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あんず

11.9万浏览    1058参与
枫小夕42102

All杏糖整理(二十三)

杏≠转校生

对抗!梦之咲学院体育祭2

1、

泉:喂,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你还用双手抱着椅子,你就这么想工作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有毛病以至于那么喜欢工作,小杏。

给我一张椅子。你这么摇摇晃晃的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要给我添麻烦啊。

竞争!梦之咲学院体育祭3

1、

桃李:啊,应援合战的衣服是小杏负责制作的对吧?顺利完成了吗?是这样啊,那要不要我来夸夸你,慰劳一下你啊?

诶嘿嘿,好期待啊小杏和我都是白组的,那就从我的声援里汲取力量吧,小杏♪

2、

司:那个,之后请还给我哦。因为这是姐姐大人给我做的点心。

弓弦:当然了,等比赛结束我会还给您的。话说回来,原来小杏也会做点心啊。

司...

杏≠转校生

对抗!梦之咲学院体育祭2

1、

泉:喂,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你还用双手抱着椅子,你就这么想工作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有毛病以至于那么喜欢工作,小杏。

给我一张椅子。你这么摇摇晃晃的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要给我添麻烦啊。

竞争!梦之咲学院体育祭3

1、

桃李:啊,应援合战的衣服是小杏负责制作的对吧?顺利完成了吗?是这样啊,那要不要我来夸夸你,慰劳一下你啊?

诶嘿嘿,好期待啊小杏和我都是白组的,那就从我的声援里汲取力量吧,小杏♪

2、

司:那个,之后请还给我哦。因为这是姐姐大人给我做的点心。

弓弦:当然了,等比赛结束我会还给您的。话说回来,原来小杏也会做点心啊。

司:是的。我之前就知道她有在做点心呢。

后来我发牢骚说因为Leader给我的Stress,我会疯狂吃点心的,结果姐姐大人就开始为我制作了。

当然了,虽然也不可能每次都会给我做。

今天是姐姐大人做便当的时候顺便也给我做了点心。所以我非常感谢姐姐大人呢♪

可惜的是我没能吃到姐姐大人做的便当。要是事先知道的话,我就会请求去陪同姐姐大人了。

3、

司:(加油……?啊,这个声音是姐姐大人...... ?虽然混在了好多声音里,可是我的确听到姐姐大人的声音了...... ! )

(谢谢你,姐姐大人。我拼命激励也没能迈的更快的腿,现在变得轻快起来……简直好像长出了翅膀一样。)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把距离缩得比现在更短!离BatonTouch就差一口气了。)

(啊,还差一点就能追上天满君了...... ! )

(姐姐大人,请看着我吧。这次胜利我会献给身为女王陛下的姐姐大人...... ! )

枫小夕42102

All杏糖整理(二十二)

杏≠转校生

白热!梦之咲学院体育祭

一、

昴流:唔唔,连午休时间也必须陪着小千~部长,这可能比小北的魔鬼特训更加辛苦。

对了,小杏!小杏也一起来吧?

啊,我不是想让你陪我们一起特训, 只要小杏在旁边,我们的心情就能好一些。

不行吗......?

可以吗!谢谢你小杏!为表谢意,就把我苦存的零花钱给你吧☆诶,不要?

不收钱也愿意陪我?

不是有一句话叫「钱断情亦断」么, 小杏真是与众不同呢☆

啊哈哈。不用摆出那种提防的架势,我不会抱住你的哟~?随便抱住女孩子可不好呢。

我和小千部长可不一样哦 ?总之你就放心吧!

哈……不过,真好呢。这样也许能稍微...

杏≠转校生

白热!梦之咲学院体育祭

一、

昴流:唔唔,连午休时间也必须陪着小千~部长,这可能比小北的魔鬼特训更加辛苦。

对了,小杏!小杏也一起来吧?

啊,我不是想让你陪我们一起特训, 只要小杏在旁边,我们的心情就能好一些。

不行吗......?

可以吗!谢谢你小杏!为表谢意,就把我苦存的零花钱给你吧☆诶,不要?

不收钱也愿意陪我?

不是有一句话叫「钱断情亦断」么, 小杏真是与众不同呢☆

啊哈哈。不用摆出那种提防的架势,我不会抱住你的哟~?随便抱住女孩子可不好呢。

我和小千部长可不一样哦 ?总之你就放心吧!

