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435浏览    218参与
gaotingting0909
在下良良有何贵干
因为喜欢,所以热爱,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因为喜欢,所以热爱,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桃籽妖妖
模型:白天有多热闹的公园,晚上就有多恐怖!
模型:白天有多热闹的公园,晚上就有多恐怖!
山夫电影
当所有人都重生归来,小镇开始失去控制,悬疑美剧《魂归故里》1
当所有人都重生归来,小镇开始失去控制,悬疑美剧《魂归故里》1
爱笑的雪梨
发夹戴错白费功夫!快来get发饰的正确佩戴方式~
发夹戴错白费功夫!快来get发饰的正确佩戴方式~
小胖影视
聋哑学校的孩子过着悲痛的生活
聋哑学校的孩子过着悲痛的生活
寤寂

188聊天室

宫应弦好带感哇啊啊啊啊!

“???带感?谁?宫警官?”温小辉忍不住瞅了眼宫应弦,好看是好看,但是这么冷的一个人,带感?

“小辉哥,你在看什么?”洛羿并不打算跟宫应弦过多接触,但是此时看着小辉哥一直看着宫应弦看,有些不舒服。

“啊?”温小辉连忙伸胳膊圈住洛羿的脖子,凑过去,想了想解释到“我就是看看宫警官,不过他也太冷了,还是老公你好~”


屏幕里不急不缓传出一道低沉的男声,哪怕没有身临其境,也能感受到那满满的压迫感:

宫应弦:想跑?回答我的问题,转过来,我说,转过来

 

“宫警官,你这是在审犯人吗?”有人好奇,问了一句。

宫应弦:“.........不是。”

任燚想......

宫应弦好带感哇啊啊啊啊!

“???带感?谁?宫警官?”温小辉忍不住瞅了眼宫应弦,好看是好看,但是这么冷的一个人,带感?

“小辉哥,你在看什么?”洛羿并不打算跟宫应弦过多接触,但是此时看着小辉哥一直看着宫应弦看,有些不舒服。

“啊?”温小辉连忙伸胳膊圈住洛羿的脖子,凑过去,想了想解释到“我就是看看宫警官,不过他也太冷了,还是老公你好~”


屏幕里不急不缓传出一道低沉的男声,哪怕没有身临其境,也能感受到那满满的压迫感:

宫应弦:想跑?回答我的问题,转过来,我说,转过来

 

“宫警官,你这是在审犯人吗?”有人好奇,问了一句。

宫应弦:“.........不是。”

任燚想到了这里是哪里,心里想,虽然不是,但是还真差不多。

 

宫应弦:是什么样的幻想?跟你和祁骁做的一样吗?

任燚:不知道,不记得了

宫应弦:你还要说多少谎话?

任燚:够了!你想证明什么宫应弦?!

 

宫应弦这满满的压迫感,这语气.....像是在审犯人,就是说你您能不能温柔一点??好歹是你媳妇!!

 

好家伙!这么吓人的话你是对你老婆说的?!!

 

辛亏小十是警察,要不然他哥哥们做过的没做过的他都会做一遍。

小十对四火的占有欲极强,在他以为祁骁是四火男朋友的时候就曾调查过祁骁,想用些手段让他离开四火,但好在他是警察,只是想想没有实施

宫应弦幸亏是警察,要不然他就是纯纯的控制狂,四火根本招架不住。

但是他又是个离家出走还要抱枕头的撒娇1

宫应弦:所以呢~你们多久会分手??

我们小宫sir会举一反三嗷~

他还是化学博士,化学炸弹更轻便体积更小威力更大,比物理炸弹更厉害!!

四火:你不喜欢男的,你根本做不到,别闹了,我这不知道你逞这个强图什么

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就是因为我是警察叔叔

严觉:我谢谢你!

祁骁?四火以前是1,算是一个相好吧?

哦!吃醋那个!好像是个小明星?

是个小明星,后来宋居寒为了报答四火把他捧红了!

