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镇魂》

10092浏览    1104参与
奶酪不喜欢更新

好🉑️以

“媚眼含羞合笑,半勾半引似求欢”


好🉑️以

“媚眼含羞合笑,半勾半引似求欢”


Lorraine.

一转眼,一楼台

塌上的那位先生

本以为摆脱了纠缠的他

心尖竟仍留有悱恻缠绵

辩解又去往何处

我亦无曾所知

—————————小引——————————


又辗转回到如此青涩的梦里。


青溪妆成胭脂的媚,姊妹们浅笑嫣然,两颊残脂轻漾于水波,潋滟之色,如此叫人沉醉。


终是无言语,一切竟如此熟悉。小船儿轻荡,寂寂的夜里,随灯影闪烁。


我说,你怎么没荡入我心呢。

你当时啊,笑骂了我一句。


灯火阑珊,入了水纹。


又忆往昔,峥嵘岁月。初见你,惊鸿一瞥,便付诸终生。山河乱石亦抵不过先生三两真心啊...

塌上的那位先生

本以为摆脱了纠缠的他

心尖竟仍留有悱恻缠绵

辩解又去往何处

我亦无曾所知

—————————小引——————————

 

又辗转回到如此青涩的梦里。

 

青溪妆成胭脂的媚,姊妹们浅笑嫣然,两颊残脂轻漾于水波,潋滟之色,如此叫人沉醉。

 

终是无言语,一切竟如此熟悉。小船儿轻荡,寂寂的夜里,随灯影闪烁。

 

我说,你怎么没荡入我心呢。

你当时啊,笑骂了我一句。

 

 

灯火阑珊,入了水纹。

 

又忆往昔,峥嵘岁月。初见你,惊鸿一瞥,便付诸终生。山河乱石亦抵不过先生三两真心啊。

 

我,醉以不涩的酒。如此之烈,烧灼心尖滚烫,泪竟夺眶而出,无迹无痕。

 

旧时岁月,小心翼翼。那年亭台楼阁,见你耍舞耍剑,飒爽英姿,如千军万马冲乱我心。

 

指尖轻挑,亦乱了心曲。

 

如今再见你,已是黄昏之末。

 

可真是千军万马了,如蚁排衙。

密密麻麻,深深浅浅,诉说情义。

 

我亦见着了——家情之事,兄弟之义,爱人之恋。无非紧要的这些。

 

昂头,瞥见先生身影。

 

军帜随岁月飘摇,忆往昔,过往云烟与年华。

 

目光跟随,如同心爱之物丢失了似的,厚颜无耻,沾染贪欲。

 

你转了头,目光似乎寻些什么。

 

“呼哈,呼哈” 我下意识地躲回楼里,恰似犯了错的孩子。

 

不知为何,心尖会有如此朦胧不清的痛楚。青涩的,稚嫩的。

 

是因我看不到星星了罢?

 

从那时起,我无从得知——我亦再见不着我最爱的星星了。

 

发了疯似的冲下楼,泪夺眶而出。

 

亲眼见你,出了城门。

 

你倔强的背影,好似走进黑暗,但你仍是最亮的那颗星,不沾染任何的星。

 

我,还能见你一面么,就一面。

 

双膝无力,跪上冰冷的板路。

 

靓丽的雨花石,一刀一刀割着膝盖骨,鲜血淋漓,遍体鳞伤。

 

好痛,好痛。

 

可亦不及心上的,刀割一般,划着,血肉模糊。

 

“我是不是,

再也见不到我最最亲爱的你了。”

 

泪哽咽,心破碎,山河崩落,星河俱碎。

 

 

忆起当年的迷恋,我竟丝毫无悔恨之意。

 

我本以为我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结果我错了。

 

掐指算算,十年了罢。怎么说呢,不长也不短,但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啊,岁月怎能如此无情。

 

话说这十年间,你杳无音讯,仿若一场浓热的爱恋,一段昏沉的历史,人间的花雨缤纷、水银泻地,却只是来人间走了遭罢。

 

他们都说你,已不在世间。

我却不这样觉得。他们竟还荒唐地帮你立了墓,刻着引人注目的——

 

“沈大将军”。

 

只是棺材里是空荡荡,即使铺满了鲜花朵朵,万紫千红,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即使真相那样无理残忍。

 

 

连环地,我又进了另个梦。

 

当年夕颜落幕,熠熠生辉,染上。

柳儿扭动腰肢,媚气缥缈,摩挲,所之纤细让春色着迷。

 

若不是这般妖媚,春色又怎会给予鹅黄嫩绿?