哈……不过,真好呢。这样也许能稍微期待下午休了~♪

……

翠:不过,小杏学姐在这里的话,让我好好加油也可以……学姐和我喜欢的可爱吉祥物长得像极了,看看你就有一种被瞬间治愈的感觉……♪

……

阿多尼斯: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有什么体力活的话可以叫我。体力活之外,我力所能及的也会帮忙。

也许你不是「弱小的生物」。但只要你在这个学院里,就希望能由我来保护你。

……我想对你说的就是这些。

二、

铁虎:没、没没没没什么? !仔细想想男女搭配参加两人三脚的话还是有些害羞什么的,我可没这么想啊~ ! !

那么,那个……体育祭当天就请多多关照!我会努力不拖小杏学姐的后腿的!

小杏学姐是要去买慰问品吧?我也要帮忙~♪

在空手部锻炼出来的体力应付这些简直小意思。

……哟嘿。这些就是全部了吗?比想象中还轻呢~这点份量的话感觉还能再抱起一个小杏学姐呢♪

开、开玩笑的哟?我要是抱着小杏学姐的话,会招大家怨恨的,太可怕了……!

总、总之加快速度~我一个人独占小杏学姐的时间,也很对不起大家啊!

三、

昴流:诶,好狡猾好狡猾!我也想和小杏两人三脚!

真绪:不要说那么任性的话。你这么撒娇,小杏会很困扰的。

昴流:那个,阿绪难道不会不甘心吗? !如果阿绪能和小杏起两人三脚的话,会高兴得跳起来的吧~ ?

真绪:不要突然把话题转向我……至少在小杏不在的时候再说。

……你看,现在她本人在这里,你要我怎么回答?

……

千秋:是么是么。你听到南云要和小杏参加两人三脚,所以吃醋了啊!

你的那份心情,我也不是不明白☆

四、

千秋:……小杏!小杏在哪? !

哦,在那边!小杏,什么都不要问跟我走……!

……

不,也不是没有办法!其实是我要参加借物赛跑。

但是完全符合比赛题目要求的人就只有你了! 所以为了我,可以跟我走吗?

谢谢你,小杏!我坚信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不过,找你花了不少时间。这么下去,也许就得不到第一名了……

小杏,不好意思!就一小会,稍微忍耐一下!我要直接冲刺了,好好抓住我的肩膀,小心不要被甩下去。

那么,上吧!哈哈哈哈☆

哦,没问题吗?再怎么着急也不能忘记抱着的是女孩子!

不过,小杏好轻啊。你有好好吃饭吗?要是三餐不按时吃的话可长不大呢?

……

……比赛的题目?你果然很在意呢?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问……!

是么是么。不会问我了吗。谢谢你,小杏!

(这里千秋没说题目,不过我怀疑是和美伽一样的题目“可爱的女性”)

五、

晃牙:为什么本大爷……切。看在你这家伙的面子上,这次我就忍了。但是下不为例啊?

翠:大神学长说了一堆,但对待小杏学姐还是很宽容呢……

叼面包赛跑什么的,虽然直到现在我还是有抵触心理……但是,不能让小杏学姐看到我这么难看的一面……

……

(但是,之前说了不能让小杏学姐看到我这么丢人的一面……现在只有忍住羞耻上了……)

……唔!

(太好……成功咬到面包的袋子……要是在这里失败了的话,我就没脸面对小杏学姐了……)

……

(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声音……?那是小杏学姐……? )

(而且她手里好像还在挥舞着什么东西,难道是亲手制作的体育祭吉祥物……?)

(为了让我也能听见她的助威声,为了让我一看就知道是她,特地为我准备了这个啊……学姐的助威声,我确实收到了......)

(我,会一直跑到终点的……即使怀是第一,也许可能是接近倒数的名次。)

(即使这样,我也不能辜负支持我的人对我的热切期望……)

六、

铁虎:(……但是,两人三脚是将两人的脚踝绑上绳子,然后一起跑步?而且,还要把手放在彼此肩......?!)

(怎怎怎、怎么办? !我,没有能够保持冷静的自信啊~!!)

……

那个,虽然能和小杏学姐一块吃午饭是很开心,但手作便当是不行的!

