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烟暖沐宸』

16浏览    4参与
白马踏新泥
在洛杉矶圆了我看德云社的梦!

在洛杉矶圆了我看德云社的梦!

在洛杉矶圆了我看德云社的梦!

白马踏新泥

【犯心双十24h/7:00】血痕

‣握住天赋的刀锋,却落得一身伤痕

‣正剧日常向,8k+,BE,是HE

‣人物属于长洱,ooc属于我

‣韩宸 | 执笔


火,光影冲天,浓烟刺眼,热意灼人。

刑从连和林辰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开来,消防车停在俱乐部门口全力灭火,凌晨的天空被火焰光芒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巨大的火势在三个小时之后才被控制扑灭,整个房屋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哥特字体写成的“Ghost”名牌早已跌落在地面,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的,空气中弥漫着的是焦土的味道,鉴识人员已经在温度稍降的时候进入火场进行勘察,而刑从连林辰则是在火场外围寻找当时的目击证人,但由于起火时正值...

‣握住天赋的刀锋,却落得一身伤痕

‣正剧日常向,8k+,BE,是HE

‣人物属于长洱,ooc属于我

‣韩宸 | 执笔

 

 

火,光影冲天,浓烟刺眼,热意灼人。

刑从连和林辰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开来,消防车停在俱乐部门口全力灭火,凌晨的天空被火焰光芒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巨大的火势在三个小时之后才被控制扑灭,整个房屋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哥特字体写成的“Ghost”名牌早已跌落在地面,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的,空气中弥漫着的是焦土的味道,鉴识人员已经在温度稍降的时候进入火场进行勘察,而刑从连林辰则是在火场外围寻找当时的目击证人,但由于起火时正值凌晨,该俱乐部又不是位于居民楼附近所以能找到目击者的概率小之又小。但报案人却是个例外,他是俱乐部旁边一个美食广场的负责人,在凌晨两点关门之后开出自己的车准备回家,就在刚刚驶上主干道的时候突然从后视镜中看见背后出现了一道光亮,他紧急刹车掉头想重新开回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在只转了个弯的时候看见了俱乐部燃起的冲天火焰,眼前的场景让他都不由得怔愣当场,拿出手机报警之后都依旧惶恐震惊。

按道理来讲,俱乐部的歇业时间也是凌晨两点前后,有时候是看最后清场前酒吧里的剩余人数而定的,随机性比较强。但就目击者称,当天晚上他离开美食广场的时候,没有听到任何一点俱乐部里的剩余,通常俱乐部的声音在美食广场都是可以听到的,报案人说他今天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所以是觉得俱乐部里没有人的,其他的信息都因为火灾发生时间的原因变得极其有限,目前就只能依赖于进入火场勘察的鉴识员了。

林辰靠在刑从连停在路边的车门旁,抱臂看着眼前被烧的一片狼藉的建筑物,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脑中闪过了什么东西,却转瞬即逝无法捕捉到任何细节,林辰的眉心越皱越深,一侧的刑从连在布置好警员进行走访人物向这边走来时,在看见林辰神情的时候脑中也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顺着林辰的视线望向惨烈的火场,正好看见鉴识员从火场中走出,刑从连正想要和林辰走去询问结果,就看见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一副担架,担架上很明显的被白布盖着一具尸体,两人内心同时一震,快步迎着鉴识员走过去。

“刑队,林顾问。”鉴识员的表情看上去是没想到会在火场里找到尸体,而且有且仅有这一具尸体,这样的结果不由得让人匪夷所思,““死者的身份还无法确定,不过他确实是因为火灾而导致的死亡,咽喉和鼻腔里都有大量的黑色粉末,可以证明是由于粉尘吸入导致的窒息死亡。”

