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968浏览    2060参与
我是乖孩子

❗❗❗❗❗❗占用tag❗❗❗❗❗

有些小可爱惹我生气了

近期就不发了

过几天连发几次

谢谢理解


角儿的某些哏只是哏

不是真的!!!!

电视剧都知道是假的

相声的哏非要当真????

您™是有病还是有病

再说了

您不想看就不要看

别来烦我

我不是温柔的那种人

脾气不咋

好自为之


今天有个小可爱烦我来着

占用下,想说下这个现象

如果有打扰到您对不起

我有素质不会骂人

别老是天天说我喜欢的团体或个人

谢谢!!!

有些小可爱惹我生气了

近期就不发了

过几天连发几次

谢谢理解




角儿的某些哏只是哏

不是真的!!!!

电视剧都知道是假的

相声的哏非要当真????

您™是有病还是有病

再说了

您不想看就不要看

别来烦我

我不是温柔的那种人

脾气不咋

好自为之





今天有个小可爱烦我来着

占用下,想说下这个现象

如果有打扰到您对不起

我有素质不会骂人

别老是天天说我喜欢的团体或个人

谢谢!!!

以償_。

【HE】❤ + ✒

※敬告:這篇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是的,我願意。)


(因為是你。)


第一次學著寫下自己的名字,是什麼時候?縱然字跡歪歪扭扭,可一筆一畫皆萬分認真,懵懵懂懂,卻又萬般全心投入的慎重。

第一枚圖畫紙摺的名牌,第一條繡有姓名縮寫的手帕,第一本只有格線的作業,第一紙走進分數戰場的試卷,第一張出於興趣或應付要求的證照,第一份面對社會刀俎的履歷……那麼多第一回不再重來的曩昔,當初對生日蛋糕許下的願望,在燭火吹熄的很久以後...


※敬告:這篇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是的,我願意。)

 

(因為是你。)

 

 

 

第一次學著寫下自己的名字,是什麼時候?縱然字跡歪歪扭扭,可一筆一畫皆萬分認真,懵懵懂懂,卻又萬般全心投入的慎重。

第一枚圖畫紙摺的名牌,第一條繡有姓名縮寫的手帕,第一本只有格線的作業,第一紙走進分數戰場的試卷,第一張出於興趣或應付要求的證照,第一份面對社會刀俎的履歷……那麼多第一回不再重來的曩昔,當初對生日蛋糕許下的願望,在燭火吹熄的很久以後,你是不是猶記得那一刻,發自靈魂內部的怦然心動。

 

而我不會忘記,在那個時候,是你牽起我的手。

 

 

晨光清朗,陽光可謂明媚,或是太陽公公向小太陽打招呼呢。

在裁縫店轉乘列車赴總部,他們這天給小傢伙穿了一件水手連身裝,潔白衣身的領口、袖口及褲管俱印上海軍藍條紋,胸前縫著一顆太陽笑臉,領結相同的藍色與雙親的西裝呼應。水手帽則視主人心情被決定去向,比方今日晴光燦爛,帽子戴著教人直冒汗,便被小寶寶從頭上扯下來,一舉兩得權充玩具和磨牙器,黏呼呼的帽子下場不外乎是光顧洗衣機。

 

「DADA叭哪啵──」

 

「對啊,我們中午可以跟Uncle Merlin一起吃飯哦,小不點。」

 

輕輕勾住伸出的小胖手,小騎士湊上前親了圓圓指頭好幾口,小娃娃給爹地逗得咯咯笑,露出幾顆珍珠小白牙,收回手躲進爸爸懷裡想把自己藏起來,展開一場即時躲貓貓。

 

「我相信如果能選擇,Uncle Merlin只想和你吃飯。」

 

「啊啾,PAPA噠吱!」

 

指尖輕柔捋整小傢伙的金褐色髮絲,穿著背帶的老紳士懷抱是此生最溫暖的重量。比出生時長高長胖了許多,尿布尺寸也不再與手掌相仿,不過,他們會盡可能陪伴他長大,儘管終有一天放手讓水手追尋想望的航向,而他們永遠是家,為他守望。

 

抵達總部,照例比預期晚了些,幸而小王子蒞臨總能撲滅魔法教父的怒火,教子有方,屢試不爽。

慣性貽誤的緣故,距午飯時間頗近,例行的體能訓練遂挪至下午。老紳士的辦公室內,魔法師匯報幾件工作進度,泰半如原先籌劃,已有騎士踏上返國的班機,並增加幾件待分配的新任務。

 

由於職級未含括事先聽取職務,魔法師報告時,小騎士抱著小寶寶在隔間的休息室暫歇,甚且換了一次尿布。

是日陪同巡航的海洋生物為鯨豚,小水手一會兒捉起鯨魚舉得高高的、一會兒抓住海豚晃呀晃,咿咿呀呀口若懸河地滴滴答答,趕緊拿袋巾把小嘴巴擦擦,然則引發口水疹就不好玩啦。

 

俟談話告一段落,轉開門把,開門時小騎士不經意詢問「給我的是哪個任務?」信口半埋怨半提醒他最近幾次工作清一色都是危險程度極低,諸如監視支援下毒開保險箱,已經很久沒有親臨那種會令腎上腺素升高的場合。

聞言,老紳士覆上手中幾疊文件,薄唇霎時抿得更深幾分。魔法師看了看老朋友再望向小朋友,旋後故作忙碌低頭滑開平板,直覺與經驗告訴他風暴正在醞釀。

 

「Arthur?你聽到了。」

 