矣——春色也竟如此偏心。

 

可惜——

 

你怎不对我有任何偏心呢?竟连告别都不曾见。

 

那我又算得了什么。一厢情愿?

告诉我,快告诉我啊。

 

泪盈满眶,不及心上人所之荒唐。

 

 

刹那间的痛,令我神志清醒。

 

我以为,我的孤独是你给的;

又何尝不是这幽幽咽咽的岁月呢?

 

我本该满襟酒气,坐落花雨。却伏起大包小包,踏上了归路。

 

我不知将去往何处,

只为途中告诉先生一句——

 

“先生啊,请你记住。

山河乱石亦抵不过先生三两真心。”

 

 

——————————————————————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Lorraine.

——十指要相扣多久,才换得耳鬓厮磨。


“我生生死死都不会放开你”


赵云澜捧着一束鲜花,轻轻说着。


他面前的,是他曾经最爱的人,与他的墓碑——


沈巍。


他没有哭喊,没有慌神,只是如同钉死在地上,木然不动。


他轻轻诉说着一切的一切,眼里仍是溢出来的宠溺与温柔。


他时常在赵云澜的梦境里悱恻缠绵,与他的心颠沛流离。


不管是黑衣如水的黑袍使,还是沈教授,都占着他心间的那点温柔。


他在他面前,看爱情片能哭哭啼啼,看鬼片都像个孩子,紧紧拉沈巍的手,...

——十指要相扣多久,才换得耳鬓厮磨。

 

“我生生死死都不会放开你”

 

赵云澜捧着一束鲜花,轻轻说着。

 

他面前的,是他曾经最爱的人,与他的墓碑——

 

沈巍。

 

他没有哭喊,没有慌神,只是如同钉死在地上,木然不动。

 

他轻轻诉说着一切的一切,眼里仍是溢出来的宠溺与温柔。

 

他时常在赵云澜的梦境里悱恻缠绵,与他的心颠沛流离。

 

不管是黑衣如水的黑袍使,还是沈教授,都占着他心间的那点温柔。

 

他在他面前,看爱情片能哭哭啼啼,看鬼片都像个孩子,紧紧拉沈巍的手,都掐青了,幼稚得被吓个半死。

 

沈巍曾问过为什么。

 

赵云澜说,因为他最信任的人,是你啊。

 

沈巍记得,他听过一则报道——“世界上最令人幸运而幸福的,不是爱,或性,而是了解。”

 

“这就是了解吧。”

 

抬眸对上赵云澜的眼,他曾经有如此的卑微,现在就有如此的幸福。

 

他曾经活得如同蝼蚁般尚且偷生,人鬼皆俱,只为了与人间的最后一丝联系,只为了放在心上的,被克制包裹的层层贪欲,严严实实。只为了眼底心里的,蠢蠢欲动的,被人唾弃的心。

 

他自为污秽,生来注定为不祥之人,黄泉上冰冷的道,不知孤独徘徊多少回。冰冷的心,直至昆仑君的出现,渐渐滚烫,溃不成军。

 

怎知他眼睁睁地,看着最爱的人——投身大封,殉了道。

 

他一度痛恨天下苍生,一度痛恨自己。昆仑君交给他的,如山般压在他肩,心中无一丝悔恨,他知道,自己因他而生,因他而亡。

 

几千年的苟延与残喘,为了这一刻,值得。

 

低眸轻笑。

 

他已赴好殉道的准备。

 

最后的刹那,浮现出赵云澜的最后一抹笑——是初次邓林的惊鸿一瞥,是无意邂逅的萍水相逢,是交换真心时的野山河烂石头,是用山河乱世换来的三两真心。

 

“我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世间,在暗处看几眼便好。”

 

“我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对于沈巍的不告而别,只留下带着黄泉路上淡淡清香的一封信。

 

澜:

我先走了。

尽管我有许许多多想对你说,但只能将未明的心意写在信里了。

我爱你。

别哭,我会一直陪伴你到白头。

                                                           巍

 

 

溃不成军。

 

 

Adelaide

超级可!!!镇魂女孩得到了满足哦吼吼!!

