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

1240浏览    182参与
嘿嘿
今晚又下雪了🌨️❄️

今晚又下雪了🌨️❄️

今晚又下雪了🌨️❄️

🍓🐻 草莓熊

just cold 很冷

谢谢你陪我做过的那些事,很久以前也会包容我,宠我。

会带我去很远的地方吃饭,只是因为我想去。会在很冷的冬天我想吃雪糕的时候,要给我买。会在我想喝你的凉的水果茶的时候,等温了一点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喝一些。

但慢慢的就在前进的过程中有些东西弄没了。

很遗憾没有做到懂你。经过时间的冷却才明白一些事情,我弄懂了你的一些想法,也懂你的那些嫌弃,我也后知后觉我们没有同步呢,一直没有一起站在一个位置前进。

还有谢谢你让我认识了我自己。尽管你的一些言语很刺痛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的。

谢谢你曾是我的小哥哥。

不要再联系,再见。

然而我也知道,你不会再联系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谢谢你陪我做过的那些事,很久以前也会包容我,宠我。

会带我去很远的地方吃饭,只是因为我想去。会在很冷的冬天我想吃雪糕的时候,要给我买。会在我想喝你的凉的水果茶的时候,等温了一点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喝一些。

但慢慢的就在前进的过程中有些东西弄没了。

很遗憾没有做到懂你。经过时间的冷却才明白一些事情,我弄懂了你的一些想法,也懂你的那些嫌弃,我也后知后觉我们没有同步呢,一直没有一起站在一个位置前进。

还有谢谢你让我认识了我自己。尽管你的一些言语很刺痛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的。

谢谢你曾是我的小哥哥。

不要再联系,再见。

然而我也知道,你不会再联系我。






这段话没能做到发给你,最后的离别也没能说出口,也没有好好说再见。做到的就是冷战后,一直等你的回应,我没有挽留。本来只想好好谢谢你


                                                             ——夏夜

芏芏芏芏

记诺丁汉少有的大❄️


20200210

记诺丁汉少有的大❄️


20200210

常瑞

看见下雪还是会鸡冻的不行!

看见下雪还是会鸡冻的不行!

R
一张临摹照片的色彩练习 原图是...

一张临摹照片的色彩练习 

原图是ANA官博发的x栃木县日光市的汤西川温泉雪洞节


因为觉得很漂亮 所以希望小智有机会也可以去看看吧

一张临摹照片的色彩练习 

原图是ANA官博发的x栃木县日光市的汤西川温泉雪洞节


因为觉得很漂亮 所以希望小智有机会也可以去看看吧

黑羊睡醒了

🅝🅞.⓿⓿❶ |❄️⛄️

#Awakened.Blacksheep#

新手小白发车,继续学习!

祝冬日快乐,请多指教!


👧🏻 帆子

📷 2020/01/07

🌃 Zibo, Shandong|拍摄以及其他. 我。

🅝🅞.⓿⓿❶ |❄️⛄️

#Awakened.Blacksheep#

新手小白发车,继续学习!

祝冬日快乐,请多指教!


👧🏻 帆子

📷 2020/01/07

🌃 Zibo, Shandong|拍摄以及其他. 我。

NW

❄️

雪化了,空气里就只剩雨的气味了

雪化了,空气里就只剩雨的气味了

🌸张紫芝。

🍂望陵

!!!才发现去年也是首阳山!

他们是我的洛阳。

洛阳是不灭的烟光。


他并不是一具白骨。他暗暗地想。在分神时忽略了洛阳的又一个夏天。从这里正可以望到那座山。他从这个角度眺望邙山,似乎有些迷蒙。洛阳的砖瓦转为透明,日色镀过峰峦的眉梢。待将晚时余晖灼烁,记忆的宫殿空无一人。同僚的服色在斜阳里古旧如画,他想起皇帝的玄冕,不由思虑簇拥着它们陪伴的人是否能咀嚼到孤独。

夕阳太淡了,淡得像他的心肠不能承载的时光。阴晦的云色依托金红炫目的光照,随川流彼此分隔,道长而歧。纯白的雪呵气欲化。这是先帝煮酒的时节。而司马懿踏上洛阳的城阙,既没有酒,也并没有等待。他看这座大地,大...

!!!才发现去年也是首阳山!

他们是我的洛阳。

洛阳是不灭的烟光。


他并不是一具白骨。他暗暗地想。在分神时忽略了洛阳的又一个夏天。从这里正可以望到那座山。他从这个角度眺望邙山,似乎有些迷蒙。洛阳的砖瓦转为透明,日色镀过峰峦的眉梢。待将晚时余晖灼烁,记忆的宫殿空无一人。同僚的服色在斜阳里古旧如画,他想起皇帝的玄冕,不由思虑簇拥着它们陪伴的人是否能咀嚼到孤独。

夕阳太淡了,淡得像他的心肠不能承载的时光。阴晦的云色依托金红炫目的光照,随川流彼此分隔,道长而歧。纯白的雪呵气欲化。这是先帝煮酒的时节。而司马懿踏上洛阳的城阙,既没有酒,也并没有等待。他看这座大地,大地也像是墓地。蛉蠓撕扯将军的袍甲。这位将军折冲厌难控扼关隘,前途同城中剥蕊的灯火一样嘹亮,伴着岁末凄其以风,也渐渐没入北邙夜幕的黑暗。