啊,不是说小杏学姐亲手做的料理不好吃!不如说是特别好吃所以才有问题的!

要是我再这么幸福下去的话,肯定会遭遇不得了的不幸,那就可怕了~

……

(不过,还真是不可思议。直到刚才为止我还觉得自己不能和小杏学姐步调一致向前跑。)

(但是和小杏学姐肩并肩跑出来之后,紧张感都消失了……现在我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小杏学姐果然是厉害的人。我打心里觉得,她能成为我们的制作人真是太好了。)

(想要一直跟随这个人,能让我有这样感觉的除了大将就只有小杏学姐了。)

(大将好像也很赏识小杏学姐呢。)

(他好像说过要把更多的裁缝技巧教授给小杏学姐。)

……

我能和小杏学姐一块参加两人三脚真是太好……小杏学姐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嘿嘿,总觉得有点害羞呢。

小杏学姐,你要是明年也能和我一起参赛就好了。那个时候我们会拿第一名的,敬请期待吧~♪

七、

千秋:乖乖乖乖孩子,抱一下……☆

真绪:唔哇啊,迟了一步……

部长,请你放开小杏。你这么做是性骚扰哦……?

千秋:哎呀,对不起!我太高兴了,一不小心就抱住了你......☆

但是,我在借物赛跑的时候就在想了,小杏真是好轻啊。而且,好香♪

哈啊哈啊,我现在和小杏化为一体...... !唔嗯。感觉棒极了……!

真绪:请住手,部长!这画面很糟糕,内容也很糟糕!这可不止是性骚扰,已经构成犯罪了哟,我是认真的!

……

千秋:没有小杏就没有篮球部的胜利……!谢谢你,小杏。所以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唔嗯,这才像话☆……哎呀。

不能抱你呢,哈哈哈♪

你可是女孩子。从今以后,我要好好守护你才行……☆

星愿
《回忆录》内页图解禁!是ts的...

《回忆录》内页图解禁!是ts的夏季集训~

具体信息在我lof置顶,救救滞销录555


《回忆录》内页图解禁!是ts的夏季集训~

具体信息在我lof置顶,救救滞销录555


爱吃芒果冰沙

晶爹有写过小杏的生日吗

呜好想知道 我是假粉 杏爷生日都不知道

呜好想知道 我是假粉 杏爷生日都不知道

盐渍三文青花鱼

奇妙摸鱼存放点(至0630)

OOC成分有

p4p5是对小南桑微博照片的沙雕化临摹

tag过多打扰了

p.s.魔法少朔间零我非常可以

p.p.s.我对不起小南零和荒牧栗


奇妙摸鱼存放点(至0630)

OOC成分有

p4p5是对小南桑微博照片的沙雕化临摹

tag过多打扰了

p.s.魔法少朔间零我非常可以

p.p.s.我对不起小南零和荒牧栗


-蛋糕味砒霜

【es/夏杏】午间小憩

ooc可能有 梗源夏目亲密度台词

夏杏太真了吧555555

好久没看故事了人物称呼可能有错欢迎指正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杏不由自主地望向课室里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

“啊,夏目他今天又没来上课。”明星昴流走到杏桌边,随着她的视线看向逆先夏目的空座位,大大地叹了口气。

杏轻轻垂下眼脸,藏住眼底的失落。

她分不清自己这份失落是仅仅因为担心对方会不会因为旷课太多导致留级,还是因为些别的什么。

似是察觉到对方心情的低落,明星昴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杏中午要去哪里吃饭吗?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对吧,阿木!”

“诶,嗯!”突然被喊的游木真匆忙回头,微红着脸却还...

ooc可能有 梗源夏目亲密度台词

夏杏太真了吧555555

好久没看故事了人物称呼可能有错欢迎指正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杏不由自主地望向课室里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

“啊,夏目他今天又没来上课。”明星昴流走到杏桌边,随着她的视线看向逆先夏目的空座位,大大地叹了口气。

杏轻轻垂下眼脸,藏住眼底的失落。

她分不清自己这份失落是仅仅因为担心对方会不会因为旷课太多导致留级,还是因为些别的什么。

似是察觉到对方心情的低落,明星昴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杏中午要去哪里吃饭吗?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对吧,阿木!”