超级可!!!镇魂女孩得到了满足哦吼吼!!

云扬落颜
2020.06.13,镇魂开播...

2020.06.13,镇魂开播两周年快乐,我爱你们♥

2020.06.13,镇魂开播两周年快乐,我爱你们♥

赵清欢ZB

镇魂两周年快乐呀❤️

我们一直在原地❤️

镇魂两周年快乐呀❤️

我们一直在原地❤️

小趴
一点一点地去套娃~(*˘︶˘*...

一点一点地去套娃~(*˘︶˘*).。.:*♡

一点一点地去套娃~(*˘︶˘*).。.:*♡

貌俊赛过猛张飞

【巍澜】孕期日记

·abo生子(墨水味巍巍✖️绿茶味澜澜)


·甜甜日常❤️

1.


赵云澜怀孕了。检查出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在他肚子里一个多月了。


“啊呀,宝贝你干嘛愁眉苦脸的呀,”从医院回来,沈巍就一直拿着检查报告看来看去,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赵云澜伸手抚平了人的眉眼,“宝贝儿,你老公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你别担心啊。”


“云澜...我.....”沈巍看着赵云澜,他现在一想到曾经那个干净的昆仑神君被他压在身下,用自己的米青 液灌满他的生歹直腔,在里面成结。甚至....他的肚子里面还有了他的孩子。体内压抑的暴戾抑制不住地想要喷薄而出,沈巍多想现在...

·abo生子(墨水味巍巍✖️绿茶味澜澜)


·甜甜日常❤️

1.


赵云澜怀孕了。检查出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在他肚子里一个多月了。


“啊呀,宝贝你干嘛愁眉苦脸的呀,”从医院回来,沈巍就一直拿着检查报告看来看去,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赵云澜伸手抚平了人的眉眼,“宝贝儿,你老公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你别担心啊。”


“云澜...我.....”沈巍看着赵云澜,他现在一想到曾经那个干净的昆仑神君被他压在身下,用自己的米青 液灌满他的生歹直腔,在里面成结。甚至....他的肚子里面还有了他的孩子。体内压抑的暴戾抑制不住地想要喷薄而出,沈巍多想现在就压 着赵云澜把他狠狠地再cao一顿,让他哭着知道自己有多高兴。


可他不能,赵云澜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呢。


“云澜,我.....”沈巍一边斟酌着措辞,一边努力克制内心的zao 动。高兴归高兴,可男子的体质终究是不如女子,沈巍这对赵云澜来说,要面对太多太多,“云澜,我担心你,我怕....”


“宝贝啊,你怕啥!”赵云澜安慰着沈巍,可是这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赵云澜就捂着嘴跑到了卫生间,搂着马桶吐的昏天黑地。


“呕——”赵云澜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简直比胃病还要难受。


沈巍跟着跑到了厕所,给赵云澜顺背,周身暴戾的气息瞬间变得温柔,眼神里溢满了心疼。他及时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一股淡淡的墨水味环绕着赵云澜。


赵云澜在闻到气息的那一刻就顿时安心了起来,他知道沈巍一直都在。肚子里那个还是个胚胎的小东西似乎也感觉到了爸爸的存在,恶心的感觉渐渐消失,赵云澜慢慢站起来,却被沈巍一把搂住,“我抱你去床上休息,医生说了,前几个月孕期反应会很厉害,云澜,我心疼你,我恨不得替你受罪。”


“宝贝~”赵云澜只觉得浑身瘫软,他努力抬起头亲了亲沈巍,“我可以的,为了你,值得。”


沈巍,我想给你一个家,你孤苦了一万年,那么....未来,就让我还有这个未出生的孩子陪伴你吧。


2.


自从怀孕以后,赵·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连马桶都不放过·云澜愈发懒起来。


“媳妇儿!帮我拿个苹果!”


“媳妇儿!帮我拿个棒棒糖!”


“媳妇儿!帮我穿鞋!”