挑起眉,小騎士一面從小娃娃嘴裡搶救領帶,一面追問下一回出勤地點。老紳士未立即接話,端起辦公桌上的茶盞淺啜,茗煙裊裊模糊了鏡片後的視線,漪漣在茶湯無比明晰卻是一點一滴的依戀。

 

「指派誰出哪一項任務必須考量各種因素,我不會現在給你答覆,Galahad。」

 

「什麼因素?比如其他人沒有結婚沒有小孩,就成了高危險任務的人選,是嗎?」

 

噢──這下糟了。在心中腹誹了句,魔法師對著平板忍不住華麗地白眼,他絲毫不想旁聽這種婚姻爭戰,因為他的同僚們都是蠢蛋。

 

「沒有一個任務不重要,也沒有一個騎士不重要,Galahad,注意你說話的口氣。」

 

「可是其他人、每個人都在為了世界拚命!卻只有我一個人做那些輕鬆涼快的任務,他們也有父母或兄弟姊妹啊,我不能、」

 

「哼嗯──」

 

驟然,一聲嚶嚶湧現,在魔法教父耳中宛若天籟。老紳士與小騎士僵持的氛圍,連同益發揚聲的對話讓小傢伙不禁害怕,癟起小嘴巴泫然欲泣,成功中止了雙親的辯難。

 

「走吧,小柯基,我們準備吃飯了,猜猜廚師為你煮了什麼菜。」

 

「NI、哼──」

 

不由分說從小騎士懷中抱過小教子,譴責的目光同樣掃過老紳士,魔法教父輕輕拍拍小寶寶,嘴邊重複著別怕別怕。

 

「我先帶小柯基去餐廳,你們好好整理情緒,等一下別讓我看到你們又做一些嚇小孩的事。」

 

交代飽含警告意味,魔法師帶上門的力道極輕,門後的沉默卻重得使人喘不過氣。

 

燦陽明朗,然而空氣凝重猶如將要窒息。

手仍按在文件夾上,一旁鋼筆筆鋒銳利似刃,劃開傷口抑或割斷縫線均是一體兩面,老紳士興許把嘆息嚥在了心中,不打算開口。站在隔間門前的小騎士努努嘴,他不是全然不懂那些權衡那些斟酌,可他繼承圓桌代號不是因能活在他的羽翼下,他也能保護他們,如同他守護著他。

 

於是,走上前,小騎士揚起手將桌上的紅茶一飲而盡,在老紳士的視野中唯一的默許。

 

「休戰到小不點睡午覺為止,Mr. Hart。」

 

他提議,他附議,兩造協議,沒有握手言和。

 

而論戰確實在小寶寶午睡後再度開啟。

 

「我不會道歉。」

 

近身鍛鍊室裡,閃過幾招凌厲攻勢,翻了半圈跨坐在老丈夫腹部,小騎士微噘起的唇啣著七分倔強三分決絕,汗珠自髮梢滴落在眼前人幾綹星霜的栗髮,他一生的結髮。

 

「我不會後悔說了剛才那些話,就像我不會後悔和你結婚還有生下小不點。」

 

他或許沒說過而他們都知曉的,在宿舍接到屍袋時寫下的親屬名,他以他的名字命名了第一杯調酒,他在穿上西裝後揀選的第一把武器,他像毛蟲蛻變為他的蝴蝶。

刊登他與他訂婚啟事的報紙,他們在婚配裡簽訂彼此的名姓,他們的婚戒,他們的孩子,他們比肩,他們的家,他們想要執手的永遠。

他們知道的,深信的,就能是真實存在的。

 

窗外融化的陽光交織了一雙儷影,抬起手輕輕撫上小丈夫的臉龐,汗水恍如淚水冰涼卻滾燙,老紳士在那雙綠眸看見與自己如是相像的疇昔,此時此刻的現在,或是小傢伙長大的將來。

 

「我不曾後悔愛你,這就是我給你的回答,親愛的。」

 

我不曾也不會停止愛你,以我全部的生命。

我永遠與你願意。

 

因為,永遠就是你。

 


 




×Fin





以償_。

【HE】❤ + 🦜

※敬告:這篇是一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I love you。)


果若哭聲是生命最初的回響,又是什麼時候啊,終於迎迓第一朵笑容在心壤綻放。


假使語言的掌握多少仰仗天分,對於示愛,是不是有幾分源自本能。

職務緣故,攻防斡旋或者日常寒暄,他們不時得習練系統大相逕庭的外語。老紳士外勤時業已熟練多方口音,圓桌加冕後,雖則對外交涉時人員和機器同步翻譯,但他仍盡可能理解並推敲每一字每一句,畢竟話語可以是諾言也可以是謊言,再熾烈...