“诶,嗯!”突然被喊的游木真匆忙回头,微红着脸却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没错。大家一起吃的午饭会比一个人吃要美味很多。”冰鹰北斗不知道何时也来到桌边,严肃的神情惹得她不小心笑了出来。

“好,谢谢大家。”

“衣更那边我等会去跟他讲一声,学生会工作再忙也需要适当休息。”

“小北真温柔~咻咻!”

“你给我适可而止,明星。”冰鹰北斗无奈地看了眼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的明星昴流。


热闹的午饭时间过后,杏一个人走在室外的连廊上,本是随意一望,却与正坐在树荫下的人对上了视线。

原来他来学校了啊。

对方抬手挥了挥,似乎在示意她过去。

杏抱着些许疑惑小跑过去,却在离他五步左右时停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停下,就是不是很想此时离他太近。

他看起来并没有在意这个,反倒是拿起了手中的书,一如往常般对她露出温柔笑容。

“小猫咪,我这有本有趣的书,我们一起看好不好o?”

“但是……”杏觉得内心似乎分成两派小人在打架,一边叫嚣着答应,另一边却在抗拒着什么,“如果你答应我下午出席上课的话。”

逆先夏目轻轻挑了下眉,“当然可以i。”

虽意外于对方答应得如此干脆,杏还是守信地坐在了逆先夏目旁边。

大概是看出了她的拘谨吧。逆先夏目自然地往她那边靠了过去,两人肩头之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脸颊忍不住微微升温,杏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初夏的风轻轻拂过脸庞,太阳的热度也被树荫挡住,留下一片阴凉舒适的空间。


偶然路过看到眼前一幕的明星昴流差点喊出声,幸好冰鹰北斗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对方的嘴。

逆先夏目将食指举起作出嘘声状,示意他们小心不要吵醒了睡得正香的少女。

他稍稍侧头看了眼挨在他肩上毫无防备地睡着的杏,小心翼翼地合上了手中的书。

「让我来给你施加魔法吧。做个好梦。」



enstaranzu

Ensemblestars官方连载 Ready for Star!

第5话【Judgement】后篇汉化

Ensemblestars官方连载 Ready for Star!

第5话【Judgement】后篇汉化

秃头骆驼
某日的咖啡馆 送给夕哥的配图~...

某日的咖啡馆


送给夕哥的配图~

https://darkbell.lofter.com/post/1e18047e_1c8af5696

某日的咖啡馆


送给夕哥的配图~

https://darkbell.lofter.com/post/1e18047e_1c8af5696

偶像梦幻祭杏主页
【官方卡池剧情整理】玩具箱 第...

【官方卡池剧情整理】玩具箱


第24期卡池


多图+链接,流量注意)=つ 


前半链接: 玩具箱(前半) 


后半链接: 玩具箱(后半) 


在本次卡池剧情中杏的出场相关,只整理了杏相关,大部分都是只言片语,想了解前后建议还是看整期剧情。


『微博主页置顶』:  lof版合集中有链接(暂时不会往lof搬运,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看一下,微博链接会被屏)


以后会慢慢整理其他的主线/活动/卡池中和杏相关的剧情,工作量比较大所以可能更的不勤(但是不会弃坑)


欢迎捉虫


微博链接: ...

【官方卡池剧情整理】玩具箱


第24期卡池


多图+链接,流量注意)=つ 


前半链接: 玩具箱(前半) 


后半链接: 玩具箱(后半) 


在本次卡池剧情中杏的出场相关,只整理了杏相关,大部分都是只言片语,想了解前后建议还是看整期剧情。


『微博主页置顶』:  lof版合集中有链接(暂时不会往lof搬运,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看一下,微博链接会被屏)


以后会慢慢整理其他的主线/活动/卡池中和杏相关的剧情,工作量比较大所以可能更的不勤(但是不会弃坑)


欢迎捉虫


微博链接: 此整理为lof先行,微博会在评论补(不屏蔽前提下)

森凛

最近摸的一点点点点es相关

开了复刻摸到了书生英英……55555真可爱(

p3是私设安子五周年()

最近摸的一点点点点es相关

开了复刻摸到了书生英英……55555真可爱(

p3是私设安子五周年()

什么也不是
救赎 泪了,画了张光污染 衣服...

