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あやちさ

10626浏览    109参与
R假

请看,这就是我喜欢彩千圣的主要原因之一


补偿来了,好孩子丸山彩预料之中地放弃了

“哼哼哼♡”

那么下一次再接再厉呀丸山!

请看,这就是我喜欢彩千圣的主要原因之一


补偿来了,好孩子丸山彩预料之中地放弃了

“哼哼哼♡”

那么下一次再接再厉呀丸山!

R假

刚确认关系不久的大学生

“总是那么看着别人,现在才发现呢……明明、明明是我、我的女朋友了”

我要我的cp要谈谈青涩的恋爱

刚确认关系不久的大学生

“总是那么看着别人,现在才发现呢……明明、明明是我、我的女朋友了”

我要我的cp要谈谈青涩的恋爱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已授权汉化】老师的推特链接:https://twitter.com/fnyn_yc

老师有在P站开fanbox的赞助,希望有能力的盆友可以去支持下老师哦(6块/月),链接在老师的推特简介里,X宝有fanbox代充服务(价格实惠又充的超快),fanbox统一每月月底到期的,所以赶紧趁着月初这几天为老师发电吧w

【已授权汉化】老师的推特链接:https://twitter.com/fnyn_yc

老师有在P站开fanbox的赞助,希望有能力的盆友可以去支持下老师哦(6块/月),链接在老师的推特简介里,X宝有fanbox代充服务(价格实惠又充的超快),fanbox统一每月月底到期的,所以赶紧趁着月初这几天为老师发电吧w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占tag致歉,开微博号了,以后微博同步更新,老福特发不出去的发微博了,微博:茶子_彩千圣bot

占tag致歉,开微博号了,以后微博同步更新,老福特发不出去的发微博了,微博:茶子_彩千圣bot

一袋盐

彩千圣特工paro
看完憨豆特工后的激情脑洞,可靠的助手和没用的特工什么的(原本是文职人员的彩因为某个阴谋不得不自己去调查,得到作为职业特工的千圣的协助)
其实原本要当作生日贺图的,但是拖了四天才画完,那当作新年贺图就不算鸽啦(耍赖)

彩千圣特工paro
看完憨豆特工后的激情脑洞,可靠的助手和没用的特工什么的(原本是文职人员的彩因为某个阴谋不得不自己去调查,得到作为职业特工的千圣的协助)
其实原本要当作生日贺图的,但是拖了四天才画完,那当作新年贺图就不算鸽啦(耍赖)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已授权汉化】作者推特:https://twitter.com/l_am_nem

彩彩生日快乐~粉色的生日怎么可以没有黄色,嗯。

【已授权汉化】作者推特:https://twitter.com/l_am_nem

彩彩生日快乐~粉色的生日怎么可以没有黄色,嗯。

陌名其妙
\彩彩生日快乐!🎂/占tag...

\彩彩生日快乐!🎂/
占tag非常抱歉,虽然非常想为彩彩的生日做点什么但是既不能文也不能画还沉浸在隔壁游戏的悲伤中,什么都做不出来所以这次只能算了。
姑且给自己立个目标吧,明年彩彩生日的时候写一个彩彩的桌宠出来(只是写个桌宠大概要不了那么久,所以之后会不断完善)
现在的tag数量是彩千圣139あやちさ101,如果明年生日之前其中一个能达到200的话就试试把千圣也加进去,有互动的那种(?)
我会加油写出来的!
以及,有喜欢彩彩或彩千圣的国服玩家加个好友嘛id:1003442494
以及以及,有什么吸彩千圣的群吗请务必让我加入!!(我认识的邦邦人不是臭dd就是推其他cp的,我太难了)

\彩彩生日快乐!🎂/
占tag非常抱歉,虽然非常想为彩彩的生日做点什么但是既不能文也不能画还沉浸在隔壁游戏的悲伤中,什么都做不出来所以这次只能算了。
姑且给自己立个目标吧,明年彩彩生日的时候写一个彩彩的桌宠出来(只是写个桌宠大概要不了那么久,所以之后会不断完善)
现在的tag数量是彩千圣139あやちさ101,如果明年生日之前其中一个能达到200的话就试试把千圣也加进去,有互动的那种(?)
我会加油写出来的!
以及,有喜欢彩彩或彩千圣的国服玩家加个好友嘛id:1003442494
以及以及,有什么吸彩千圣的群吗请务必让我加入!!(我认识的邦邦人不是臭dd就是推其他cp的,我太难了)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已授权汉化】讲什么故事好呢?

① 随便问了下字母桑翻小说吗,然后居然同意了??????(非常感谢

② 这是在dcinside上的一篇彩千圣小短文,阿圣给自己的娃讲她和阿彩年轻时的爱情故事 (又名:手把手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一个彩千圣厨) 

全文是从孩子的视角写的,所以请抱着轻松的心情看吧w

作者dc主页链接:https://gallog.dcinside.com/unknown131

③ 两张图是我看完文后试着画了下,不太严谨,随便看看就好了。

④ 韩语相关的没有彩千圣漫画的时候就是陆陆续续的翻彩千圣小说了。

⑤ 招日韩翻君呀!!!!!再来几个...

① 随便问了下字母桑翻小说吗,然后居然同意了??????(非常感谢

② 这是在dcinside上的一篇彩千圣小短文,阿圣给自己的娃讲她和阿彩年轻时的爱情故事 (又名:手把手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一个彩千圣厨) 

全文是从孩子的视角写的,所以请抱着轻松的心情看吧w

作者dc主页链接:https://gallog.dcinside.com/unknown131

③ 两张图是我看完文后试着画了下,不太严谨,随便看看就好了。

④ 韩语相关的没有彩千圣漫画的时候就是陆陆续续的翻彩千圣小说了。

⑤ 招日韩翻君呀!!!!!再来几个翻译君的话日更不是梦啊!!!!!扶我起来我还能嵌!!!!!



以下正文:

某个让人提不起劲的周末。

一大早起来揉着眼睛下了楼,耳边就传来了千圣麻麻亲切的早安问候. 当我开心的一路小跑过去扑进她的怀里时,她便抚摸着我的头说我真乖。

“彩麻麻呢?”

“她拍摄去了. 我今天休息,可以好好陪着你喽。”

“好~”

听起来彩麻麻应该有事出门,千圣麻麻也好像难得休息这么一次。

因为我的两位麻麻都是名人所以很少有什么休假,虽说她们很努力的想在每周挤出三天左右的时间来陪我,但事与愿违的是她们忙起来晚上连家都不带回的。

所以在她们回来前经常由薰阿姨或花音阿姨照顾我. 当然一个人在家是有点寂寞,但她们是最棒的,我以这样的麻麻为荣。

她们都是遐迩闻名的艺人。

彩麻麻从高中时期好不容易出道的偶像乐队的领队到如今全世界认可的著名偶像及主唱,而千圣麻麻则是从小演有所成,成为世界所认可屈指可数的女演员。

她们的初次相见是在高中时期一同所在的乐队里。

初次相见尽管有着诸多问题,但在经过解除一系列的误会之后相互明白各自心意而喜结连理的二人,不顾作为艺人结婚生子会对职业生涯带来的影响和来自各方的压力,最终还是结了婚,接着十月怀胎我就这么出生了。

在粉丝的万众期待之下,她们并没有隐退或是别的什么,可惜的是因为二人在一起的这事儿所以乐队也不得不解散...