※敬告:這篇是一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I love you。)

 

 

 

果若哭聲是生命最初的回響,又是什麼時候啊,終於迎迓第一朵笑容在心壤綻放。

 

假使語言的掌握多少仰仗天分,對於示愛,是不是有幾分源自本能。

職務緣故,攻防斡旋或者日常寒暄,他們不時得習練系統大相逕庭的外語。老紳士外勤時業已熟練多方口音,圓桌加冕後,雖則對外交涉時人員和機器同步翻譯,但他仍盡可能理解並推敲每一字每一句,畢竟話語可以是諾言也可以是謊言,再熾烈的傾訴下一秒也可能冷卻。

相較之下,小騎士分配到必須夸夸其談的外務少上許多,不過以免遭遇突發景況,偶爾也得自修外語作業。當然,自是少不了國王陛下的協助,尤其義大利語方面。

 

「閉嘴,我一點也不在乎你們晚餐吃到幾點。」

 

一次裁縫店例會後,老紳士和小騎士閒聊晚飯選擇的風味,辣醬義大利麵的諧音不意外又在對話中現身,接下來任何食材的調味無不耐人尋味,幾乎把空氣薰出腥味。

被迫旁聽的魔法師翻了當日第十三遍白眼,在平板開啟速食店外送網頁,決定獨享熱騰騰的美味炸雞,療癒再度受害的視聽。

 

若是談及閉嘴的方法,魔法師泰半以武器配額或銀行帳戶下達通牒,更殘忍是彷彿會無性繁殖的報告文件,一頁十頁上百頁,截止日通常不到一天,毫無協商空間,務必準時交卷,謝謝。

至於老紳士與小騎士,不外乎直接抓住親嘴,無論是上面或下面,此刻再無須隻字片言。儘管以結果而言是張開嘴,卻是最有效的應驗。

 

然而,自從家裡多了一位小小新成員,兩位新手父親往往是累到無言,閉上眼隨即昏睡,可不等同一夜好眠。

 

他們家愛笑也愛哭的小天使啊,肚子餓尿布濕討抱抱時嚎啕如警鈴,吃飽了給逗樂了開心了又咯咯笑得甜美,映在每一雙目光萬般純粹。

清醒時各種哭哭笑笑,酣睡了也不代表靜音,小娃娃不知在夢中玩哪些遊戲,迷迷糊糊的含囈猶若吸著奶瓶,是不是夢裡也要大快朵頤。

 

慢慢長大,開始咿咿呀呀說話,外星來的寶寶語是無解的終極密碼,連魔法教父也難破解。大人只能勉強猜出關鍵字,但相仿、甚且相同的發音,在小人隨心所欲的小腦袋裡又可能是相異的意思,從小練習令人摸不透的本事。

倒是點名全然不成問題,小王子心中的點名簿無一重複,每個名字皆為專屬,排行第一當屬爸爸爹地,魔法教父亦榜上有名。

 

第一次聽見小傢伙喊PAPA與DADA,如何能描述當下的心境呢。

分明只是簡簡單單重疊的音節,不若職稱那般正式,也非共枕濃情密意的暱稱,可是啊那樣脆生生地燦爛勝似陽光、晶瑩剔透並且無比甜蜜地在耳畔漣漪,在心湖怦然為天地之間唯一的明晰。

在這座不完美卻萬千美好的世界上,他們選擇牽起彼此的手,結髮一生一世,更結晶了一個小寶貝,謝謝小小的生命讓他們成為他的家人,自此收穫父親這樣獨一無二的身分。

 

還好小好小的你呀,別急著長大。

讓我們在時光裡握著你的手,一家三口,一步一步走一段吧。

 

倘如說話是降生以後慢慢學習,那麼,聽話興許早在猶浸泡於羊水時即起始。

或是因著出生前他們每天隔著肚皮喚他,除了他們的聲音,小傢伙也鍾情於《小王子》的故事,對一切「小」開頭的詞彙十分敏銳,緣由許是同僚為小貴賓取名的代號均以「小」起頭。魔法師更是每日噓寒問暖可愛的小教子,因此被騎士們私下打趣,魔法教父如果不是在關心小柯基,就是在等著被小柯基關心。

 

「腳蕉、小噗跌走。」

 

這日,老紳士牽著堅持自己走的小娃娃赴總部,小騎士仍在任務中,預計兩天後回國。

一歲左右學走路,儘管腳步還不穩時常跌倒,然而小傢伙非常有主見,爬樓梯也要自行抓著欄杆。惟過馬路尚未被放行,須由他們抱著,只有在家能推著學步車預習紅燈停綠燈行。

 

PAPA和DADA已能喊得順口,小娃娃目前自稱的進展來到「小噗跌」,日前曾出現疑似融合小不點與小柯基的「小咕嘀」,以及綜合了mini Hart的「小咕咪」。

 

「口逆!」

 

「你今天的領結有圓點啊,小柯基。」

 

列車門一開,等候在旁的魔法教父欣然接受小王子的飛撲,暖融融的奶香小太陽擁有溫暖的魔法,能將每顆疲憊的心照亮。

 

到了辦公室,魔法師精簡彙報工作事項。小騎士的任務大致依規畫進行,昨晚他們簡短視訊,看見在小床睡得香甜的小傢伙,小騎士指腹輕拊手機螢幕,心裡是不是輕輕哼起搖籃曲呀,乖乖睡,小寶貝,我們都陪在你身邊,一起走向每一個明天。

 

報告後,魔法教父陪小教子玩了少頃,牙牙學語的小娃娃鉅細靡遺介紹故事書中的角色,魔法師認真聽講奶聲奶氣的一字一句,或提出諸如熊熊喜歡吃蛋糕還是蜂蜜這類疑問,和小王子一同捕捉插圖的蛛絲馬跡,也讓國王陛下能把握時間處理較緊急的公務。

起身離開前,在平板設定了亭午的提醒,魔法教父和小傢伙約好共進午餐,小拇指打勾勾,準時出席才是乖寶寶喔。

 

從背包拿出色筆和圖畫紙,今日陪同出遊的還有一隻小鳥玩偶,小娃娃握著筆在紙上彩繪好多種顏色,偶爾問爹地什麼時候回家,偶爾咚咚咚跑過去跟爸爸撒嬌,獲得額上一朵釀著茗香的輕吻。