明明拖鞋就在脚下,可赵云澜还是扯着脖子喊沈巍来给他穿鞋。他知道,沈巍是个不会表达爱的人,而且自从他怀孕以来,沈巍一直觉得亏欠他什么,他想用这种方法让沈巍觉得自己是被他需要的,哪怕是知道他从来不欠自己什么也好。


沈巍从厨房里出来,在赵云澜给他买的椰子围裙上擦了擦满是水的手,快步走到赵云澜身边,蹲下身子,拉过人的脚。


“怎么脚这么凉?我让你穿袜子为什么不穿?”沈巍把赵云澜并不大的脚抱在怀里,默默地用黑能量给人暖脚。


嗯,地君殿里那些老头知道自己用黑能量来给老婆暖脚一定很开心。


“我这不是热嘛……”赵云澜揉了揉脑袋,怀了孕的人体温本来就高,再加上赵云澜又是个火力壮闲不下来的成年男子,自然是要比平常的体温高的。可纵使体温再高,赵云澜还是经常手脚冰冷。


老人们说胃不好才会这样。


“你啊你啊。”沈巍无奈地看了一眼赵云澜,“你说你天天光着脚手脚冰凉,万一要是着凉了怎么办?你现在不能吃药,得多难受啊……”


赵云澜听着沈巍的话,突然想起来自己当时去做三个月产检的时候听见一个姑娘和她闺蜜抱怨,自己家老公自从怀孕张口闭口就是孩子,什么多吃点这个为了孩子好,多穿点别让孩子着了凉。一知道孩子是个女孩就爱答不理。他一开始还觉得女孩小题大作,可今天沈巍的做法彻底告诉了他,什么叫做:


万千世界不如你。


3.


“哟!老赵,来上班啦!”赵云澜一进特调处,就接收到了祝红女士的特殊关爱,“我还以为无良领导圈钱跑了呢。”


“我的姑奶奶,咱这国家机关,铁饭碗,我跑到哪里去啊……再说了,我还得挣钱养老婆孩子呢!”赵云澜摸了摸肚子,看了看傍边的沈巍,笑了。


“啧,gnn”祝红瞟了一眼他俩,知趣地回到了座位上。


性感红姐,在线发问:有什么比吃两个人的狗粮更酸的事情吗?


回答:有,吃一家三口的狗粮。


沈巍扶着赵云澜回了办公室,自打怀孕,赵云澜在停了所有运动的同时也停了工作。欸!可说好,他可请过假的啊!


“哎呀,宝贝啊……你说我这么长时间不来,这帮小兔崽子过的还可以啊,”赵云澜看着沈巍一脸调笑,“井然有序,井井有条。啧,我还有点失落呢……”


井然:谁cue我?莫挨老子!老子心里只有东东。


“那也是你带的好。”沈巍用刚投来的抹布给赵云澜一边擦桌子一边说,虽然每天都有人来收拾,但是沈巍总是不放心,赵云澜最近孕吐已经好很多了,但是又老爱打喷嚏,沾点粉尘就阿嚏阿嚏地打个不停。


“宝贝今天怎么这么会说话啊……”赵云澜看着沈巍忙来忙去的背影,他们俩在一起,永远都是他在笑在闹,沈巍在看在笑在做,赵云澜心里突然觉得酸酸的,鬼王本身是大煞之人,竟为了他收敛住自己最本性的内种戾气,一万年啊,沈巍这一万年,到底是有多少苦是他还不知道的啊……


孕期的人本就情绪敏感,赵云澜越想越伤心,等沈巍发现一直叭叭叭个不停的人没了声音扭过头去看时,赵云澜已经哭成了泪人,一单一双的眼睛哭成了一双一三,眼眶红红的,活像只被欺负 坏 了的小兔子。


“老婆....呜呜呜呜,我好心疼你呜呜呜呜,”赵云澜行沙发上跳下来,抱住沈巍,不知死活地在人的胸口蹭来蹭去,“巍巍...小巍....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呜呜呜呜呜。”


一个吻对于沈巍这个禁欲了四个月的男人来说都是挑拨,他哪里还禁得住赵云澜这样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斯文人的裤裆早已硬的发涨。专业的生物知识终于在生活中派上了用场。


嗯,三个月以后可以彳亍房了。


“云澜....我.....”沈巍耳朵通红,。那 处抵着赵云澜,“我...我怕伤到你。”


肆意的墨水味溢满整个办公室,赵云澜也被这勾人的味道深深吸引。情yu在两个人之间四散开来,赵云澜绿茶味的信息素环绕着墨水的味道,像极了一股山水画。


终究是一夜无 眠


4.

