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如果可以】知

43浏览    3参与
温知阕

【某某阅读体】如果可以004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注意事项看合集的前文


004

盛望想,这都算什么事呢。他只感觉这一切都像是梦,一切都有着万分荒谬。他也真希望这是场梦。

他不知道他们还会分开六年,他只是不想让他哥再次受伤罢了。

这便是历经沧桑终于跑到终点的盛望和没有背上包袱的盛望的不同之处,但爱江添他却刻在心上,无论世事沉浮起落,无论道路千沟万壑。

只要想起江添,他就充满动力去为他们虚无缥缈的未来奔跑,江添是他的归处,是如泊泊流水般顺着血液温暖他的身体,最终与心脏一起跳动着,展示这鲜活的生命。


【江添睡得...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注意事项看合集的前文


004

盛望想,这都算什么事呢。他只感觉这一切都像是梦,一切都有着万分荒谬。他也真希望这是场梦。

他不知道他们还会分开六年,他只是不想让他哥再次受伤罢了。

这便是历经沧桑终于跑到终点的盛望和没有背上包袱的盛望的不同之处,但爱江添他却刻在心上,无论世事沉浮起落,无论道路千沟万壑。

只要想起江添,他就充满动力去为他们虚无缥缈的未来奔跑,江添是他的归处,是如泊泊流水般顺着血液温暖他的身体,最终与心脏一起跳动着,展示这鲜活的生命。


【江添睡得并不踏实, 却还是做了好几个梦。

梦见杜承从烟雾后面探出头来说:“寰宇, 他都长这么大了?上一次见还是十年前。”

梦见季寰宇对江鸥说:“你儿子也喜欢男的, 高兴么?”

梦见江鸥在尖叫,而他站在梧桐外的长巷里,老迈的团长趴在脚前一动不动, 丁老头朝他和猫看了一眼说:“难啊,救不活了,走吧。”然后在他面前关上院门。

他在原地站着, 觉得又累又荒谬。明明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拿, 却想要撑着膝盖歇一会儿。

他试了几次,怎么都弯不下腰, 只觉得疲惫又烦躁,便从梦里惊醒了。

睁眼的瞬间, 江添没弄清自己睡在哪里,只看到盛望坐在面前, 眼里映着温亮的灯光,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哥。”盛望很轻地叫了他,然后单膝支着靠过来, 亲着他的眉心、眼尾和嘴唇, 小声说:“18岁了,我爱你。”

梦里那些令人烦躁又难过的情绪瞬间消失,就像有人短暂地卸掉了他脊背上的钢板,让他能弯腰喘一口气。

江添反客为主,抓着盛望的后颈想要吻回去, 却又忽然想起他们还在客厅,屋里最危险的地方,随时可能有人来。

他僵了一下,松开了手。】

江添突然希望这是场梦。

他一向没有过多显示情感看的动作,这时和盛望的手是紧扣着的。他们都格外用力,希望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真真实实、真真正正的在一起。

这个纯白的空间好似突然变了色,变成黑色,又或者是灰色。气氛压抑得快进化出实体,如浓稠的墨一般。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他们正在看的这本某某何尝不狗血荒唐?又岂是一把泪就能磨平的悲伤?他们只是想相爱却要经历这般多的考验?

家里长短,琐碎俗世,都容不下相爱的人的一个吻。

后来盛望和江添一起背负那些俗事,时间模糊了他们的记忆,只愿所爱之人就在身侧。


【“行了,不早了。折腾一晚上,你俩也赶紧睡觉吧。”盛明阳拍了拍沙发背,忽然朝静音的电视机扫了一眼,玩笑似的指了指盛望:“说是要在这看会儿电影,你这看的是默片啊?”

有那么一瞬间,江添感觉盛明阳的视线从他这里扫过,也不知有意还是无心。

盛望嘴唇动了一下,说:“不然呢,我哥睡觉,我开着大音响轰他么?”

