的、仿佛坠空的感觉静静敲击在南厦的心中。他没办法搞清这一点,下意识摇了摇头。


“不过,北尚,虽然好像经历了那些事,但看上去,应该和我是同一个年纪。”

啊、但是自己,看上去应该没有反过来变成小孩子?这里没有镜子。外貌再怎么像,也不可能真的把北尚当做镜子。


虽然也许说话的方式像小孩子,但是北尚的感觉告诉他,这就是,“南厦”。于是,面对指出这一点的南厦,北尚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确实如此。身体的状态确认无误,除此之外,这身制服也是。”


据北尚所说,少有的与他一同掉落到洗翠的这身衣物,在他的记忆中,早已难以维持完整的样子。

说得也是啊,如果真的,“经过那么长的时间”,即使这身制服再结实,也一定会有支撑不住的时候。

就好像。


诶、怎么回事。


在这什么都搞不明白的一片白色的空间里,竟然会下雨吗?意识到将雨滴落的人是自己,是在北尚脱下手套,用手触碰南厦的脸颊的时候。


“非常抱歉。”

明明似乎没有作出什么表情,却仿佛快要哭出来的那个人这样说。


“非常抱歉,我忘记了你。”


啊。

原来是这样。


不行。现在,不是你出场的场合。用力将双眼合上,虽然很想紧紧握住那双手,但仅在那一瞬间,又仿佛逃避一样的放弃那份体温。再次睁开眼、看着那个人的时候,雨停了。


“也许。”即使并没有那样想,但依然说出那个可能性,“也许,你并不是‘我的’、北尚。也许是,平行世界。”

你想要道歉的那个人,也许不是我哦。说着这种话的时候,似乎是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觉,南厦感觉自己的胃部好像承受了“重力”技能一样下坠。啊、好难受,但是南厦,一定要坚持说出那句话。


“而且,绝对不是,北尚想要这样的吧。无论是什么样的‘我’,都一定会明白这一点。”


南厦,绝对不能接受这个人的歉意。凭什么,凭什么呢?为什么,道歉的是北尚?

如果,北尚经历了那样没有道理的漫长的时光,自己,又在做什么?


“不要说这种话,南厦。”已经明白了白衣的人的名字,在看到那个与“喜悦”无关的笑脸的时候,北尚感觉每一次呼吸都在拷打着自己的胸膛。于是他抓住了南厦的手,即使隔着白色的手套,北尚也能感觉到,那双手在微微地颤抖。

“即使我没有那些记忆,我也能确定,你是——”


就在此时,空无一物房间中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这样的字样,仿佛出错的程序一样覆盖了四周的平面。




优先应该解决的问题,也许是这边。


因为“重要的人发生了变故”“追寻记忆的渴求不需要回避”,即使是这样异常的环境也忍不住忽略的二人,此时再度意识到,这是一个荒诞的空间。说到底,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唯独那短暂的衔接哪里都找不到。


“看来,要先搞明白,被涂黑的东西是什么呢。”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回避着北尚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南厦眯着眼睛盯住那些正在宣示着存在感的字。

但是,仅仅那双交握的手,南厦没办法想让它分开。


“……如果不是我的错觉,也许,涂黑的部分相较之前,变得更短了。”

隐约察觉到南厦的某种不安定,北尚更用力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大约三秒过后,被“会不会弄痛他”的不安袭击的人变成了北尚。不过南厦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反应,于是北尚,决定先回应南厦的话题。


“啊、好像是这样子。”强迫自己应对面前的问题,南厦晃了晃脑袋,“难道,这个规则,是会变更的吗?不过原本,是否应该信赖这个规则呢?我不明白。”


那么,就试一试吧。


与南厦不同,在记忆中经受过洗翠自然的试炼的北尚对自己抱有某种信心。不如说,难道是因为好像变成了刚刚掉落洗翠时候的年纪?反而感觉活动起来更轻松了。

只是,接下来的行动只能放开那个人的手,很遗憾。


首先是,追逐墙壁。这件事并不需要重复多次,两个人很快就明白,不能用常理解释,但就好像追逐自己的影子一样,即使是全力以赴的北尚也触碰不到墙壁。

然后是,地面。但是两个人的身边没有宝可梦,同时也手无寸铁。用拳头击碎试试吗?在北尚认真考虑这件事时,就被南厦用超级认真的眼神制止了。手只有一双,虽然不知道在这种地方到底会不会受伤,但能被双脚踏实的这个地面绝对不是什么柔软的东西。