宫大小姐情敌真多!

怎么哪都有核桃!哈哈哈哈哈哈

这本宋居寒和何故他俩客串,一个大型演唱会宋居寒压轴演唱。

啊,我记得,核桃还当着他们俩的面叫何故宝宝!

当时宫任这对儿他们俩还没在一起呢!



 晚上六点左右,大部分的嘉宾都已经到了,集中在休息室化妆。
    任燚可以自由地在场馆任何一个地方走动,他看着那些前呼后拥的歌手,穿着绚丽的舞台服,准备迎接万众瞩目的时刻,突然就有点理解了祁骁拼了命地想红的心情。
    任燚的手机震了一下,是宫飞澜发过来的信息,问他宋居寒到了没有。
    自从他告诉宫飞澜自己负责这场演唱会的消防执勤,可以帮她要宋居寒的签名,小丫头已经兴奋了好几天了。
    任燚回了一条:还没,到了通知你。
    这时,宫应弦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应弦,你到了吗?”
    “到了,我在你说的这个6号门。”
    “好,你在那儿等我,我马上去接你。”
    任燚赶到6号门的时候,发现宫应弦正被一群女孩子围在中间,他宛若鹤立鸡群,整整高出了一个头。
    “应弦?”任燚跑了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骗人吧,你一定是艺人,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嘛。”
    “哥哥你是宋氏传媒的新人吗?你唱歌还是演戏啊,我们会支持你的哦。”
    “我不是。”宫应弦的眉头紧拧着,不停地往后退。他看到任燚过来,眼睛一亮,如释重负,赶紧给任燚使眼色。
    任燚憋着笑,过去给他解围:“哎哎,美女们,他不是明星,你们别围着他了。”
    “不是艺人干嘛戴口罩啊,而且这么帅,身材这么好。”
    “他真不是,他是我的同事。”任燚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一群女孩子愣了愣,然后发出此起彼伏地尖叫。
    “消防员都这么帅的吗,我要粉消防员。”
    “是哪个消防队我要去参观!”
    任燚趁机一把拉住宫应弦的手,把他从人群里拽了出来:“好了好了,你们还不去排队,去晚了要排很久的。”他拉起宫应弦就跑。
    俩人一口气跑进场馆,才慢了下来。
    任燚回头一看,宫应弦上身穿着一件米色的短款羽绒服,下身穿着牛仔裤和雪白的运动鞋,他的头发也没有用发胶固定,而是随性地散落在额前,哪怕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依然看得出帅气逼人。
    任燚看呆了,他从来没见过宫应弦打扮得如此青春洋溢,就像个大学生一样,难怪那些小姑娘见了他要走不动路。

 

说实话,我也走不动路!

这么个大帅哥!我走的动的话我还是人吗!!

哇!小十的颜值绝对杠杠的!

 

 

 

任燚想不通为什么看着看着视频突然就切换成这个了,看着屏幕中的宫应弦以及自己毫无巨细的心理活动,难得脸有些红。

“你呢?”宫应弦看着屏幕上眼睛里都是自己的任燚,心情格外的好。

“什么?”任燚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沉思了几秒后,顿时眉开眼笑。

“我家老宫这么帅,我肯定也走不动道!”

他们相处的时间很久,宫应弦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动不动就脸红,但是有时候面对这么直球的任燚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何故听到宋居寒的声音,似乎想起了什么,后怕的同时又有些庆幸,觉得幸运女神真的很眷顾他们。

“宝宝,你看!我的演唱会!”

“知道,居寒唱的很好听!”

“这么久了还记得·?”

“你唱的每一首我都记得。”

 

(寒故yyds!!)

(你唱的每一首我都记得!)

(啊啊啊啊啊!何故!妈妈爱你!)

(寒故长长久久!)

(188永远热恋!!!)

