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镇魂》

8286浏览    1094参与
小趴
一点一点地去套娃~(*˘︶˘*...

一点一点地去套娃~(*˘︶˘*).。.:*♡

一点一点地去套娃~(*˘︶˘*).。.:*♡

貌俊赛过猛张飞

【巍澜】孕期日记

·abo生子(墨水味巍巍✖️绿茶味澜澜)


·甜甜日常❤️

1.


赵云澜怀孕了。检查出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在他肚子里一个多月了。


“啊呀,宝贝你干嘛愁眉苦脸的呀,”从医院回来,沈巍就一直拿着检查报告看来看去,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赵云澜伸手抚平了人的眉眼,“宝贝儿,你老公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你别担心啊。”


“云澜...我.....”沈巍看着赵云澜,他现在一想到曾经那个干净的昆仑神君被他压在身下,用自己的米青 液灌满他的生歹直腔,在里面成结。甚至....他的肚子里面还有了他的孩子。体内压抑的暴戾抑制不住地想要喷薄而出,沈巍多想现在...

·abo生子(墨水味巍巍✖️绿茶味澜澜)


·甜甜日常❤️

1.


赵云澜怀孕了。检查出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在他肚子里一个多月了。


“啊呀,宝贝你干嘛愁眉苦脸的呀,”从医院回来,沈巍就一直拿着检查报告看来看去,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赵云澜伸手抚平了人的眉眼,“宝贝儿,你老公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你别担心啊。”


“云澜...我.....”沈巍看着赵云澜,他现在一想到曾经那个干净的昆仑神君被他压在身下,用自己的米青 液灌满他的生歹直腔,在里面成结。甚至....他的肚子里面还有了他的孩子。体内压抑的暴戾抑制不住地想要喷薄而出,沈巍多想现在就压 着赵云澜把他狠狠地再cao一顿,让他哭着知道自己有多高兴。


可他不能,赵云澜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呢。


“云澜,我.....”沈巍一边斟酌着措辞,一边努力克制内心的zao 动。高兴归高兴,可男子的体质终究是不如女子,沈巍这对赵云澜来说,要面对太多太多,“云澜,我担心你,我怕....”


“宝贝啊,你怕啥!”赵云澜安慰着沈巍,可是这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赵云澜就捂着嘴跑到了卫生间,搂着马桶吐的昏天黑地。


“呕——”赵云澜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简直比胃病还要难受。


沈巍跟着跑到了厕所,给赵云澜顺背,周身暴戾的气息瞬间变得温柔,眼神里溢满了心疼。他及时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一股淡淡的墨水味环绕着赵云澜。


赵云澜在闻到气息的那一刻就顿时安心了起来,他知道沈巍一直都在。肚子里那个还是个胚胎的小东西似乎也感觉到了爸爸的存在,恶心的感觉渐渐消失,赵云澜慢慢站起来,却被沈巍一把搂住,“我抱你去床上休息,医生说了,前几个月孕期反应会很厉害,云澜,我心疼你,我恨不得替你受罪。”


“宝贝~”赵云澜只觉得浑身瘫软,他努力抬起头亲了亲沈巍,“我可以的,为了你,值得。”


沈巍,我想给你一个家,你孤苦了一万年,那么....未来,就让我还有这个未出生的孩子陪伴你吧。


2.


自从怀孕以后,赵·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连马桶都不放过·云澜愈发懒起来。


“媳妇儿!帮我拿个苹果!”


“媳妇儿!帮我拿个棒棒糖!”


“媳妇儿!帮我穿鞋!”


明明拖鞋就在脚下,可赵云澜还是扯着脖子喊沈巍来给他穿鞋。他知道,沈巍是个不会表达爱的人,而且自从他怀孕以来,沈巍一直觉得亏欠他什么,他想用这种方法让沈巍觉得自己是被他需要的,哪怕是知道他从来不欠自己什么也好。


沈巍从厨房里出来,在赵云澜给他买的椰子围裙上擦了擦满是水的手,快步走到赵云澜身边,蹲下身子,拉过人的脚。


“怎么脚这么凉?我让你穿袜子为什么不穿?”沈巍把赵云澜并不大的脚抱在怀里,默默地用黑能量给人暖脚。


嗯,地君殿里那些老头知道自己用黑能量来给老婆暖脚一定很开心。


“我这不是热嘛……”赵云澜揉了揉脑袋,怀了孕的人体温本来就高,再加上赵云澜又是个火力壮闲不下来的成年男子,自然是要比平常的体温高的。可纵使体温再高,赵云澜还是经常手脚冰冷。


老人们说胃不好才会这样。


“你啊你啊。”沈巍无奈地看了一眼赵云澜,“你说你天天光着脚手脚冰凉,万一要是着凉了怎么办?你现在不能吃药,得多难受啊……”


赵云澜听着沈巍的话,突然想起来自己当时去做三个月产检的时候听见一个姑娘和她闺蜜抱怨,自己家老公自从怀孕张口闭口就是孩子,什么多吃点这个为了孩子好,多穿点别让孩子着了凉。一知道孩子是个女孩就爱答不理。他一开始还觉得女孩小题大作,可今天沈巍的做法彻底告诉了他,什么叫做:


万千世界不如你。


3.