赵云澜怀孕第五个月的时候,孕期最大的敌人终于找上了门。赵云澜的肚子开始像充气的皮球,越来越大,他每次洗澡都会跟正在给他按摩的沈巍说,“宝贝,你说他会不会有一天爆掉啊~”


沈巍总是红着脸小声地说,“别瞎说。ta会听到的。”


浮肿也来了,赵云澜曾经比女孩子还细的腿早已经不复存在,小腿浮肿,手指摁下去都能留下一个窝。随之而来的还有孕期的抽筋。尽管沈巍每天给他按摩补钙,甚至托沈巍在国外学建筑的弟弟给空运来了钙片,可赵云澜还是抽筋。


医生说,是因为赵云澜肚子里有两个宝宝,孩子太沉,压的。


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赵云澜又被一阵熟悉的刺痛疼醒,小腿好像是被人用开车碾压,剥骨抽筋,赵云澜肚子也大,自己够不到腿,只能在床上翻滚。


“云澜?”沈巍被惊醒,看见赵云澜疼得打滚,他打开床头灯,才发现赵云澜的脸色惨白,额头冒出细汗。


“小巍....疼......”赵云澜滚到沈巍怀里。“哪里?”沈巍大手一挥,疼痛就消失了。


“好了诶!”赵云澜搂着沈巍,亲了亲他的脸蛋,“小巍,我饿了。”


“好,我去给你做饭啊……”沈巍踉踉跄跄地下了床,甚至还绊了一下。


“宝贝!你这是平地摔啊哈哈哈哈.....”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背影笑了。沈巍也笑了。


嗯,云澜笑了,那我替他受点疼算什么呢!


5.

“云澜,我必须回一趟地君殿,你一个人.....”沈巍看着地君殿传来的蚊香,“那边出了急事。”


“宝贝你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赵云澜用遥控器换着台,自从怀孕以后,他就很少看手机了,他觉得他家宝贝们的眼睛一定随沈巍,要是一以后就带着眼镜那就太可惜了,所以,为了他家沈老师的眼睛,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吃鸡,投向电视的怀抱。


“饭我做好给你放冰箱里了,要是饿了记得自己用微波炉叮一下啊。”


“知道啦~宝贝你放心吧~”赵云澜头也不回地给了沈巍一个飞吻,“去吧去吧!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


沈巍前脚刚走,赵云澜就觉得家里好像少了点什么,虽然平常沈巍不爱说话,但是总会在他跟他搭茬的时候说上几句。


啧,怎么办,开始想小巍了。


赵云澜摸着肚子,八个月的孕肚已经很大了,而且我们的老赵同志又光荣地怀上了双黄蛋,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日子在沈巍的调理下竟然也过的有滋有味。


人一空虚就觉得饿,赵云澜慢悠悠地把电视调到《快乐大本营》看着电视里一个穿黄色衣服的男人和另一个白色衣服的男人酱酱酿酿。


啧,更想小巍了怎么办?


赵云澜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走到了冰箱觅食。


一打开冰箱,赵云澜惊呆了。沈巍说好了就走一个上午可是他却在冰箱里准备了满满一冰箱的食物,所有的食物都用保温盒装好,上面贴着便利贴,大致内容就是,这个是xx菜,要和xxx菜搭配,要叮xx分钟。


赵云澜低头浅笑,这个沈巍,怎么这么好啊。


赵云澜吃完午饭又眯了一觉,怀孕的人嗜睡,赵云澜也是。不过很遗憾,今天他没能自然醒,他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下了床,挺着肚子去开了门,可是在门一打开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


门口的人,是夜尊。


6.


“小云澜~好久不见啊~”夜尊自顾自走进了房间,“啧,你这里才有个家的样子啊~”


“夜尊!你要干什么!”赵云澜下意识地捂住肚子,“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啧~”夜尊看了一眼赵云澜,“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我侄子的。”夜尊指了指赵云澜的肚子,“别藏了,我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我不瞎。”


“你....你来看什么!跟你没关系!”赵云澜摸摸挪到离夜尊直线距离最远的地方,“我告诉你啊!我是孕夫!你别乱来啊!”