就在刑从连要安排手下警员对俱乐部的所有工作人员进行排查的时候,林辰的声音在耳边沉沉响起,“起火原因呢?”鉴识员闻言从证物箱里拿出来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的物品已经被烈火烧成焦炭模样,无法辨别具体是什么了,“从形状和材质来看应该是易拉罐一类的东西,但具体里面装的是什么还需要回局里做进一步检测,初步能肯定是,不是汽油。”林辰听完鉴识人员的话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回局里做进一步尸检了,刑从连快速安排好警员下一步的调查计划便走回林辰身侧,看他依旧眉头紧锁在思考案情,抬手搂住人肩膀将人圈进怀里,掌心轻拍了拍他,“有什么回去再想,先回局里休息一会,有线索了我再叫醒你。”

林辰在听到刑从连的声音后抬眸看向他,嗓间溢出一声浅浅的“嗯”回应着他,转身跟着他走向车的方位,坐在副驾驶上,林辰少有的在案件发生之后没有发表任何的见解,刑从连几次在红灯的时候转头望向他,却发现林辰的眼神带着些凌厉却又带着些朦胧,像是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类似于自我纠结的状态中,在回到警局的路上,车内环境寂静一片,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外像是再无他物。

回到局里一进门就见王朝小跑着出来,手里拿着鉴识科的鉴别报告,看见两人回来更是快走了几步到面前,将文件递给两人,“法医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是女性,具体身份信息不明,死因是粉尘窒息,但是在解剖过程中发现死者体内残留着麻醉剂的成分。”刑从连翻着手中文件,闻言之时目光正好落在麻醉剂三个字上,麻醉剂,什么情况会让死者体内留有麻醉剂残留,闻言刑从连心下明了,这桩案子果然不是简简单单的火灾,说话间三人走到了办公室里,林辰坐到沙发上从文件中抬头看向王朝,“王朝,关于麻醉剂的含量呢?”王朝正想着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被林辰一语点醒,一拍桌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吓得刑从连险些抬手给他一巴掌,“阿辰哥哥你太聪明了,我差点就忘了,法医说死者体内的麻醉剂含量是327mg,是正常麻药剂量的1.5倍,足以让死者昏迷1-2天,但又没有达到直接致死的剂量。”

“麻醉剂,为什么要用麻醉剂,是想让死者不要对疼痛和死亡产生过多的感觉吗,还是…是在对死者进行一种保护,想让她在一种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彻底告别这个世界?”林辰在王朝话音刚落时轻闭双眼,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同时口中又在自言自语的念念有词,王朝倒像是第一次见他家阿辰哥哥是这样的状态思考案情,便坏心一起站在他面前故意放轻脚步悄声凑近了他几分,刑从连坐在办公桌后面撑着头等着准备看王朝的好戏,就见林辰在王朝贴近的时候突然抬手一巴掌拍上人后脑,又抓着男孩微长的发梢蹂躏了几把。

王朝显然没有料到林辰会这样对他,赶忙从人手中挣脱出来,呼着自己的发型后退几步和林辰拉开安全距离,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辰缓缓睁眼看着他,又望见自家老大早已把办公椅转去了另一侧,肩头微微颤抖隐约能听到嗓间低低的笑声,王朝嘟着嘴赌气一般做到另一侧的沙发上,抱起电脑开始追踪案件的其他有用的线索,口中还在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林辰,“阿辰哥哥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不爱我了,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你跟着老大都学坏了…”

林辰听着王朝一遍遍孩子气的抱怨冲着刑从连无奈的耸了耸肩,刑从连收敛了笑意冲他笑着表示自己也没办法,林辰轻叹一口气起身走到王朝面前坐到人身边,抬手在人发间揉了把,不同于刚刚戏谑的力道,同时又降右手的文件夹递给他开口给他布置任务,“帮我查一些东西,等案子破了,请你吃大餐。”