 

宫应弦扯下了口罩,有些不自在地顺着任燚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怎么了,很奇怪吗。”
    “……”
    宫应弦轻哼一声:“是你让我穿‘休闲’的衣服的。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来这种闹哄哄脏兮兮全是人的地方呢。”
    任燚傻笑了一下:“你今天超帅。”
    宫应弦微怔,心头顿时雀跃不已,面上却做出不以为然的样子:“是吗。”
    “真的,超帅。”任燚笑道,“当然,你穿西装也很帅,穿睡衣也帅,各有各的帅。”
    宫应弦禁不住勾唇一笑,他也很想用同样的话夸奖任燚,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而且,仅仅是“帅”这样浅薄的字眼,根本不足以形容任燚的外貌给予他的感觉,那种仅仅是看到就无条件喜悦的感觉。

 

哎呀呀,小十真可爱!)

(虽然用可爱这个词形容一个身高188的男人不太合适,但是!!!宫大小姐真可爱!!!)

(小十好傲娇啊!!)

(这叫什么!这叫矜持!!)

(明明很喜欢四火夸他,却要装!)


    “好了,进去吧。”
    任燚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在拉着宫应弦的手,尽管宫应弦戴了手套,依然能清晰感受到手掌的温度。
    他尴尬地松开了手,带着宫应弦往后台走去。
    大牌的歌手都有独立的化妆间,门关着他们看不到,余下的人就在一个敞开式的大休息室里。
    俩人站在一个不碍事的角落里看热闹:“你看,那几个人是‘稻草虫’乐队,老牌乐队了,他们的歌很好听的。”
    “哦。”
    “那个好像是什么选秀出来的组合,我也不认识,哇,这些小姑娘这么瘦,平时都吃什么呀。”
    宫应弦扫视了一圈:“那个宋居寒呢?”
    “他那种大牌,肯定不会这么早来的,而且来了也有独立的房间。”任燚拉开大衣的拉链,给宫应弦展示了一下内袋里的一个签名版,“不过我跟主办说好了,一会儿可以进去要个签名,给飞澜的。”
    宫应弦不是很高兴:“不用惯着她。”
    “她不能来已经挺可怜了。”
    “她平时就不好好学习,马上要考试了,当然不能让她来参加这种活动。”
    “所以要个签名鼓励她一下嘛,你也不要对她太严格了。”
    “她爸妈不合,又常年出差不在家,如果我不管她,谁管她呢。”
    任燚顿时有些心疼宫飞澜。

 

宫飞澜v:“哥,我还是不是你的亲妹妹了?”

宫飞澜v:嫂子真好!

 

“他是你嫂子。”宫应弦眯了眯眸,哼了一声。

宫飞澜v:是是是,是我嫂子,你对象!

 

尽管是仓促准备的演唱会,但舞台效果可一点都不打折扣,近距离看着那绚丽的灯光,听着那极具穿透力的音乐,令人浑身血液沸腾。 
    任燚兴奋地跟着节拍晃起了身体。
    宫应弦起初有些受不了这种吵杂的环境,但慢慢地也被音乐和身边的人感染了,他偷瞄了一下任燚,那发亮的双眼和大大的笑容,令他会心一笑。
    “哇塞,虽然这个位置好,但要是在人群中肯定更high。”任燚一把拉起宫应弦的手,聚在头顶摆了起来,口中也跟着唱了起来。
    宫应弦点点头:“嗯,有点意思。”
    任燚扭头看向宫应弦,那张动人心魄的俊颜上闪过不断变换的光影,给这张脸又平添几分神秘与迷离,令他呼吸急促,心脏狂跳不止。
    在宫应弦发现之前,任燚连忙扭过去了头去,他心里的甜蜜满溢,忍不住说:“我们现在就像在约会。”
    “你说什么?”音乐声太大,宫应弦一时没有听清。
    任燚没有回答,只是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宫应弦看着体育场里窜动着的密密麻麻的人头和挥舞着的数不清的荧光棒,只觉得这么大的空间里承载着这么多的人,可独独只有身边这一个,给予他真实感,是他来到这里唯一的意义。
    突然,他意识到,那些在台下尖叫着的人,是不是对台上那唯一一人也抱持着跟他一样的想法?
    如果是的话,这种感情的定义,似乎呼之欲出。