 

沙沙沙,沙沙沙。

鋼筆和畫筆在紙面合音相似的節奏,恍如陽光飄落書頁,在茶湯輕盈滴淌一縷寧柔。

 

不多時,未聞紙筆動靜,老紳士抬起視線望向茶几。果不其然,坐在小椅子上,小傢伙不知何時趴在桌面睡著了,小手還捉著沒蓋上的筆。

將鋼筆暫擱,老紳士悄然走近,輕輕抱起睡得流出口水的小娃娃,讓小臉枕在肩頭,拈起袋巾輕揩臉頰的唾沫和可能沾上的顏料印子,大掌安安穩穩擁著溫熱的小小身軀,無名指上的誓約以永恆為期。

 

「小噗跌……PAPADADA,愛咿──」

 

翕然,聽見軟軟糯糯的夢話,他與小騎士在夢中也給一顆小小的心惦記,老紳士不禁唇緣淺揚,轉頭在小傢伙金褐色的髮絲輕柔一吻,心跳溫暖如斯。

 

「我們也愛你,小不點。」

 

我們愛你,因為愛的每一種原因,記憶愛的每一種意義,每一刻無以重來的點點滴滴。

因為愛啊,是你。

 






×Fin





以償_。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大寶貝抱抱,小寶貝抱抱。)


(因為,你是我們的最美好。)


左邊臉頰親一下好嗎,右邊臉頰親一下好嗎。

是紅冬冬像小蘋果嗎,是水嫩嫩像水蜜桃嗎。

有牛奶的奶香嗎,有糖果的甜蜜嗎。

在夢裡的小精靈偷咬一口啊,哎呀哎呀,小天使就要哭哭醒來找奶瓶了呀。


牽手、擁抱與親吻,主臥房內賴床抑或繾綣的溫存,之於他們無論婚前婚後均是日常,在家及職場俱習以為常。無...


※敬告:這篇是兩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大寶貝抱抱,小寶貝抱抱。)

 

(因為,你是我們的最美好。)

 

 

 

左邊臉頰親一下好嗎,右邊臉頰親一下好嗎。

是紅冬冬像小蘋果嗎,是水嫩嫩像水蜜桃嗎。

有牛奶的奶香嗎,有糖果的甜蜜嗎。

在夢裡的小精靈偷咬一口啊,哎呀哎呀,小天使就要哭哭醒來找奶瓶了呀。

 

牽手、擁抱與親吻,主臥房內賴床抑或繾綣的溫存,之於他們無論婚前婚後均是日常,在家及職場俱習以為常。無視被迫第一線觀賞的魔法師如何脅迫,老紳士和小騎士照樣不分場合你儂我儂,甚而水乳交融。

 

該說是先天遺傳或後天影響,興許尚浸泡在羊水打嗝時,老紳士經常撫摸並輕吻小騎士的孕腹,小魚兒隔著肚皮感應到了呢,那是無須化成泡沫的真愛之吻,每一句呼喚在水中溫柔回聲。

加之出生以後,親親頭髮蹭蹭鼻尖勾勾小胖手搔搔小腳丫,嘴唇覆在小肚肚模仿放屁噗噗噗,拍拍包尿布的小屁屁,數數手指頭再數數腳趾頭……每天如斯柔軟的親暱,小寶寶給逗得咯咯笑,報之雙親以黏糊糊的奶臭唾沫,魔法教父的衣領近乎一年也飄著濃郁奶味。

 

給抱著途經鏡面,對鏡像裡的大人小人大方獻吻;捉起每隻布偶逐一口水洗禮,玩偶們只得再度光臨洗衣機;最喜歡無疑是跟爸爸爹地親親,綠色大眼睛好不開心地笑瞇瞇。

長大一點,再見時小手心在嘴巴蓋章飛吻,在臉頰打唔嘛預防針就不會冷冷,早安午安晚安吻,這樣睡覺的時候,就不會怕黑黑了喔。

 

襁褓時期讓大人抱在懷中,學會走路後即使腳步顫巍巍也堅持自己走,不過,撒嬌仍是每日必備的作息。

或者從小床越獄爬到大床上用親親喚醒雙親,或者玩玩具時突然跑過來摟住頸部臉貼臉抱抱,或者出差返家迎迓軟綿綿的投懷送抱,附贈諸如「DADA小不點好霞你」、「小不點愛PAPA」,哪顆心能不融化成蜜,萬千疲憊付之一哂,擁著懷裡的小太陽,又能重新充電滿滿啦。

 

是日,在家吃過早餐,一家三口乘車前往裁縫店,再轉車直達總部。

在安全座椅乖乖坐好,小傢伙今天穿了一件綠底滾黃邊的短袖T恤,牛仔短褲搭配黑白相間的小鞋子。衣服上還印了框在圓圈內的電光標誌,把雷電鎖在圈圈裡面,下雨天也不怕閃電打雷。

 

「我們要跟PAPA、DADA一擠薩班呢,薩班的地方葛以看到Uncle Meni,Uncle Meni的板板會亮亮──」

 

向抓在手裡的布偶說明本日行程,今天陪小娃娃出門的是一隻野狼與一隻猩猩玩偶,這是它們第一次出任務,縱然途中充滿未知,它們依舊會盡忠職守不讓小主人孤單。

其他動物則盡責地看家,不只在小床內圍了一圈,大床也有狗狗布偶站崗,書房、廚房、客廳亦然。為首還有趴在小窩打盹的狗兒,夢中是不是繼續和牠的人類弟弟玩紅橙黃綠藍靛紫各種球球。