“哟!老赵,来上班啦!”赵云澜一进特调处,就接收到了祝红女士的特殊关爱,“我还以为无良领导圈钱跑了呢。”


“我的姑奶奶,咱这国家机关,铁饭碗,我跑到哪里去啊……再说了,我还得挣钱养老婆孩子呢!”赵云澜摸了摸肚子,看了看傍边的沈巍,笑了。


“啧,gnn”祝红瞟了一眼他俩,知趣地回到了座位上。


性感红姐,在线发问:有什么比吃两个人的狗粮更酸的事情吗?


回答:有,吃一家三口的狗粮。


沈巍扶着赵云澜回了办公室,自打怀孕,赵云澜在停了所有运动的同时也停了工作。欸!可说好,他可请过假的啊!


“哎呀,宝贝啊……你说我这么长时间不来,这帮小兔崽子过的还可以啊,”赵云澜看着沈巍一脸调笑,“井然有序,井井有条。啧,我还有点失落呢……”


井然:谁cue我?莫挨老子!老子心里只有东东。


“那也是你带的好。”沈巍用刚投来的抹布给赵云澜一边擦桌子一边说,虽然每天都有人来收拾,但是沈巍总是不放心,赵云澜最近孕吐已经好很多了,但是又老爱打喷嚏,沾点粉尘就阿嚏阿嚏地打个不停。


“宝贝今天怎么这么会说话啊……”赵云澜看着沈巍忙来忙去的背影,他们俩在一起,永远都是他在笑在闹,沈巍在看在笑在做,赵云澜心里突然觉得酸酸的,鬼王本身是大煞之人,竟为了他收敛住自己最本性的内种戾气,一万年啊,沈巍这一万年,到底是有多少苦是他还不知道的啊……


孕期的人本就情绪敏感,赵云澜越想越伤心,等沈巍发现一直叭叭叭个不停的人没了声音扭过头去看时,赵云澜已经哭成了泪人,一单一双的眼睛哭成了一双一三,眼眶红红的,活像只被欺负 坏 了的小兔子。


“老婆....呜呜呜呜,我好心疼你呜呜呜呜,”赵云澜行沙发上跳下来,抱住沈巍,不知死活地在人的胸口蹭来蹭去,“巍巍...小巍....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呜呜呜呜呜。”


一个吻对于沈巍这个禁欲了四个月的男人来说都是挑拨,他哪里还禁得住赵云澜这样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斯文人的裤裆早已硬的发涨。专业的生物知识终于在生活中派上了用场。


嗯,三个月以后可以彳亍房了。


“云澜....我.....”沈巍耳朵通红,。那 处抵着赵云澜,“我...我怕伤到你。”


肆意的墨水味溢满整个办公室,赵云澜也被这勾人的味道深深吸引。情yu在两个人之间四散开来,赵云澜绿茶味的信息素环绕着墨水的味道,像极了一股山水画。


终究是一夜无 眠


4.

赵云澜怀孕第五个月的时候,孕期最大的敌人终于找上了门。赵云澜的肚子开始像充气的皮球,越来越大,他每次洗澡都会跟正在给他按摩的沈巍说,“宝贝,你说他会不会有一天爆掉啊~”


沈巍总是红着脸小声地说,“别瞎说。ta会听到的。”


浮肿也来了,赵云澜曾经比女孩子还细的腿早已经不复存在,小腿浮肿,手指摁下去都能留下一个窝。随之而来的还有孕期的抽筋。尽管沈巍每天给他按摩补钙,甚至托沈巍在国外学建筑的弟弟给空运来了钙片,可赵云澜还是抽筋。


医生说,是因为赵云澜肚子里有两个宝宝,孩子太沉,压的。


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赵云澜又被一阵熟悉的刺痛疼醒,小腿好像是被人用开车碾压,剥骨抽筋,赵云澜肚子也大,自己够不到腿,只能在床上翻滚。


“云澜?”沈巍被惊醒,看见赵云澜疼得打滚,他打开床头灯,才发现赵云澜的脸色惨白,额头冒出细汗。


“小巍....疼......”赵云澜滚到沈巍怀里。“哪里?”沈巍大手一挥,疼痛就消失了。


“好了诶!”赵云澜搂着沈巍,亲了亲他的脸蛋,“小巍,我饿了。”


“好,我去给你做饭啊……”沈巍踉踉跄跄地下了床,甚至还绊了一下。


“宝贝!你这是平地摔啊哈哈哈哈.....”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背影笑了。沈巍也笑了。


嗯,云澜笑了,那我替他受点疼算什么呢!