“我才没.....”夜尊话没说完,沈巍便从天而降。


嗯,天空一声巨响,巍巍闪亮登场。


“沈面!”沈巍指了指夜尊,看向赵云澜,“云澜,沈面这次回来是为了.....”他贴近赵云澜耳朵说了几句。赵云澜连连点头,从床头柜里找出一张明信片,扔给沈面,“去吧!好好对人家啊~”


那张明信片上,赫然写着:朱白诊室,灵物医生白起。电话14084160933


嗯,买弟求安。


不能这么说,这叫啥,亲上加亲。嗯。


7.


赵云澜生产那天是个好日子,春天的第一场雨刚刚下过,新鲜的春茶刚好可以采摘。


赵云澜肚子里的宝宝也是。


赵云澜的生产很顺利,只不过沈巍的脸色很吓人,在产房门口,他的眼神已经吓哭了五六个小护士了。


两个小时不到,赵云澜竟然出来了。


一个胆子大点的护士抱着两个孩子凑上去,正准备跟沈巍介绍情况,谁想到沈巍连看都没看孩子一眼,就立刻跑到赵云澜身边。


赵云澜觉得这辈子的力气可能都用在今天了。他抬眼看了看沈巍,就睡过去了。沈巍就这么静静看着赵云澜。要不是这一幕发生在产房门口,谁都会觉得岁月静好,可是...现在竟然有一、、喜感。


护士终于忍不住了,“先生,你不看看孩子吗?”


沈巍没说话,一个眼神瞪过去。


护士:成!我闭麦!我闭嘴!


8.


孩子最终还是在一天以后来到了沈巍的怀里。


赵云澜躺在病床上看着沈巍,笑了起来。


他们终于有家了。


后来给孩子取名字的时候,沈巍执意让孩子姓赵,赵云澜却说不如一个姓赵一个姓沈。所以.....


男孩子叫赵墨茗


女孩子叫沈慕茗。


9.


最后的最后,两个孩子百岁的那天,沈面和白起结婚了。


对,奉子成婚。



end.


全文带车版私信我吧……


我好棒!


呜呜呜呜呜呜


求关注红心蓝手!!


今晚八点半开奖。






















阿拉伯的劳伦斯

还存的有手写稿,但是昨天玩音游磨坏了大拇指,今天不想打字,就不更了。虽然没有人看但是对不起,我不负责任了。视频来源微博。

还存的有手写稿,但是昨天玩音游磨坏了大拇指,今天不想打字,就不更了。虽然没有人看但是对不起,我不负责任了。视频来源微博。

西尤安💚

【镇魂】天亮了(续写剧版结尾)

【宠爱剧场太太团】(用来参加一下比赛)

一发完。

全文:2k

续写剧版结尾(BE—>>HE)


“林静,动手!”


林静颤颤巍巍的举起手,迟迟下不去,这不仅是沈教授还是黑袍使啊!


沈巍被心脏处的冰锥扎得肉都被搅在一起,一动就是大片的血流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忍受的剧痛。沈巍目光锁在林静的手上,竟然还笑了一声,看起来倒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沈教授。


沈巍不敢动,哑着嗓子拖着气声道:“动手吧,你···咳咳!”


嗓子里突然冒出一团血团,他没有力气歪头,成片的血迹被糊在脸上。沈巍略带嫌恶的闭了闭眼,还是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

【宠爱剧场太太团】(用来参加一下比赛)

一发完。

全文:2k

续写剧版结尾(BE—>>HE)


“林静,动手!”


林静颤颤巍巍的举起手,迟迟下不去,这不仅是沈教授还是黑袍使啊!


沈巍被心脏处的冰锥扎得肉都被搅在一起,一动就是大片的血流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忍受的剧痛。沈巍目光锁在林静的手上,竟然还笑了一声,看起来倒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沈教授。


沈巍不敢动,哑着嗓子拖着气声道:“动手吧,你···咳咳!”


嗓子里突然冒出一团血团,他没有力气歪头,成片的血迹被糊在脸上。沈巍略带嫌恶的闭了闭眼,还是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出去之后,替我项链给赵云澜。”


沈巍眼瞅着林静这个二傻子伸手过来摘自己项链,有些无语地闭了嘴,过了两秒又张开:“你们出去的时候会顺带着送出去的。”


林静讪讪的缩回手,目光又一次落在沈巍心脏上被插进去半根冰锥的地方。


沈巍:“动手吧。”


林静狠狠的闭住眼睛,举起手。肉眼可见自己出去以后要么被老流氓打死要么被骂死,但是,这是你老婆让我这么干的啊。


据说人死的一瞬间是可以看到自己一生的,光怪陆离的看一遍,从呱呱落地到现在的垂垂老矣,可惜到时候已经没有时间感慨时光飞逝。


那一瞬间太短,于是在你潜意识里面重要与否异常明显的凸显出来。


沈巍那一瞬间感觉到的只有疼,撕心裂肺的疼,大概是因为他本就不是人吧,所以那一瞬间的回顾都没有。


但是夜尊看到了,林静拍下那一巴掌的时候,夜尊像是心有灵犀,刹那间什么都懂了。


自己哥哥要跟自己同归于尽,一起生一起死?