 

不多時抵達總部,小王子蒞臨,魔法師自然候在車門旁迎接,可從來沒有哪位圓桌之王獲得此等殊榮,更別提令人頭痛的現任國王與王后。

 

大致彙報了幾件任務進度,以及尚在追蹤的事項,沒什麼突發狀況,老紳士和小騎士遂至健身房鍛鍊,魔法教父樂得陪小教子四處蹓躂。一手持平板,一手牽著那只小小手,這一刻,魔法師覺得此生最重要的意義皆在手中,任何為非作歹的邪惡勢力都別想打敗他。

並且,魔法師已未雨綢繆地關閉了與上司的連線,十全十美,他絲毫不想再撞見已婚夫夫的私密畫面。不謝,不客氣。

 

另一邊,呼應了魔法師切斷線路的先見之明,健身房內獨處的老紳士與小騎士(縱使原本有人在使用器材,看見國王和王后到場,為了身心健康也會盡快退場,讓夫夫倆包場),這一會,又在重訓時越過槓鈴吻了起來。

舉重或舉槍或舉案齊眉,還真是一舉數得,魚水相得。

 

所幸中午在餐廳,沒見到老紳士頸子多了一排齒痕,或小騎士腰痠背疼的扭捏坐姿。小傢伙握著學習叉子一口接一口把午餐吃光光,魔法教父偶爾回覆小教子對飯菜的疑問,不忘簡述食物所含的養分,幾可謂小王子專屬的營養師。

 

午睡時間,回到辦公室,附設的休息間床上擺著兩大一小三顆枕頭,以及狗狗腳印的小被子。

 

「小不點要墜覺覺呢,PAPA跟DADA也要墜覺覺!」

 

抬起小胖腿爬上床,抱著野狼和猩猩玩偶自動自發在枕頭上躺好,小娃娃催促雙親一起睡午覺,才可以當乖寶寶。

以身作則,老紳士與小騎士各自臥在大床兩側,將蓋在小肚肚的被子掖妥,說好午安就要閉起眼睛,在心裡數十隻小羊,不可以睜眼偷看,不然小羊嚇到會逃走。

 

然後呀,一、二、三、四、五……

呼嚕嚕,呼嚕嚕……

 

微微側臥著,老紳士悄然張開一絲視野,小傢伙已甜甜寧睡,就連小騎士也滑入夢鄉。

靜靜凝眄一大一小的親愛家人,小騎士和小娃娃相像的睡顏令他不禁莞爾。旋後,老紳士微調姿勢,取來擱於床邊櫃的平板,把握時間著手處理幾項聯繫工作,或許今晚不必在家加班。

 

噠噠噠,噠噠噠。

一個字兩個字,一封信兩封信,一次行動兩處地域,春秋流轉儼然終無止境。

可是,我願意堅持願意努力,為了守護你。

我們親愛的你。

 

多久或不多久,小傢伙傳來動靜,老紳士連忙關起平板置回櫃上,像小騎士躺臥著闔眼。

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娃娃翻過身爬起來,伸出圓圓指頭對布偶們小小聲「噓」以示禁聲。旋即,嘟起小嘴巴,小傢伙先在爹地臉頰甜蜜蜜「唔嘛」,再轉向爸爸臉上暖融融「唔嘛」,最後躺下抱住玩偶,閉上眼睛延續未完的夢。

 

午安,小不點。

 

淺淺勾起唇線,他將手輕輕放在小娃娃肚肚,而後,感覺到另一只較小的手挨了過來。無名指上的戒環如是溫暖。

 

午安,親愛。

 






×Fin





以償_。

【HE】❤ + 🏇

※敬告:這篇是三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快馬加鞭,那麼,是哪一邊?)


西裝是現代紳士的鎧甲,科技打造出符合想像與超出邏輯的偽裝,語言時而字裡行間鏗鏘如子彈上膛,時而吹落在耳畔嘆息般將一雙眼眸的武裝融化。

舉杯時預備著下一秒割開咽喉連同嚼碎的謊言,瓊漿猩紅勝乎浴血。共舞的每一步如同斂避可能引爆的地雷,縱然時流裡誰的名字不是灰飛煙滅。沒有人無罪可哪一聲定槌得以判別,無論何如演變人猶為人,歷史唯一前進的方向便是重演。


而...


※敬告:這篇是三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快馬加鞭,那麼,是哪一邊?)

 

 

 

西裝是現代紳士的鎧甲,科技打造出符合想像與超出邏輯的偽裝,語言時而字裡行間鏗鏘如子彈上膛,時而吹落在耳畔嘆息般將一雙眼眸的武裝融化。

舉杯時預備著下一秒割開咽喉連同嚼碎的謊言,瓊漿猩紅勝乎浴血。共舞的每一步如同斂避可能引爆的地雷,縱然時流裡誰的名字不是灰飛煙滅。沒有人無罪可哪一聲定槌得以判別,無論何如演變人猶為人,歷史唯一前進的方向便是重演。

 

而,孰是孰非。

時光猶然無解。

 

 

雖則西服代替了盔甲,移動以公務車代步,但他們畢竟是騎士,對於騎馬自有一套心得,從小即可見得。

襁褓時期的包屁衣囊括海陸空各色動物款式,長大一點的牛仔裝同樣一應俱全,無庸置疑出自魔法教父的手筆,只不過美式西部風情的「咿──哈!」換成了迷你Hart風格軟軟糯糯的「NI」。

 