 

“我听到了!”宫应弦看着上面的场景,想到之后的事情,垂着眸子低声喃喃道。

任燚也想到之后的事情,但是事情都过去了是吗,倒是没想到宫应弦原来这个时候就已经动心了。

“老公,”任燚伸手攥住宫应弦握紧的拳头,一点点抚摸着手背的皮肤,缓慢而又坚决的将手指伸进对方的指缝中,十指交叉“事情都过去了,我不在意以前如何如何,我只知道,我们往后的岁月,都会在一起。”

 

 

任队,宋居寒来了,你不是要签名吗?”
  “OK,马上来。”任燚自然而然地拉着宫应弦的手,“走,去后台。”
    俩人来到后台,主办的负责人已经在等着他,并提醒他道:“任队,这种大明星吧,可能脾气都有点儿那个,要是有怠慢你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啊,辛苦你们了。”
    任燚笑道:“放心吧,谢谢了。”
    负责人敲了敲门,里面回了一声:“进来。”
    打开门,他恭敬地说:“寒哥,我刚刚跟您说的任队长来了。”
    任燚和宫应弦往屋里看去。
    休息室的一侧,几个做妆发的工作人员正在整理衣服和造型用品,另一侧,靠墙摆着一个奢华到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红色大沙发,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正戴着耳机,低头看书,另一个则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玩儿手机,两条大长腿折叠晃荡在扶手之外。
    玩儿手机的男人头也没回地“嗯”了一声。

 

 

温小辉哇哦了一声,“虽然这个空间有好多好多帅哥,但是不妨碍屏幕上的盛世美颜啊!!”

 

虽然寒寒才三岁,但是不妨碍我舔他的颜)

(妈妈问我为什么留着口水看手机屏幕)

(啊啊啊啊啊啊,居寒宝贝!!)

(啊啊啊啊啊啊这男人怎么长的这么好看)

(咕咕!我们体会到你的感觉了!!要是我有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他渣我我都愿意!!)

(你们都在看寒崽是吗!那我抱走咕咕了!)

(前面的,把人放下!)

(咕咕可是禁欲系!男神!!!)

 

 

 

 

 “宋居寒确实很好看!”任燚看了眼屏幕里的宋居寒,又看了眼那边粘着何故的宋居寒。

“他好看?我不好看是吗!”

宫应弦见任燚夸宋居寒,撇了撇嘴,别扭又委屈的控诉!

“哎呀,我只是夸宋...”话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然后就听到了一声不容置疑的声音,宫应弦侧身用手臂圈住人的腰,“我不喜欢听你叫别的男人的名字,你只能看我!”

“好好好,只看你!”任燚见人吃醋了,连忙承诺,不过半秒有调侃道:“不过,老宫,你这是......吃醋了??”

宫应弦没回答,只不过手臂收紧,哼了一声。

 



 

 

 

 

 

 

 

 

 

 

 

 

 

 

 

 

 

 

 

 


丫特曼
拿板砖的兔子

活该

   孙兴其实有个爱人

   冷冰冰的监狱里面,囚禁着原来的新郎。
   你坐在玻璃那边默不作声的看着对面的人,眼前,这个人,你你的男友,相爱了两年的人,原本打算今年要结婚的人。可是世事难料,你怎么也没想到,相恋两人的爱人竟然是强奸犯还是杀人犯。

你看着感到心寒和心疼,两种矛盾的心理在相互撕扯,冷冷的看向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孙兴,不,我应该叫你高赫了。”

 高赫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人消瘦了很多,感觉也颓废了很,过一会 他才说了话“你听我解释,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做过对不起...