“呵呵,你要抱到什么时候?这样下去可没早饭吃哦?”

被麻麻的话语惊醒,刚离开她的怀抱就闻到了培根的香味。看起来早饭是鸡蛋与培根。

等反应过来肚子已经咕咕作响。用餐准备也正好完成,我也舔着嘴上了桌,双手合十行完礼便开动了。

用餐的时候麻麻叽里呱啦的问了一大堆。

独自在家这么久自然也有辣么多的问题,口中食即使下咽,小嘴也不曾停下,眉飞色舞地回答麻麻的问题。

“学校生活如何啊?”

“很好啊,跟麻麻朋友们的孩子们也打成了一片...对了,上次和市谷,青叶,凑,弦卷一起去了水族馆了哦!”

“是嘛,那肯定很有趣。话说薰和花音有好好照顾你吗?”

“花音阿姨有送我各种软绵绵的水母玩偶的说!薰阿姨的话总是说一些...莎士比...?之类的话...”

“薰她?在小孩面前?...看来得好好说说她了。”

听过回答的千圣麻麻好像有些生气。表面上笑眯眯的但我是知道的。真是奇怪,薰阿姨是说了不该说的吗?

把最后一片培根吞下肚后将餐具放进洗碗池里。个子虽然矮了点但还是使出吃奶的劲放好了餐具,随后千圣麻麻让我先去客厅等着。

我很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于是乎开心的屁颠屁颠跑到沙发上乖巧的跪坐在那里。

片刻之后千圣麻麻一手拿着她的杯子一手拿着我专用的小旺财杯走过来,并把小旺财杯递了过来。接来一看杯里倒有葡萄汁,我便轻轻抿了一口。

“那今天讲什么故事好呢?”

听罢我喝了口葡萄汁,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

两位麻麻都超级喜欢给我讲故事听。

故事是个很棒的东西。闭上眼睛就有栩栩如生的怪物们,一望无际的海洋,或是成为甜到掉牙的恋爱故事中的主人公...

故事的种类也多种多样。讲些有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时是小说故事,或是麻麻高中时期与彩麻麻的初次相见时的故事之类的给我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演员的关系,千圣麻麻讲的故事都及其生动有趣,听着听着就会产生我就是主角的错觉。

刚开始是在休假的时候偶尔讲一些,看到我非常沉迷麻麻就干脆每每有空就会讲给我听。彩麻麻也开始参与进来一到休假就给我讲个故事,搞得我天天等着她们休假。

“嗯,今天就讲讲彩酱高中时期的故事吧。”

“彩麻麻的故事嘛?”

高中的话是她们初次见面时候的事了。我喝了口果汁等着听故事,千圣麻麻将杯子抵在嘴边轻轻点了点头。

“没错,十年前的事,但怎么感觉特别久远呢。”

闭眼片刻回想过去往事,便开始讲起了故事。

是发生在某一休息日的事。

说是与花音阿姨一同前去商城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彩麻麻。

“我高兴的挥了挥手,结果她倒好,自己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逃跑?为啥呀?”

麻麻呵呵笑着用手比划着吃东西的样子。那是什么?我疑惑地歪了歪头,麻麻用嘴型告诉我是在吃零食。

我是不太清楚但听说偶像界是及其险峻的。其中最难的就是身材管理,别人都在自律的时候彩麻麻抵不住甜食的诱惑,有好几次偷吃零食。

但总是被千圣麻麻抓个现行进行教育,尽管如此还是不懂吸取教训贼心不改...

“那天也是如此,跟过去一看果然嘴边沾满了奶油...哈哈哈♪那时候彩酱惊慌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彩麻麻还有这种往事呐?”

“吼吼,当然。那时的彩酱还小,没什么自制力。所幸的是最近好像没在吃那些,身材也没太走样...那孩子长大了也是会有自制力的吧?”

接着讲下一个故事,千圣麻麻为了想故事而准备闭上眼的那一刹那,我听这零食的故事突然想起前几天的事儿,于是我就笑着说道。

“说起零食我才想起来,三天前跟彩麻麻吃的可丽饼老好吃啦!”

那瞬间。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我明显感觉到千圣麻麻表情开始僵硬。刚才说薰阿姨时也就暗中mmp,可这次是肉眼可见的发怒。

我是说错什么了吗?吓得我都快缩成了一团,但麻麻轻轻抚摸着我的小脑袋,用慈祥的微笑看着我。

“没有,麻麻可没生气哦。你说的那个事儿能好好跟麻麻讲讲吗?”

“好!...对了,彩麻麻要让我保密的!所以这事儿也保密好吗?”

“嗯,那是自然。”

有了承诺我就不怕走漏了风声。千圣麻麻肯定是想听我讲的故事才这样的。我兴高采烈的把故事来龙去脉详细的讲了出来,千圣麻麻听罢摇着头说今天必须好好教训教训她,还让满脸问号的我别在意太多继续把事儿讲清楚就行...

倒是我很清楚的听到,“好好教训教训”的那句话。

要说为什么的话,每每要教训彩麻麻的时候,她们的房间里总是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比如家具嘎吱嘎吱响的声音,还有彩麻麻喊“不要”的声音。

到底是何等程度的教训能让彩麻麻说出这样的话啊?

一想到彩麻麻晚上要被教训我有点害怕,瑟瑟发抖地将杯中果汁一饮而尽。






鲨
第一页! 是吐花 对家是第一生...

第一页!


是吐花


对家是第一生产力(x

第一页!


是吐花


对家是第一生产力(x

茶子_あやちさbot

【已授权汉化】①ゆうかりん老师的推:https://twitter.com/Shimada_Yuuka

②あらた老师的推:https://twitter.com/arata_jyp_

③菜々ばに月老师的推:https://twitter.com/777ba2

喜欢的话还请一定去支持下老师哦!

PS:日韩翻都缺哦!来吗!

【已授权汉化】①ゆうかりん老师的推:https://twitter.com/Shimada_Yuuka

②あらた老师的推:https://twitter.com/arata_jyp_

③菜々ばに月老师的推:https://twitter.com/777ba2

喜欢的话还请一定去支持下老师哦!

PS:日韩翻都缺哦!来吗!