听到大餐两字,王朝眼神里瞬间像是有了星星一般,听完林辰的要求就从林辰手中接过文件夹合上电脑就推开办公室的门,去技术部门查找线索去了,林辰看着他走出办公室的身影转身走到办公桌前靠上桌边,“他啊,真就是个孩子啊。”刚刚林辰说要请王朝吃饭的时候,刑从连就有些讶异,这时候他描述王朝的语气在刑从连看来更是带上了些宠溺,默不作声的从办公桌后起身走近他,正当林辰觉得刑从连很久没有应他想要转身看看他在干什么的时候,一转头就看见刑从连近在咫尺的面容不禁被吓了一跳,还没等自己开口,刑从连带着湿热的亲吻便覆上了林辰唇瓣,林辰抱在胸前的双手随着身体被人圈在怀里的姿势松开探手抓住了刑从连的衣襟下摆,眼神微眯上前一步贴近人胸口,半晌唇分刑从连的嗓音带上了微微嘶哑,低头抵上人额头,在两人彼此仅有的空间里启唇道,“大好的夜晚,就被这冲天的火焰破坏了。”闻言林辰低头轻笑一声,重新抬起头来时柔软发梢蹭上刑从连下颚,微痒的感觉直窜进了刑从连心里,“那结案了,我单独也请刑队长吃一顿饭如何?”

刑从连望着眼前人唇角的笑意只觉心中的压力缓解了不少,此时安静的只闻两人呼吸声的房间里突然传来手机消息的提示音,林辰拿出手机就看见王朝发来的一连串消息,他已经陆陆续续查出来了相关的信息。死者是俱乐部的大堂经理,名叫金欣,今天晚上是她的夜班,俱乐部是晚上一点五十左右清场关门的,而金欣是在大门关闭之后才回去更衣室换衣服准备离开,期间她检查了店内的所有设施和物品,而通常她值完夜班离开俱乐部都是从西北角的一间小门离开的,这扇小门里更衣室很近,从更衣室出来转个拐角就能到达,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在金欣巡视俱乐部的时候从小门进入的,尸体是呈平躺状的,说明她在失去意识前没有任何的挣扎反抗迹象。

“从连,我们需要从金欣的社会关系入手,凶手很有可能是她认识的人,而且是熟悉且信任的人,尸检报告中没有提到有在皮肤上检测到针孔的痕迹,那么就表明麻醉剂不是被注射进去的,而很有可能是凶手将其溶进饮品中让金欣喝下去的,这种情况下的麻醉剂相比起静脉注射而言起效慢,所以金欣很有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喝下了什么东西,就这样的…死了。”

说到此处,林辰的话音渐渐减弱,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颤抖,低着头盯着屏幕的眼眸中闪过一瞬的不可思议,刑从连敏锐的观察到了林辰的变化,抬手扶住人肩头歪头就想要去看林辰的眼睛,声线带上了担忧和焦急,“林辰?怎么了?”

林辰在刑从连的低沉磁性的声音中回过神来,慢慢抬头看向他,只觉得唇瓣都始终是颤抖的,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音节都没有发出来,修长的指尖将手机越握越紧,重新点开手机给王朝发过去一个名字,让他仔细查一查这个人这几天的行程,这才算是平静了一下心情,从手机中翻出一张合照拿给刑从连看,“这个人叫肖睿,是我读犯罪心理硕士时候的师弟,比我第一届,他因为家庭的原因性格很孤僻,我是因为一次在学校做报告认识他的,他说是因为对我当时报告的主题很感兴趣,所以想认识我,以后能和我经常交流。”林辰说着话重新靠在桌边,双手掌心撑在边缘转头和已经将视线从照片上收回看向自己的刑从连对视,“半个月前有个周五他来家里找过我一次,我和他聊了一会,今天在火灾现场我就觉得场景十分熟悉,他那天来找我的时候,说他最近经常做梦梦见大火,他给我描述过的场景就是今天俱乐部火灾是的景象,刚刚看到王朝发过来的线索,突然想到肖睿的父亲是学医的,他之前也说过他曾经从他爸爸那里学过一些医疗基础,所以他很有可能了解麻醉剂的用量。”

