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あほの坂田

25784浏览    508参与
梦悦千忆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五点六弹

全场最想正常人的怕是老年so了(´・ω・`)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五点六弹

全场最想正常人的怕是老年so了(´・ω・`)

梦悦千忆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五弹

绕手那段真的太好玩了hhhh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五弹

绕手那段真的太好玩了hhhh

梦悦千忆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四弹

他们真的太好玩了哈哈哈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四弹

他们真的太好玩了哈哈哈

梦悦千忆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三弹

小坂田真的好可爱啊哈哈哈哈

志麻的眼睛也好灵动啊哈哈哈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表情包第三弹

小坂田真的好可爱啊哈哈哈哈

志麻的眼睛也好灵动啊哈哈哈

梦悦千忆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的全员叉叉表情包

(一些吐槽:)

天月鸭咱能不能好好比个叉??好好比个叉??

senra鸭咱能不能补药芥末骚啊哈??

家里蹲也想当聋哑人的全员叉叉表情包

(一些吐槽:)

天月鸭咱能不能好好比个叉??好好比个叉??

senra鸭咱能不能补药芥末骚啊哈??

尔 祎陌º

[ひきまる]预定调和 02-03

[ひきまる]预定调和

[蹲圈八人兄弟向故事集,设定请走]

[造了一个合集可以前翻]

[日常只打登场人物tag]




Episode 2

现在是深夜两点。


最近喜欢的游戏出了新作,志麻醉心于通关,忘了昼夜。途中被家人叫出来吃了一顿晚饭,再次意识到时间,只能看到一旁熟睡的センラ,和他细心留下的夜灯。


センラ是不关灯就不能睡着的那种人,在公司实习终归是很累的。志麻虽然年长,却没体会过这样的生活。他在安静地房间里叹了口气,按动游戏机电源的手放缓了些许。家里的优等生迈开了自己进入社会的步伐,大概有很多迷茫,可却没怎么听他说过。进入公司工作的长男最...

[ひきまる]预定调和

[蹲圈八人兄弟向故事集,设定请走]

[造了一个合集可以前翻]

[日常只打登场人物tag]




Episode 2

现在是深夜两点。

 

最近喜欢的游戏出了新作,志麻醉心于通关,忘了昼夜。途中被家人叫出来吃了一顿晚饭,再次意识到时间,只能看到一旁熟睡的センラ,和他细心留下的夜灯。

 

センラ是不关灯就不能睡着的那种人,在公司实习终归是很累的。志麻虽然年长,却没体会过这样的生活。他在安静地房间里叹了口气,按动游戏机电源的手放缓了些许。家里的优等生迈开了自己进入社会的步伐,大概有很多迷茫,可却没怎么听他说过。进入公司工作的长男最近加班,自己本想给他一些建议,但无奈承认这是他的知识盲区。

 

哪天休息的时候,问问センラ吧。志麻这么想着,将センラ身上的被子向上扯了扯。

 

他轻轻推开了房间的门,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睛。明天没有直播的打算,志麻想着去厨房喝杯水,从现在开始睡到中午。他暗叹自己不健康的作息,依稀记得经常被うらた说教。然而“虚心听取,绝对不改”是他的做事准则。

 

没想到玄关的灯还开着,想着可能是谁忘记关的志麻打算穿过客厅,却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まふまふ。对方已经有些倦意,头一点一点的,被自己的脚步声惊醒,晃了晃脑袋。过长的刘海如何都有些碍眼,まふまふ又晃了晃头。

 

“志麻哥怎么还不睡?”

 

“这句话我还想问你。打游戏忘了时间,现在就睡。まふくん呢?”