   孙兴其实有个爱人

   冷冰冰的监狱里面,囚禁着原来的新郎。
   你坐在玻璃那边默不作声的看着对面的人,眼前,这个人,你你的男友,相爱了两年的人,原本打算今年要结婚的人。可是世事难料,你怎么也没想到,相恋两人的爱人竟然是强奸犯还是杀人犯。

你看着感到心寒和心疼,两种矛盾的心理在相互撕扯,冷冷的看向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孙兴,不,我应该叫你高赫了。”

 高赫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人消瘦了很多,感觉也颓废了很,过一会 他才说了话“你听我解释,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只是一时糊涂……”他徒劳的想用谎言想掩盖住自己的过错。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你让我恶心”你脸色苍白,注视着眼前人的双眼,“你现在还在狡辩。有什么意义吗”

“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一声,我怀孕了”你拿出检验报告放在他玻璃窗门前

你看着他眼神瞬间有了光亮。“可是我没打算留下他,他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他的眼神瞬间暗淡,他想挣扎着站起来,被狱警按住了“为什么啊,孩子是无辜的啊”他嘶吼着,仿佛自己的嘶吼能改变女孩的想法,那是他们的孩子啊。

  “无辜,那些受害人也是无辜的,你做的坏事太多了'。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我不想让他知道,他生下来有个强奸犯的父亲。”
   女孩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神坚决,冷硬的说道,尽管内心痛的她想哭,她梦中洁白梦幻的婚礼,美好的家庭,原来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无数受害者的骸骨上面,洁白的婚纱上面,她仿佛看到了血迹,红的发黑。

   
“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面了,之后我不会来了,我将会有新的家庭,新的生活,我也会忘记你,'。
   

女孩决绝的说完这句话,脸上一片空白,站起身,转身,直走,晶莹的泪珠连续不断的落下,好痛,疼的要死了,胸口很痛,喉咙里的呜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她抓着自己胸口的布料,努力让自己的背挺直了,她知道,他在看着她。她爱他,所以更接受不了他做的一切,果然,美好就像泡泡一样,一吹就破。

 

 高赫,看着女孩渐渐走远了,他只是一动不动,颓然的坐在座位上,他是真的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她也是自己唯一爱上过的人。他努力的掩饰着一切,不想让她发现一切端倪。
   

    因为他知道,自己太脏了,需要把自己擦拭干净,想把自己的罪孽全部埋葬,他还幻想着结婚后,他们就去国外,再也不回来。但是他忘记了,即使外表显得再白,受害者的鲜血仍然会给他留下永远抹不去的烙印,那是他们的灵魂在嘶吼。

   他犯了罪,他害了太多的人,

   他犯的罪孽终于反馈到了他自己身上。
   

    冰冷的子弹射中了他的头颅,他什么感觉也没有,因为他已经死了。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仿佛在看向什么,也许他看到地方有他的爱人,儿子,还有他的父母。,也许什么都没有。也许他后悔了,但是后悔,改变不了他做的一切。



   这篇文章在我草稿里面存了很久了,好像当时看完的时候就想写了。在我看来他是罪有应得,你犯了罪那就必须得到惩罚,我不想知道你有什么悲惨的过去,我只知道受害者本来应该有着无限的未来,而身在黑暗,更应该学会自己闪耀。

guo-shiling
璐喵喵影视
男女主约会被发现,情不自禁下男主···
男女主约会被发现,情不自禁下男主···
土遁泡泡

档案一:切尔诺伯格

我的这份工作,注定就是一个人干的,因为这是要在泰拉各地记录当地信息并保存的工作,而罗德岛只分配一辆越野车,三个月的食物和水,一些医疗用具和药品,三桶汽油以及一个长距离通讯设备。而我自己,也接受了大量的野外训练和格斗训练,不得不说,这个名叫杜宾的教练是真的严厉,明明和佩罗小姐一样都是佩洛种族(犬类),怎么性格差距那么大呢?