救赎


泪了,画了张光污染

衣服bug很多…凭记忆画的…

救赎



泪了,画了张光污染

衣服bug很多…凭记忆画的…

🍵

【薰杏】檸檬味的黃昏

非原作向,普通學生設定

很沒頭沒腦,為了一個畫面寫的一篇(草


============================== 

接近黃昏的時間,天空染成了濃郁的金黃色,他看著在球場上東奔西跑在忙碌的女孩。在夕陽下,影子被拉得長長的,杏揮灑著汗水,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直到身旁的人提醒她,杏才看見了站在球場外的羽風薰。杏朝著薰揮了揮手,隨即跑向了他。薰看到笑著跑過來的杏,不禁也露出了微笑。

「薰前輩,你為什麼來學校了?」即使是交往後,杏還是習慣把他叫作前輩。「要進來嗎?」

「不,還是不要了。」薰正站在球場的圍欄外,他搖著頭,開玩笑的說著:「我怕我太久沒見你會忍不住親你。」...

非原作向,普通學生設定

很沒頭沒腦,為了一個畫面寫的一篇(草


============================== 

接近黃昏的時間,天空染成了濃郁的金黃色,他看著在球場上東奔西跑在忙碌的女孩。在夕陽下,影子被拉得長長的,杏揮灑著汗水,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直到身旁的人提醒她,杏才看見了站在球場外的羽風薰。杏朝著薰揮了揮手,隨即跑向了他。薰看到笑著跑過來的杏,不禁也露出了微笑。

「薰前輩,你為什麼來學校了?」即使是交往後,杏還是習慣把他叫作前輩。「要進來嗎?」

「不,還是不要了。」薰正站在球場的圍欄外,他搖著頭,開玩笑的說著:「我怕我太久沒見你會忍不住親你。」

「哦是嗎。」杏毫無靈魂的回道。「所以,來學校是有什麼事?」

「嗯⋯⋯就是順路走到這附近。」

「咦?但是前輩的家和大學都不在同一個方向吧⋯⋯?」

「啊⋯⋯」薰有點懊惱的捂著臉,他怎麼就說出了這種低級的借口了。

杏歪著頭,手抓上了隔在他們之間的鐵絲網,不解的看著薰。

「不,其實也不是順路來的。」薰不好意思的抬起頭,也伸手覆上了杏的手指。「就是因為太想見你了,所以便來了,沒其他原因。」

「⋯⋯!」杏瞪大了眼睛,即使是在黃昏,也能清晰的看見她雙頰染上了緋紅。看到杏害羞的別開了視線,薰眼裏的笑意又濃了幾分。

「本來只是想看你一眼就走了,沒想到還能聊上幾句,果然今天過來是正確的。」這種時候就要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想法,薰想著便高興的說:「感覺充好電,又能繼續努力了。」

「⋯⋯最近很累嗎?」杏這才重新望向薰。

最近薰發訊息的頻率沒以前的密,連帶回信的速度也慢了,想起之前他曾經提到期未報告的事,杏實在是有點在意。

「唔⋯⋯還過得去吧,不用擔心。」薰笑著的說,只是杏還是狐疑的打量著他。「真的真的!你看我這還不是有空跑來見你嗎?」

薰不能說的是,事實上他已經壓力大得忍不住跑來看看自己喜歡的女孩才能喘一口氣。

不過只要咬緊牙關,也不是那麼難熬而已。

「⋯⋯前輩,稍微湊近一點吧。」杏突然說道,向著薰朝手。「這裡這裡。」

「嗯?這裡?」

「再近一點,對,就是這樣。」

薰彎下腰,臉快貼上了圍欄,他沒明白這到底是要幹什麼,但還是乖乖的照做了。杏伸出手指抓住了薰的衣領,把人往圍欄拉去,然後她也湊了過去。

「充電。」最後聽到的,是她輕輕的一句。

下一秒,風起了。

銀杏漫天飄揚,同時也吹亂了杏的長髮。栗色的長髮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兩人的手隔著鐵絲網十指緊扣,閉上眼睛。嘴唇落下了柔軟的觸感,酸酸甜甜的味道,是檸檬的清香。