 

“嗯……我想等そらるさん回来。”

 

志麻摸索着,打开了沙发旁的落地灯。まふまふ说了句“谢谢”,抱紧了自己怀中的鱼糕抱枕,在沙发上蜷缩起来。他的工作间是杂物室改装,仅仅只有四叠半。相比之下,寝室就显得空旷。只有一个人的房间让他寂寞,有些夜盲的まふまふ会将黑暗比喻成为虚无。他因为创作忘了时间,摸黑回到卧室时,そらる都会点亮台灯,等着他回来——虽然大多时间他都已经熟睡。

 

这已经形成了依赖性,まふまふ有些无法忍受没有そらる在的夜晚。这几天そらる都在加班,甚至已经是通宵。他有些睡不好,虽然上午还要去大学上课,下午总会躲在工作间里,等着他回来。

 

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这有点丢人,但没办法。まふまふ吸了吸鼻子,揉了揉鼻尖。

 

そらるさん的公司,是这种黑心企业吗……?志麻有些惊讶,毕竟长男从来没有加过班。虽然他一直都在家,却很少和そらる打过照面。そらる作为家里收入的主要来源,选择了稳定的高薪工作,虽然压力不小,但待遇不错。这样的通宵加班,是不是太勉强自己了?志麻不清楚,但他觉得不对劲。

 

他将目光转向还在沙发上愣神的まふまふ,那人穿着有些单薄的睡衣,裸着双足。初春的天气并没有转暖,而他并没有开暖气。まふまふ总是在关心别人的时候忘了自己,正如他忘了自己早上还有课的事。志麻叹了口气,觉得弟弟们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虽然他并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要和うらたさん说一下这件事。志麻打了个哈欠,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他拍了拍目光有些呆滞的まふまふ,对方惊得耸肩,呆呆地看着自己。平日里目光带着精明的孩子在困倦的时候总会露出自己不设防的模样,看着怪可爱的。志麻嘴角带了些弧度。

 

“まふくん去睡吧,明天还有课吧?也许そらるさん不能很快回来,今天只能将就一下了。我会等着他的。”

 

志麻伸手握住まふまふ的掌心,冰冷的温度让他皱眉。他拍了拍まふまふ的背让他起来,在对方有些担心地目光中笑着对他点了点头。まふまふ本想和他一起等的,却被志麻推着进了房间,只能恭敬不如从命。

 

“志麻哥不睡么?你看起来很困。”

 

“我是个闲人,之后补也好。”

 

晚安。志麻轻轻关上了まふまふ房间的门,拍了拍自己的脸,转身去厨房,泡一杯咖啡。




Episode 3

恐怖游戏害人,うらた在内心大吼。

 

这一次的试音是游戏改番剧其中一个小角色,对于うら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了尽快地熟悉原作,他找来了原作的游戏实况,花了一下午研读,对角色的研究说不上,结果把自己吓个半死。

 

早知道找谁陪着自己了,うらた扯着枕头,敲了敲しません房间的门。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うらた在这方面总是有些弱气的。虽然曾经被长男叫去一起玩恐怖游戏,但是完全没能戳中自己害怕的点,显得自己对恐怖游戏无感。事实证明,完全不是如此。闭上眼睛就会闪现游戏中的画面,仿佛幽灵就在身后,恶作剧一般戳戳他的肩膀。

 

恐怖游戏害人,うらた再说一次,敲门的手越发狠了起来。

 

“来了来了——你怎么了うらたん?”

 

“センラマン(哭)”

 

打开门就看到欲哭无泪的うらた,自家兄长总是会在奇怪的地方带着些孩子气。他甚至怀疑うらた会直接扑在自己身上——如果是志麻开门的话那大概就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兄长又作了什么妖,センラ疑惑,视线瞥到うらた手里的枕头,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うらた用十分简单的话语解释了自己来的原因,并用更大的篇幅来描述自己的恐惧。最后落到一句“我可以和ラマン一起睡嘛”上。センラ皱眉,这样的请求他不是第一次听了。大自己两三岁的兄长是个极度害怕孤独的人,弟弟们还小的时候还只会去扯长男的衣角,如今谁都可能是他撩闲的对象。

 

可他センラ并不想和うらた挤一张单人床,虽然自己的二哥是八个人里体型最小的。

 

所以他十分无情地揭穿了うらた哭腔中浓重的技术成分,并且十分明确的拒绝了他,只用“不要”两个字。うらた别扭的撅起了嘴,擦了擦自己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转战房间内的另外一个人。

 

“志麻くん呢?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

 

“抱歉啊うらたさん,我今天打游戏到很晚的。”

 

朝房间里探进半个身子,看到了有些抱歉地朝自己笑笑地志麻,和他身后闪烁的游戏屏幕。うらた郁闷的鼓起自己的脸颊,看着志麻鼻梁上的蓝光眼镜,气呼呼地告诉他注意保护视力。

 

志麻朝他笑笑,就算是胡闹着的うらたさん,也会注意到自己的细枝末节。

 

“你直接去找さかたん不好吗?”“さかた明天有早八的课!”