刑从连听完林辰的描述,将手机放到办公桌上就走出办公室安排警力开始全城追捕肖睿,重点监控他的住所和办公场所,门锁“啪嗒” 一声响起,办公室内一切趋于平静,林辰回想着肖睿当时所有的动作和话语,想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蛛丝马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越想要回忆的深一点,就会感觉到头疼欲裂,一直都是在核心边缘徘徊,直觉告诉他只要再进一步,就一步,这件案子就可以真相大白,可是这一步的完成却是这样艰难。

布置好追捕嫌疑人的警力,刑从连有意识的想让林辰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会,便径直走向了技术科去看看王朝的调查进度,火灾发生当晚他的确不在家,在林辰哥哥给他发了肖睿名字的时候,王朝就联系过他的舍友同学,同学们说当晚他们一起吃过晚饭,然后在俱乐部附近的另外一家酒吧喝酒聊天,这家酒吧是肖睿推荐的,说调酒师很专业调处来的酒味很正,所以肖睿一直推荐他们来这里,一直到凌晨火灾发生时他们还在酒吧里,但他们在被问起肖睿有没有在中途离开过的时候,他们竟然像是统一了口径一样,都说没有,所以王朝动用了他高超的技巧,对酒吧的监控线路进行了入侵和拷贝,刑从连一进门就看见王朝啃着肯德基鸡腿盯着电脑屏幕的样子。

抬头看了看墙上挂钟已经是早上五点半了,一夜没睡又在高度紧绷着回忆肖睿的事情,想来林辰也饿了,又怕他这时候在办公室里回忆着肖睿的相关事情会打扰到他,刑从连拉过椅子坐到王朝旁边就拿出手机先点了一份营养早餐外卖,又给林辰发了条消息,“先休息会,一会外卖到了先吃早饭,我在王朝这里看看有什么新发现。”

短信发送成功的提示音刚刚响起,身边的王朝就突然轻吸一口冷气,刑从连警觉的靠过去看向他的电脑屏幕,王朝将监控视频的时间调回十秒前,放慢倍速让画面里人物的动作能够更加清晰,在屏幕前的两人都能很清晰的看见肖睿曾经在一点四十三分的时候起身离开了座位,可是为什么和他一起的同学们丝毫没有察觉呢,如果是说他给其他人的酒里下了药,那么视频中的人意识不会像呈现出来的这样清醒,不管是从动作还是举杯的形态来看,都不像是意识混沌的人能表现出来的。在看完视频片段的当下,刑从连立刻就让王朝将这段截取下来发过来,自己则是先一步去王鉴定中心让法医看看这种反常的现象是不是由于某种特殊药物导致的。

 

———

         

         在收到刑从连短信之后躺在办公室沙发上小憩一会后,林辰的手机在六点半的时候接到了早餐外卖的电话,林辰从沙发上坐起来理了理身上的衬衣,穿好风衣就出门下楼去拿外卖,站在警局大门口的街道旁,林辰神情随意的接过外卖,道谢过后就要转身返回局里,抬腿刚迈上一级台阶,就听到身后传来沙哑低沉的声音,“林师兄。”

林辰听到称呼的一瞬间脚步一顿,轻轻仰头看向面前警局门上高挂的警徽,眼神中略过一丝凌厉,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穿着外卖服带着棒球帽的人,冷声开口,“肖睿,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听到林辰的问话,肖睿唇角的笑意更盛,面部表情扭曲到了极致,身体前倾凑近林辰几分,“林师兄,难道你不觉得,在这里让你跟我走,很刺激吗?”