「將來你一定能把Statesman併入Kingsman,小柯基。」

 

抱著一身牛仔裝束的小寶寶,任小教子扯出領帶權充磨牙器,魔法教父覷了一眼會議桌旁狀似商討任務的國王與王后,桌子下,小騎士大大方方把腿枕在老丈夫膝上,老紳士神色自若一只手翻閱資料、另一手輕輕撫在小丈夫小腿,旁若無人或目中無人,同事們一個個裡外不是人。

 

「我只能指望你了,小柯基。」

 

推高眼鏡,魔法師第N度下定決心務必灌輸小王子正確的教育,萬不可模仿不知羞恥心何以拼寫的兩位父親。

 

待小傢伙能坐得穩一些,他們或一人躺在床上半抬起腿,另一人扶著小娃娃坐在腿上隨節奏高低擺動。人體搖搖馬可不好當,不過聽著小傢伙咿咿呀呀笑得好不快樂,雙親做牛做馬也是值得。

更大一些學會簡單的字彙,小牛仔食髓知味,奶聲奶氣一會兒要坐低馬馬,一會兒又想乘高馬馬,還指名爸爸爹地各自的角色,絲毫沒有協商餘地。

 

誰說過的那句妨礙他人戀情者會被馬踢,如此,完成戀愛者是否會被當馬騎──跪著讓小傢伙坐在背上爬了一段客廳地板,低馬馬搭得心滿意足,接著轉乘高馬馬指揮去向。說不定,自小練習騎馬,小王子以後也會成為誰的白馬王子呀。

 

「低馬馬要綴覺呢,小不點坐高馬馬。」

 

小騎士趴在沙發,看向讓小娃娃坐在肩膀欣賞蝴蝶標本、捉著一雙小胖腿以防摔下的老紳士,先是在心中忖度幸而他頗習慣一起一伏的跪姿,跪著腰部用力並非難題,旋後驚覺孩子的指定難道事出有因,由於見過相仿的場景……

 

那日之後約莫一個月,小騎士如何不肯跪在床上,儘管沒有追問,老紳士也能臆度幾分。這倒不成困擾,床笫間他們不曾限制了嘗試,況且臥室之外尚有許多地點可選擇,只要小傢伙夜裡別突然醒來哭著找爸爸爹地,他們即能縱情直至忘情。

深夜仍持續鍛練體力,精益求精,不顧會否耽擱翌日會議。魔法師奉上一雙白眼以資獎勵,請以身作則愛護小王子的身心,切勿隨時隨地隨便發情。

 

噯、他們才沒有隨隨便便咧──對此,小騎士舉手抗議,他可是對怎麼樣身體力行把老紳士榨乾深有研究,別人可沒有這項專屬殊榮。

 

雖說早晨由於各式各樣的緣故,舉凡低血糖賴床盥洗打理磨磨蹭蹭共浴讀報佐以早餐茶的香氣以及育兒日常,抵達裁縫店往往已貽誤,更不必說再搭列車趕赴總部。

但,凡此種種均無礙他們善用時間上天堂。

 

晨起的生理反應理所自然,不過比起順水推舟,他更喜歡推波助瀾。

倘若睡前已耳鬢廝磨盡歡,執行上會省時許多,假如一時興起,床邊櫃無時無刻不備妥潤滑,甚而床底下也曾撈出尚存三分之一容量的瓶罐。當然,無論哪一種景況,需要留意仍是小傢伙的動靜,攸關他們是否得以盡興。

 

能採取的作法萬千,小騎士最中意的是一面自行拓展、一面把枕邊人吸得低吟著轉醒,再自食其力果斷坐上去,自動自發被老紳士釘著儼然他的蝴蝶,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潮落潮湧,他們追逐著共享的歡快一波越過一波,然後他榨出他的每一滴填滿在裡頭,滾燙在心頭每一下悸動。

 

可偶爾也是會給薄懲的,不乖就要打屁股喔。

 

「唔、Harry……!」

 

「家裡最頑皮的是你哪,Eggsy。」

 

或是被老紳士轉過身,掐在臀瓣的大掌輕輕鬆鬆仿若捏開熱呼呼奶油餐包,狹縫讓老丈夫的舌尖似蛇信般舔濡,小騎士含不住嘴裡發燙的宏器,只能喘息著顫抖呻吟。

或是老紳士蹙眉咋舌一聲托住小丈夫腰肢,挺身登時天旋地轉,跪在大床雙手扣住小騎士腳踝猛力頂弄,逐漸緊繃的囊球撞上飽滿臀肉漣漪波紋,恍惚他在他心湖每一句怦然的回聲。

 

我聽見了,聽見你說出口的與沒有開口,就像你那樣聽見我。

因為我們心跳著在彼此心口,在牽起永遠的手。

 

因為,我們一家三口。

 

 

這天,踏進裁縫店業已遲誤,小傢伙一階一階踩上樓,看見站在會議室內的教父,好不開心地邁開小胖腿咚咚咚跑過去,脆生生一句「Uncle Meni早安!」立刻將魔法師的心情揭幕陽光,期待和小教子共進午餐。

大人們開會,小人在一旁自己騎木馬玩,恰好搭配牛仔裝扮,或許哪天可以騎馬直闖Statesman談判。

 

例行彙報結束,魔法師大略說明新指派的任務,小騎士接過紙本讀了幾行後提出看法,稍微研商。

 

「這個地方,Merlin,我記得之前有一次──」

 

聽著討論,執起茶盞淺啜,老紳士在腦中分析幾種可能的發展,旋後想起孩子被冷落了片刻,遂起身走向木馬,輕捋小娃娃金褐色的頭髮,再抱起仰頭笑得燦爛的小娃娃。

 

「你覺得騎馬好玩嗎,小不點?」

 

替小傢伙整理領巾,老紳士忖思下午回家前興許能去一趟公園,讓小娃娃與小朋友們遊戲。

 

「好玩,我騎馬馬──」

 

點點頭,小傢伙看著爸爸,卻忽然伸出圓圓指頭朝向爹地,小小的手指猶若發出光束,小騎士背後驟然一寒,然而他們不及阻止,小嘴巴繼續唱名。

 

「DADA騎PAPA。」

 

騎馬,駕,駕,駕。

既然這麼勤勞演練,準備好下次去美國騎馬一個月了嗎?