盛明阳又催促了两句,端着水杯去了厨房。不久后吱呀一声响,他带上门回了卧室,只是门并没有关严,光从块变成了极细的一条,依然落在沙发上。

两个男生分坐在沙发两端,被那条线切割成了两块孤岛。

片刻后,有人穿过那条线抓住江添的手晃了晃说:“上楼么?”】

盛望一向是往前追着江添走,是他单纯、直接越过那道他们心中明白的那条线往前走。

后来升级到江博士来追盛望,他们是两个大海上的孤岛,满天的星辰见证了少年的爱恋,当他们走过冰封的冰河时期,最后终是在一起。


【刚刚在沙发上囫囵睡过一觉,他其实不太困。倒是盛望,眼皮都开始打架了,还跟在后面转悠不停,好像犯了什么错似的。

他洗漱,盛望倚在门口。他铺床,盛望抓着被子一角帮忙。他翻出楚哥的那摞资料书,盛望抽了一本说他也可以分一点。

“你怎么了?”江添最后不得不转身逮住他。

盛望盯着他的手指,安静片刻之后反握住说:“我以后不抽手了。”

江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事。他先是有点哭笑不得,紧接着更为复杂的情绪漫涌上来,他忽然就不知道该答什么了。

过了很久,他才眨了一下眼说:“恐怕不行。”

他当然清楚盛望为什么会是那种反应,如果不那么做,以季寰宇恶那股恶心人的劲,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更疯的话,大概又是每一句都直捅向他。他是江鸥最后的防线,如果连这条线都塌了,那离疯也不远了。

只是理智归理智,清楚归清楚。他理解所有原因,不代表手里变空的瞬间不会感到难过。这才是他跟盛望之间的无奈和无解。】

【“我现在是高危分子。”江添语气有点自嘲,又慢慢沉敛下来,“季寰宇那句话,我妈和你爸应该都听进去了。”

“不会,谁都看得出来他当时是狗急跳墙乱咬人。”盛望说。

江添摇了一下头:“听到了就是听到了。”

他们或许会觉得荒谬,并不相信,但是言语如刀,说出来的话终究会在心里留下印子,然后在某个不经意间冒一下头。

不管有意或是无意,他们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多疑敏感起来。】

“我以后不抽手了。”

他们之间复杂的种种正悄无声息地割裂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像是他们坐在沙发两旁,分割开两座孤岛的那束光一般。

在经历过季寰宇的事情过后,江鸥的情绪就在爆发的边缘,而盛望江添的关系的的确确是给了她脆弱的灵魂沉重一击。

在此刻她没有了想法,整个人像只是个躯体,行将就木的愣在那,掩没了她原本温和柔弱的灵魂。


【盛望垂下眼,抓着江添的手指收得很紧。过了许久他开口说:“我爸一半开明一半古板,我记得以前有谁在他面前提过……”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提过同性恋相关的话题,他反应不大,没有说过谁谁谁很恶心或者很变态之类的话。上次在医院聊那个案子,老头他们是话赶话,我爸那性格你懂的,就是顺着别人说,不代表他自己的意思。”

这话其实只说了一半,盛明阳确实一半开明一半传统。别人的儿子喜欢女人还是喜欢男人,跟人在一起还是跟妖在一起,他都接受良好,甚至能包个大红包真心送祝福。那是因为他不爱嚼舌根,也管不着。

但他自己的儿子就不同了。】

【“现在我爸一言不合就敢给我办转学,大学就不会了。我不信我考上清华北大了,他会说‘走,为了阻止你谈恋爱,我们换个学校’。”江添终于被他的话逗到,笑了两声。】

盛望想,他们一直都在构建一副美好的蓝图,但这个未来是未知的,是不定的,不然怎么现在屏幕上出现的种种都让他痛得不能自拔?也会有一丝质疑,于是慢慢的,他和江添之间便出现隔阂,他们伸手也就够不到对方了。

加深这隔阂得最大主力是他们最亲的人,自称最爱他们的家人,盛明阳和江鸥。

盛望突然向四周望去,他看到江鸥呆呆的坐着,但她身边没有盛明阳,他爸不见了。



ps:盛明阳这时其实没出现在他们一起的这个空间,他被单独拉去小黑屋听讲了。因为盛明阳清楚怎么戳望仔的痛处……我决定把他拉去改造啦嘻嘻

再ps:不知为啥感觉不够虐……

又ps:谢谢大家的喜欢,你们可以多留言和我玩的!我不吃人!