闻言林辰皱了皱眉,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林辰就知道他来不仅仅就只是向他打个招呼这么简单,果然,他的目标是在自己。

 

———

 

刑从连从鉴定中心出来时已经是早上七点一刻,同时他已经让轮班监控的警员们去一起和肖睿吃饭的几个同学带到警局来进行身体检查和进一步的询问。不知是因为一夜没休息有点累还是与这种高智商罪犯周旋令自己头疼不已,从鉴定中心出来之后只觉得眉心和右眼皮跳的厉害,没太在意便准备回办公室吃点早餐和林辰一起休息一会,可是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就连垃圾箱里都没有吃过外卖的垃圾,刑从连顿时觉得不对,打电话给王朝让他立刻检查一下警局门口的监控探头有没有排到林辰的影像,为了精确确定一下林辰出去取外卖的时间,刑从连翻出了手机里的外卖订单,出人意料的是,外卖订单上只有已接单的显示但却没有送达信息,刑从连更加确认了这个订单有问题,按照商家在软件上给出的联系方式,刑从连拨通了电话,结果是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店家没有接到刑从连下的订单,那么软件上显示的已接单是什么原因。

“老大!”正当刑从连思考着所有的可能性的时候,王朝急急忙忙从技术科里冲出来,抱着电脑将监控画面递到刑从连面前,“六点三十四的时候阿辰哥哥出门取的外卖,老大你看,阿辰哥哥取了外卖之后已经要回来了,可是突然停住了,应该是外卖员叫住了阿辰哥哥。”

“立刻让技术科做人脸识别!”此刻的刑从连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晚秋的气温下额间却在渐渐渗出汗珠,刑从连拿过电脑继续看着监控,按耐住自己想要按下快进键看之后事情发展的手,心中默念着林辰的名字让自己在极大程度上理智地在监控中搜寻线索,当看到林辰跟在外卖员身后坐上一辆奥迪车的时候,刑从连内心如火中烧,黑色奥迪从警局门口掉头并迅速驶离,所幸他进行了车辆的掉头,让警局门口的摄像头拍下来了车牌号码,但是刑从连心里却并没有对这个车牌会查出来的东西抱有希望,因为对于这样一个极端的罪犯来说,车辆的信息很有可能是伪造的,“张小笼!去交警支队监控一辆黑色奥迪,车牌号是03794,可能是套牌,要给我盯紧路线,传实时数据到我的手机上,一旦有车辆抵达目的地的信息,将现在还在监视肖睿家和工作地区的警员全部调过去,我现在去找林辰。”

说话间刑从连将自己自己的配枪装好,风一般的冲出警局直奔地下车库开车,凭着警局门口那一段的行驶方向,刑从连已经将车向宏景南方向开去了,在一个红灯的时候拨通王朝的电话,不过响了一秒对面人就接了起来,“王朝,入侵一下林辰的手机,在手机里安装一个隐藏的追踪软件,肖睿很有可能也是一个黑客,追踪软件不可以让肖睿很轻易的就从林辰手机上找到并删除。”

“没问题老大!”

挂断电话的刑从连心里突然一紧,像是被一双手反复蹂躏到无法呼吸,现在的他们是在和时间争分夺秒,少用一些时间查清楚肖睿所在的地方,就能多一些时间将林辰无伤的救下来,此时的刑从连像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的无业游民一般,缓慢的沿着南北主干道前进着,就在这时手机传来了实时路线共享的提示音,同时王朝也已经完成了对林辰手机的追踪,两者一结合,张小笼提供的便是最近最快的路线,刑从连像是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将警灯挂在车顶,故意打开声音一路疾驶开往林辰手机的定位地点——南广济路废弃的沫迪剧院。

 

———

 

废弃剧院里堆积着各种石块和断裂歪斜的桌椅,整个剧院里的东西只有中央舞台还是完好无损的,舞台上的布局被布置成了心理医生的诊所,用于催眠治疗的躺椅摆在舞台中央,而躺椅上躺着被束缚的人,正是林辰。

此时的林辰处于一种被浅度催眠的状态,而肖睿则站在另一侧的配药区域内配置着一种令人会产生幻觉并且加快心跳的药剂,针管抽尽试剂瓶里的药剂,肖睿仔细的将针管的护套套好,走到林辰旁边俯身贴近耳畔,用着催眠师治疗心理疾病病人的专业术语将林辰从浅度睡眠中唤醒,但林辰又不是处于真正唤醒的阶段,肖睿想要对林辰进行的是——催眠干预。