R假

我还没抱够 正常地再抱一次

我还没抱够 正常地再抱一次

skyblue0203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11/3 第22章(中) 彩千聖 冰川姊妹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11/3 第22章(中)

前言:這裡我要說一下,其實S桑經歷一個非常長的消沉期。
那是一次莫明其妙的經歷,雖說不知道成因,但是現在回想過來的確是件有趣的事情。

以下正文:

隨著歲月流動,人們的說話方式就變得愈來愈複雜,
曾經簡單不過的【我愛你】這三字,漸漸被想象中還要沉重。
可以有以下幾種的解釋
1.【我】想努力去愛你
2.【我】想你用心去愛
3.【我】渴望這樣子的愛,你願意給嗎?
想著想著,原來同一句告白擁有上千個化身,
這一秒、下一刻,潛伏於呼吸之間,或者互相對視的瞬間,
到底…所愛的人想表達甚麼呢?

深藍色跑車回到車庫後,關掉引擎的天才默...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11/3 第22章(中)


前言:這裡我要說一下,其實S桑經歷一個非常長的消沉期。
那是一次莫明其妙的經歷,雖說不知道成因,但是現在回想過來的確是件有趣的事情。



以下正文:



隨著歲月流動,人們的說話方式就變得愈來愈複雜,
曾經簡單不過的【我愛你】這三字,漸漸被想象中還要沉重。
可以有以下幾種的解釋
1.【我】想努力去愛你
2.【我】想你用心去愛
3.【我】渴望這樣子的愛,你願意給嗎?
想著想著,原來同一句告白擁有上千個化身,
這一秒、下一刻,潛伏於呼吸之間,或者互相對視的瞬間,
到底…所愛的人想表達甚麼呢?



深藍色跑車回到車庫後,關掉引擎的天才默不作聲地離開車廂,
本人正要移動之際,後方傳來車門兒關閉聲,出現的次數是兩次,透露著車主的壞習慣仍未變改。
偶像來到身邊拿去本人手裡的車鑰,
並且往跑車方向按下按扭,車子的防盜器總算發出確認關上的聲調。
「日菜,你總是忘記這些步驟,這很危險喔。」
「…」
天才並沒有答話,反而抬起頭觀察夜空。
「日菜在看甚麼?」
「沒甚麼,今日雲層有點厚,大概看不到星星了。」
「嗯,這樣真的有點可惜呢。」
總算正眼看著對方,日菜木無表情的說「今日姐姐不會回家,Roselia要做表演的最後採排。」
「我記得紗夜曾經說過,她說時間無多,台前幕後都要通宵練習。」
「嗯…」
「日菜你到底想說甚麼?」
「反正千聖都不會回來,彩你就稍微陪我一下。」
(這個人真是不懂客氣,她是看準人家沒法拒絕才這樣說的。)
偶像露出寵溺的笑容,向對方伸出右手「那麼,我們就稍為任性一下好了。」
「嗯!我們來玩吧。」
雖說熟練地牽起手後,任性至極的孩子卻用眼角餘光偷看手錶的時間,此刻是10:00pm。


原定月底才開始的預演,由於跟接下來幾個大型活動碰期的關系,
令Roselia以及製作隊伍不得不提前準備。
當人們全心投入工作時,時間總過得特別快。
今日一整天,眾人大多待在會議廳,不然就是在會場四周走動,
討論歌曲次序和氣氛的轉變點,以及舞台機械上的安排。
太陽早已消失於天際,幸好舞台的設置總算完成,Roselia亦剛剛在這裡練習過一次。
接下來是等待制作單位再三檢查影像效果,調節音響的輸出率,。
為確保正式表演時能夠獲得最佳的視覺效果,這需要用上幾小時去處理。


會場裡長長的走廊上,被鋪上漂白得能夠反射光芒的地板,這裡傳來一陣響亮得過份的咯咯聲。
一位身穿淺灰色西裝外套,卻配搭著火紅色高跟鞋,外表姣好的女性在走動著。
戴著墨鏡的她走路起來一副超級模特兒的模樣,臉上掛著意義不明的笑容。
即使本人沒作聲,也會被她的氣壓而自動自覺的讓路。
原本站滿staff的通道,瞬間有如紅海般分開,看見眾人的動作後,
這名女性除下名牌墨鏡,蒼藍色的瞳孔仔細打量著仍舊處於震撼的人們。
「不錯…這次的貨色比上一次更懂事。
小羽!將有用的人名記下來,之後的海外公演用得著。」
拋下這句話後,也不管身後的助手發出的悲鳴聲,以電光火石的速度繼續移動。


Roselia的專用休息室


全身上下散發著嚇人氣勢的女性,連門也不敲門的情況下衝進來,
雙手大力地拍在桌面上,瞬間引來所有人的目光。
「小鬼們今日都是火力全開嘛!等著大姐我奪得最高的宣傳費用!
事情結束後再跟你們去喝一杯!」
跟優雅外表完全相反的豪邁經理人(桃瀨小姐)發話後,
附近的一眾staff們都像是被打了一支針強心針般咆哮著
「「我們上啊!!!!」」「「為了美酒!」」「「為了大姐頭的聲譽!」」
滿意地看著一雙又一雙充滿紅筋的眼睛後,
桃瀨小姐轉過頭看著歌姬,一改剛才的霸氣,並且以溫柔聲叮囑留下來的人。
「乖孩子們就好好睡一覺吧,不然就吃點東西,清晨時份我會過來接你們。」
沒有被自家理經人的可怕氣勢嚇倒,歌姬的臉上還是不帶一點表情
「嗯…我們會照顧好自己。桃瀨小姐…那個…」
友希那得到站在遠處的戀人努力提示後,繼續將話說下去「祝武運成功…」
瞬間冷場的鼓勵說話,讓附近的staff們紛紛掩著嘴巴,歇力忍住吐糟的衝動。
「啊嘛,友希那已經盡力了,我相信她下次會做得更好的。」
赤髮的貝斯手馬上牽著戀人的手,
那充滿愛意的陽光笑容,快要把這個房間的氣溫加熱至攝氏三十度。
「湊桑…」說不出話來的嚴肅系吉他手,不由得按著腦袋。
「吶吶,燐子,友希那桑說得很帥氣呢!不如下一次我們也這樣給桃瀨桑打氣好嗎?」
「亞、亞子想的話,應該可以的。」
正當其餘的成員們都被自家歌姬,奇特無比的祝福語弄得哭笑不得之際,
本人還是一副搞不懂自己錯在哪裡的樣子。
雖然歌姬大人偶爾會像今日這樣掉線,但對於被祝福的一方仍然很受用。
「嗯,友希那都長大了,你的心意人家收到喔!
所以說我家的孩子們才是最厲害的樂隊,跟那邊的雜色•三流•偶像團完全不同。」
受到鼓勵的經理人轉過身,跟下屬們揚聲道
「你們給我聽好了!這次絕對要把他們都打在地上!」
語畢,本人便帶著下屬們趕往去總公司期下的宣傳部開會,那裡將會是另一個群魔亂舞的世界。