温知阕

【某某阅读体】如果可以003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注意事项看合集的前文

*今天原文内容搬了很多,挑了事件的矛盾点来观看,可以回忆下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003

观察者将众人禁音了。

其实是多此一举,多数人被这情况惊得一怔,思维固化了。

“和解”,要怎么和解?他们之前靠的是时间,他们只在一起了57天,然后他们便错过了六年。尽管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但留下的疤痕任在那,看到就像是拿着一把钝刀刻在心上,要知那颗心其实脆弱而坚强。

盛望说不出话了。

但他和江添的手紧扣着,他们试图去抵抗世间的风雨。...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注意事项看合集的前文

*今天原文内容搬了很多,挑了事件的矛盾点来观看,可以回忆下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003

观察者将众人禁音了。

其实是多此一举,多数人被这情况惊得一怔,思维固化了。

“和解”,要怎么和解?他们之前靠的是时间,他们只在一起了57天,然后他们便错过了六年。尽管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但留下的疤痕任在那,看到就像是拿着一把钝刀刻在心上,要知那颗心其实脆弱而坚强。

盛望说不出话了。

但他和江添的手紧扣着,他们试图去抵抗世间的风雨。

 

歌曲不知何时暂停了,气氛僵持着、凝固着。这时屏幕上出现了挺长一段文字,简单介绍了前情——望仔送给江添的礼物,之后便是回程路上他们来到这个空间了。

(以下是此世界未来线,即原文)

【江添在返程的地铁上收到了赵曦的语音,对方问他和盛望晚上有没有时间,出来吃顿饭。

“我们明天的机票走,想避开腊月最后两天高峰期。而且明天不是你正生日嘛,家里人什么的总要给你过的,我跟林子就不霸占了。”赵曦说。

江添因为礼物心情正好,回复他说:行,我来请吧,楚哥刚给我转了账。

辅导班的楚哥很上路子,念着要过年了,把第一批课件的报酬提前结了,还给江添额外发了个大红包,希望他年后再费点心思,课件里加点竞赛初级难度的东西。

江添从里面划了一部分出来转给江鸥,说:季寰宇给的。】

【他说:头疼使人精神错乱,感觉自己什么事都做得出。配了一张自嘲的玩笑图。

江鸥皱起眉,她连划几下,略过了那条朋友圈。然后冲厨房忙碌的孙阿姨说:“孙姐,银耳汤还有么?我想喝点热的,不太舒服。”

“有的,我给你盛。”

孙阿姨舀了一盅端给她,江鸥伸手去接的时候,微信突然震了一下。

她眼皮莫名一跳,垂眸去看手机屏,杜承的微信头像从底下翻到了最顶上,旁边显示着消息内容。

他说:最近一直睡不着,老是想起以前。可能亏心事做多了,死都死不顺当。我知道大过年的,说这些丧气话挺败兴的,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完这个年,索性仗着现在脑子不清不楚,冲动错乱,一鼓作气给你道个歉。

他说:我混账,不是东西,恶心龌龊。我跟寰宇对不起你。

碗底忽然灼烫,江鸥手一缩,满满一盅银耳汤掉落在大理石,当啷一声,白瓷四分五裂,迸溅一地。】

【江添的家事很复杂,扯上“季寰宇”这个名字就更是一团乱麻。这点赵曦还是知道的,也清楚这是江添的雷区和忌讳, 所以没有贸然掺和。只是给两个弟弟各发了一条微信说:有什么需要就给哥打电话。

江添这一路异常沉默,手机界面停留在江鸥的聊天框,一眨不眨地盯着最末端。看到江鸥那句问话的瞬间,他就知道瞒不住了。

他花了这么多年砌的一堵保护墙,被人抡了一记重锤,功亏一篑,轰然倒塌。】

【江添脸色瞬间冷下来,下意识摸向后颈的疤。这个动作落在江鸥眼里,她僵了好一会儿,慢慢抬起头哑声问:“小添,你认识他啊?”