「前輩,要是太辛苦的話,記得和我說一下哦。」杏很快便放開薰。「這樣的話,下次就由我來找你。」

「⋯⋯⋯⋯咦?」

「甚麼時候也可以的。」杏張開了手臂。「充電。」

薰傻愣在原地,良久才反應過來。鼻子酸酸的,他深呼吸著,才憋住了流淚的衝動。

即使甚麼都不說,她還是能察覺到他的想法。

「杏。」薰輕輕的喚起了她的名字。

「嗯,我在。」

「像我剛才說的一樣,要是我現在過來的話,可能會忍不住抱緊你,然後親你。」

薰抬起了雙眸,試探著的說道。「即使是這樣,你能讓我走到你身邊嗎?」

薰的眼睛充滿了水潤的霧氣,他抿著嘴唇,臉蛋皺成了包子一般。

頂著這樣委屈的表情向她示弱,叫她如何拒絕呢。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杏向他報以微笑。「所以不用害怕,過來吧。」

「⋯⋯謝謝。」薰笑得像個孩子一樣。「我現在就來。」

就算是一秒也好,都想更快的來到你身旁。

告訴你,你便是我心靈的慰籍。

 

-end-

 






大機率在親上去之前會被人打擾

像是被明星大聲的阻止x

又或者是被颯馬看見後一邊駡著不知廉恥一邊提刀追著薰砍x

Arian

青春女高中生❌熬夜社畜✔

新人: 製作人怎麼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樣…?

青春女高中生❌熬夜社畜✔

新人: 製作人怎麼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樣…?

阿爾_KKM

618狂欢,(6.16-6.20)期间跨店满200-20,且部分本子和周边会有优惠,店内主【偶像梦幻祭】【明日方舟】【刀剑乱舞】相关本子和周边。
tb搜dian名【合奏方舟】
tb搜dian名【合奏方舟】
tb搜dian名【合奏方舟】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618狂欢,(6.16-6.20)期间跨店满200-20,且部分本子和周边会有优惠,店内主【偶像梦幻祭】【明日方舟】【刀剑乱舞】相关本子和周边。
tb搜dian名【合奏方舟】
tb搜dian名【合奏方舟】
tb搜dian名【合奏方舟】 









🍵

【薰杏】丑娃真香

是的又是一篇睡前寫的東西,寫到最後差點睡著了所以可能有bug(x

看了@🐴的圖有了靈感的產物,標題也是@🐴給的😎


===============================


當羽風薰醒過來時,他發現周圍的環境有點不對勁。他原來應該是躺在自家床上才對的,為甚麼卻變成了學校的隔音室了?

薰一頭問號,打算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我是被鬼壓床了嗎?不⋯⋯我現在是坐著的,嗯?坐著也會被鬼壓的嗎?)

整件事頓時顯得十分的匪夷所思,先不管為甚麼是自己是坐著醒來,也別理為甚麼身體動不了,因為薰意識到了更詭異的事情:他現在正坐在桌子上,周邊的東西看起來要被平日來得巨大。例...

是的又是一篇睡前寫的東西,寫到最後差點睡著了所以可能有bug(x

看了@🐴的圖有了靈感的產物,標題也是@🐴給的😎


===============================


當羽風薰醒過來時,他發現周圍的環境有點不對勁。他原來應該是躺在自家床上才對的,為甚麼卻變成了學校的隔音室了?

薰一頭問號,打算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我是被鬼壓床了嗎?不⋯⋯我現在是坐著的,嗯?坐著也會被鬼壓的嗎?)

整件事頓時顯得十分的匪夷所思,先不管為甚麼是自己是坐著醒來,也別理為甚麼身體動不了,因為薰意識到了更詭異的事情:他現在正坐在桌子上,周邊的東西看起來要被平日來得巨大。例如身邊有一個比他還要高的熱水壺,而他身下還壓著了樂譜,只是那幾張紙又是大得離譜。薰認得出,那是他們下次演出的新曲。

(不、不是吧⋯⋯)

薰有股不詳的預感。

不知道過了多久,隔音室的門終於被打開了。乙狩阿多尼斯打開了門,即使裡頭沒有人,他還是乖乖的說了句「早上好」。

薰嘗試對著阿多尼斯喊話,不出所料的,無論他怎樣喊,實際上他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接著又聽到了粗暴的開門聲,大神晃牙拖著朔間零的棺材走進了隔音室。阿多尼斯轉過頭來和晃牙打招呼,並開始和他討論要不要現在就把零叫醒。

這下UNDEAD的成員總算到齊了⋯⋯雖然這是只有羽風薰才知道。

「嗯?那裡為什麼有一個羽風前輩的玩偶?」

阿多尼斯轉過頭來的時候,視線突然被桌子上的東西給吸引住。他看著的方向,正好能和薰對上眼。

(玩偶?他不是在說⋯⋯我吧???)