 

“可我明天一大早要去实习啊——”“ラマン不是九点上班嘛!”

 

他说的都对,我竟无法反驳。センラ无奈地看着面前理直气壮的二哥,叹了口气。心知肚明那人只是随口一句“一起睡”,自己只是随口一句“不要”,让他和自己一起睡也不是不可以,大概うらた起的会比他早。只是逗逗他而已。

 

うらた抱着枕头眨了眨眼,看着眼前靠在门框上的センラ,眯起眼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揉了揉センラ的头发,在对方开口之前朝他说了一句“晚安”。

 

被那两个人拒绝其实在うらた的预想之中——长大了之后这两个人就越来越不可爱。害怕的东西依旧会害怕,但是うらた知道自己克服一下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单纯地用这个理由编一个和那两个人聊天的话头,最近很忙的他总是顾不上。

 

但害怕的东西还是会害怕。うらた嘟囔着,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看到正在铺床的さかた。接近午夜十一点,对于明天有早课的さかた,这个时间就打算睡觉也情有可原。

 

“明天早课来着?早点睡哦。”

 

“亏你记着啊うらさん,是的哦。”

 

三个大学生的课表,这个家里只有うらた都记着。大家有时候会打趣,说うらた的脑子就像一个口袋,零碎的小事都会被他存下来。うらた总会反击,说他们记性不好。习惯使然,如果记住这些细节,就会在避免无意的伤害其他人,这是うらた短暂的二十多年的人生得到的经验。

 

さかた将自己的枕头朝一旁扯了扯,绕到うらた的面前,接过他的枕头。他自然地将枕头放在自己的枕头旁边,顺便从うらた的床上取来他最喜欢的狸猫玩偶。うらた看着他的动作,意识到了什么。

 

“都听到了哦,在走廊上声音意外的不小。”

 

“我和うらさん住一间还要找他们,无情——”

 

さかた扯来うらた的被子,放在并不是很宽裕的单人床上,他看着呆愣地うらた,拍了拍被子。うらた嘿嘿笑了声。

 

“快来睡。”

 

“嘿嘿,谢谢你さかちゃん。”

 

一夜无梦。



*其实ura找队友三人求一起睡这事儿他们生放说过。

*so总虽然没登场但哪里都是他的传说?

*下篇文再见w

藍晚
我第一次画双人互动啊啊啊啊啊啊...

我第一次画双人互动啊啊啊啊啊啊啊

动作什么的欢迎捉虫

手部参考了素材!!!!

我第一次画双人互动啊啊啊啊啊啊啊

动作什么的欢迎捉虫

手部参考了素材!!!!

藍晚

日常三十题

日常三十题,来源题库。

后边有标注是否交往或者特殊设定哈。

(那个擦边啊,我真的不会写车也没发过草,lof据说屏蔽机制很emmm不过这样应该没关系吧???)

4.橱窗里(未)


“喔うらさん快看!!!那个指环好好看啊要不要买要不要买!!”

在店员小哥复杂的眼神里うらた一把拖走了还在嚷嚷的人。

“笨蛋…买什么买,那是情侣款。”


5.灵魂互换的一天(未)


“我不要这样。”うらた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和近似撒娇的语气看着坂田。

“闭嘴啊吵死了你。”坂田冷漠无情地回道。


“等一下我怎么感觉うらさん那啥好像比我小…”


【我已经很隐晦了换这家伙估计就真的说出来了草】...

日常三十题,来源题库。

后边有标注是否交往或者特殊设定哈。

(那个擦边啊,我真的不会写车也没发过草,lof据说屏蔽机制很emmm不过这样应该没关系吧???)

4.橱窗里(未)


“喔うらさん快看!!!那个指环好好看啊要不要买要不要买!!”