北尚的手,不能用来殴打这种东西。


那么剩余的选项,只有解开隐藏在涂黑中的谜。

讨论过后,达成一致的部分是“条件会更改”。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拖了太长时间没有达成最初的条件,还是因为,“达成了条件”才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如果是前者,那么字面上的隐瞒没有意义。”北尚这样下定结论,“所以,我们应该回忆刚刚究竟是为什么,才达成了那个条件。”


嗯,也许,是这样。但是,在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渐渐地,南厦大概知道了那个答案。

而在这时,北尚用直白的话语,终结了南厦对于用词的选择。


“也许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能够确定,南厦你一定是我的,”

“诶、”

“重要的人。”

“……”


这并不是作出疑问的沉默。仿佛放弃了什么一样,南厦露出了一个让北尚很想紧紧抱住他的笑容。


“北尚,我知道的,你,一定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北尚。抱歉,我说了奇怪的话。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

什么都不记得。


并不是如同北尚一样,失去了某个时间之前的记忆。对于南厦来说,就连小时候两个人站在松饼店前选择口味的样子都记得一清二楚,但对他来说,北尚,“从未消失过”。


那么,在北尚变成了身在洗翠的时空迷失者的时候,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似乎不曾度过那段时间的自己,真的是北尚以为的那个人吗?

在明白北尚经历的一切之后,南厦明白了那份错位感,也因此,不由得怀疑了自己。


“这也许,就是第二个条件。”


在认知对方之后,需要认知的是,自己。




“早饭是,齿轮站餐车的定食。”回忆着最后能确定的部分,南厦一边为不记得曾经的事的北尚介绍二人的工作场所。“齿轮站呢,是我们,重要的工作地点。北尚负责单打,我、负责双打。然后呢,我们二人——”

虽然是想让南厦搞清楚自己的事,但在开端就变成了过去的设定介绍。对于这种状况,北尚并没有调整的打算。无论如何,自己必须回忆起那一切,也许早一点想起来,眼前的人也不会像与族群走散、陷入不安的麻麻小鱼一样……啊、回忆起了洗翠没有的宝可梦。


北尚的脑海中,自然地浮现出南厦笑眯眯地抚摸着麻麻小鱼脊背的样子。


惹人怜爱。


在一瞬间不确定自己发出感叹的那个对象,北尚忍不住陷入了沉思。不,也许自己的理解多少有些偏差,让那份情绪更鲜明地涌出的话……“北尚,有在听吗?”“啊、我有好好在听。我已经明白了,我们的职责。”以及,大概还有,二人的关系。


避重就轻地说出确实的话,北尚着眼于当下。“那么,南厦,在早餐时间之后,你还记得什么?”


虽然觉得北尚接受过往的事的表现太过自然和顺畅,似乎有些怪异,但也许是好事?南厦选择直接回答问题。


“那个,没有了。”

“……没有了?”

“嗯。在那之后,‘应该’,是工作,但我,没有印象。”


就好像做梦一样。偶尔会有那种体验吧,记得梦的几个细节,却在微妙的地方突然中断,而如今,就是梦醒来的那个时间,明明其他的地方记得清清楚楚,却无论怎么想也无法回忆起缺失的部分。

但是。


“就好像,被灰色的雾笼罩一样。”

南厦觉得,那也许是自己不想回忆起的东西。


警报声第二次响起。

这里是,【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果然,再次改变了。”


在上一次变化记住了那份阴影的形状,这次二人都十分确定,条件确实在进行着更改。但是,这次触发的是什么?北尚只是通过南厦的话多少了解了过去的自己,隐约记起了一些无法连贯的记忆和情绪。而南厦,依然无法明白自己缺失的时间。

但是进度,依然推进了。


搞不好是那样。突然心中升起了某种猜测,北尚决定直接问出口。但在践行的前一秒,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先从南厦那里进行确认。