虽然是个问句,但她的语气却是笃定而麻木的。

江添摇了摇头,幅度小得仿佛只是动一下。

“你认识他。”江鸥又说了一遍。江添这次没再否认,而是陷入了沉默。】

【其实来医院之前,她觉得自己是可以保持理智的。杜承给她发了很多消息,她坐在沙发上一条一条地看,每个字都看得很清楚,没有崩溃也没有混乱。只是觉得冷,从胸口到四肢冷得打颤。

杜承说“寰宇打给小添的钱全都被退回来了,一分没收,他一直觉得自己没尽到义务。”她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大脑还没有变成空白,甚至还给江添回了一条微信。

她以为自己可以冷静的,没想到只是情绪太浓了,堵在了路上,直到这一瞬间才汹涌爆发。而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浑身都在抖,眼圈瞬间就红了。

她说:“我真的觉得好恶心啊季寰宇。我18岁就跟你在一起了你知道那是多少年吗?我这一辈子就一次18,你能还我吗?我因为你跟我妈吵过多少回架你数过没?!她年纪大了记不清人了还抓着我跟我说,你别一门心思惦记着那个男生,妈比你识人。我哄过她多少回?我跟她说了多少次放心?我妈到走都没放过心。你能把她还我吗?你当初跟我说,儿子你会照顾,你照顾了吗?我把他接回去的时候,睡着了帮他盖个被子他都躲你知道吗?”

季寰宇僵在那里,形容狼狈。既像被迫游街示众又像反省。既恼怒又羞愧。

“你不知道,你只知道跟杜承混在一起。”江鸥说。】

江鸥这些天精神一直恹恹的,心慌得厉害,右眼皮一直跳着,咕哝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但她来到这个空间里,被明晃晃揭露了她所认为不耻的事,给予她沉重的一击。

她心想,这是为什么?本来她前半生过得算得上不错,认为自己还算幸运,离婚只是因为观念不合,不至于伤筋动骨。江添稳重得几乎不用人操一点心,盛明阳对她尊重有加,就连季寰宇也依然在尽他作为生父应尽的义务。

可为什么?为什么会碰上季寰宇这样的人渣?她离婚的原因是丈夫出轨,还出轨得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们同性恋怎么这么恶心?怎么就来恶心她了?为什么现实会让她无地自容?连自己的儿子都知道,只有她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

她已经顾不上江添和盛望的事了。多年以来支撑她行走的观念轰然崩塌,她想,她这四十多年岂不是白活了?她是否从来都没做过正确选择?她活得简直一塌糊涂。

她感觉很冷,这种冷仿佛冷到骨子了去了,附着着怨念,彷徨、震惊和不知所措。

有人说,江鸥江鸥,本应是自由翱翔的海鸥,但江鸥何尝不想飞翔?她的人生注定不是海边的,可以随时飞翔的海鸥,她只能、只是画地为笼,见不到广阔的天空。

她可悲,也可怜。

 

【盛望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离开的,只记得所有人脸色都很差、脑子也乱,像被打散的鸟群。等到一番折腾完回到家,盛望在沙发里坐下来,才后知后觉感到掌心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两只手掌被掐出了一片红印,几乎破皮见血。

他攥得太紧了……

孙阿姨这天夜里没回去,在盛家忙前忙后。屋里的氛围沉闷而压抑,所有人说话都是轻而慢的,有种精疲力尽的意味。

江添靠在沙发上,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盛望转头看过去,发现他抓着手机不知不觉睡着了,眉心却是皱着的。

盛望茫然地盯着手机时钟,看着指针一格一格挪着,终于挪到了0点。

他想亲一亲江添,跟他说:哥,生日快乐。

但他说不出口,因为江添根本不可能快乐。

一点也不。】

和屏幕上同样的,盛望攥着手。他觉得有点无话可说,只认为,这世界太他妈荒谬了。

江添在他旁边,用手轻轻掰开盛望紧攥的手。从小拇指,到无名指,再到最后的姆指。

他一向是沉默的,现在也沉默着看着这场闹剧。他来到这个空间时,盛望不在他身边,只有他和一片空白。他盯着这片空白许久,直到荒芜,直到终极。能再看到盛望都是种奢望。直到很久后,他的小太阳出现在他面前。可他没再发光了。盛望的模样忐忑不安,江添知道为了什么。他只能用手搭在他的肩膀,轻轻叫醒他,和他说:看,我还在。