不消半分鐘,休息室裡就只剩下Roselia她們一行人。
今井莉莎替女友解去手腕上的絲帶,並且不禁嘆氣起來
「哈哈…聽說桃瀨小姐今年又參加《皇牌經理人》,
這間公司的人怎麼都是愛玩的性格呢?」
歌姬以平淡的語氣解說「父親曾經說過,只能熱愛工作是不夠的,也要懂得放鬆的時候。」
順帶一題,湊先生也是高層之一。
擁有幾支優秀樂隊的總公司,為了讓精力過盛的員工們減少得罪同行的機會,
每年都會從中選出最優秀的經理人,得獎者可以跟下屬們出國外遊兩星期,而且費用全免。
當然,輸掉的人們也會有安慰獎,國內的5天溫泉渡假之類。
「燐燐…人家肚子餓了…」早已比自己還要高的宇田川亞子,此刻嘟著嘴的跟自己撒嬌著。
即使長大成人,亞子還是沒有改變過對待燐子的態度,不如說是這個情況愈發明顯。
(亞子配合著各位,並不斷在切換演奏方式,打鼓果然很會消耗體力呢。)
顯然某人忘記了三小時前,大家已經一起吃過晚餐。
愛寵壞戀人這一點,或許是Roselia的隱性特色呢!
「好的,那我們去外邊的便利店吧。」
「果然~燐子對我最好了!」
摸著興奮不已的腦袋,白金燐子可沒有忘掉身後隊友們,
她一邊記下眾人需要購買的物品,一邊牢牢牽緊好動的戀人離開。
這個時候,莉莎的視線移向調整樂器的人。
「紗夜,你要不要跟日菜聯絡一下?」
紗夜看了看時間,此刻已經是1:00am。
(反正日菜聯絡的話,她又會把人家當作小孩般碎碎念的。)
看著幾小時前對方叮囑休息的留言,她選擇將手機收回口袋裡。
「不,還是不要比較好,我想她應該睡著了。」
面對欲言又止的赤髮友人,紗夜的選擇是無視。
然後,她開始轉為跟歌姬談起演出的注意事項。
大概15分鐘後,某人的口袋裡響起一連串P*P的鈴聲。



另一邊廂,【活動小丑劇團】的舞台場館裡


舞台上站著一位低著頭的少女,身穿著類似約會時才會穿上的超級可愛服飾,
雙手握緊著粉紅色的雨傘,背景傳來是點點的下雨聲,然而本人絲毫沒有撐起的意思。
即使沒有看過之前劇情的人,也會被女主角說話時的那份明顯的失落所感染著。
「哈…果然,那個人還是把我當作笨蛋。」
喃喃自語的少女,視線落在自己手裡的雨傘。
舞台的兩邊開始有三三兩兩的人們走出來,把書包當作雨傘的學生們,
快速移動的目無表情西裝男子,撐著雨傘並甜蜜牽著手的情侶,
他們的出現令這裡形成一個非常強烈的對比。
半步也沒有移動過的少女,將手裡的雨傘快速打開,卻在下一秒就這樣輕輕放在地上。
轉眼之間,連最後一位途人都離開了。
「剛剛的人們…都在心底裡嘲笑著我吧,竟然傻傻的站在大雨裡。」
然後,女主角總算抬起頭來,面對著觀眾席的一刻,不禁讓人們發出驚歎。
這位完全失去希望,繼而自暴自棄的女性,開始增添著一份無法形容的存在感。
特別是臉上發自內心的絕望感,瞬間占據著整個舞台。
「神山老師,你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白鷺千聖的臨場感染力實在可怕。」
被稱為老師的女性,對這樣的贊美只是微微一笑。
(所以才說小鬼們就搞不懂事情,這種程度的話誰也可以做到,接下來才是重點啊。)




天色比剛才來得要暗了,一位推著木頭車的中年男子從旁邊出現,他一邊抬頭看著天氣一邊抱怨著
「唉,雨下得這樣大,看來也沒有人會跑來參加祭典,還是早點回家吧。」
趕著路的他看見站在雨中的少女,像是有點看不過眼的,從車裡拿出幾個面具。
「啊…這孩子應該是失戀之類吧。」
「傻孩子,就算再怎樣傷心的事,最終也會過去的,大叔我就送一個給你,你選選看!」
對方提著三個面具,分別是假面X人,狐狸,以及小丑。
少女提起的手雖說帶點遲延,她還是收下其中一個面具。
「謝…謝謝。」
「呵呵呵,那我走了,你也別待得太久。」
勉強擠出笑容的少女,待對方離開後,便回複剛才的悲傷表情。
右手拿著【小丑】的面具,如此同時臉龐出現一道的淚痕。
「傻瓜嘛…這個形容大概錯不了。為了喜歡的人獻上一切,卻被對方無視起來。
可是…如果他真的經過這裡…」
身體漸漸的抖顫起來,左手像是在渴求著某人的懷抱往前伸出。
可惜,這裡只得【空氣】…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支撐她軟下來的雙腿。
舞台的光芒開始一道接一道的關上,最後變成只照射著女主角的狀態。
音樂也隨之響起,而跌倒在地上的少女,開始訴說著這份戀愛帶給她的,是無窮無盡的悲傷。
唱著這首受過不同歌手,甚至連丸山彩也翻唱過的歌曲。
白鷺千聖依然能夠演繹出獨特的風格,
舉手投足間完美展現出,被所愛的人背叛而痛徹心扉的感覺,
不斷勾起觀眾內心深處的傷痕,教人隱隱作痛。


40mP『からくりピエロ』歌詞是這邊



觀眾席上的除去神山小姐外,還有好幾位劇團的投資者以及表演的相關人士。
即使是舞台劇的資深參與者,他們的內心也在暗暗稱贊著這位電影明星。
此刻站在舞台上的,是世間最惹人憐愛的女主角,
沒有人能夠忽視她的存在,更會對角色之後的遭遇極為關心。
神山跟編劇悄悄道
「一般演員能夠反映出角色的情感,最厲害的演員就是能夠把角色的內心刻進眾人的心裡。
所以說,這次舞台劇絕對會成功!」
跟台下觀眾們一雙雙灼熱的目光相反,台上的女生面對逐漸消逝的愛戀,
沒有跑去極力爭取,也沒有抱怨任何人,她選擇哀悼著這份無望的戀情。
或者在本人的心目中,是認為不管做任何事,結局最後都是相同。
而這個念頭,是劇本所指明,還是演員自身的演繹,
這一點就要看【對象】是誰。