虽然梓兰小姐跟我说,我的工作完全自由,去哪调查记录都可以,但是每半年就要汇报一次,很多人就是因为报告不完整,或者根本就没报告而被开除了。明明分配待遇是所有基层工作里最好的,却不珍惜。

听着梓兰小姐的抱怨,我也默默地点头,现在的我,已经坐在了越野车上,我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

我的这份工作,注定就是一个人干的,因为这是要在泰拉各地记录当地信息并保存的工作,而罗德岛只分配一辆越野车,三个月的食物和水,一些医疗用具和药品,三桶汽油以及一个长距离通讯设备。而我自己,也接受了大量的野外训练和格斗训练,不得不说,这个名叫杜宾的教练是真的严厉,明明和佩罗小姐一样都是佩洛种族(犬类),怎么性格差距那么大呢?

虽然梓兰小姐跟我说,我的工作完全自由,去哪调查记录都可以,但是每半年就要汇报一次,很多人就是因为报告不完整,或者根本就没报告而被开除了。明明分配待遇是所有基层工作里最好的,却不珍惜。

听着梓兰小姐的抱怨,我也默默地点头,现在的我,已经坐在了越野车上,我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我来到罗德岛之前的地方。

切尔诺伯格。

黄沙漫天,我带着面罩和护目镜,沙子在我的护目镜上跳舞,呼吸的每一口都沙尘蒙蒙。但我依然要前往切尔诺伯格,那是我记忆断档之前的地方,也是我工作的第一个地方。四个小时后,我到达了这片荒地,四周围上了铁丝障碍,门口还有几个武装人员在看守。

我认得他们衣肩上的图标,那是整合运动的标志。我的车被拦停,他们看到一个罗徳岛的干员来到这,对我的车和人都进行了严密的搜查,虽然他们都带着面具,但我能感觉得到他们的警惕。后来实在没查到什么东西,其中一人敲了敲车尾,示意我可以走了,我才慢慢地开车进入切城。

进入切城,我看见周围的房子没有一栋是完好无损的,到处都是烧毁和砸碎的废墟,以及那些受伤的,无处安居的人。这并不奇怪,因为整合运动的暴动就是在这个城市中爆发的,而我,就是在这座城市里,被一个名叫ACE的罗德岛干员救下的。

我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以此来记录切尔诺伯格的现状,但是,我转了好久,别说旅店了,连个停车位都没有。最后,我只在一处没那么破烂的废墟下,找到了一处收容处,牌子上的字歪歪扭扭,很明显是刚写的。我在一旁停好车子,往里面叫唤了两声,便有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看特征,是菲林族的(猫类)

虽然他的肩膀上也戴着整合运动的标志,但是他很热情,为我找到一个床位,其实就是地上铺上一层垫子,再加一张毯子而已。我环视四周,大部分都是孩子以及妇女,还有老人,而且他们都是感染者,身上或多或少有源石结晶,矿石病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传染性绝症,体内的源石颗粒会与血液结合,当结合到一定浓度时,就会在体表形成结晶,有的人会感觉很痛苦,有的人不会。接待我的菲林叫诺吉奥,是叙拉古人,在这里既是接待员,也是医生。

但是说是医生,周围连一个像样的医疗器材都没有,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这里已经封闭起来,而医院又被炸毁,根本没有医疗可言。

我旁边一个女孩哭得厉害,诺吉奥抱住并安慰她,女孩手臂上的结晶闪闪发亮,估计是长进她的骨头里了。

我赶紧从车上拿了一针源石抑制剂,打在女孩的手臂上,结晶色泽暗淡下去,女孩也渐渐停止了哭泣,诺吉奥问我这瓶抑制剂从哪来的,我如实交代,他摇了摇头,叹息说如果我们也有,就好了。

晚上,我躺在我的“床”上,之前的女孩就睡在我的旁边,我对于她来说很稀奇,他问我从哪来,叫什么名字,甚至还向我介绍她的“泰迪先生”。我只是嗯嗯回应,想以此快点消磨她的好奇心然后入睡,直到入睡前,我只知道她叫莉莎。