5.

“云澜,我必须回一趟地君殿,你一个人.....”沈巍看着地君殿传来的蚊香,“那边出了急事。”


“宝贝你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赵云澜用遥控器换着台,自从怀孕以后,他就很少看手机了,他觉得他家宝贝们的眼睛一定随沈巍,要是一以后就带着眼镜那就太可惜了,所以,为了他家沈老师的眼睛,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吃鸡,投向电视的怀抱。


“饭我做好给你放冰箱里了,要是饿了记得自己用微波炉叮一下啊。”


“知道啦~宝贝你放心吧~”赵云澜头也不回地给了沈巍一个飞吻,“去吧去吧!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


沈巍前脚刚走,赵云澜就觉得家里好像少了点什么,虽然平常沈巍不爱说话,但是总会在他跟他搭茬的时候说上几句。


啧,怎么办,开始想小巍了。


赵云澜摸着肚子,八个月的孕肚已经很大了,而且我们的老赵同志又光荣地怀上了双黄蛋,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日子在沈巍的调理下竟然也过的有滋有味。


人一空虚就觉得饿,赵云澜慢悠悠地把电视调到《快乐大本营》看着电视里一个穿黄色衣服的男人和另一个白色衣服的男人酱酱酿酿。


啧,更想小巍了怎么办?


赵云澜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走到了冰箱觅食。


一打开冰箱,赵云澜惊呆了。沈巍说好了就走一个上午可是他却在冰箱里准备了满满一冰箱的食物,所有的食物都用保温盒装好,上面贴着便利贴,大致内容就是,这个是xx菜,要和xxx菜搭配,要叮xx分钟。


赵云澜低头浅笑,这个沈巍,怎么这么好啊。


赵云澜吃完午饭又眯了一觉,怀孕的人嗜睡,赵云澜也是。不过很遗憾,今天他没能自然醒,他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下了床,挺着肚子去开了门,可是在门一打开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


门口的人,是夜尊。


6.


“小云澜~好久不见啊~”夜尊自顾自走进了房间,“啧,你这里才有个家的样子啊~”


“夜尊!你要干什么!”赵云澜下意识地捂住肚子,“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啧~”夜尊看了一眼赵云澜,“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我侄子的。”夜尊指了指赵云澜的肚子,“别藏了,我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我不瞎。”


“你....你来看什么!跟你没关系!”赵云澜摸摸挪到离夜尊直线距离最远的地方,“我告诉你啊!我是孕夫!你别乱来啊!”


“我才没.....”夜尊话没说完,沈巍便从天而降。


嗯,天空一声巨响,巍巍闪亮登场。


“沈面!”沈巍指了指夜尊,看向赵云澜,“云澜,沈面这次回来是为了.....”他贴近赵云澜耳朵说了几句。赵云澜连连点头,从床头柜里找出一张明信片,扔给沈面,“去吧!好好对人家啊~”


那张明信片上,赫然写着:朱白诊室,灵物医生白起。电话14084160933


嗯,买弟求安。


不能这么说,这叫啥,亲上加亲。嗯。


7.


赵云澜生产那天是个好日子,春天的第一场雨刚刚下过,新鲜的春茶刚好可以采摘。


赵云澜肚子里的宝宝也是。


赵云澜的生产很顺利,只不过沈巍的脸色很吓人,在产房门口,他的眼神已经吓哭了五六个小护士了。


两个小时不到,赵云澜竟然出来了。


一个胆子大点的护士抱着两个孩子凑上去,正准备跟沈巍介绍情况,谁想到沈巍连看都没看孩子一眼,就立刻跑到赵云澜身边。


赵云澜觉得这辈子的力气可能都用在今天了。他抬眼看了看沈巍,就睡过去了。沈巍就这么静静看着赵云澜。要不是这一幕发生在产房门口,谁都会觉得岁月静好,可是...现在竟然有一、、喜感。


护士终于忍不住了,“先生,你不看看孩子吗?”