在店员小哥复杂的眼神里うらた一把拖走了还在嚷嚷的人。

“笨蛋…买什么买,那是情侣款。”



5.灵魂互换的一天(未)


“我不要这样。”うらた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和近似撒娇的语气看着坂田。

“闭嘴啊吵死了你。”坂田冷漠无情地回道。


“等一下我怎么感觉うらさん那啥好像比我小…”


【我已经很隐晦了换这家伙估计就真的说出来了草】


6.机会错失(已)


坂田想要扑上去的时候被うらた拉了灯。


9.停电了(未)


“为什么会在玩恐怖游戏的时候停电。”うらた的吐槽里带着一点难免的恐慌和颤抖。

刚刚还抱着うらた的胳膊少女式尖叫的坂田这时突然给了他一个轻轻的但是很令人安心的怀抱。

“我在呢。不怕了吧?我都不怕的哦。”

“…嗯。”不能抱回去,绝对不能,太奇怪了。うらた这样制止自己。

还是轻轻抚上了对方的背,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自然。


10.你为什么会对我家这么熟悉(已,未公开)


“まふ你们先坐,我去端水果来哦。”うらた亲切地招呼友人坐下。

まふまふ和天月面面相觑。

“不,这不是さかた家吗……”


12.褪色的衬衫(待确认)


坂田用尽全身力气去亲吻那颗从衬衫上分离下来的纽扣,就好像用双手去抚摸墓碑上一个名字的痛楚。



13.鬼屋求婚


うらた认为,人生当中还是不要经历被一群鬼起哄“嫁给他”这样的事比较好,更令人心酸的是里面还掺了个已然恋爱中的哨子精。


面前这个家伙现在本来应该是很帅气的样子吧,不过你能不能把下巴上那个手电筒撤了。


15.把灯关了(你猜)

问:这种程度不会被lof屏蔽吧?



“等下,你轻点…嗯……”


这架势根本就不是想让自己轻点。さかた在一个深吻结束后满意地看见うらた的唇染上一点湿红,感受了一下うらた按着自己肩膀的力度,觉得吻的力度可以再大一点吻得再深一点。他喉结动了动,重新亲回去。


把他摁到床上加深那个吻的时候坂田感觉自己还是收了力道的,不想身下的人还是发出了被亲得迷迷糊糊很难耐的声音。平时有点严肃的人此时像小动物一样缠绕着他的脖颈,就算“让他轻点”也还是顺从地接受这个湿润而绵长的纠缠。


“很难受吗,うらさん。”离得近了,坂田俯下身低头蹭上了うらた的颈侧。他好闻的洗发水味道有点温暖有点暧昧,顺着他说出的话一下子消除了うらた本能的拒绝。


“放松啊うらさん。我要开始了哦?没关系吗?”


每次都要先确认一遍,听到含含糊糊的应答之后就会温柔地笑,本来是像只狗狗一样温顺的。


うらた感觉自己胸腔里叫嚣的幸福和喜欢要溢出来了。他紧了紧抱着对方的双臂,决定不把他接下来的动作计入对这个人的综合考核。


“嗯。”


你倒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轻点啊。うらた这样想,没注意到对方从来没有对这件事作出应答。


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温柔了。


18.触不到的恋人(未)


“我觉得这个里面的你比本人还要傻。”

うらた无视了对方“怎么这样”的眼神,一边攻略那个乙女游戏里的角色。


21.失物冒领(已)


“不好意思,这家伙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把他拎走。”

坂田被罚跪了搓衣板。


24.老电影


坂田就这样在电视机前坐了两个多小时守着一部电影,面无表情地看着电影的结局里两个人浪漫而深情地接吻。

他拿起遥控器,一把关掉了电视。

客厅没开灯,他在昏昏沉沉的黑暗里流泪。



25.危机(已)


“当别人看着我的时候,他们看不到我的爱意在蔓延。”



26.好久不见(我也不知道是啥状态)


坂田匆匆忙忙赶上了火车的最后一班。

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在昨天一样触手可及,温暖到他握紧了提包的金属袋也不觉得那是冷的,就算是冷的也好好感受了用皮肤的温度烫过了呀。他看着窗外驶过的飞起来的荒芜的另一条铁轨,看着梦里的一幕幕推过去刮掉那些场景,尽力让自己的视线不要太模糊,但是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看着半小时前的短信界面。


这次,不要再当成陌生人了吧?我都这么努力了。


27.穷极一生


“うらたさん是不是一辈子也长不高了啊…?”