1:30am


一首充滿懷舊風情的歌聲響起,那是八十年代【竹內瑪莉亞的〈Plastic Love〉】。
講述著醉生夢死卻寂寞不已的人們,為了填補空虛,
不得不在徘徊於五光十色的世界裡,尋找各自的所需。
歌曲本身最為吸引的地方是,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解讀,
唯一無可否認的是,在追尋愛的道路上,每個人都是抱著【難以理清】的煩惱。
為何這首歌會出現在睡房?答案比你所想的簡單,這是丸山彩的手機所設定的專屬鈴聲。
人氣偶像放下手裡的電影劇本,伸手拿起附近的手機,
先是清了清喉嚨,然後按下通話鍵「千聖,工作完成了?」
對話的另一邊背景沒有傳來雜聲,代表演員此刻大概是休息室之類的地方。
「不是,導演和編劇在修改著劇本結局,大概要把最新的內容,再上台演繹一次才能下班。」
以鬼才見稱的舞台劇神山導演,本人極為討厭臨時修改劇本這種事,想到這裡彩不禁憂心起來。
「是不是發生甚麼事?神山導師對故事不滿意嗎?」
粉髮偶像還有不敢提問的地方,例如【她是對飾演主角的演員們不滿嗎?】、
【那個人有沒有為難你?】、【對手是否對角色投入不足?】
面對白鷺千聖時,這些通通都變成禁語。
然而,又有誰曉得這一類的提問,何時開始變成禁語呢?
「彩你太愛擔心了,聽其他satff說,神山老師看過一次預演後,覺得結局可以弄得有點意思。
雖說,我認為現在的結局已經足夠。」
「嗯,或者改變一下也不是壞事呢。」
附和著導演的一方,輕輕合上手邊的劇本,快要拍攝完畢電影的名稱是《即便那就是你的幸福》。
「說起來,彩你怎麼還未睡?電影的拍攝程度應該很順利才是。」
「嘻嘻、被發現了呢。千聖,其實下星期就是戲情的高潮位置,我是想再確認一次劇本。」
(彩作為一位演員,確實是優秀的。可是…)
感覺對方不願再談及電影方面的事情,白鷺千聖決定不再追問下去,於是她提出另一個話題。
「明天是休假,彩可不能整天忙碌著。別忘記明天是我們約會的日子喔!」
「千聖…」
「你可以放心,人家大概清晨5:00左右回到家。」
再一次,丸山彩的發言機會又被奪去。
然而,人是會成長的,在台上戰戰兢兢的偶像已經不復存在。
至少,這一刻是不能存在。



彩撫摸著以自己的簽名為造型的抱枕,將自己所想告知對方。
「話雖如此,我還是希望千聖回家後,能夠立刻躺在床上,而不是繼續四處奔走。」
從未想過戀人會作出這種要求,讓早早擬定約會行程的一方,有點措手不及。
為了掩飾自己的驚訝,本人是這樣說的。
「啊啦,彩意外大膽呢~~」
偶像對於這種揶揄視而不見,稍微加重語氣的說下去「千聖,人家是認真的!」
(唉…彩怎麼突然改變想法?難不成工作方面,將會出現炒作新聞?)
資深的藝人很多時候會獲得各種各樣的消息,
小至某對情侶快要分手,大至公司高層的決定,通通影響著自身的前程。
要懂得從中避開帶有惡意的消息,亦是一種極為重要的求生技能。
雖然腦袋閃過各種不外出的合理原因,卻總覺得丸山彩想要的不只如此。
這種時候,稍為堅持一下也是種選擇。
「嗯,我知道。所以說,你就這樣不想跟我約會?」
「不是這個意思!約會也有很多方式,有時候就這樣待在對方身邊已經足夠。」
「可是,總覺得對彩有點不公平,你真的不在意嗎?」
(我在意的事情,千聖根本是知情的。)
當雙方連目標也對不上的時候,能夠做的就只有裝作理解和認同。
「沒問題…反正晚餐時跟麻彌一起喝酒,大概明天會頭痛。」
(唉?原來彩會跟他人在外邊喝酒,也對呢…她已經不再是膽小的丸山彩。)
一直以來鮮少聽見偶像會跟日菜以外的人待在一起,更不要說是在外邊喝酒之類,
讓人驚覺時間的流逝,以及戀人的成長。
「那麼讓我猜猜看,是日菜送你回家?」
「千聖難不成有心靈感應?」
「彩最信任的人就只得日菜一個,要猜中有多難?」
這句話是說得多輕鬆,就像帶著自知之明的語氣,一下子把某人的眼淚引出來。
為免對方發現,粉髮少女裝作咳嗽起來「抱、抱歉…剛剛喉嚨有點不適。」
意外的是,變得沙啞的聲音令某人大為緊張「彩,你快點躺下休息,不要做甚麼事情!」
「呃…我不過是收拾一下劇本,這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不行!如果彩不再休息的話,明天的約會就取消算了。」
對此極為執著的白鷺千聖再三警告著戀人,被責罵的一方反而露出愉快的笑容。
「哈哈哈,千聖我真的沒事喔。」
「現在快給我躺下來,彩!」
(說起來…大學畢業後,千聖已經甚少表現出類似的情緒,總覺得有點令人高興。)
大家還能坦誠相對的日子原來是多麼遙遠的過去,時間理所當然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
但是,丸山彩無法不去懷念…那個會當面責罰自己的小女生。
「好的、好的,千聖別生氣,我會乖乖躺著。」
「真的嗎?你別以為能夠騙倒我喔!」
這句話再度點燃起某人的心房,畢竟那個人的愛人方式就是如此帶著怒意。
很多人都會談及認真有禮的白鷺千聖非常吸引,丸山彩對這類話題總是笑而不語。
「嗯,不會。千聖,晚上的風有點大,你記得穿多點衣服。」
「那是當然,彩你把人家當成甚麼?」
(說謊鬼,你才不管人家的話,明天沒生病已經算好了。)
(如果被彩知道,今日還要拍一個下雨時站著的宣傳照,她絕對會飛奔過來。)
各懷心思的戀人們,再拉扯幾句話後便結束通話。


幾分鐘後,房門傳來一陣敲門聲「彩,快點過來!電影快要開始了!」
「我就來了,日菜。你記得將零食都放在桌子上,不能到處亂放喔~~」
最後,粉色偶像站在全身鏡面前,雙手放在兩邊的嘴角,再擠出一個笑臉。
這個動作維持五秒後,感到滿意的人才離開睡房。



後記:

在我的大綱裡,這一小點的更文根本不足夠結束第22章wwww
還有,會附上歌曲只是作者的私心和個人喜好!!!這點絕不接受投訴喔!
『からくりピエロ』40mP
『Plastic Love』竹内 まりや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を歌ってみた。KK

即便那就是你的幸福(中文歌名


請按進【清純的S大送給你,各種純純的愛

茶叶水

[BanGDream]味道(彩千圣)

·健全的abo

·都是空空说的.jpg

  从手上传来的尽是柔软的触感,像是落进了流云中。
  以成年人来说细腻过头的皮肤、逃离了衣物束缚的丰满胸部、因为发情期而温暖到炽热的体温,哪怕不开灯都能看见她被情欲和羞耻所染红的脸颊。
  拨开她无力遮在脸上的手按到一侧,用空出的另一只手梳理她被汗水黏住的粉色绒发,俯下身,她连忙闭上眼藏起自己与发色相同的眸子,双唇吻到的眼睑在微微颤抖,属于她本身的气息遮盖住了洗发水的味道充溢自己的鼻腔。
  热带水果的香味能让人联想到今天晚餐才吃过的甜点,而现在她裸露在外的脖颈比那时的布丁还要美味...