嗯,真不错的名字。

我承认,睡一觉起来确实能让人精神百倍,面对初煦的阳光,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在这个地方,天空被源石尘笼罩成橙红色,到处是破败和荒凉,完全让人感觉不到有什么生机。旁边不时传来小孩大人咳嗽的声音,诺吉奥会拍拍他们的背,并亲自喂水,而我决定四处走走。

我对整合运动的印象并不好,我只知道他们是一个暴力组织,说得好听一点,他们就是制造灾难的凶手。但是我现在看见一些整合运动的人正在清理碎石和破墙,以此来整理出空地供受伤的人休息,其中一些人甚至还会给感染者当乐子,逗他们开心,除了设施和环境没那么好之外,似乎和罗德岛没什么不同。我上前去问他们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一开始他们还有所戒备,但当我拿出车里的朗姆酒跟他们同饮后,也渐渐敞开了心扉,于是他们其中消息灵通的告诉我关于天灾、感染者之类的东西。其中他们说整合运动其实是为了感染者而存在的,他们一直在救助并解放被压迫的感染者,而切尔诺伯格只是个开始。

之后他们还跟我谈了一些关于当地政府军,以及叛乱的消息,说什么要来切城镇压之类的,而我只是闷头记录,我很想帮助他们,可我知道,我没有这个权力。

大约在这待了一个月左右,我的记录也快完成了,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医生诺吉奥找到了我,并请求我能不能带这些感染者离开,他虽然对罗德岛不放心,但眼下,我是唯一的希望。我面露难色,可他求我的神态,使我无法拒绝,对此我也只能表示尽力。

就这样,本来马上离开的我,又在这里待了几天,期间我又看见莉莎和其他的孩子们玩耍,他们的笑容,是这片大地上最纯洁的证明。我问过一些守卫,为什么不逃走,离开这个地方。而他们却说,虽然大部队已经离开,但是切城是个开始,他们要在这里,反抗大地的不公,拒绝那些高高在上者的恶意,即使这会让他们形神俱碎。

最后,我还是选择和罗德岛本舰取得联系,接线员也对我的要求有些为难,但还是把资料传给了罗徳岛的管理人——阿米娅,听说阿米娅非常重视切城的感染者,表示会派一艘大型运载舰来接感染者。果不其然,在几天后,漫尘中出现一艘巨大的载舰,不过差点出现意外,还是我和诺吉奥出面才避免了冲突。

孩子和较为年轻的感染者上了船,剩下的老人死活也不愿意上船,说什么家就在这里。莉莎上船前也让诺吉奥上船,但诺吉奥却说过几天再去,莉莎开心地和他做下约定,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了。

这几天莉莎在病房里和她的泰迪先生玩耍,她感到非常惊讶,她从来不知道房间里也可以闻到好闻的味道,床原来可以如此柔软,食物原来也有不是干巴巴的样子,尽管我还是能听到一些病人抱怨病房里的床板太硬以及食物味道太单调之类的话。

对切尔诺伯格的记录到这本该结束了,但是我今天看到新闻,切尔诺伯格的暴乱被政府军平定,乌萨斯的官方报道中,被采访的军队和长官无不在显示自己的正义凛然,并且还曝出切城的死亡人数,以及全歼敌人的“辉煌战绩”,整合运动确实是暴徒,我没有改变我的想法,因为他们的仇恨,杀死了切城许多无辜的平民。

但是感染者呢,他们确实在救助感染者,就像罗德岛一样。

到这我大约想到,也许他们就是一个极端的反抗组织。

记录结束

莱斯科特


guo-shiling
5132737

五人宿舍【序】

      在云市中有一个传说,在古时侯有五位凡人挑战了神,他们用着他们那从出生就有的力量战胜了神。

       大战过后,他们看着那个以经被他们毁的不成样子的宇宙沉思了起来,他们在想,他们是犯人,昰恶人。

      为了弥补,他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在慢慢的变老,于是他们封印了力量,融入了这个...