这空白的空间此刻像个戏台,角儿们粉墨登场,也有观众的注视。他有着狗血的生活也诠释着相爱的意义,现在承载的,是无言的某某。

温知阕

【某某阅读体】如果可以002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建议bgm:给某某

*注意事项看合集的前文


002

盛望属实被这突入其来的意外搞蒙了,整个人晕乎乎的。

这时空间里聒噪了起来:放眼望去,他哥,他爸,江阿姨,还有同学老师。

“咦,你们怎么都在这?”

“我靠我晋级赛啊什么鬼啊!”

“江哥?盛哥?啥情况。”

……

盛望依然状态外。

江添走到他身边,僵着一张脸拍了拍他的肩。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没被这意外给整蒙就不错了。

众人的新鲜好奇随时间慢慢淡去,这时却说不出话来了——面前是一块巨大的屏幕,同时出...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建议bgm:给某某

*注意事项看合集的前文


002

盛望属实被这突入其来的意外搞蒙了,整个人晕乎乎的。

这时空间里聒噪了起来:放眼望去,他哥,他爸,江阿姨,还有同学老师。

“咦,你们怎么都在这?”

“我靠我晋级赛啊什么鬼啊!”

“江哥?盛哥?啥情况。”

……

盛望依然状态外。

江添走到他身边,僵着一张脸拍了拍他的肩。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没被这意外给整蒙就不错了。

众人的新鲜好奇随时间慢慢淡去,这时却说不出话来了——面前是一块巨大的屏幕,同时出现的是标有姓名的座椅,就一个字,高科技!

盛望听到键盘敲击声,一抬头见屏幕上被打出“请按名入座”这五个字,舔了舔干燥的唇,心中预感不是特别好的事。

“望仔,走吧。”

他们的座位挨在一块。

众人闹哄哄地坐下,大多数人神情不稳,显然是被这不知道如何称呼的玩意儿整不会了。

 

“欢迎来到‘愿’的世界支线里,观察者0529向您问好。”

“现在是发布规则时间,全体禁言。”

“第一,空间唯一准则——遵循故事主人公的意愿,保护故事主人公的隐私。

第二,玩家请跟随系统发布的任务进行活动。

第三,参与者可提出疑问,系统方可选择答或不答,但回答一定正确。

以上。”

“人物划分为故事主人公,玩家及参与者,旁观者,观察者。”

“现在发布任务,

主线任务1-1,阅《?》

主线任务2-1,听《给某某》

主线任务3-1,解??”

“请盛望确认游戏内容。”

盛望心想我顶你个肺哟,为什么要就让他来选,但“某某”两个字一出现,让他一怔,故作轻松地说:“就主线任务2吧。”

“触发支线任务2-1,阅读歌评,弹幕。进行猜想。”

主线,支线任务2-1开始。

 

面前的屏幕显示出视频,葱茏绿意旁撑着一个白色的雨伞,下面写着两个字——某某。

歌曲刚刚开始就被按下暂停键,仿佛时间就此定格,只有盛望江添并肩走着。

 

众人禁言接触,纷纷讨论:“某某指的是……?”

“啊这,过来听歌的吗?”

“怎么还有主线任务,什么奇奇怪怪的啊!”

……

 

视频被点开了。轻柔的前奏响起,慢慢浮现几个大字“给某某”,同时伴随着充满烟火气的声音——铃声,走路声……几秒钟后,盛望和江添的声音也从中传出。

【“我小时候特别能折腾,经常大清早把人闹起来。”

“然后呢?”

“然后就来这条街视察民情啊。”

“为什么是这条街?”

“因为热闹,人就要叽叽喳喳的才有意思嘛。”

“……哦。”】

说着叽叽喳喳,众人也就吵闹起来:

“我靠,盛哥和江哥背着我们有一腿啊。”高天扬震惊道。

“视察民情,盛哥是小皇帝实锤了哈哈哈!”