·健全的abo

·都是空空说的.jpg

  从手上传来的尽是柔软的触感,像是落进了流云中。
  以成年人来说细腻过头的皮肤、逃离了衣物束缚的丰满胸部、因为发情期而温暖到炽热的体温,哪怕不开灯都能看见她被情欲和羞耻所染红的脸颊。
  拨开她无力遮在脸上的手按到一侧,用空出的另一只手梳理她被汗水黏住的粉色绒发,俯下身,她连忙闭上眼藏起自己与发色相同的眸子,双唇吻到的眼睑在微微颤抖,属于她本身的气息遮盖住了洗发水的味道充溢自己的鼻腔。
  热带水果的香味能让人联想到今天晚餐才吃过的甜点,而现在她裸露在外的脖颈比那时的布丁还要美味百倍。
  想咬住她,想毫无抑制地释放自己的气息来浸染她,想看她示弱还无依无靠的模样,只有这种时候,会觉得她哭着的样子都那么诱人。
  在自己怀里的东西那么温暖——

  于是白鹭千圣猛得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片黑暗代替钟表向自己表明现在尚是子夜。拉紧窗帘的房间里几乎没有光,看不清东西,只有嗅觉在不断接纳着充溢房间的气息,在大脑运转过来以前身体就先一步做出反应捂住了鼻子,但这毫无作用,芒果的清香早已印进了自己的脑海。
  不然她也不会作那种梦了。
  把刚刚还被自己抱在怀里的人放开又主动躲远了些,残留在手上比往常略高的温度说明着对方现在本该处于发情期情事后相对平和的发热期。
  但事实上却没那么平和。
  心跳在渐渐变快,也能清晰的感觉到睡衣在被冒出来的汗水浸湿。就算不去确认千圣也知道自己的下半身在变得精神,那是当然的,没有会有待在Omega的信息素里还毫无反应的Alpha在。
  更别提身边释放着信息素的Omega还是自己最爱的人了。
  用带着抱怨的眼神向身边望去,眼里的不满又在看到对方安心的睡颜时消失殆尽。
  已经与自己相互接纳标记,无论在肉体还是灵魂上都是白鹭千圣的另一半的人,丸山彩就躺在那里,还保持着蜷在千圣怀里的姿势。
  她带着一副如孩子般纯粹的天真睡颜,身体却做着与之完全相背的事,肆无忌惮的释放着与她平时的纯真有些不符、浓郁又热情的信息素。
  “唔……还真是任性啊……彩ちゃん……”
  本来只是想说些埋怨的话,然而一张开嘴,千圣才发现声音要比自己想象的干渴得多。
  连带着自己原本想极力压抑的本能都蠢动了起来。
  现在就想用最敏感的地方去叫醒她,让孩子气的脸染上大人的色彩。
  “……”僵硬地收回想去捏捏彩的手,千圣咬了咬牙,强忍着用自己的信号素压抑对方的欲望,从床上坐起来,想从另一侧离开时,“啊……”
  才发现睡衣的一角被彩给握住了。
  从熟睡着的人手里抢东西相当容易,只是看到彩在手里空空后本能地在半空划拉的样子有点好笑,哪怕是这种状况千圣还是放不下,把自己的枕头递过去,看到她把枕头抱进怀里一副安心的模样才捡起被丢在地上的外套披到身上,用有些奇怪的动作退出了房间。
  卧室外属于彩的气息要淡得多,一度被点燃的本能却没有那么轻易就消散。
  靠在门上调整呼吸,只凭初秋晚上的温度似乎还不够让千圣冷静下来。看不见彩的脸,只有浅浅的气味反而更让人浮想联翩。浑身的热量似乎都在往下腹部流动,手不知什么时候又摸到了门把上。忤逆着本能,千圣逃似地抱住头缩在沙发上,却就连脑海里都不自觉地回忆起在入睡前和彩身体相交的点点滴滴。
  她的声音、她的体温、她的表情,还有她的身体。
  而后告诫着自己,决不能这样。
  要让彩的身体恢复正常。
  为此,得由身为她灵魂搭档的自己努力才行。

  在心中自负于了解丸山彩的白鹭千圣,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作出一副Beta模样的彩其实是Omega了。但却直到作为两人关系的起点——PasPale解散的前夕,她才知道彩作为Omega生理紊乱的事实。
  理由是在业界相当普遍的,为了参加活动或是隐藏身份而过度使用抑制剂引起的副作用。
  对千圣而言这本该和Alpha用信息素压制Omega一样是司空见惯的事,然而当事人变成彩的时候她却完全失了阵脚。
  从小在演艺界长大,虽然看惯了种种利用第二性特点的潜规则,但千圣本身却没有接受。好在自己是Alpha,其他人不会主动来找千圣的麻烦,剩下的就只需要锻炼好意志力,好让自己不会因为本能去压制别的Omega……
  长期以来在心中如信念般的这个想法,在嗅到从门缝中飘散出来的芒果味时险些被冲散。
  那是偶尔会从彩身上飘散的味道,要辨别出门后的人并困难。只是那股柔和的味道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过,以至于在千圣愣神间,差点被跨越矜持勾起了最原始的本能。
  拍拍自己的脸想把邪念驱出脑海,推开练习室的大门,看到彩一个人倒在地板上喘气时,在心里的到底是纯粹的安心还是抓到了某种机会的叵测,连千圣自己都说不清楚。
  只是看到彩发现门被推开时脸上的紧张,和在看清自己后变得安心的表情后,千圣突然就觉得有些罪恶感。
  从彩的挎包里找到抑制剂替她注射下去,之后又守在她身边看着她脸上的潮红一点点消散。不必提彩本身,就连为她擦汗用过的手帕都变得别样诱人。千圣强装着冷静,手上的颤抖却除了为彩注射抑制剂以外就没有停下过。
  “……呼,千圣ちゃん,”彩却一点都没察觉到千圣全力的忍耐一样,症状稍有缓和后她便抬起手主动去触碰千圣放在她身边的手,“有草莓的味道……”
  “啊,”那似乎是在现在有些突兀的味道,但千圣立刻就反应过来彩说的是自己的信息素,“抱歉、我不知不觉就……”“嗯嗯。”
  艰难地摇摇头,彩制止住了千圣道歉的话:“让人很安心……能再这样待一会儿吗?”
  “……好啊。”对强忍着欲望的Alpha而言这是相当过分的要求,只是想不到拒绝她的理由,千圣犹豫过后,同样艰难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
  被从窗户照进来的朝阳晃醒,蜷在沙发上的千圣缓缓坐了起来,不去思考自己下腹部的酸痛到底是因为睡姿不整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空气里已经嗅不出芒果的味道。为了确认又使劲吸了吸鼻子,隐隐地闻到了另一种甜甜的气味。
  “睡着的时候下意识放出来吗……我也没资格说彩ちゃん呢。”
  从别的意义上庆幸起自己没在昨天待在彩的身边,千圣轻轻笑了笑。
  在刚刚发育第二性分泌出信息素时她还算半个孩子,一点都不会觉得草莓这种同样孩子气的味道放到自己身上有违和感,等成人后早就闻惯了这种发自自身的气味。
  高中时相识的那群乐队同伴们在节日时偶尔会组织聚会,司会大多都是热爱派对又维护友谊的Popin party。有聚会就会喝酒,喝过后自然而然就会有那么几个不胜酒力的Alpha倒在沙发上,本能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千圣为了保护身边的彩会在人前主动放出信息素把她纳入其中。
  自入席起就老实喝着果汁的现任偶像脸上突然染上不同于醉酒的红色,从侧边打量着她害羞地低下头的样子,千圣有些好笑,脸上的笑容却在举着酒杯一路喝过来的聚会主持人“诶彩前辈你也醉了吗?草莓味都放出来了哦”的调侃里凝固了起来。
  当然主持人马上就被她懂得察言观色的搭档说着“香澄你才喝醉了吧,真是的别给前辈们添麻烦啊”给拽走了,但这并不影响千圣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在一部分人眼里就像是彩的东西一样。
  身边红着脸的彩似乎在比千圣更早的时候就明白这点了,注意到千圣止住的表情,她缓缓扭过头,被染红的脸上带着问询。
  “别担心,我没在生气,”千圣微微摇了摇头,对彩说,“不如说我是高兴吧,就这么被误解也没关系,这样也能保护你。”
  似乎是认同了千圣的说法,彩靠到她的肩上,点了点头。