      在云市中有一个传说,在古时侯有五位凡人挑战了神,他们用着他们那从出生就有的力量战胜了神。

       大战过后,他们看着那个以经被他们毁的不成样子的宇宙沉思了起来,他们在想,他们是犯人,昰恶人。

      为了弥补,他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在慢慢的变老,于是他们封印了力量,融入了这个世界 。


吾名张三

无标题

小巷里有个卖花的姑娘,叫卖声清脆响亮。

      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还不想回家,漫无目的的到处闲逛。忽然,他听到一阵叫卖声,那声音清脆洪亮,循着声音看过去,不远处的巷子里有个卖花的姑娘,破烂的衣服和布满灰尘的脸没有遮挡住她的美丽,有些没被束起的碎发跟着风随意的飘着。姑娘也许是站累了,她坐下,坐在花丛中,那些花儿都没有她美丽,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好似迷恋上了这位姑娘。每每空闲时,他都会站在巷口,远远的看着姑娘,看着她微笑着把每一束鲜花递到每一位客人手上,再看别人把花束送...

小巷里有个卖花的姑娘,叫卖声清脆响亮。

      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还不想回家,漫无目的的到处闲逛。忽然,他听到一阵叫卖声,那声音清脆洪亮,循着声音看过去,不远处的巷子里有个卖花的姑娘,破烂的衣服和布满灰尘的脸没有遮挡住她的美丽,有些没被束起的碎发跟着风随意的飘着。姑娘也许是站累了,她坐下,坐在花丛中,那些花儿都没有她美丽,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好似迷恋上了这位姑娘。每每空闲时,他都会站在巷口,远远的看着姑娘,看着她微笑着把每一束鲜花递到每一位客人手上,再看别人把花束送给自己爱的人, 随着傍晚霞光手牵着手离开。他也肖想过,在日落之时他与手捧着鲜花的姑娘在这肖想漫步至月亮升起。
     
       就这样过了许多年,他在窗口种了一丛玫瑰,但到了巷子只是在巷口原地踱步,从未靠近那令他魂牵梦绕的姑娘。

      他最终还是因为自己的怯懦给自己留下了遗憾。那天,他再次来到小巷,手上拿着玫瑰,他终于鼓起勇气想要靠近姑娘。但刚靠近就听到了从巷子里刺耳的鸣笛声,他很清楚那代表着什么,他慌了神,不顾一切的冲进巷子,嘴上一直嘟囔着,不会是她的,绝对不会是她的......他费了些力气挤进人群,只见姑娘躺在花海里,肆溅的鲜血染红了一旁白色的花朵。手里的玫瑰掉在还未干涸的血液上,起了轻微的水花,他没有管那些花,最后看了看了那姑娘,以平静的样子走出人群。

他偷看了许多年,最后一面是姑娘血肉模糊的尸体,伴着不止的警笛。








文梗来源 @陌琴 

30|4

本子

新念

“你爱莫弈?”

    “爱……?不,我并不爱莫弈。”

    “你说谎了喔。”

    “……我不是蔷薇。”

    “是吗?那不如去试试。”

    ……

    “就这样愉快决定吧,美丽的女士,请问你有什么要求吗?”

    “让夏彦没有‘三年’。”...


“你爱莫弈?”

    “爱……?不,我并不爱莫弈。”

    “你说谎了喔。”

    “……我不是蔷薇。”

    “是吗?那不如去试试。”

    ……

    “就这样愉快决定吧,美丽的女士,请问你有什么要求吗?”

    “让夏彦没有‘三年’。”

    “好的,女士。请注意,女士你的人生重新启动,但记忆不会清零。”

    “那么现在即将开启属于你的旅途。祝你体验愉快! ”

渣龙电影
单亲妈妈得知自己癌症晚期,她将怎样和女儿告别?《婚纱》
单亲妈妈得知自己癌症晚期,她将怎样和女儿告别?《婚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