 






×Fin





板凳先生
人生有很多无奈与苦涩 也有很多...

人生有很多无奈与苦涩

也有很多希望与甜蜜

要记得不好的,忘记不好的

要记得美好的,一直记住着


人生有很多无奈与苦涩

也有很多希望与甜蜜

要记得不好的,忘记不好的

要记得美好的,一直记住着


阿D
我又开始了想画一下新欢赢赢子?...

我又开始了
想画一下新欢赢赢子🐰🐰
画得不好🐰
意志力只够涂鸦一下脸的程度
🙉
(加个模糊一切的滤镜☞发送)

我又开始了
想画一下新欢赢赢子🐰🐰
画得不好🐰
意志力只够涂鸦一下脸的程度
🙉
(加个模糊一切的滤镜☞发送)

野区姓李ssr

信白小段子

清晨


韩信在床上搂着李白看手机


“小白,我看到一个文章


里面说第一胎生男孩是母亲智商高,生女孩是父亲智商高”


“所以呢?”


“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谁智商高!”


“狗韩信,智商堪忧啊”


“???”

清晨


韩信在床上搂着李白看手机


“小白,我看到一个文章


里面说第一胎生男孩是母亲智商高,生女孩是父亲智商高”


“所以呢?”


“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谁智商高!”


“狗韩信,智商堪忧啊”


“???”

月🌙

(二)

MC.我的世界!🎉

NN路痴技能点满😂

k先生真的厉害(๑•̀ㅂ•́)√

又是k先生找不到娃一天 (ง •̀o•́)ง 

(以及。。我真的不会画房子。。

●| ̄|_。。凑活看吧。。)


(二)

MC.我的世界!🎉

NN路痴技能点满😂

k先生真的厉害(๑•̀ㅂ•́)√

又是k先生找不到娃一天 (ง •̀o•́)ง 

(以及。。我真的不会画房子。。

●| ̄|_。。凑活看吧。。)



我是乖孩子

姆们小丫头❤

续上文

勿上升正主

小心我咬你,我咬人很疼可疼了

不喜欢的,就别看

你的视角

分割线                                           ...

续上文

勿上升正主

小心我咬你,我咬人很疼可疼了

不喜欢的,就别看

你的视角

分割线                                                    


“嘿,你个大楠,真贼,你可”大林想抢过你,可是嗯……就是够不着

“哎,小姑娘你是谁呀,叫嘛”108块的那位才想起来问

“唔,我是,我是惠姨的亲侄女,我是惠姨妹妹的女儿,可以叫我勤儿”小奶音迷的那3人不得了。

“哟!原来是表妹的闺女,我记得妹妹那时候好像还没结婚吧,我就来的北京呢。妹妹现在怎么样啦?他知道你来北京吗?”张云雷问道你

“我妈妈,我妈妈,她因为车祸给去世了,嗯,你是我舅舅吧?我记得妈妈说在世的时候说过你。”你强忍着泪水不让泪水留下来。

“妹妹,妹妹她,去世啦?我怎么没听姐姐说过呢?勤儿宝贝,你爸呢,他怎么样了,你自己来的?”张云雷的眼眶也红红的。

“老舅你看看你这话说的,到时候自己问妈吧,不要让勤儿儿宝贝儿。想起这事儿啦!唉”大林又悄悄的抱回你

“啊!郭麒麟你怎么可以从我身上又抱回去啦?我才刚抱没多久嘛,再让我抱会儿。”大楠委屈的眼神看着大林。

“你都抱了好久啦!”大林很得意,大林不委屈啦

“害,你们这儿都干嘛呢?一会儿把勤儿宝贝儿就折腾死了”郭老师和王惠老师从楼上下来了

“其实宝贝儿要不跟大姨学京韵大鼓吧”王惠老师看着你,眼神中的慈爱让你想哭,大姨和妈妈长的太像了,你想起了妈妈。

“大姨我还想跟大姨夫学学相声,可以吗”你一副可怜的眼神望着他们。5岁的孩子本来就很可爱,但是你又长的俊俏,显得像小猫一样乖。

“成,可以,那你就跟我学吧!”郭老师一时被你可爱的面貌所迷惑,就给答应了,(后来可后悔了,后话了)“那你要上学,周末再练习”

“好,那我可以叫您师傅吗?”经过从小到大发生的事儿。你变得很懂事儿。做事说话都很谨慎,也比较小心翼翼的。




分割线                  不喜勿喷            谢谢  

我是乖孩子

德云社是光❤

第一次写文哈

写的不好请谅解,谢谢

小学生文笔

偶尔小车,等我整明白链接

请勿上升正主

你的视角

分割线                                想骂我的请您离开,谢谢


“呦呵,谁家小姑娘呀,长的真俊。”郭老师在家门口看见一个,嗯嗯嗯---...