  如果真要说的话,原因或许不仅如此。
  但千圣不愿深思。
  回到自己昨晚逃离的房间门口,打开门多透了会儿气后,千圣才进了房间。
  彩还保持着昨天自己离开时的模样,抱着她的枕头在床上缩成一团。
  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从彩手里抽出枕头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彩ちゃん。”一点也不为这种情况所慌张,把枕头靠到床头,自然地和彩问好。
  “嗯……”还没清醒的样子,彩用无意义的音节应着声,缓缓坐起来,深吸了口气。
  “……嗯,千圣ちゃん,早上好。”
   
  像是毫无察觉,她向千圣露出笑容。
 
 
 

茶叶水

[BanGDream]丸山家的千圣ちゃん02

·丸山养猫故事


  高中毕业以来,对千圣而言就尽是些说不清好坏的不可思议。

  明明特意避开了所有商量的机会却还是和彩去了同一所大学、明明没考虑过这些却租到了同一所公寓的上下楼、明明说着要公私分明强忍着不开口彩却主动找来要帮忙做这做那、结果就算自己拥有以艺人来说都过了头的谨慎,她和彩还是变成了互相拥有对方家门钥匙的关系。

  “虽然交换时彩ちゃん说是为了方便我帮她收衣服之类的,不过事到如今,这种说法……”

  从挎包的侧兜里掏出另一把打不开自己家门的钥匙,光是看到挂在上面的桃心钥匙扣,心里被人爽约的怒气就压下了一截。对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把...

·丸山养猫故事


  高中毕业以来,对千圣而言就尽是些说不清好坏的不可思议。

  明明特意避开了所有商量的机会却还是和彩去了同一所大学、明明没考虑过这些却租到了同一所公寓的上下楼、明明说着要公私分明强忍着不开口彩却主动找来要帮忙做这做那、结果就算自己拥有以艺人来说都过了头的谨慎,她和彩还是变成了互相拥有对方家门钥匙的关系。

  “虽然交换时彩ちゃん说是为了方便我帮她收衣服之类的,不过事到如今,这种说法……”

  从挎包的侧兜里掏出另一把打不开自己家门的钥匙,光是看到挂在上面的桃心钥匙扣,心里被人爽约的怒气就压下了一截。对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把钥匙插进面前的写着“丸山”的门里,手腕只转了半圈门锁就开了。

  “没锁门,彩ちゃん难道已经起床出门——嗯?”

  推开房门,本想从摆在玄关的东西找找彩的线索,却先看到了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东西。

  应该说,用“东西”来称呼那个是不太恰当的。

  没有开灯的玄关有些阴暗,只有早晨点点的阳光透过被风吹起的窗帘照进来,但并不难让千圣看清那是什么。

  “猫、猫吗?”

  端坐在门口的白色小家伙舔了舔爪子,又直直地望向千圣。

  说起狗是很熟悉,但却没什么机会和实际上的猫打交道,这让千圣有些头疼。

  明明在室内猫的瞳孔是无害到让人说可爱的圆形,被它直直盯着却不自觉地感到心虚。

  对了,那这就像……

  简直就像家主对擅自闯进自己家里的外来者的不悦一般。

  不知怎么地读懂了白猫的眼神,千圣突然硬气了起来,拔掉门上的钥匙,毫不客气地跨进玄关,看到白猫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她蹲下来,捏着钥匙扣让钥匙垂在她和猫之间:“你好啊小猫,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跑进来的。我是这家主人的……朋友,我找她有事,能把路让开吗。”

   语毕后一人一猫间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白猫扭过身跑向屋里,千圣连忙摆好鞋子才追上去,正好看见猫顺着没关紧的门缝挤进屋子最里的房间。

  千圣没在不被屋主邀请的情况下进过这个房间,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虽然有点担心,但再怎么说彩也不会被一只猫给伤到吧,说不定马上就被弄出来了。

  一想通就干脆地放下心来,千圣扭头看到客厅半开的窗户,在清早吹进的风还有些冷:“那孩子,难不成是从这里进来的?彩ちゃん也真是,睡觉前至少记得把窗户关好吧。”

   猜想着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千圣把窗户关好又重新拉紧窗帘,然后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咚咚”的响声。

  听起来就像某人从床上摔下来了一样呢。

  白猫慢悠悠地又从门缝间钻出来,跟在它后面顶着一头粉毛的人却一点都没有它那种悠闲。

   “千、千圣ちゃん……”

  “喵——”

  “……”在昏暗的房间里白色和粉色看上去明明差不多,千圣却偏偏清楚地看见了落在彩粉色睡衣领口的几根白毛。没让带着情绪的表情在脸上停留太久,她很快就露出了笑容,“早上好彩ちゃん,头发很乱哦?嘛,不过要说的话,浑身都乱糟糟的呢。”

  “诶!?啊呜……”听见千圣话的彩条件反射地用没拿手机的手在头上乱拍了几下,马上又回过神来,“……不是做这个的时候!!千圣ちゃん对不起!!我忘记要和你一起去买……”“好好,已经发生了的事也没办法,而且要怪我,明明半个月前就约好了,还忘记在前一天早点提醒彩ちゃん。”

  从白猫面前走过,不顾对方喉咙里带着点抗议的呜咽声,千圣向彩伸出手。

  躲也不是,应也不是,彩只好保持着自己刚刚那副滑稽的样子,任由千圣替她整理衣领——是因为自己弯着腰吗,总觉得她今天看上去格外有威严……

  “彩ちゃん。”

  “是、是!”

  想着对千圣有些失礼的事情时突然被对方点名,彩连忙心虚地应到。

  “……今天很老实呢。”

  “我、我平时也很老实啦!”