“不可以!你不可以死!”


赵云澜看着面前突然发狂的夜尊,一时间有点慌了阵脚。


夜尊看到了自己的一生,说来可笑,小时候被拐去给被人当牛做马。哪怕那个大坏蛋不停的告诉他,是哥哥不要他了,他还是不忍心怪他,心里总是忍不住给他编制好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无论是一万年前还是刚才,他都没有想要哥哥的性命。


他从来都没有想要哥哥去死,哪怕被关了那么多年,他威胁沈巍,恐吓他,带领地星孤立他。他什么事情都做过,可是自始至终,他只是在报一万年前哥哥宁愿去帮助一个普通人也不愿意帮助自己的仇啊,他从来从来没有想要杀死哥哥。


在地星的各种挑拨离间,把沈巍一万年来的功名全都破坏掉,要他孤立无援,要他被全地星的人唾弃,要他无可奈何,这样哥哥就会回到他身边。


只做他一个人的哥哥。


他活了一万年,那一刹那想到的却全是一个人,那个人身着黑袍拿着40米长刀,总是不苟言笑的抿着嘴唇。


他突然举起一个和沈巍身体里的那一只相像的冰锥,毫不犹豫的扎在自己眉心的地方。


哥,你回来吧!


夜尊当然能想到沈巍想要做什么,自从知道沈巍真的敢利用轮回晷把他和一介凡人的生命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猜到了沈巍到底想要做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他真的会为了一介凡人和自己同归于尽,一万年年前是这样,到了现在还是这样。


夜尊感受着全身的黑能量散退,一边绝望的想:“两次,你都是选择了那个人!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沈巍不是想用自己身体中的一份新的能量和自己的黑能量抵抗最后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结果吗?那我把黑能量散尽,留你一条命。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赵云澜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哪里还有夜尊。


只有躺在自己面前浑身是血,狼狈不堪还在冲着自己笑的沈巍。


林静要动手的那一瞬间,沈巍就感受到了事情的转机,夜尊的黑能量正在消散,越来越稀薄,到最后他竟然感受不到一点的黑能量的存在。沈巍闭了闭眼,好像心脏的某一角被人捏住,然后有被一点点摸索攥住,疼的难以呼吸。


自己好像一直在辜负一个人啊!


一万年前他找了弟弟那么多年,却发现弟弟站在了一个错误的阵营,他心痛他什么都不懂他也心酸这么长时间才找到弟弟。


而当时那一刹那之间,沈巍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近乎疯狂的执着于赵云澜,第二次把弟弟抛弃了。他当然看到了夜尊充血且绝望的眼神,带着这个噩梦他过了一万年。


一万年后夜尊再一次的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于是一万年之后他再次放弃夜尊甚至站在了赵云澜面前。


沈巍阻止不了,只能一点一点的感受夜尊的黑能量消散,他已经没力气了,电光石火之间才惊觉原来欠了他这么多。


他曾经淘换过全身的能量当然知道有多疼,可是现在他只能满身狼狈的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


赵云澜没有时间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连滚带爬的扑过去,小心翼翼的环着沈巍。沈巍满身都是血,赵云澜甚至不知道他身上哪里没有伤口,只能小心翼翼的环着,不敢多碰。


失而复得的感受冲击过来,赵云澜被震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巍安抚的扯了下嘴角,转头去看夜尊。


夜尊吞噬了那么多人,如今下场称得上罪有应得。夜尊抬起眼皮,似笑非笑的看向盯着自己的哥哥,喊他:“哥,如今你还满意吗?”