也有那么小部分同学直呼“嗑到了嗑到了”

小辣椒看着屏幕上两人的对话,觉得他们挺好的。默默希望他们也能一直这般好。

盛望想,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奇怪,朝江添望了一眼,眼中颇有无奈之意。

一旁的盛明阳和江鸥心中感慨这两位关系竟格外亲密,江鸥却隐隐有种怪异的感觉。

不管如何,这首歌是继续放下去了。

 

【当梧桐寒暄路过的风

他们轻声谈论怎样一个梦

是否也会说起某某

风的话我不懂,但猜就心动

 

梧桐说 十七岁 少年竟温柔

他笑容 给了谁 猜不透

而风答 给某某

因他和他说爱的语气 太郑重

所以声音再微弱 

全世界的风也都把爱听说

 

他赠我很无力的一个相拥

却是他拥有的所有

 

十七岁那年搁浅我 一生的心动

 

经年之后 我富有一切自由

可以亲吻 可以情衷

独缺少十七岁某某

于是一切富有都贫穷】

 

【“礼物么?你不是说没有?”

“骗你的,怎么可能没有。”

“生日快乐”

“我听见了。”】

 

【当梧桐致意路过的风

我猜他们谈十七岁的旧梦

风的话其实我不懂

但只想起某某一切都心动

 

梧桐下 老街口 是我和某某

他笑容 他温柔 给的我

荒原上 风路过

见证少年心事 如野草向荣

从十七岁初次邂逅

蔓生往不可期的一生以后

 

感谢你和我把爱说得郑重

风才为我四处传说

有人被困在仲夏末

等他的某某

 

感谢时间凉薄却善待于我

容我念念不忘某某

才能重逢人海之中

只凭相视一眼就心动

 

他曾用很无力的一个相拥

留我在十七岁夏末

从此不再拥有某某

就不再心动

 

经年之后 我富有一切自由

因此亲吻还有情衷

全付给从今后某某

有他一切贫穷都富有​】

 

初听这首曲子,哪怕没有见证过他们的爱情,却也被这独属于少年的、青涩的、而又美好的爱恋所吸引,也会因此感慨心动,也会情到深处留下泪一滴。

pv同时变换着图片,每一张皆是少年意气,每一张都有故事,他诉说着某某的情窦,某某的温柔。

随之是重复播放——这一遍全屏都充满着弹幕。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人间骄阳正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年少”

“我抓住你了”

“人间盛望,故里江添”

“梧桐是忠贞爱情的象征”

“少年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

“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所以你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

“花了五六年,又养出一个江添”

“江添只用了一天就宠回了他的望仔”】

 

这首歌曲播完一遍众人都沉默了。他如此赤裸裸的表达着一个情况,江添和盛望在一起,他们恋爱了。

江鸥整个人都颤抖着,盛明阳目光复杂地直盯着两人,众人也不约而同看着他们。

盛望的脸色煞白,他忽然不敢面对这些目光了,他其实有预想到的,但这样一般场景,还是让他低下了头。

歌曲还在放着,炒热气氛,心却如坠寒冰。

之前他们还拉着手。现下分不清是谁先松开了。

江添知道这件事会发生,但他太过突如其来,让他们没有准备的时间。

其实就算准备了又如何?他们寻不到最优解,生活不像数学题,他更包含着无数的因果。就像他们所期待的未来——那是缥缈不定的。尽管他们的心咫尺毫厘,却被这混乱的、矛盾的生活一刀两断,想拉手却够不到,想亲吻却被撕得四分五裂。

他们的距离,在某一刻隔着流逝的时间,在此刻却远如天涯。

尽管有微薄的善意支撑着他们,但终抵不过来自最亲的人的不解、迷惑,世俗加快了他们一起的时间,却又无限拉长了离开的时候。

盛望想,他该说什么?平时孔雀开屏的他却无言相对,只留被世俗撞得支离破碎的两人。

江添伸手去拉他的望仔,就在此刻,他们的耳畔响起冷清的女声。

“触发主线任务3-1,和解。”

温知阕

【某某阅读体】如果可以001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非典型阅读体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心血来潮产物

*如有bug欢迎指导

*流水账and上下不连瞎扯淡文学


001

前些日子盛望嚷着要去旅游,去度蜜月。江添回他:“你是打算来场说走就走旅行?”盛望弯着眼睛冲他哥一笑,说我不是有哥嘛。然后抱着望仔往江添怀里钻。

江添呢一手敲着键盘,一手搂着盛望,说想去哪?