沈巍没说话,一个眼神瞪过去。


护士:成!我闭麦!我闭嘴!


8.


孩子最终还是在一天以后来到了沈巍的怀里。


赵云澜躺在病床上看着沈巍,笑了起来。


他们终于有家了。


后来给孩子取名字的时候,沈巍执意让孩子姓赵,赵云澜却说不如一个姓赵一个姓沈。所以.....


男孩子叫赵墨茗


女孩子叫沈慕茗。


9.


最后的最后,两个孩子百岁的那天,沈面和白起结婚了。


对,奉子成婚。



end.


全文带车版私信我吧……


我好棒!


呜呜呜呜呜呜


求关注红心蓝手!!


今晚八点半开奖。






















ANTINOUS

还存的有手写稿,但是昨天玩音游磨坏了大拇指,今天不想打字,就不更了。虽然没有人看但是对不起,我不负责任了。视频来源微博。

还存的有手写稿,但是昨天玩音游磨坏了大拇指,今天不想打字,就不更了。虽然没有人看但是对不起,我不负责任了。视频来源微博。

梧萱💚

【镇魂】天亮了(续写剧版结尾)

【宠爱剧场太太团】(用来参加一下比赛)

一发完。

全文:2k

续写剧版结尾(BE—>>HE)


“林静,动手!”


林静颤颤巍巍的举起手,迟迟下不去,这不仅是沈教授还是黑袍使啊!


沈巍被心脏处的冰锥扎得肉都被搅在一起,一动就是大片的血流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忍受的剧痛。沈巍目光锁在林静的手上,竟然还笑了一声,看起来倒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沈教授。


沈巍不敢动,哑着嗓子拖着气声道:“动手吧,你···咳咳!”


嗓子里突然冒出一团血团,他没有力气歪头,成片的血迹被糊在脸上。沈巍略带嫌恶的闭了闭眼,还是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

【宠爱剧场太太团】(用来参加一下比赛)

一发完。

全文:2k

续写剧版结尾(BE—>>HE)


“林静,动手!”


林静颤颤巍巍的举起手,迟迟下不去,这不仅是沈教授还是黑袍使啊!


沈巍被心脏处的冰锥扎得肉都被搅在一起,一动就是大片的血流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忍受的剧痛。沈巍目光锁在林静的手上,竟然还笑了一声,看起来倒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沈教授。


沈巍不敢动,哑着嗓子拖着气声道:“动手吧,你···咳咳!”


嗓子里突然冒出一团血团,他没有力气歪头,成片的血迹被糊在脸上。沈巍略带嫌恶的闭了闭眼,还是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出去之后,替我项链给赵云澜。”


沈巍眼瞅着林静这个二傻子伸手过来摘自己项链,有些无语地闭了嘴,过了两秒又张开:“你们出去的时候会顺带着送出去的。”


林静讪讪的缩回手,目光又一次落在沈巍心脏上被插进去半根冰锥的地方。


沈巍:“动手吧。”


林静狠狠的闭住眼睛,举起手。肉眼可见自己出去以后要么被老流氓打死要么被骂死,但是,这是你老婆让我这么干的啊。


据说人死的一瞬间是可以看到自己一生的,光怪陆离的看一遍,从呱呱落地到现在的垂垂老矣,可惜到时候已经没有时间感慨时光飞逝。


那一瞬间太短,于是在你潜意识里面重要与否异常明显的凸显出来。


沈巍那一瞬间感觉到的只有疼,撕心裂肺的疼,大概是因为他本就不是人吧,所以那一瞬间的回顾都没有。


但是夜尊看到了,林静拍下那一巴掌的时候,夜尊像是心有灵犀,刹那间什么都懂了。


自己哥哥要跟自己同归于尽,一起生一起死?


“不可以!你不可以死!”


赵云澜看着面前突然发狂的夜尊,一时间有点慌了阵脚。


夜尊看到了自己的一生,说来可笑,小时候被拐去给被人当牛做马。哪怕那个大坏蛋不停的告诉他,是哥哥不要他了,他还是不忍心怪他,心里总是忍不住给他编制好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无论是一万年前还是刚才,他都没有想要哥哥的性命。


他从来都没有想要哥哥去死,哪怕被关了那么多年,他威胁沈巍,恐吓他,带领地星孤立他。他什么事情都做过,可是自始至终,他只是在报一万年前哥哥宁愿去帮助一个普通人也不愿意帮助自己的仇啊,他从来从来没有想要杀死哥哥。


在地星的各种挑拨离间,把沈巍一万年来的功名全都破坏掉,要他孤立无援,要他被全地星的人唾弃,要他无可奈何,这样哥哥就会回到他身边。


只做他一个人的哥哥。


他活了一万年,那一刹那想到的却全是一个人,那个人身着黑袍拿着40米长刀,总是不苟言笑的抿着嘴唇。


他突然举起一个和沈巍身体里的那一只相像的冰锥,毫不犹豫的扎在自己眉心的地方。


哥,你回来吧!