如果自己的估计错误,那么……不、应该确认的,是南厦的意愿。


“抱歉。我并不想用这样的问题来询问你,但是南厦,我需要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有点意外地、但又好像不太意外地听到这个问题,南厦眨了眨眼。嗯,没办法,因为北尚,不记得过去的事。


“那个呢,一目了然的是,我和北尚,是双胞胎。嗯,兄长是北尚呢。”

首先,从最基础的部分说起,南厦指了指双方的脸。在这之后的是,“虽然现在的北尚,也许不能明白。”


决定的时刻。


“但是我,南厦,绝对比任何人,都要深爱北尚。”


是背袭的会心一投。


不知道北尚此时的所思所想,仿佛过去一样自然地说出告白的话,在出口的一瞬间,南厦的灵魂接收到一种失重般的感觉。啊、糟糕,自己忘记了,北尚……

“……抱歉,北尚。虽然我这样说,但是,在我不知道的洗翠——”

“没有。”

“……没有?”

“没有。”

“明明、这么帅气?北尚,就算再年长一百岁,变成老爷爷,也绝对是受欢迎的好男人。”

“——没有!”


以极其郑重的语气强烈地宣示道,北尚抓住了南厦的肩膀,用头目都会感到退缩的目光盯着他的双眼。

“绝无虚言。这并不是夸张的说辞,我是,被认为会一辈子单身的人。即使没有记忆,我也一定一直、一直深爱着你!”


啊,说出来了。


既然如此,用行动来得更快。


在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气息、嘴唇重叠的那一刻,警报声再次响起了。只不过,比起警报,也许这是更悦耳的什么声音,无论是北尚还是南厦,此时脑海中都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


明明觉得上次接吻只是不久之前,却仿佛变得生疏的南厦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感觉有些难为情,并没有注意周围环境发生了改变。至于北尚,明明看上去是掉入洗翠之前的样子,但得到了进一步锻炼的肺活量似乎完全发挥了作用,状态绝佳。此时,他盯着南厦的身后。

文字,消失了。


注意到了北尚的视线,南厦也回过头,看到了那扇门。难道是,终于能够出去了吗?

二人决定去看看情况。在靠近那扇门的时候,一瞬间二人都无法维持住自己的表情。


在那扇门上,如同最初一样,简朴地印着一行字,只不过,这次是红色的。


【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

“……”


“……我姑且,确认一下。”

“嗯。”

“确实,我们有过这样的经验。”

“……不考虑场所的话,确实有哦。”

“所以,南厦你不会排斥。”

“不如说,会有这种疑虑的反而是我。因为,北尚……”

“我乐意至极。”

“……我很开心哦。”


虽然,很开心,但是南厦很难接受在这种状况下、在这莫名其妙的场所做重要的事。不能从门直接离开吗?继续靠近之后,果然那扇门又灵活地溜走了。真是可疑。


即使按照那条文字所说的去做,也无法保证是否能离开。而且,究竟如何判定是否“达成了条件”?是有什么一直在观察着这里吗?想到这一点,无论是北尚还是南厦都有同样的感觉。

绝对不想让别的什么,看到那个时候的对方和自己的样子。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如果那扇门打开了,从这里离开的二人。


将会去到何处呢。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二人心中不由自主同时升起了可怖的想法。


——不想离开这个空间。

不想,与彼此分离。






这里是,【不◯◯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二人的地铁总管,于此久久相拥。







结。




嗯?






- 通往梦境彼方的通路。




“这身制服,如今是完整的样子,真的是太好了。”确认着下摆的宽度,北尚这样说道:“我有自信,能将南厦尽量挡住。绝对,不会让他者看到你的样子。”

“但是我,也不想让别人看到那个时候,北尚可爱的脸。”

“竟然说、可爱……”

“嗯。又强大、又帅气,有的时候也很可爱,是我最喜欢的北尚。”


“……南厦。”

“诶?”

“我现在,非常、非常,想要抱你。”

“……我并不是要拒绝哦。只是,明明北尚,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在你看来,是‘初次见面’吧。”

“最初确实如此。但是!现在,我已经想起了很多重要的事。”

“……真的吗?”