肖睿拿起针管,将针头刺入林辰右手手臂上的血管中,一点点将药剂尽数推进林辰的身体中,在液体进入血管的之后,手臂上的血管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增强着跳动,林辰的双颊渐渐开始泛红,额间不断的渗出细汗,浅蓝色衬衣上已经氤氲出汗渍痕迹,肖睿对于眼前的场景可谓是十分满意,“师兄,游戏要开始了。”

 “放开他!”剧院大门被破开的剧烈声响伴随着刑从连的怒吼同时传入了肖睿以及林辰的耳中。

话音刚落,林辰猛地睁开了双眼,站在门口的刑从连可以明显的看到林辰全身的颤抖和急促的呼吸,胸口起伏的频率程度也越来越快,刑从连只觉得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此时此刻正经历着地狱般的折磨,“肖睿,你干了什么!”

眼前刑从连的愤怒更像是这出戏当中最精彩的部分,肖睿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剧院内,而这狂妄笑声的尾音却是带上了阵阵哽咽,“刑队长,不要着急,一会你就知道了,这是我送给你的大礼。”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 “咻——咻——!”

伴随着林辰平静无波的声音响起,两声消音狙击枪的声音传入肖睿耳中,随之而来的是左腿和右臂上传来的钻心疼痛感,可是肖睿却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到枪击的痛感一般,跪趴在地上扭头看向躺椅上的林辰,极度的震惊让他的声音变得嘶哑。““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实验了五年,整整五年!我还成功的杀死了一个人,为什么你没有被我影响!”

武装警察在王朝的带领下冲进剧场,将躺在地上的肖睿制服并铐上了手铐,刑从连解开束缚着林辰四肢的皮扣将他扶起坐在椅子上,林辰的双手依旧在颤抖,双腿无力站立的瞬间整个人都会倒向刑从连怀里,林辰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微微偏头看向肖睿,“你觉得五年…很长?既然有催眠干预,那么就会有反催眠入侵干预,虽然这会消耗我的绝大多数专注力,但是你的催眠并没有对我进行完全诱导,所以还没有将我的精力耗尽。”刑从连始终在身侧扶着林辰的手臂,感觉到林辰指尖微微颤动捏了捏自己手掌时,便施力将人扶起站立,虽然林辰整个人绝大部分的重心都倚靠在刑从连身上,但刑从连却依旧将他稳稳的圈在怀里。

“不过我很惊讶的是,你竟然是用我和从连的过往作为攻击我的手段,很聪明,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和从连初见那时的经历并不能让我被催眠诱导进行自我感知的扭曲…”林辰的话音在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突然消失,刑从连只觉手臂上的重量骤然加重,低头就看见林辰全身颤抖的昏迷了过去。

“林辰!”

 

———

         

林辰因为和肖睿的催眠诱导进行对抗,精神力已然用尽,而这种高度集中精神力的行为直接导致了身体压力的增加,心血循环加快致使被注射进林辰体内的药剂加速蔓延进入林辰的全身,所以林辰在抢救之后依旧昏迷不醒。在第一天安然度过之后医生告知刑从连说林辰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醒来肯定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具体的苏醒时间也是因个人的体质而异。刑从连从主治医师的办公室出来径直走回林辰的病房,坐在病床旁一眼不眨的注视着病床上的人,今天已经是林辰昏迷的第四天了,林辰眼窝下陷面色惨白,唇瓣上毫无血色,不夸张的来说,就像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一般,安静的浅浅呼吸着就像是在睡午觉一样,但是,却没有即将要醒来的征兆。