夜尊当然能想到沈巍想要做什么,自从知道沈巍真的敢利用轮回晷把他和一介凡人的生命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猜到了沈巍到底想要做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他真的会为了一介凡人和自己同归于尽,一万年年前是这样,到了现在还是这样。


夜尊感受着全身的黑能量散退,一边绝望的想:“两次,你都是选择了那个人!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沈巍不是想用自己身体中的一份新的能量和自己的黑能量抵抗最后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结果吗?那我把黑能量散尽,留你一条命。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赵云澜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哪里还有夜尊。


只有躺在自己面前浑身是血,狼狈不堪还在冲着自己笑的沈巍。


林静要动手的那一瞬间,沈巍就感受到了事情的转机,夜尊的黑能量正在消散,越来越稀薄,到最后他竟然感受不到一点的黑能量的存在。沈巍闭了闭眼,好像心脏的某一角被人捏住,然后有被一点点摸索攥住,疼的难以呼吸。


自己好像一直在辜负一个人啊!


一万年前他找了弟弟那么多年,却发现弟弟站在了一个错误的阵营,他心痛他什么都不懂他也心酸这么长时间才找到弟弟。


而当时那一刹那之间,沈巍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近乎疯狂的执着于赵云澜,第二次把弟弟抛弃了。他当然看到了夜尊充血且绝望的眼神,带着这个噩梦他过了一万年。


一万年后夜尊再一次的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于是一万年之后他再次放弃夜尊甚至站在了赵云澜面前。


沈巍阻止不了,只能一点一点的感受夜尊的黑能量消散,他已经没力气了,电光石火之间才惊觉原来欠了他这么多。


他曾经淘换过全身的能量当然知道有多疼,可是现在他只能满身狼狈的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


赵云澜没有时间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连滚带爬的扑过去,小心翼翼的环着沈巍。沈巍满身都是血,赵云澜甚至不知道他身上哪里没有伤口,只能小心翼翼的环着,不敢多碰。


失而复得的感受冲击过来,赵云澜被震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巍安抚的扯了下嘴角,转头去看夜尊。


夜尊吞噬了那么多人,如今下场称得上罪有应得。夜尊抬起眼皮,似笑非笑的看向盯着自己的哥哥,喊他:“哥,如今你还满意吗?”


沈巍垂下眼皮,过了两秒又睁开,直盯回去:“夜尊,你生性嗜血。因为你死了那么多人,当然不满意。”


沈巍能量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挣扎着坐起来,悬空支配镇魂灯划到夜尊上方。


夜尊似乎是想挣扎,但是很快肢体脱力滑下去,面朝上躺着看悬空的镇魂灯,倏忽笑了一声。

 

……


不知道哪里透过一丝光亮,把现在的惨局无限清晰在人们面前。


外面有声音传进来,他们在欢呼,欢呼什么呢?


欢呼光明,还是欢呼夜尊死了呢?


可是夜尊没有死。


沈巍狠狠的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挣开,一把扯下脖子上带了一万年的项链递过去。


糖纸。


天亮了,等的人等到了。

 

——————————————————————————————————————


剧版结尾在18年的时候写过至少四个续写,这个是其中一个,希望你们会喜欢的吧。(好了,鞠躬!)

彪彪彪Biao
镇魂 真的是能记一辈子的一篇文...

镇魂 真的是能记一辈子的一篇文

看文是震撼又心疼,

看剧是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2018年的夏天,那个刚刚毕业的夏天,幸亏有镇魂女孩的陪伴, 即使现在也记得那年夏天。

镇魂 真的是能记一辈子的一篇文

看文是震撼又心疼,

看剧是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2018年的夏天,那个刚刚毕业的夏天,幸亏有镇魂女孩的陪伴, 即使现在也记得那年夏天。

千日.

是长城小天使a!

lz再怎么说也是上过长城的人!

那多人的啊……啧啧啧



是长城小天使a!

lz再怎么说也是上过长城的人!

那多人的啊……啧啧啧


山河客.