司马懿拂去湿润的土。棺木里并没有一具白骨。白玉珠洒满这位先皇颜色极浅的睡眠。他缓缓抬起手,无意识地似乎是拨弄。将军从善如流,把最为美丽的一颗投进帝王的掌心。洁白剔透,仿佛是日色里未晞的露珠。那帝王见得他,第一竟然是微笑。他好像记得这位频繁的访客,不到身边也以遥远的默想侵扰他的长眠。

仿佛是入眠前的故事。将军为他吹嘘月光的浮尘,如同温酒时他为他挑亮风里的烛花。温柔地像故事里最持重的君子,最忠诚的情人。他向他说起蜀地的峥嵘,说起巴山的雨。说起那个以青鸟啄日为偶像的古代传说里的国度。他说起偶然搜揽到一点民间的异闻,无心而采得西南的风谣。过去他搜求异事,算是投曹丕之好;而曹丕已死去,这算是积习未改。他所等待悬想的人正坐在首阳的棺木里,再也不会记得一遍又一遍说过的山色和斜阳。可皇帝认真地注视他,仿佛是凝神细听,依稀能拼凑出生时的模样。

是啊,生时。他们再没有这么贴近。过去的帝王在棺椁中,在邙山里;而他坐在他的身边,几乎听见了泉壤的流水,声调清缓,流动却浩荡。他知道自己不会死去,而曹丕已永远镌刻这寒冷的温柔。他聆听将军年来的行步,却从未出口臧否。他已经遗忘了忧愁的名字。他简直被逗笑了。他的黑色袍服显得散乱,他屈膝的逸态几乎违背了残朽的死亡。他环绕在华艳的白色明珠里,那或许只是将军辗转思量中为他的死亡镀上的光泽。


曹丕向他露出笑颜。这垂死的人,微微扬起头,一粒透明的汗水便滴在他的指尖。司马懿总是记得这种虚浮的热度,还有它消散时的明灭日光。惆怅和轻狂都是不知名的岁月的添减。只是当时他浑然不觉,把碧玉递到皇帝的唇间。这是曹丕的意思,他双眸一睐,那生动的碧色便藏入唇舌。


曹丕朝他笑开。他躺进棺木,安然好像迎来又一次睡眠。他的舌尖嵌着一枚碧玉。碧玉里含着一泓凝固的血。玉中水色流动,映衬着死者冰冷的皮肤也显温润。司马懿怔住了。他用指尖去探那枚玉。曹丕未闭口,显然他不惧此生人。

先生。你忘了么。你不吻我。永远。

他开口说。

他的眼睛里有一片灰色的、过去的天空。

首阳山落下雪来。他们的一切都被覆盖。


是。我后悔了。

也许很多年后他会爽快地反悔。如今却是枉然。他阖上棺盖,恭谨地趋行而退。他要在余生里永远忘却这座山峦,留那些死者半梦半醒地自悲自喜。这足够地清醒,不是一个适合雪落时的结局。

他的后悔,总该有一个理由。可惜,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几乎一瞬间,这位敏捷的将军已历千劫,他想到江山,想到洛阳,想到东南方滚滚的大江。同样的时间里,他也想到记忆里温暖的城池,想到高台上迎风的执手,以及树荫下皎皎的白衣。我会在这里等先生。二十岁的曹丕,谈起爱恨来,那么皎洁,那么爽朗。连忧愁也只是略萦眉间,如绿树分翼的枝桠。他毫不掩饰的快乐只是为他而开启,而自己却再没有忘记魏王的世子月下深锁的忧郁。


他的过去和未来榫卯相接。我知道你,我是百年后的司马仲达。我想你也知道,你不该去吻你的帝王。或者说,前代的帝王。他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这垂垂老矣的人。——这当然是我的过错,这臣子自陈道,我未曾完全剔除的记忆,没有彻底毁弃的时光。他当年轻易地交付,为死者夺走了永恒的情感。生命或许成永锁的囚笼,或许是暗影幢幢的迷宫,永无休止,永无尽头。所以他找到自己,在这翠色流霞的、霜繁而至木落的首阳的冬天。他要警醒这无知的臣子,莫要授人以自缚的茧——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不会。

想起的时候就是抛下的时候,司马懿想到。他极轻松地挥别那个年迈衰朽的自己。此时已凑近曹丕的眼睑。他那么清醒。他一生只有一瞬极致的快乐。那么这就是最后的一瞬。世界里所有的灵魂都颤动悚息。洛阳城动荡飘摇,唯有这棺木纹丝不动,坚实得令人钦佩。他在曹丕的身体里找到一种向上的力量,飘飞而从容升降。死去的帝王向他张开双臂,仿佛一个久病初愈的生人。他垂头,正面迎击这虚幻的怀抱,双手捧起帝王的头颅。耀眼的红色从深碧里流逝,游鱼一般逃离它的池沼。他加深了这个吻。血滴游弋在玉璧纹路间无止无休的潮水里,饱饮一痕咸涩的腥味。




吴俣

新式占tag

金吾不禁,城开不夜


太子的生辰亦是上元节

金吾不禁,城开不夜


太子的生辰亦是上元节


绿菟葵君

京城的雪等着十五月圆夜

京城的雪等着十五月圆夜

麻旭岳

过年没在家,一下飞机就下雪了

过年没在家,一下飞机就下雪了

雅剧

人类本质就是复读机
靠缘分才能听到的纯音乐,你值得拥有❤️

人类本质就是复读机
靠缘分才能听到的纯音乐,你值得拥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