“啊啊,现在,我就可以让你验证这一点。”




一度失去意识,再度醒来的时候,南厦裹在熟悉的被子里。

瞬间恐怖的感觉袭上后背。但在下一秒,熟悉的体温唤回了他的意识。

是就在身边的,北尚的体温。


“……明明那样说了,结果,根本没有好好挡住。”低声抱怨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南厦露出了如释重负一般的笑容。

“你就在这里,真的太好了,北尚。”


“啊啊,现在,我就在你的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一直静静地怀抱着南厦的北尚轻柔地亲吻着他的眼角。之前的那一切,都好像是梦境一样。

那究竟是什么?小心翼翼地确认着彼此的现实,明白在这之前经历了同样的、荒诞的事情,二人再度紧紧相拥。那份遗失的时间已被抛之脑后。

只是,大约五分钟之后,自设定之后就很少发挥作用的闹钟响了。二人惊恐地得知今天是通常工作日,手忙脚乱地洗漱完毕、整理好仪容之后,带着宝可梦一路狂奔,总算没有破天荒地第一次迟到。在这个时候,从“梦境”中沾染的所有不安,早已烟消云散。


那么,接下来又是,地铁总管忙碌而充实的一天。






结!




*百分百是▲▽!

一游音鸦
是▲▽。 意外事故。 日常中偶...

是▲▽。

意外事故。


日常中偶尔需要这样的环节(?

同样的脸但会觉得对方很帅气很可爱,说出来似乎近似一种自我迷恋的话题,不过也许这两个人的视角中的对方和外人看起来不太一样。


草图对不起。

是▲▽。

意外事故。


日常中偶尔需要这样的环节(?

同样的脸但会觉得对方很帅气很可爱,说出来似乎近似一种自我迷恋的话题,不过也许这两个人的视角中的对方和外人看起来不太一样。


草图对不起。

一游音鸦
是▲▽。 *萌虻的官网介绍:听...

是▲▽。


*萌虻的官网介绍:听说生物的感情激昂时的气场,和花朵满开时的气场十分相似。因此,也会靠近心情大喜或大悲的人和宝可梦。


“现在,你可以验证了。”


黑衣的人郑重地宣布这一点,用力将南厦抱进自己的怀里。短暂的几秒过后,曾经差一点抓住幻影的那双手环上了北尚的后背。


“嗯,在我面前的是北尚,真的是,太好了。”


原本四散的萌虻,不知不觉再次聚集了过来,挤做一团。等到他们发现这件事,大概还需要再过一段时间。


来自自嗨成分过高的希仙一篇(?)简单来讲是在南方的岛屿时隔多年重逢的二人,大概这样的背景。

是▲▽。


*萌虻的官网介绍:听说生物的感情激昂时的气场,和花朵满开时的气场十分相似。因此,也会靠近心情大喜或大悲的人和宝可梦。




“现在,你可以验证了。”


黑衣的人郑重地宣布这一点,用力将南厦抱进自己的怀里。短暂的几秒过后,曾经差一点抓住幻影的那双手环上了北尚的后背。


“嗯,在我面前的是北尚,真的是,太好了。”


原本四散的萌虻,不知不觉再次聚集了过来,挤做一团。等到他们发现这件事,大概还需要再过一段时间。




来自自嗨成分过高的希仙一篇(?)简单来讲是在南方的岛屿时隔多年重逢的二人,大概这样的背景。

🖤 ▲▽🤍
放假时间当然要贴一起打游戏🎮...

放假时间当然要贴一起打游戏🎮!

放假时间当然要贴一起打游戏🎮!

🖤 ▲▽🤍

我流宝大师ver关系图,我可能是假的但我cp一定是真的

我流宝大师ver关系图,我可能是假的但我cp一定是真的

一游音鸦
▲▽ 无法从时间中逃离的话。

▲▽

无法从时间中逃离的话。

▲▽

无法从时间中逃离的话。

萦绕ing

  画滴小条漫……

  割割小腿肉(ⅹ

  画滴小条漫……

  割割小腿肉(ⅹ

🖤 ▲▽🤍

奇妙的我产品相处模式


on模式vs off模式

奇妙的我产品相处模式


on模式vs off模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