沈巍垂下眼皮,过了两秒又睁开,直盯回去:“夜尊,你生性嗜血。因为你死了那么多人,当然不满意。”


沈巍能量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挣扎着坐起来,悬空支配镇魂灯划到夜尊上方。


夜尊似乎是想挣扎,但是很快肢体脱力滑下去,面朝上躺着看悬空的镇魂灯,倏忽笑了一声。

 

……


不知道哪里透过一丝光亮,把现在的惨局无限清晰在人们面前。


外面有声音传进来,他们在欢呼,欢呼什么呢?


欢呼光明,还是欢呼夜尊死了呢?


可是夜尊没有死。


沈巍狠狠的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挣开,一把扯下脖子上带了一万年的项链递过去。


糖纸。


天亮了,等的人等到了。

 

——————————————————————————————————————


剧版结尾在18年的时候写过至少四个续写,这个是其中一个,希望你们会喜欢的吧。(好了,鞠躬!)

彪彪彪Biao
镇魂 真的是能记一辈子的一篇文...

镇魂 真的是能记一辈子的一篇文

看文是震撼又心疼,

看剧是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2018年的夏天,那个刚刚毕业的夏天,幸亏有镇魂女孩的陪伴, 即使现在也记得那年夏天。

镇魂 真的是能记一辈子的一篇文

看文是震撼又心疼,

看剧是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2018年的夏天,那个刚刚毕业的夏天,幸亏有镇魂女孩的陪伴, 即使现在也记得那年夏天。

千日不胖

是长城小天使a!

lz再怎么说也是上过长城的人!

那多人的啊……啧啧啧



是长城小天使a!

lz再怎么说也是上过长城的人!

那多人的啊……啧啧啧


山河客.

午后

“利用光信息调节和控制...啪。”

忍无可忍的一把合上了手中的《农业技术应用与生产》有些无奈地看着翘着二朗腿一脸惬意枕在自己大腿上的人。正午的阳光穿透干净的玻璃洒在他身上,明明是在冬天却营造出一股春日特有的暖意。欣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细碎的阴影,仔细看还能发现黑眼圈。露出的锁骨上是成片的暖味的吻痕。心想:昨天又做的太过了。不由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衣衫里那不知轻重的手还在来回摸索着,顺着腹肌一点点向上攀升还有着愈演愈烈的势头。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别闹。”

没有得到回应倒是看他懒散的掀了一下眼皮,细长的桃花眼里是一闪而过的促狭。

“继续读啊沈教授,咱这现代农业里的水可深...

“利用光信息调节和控制...啪。”

忍无可忍的一把合上了手中的《农业技术应用与生产》有些无奈地看着翘着二朗腿一脸惬意枕在自己大腿上的人。正午的阳光穿透干净的玻璃洒在他身上,明明是在冬天却营造出一股春日特有的暖意。欣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细碎的阴影,仔细看还能发现黑眼圈。露出的锁骨上是成片的暖味的吻痕。心想:昨天又做的太过了。不由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衣衫里那不知轻重的手还在来回摸索着,顺着腹肌一点点向上攀升还有着愈演愈烈的势头。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别闹。”

没有得到回应倒是看他懒散的掀了一下眼皮,细长的桃花眼里是一闪而过的促狭。

“继续读啊沈教授,咱这现代农业里的水可深着呢。”

胸前敏感处突然恶意的被人一拧周身血脉都沸腾了。脸颊倏地升起一抹绯红,条许反射的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柔软的长发如爆垂下,眼中是不可抑制的对这个人的渴望。

千百年来日复一日的思念凝集而成的渴望都化作此刻眼中的深沉。

可能是那欲望来的太过迅猛,身下的人一愣。过了一会很低的声音传来。

“妈的沈巍,老子爱死你了。”

细密的吻疯狂的落下,紧紧的追逐着眼前的人,每一次都好像是绝境之下的奋力一击,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与自己的血肉融在一起。但其实也只有自己知道,舍不得。十指交缠着如同两具原本就该紧密结合的肉体。将它急促的呻吟尽数吞下,掩过了一室旖旎。

嗯,我知道。我也爱你。

........

一个小时后“沈巍我操你大爷!”

千日不胖

长城生日快乐啊~

补昨天的生日贺图

旁边的楚哥还没画完

随便瞎画的玩意

大佬绕道啊啊啊啊



长城生日快乐啊~

补昨天的生日贺图

旁边的楚哥还没画完

随便瞎画的玩意

大佬绕道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