午后

“利用光信息调节和控制...啪。”

忍无可忍的一把合上了手中的《农业技术应用与生产》有些无奈地看着翘着二朗腿一脸惬意枕在自己大腿上的人。正午的阳光穿透干净的玻璃洒在他身上,明明是在冬天却营造出一股春日特有的暖意。欣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细碎的阴影,仔细看还能发现黑眼圈。露出的锁骨上是成片的暖味的吻痕。心想:昨天又做的太过了。不由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衣衫里那不知轻重的手还在来回摸索着,顺着腹肌一点点向上攀升还有着愈演愈烈的势头。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别闹。”

没有得到回应倒是看他懒散的掀了一下眼皮,细长的桃花眼里是一闪而过的促狭。

“继续读啊沈教授,咱这现代农业里的水可深...

“利用光信息调节和控制...啪。”

忍无可忍的一把合上了手中的《农业技术应用与生产》有些无奈地看着翘着二朗腿一脸惬意枕在自己大腿上的人。正午的阳光穿透干净的玻璃洒在他身上,明明是在冬天却营造出一股春日特有的暖意。欣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细碎的阴影,仔细看还能发现黑眼圈。露出的锁骨上是成片的暖味的吻痕。心想:昨天又做的太过了。不由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衣衫里那不知轻重的手还在来回摸索着,顺着腹肌一点点向上攀升还有着愈演愈烈的势头。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别闹。”

没有得到回应倒是看他懒散的掀了一下眼皮,细长的桃花眼里是一闪而过的促狭。

“继续读啊沈教授,咱这现代农业里的水可深着呢。”

胸前敏感处突然恶意的被人一拧周身血脉都沸腾了。脸颊倏地升起一抹绯红,条许反射的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柔软的长发如爆垂下,眼中是不可抑制的对这个人的渴望。

千百年来日复一日的思念凝集而成的渴望都化作此刻眼中的深沉。

可能是那欲望来的太过迅猛,身下的人一愣。过了一会很低的声音传来。

“妈的沈巍,老子爱死你了。”

细密的吻疯狂的落下,紧紧的追逐着眼前的人,每一次都好像是绝境之下的奋力一击,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与自己的血肉融在一起。但其实也只有自己知道,舍不得。十指交缠着如同两具原本就该紧密结合的肉体。将它急促的呻吟尽数吞下,掩过了一室旖旎。

嗯,我知道。我也爱你。

........

一个小时后“沈巍我操你大爷!”

千日.

长城生日快乐啊~

补昨天的生日贺图

旁边的楚哥还没画完

随便瞎画的玩意

大佬绕道啊啊啊啊



长城生日快乐啊~

补昨天的生日贺图

旁边的楚哥还没画完

随便瞎画的玩意

大佬绕道啊啊啊啊


林桉木木桉

【巍澜】(H预警 )大庆昨晚看到了什么

#H,慎入 

#拿好随身携带用品,桉哥开车概不负责 

#车速有点快,系好安全带

#剩余的走评论区吧……


年底。 


赵云澜的应酬近期又多了起来,奔走于三界之间,时常还因为案子多要加班。 


比如今天,特调处接了一手新案子,虽事小解决起来容易,流程却是复杂。赵云澜正在办公室忙着分析案子过程时,门被轻轻打开了。 


赵云澜头也不抬,看了看手表,18:25,“你来了?” 


“嗯,今天也忙吗?”沈巍走到他桌前问道。 


“是...

#H,慎入 

#拿好随身携带用品,桉哥开车概不负责 

#车速有点快,系好安全带

#剩余的走评论区吧……


 

年底。 

 

赵云澜的应酬近期又多了起来,奔走于三界之间,时常还因为案子多要加班。 

 

比如今天,特调处接了一手新案子,虽事小解决起来容易,流程却是复杂。赵云澜正在办公室忙着分析案子过程时,门被轻轻打开了。 

 

赵云澜头也不抬,看了看手表,18:25,“你来了?” 

 

“嗯,今天也忙吗?”沈巍走到他桌前问道。 

 

“是啊,又多了个案子,一会儿晚上还要出去应酬呢,今天去见蛇族。” 

 

沈巍面一沉,“祝红也会来吗?” 