“桂林!”

“那就去吧。”

感慨一下这简直就是被盛褒姒魅惑得烽火戏诸侯的江幽王啊!


之后处理工作,准备行李。但就在去的前一天晚上,小俩口抱在一起睡觉时,两人梦中出现...

*原著《某某》作者木苏里 首发晋江文学城 cp添望

*非典型阅读体

*时间线原著88章,江添生日及矛盾爆发前

*心血来潮产物

*如有bug欢迎指导

*流水账and上下不连瞎扯淡文学



001

前些日子盛望嚷着要去旅游,去度蜜月。江添回他:“你是打算来场说走就走旅行?”盛望弯着眼睛冲他哥一笑,说我不是有哥嘛。然后抱着望仔往江添怀里钻。

江添呢一手敲着键盘,一手搂着盛望,说想去哪?

“桂林!”

“那就去吧。”

感慨一下这简直就是被盛褒姒魅惑得烽火戏诸侯的江幽王啊!


之后处理工作,准备行李。但就在去的前一天晚上,小俩口抱在一起睡觉时,两人梦中出现了一个黑影。梦境之中一切纯白,唯有那黑影在他们面前。此时黑影问他们,如果可以不用独自走过那六年,可以不用经历那些难熬的岁月,你愿意做个梦吗?江添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盛望一开始嬉皮笑脸地听着,想着这怕不是柯南里的小黑,听完他说的话后,眼睛直勾勾盯着那道黑影,整个人都紧绷着,最后轻轻叹出一口气,像是与江添再见时卸下了包袱般,这时也不太紧张了。

他想:既然是在梦里,那就不再给遗憾再多几道疤痕,且不管只“做个梦”这般轻松的条件,那便让他去抹掉那些遗憾,让他任性一把吧!

他们说,“我愿意。”

此刻城市的灯光熄灭,微风唤醒春草,晨光铺撒在道路上,窗外传来鸟鸣,春天在这一刻苏醒了。

盛望江添从梦中醒来,坐在床上对视着,窗帘是打开的,春日的暖阳在盛望的眼眸里闪着细碎的光。江添微抿了唇,垂下眼睫,却藏不住爱意。他们坐在床上,亲吻着彼此,这个吻里充斥着爱意,却又仿佛回到那年夏天,带几分青涩和迷离。

而此刻他们正在春天热恋,不用在意从前的跌宕起落,在此刻他们只有彼此,他们会相伴在余生中相爱。


*

同一时间,不同世界。时间不徐不疾地走着,来到了东窗事发前的那一天。

盛望给江添准备的礼物送出去了,现在正在沟通后续事宜。


“那我到时候联系谁?”副会长问。

盛望想说联系谁都一样,反正也是一起来接。结果副会长已经点开微信二维码,让江添也加一下好友。

“那个——”盛望下意识出了声。

副会长一脸茫然地看过来:“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他只是忽然敏感了一下,觉得加两个人的微信不是个好兆头,好像他们谁不能来似的。但这话说出来就显得很奇怪,于是他笑着摆了摆手说:“算了,没什么。”


盛望和江添并肩走着,忽然一阵寒风吹过,惹得盛望模糊了眼,他抓住江添的手,再次睁开眼时,四周的一切都万分寂静,没有行人的吵闹,没有树木的喧嚣,盛望心中有着莫名的悸动,只看见阳光照着空中的灰尘,只剩下与江添十指紧扣的热意。

一切都安静下来,他们只有彼此。

他转头看向江添,说哥,你看见了吗?

“嗯。”

是彩虹。那道彩虹正对着太阳,仿佛是围着他转的行星。

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闭上眼感受渐渐柔和的风。

闭上眼时,微微的失重感让盛望有些头晕,他的脑海中浮现和江添一起的种种:喜乐、白马巷、梧桐外——

再次睁眼时,周围只剩一片空白,盛望着实迷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