  “平时的话到现在你已经会哭着说我话里带刺了哦。”

  “我哪有……话说千圣ちゃん你是明知道还这么说的吗!?”

  “谁知道呢。”心情倒是确实变好了,千圣的表情柔和了些,替彩抚了下颊侧翘起来的头发,坐到自己放挎包的沙发上,招呼着彩坐下。

  明明是在自己家,彩却有些心虚地,没有到千圣身边,而是坐到地上离沙发不远的坐垫上了。

  白猫仰仰头,注意到它目光的彩下意识望过去和它对上视线,它便像得了许可一样钻进彩的腿弯。

  “啊……”

  露出睡裤的脚踝被猫毛蹭到,痒痒的。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嗯?嗯嗯,”彩摇摇头,试着用手去摸赖在自己身上的猫,对方先是有些抗拒地扭扭身子在彩身上调整姿势,等彩的手从后背挪到它的耳后才重新卧下来,“是昨天才遇到的,就在附近那家便利店门口,稍微喂了点吃的就跟过来了,我还以为它昨天晚上就会跑掉呢。”

  “我先不问你为什么会去便利店还有能喂猫的零食吧。就看上去的感觉它不仅没打算走,还很黏你啊。”

  “有、有这回事吗?诶嘿嘿~”像是受到了夸奖,彩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这孩子猛一看有点冷冷的,但是实际上好像很亲人哦!”

  “我想大概不是这样……”千圣边说边俯下身把手靠过去,还离了有段距离,白猫的耳朵便立了起来,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千圣被涂成淡黄色的指尖,“它可是很警戒的。”

  “啊哈哈……对了,是不是因为千圣ちゃん身上有leo君的味道?你想,狗和猫感觉不是有点不和吗,也许它是比较怕狗?”

  千圣盯着披着一头乱蓬蓬的粉毛跪坐在地上的彩老实巴交的脸看了会儿才摇摇头重新看到白猫的身上:“我想它大概也不怕狗。”

  “诶,为什么?”

  “直觉和……实践吧,”千圣犹豫着说,为了避免彩继续追问下去,她把话题进行到了下个阶段,“话说回来彩ちゃん打算拿那孩子怎么样,要养吗?虽说公寓确实允许养小型宠物。”

  “嗯……说实话我没什么养宠物的经验,而且这孩子也不像会被养住的类型,”试图去搔白猫的下巴,被它“喵”的一声低头躲了过去,彩尴尬地用手摸摸它的背,抬头看向了千圣,“但现在它待在这里,总觉得赶走它也太可怜了……至少在它想离开为止,我想收留它一段时间,可以吗,千圣ちゃん?”

  那种同时包含着真诚和乞求的表情千圣很熟悉。

  就是因为这副表情,自己才会在这里。

  “哈……我说啊,这里是彩ちゃん家,要不要收养小动物,要怎么做,全都由你自己决定就好了。”

  “啊哈哈,我总觉得应该也获得千圣ちゃん的同意才对……”

  看着彩的那副表情被不好意思的微笑所掩盖,千圣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来一直都是这样。

  明明早就打定了主意,还特地来征求自己的意见。

  对丸山彩而言,白鹭千圣的认同有那么重要吗。

  “想的话就这么做不就好了?彩ちゃん。”

  “嗯!是呢!那今天起就请多——”想和什么电视剧的展开一样双手抱起小猫和它面对面问候,对方却敏捷地躲开彩的双手,从她身上跳开,顺势跳到了沙发上,离千圣稍远的地方,“……啊。”

  “……这种地方也很有彩ちゃん的风格就是了。”

  还只是手指微微动了动猫就有要跳开的意思,千圣干脆地放弃,在彩注意到前把双手放到腿上。

  “就算这么说我也没有被夸奖的感觉啦……”

  “好好、话说回来,彩ちゃん你要养它的话问题还有很多呢,体检啊疫苗啊猫用品啊之类的……我会陪你一起去认识的宠物医院的所以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嗯、嗯,谢谢你千圣ちゃん!”

  “不客气。不过比起这些,还有更紧急的问题。彩ちゃん,这孩子的名字,你有考虑过吗?”

  “诶、名字?”

  彩猛得回过神,在千圣“你居然没想过吗”似得眼神里怏怏地垂下头。回想起来从昨天起自己确实没叫过它什么能说得上是“名字”的东西,只是用“你”和“小猫”、“猫”这种喊法来代指,确实就和千圣ちゃん说得一样,如果真要把它留下的话,得好好想个能称呼它的名字才……嗯?

  “如果真要说,名字的话,好像叫过它类似的东西……”突然记起刚和它见面时的画面,彩用手指顶着下巴说。

  “嗯,什么?”

  “千圣ちゃん。”

  “哎。”“喵。”

  在彩的呼唤下千圣自然地应声,身边的另一个存在回应的速度却一点也不落后,甚至比她还要自然。

  “……”对从小就在演艺圈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白鹭千圣而言,理解这个状况大概需要三秒时间,“……彩ちゃん,这是什么意思?”

  摆出最有威严的态度来质问彩只需要两秒。

  “啊、不是、那个、该怎么说呢,就是不知不觉和顺水推舟就……抱歉千圣ちゃん!”

  东拉西扯了十秒也没能想到合适的理由,彩自暴自弃地道歉,原本就跪坐在坐垫上的她似乎缩得又更矮小了些。

  “哈……”“呜……”

  叹气声和猫的呜咽声又重叠在了一起。

  不能忽视的存在感让千圣重新转过头去看那只在刚刚和她重名了的白猫,小动物正好也看了过来。

  白鹭和猫对上了视线。


  “……让日菜ちゃん知道了的话,不知道她会怎么笑话我呢。”

  千圣无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彩愣了愣才带着诧异问道:“千圣ちゃん可以吗!?”

  “还问我可不可以,你们俩明明都打定主意了吧。”

  “啊哈哈……”

  “好啊,名字就借给你了。只不过彩ちゃん一个人养猫大概会有不少麻烦,所以平时我也会常来看看的,可以吧?”

  “当、当然!倒不如说千圣ちゃん愿意来帮忙我应该说谢谢才是!”

  “都是很平常的事了,事到如今彩ちゃん也不需要这么客气。而且……”瞥了身旁的白猫一眼,千圣慢慢说,“不这样的话,我才比较不放心。”


  这就是,白猫“千圣ちゃん”,到丸山家第一天的事情。


おまけ

彩:千圣ちゃん!

千圣&猫:怎么了?&喵~

千圣:……虽说是我同意把名字借给你了,但这也太容易弄混了,果然还是弄点分别吧。

彩:诶……那叫千圣猫?

猫:……

千圣:没有反应呢。

彩:呃、那今天起改叫千圣ちゃん“白鹭ちゃん”?

千圣:快住手,你想被传我们关系不合的八卦吗。

彩:那猫的那边就不要ちゃん了直接叫“千圣”?

千圣:总觉得很火大啊……

彩:那……千圣。(对人

千圣:…………果然还是保持原样就好了

彩:诶、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