 

“会啊,她毕竟是我手底下的人,来了蛇族的面子也大一些……咦?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赵云澜正签字签得手软,想到这,抬眼看了沈巍一眼,见他嘴抿着不说话,赵云澜坏笑了一下,“哎呀,你瞎吃什么醋啊,我不还是最喜欢你了嘛……” 

 

赵云澜好看的眉眼弯了起来,放下手上的活走上前拉住沈巍的手摇晃着。 

 

沈巍动动手指也捏住他的手,睫毛一颤,“我陪你一起去。” 

 

赵云澜笑得更坏了,附在沈巍耳边轻声且软糯地说道:“好的呢,巍哥哥。” 

 

沈巍的脸有些烫。 

 

“谁要和你贫,赶紧干活吧。” 

 

“干什么活呀,沈……”话未说完就被沈巍捂住了嘴,按回桌前。 

 

赵云澜笑意不减,沈巍这个样子太讨人喜欢了。 

 

解决完所有的工作已经晚上七点半了,赵云澜起身拿起搭在沙发上的大衣,对正翻看杂志的沈巍说道:“走吧,官人。”说着拎起了一个放在桌边的箱子。 

 

两人站在会馆前,赵云澜抬手挽上沈巍的胳膊,勾着嘴角看了眼沈巍,两人抬腿走了进去。 

 

包间外站着两个人,一见赵云澜,尊敬的一鞠躬:“令主。”赵云澜点头示意了一下,走了进去。 

 

坐在圆桌最中间的人便是蛇四叔,一看到赵云澜,急忙站起来:“令主大驾光临,蛇某有失远迎。” 

 

“您可别和我客气,快坐。这是我们特调处送的一点薄礼,血淋肉片,请收下。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旁边有一个人弯腰接过。 

 

“好好好,多谢令主,请坐,这位…想必就是斩魂使?”蛇四叔看向沈巍,又看看赵云澜,后者笑了笑,“对,也是令夫人。” 

 

沈巍不回答,静静的听着他诓人。 

 

酒席进行到一半,赵云澜几乎被在场的每个人都灌了杯酒,沈巍好几回想替他挡了,却被赵云澜屡次抓住了手。 

 

赵云澜喝酒是老手,这么些压根不算什么事儿,但是沈巍担心他。 

 

酒席间人影错落,过了一会儿,只见祝红拿着杯鸡尾酒朝两人走来,看了沈巍一眼,点头微笑了一下,转头看向赵云澜:“喝一杯?” 

 

赵云澜笑了笑,和祝红扯皮了几句,和她碰了杯,刚打算往嘴里灌,手里的酒杯却被人一把夺去。 

 

沈巍将那杯酒一口灌下了肚,赵云澜心一惊,心里默数,三、二、一。 

 

沈教授不负赵云澜厚望的倒地。 

 

赵云澜一把搂住他,“哎呀……祝红,你和四叔解释一下,我先走了,沈巍这一杯倒,指不定一会儿怎么样呢,你和你四叔替我说几句,好丫头,回头请你吃饭。”说完,搂着沈巍离开了包间,匆匆扶人下了楼,随手叫了辆的士。 

 

车上,赵云澜将车窗拉下一半,凉风吹得沈巍悠悠转醒。 

 

“醒了?刚才干什么了还记得吗?一杯倒?”赵云澜笑着看他。 

 

沈巍不答,感觉脑子乱成一团,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一把抓住赵云澜的手拽进自己怀里。 

 

“诶,现在还……”在车上呢。 

 

醉酒后的沈教授不理睬他,见着赵云澜的唇就吻了上去。 

 

与以往的吻不同,一般都是赵云澜主动吻沈巍,从未像现在,沈教授变成沈变态,对着赵云澜又是啃又是吮的。 

 

吻到动情处,赵云澜“唔”地一出声,沈巍搂着他的手箍得更紧了,赵云澜刚想反客为主一下,狠狠收拾收拾沈巍,只听一声特别冷漠且嫌弃的声音:“到了,12块。” 

 

赵云澜连忙推开沈巍,从衣兜里掏出二十块钱,“谢谢啊,不用找了。” 

 

扶着沈巍下了车,沈巍手劲大得惊人,紧搂着赵云澜的腰。 

 

赵云澜扶着沈巍晃悠晃悠到了家门口,还没掏出钥匙,却又被人吻住。 

 

赵云澜刚刚喝了那么多酒,浑身燥热的不行,沈巍的身体反倒冰凉冰凉的,赵云澜反手掐住沈巍的腰,后背靠在门上回应着沈巍的吻。 

 

月黑风高,两个大男人在家门口搂搂抱抱的吻着,正在赵云澜意识到有些事情应该回家再做时,只感觉二人身体一轻,落到了赵云澜家门的玄关处。 

 

沈巍干的。可能他也感觉有失尊严。 

 

狭小的玄关处,赵云澜被沈巍抵在门上吻着,不厌其烦的吮吸他的唇。 

 

空荡的房间里只有两人喘着粗气的声音,时不时传出赵云澜闷哼的几声。 

 