刑从连忽然觉得此时此刻的场景十分熟悉,就如同那年和沈恋赌博时注射的十几管药剂之后他安静躺在家里的床上一样,柔软的床铺上是他单薄的身体,指尖是冰凉的,眼眸的紧闭的,刑从连在这一瞬间又产生了浓烈的不安感,伸手牵起林辰修长却又纤细的手握在掌心,想用自己的温度温暖着他,窗外暖意四起的阳光零散的照进室内,几天的排查抓捕和审讯,又日夜不休的在林辰身边照料着,刑从连趴在床边只觉得昏昏沉沉疲惫不堪,眼睑微闭陷入睡梦之中。

夕沉的落日在天边滑过一个圆在地平线下安歇,病房里没有开灯,仅有病床侧边的一盏小夜灯长亮着,林辰眼睑轻动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双眼,等到适应了眼前苍白的墙壁景象后,才轻缓的动作着环顾周围,右手想要抬起时却发现被人握在掌心之中,林辰垂眸看向趴在自己床边熟睡的人,唇角不自觉勾起,伸过左手微微侧身,手掌抚上人有些散乱的发梢轻揉几下,可是就是这样轻微的动作都让刑从连警惕般的睁开了双眼,起身瞬间就望见了在昏暗房间里依旧晶莹清澈的眼眸,刑从连握着林辰的手更是收紧,林辰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如今刚刚清醒的林辰依旧感到疲累,轻轻闭了闭眼睛又重新睁开,两人相对无言,只有相握的双手能表达出他们此时的心情。

 

“久等了,从连。”

“欢迎回来,我的阿辰。”

 

———

         

感受着人对人的感情从依赖爱恋转化为仇恨敌视,肖睿以此为乐趣。

我们内心的恶魔,终会将这座城市变成恶魔。

他之前利用过的,为这一天做准备的每个人皆是因为趋于变态的仇恨将仇敌"献给"肖睿;而肖睿对金欣的情感更是如此,由爱生恨,到最后让她的生死都掌控在自己手中;但是林辰例外。

在林辰的生命里,刑从连是一束光,是无可替代。



感谢各位神仙老师们带我飞!!!!

我永远爱刑林!!!!

白马踏新泥
Happy Hours!!!...

Happy Hours!!!

💃🏻💝🤩🥰💞💐

Happy Hours!!!

💃🏻💝🤩🥰💞💐

白马踏新泥

📍一个置顶


这里韩宸,幸识,余教。

坐标洛杉矶,USC研究生

这是我对象 @喵小姐的宋先生-  他不混圈别戳他


绑字小天使黎黎 @Ella黎小仙女er 

绑文神仙姐妹 @茯苡 

绑鸽子姐妹团@枕幕席—TRACER85号@EG

同好小姐妹逸逸@中庭有槿 

绑学习USC见@今天吃金枪鱼了吗 

最初从全职圈一直走来的礼弥弥 @☆礼弥弥☆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


叶修粉 | 霸图 | 韩叶洁癖...


📍一个置顶



这里韩宸,幸识,余教。

坐标洛杉矶,USC研究生

这是我对象 @喵小姐的宋先生-  他不混圈别戳他


绑字小天使黎黎 @Ella黎小仙女er 

绑文神仙姐妹 @茯苡 

绑鸽子姐妹团@枕幕席—TRACER85号@EG

同好小姐妹逸逸@中庭有槿 

绑学习USC见@今天吃金枪鱼了吗 

最初从全职圈一直走来的礼弥弥 @☆礼弥弥☆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



叶修粉 | 霸图 | 韩叶洁癖

原耽 | Priest | 淮上➠➠林辰白月光 | 费渡朱砂痣

kkw至上主义者 | 除水仙不吃任何cp 

EVAK | E神和小天使的日常小甜饼

赤井秀一 | 琴赤 | 工藤新一

业余剪刀手。

悬疑美剧/动作电影/刑侦小说爱好者。

婉拒mxtx的各种安利,我不会想有共鸣的。



🚫天雷拆逆

❌地雷各种不尊重角色的玩梗过度。

❗️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二传。



不BE。尽量不坑。

脑洞来自突发奇想。

十八线写手摸鱼写文。 

脾气好不好分人。极其护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