阿多尼斯一步一步的朝著薰的方向走去,走得越近薰就越覺得他的後輩像個巨人般龐大。

阿多尼斯伸手抓住了薰玩偶,薰頓時感到天旋地轉,像是坐過山車一樣暈眩。

「唔⋯⋯是新的周邊嗎?」

看著阿多尼斯放大了幾十倍的臉蛋,薰還是挺想哭的。而令他更想哭的是,就在剛才阿多尼斯拿起他的時候,他從身後的鏡子看到了現在自己的模樣。

一個手掌大小的、穿著UNDEAD的隊服、和他長得十分相似的布偶。

上天真會和他開玩笑,一個大活人變成了玩偶這種只是在小說才會出現的橋段,居然發生在他的身上。而且還不能講話不能動,這是叫他如何向人求救。

「我沒聽過要出這種東西啊?」晃牙也湊了過來,把薰玩偶搶了過來握在手中揉捏著。「噢還挺好捏的,也許挺適合給Leon做玩具。」

羽風•警鈴大作•薰聽完瞬間嚇出了一身冷汗。

(拜托,求求你了,別想這種可怕的事情。)

即使知道對方沒可能聽到,薰還是很崩潰的大喊著。

「不太好吧,因為這個可能是羽風前輩的東西。」

「嗯哼,但他整一個自己的玩偶幹嘛啊?」

「唔⋯⋯我也不知道。」

「也許是要送給小姑娘的禮物呢。」零終於醒了過來,懶洋洋的扒在了棺材上打呵欠。

「噫,送自己的玩偶⋯⋯真嘔心。」晃牙露出了理解不能的表情,把薰玩偶塞回了阿多尼斯的手中。「話說那個輕浮男去哪了,這都幾點了還沒出現!」

阿多尼斯把薰玩偶握在手中,而他拿著的角度剛好能讓薰看見晃牙和零。

(嗯?)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薰感覺零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帶著一絲的耐人尋味。

「最近見他都有來練習,還以爲他終於改性了,原來只是錯覺嗎!」

(事情真不是這樣的啊!)

薰感覺自己要冤枉死了。

「可能是出了什麼問題呢。」零笑著的說,然後喊了晃牙。「小狗,去把小姑娘叫來吧,雖然今天不是上學日,但她一定是在校園的某處。」

「啊?為什麼要找那傢伙,還有別叫我小狗!」

「總之聽我的,先去把她叫來。」


杏被晃牙帶到隔音室後,雖然有點不明所以,但環顧了室內一圈發現少了個人,大概也猜到甚麼回事了。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能不能拜託小姑娘去找一下薰呢?」

簡單說明了情況後,零提出了請求,杏沒有多想很快就答應了。正當她準備離開的時候,零抓住了杏的手。

「啊對了,差點忘了。」零笑眯眯的示意她等等,再朝手讓阿多尼斯過來,然後從他手上拿起了薰玩偶塞到了杏的懷裡。「這個好像是薰的東西,你先拿著吧,也許會用得上。」

「?」

杏一臉疑惑,但還是乖乖的收下了那個薰的玩偶。而此時在玩偶體內的薰只有一個想法:他⋯⋯他正伏在了杏的胸前——!


就這樣,杏便把薰抱在懷裡開始在校園裡找人了。短訊發過電話也打了都沒回應,明明平時她發訊息打電話薰幾乎都能秒回秒接,所以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奇怪了。

被抱住的薰在變成這個模樣後第一次感覺了幸運,雖然因爲是玩偶的關係失去了活動能力,但由於五觀六感依然存在,他能感受到杏的柔軟,以及她身上的香味。

他又吸了吸鼻子,天然的香波味如蜜糖般誘人。

(嗚哇,我這樣不就像個變態一樣嗎?)