片刻后,沈巍松开赵云澜已经被他吻得略微红肿的唇,一口咬上赵云澜的脖子 。 

 

“啊……”赵云澜失声叫了出来,“宝贝儿,轻点儿。”沙哑的嗓音传入沈巍的耳朵,使人迫不及待的解开赵云澜的衬衣,灼热的身体触到沈巍冰冷的手,嗐?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赵云澜。 

 

冰火两重天。 

 

即使沈巍喝醉了,却还是有些意识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脸红了一些,动作却丝毫不慢,甚至有些粗暴。 

 

比如……撕衣服。 

 

沈巍毕竟是个能手提斩魂刀的斩魂使,衣扣有些难解,斩魂使大人借着酒劲“轻轻”把赵处长前一阵新买的白衬衫撕坏了。 

 

赵云澜边接着沈巍的腰带一边笑道:“诶呦,沈教授这么着急啊?怕不是早就对我图谋……” 

 

正说着,图谋不轨的沈巍一手托住赵云澜的一条大腿底部,将赵云澜一把抱起,赵云澜顺势将腿盘在沈巍的腰上。 

 

沈巍走到床边,将赵云澜放在床上,下一秒便欺身压了过来,赵云澜被人突然这么一压,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喘气都有些困难。



剩下的走链接吧……链接指路评论区

临渊

号外号外!白宇和面才是真爱!朱一龙只是个意外

刚下了戏的朱一龙,随手打开微博,就看他关注的太太,更了一条微博,标题如上……

朱一龙:震惊jpg ·

嗯????他当然知道白宇爱吃面?但是??!这还没完……他刚滑动一下页面就全是“翻昀覆宇”?

朱一龙:????

朱一龙舔了一下后槽牙,看了一下评论

“啊啊啊啊啊看来只有面才能召唤bygg”

“呜呜呜呜哥哥我会做面,哥哥嫁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俩太好玩了(张若昀吃白宇jpg )”

“嗯嗯嗯,白宇你思考一下为什么你又是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宇你和面过吧,烦了毁灭吧…”

一路翻下来,居然没有一条评论提到他……

朱一龙:?你们变了你...

刚下了戏的朱一龙,随手打开微博,就看他关注的太太,更了一条微博,标题如上……

朱一龙:震惊jpg ·

嗯????他当然知道白宇爱吃面?但是??!这还没完……他刚滑动一下页面就全是“翻昀覆宇”?

朱一龙:????

朱一龙舔了一下后槽牙,看了一下评论

“啊啊啊啊啊看来只有面才能召唤bygg”

“呜呜呜呜哥哥我会做面,哥哥嫁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俩太好玩了(张若昀吃白宇jpg )”

“嗯嗯嗯,白宇你思考一下为什么你又是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宇你和面过吧,烦了毁灭吧…”

一路翻下来,居然没有一条评论提到他……

朱一龙:?你们变了你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于是他打开微信:

朱一龙:🙂🙂🙂

张若昀:👌🙏

朱一龙:???

下一秒微博推送:【#张若昀喊白宇滚来吃面#[doge]】“塑料兄弟情”上线[偷笑]昨天,#张若昀[超话]# 晒出自己做油泼面的视频,引来陕西面食爱好者#白宇[超话]# 评论:“请快递一份来”!”[笑cry]没想到却得到四个字回复——“滚过来吃”[doge]又是扯领带,又是喊话滚来吃面,这对怼怼兄弟真·相爱相杀[笑cry] ​

朱一龙:…………

白宇:嘤嘤嘤老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打开私聊界面

朱一龙:小白我和面哪个更重要?

白宇:毛猴困惑jpg ???

朱一龙:小猫扭头gif 

白宇:看面的种类吧,你比热干面重要……

朱一龙:那我和油泼面呢?

白宇:……

大哥:嘤嘤嘤你不说我懂了

俞子

买完书的我神清气爽,虽然花了巨资(800多)但我开心,还开心的被我妈打了一顿,哭JPG!            你们买书了吗?

买完书的我神清气爽,虽然花了巨资(800多)但我开心,还开心的被我妈打了一顿,哭JPG!            你们买书了吗?

好融艺
将行舟
给姐妹的巍澜 问就是不会写,6...

给姐妹的巍澜

问就是不会写,6眼泪了

给姐妹的巍澜

问就是不会写,6眼泪了

李小海是账房先森
想念沈巍的方式就是找一张图用作...

想念沈巍的方式就是找一张图用作墙纸🍑🍑

想念沈巍的方式就是找一张图用作墙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