第一次写文哈

写的不好请谅解,谢谢

小学生文笔

偶尔小车,等我整明白链接

请勿上升正主

你的视角

分割线                                想骂我的请您离开,谢谢


“呦呵,谁家小姑娘呀,长的真俊。”郭老师在家门口看见一个,嗯嗯嗯--------

一个贼可爱漂亮的小姑娘,小姑娘抠着手,紧张的看着郭老师,巴拉巴拉的也没说出个长短。(也就是你)

“惠儿,你快看看这谁家姑娘”

“呦,勤儿!你咋来了,也不和我说,好让你哥接你去呀,快进屋。别在外面冻着啦”

郭老师一脸懵???嗯???

“德纲,楞啥呢,快和勤宝进去,呦,怪我怪我,我忘了,这是我去世妹妹(勿上升正主,上升就咬你)的女儿,我侄女”

好说歹说,郭老师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楞了一秒,就反应回来了。

“那咱就屋吧,屋里暖和,走吧勤儿”郭老师和蔼的看着你。

“嗯~嗯,姨妈好,姨夫好。姥姥姥爷老了,我就自己来了,妈妈去世后,他们就照顾我,我爸爸他也-也给我找了后妈妈,我---我就自己来了,然后就迷路了,走着走着就来着了”

“呦,我的乖宝宝呀,你才5岁呀,没跟姥姥姥爷说吧,你呀你,被人带走咋办,你妈让我们照顾你,你自己到是跑出来了,以后不许了,听见没,以后和大姨住,大姨大姨夫照顾你,你那爹,咱不要了,咱不受那罪,你妈也是,说那时候不让找他结婚,这下好,我那可怜的妹妹呀”

说着说着,你本坚强的不想妈妈的脸上也哭了起来

为了不让姥姥姥爷担心你,已经憋了好几天了,见着姨妈这样,你也就抱着姨妈哭起来

风中凌乱的郭老师😂

咋也是5岁的孩子,也走了那么长的路,又累,又哭了那么久,哭着哭着也就睡着了,当郭老师看见时,你的眼角还有着泪,时不时的小哭嗝,郭老师看见都心疼死了

“惠儿,勤儿睡了,别哭了啊,咱先回家,你还有我呢,来,我抱着勤儿”郭老师拍了拍王惠老师的背,抱着你回了玫瑰园

“大林呢”王惠老师压低声音说

“妈,这儿呢,一会舅舅和大楠要来”郭麒麟扯的嗓子说

很幸运,你被吵到了,吵醒了,你揉了揉哭完红红的眼睛,本能性的想哭,毕竟是小孩子。

郭老师看见后,那叫个心疼,拍了拍你的背,温声的叫你

“勤儿,醒醒,看看那个吵醒你睡觉的是你表哥,要睡就先到你大林哥哥的房间睡会,下午就把你的房间收拾出来了啊,乖”

大林在旁边凌乱了:这是我爸???一定是我没睡醒,还有这小闺女谁呀????

“大林,这是你表妹,抱她去你房间睡会觉切,都把我宝贝侄女吵醒了”郭老师抱怨着大林

大林想哭,大林坚强,大林加油

“嗯~谁呀,不用了姨夫,我醒了”你又揉了揉眼睛,没睡醒的小奶音说着,但是依旧礼貌的说着

哎呦喂,这声音让郭老师王惠老师给稀罕的

大林的心呀,那叫个软,亲死了

“大林哥哥好,我叫刘勤儿,叫我勤儿就好”

“呦,对了,过几天给勤儿改了名,把户口弄回北京吧,你说呢德纲”

“好好好,我也正想说这呢,就和你姓吧!”郭老师点了点头

“姨姨,姨夫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别问为啥5岁懂这么多,问我也不知道)

“大林哥哥抱”你看着大林,大林一脸想抱又不敢从郭老师怀里抱出来,一副委屈的小眼神看着你

这下换郭老师委屈的看着你

叮叮叮,门铃响了

大林抱着你去开门,你趴在大林身上又想睡觉,但是出于礼貌,就光趴在大林身上

“呦,大林你闺女呀?”身上带着钢板的二爷调戏着大林“来来来,我抱抱,德云社这都没个闺女”

“不要不要不要,我才抱上”大林委屈

“嗯~嗯~这谁呀”193的大楠仗着身高抢过你(没捎带谁😂)

大林突然发现怀里的小姑娘不见了一脸惊呆的看着大楠。




分割线                                                                            

不喜勿喷,谢谢

睡醒了。
p 了一张桔梗的图片, 漂亮的...

p 了一张桔梗的图片,

漂亮的,桔梗。

花朵叠图是微博上的,侵删致歉。

p 了一张桔梗的图片,

漂亮的,桔梗。

花朵叠图是微博上的,侵删致歉。

浔阳

我觉得的自已是狗仔……小哥哥对不起!😏😏😏😏现实生活中的腐女(我好像被发现了……)

我觉得的自已是狗仔……小哥哥对不起!😏😏😏😏现实生活中的腐女(我好像被发现了……)

๐˙Ⱉ˙๐
任凭爱意将小晴私有。

任凭爱意将小晴私有。

任凭爱意将小晴私有。

亮亮的姐姐
闲暇时 我希望 一壶酒 一点音...

闲暇时  我希望 

一壶酒  一点音乐  一碟小菜

真爽

闲暇时  我希望 

一壶酒  一点音乐  一碟小菜

真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