不過他也是身不由己,雖然帶著罪惡感,但不得不說這個感覺,還不錯。

「⋯⋯找不到。」

結果理所當然的,杏沒能找到薰。她走到了沒人的地方性後,才忍不住嘆了口氣。

「羽風前輩,到底去哪了⋯⋯」可能是覺得自己沒能完成零交給她的任務,杏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沮喪,薰也不禁心疼起來。

(小杏,其實我就在這裡。)

薰只能在心中吶喊著,沒有人能聽到他的聲音。

而杏為了讓自己轉換心情,她便拿起了薰玩偶來端詳,研究玩偶的針法和細節。

這次是杏的臉近在咫尺,他不由得紅了臉。

(真可愛⋯⋯)

「好可愛⋯⋯」杏摸著薰玩偶,發出了讚嘆。玩偶的造工精良,加上那軟綿綿的手感,真是叫人愛不釋手。

「⋯⋯」

杏突然停下了揉捏的動作,環視著周圍環境,似是在確認身邊有沒有人。然後目不轉睛的盯著薰玩偶,她的眼神有些閃縮,像個準備做虧心事的小孩一樣。

薰沒猜到杏到底想做甚麼,只見她像是下定決心的點了點頭,然後便舉高了玩偶親了下去。

(!?)

而在杏的嘴唇碰上玩偶的瞬間,「碰」的一聲變魔術似的,薰便變回了人類的姿態。

「⋯⋯!???」

杏嚇得失去平衡向後倒,幸好薰反應夠快,攔腰扶住了她。兩人都滿臉通紅的,維持著這個姿勢對視了好一會兒。

實在是太尷尬了,薰也不知道該說甚麼來安慰杏,想必她現在一定慌得不行,羞恥得想找洞攢。

最後還是薰先扶穩了快石化的杏,然後打哈哈的說道:「真的是救了我一命呢小杏,今天我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變成了玩偶,還以爲自己永遠都不會變回去呢,真的謝謝你。」

「⋯⋯」

杏還是一聲不吭的,咬緊了嘴唇,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薰立馬就慌了。

「小杏⋯⋯」

「我只是⋯⋯因爲玩偶太可愛,所以才、才忍不住親的,對不起。」杏低著頭,聲音抖顫的說著。「真的⋯⋯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前輩⋯⋯」

薰心疼的伸出了手想抱住這個在害怕的女孩。

「嗯,我知道的,我相信你。我也不會告訴別人的,所以放心吧。」伸出去的手最後拐了個彎,只是拍了拍杏的肩。「不如說沒有你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啦,所以不要哭了,女孩子的眼淚像珍珠一樣珍貴,可不能讓它這麼輕易的掉下來。要是還是掉眼淚了,就讓我來幫你擦掉吧。」

「⋯⋯我才沒有哭。」杏的語氣終於回復成平日一樣冷靜,這時薰才鬆了一口氣。

「前輩,朔間前輩他們正在隔音室等你。」

「嗯嗯我知道了,現在就去。」

「⋯⋯不過變成了玩偶這樣的事情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的,你還是想一下另外的借口吧⋯⋯那我先走了。」

「嗯嗯。」薰摸了摸杏的頭髮便跑開了,最後回過頭來向著她揮手。「下次的演唱會,記得要來看哦!」

「知道了,會來看的!」


「慢死了!」晃牙一看到薰,便開始抱怨起來。「現在都幾點了!」

「抱歉抱歉,不小心睡過頭了。」

「都快中午了,你是豬嗎⋯⋯!」

「哈哈哈——」

「為什麼是穿著隊服?」阿多尼斯盯著薰,歪了歪頭。「還有,臉好紅?」

「咦真的,你發燒了嗎?」

「咦?有很紅嗎?」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確實是紅得發燙了,因為現在他的腦裡一平靜下來,就會想起剛才變回來的時候,輕輕擦過的嘴唇的觸感,以及她身上好聞的香味。

「大概是錯覺吧,好了,來來來,我們快來練習!」

零靠在牆邊看著吵鬧的成員,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青蛙王子最終靠著公主的一吻解開了魔咒,卻沒預料到——」

此刻的他,被施下了更難解除的咒語。


-end-

🍵
昴杏 一個月前差點棄了的圖 本...

昴杏

一個月前差點棄了的圖

本來想給每個小偶像也畫一下的,撩不動的小杏系列x

然而已經咕了()

昴杏

一個月前差點棄了的圖

本來想給每個小偶像也畫一下的,撩不動的小杏系列x

然而已經咕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