まふまふ压低了声音颤抖着向坂田询问。



28.胆小鬼(未)


うらた发了个帖子,“兄弟出柜了怎么办?”

看着毫无帮助意愿的每层楼的祝福,うらた把手机扔到一边,用被子盖住了自己通红的脸。



30.真心话大冒险(已)


“再玩一次吧?像以前一样。”

うらた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即使这个屋子里已经少了一个人的身影。


“还不回来吗?不要小孩子气啊。”




我不想学习。(瘫)


今年想画画有进步的夜璇

2525年4月新番截图❌

尝试动画风大翻车现场⭕️


是上次月曜日广播来信问到四人想尝试什么部活——!四个人最后答了剑道,弓道,吹奏乐和足球

2525年4月新番截图❌

尝试动画风大翻车现场⭕️


是上次月曜日广播来信问到四人想尝试什么部活——!四个人最后答了剑道,弓道,吹奏乐和足球

妄年_Midari(´-ω-`)

うらさかcp向不喜勿入

呀——说实话我还没到能开车的水平,但cp太香了我忍不住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重要的话说三遍

我这种画的不好的学步车没必要举报我哈

うらさかcp向不喜勿入

呀——说实话我还没到能开车的水平,但cp太香了我忍不住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重要的话说三遍

我这种画的不好的学步车没必要举报我哈

藍晚
「君が触れたら、ただの花さえ笑...

「君が触れたら、ただの花さえ笑って宙に咲け。」

一旦触碰到你,唯一的花朵也会笑着在宇宙中盛放。


「君が触れたら、ただの花さえ笑って宙に咲け。」

一旦触碰到你,唯一的花朵也会笑着在宇宙中盛放。


殇子_西晴依若
替西西发一下贺图! 浦岛坂田船...

替西西发一下贺图!

浦岛坂田船出道四周年快乐!今年忙大学期末没写东西(´;ω;`)

西西删了lof让我来替她发超可爱的贺图!大家快吹爆西西!

替西西发一下贺图!

浦岛坂田船出道四周年快乐!今年忙大学期末没写东西(´;ω;`)

西西删了lof让我来替她发超可爱的贺图!大家快吹爆西西!

AE_crew
浦岛坂田船(喵) 出道四周年快...

浦岛坂田船(喵)

出道四周年快乐!(我没有来迟吧)

别问为什么センラ等毛那么大一坨。问就是梗。

浦岛坂田船(喵)

出道四周年快乐!(我没有来迟吧)

别问为什么センラ等毛那么大一坨。问就是梗。

暖昧昧_あかさ
是浦岛坂田fu(x 恭喜uss...

是浦岛坂田fu(x

恭喜usss出道四周年🎉 

是浦岛坂田fu(x

恭喜usss出道四周年🎉 

藍晚
今天是好久不画重操旧业的俺 我...

今天是好久不画重操旧业的俺

我真的一点都不会画男孩子 指绘更不会了


今天是好久不画重操旧业的俺

我真的一点都不会画男孩子 指绘更不会了


妄年_Midari(´-ω-`)
#cp向注意 最近去了解了船队...

#cp向注意

最近去了解了船队他们真的好会呜呜呜live互动好可爱

sakatan小奶狗的印象挥之不去

很想看他跟利达撒娇喊兄さん的样子


选运动服是因为我超喜欢sakatan的运动服!很少年气!

#cp向注意

最近去了解了船队他们真的好会呜呜呜live互动好可爱

sakatan小奶狗的印象挥之不去

很想看他跟利达撒娇喊兄さん的样子


选运动服是因为我超喜欢sakatan的运动服!很少年气!

好味脆枣
poker fake三阶段!!...

poker fake三阶段!!!

poker fake三阶段!!!

某梧

影之诗角色语音试听

(截自soraru的openrec直播间)

影之诗角色语音试听

(截自soraru的openrec直播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